华胥引吧 关注:232,571贴子:5,382,075

【文帖】浮生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不愿看见她伤心,但我无能为力。

时隔两年,我终于决定为浮生尽写一篇文章,只为当初我对他们之间有爱存在的坚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17 22:39
    明天开更有人看吗(手动笔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7 22:44
      多个角度,多段人生。宋凝、沈岸、沈洛、侍茶,哪怕他们只是出现一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离开这个故事。
      柳萋萋,她所谓的依靠所谓的善良都被利益和沈岸的温柔。都在想,何时沈宋二人琴瑟和鸣,何时柳萋萋带着孩子回娘家。
      这是几句话,是我向往的生活,也是我心中,他们或多或少应有的生活。
      【温一壶花酿,唱一曲断肠,每一杯都醉成你的模样】

      【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清平乐》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8 00:3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8 10:09
          帮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18 18:37
            坐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6-18 23:28
              楼楼为啥不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6-20 16:38
                挖了坑,要来填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6-20 16:38
                  沈岸角度番外:
                  【信仰】 一 (上)
                    窗外又是一个似血般的残阳。我看着那边的夕阳,想起了那个傍晚。
                    手边是一个青花瓷瓶,里面装着白色的粉末,斜阳透过雕花的木窗照在梨花几上。略微有些浮灰,飘在光影里。
                    我面色沉静,一眼不语。她走了十天了。这十天,我时而无比清醒,时而抱头悔恨,涕泪交织。可我这样又怎样,她看不见听不着。就算是她看见了,听着了,我想,她也不会有所触动了吧。
                    天气晴好的一天。我没有带萋萋和女儿如往常一样散散步,走走看看。沈府规矩多,当然有关于妾的,而我一直视若罔闻。她生病后,萋萋就用了不少夫人的权力。
                    门被轻轻推开,我抬头,看到进来的人是侍茶,斥责的话还未出口便咽了回去。她手里捧着一件男子的外袍。我从未见过这件外袍。
                    她面色苍白,憔悴的似乎是又哭过一般。她恭敬的将外袍放在桌子上,虽是恭敬,可我还是看出她格式化行为中的冷淡。
                    “将军,这是公主曾为你做的外袍。”侍茶开口,仍是淡然。
                    “我思前想后,公主说得对,她自始自终都是一厢情愿,她做的什么想的什么您不清楚,不明白。这件外袍,公主本压在箱底从未拿出。这次,我便将它拿出来送于您,烦请您给我们公主留个名分,不要将柳夫人这么快扶正。”
                    侍茶说完,有礼的退下,再不发一语。
                    那件外袍并没有灰,显然被晒得干净。素白的颜色,袖上绣的竟是诗赋。与梅兰竹菊的文人气概不同,她竟是绣的诗赋。绣出字迹歪斜,显然绣工不好,我也认不出那些字来,我将脸凑近,扑面而来的是旧时光的味道。
                    时光是有味道的。
                  感情亦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6-20 19:33
                    行啊,我的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6-20 19:47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6-20 19:47


                        收起回复
                        28楼2017-06-20 21:19
                          楼楼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6-20 21:35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6-20 21:44
                                我将头枕在那件外袍上,似乎有她的气息。我似乎看到她手持针线,笨拙的绣着,针脚歪歪扭扭,她额头上有细密的汗冒出。她的手被扎出血来,可她视若无睹。
                                她竟是这样的她。
                                她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一面呢?我叹了口气,贪恋着这外袍上略微有些腐朽的味道,时光的味道,她的味道。
                                “珍重?我可曾知道她想要什么?”我曾怒气的对着君拂说。一直我都认为,这个戴面具的女孩蛊惑阿凝听她的华胥调,然后自杀。
                                “你只是从未听过她说话,也从未听过她解释。”君拂淡淡的道。
                                “怎样的强词夺理,不分黑白,她都听不见。你又何必找那么多借口?沈将军,你看,这次生意我们做的很直,很划算,宋凝她很甘心,她在梦境过的比现在好,她解脱了,你也明白了,不是吗?”
                                当时,我瘫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语。他们那些人要走,我便让他们走了。
                                后悔吗?沈岸。你总是这样一个人。你只认定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你把这世界看的太简单,太单纯,太没有心机了。你相信的大义道德,你苦苦坚守的知恩图报,都是假的。你一直讨厌她,恨她,其实是怕她,怕她离开你,怕她伤害你和萋萋之间的佳话。你这样纠结,这样不甘,甚至想和她说话,想和她见面的勇气都没有,你还能完成什么伟业呢?
                                沈岸,你活该。
                                我想着,将脸埋在那件单薄的外袍里,我将它揉成一团,它揪的我内心生疼。
                                半响,我疯了般的站起来,铺平它,努力认着上面的字。我从书房里,搬来了很多诗集,一本本的翻着。隐隐约约,我觉得书页被润湿。墨迹变得模糊。
                                我认出了它。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6-20 21:56
                                【信仰】-完-
                                下一节还是沈老瞎的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6-20 21:57
                                  有需要艾特的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6-20 21:58
                                    @萌萌249623889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6-20 21:58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6-20 22:02
                                        心酸呀!


                                        收起回复
                                        36楼2017-06-20 22:04


                                          回复
                                          37楼2017-06-21 00: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6-21 01:12
                                              ~(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6-21 01:12
                                                【今次】一(上)
                                                  我叫沈岸。
                                                  姓沈,名岸,字泊舟。
                                                  
                                                  黎庄公十七年,姜黎开战。苍鹿野,桑阳关,白雪皑皑,人踪不见。我领着身后一万精兵,对面是黎国大将,宋衍。而他,带着三万雄兵。
                                                  宋衍能当上大将军,便不是个简单角色,在用兵上绝不武断。我们一万兵取胜几率很小,我正踌躇之时,对方传来一阵叫阵声,带着少年的年轻气盛。那人骑着白马,银色的盔甲遮住了面庞,体型清瘦。
                                                  “紫徽枪宋凝前来领教沈岸沈将军的高招。”
                                                  那人出列,扬着首,一副少年心性的样子。
                                                  我拎着剑,驾马出去了。那人微微颔首,出手便是一枪,行云流水十分漂亮。可惜只是出手,我拔剑挡了回去,她急忙撤回抵挡。这下便我渐渐占了上风。那人两三招后便露了破绽。我发力,将她掼下马去,也没费太大力气。
                                                  只是我扫落她枪时顺带掀落她的头盔。
                                                  墨发如瀑,眉目盛雪,没由来的一股英气。那人竟是个女子。我头一次看见女子着盔甲,猎猎寒风刺骨,她的长发便随着那阵风飞扬,眸子黑亮的要将人的心沉沦。
                                                  女人太可怕了。
                                                  我用剑挑起地上的那支紫徽枪,扔给她,视线便离开了她。
                                                  她的目光有点瘆人,看上去痴痴的,又流光溢彩。我想,都城里那些登徒浪子,怕是受不住她眼神的。我淡淡看了一眼,便死死盯住对面,静待时机。
                                                  宋凝不能一直坐在那里吧,她便被几个小兵带离了。接下来,便不关女子的事了。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6-21 12:18
                                                  我有没有很勤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6-21 12:19
                                                    有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7-06-21 12:25


                                                      收起回复
                                                      43楼2017-06-21 12: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6-21 18:43
                                                          楼楼更文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7-06-23 19:18
                                                              即便我杀红了眼,还是无济于事。宋衍就算不用计谋,只用了这里的地势,我们也是在劫难逃。不断有士兵倒下,我杀红了眼,黎国人何尝不是。鲜血蔓延,染红了这片荒芜的土地。将士的嘶吼声,无疑都揭示了战争的残酷。直到我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都挥剑砍杀了一个黎国士兵。
                                                              姜国,战败。
                                                              我醒来是很久以后了。已是换了个地方。模模糊糊的。我头沉重无比,双眼不能视物。我试着抬了抬手,有人拖住我的手臂,将我扶起来。
                                                              我歇了很久,突然想起我的剑,摸索身上的剑,却不在我身边。这时,有人递给我了。我摩梭着剑,剑显然是被那人磨过,因为才经过大战的剑不可能如此锋利。锋利的剑刃带给我熟悉的触感,唤起了被打击的锋芒尽失的杀气。
                                                              我突然想起递给我剑这个人。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她不言不语,我提了口气,淡淡的问道“请问救在下的,是为公子还是姑娘?”
                                                              那人没有答话,只是沉默的在那里捣着草药。我也没往下问,只是才醒过来,人昏昏沉沉,不一会便睡去了。
                                                              这一睡去,我便记不起这段时间了。我只记得我从模糊中稍有反应,便是胸膛处一片滚烫。火热的身子抱住我,她是女子!
                                                              我触到她细腻肌肤,忙推开她。我这一伤,多半是个废人了。
                                                              一个女子,从修罗场里救我出来,不惜自己的清白,救我,为我疗伤。
                                                              我想,这是我命中的良人吧。
                                                              命中注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07-02 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