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控吧 关注:35,820贴子:684,521

《。。。。。。》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知道什么名字好,就写个小故事,手机党,更慢。无法分行,每楼不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18 19:06
    我写现代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8 19:06
      有气质的本命女神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8 19:08
        (一)
        两个人单独呆了几分钟。在里屋。
        客厅的母亲突然将电视声音调大。
        他们出来了。这是重逢的场景,和一众亲戚一起聚聚。
        分别来得太快。
        “你们说了什么?”
        “他只是说,不想喝牛奶,让我不用麻烦了。”
        里屋,有箱牛奶。
        “没了?”
        “嗯。”
        她进了卧室。站窗旁,看着车子在院里,开得愈远。
        事实上,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看她。她也不想说话,只是率先离开。
        鲜血,真是种莫名其妙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18 19:19
          围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8 19:53
            (二)


            朝某个固定方向,一望,就是一下午。远方的街道仍是川流不息,恰如这酒吧的喧嚣,亘古不变。



            电话通了,他没开口说话。


            “喂。。。。说话。”



            中途间隔两三分钟,又等待五六分钟。电话另一头,终于失去耐性,挂断它。



            熟悉的号码,按下,删除键。他想起很久以前在这,也是这样等一下午,呆呆傻傻的期待,然后,没有下落。




            现在,终于在同样的地方,无言告别,独自落幕,省去对白和旁白。



            酒吧在放《说好的幸福呢?》,他喝酒,关掉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18 20:12
              (三)


              隔着一条街,和一扇透明玻璃窗。



              他有些惊讶,远方那个身影。



              只一双眼,便能够相认。需要多情深,多想念。



              远远凝眸。一个没有走出去,一个没有走进来。




              他想,肯定喝太多,那只是自己的幻觉。打个酒隔,结帐,走人。



              清冷的街道,孤寂的夜色。他停下,四下张望,又寞落地拦下出租车,离去。



              他转过身,望向车背玻璃,已经什么也看不见。莫名的,他想起玻璃缸里的鱼,似乎,自己并没有比它幸福太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18 20:21
                (四)



                春节节假日向来易逝,一转眼,就是尽头。



                临行前一天,他和老婆争了一架。无非是谁看孩子。他想扔老家父母,他老婆想自己带。他觉得城里里的工作都忙,谁也没那么闲。话赶话,就吵了起来。



                不谙世事的孩子仍在摇蓝里鼾睡。



                某一刻,他真不想管。又不是和自己爱的人生的孩子,为什么非管不可!?




                门铃响了。他开门,她进来。



                女人的直觉天生敏锐。她连鞋都没换,只将东西放在门口。她看一眼他老婆,又看一眼他。



                “这是给孩子的,今天周岁呢。中午你们的酒席我上班,真不好意思。”



                她讪讪,堆着笑。疏远而陌生的感觉让他心下微微一凛。他想伸手拦她,却最终只环抱双臂,倚着门,不温不火道,


                “进来坐吧。”



                俨然主人家身份。她神色不自然僵了下,低头不语。



                他老婆似受什么刺激一样,疾步走来。



                他和她都以为下一刻,这个面目狰狞的女人会摔东西赶人。



                但,他老婆只是说,



                “我们家的拖鞋我刚洗完,要不,你带鞋套吧。我有洁癖,姐姐。”



                最后两个字,咬了重音。不动声色的,表达出不欢迎的意思。一双拖鞋也没有,连客人都不算。



                笑容有些冷,透着刁难。



                “你记错了。”



                他打开鞋柜,一双双干爽的拖鞋。



                “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打破缄默,轻轻关门。未了,她听到孩子的哭声。



                或许,我不该出现。她内心,独白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18 21:12
                  (五)


                  一个人在城市,一个人在乡村。或许本就如同浩瀚宇宙间的两颗星辰,只有平行,没有交集。



                  日子又恢复平静。但朝五九晚的生活,他真心有些疲于应付,梦了许多次,再也拼凑不出她的模样。



                  夜总会的人闹了过来。丰姿妖娆的女人,一身香水味,撒泼耍横的架势让楼道里的居民纷纷侧目。



                  他老婆抱着孩子要跳楼。他抽着烟,什么话也没有。



                  “我才不死,等我们娘俩一死,正好遂你愿,是不是!?”



                  “知道就好。”



                  他掐掉烟头,瞥一眼闹事的女人,告诉这个女人,他不会离婚。



                  闹事的走了。他老婆受尽委屈般。结婚那天的海誓山盟呢!?



                  “当初,你就不该拿跳楼威胁我和你结婚。”



                  说完,摔门而去。他老婆痛哭不止。这个可怜的女人以为会等到他的爱,可一味付出,只换回他的逃避。



                  床上,他只会叫一个人的名字,并不是他老婆。



                  这一晚,他老婆将床上的一切,剪个粉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18 21:33
                    @姐控的晖哥 @shixiulu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8 21:34
                      @新哀柯志 @誓杀秋之暝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18 21:4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18 21: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18 22:23
                            弟弟和其他女人结婚了,被逼的,姐姐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18 22:24
                              (六)



                              外公的辞世,令他回了趟老家。



                              那是个细雨朦胧的四月,天色阴郁,心情也没有好多少。



                              在众亲戚中,他看到她。同样黑纱布系肩,一身黑西装,一身黑裙。某一刻,感觉这是套情侣装。沙哑哽喉,他说不出完整的字句。



                              彼此忙碌,又错过。守夜这晚,夜色冷清。他瞧着,伏桌而枕,浅眠的状态也是皱眉。



                              他将西装外套披她身上,又在外公未下棺的棺木前,跪了下来。



                              一阵夜风袭来。她大约是因此醒了,将外套还他。



                              就这样彼此看着。


                              “辛苦你了。”


                              “去睡会,两点多了。”



                              “姐。”



                              她停下脚步,回眸,


                              “有事?”


                              “之前你和林哥不是。。。”



                              林哥是她挑的头。一开始他没想过结婚,找人恋爱也只是气她,看,本大爷多的是人喜欢。谁料,他孩子都一满周岁了,她和姓林的,却没了消息。他本以为,她和姓林的会先结婚,哪怕迟些,也是两对人一起。。。只是,这些都只是他以为。



                              “。。。他怎么没来?”


                              “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够了。别的,都不重要。”



                              她陡然凶一句,又低柔一句。仿佛欲言又止。这样不尴不尬的对话令他有些急,



                              “他是不是变心了?”


                              一副要揍人的语气。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是我的谁?”


                              她反问。深吸一口气,又苦涩笑笑。真是,明知道这种话令人为难,何必呢!?再逼下去,只会两相生厌。



                              “我只希望,大家亲戚一场,可以帮。。。”



                              她突然一把推开他,喝道,


                              “谁要你帮!?我还不需要你施舍同情。”



                              是了。工作不同,财富悬殊。她只觉得,在他面前,只剩自尊,和那点,莫名其妙的自卑感。



                              他努力让自己情绪平静,却看见她在笑。充满悲怆,仿若断腕越义的壮士。


                              “你笑什么?”



                              他不确定是不是亲戚二字刺激到她。他焦虑,又不知所措,忍不住凶她。



                              她背过身,冷冷道,


                              “亲戚?我稀罕和你当亲戚吗!?我只是不希望,你看到我哭。”



                              没有人会愿意,自己爱的人,看到自己的丑陋一面。



                              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一个人靜静蹲墙根抽烟。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她说,别抽烟,伤身。她夺过,用烟头烫自己手掌。她说,你不知道你抽烟时我的感受,那不如让你看见。



                              回想到这一幕,他用手掌作烟灰缸,熄灭烟头。


                              泪,说流就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18 23:10
                                没了,下次再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6-18 23: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18 23:19
                                    所有人晚安,累了,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18 23: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18 23:41
                                        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6-19 01:36
                                          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6-19 01:46
                                            (七)



                                            葬礼结束,他开车离开,她没有出现,告别。



                                            他拿起电话才发现,号码没有了,已经没有机会好好问清楚,怎么就那么重要,她又不是工作狂,也不是什么要扩人脉的老板,哪里有必要,躲他躲得这么刻意,连面都不见。



                                            一个冲动,差点撞到人。他低咒出一句脏话。C。。。然后,没有下落。




                                            回到城市,他老婆住闺蜜家了。家里保姆打扫卫生,他独自吃晚饭。完全没有家的味道。




                                            饭没吃完,他又去了夜总会。花钱买乐,没什么大不了。事刚进行一半,收到消息,过几天同学聚会。他记得,其中一个和姓林的是发小。所以,他有必要去。



                                            嘭一声,莫名烦躁的他摔碎苹果手机。提裤走人,他连一点多余的心思也没有。



                                            回公司睡觉,他躺沙发上,翻来履去翻不着,满脑子收拾人,但静下来,他也问自己,其实即使没有姓林的出现,不是一样和她不可能吗!?那么,揍人又有什么用!?




                                            他疲惫地拿着碎屏的手机发呆,一条条删除他老婆发来的各种委屈控诉,又发呆许久。



                                            半夜三更,他吃了两碗泡面。肚子明明饱了,仍有一处空空的,似乎永远填不满,有风吹进去,阴冷的瘆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6-19 13:57
                                              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6-19 16:27
                                                (八)



                                                感冒了,她一脸憔悴,刚下班就来输液,小诊所这个点就她和一少年。


                                                少年拿笔,一副很苦恼的一样子。皮肤很白,白到能看到血管。地上有几个纸团,她用脚踩过其中一个纸团,摊开来看。


                                                少年没留意这个,咬笔杆继续想。



                                                “喜欢就直接追。”



                                                听着像良心建议。如果不是因为还要输液一小时左右,她不会闲到这份上,手机没电,好惨。


                                                少年愣一下,坦言,


                                                “你怎么知道我在写情书?!”



                                                脸一红,双手捂住它。少年不觉得彼此之间的距离足够秘密被窥探。



                                                “信纸挺特别。作题打草稿不至于那么费心思。”



                                                她从容应对。少年似乎信了这鬼话,一脸无辜,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哦。”



                                                “你们女人都喜欢什么呀?真麻烦。”



                                                她一细琢磨,就猜到少年心思。因为陌生,所以才坦白。不用担心有任何非议。



                                                “麻烦?什么不麻烦呢?直接能干最省事是吧?照这意思,买条母狗就行。”



                                                她的呛声,让少年愣了下。她大概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了,软下态度,


                                                “当然是人家喜欢什么,你就投其所好。被拒绝也没什么,脸皮够厚就行。”



                                                说得貌似阅历丰富。谎话说得认真起来,她差点连自己也被骗。



                                                “那。。。你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少年一脸期待,好像充满希望,她下意识点下头,又很快否认,


                                                “我们,我只会让他为难。”



                                                “为什么?喜欢的人当然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难道,你是小三?”



                                                少年反客为主的速度让她有点意外,她想了想,盯住少年某处片刻,又定定看着少年,


                                                “太短。”



                                                少年再次噎住。他把自己面前最后一张纸也揉成团,扔掉。闭眼休息,等滴液结束。



                                                没了聊天对象,她也只能干耗。终于结束,她总觉得有人跟着,上了公交,又打的,又徒步,回头看好几次,确定没人,才叹口气,徒步走回小诊所附近。她家就住这附近。


                                                低头找钱包,钱包还在,打开,钱还在,可好像丢了什么。



                                                少年盯着她,吹了声口哨,算打招呼。


                                                “我赌赢了,就知道你会回来。”



                                                “东西还我。”



                                                她很认真,少年有些挑衅的耸肩,


                                                “给钱再说,一千。”



                                                她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只一眨眼功夫,一脸颓然道,



                                                “他死了,你不嫌晦气就拿去。”



                                                少年看着她,一点没看出演戏成份,讪讪还她。照片刚一到手,她就笑了,挥挥手,


                                                “拜拜,小**。”



                                                少年还在她背后说话,她已没心情搭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6-20 03: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6-20 03: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6-20 03:21
                                                      这也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6-20 03:21
                                                        真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6-20 03:21
                                                          (九)


                                                          再次见面的时候,她没法对这少年视而不见。


                                                          少年拿出一张集体合照。


                                                          那是很久以前,他的毕业照。



                                                          她倪一眼,又继续自己的步伐。



                                                          “他没死。”



                                                          她停下,想反驳,但被抢话,



                                                          “如果你给我一千块,我可以查到他现在的住址。”



                                                          少年迷之自信,她懶得转身看一眼,能猜到脸上的得意。她的目光落到路人们身上。有打折的鸡蛋和水果,超市里的妇女节优惠提前了。



                                                          “我说过,他死了。在我心里。”



                                                          最后四个字,轻飘飘的,淹没在刺耳的车鸣中。这个点的路,上下班高峰期。




                                                          她想起很久以前对他说过的话,我不可能让任何一个人受伤,他们都是我们的亲人。所以,就当我死了。对,只要你心里能好受些,我不介意。



                                                          那种温柔,其实更适合调情。



                                                          她的步伐越走越快,逃一般进了超市。少年契而不舍,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她,



                                                          “如果你不爱,完全不爱,就不会把他照片放钱包十几年。那是零几年的毕业照。”



                                                          “所以呢?!”



                                                          她掏出钱包,一百的,十块的,五块的,零零碎碎,三百多。


                                                          “不用还了。”



                                                          “这钱,我会还你。”



                                                          少年缓缓离开。终于有了约会的钱,但,似乎开心不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6-20 10:15
                                                            (十)
                                                            少年一直记得她把钱清好,哗啦啦扔地上,自己得一点点捡起来的情形。终于,熬到高考结束。
                                                            “还你。”
                                                            她拎着大包小包刚从超市出来,少年一弯腰,把钱放塑料袋里。
                                                            她困惑,这钱,干净不。少年似乎看穿那点小心思,
                                                            “我一边刷盘子一边复习高考。这钱,没什么不放心的。”
                                                            “你就不问问我,这一身伤怎么弄的?”
                                                            少年鼻青脸肿,很是狼狈。
                                                            她放下大包小包,权当休憩。拧开柠檬汁,解渴。
                                                            “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我没打工太久,怕钱不够。就一拳三十,然后就这样了。你至少应该安慰我。”
                                                            少年有些委屈,他撩起胳膊,
                                                            “看,这道疤。这是你们楼道里那个老太婆的儿子干的。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
                                                            “当然。那天我想还你钱,楼道里那些**说你,说你三十几没人要,要么不是处,要么离过婚。我听不下去,推了老太婆一把。”
                                                            老太婆差点滚下楼。少年从包里拿出药,一本正经,
                                                            “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她一口柠檬水,直接喷少年脸上。
                                                            “还有,你最好希望我伤赶紧好。好了我就去约会,不会缠着你。”
                                                            她点头,打量少年一眼。心里不禁吐槽,就这冲动又犯二的个性,谁会喜欢,脑子才真有坑。
                                                            咖啡厅。
                                                            “轻点,痛。咝,难怪他不喜欢你,粗鲁。”
                                                            她狠踩了少年一脚,以示回敬。
                                                            少年手一缩,药瓶翻了,紫色药水溢出来。
                                                            “你等着,我去买药。”
                                                            少年打开手机,之前里面存了他相片,利用网络便利,人肉学校,现在,人肉地址。
                                                            她刚一出现,少年就扬着纸条,一脸的胜利会师,
                                                            “诺,地址。这次大爷心情好,免费。”
                                                            她接过纸条,面无表情扔垃圾桶里,只留下一个嘴巴大张,说不出话的少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6-20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