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宠物是圣女大人吧 关注:6,753贴子:11,155
  • 16回复贴,共1


SABER鎮樓
話說為啥我上傳圖片容易失敗啊?
.
.
本文僅限交流分享,勿用於商業用途,若發生上述問題,本人概不負責。


回复
1楼2017-06-20 20:00
    签到,感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6-20 20:12
      感謝 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20 23:16
        感謝翻譯


        回复
        5楼2017-06-21 00:26
          感謝譯文 閃電出現 又閃退的時空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6-21 01:00
            這次錯的有點大,所以重發。
            中間有一句漏翻了,在講高跟鞋那裡,辰巳說了一句可有可無的話…
            -------------------------------------
            Web115
            7-5 魔法的短劍


            艾爾將拿來的短劍遞給緹娜。
            「嗯,謝謝妳,艾爾君」
            緹娜恭敬的接下短劍,不拔出鞘的觀察著。
            「唔嗯......至少,從這個狀態來看並沒有魔封具特有的魔力光呢」
            辰巳在心裡也認同緹娜所說的話。
            不只有辰巳,卡爾謝德妮雅和朱塞佩這些卓越的魔法使也是,看不出未出鞘的短劍有任何的魔力光輝。
            「......這個鞘有封印魔力的功用嗎?僕看看......」
            緹娜瞇著眼,安靜的集中精神。
            她是在魔法咒文、也就是「詠唱魔法」設立前的時代的人物。
            所以她和辰巳一樣都是「魔力使」。
            緹娜安靜的聚精會神,而辰巳他們也是不發一語的看著她。
            不知過了多久。
            緹娜脫力的吐了口氣。
            「剛才對這把短劍使用《解析》魔法得知......看來在這把短劍的刀刃沾上有著一定量魔力的血時,就會解放出跨越世界的力量」
            「是的,我想就是這樣。最初一直以為只要出鞘後魔力就會發動,但事實並非如此」
            聽到緹娜的解說,艾爾也肯定了她的想法。
            最早時-艾爾從故鄉的世界轉移到地球時,就是因為這把短劍劍刃偶然碰到了艾爾的血。
            也因此解放出短劍上秘藏的魔力,將艾爾送至地球世界。
            而在艾爾丈夫死後想離開地球之時,便將短劍從鞘拔出來,但只有如此還無法解放其魔力。一直認為只要出鞘就會發動的艾爾看到短劍不起作用後還發生大混亂過。
            之後想起自己第一次轉移的事後,便用劍刃劃破手指,而附著血液的短劍成功的解放出魔力。
            「......唔嗯。轉移地點是完全隨機的......不能先設定目的地後再跨越世界......嗎」
            持續使用《解析》魔法的緹娜看著手中的短劍繼續說著。
            「這種具賭博性的magic item到底是誰做的......哦呀?」
            小聲說著的緹娜輕輕地抽了下嘴角。
            「《大魔道師》殿,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房間裡的人全都注目著傳說的《大魔道師》。
            「............看起來,製作這把短劍的人......好像就是僕的樣子」
            晃著手中的短劍,緹娜發出乾笑。


            「诶?那個......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艾爾大叫。
            沒發出聲音的、除了艾爾和緹娜以外的其他人全都有相同的想法。
            「那、那把短劍......是《大魔道師》大人製作的嗎!?」
            看到瞪大雙眼的艾爾、緹娜露出困擾的表情。
            「好像是這樣啊......僕製作的東西都會刻上魔法刻印,而這把短劍上也有這個刻印。話雖如此,現在的我並沒有製造這把短劍的記憶。也就是說,這是未來的僕作的吧。嘛、是什麼時候的僕也就不清楚了」
            不能決定目的地就直接跨越世界的magic item。這種容易造成困擾的物品,確實緹娜會因為有趣而製造出來。
            雖然沒人說出口,但辰巳他們卻非常能夠接受。
            「為何僕製作的東西會出現在艾爾君的故鄉......這件事僕也不清楚。嘛、因為是僕嘛,在穿越各個世界時不小心弄丟的吧?」
            「說的好像是他人的事一樣......」
            「至少,對現在的僕來說就好像是他人的事唷」
            緹娜哈哈哈地笑著,辰巳盛大的嘆了口氣。
            無視辰巳的緹娜笑著將短劍還給艾爾。
            「謝謝妳,艾爾君。但是,僕......應該說是未來的僕好像給妳添麻煩了吧?如果是僕做到的,任何事情都會聽妳的唷?」
            「不...確實,入手這把短劍後吃了不少苦。不過,也因為這把短劍,我才能在日本與丈夫和重要的友人相遇。所以,我沒有對入手這把短劍後悔過」
            看得如此斷言的艾爾,緹娜深深地笑了。
            「是嗎。那麼......這樣吧,剛才艾爾君訴說自己過去時提到的、死去的冒險者同伴,僕就去鄭重的祭奠他們吧。僕是時間穿越者,所以不能干涉已經發生過的事,無法救助妳的冒險者夥伴。但是,至少還能做到憑弔的」
            「是......這樣就足夠了。那就、麻煩您了」
            艾爾站起身,對緹娜深深地低下頭。


            為了消散沉重的氣氛,辰巳他們換了其他的話題。
            艾爾和朱塞佩、還有緹娜興奮的說著關於魔法及魔力的事。
            「......那麼,儘管同為轉移者,但艾爾殿和女婿殿及《大魔道師》殿不同,沒持有〈天〉的魔力嗎?」
            「好像就是這樣。雖然不能證明,但我本來一出生就帶有魔力了。所以在經過轉移後,我因為先天魔力的存在而沒有染上〈天〉的系統吧」
            「......非常有趣的想法呢。不過,這也是無法檢證的事,只能悔恨的放棄了嗎」
            「那麼,卡爾謝又如何呢?卡爾謝也是從女婿殿和《大魔道師》殿的世界過來的吧?」
            「我想想,卡爾謝桑的話,他是屬於轉生而非轉移......考慮到其魔力並非選擇魂、而是進入肉體,也因此,卡爾謝桑才沒有持有〈天〉的魔力吧?」
            「這也是個非常有趣的想法呢。不過,對僕來說,精靈魔法也是令人感興趣的對象吶。怎樣?僕可以使用精靈魔法嗎?」
            「要使用精靈魔法的大前提是是否持有和精靈對話的能力,不管《大魔道師》大人是多麼優秀的魔法使,如果不能聽到精靈的話語或是看到精靈的身姿,那就無法使用精靈魔法」
            「唔,所以僕做不到嗎。還真是殘念」
            另一方面,辰巳及卡爾謝德妮雅開始和迦托克及米露伊露說起他們在卡爾謝德妮雅的故鄉所發生的事情。
            「......居然還有這種......向辰巳和卡爾謝找碴的笨蛋在呢」
            「是呀。而且還在辰巳醬面前說要把卡爾謝醬作為奴隸?這不就和把頭伸進飛龍嘴裡沒兩樣嗎。人家絕對是做不到的捏」
            「真是個笨蛋呢、那傢伙」
            然後還聊到迦托克和米露伊露狩獵的過程,辰巳和卡爾謝高興地聽著。
            「火熊、飛牙猿和雷狼......?還真是狩獵了不少強敵呀」
            「欸欸,也因此賺到不少錢捏」
            「這都是多虧辰巳借我們巴杰羅和豬車啊,沒有豬車的話根本搬運不了這麼多的獲物」
            「對呀。啊,隨時都能歸還巴杰羅醬唷。辰巳醬看看哪天有空吧」
            「最近因為飛龍事件,來自神殿的工作有點多啊。下次我也想要一起去狩獵吶」
            「好的,老公大人。下次就大家一起去吧」
            和微笑地說著的卡爾謝德妮雅一起,辰巳他們三人也高興地笑著。


            過了一陣子,改變談話對象的辰巳他們經過了一段開心的時間。
            「話說回來,為什麼緹娜桑穿西裝卻是搭配運動鞋啊?」
            「那是因為呀,辰巳君,單純只是方便而已啊。你想,比起地球世界,這個世界的道路不是太好吶。特別是對你的時代來說,就算是這個王都的道路,落差也是相當大的吧?」
            緹娜的話語讓辰巳無言的點頭。
            儘管王都的大街及小巷都是由石板鋪成的不錯的道路,但和現代日本用瀝青鋪成的路根本無法比。
            所以,如果穿著有鞋跟的靴子行走時,一下子就會陷入被石板間隙夾住的窘境。
            「再說,如果走到離大街很遠的小胡同的話,別說是鋪路了,反倒會有一堆垃圾散亂一地的呢。考慮到要這些路況,還是穿運動鞋最好」
            王都雷邦迪斯的治安確實良好。不過,還是存在著危險的陰暗場所。
            就如緹娜所說,如果是胡同深處,也是有一整天坐在地上或躺著的人們,或是強盜的犯罪者。
            動物的死體及糞、還有垃圾遍地都是,偶爾還會看到人類的糞或是死體在路上。
            以緹娜旺盛的好奇心,應該已經去過不少次這種地方了吧。
            「不過,高跟鞋本來就是為了因應不想踩到散落一地的垃圾及污物而設計出來的鞋子」
            「啊阿,這個說法我也有聽過喔。說是當時的男性都會穿著高跟鞋什麼的」
            「說到男用高跟鞋,在十七世紀的法國--凡爾賽宮廷是最為出名的時代,當時在權力頂點的路易十四對自己雙腳的線條非常自滿,所以喜愛穿高跟鞋的樣子。在腳踝部分貼上赤色皮的獨特高跟鞋稱作『路易高跟鞋』,可以說是宮廷貴族的必備之物」
            僕是合理主義者,所以會選擇最合適的事物,聽的緹娜說著這些話,辰巳浮出乾笑。
            明明就比較像剎那主義者,辰巳的嘴裡差點吐出這句話,不過還好被封在唇邊沒跑出來。


            而後在太陽即將沒入大地之時,開心的時間迎來終結。
            艾爾手腳俐落地將料理和酒運入房間內,而那些食物都消失在辰巳他們的胃裡。
            「呀、今天過的真開心吶。跨越時間及空間來到這裡值得了!」
            心情好的緹娜搖晃的起身。
            「但是,僕是時空的放浪者(Exile)。不能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啊。所以,差不多要離開了呢」
            緹娜依序看著辰巳、卡爾謝德妮雅、朱塞佩、艾爾、迦托克、米露伊路這些在房內的人,並印入她的眼瞳中。
            「今天交到了新朋友,也談論了貴重的話題。如此充實的一天,在僕的人生中可以排進前五名呢」
            「已經要走了嗎《大魔道師》殿......不、緹娜殿。以後有空再來露個臉吧」
            朱塞佩那滿滿皺紋的臉露出哀愁的表情。
            「嗯,有時間的話會再來玩的。那時再來聊得比今天更開心吧」
            右手放胸前、左手放腰後。
            然後將右腳向後拉的緹娜,優雅的行了一禮。這個舉動是今天最像戲劇一般、最適合她的姿勢。
            「那麼再見了、我最新的朋友們......辰巳君、卡爾謝君、艾爾君、迦托克君、米露伊露君、還有朱塞佩君。為你們人生的幸福獻上祝福--」
            抬起頭的緹娜微笑著。
            她的身姿染上金黃,並從辰巳他們面前消逝。



            「與出現時相同,離去時也走得很唐突呢......」
            看著金黃色光芒的殘影,辰巳小聲說著。
            而站在他身旁的卡爾謝德妮雅,挽起丈夫的手臂。
            「緹娜桑自己也說了,之後會再來玩的」
            「說的也是呀。不過,緹娜桑接下來會到訪哪裡呢?」
            就算不說出口,辰巳自己也能確信。
            剛剛緹娜也有說過,去憑弔艾爾以前因暴力而死的冒現者同伴們。
            《大魔道師》應該是藉著艾爾的魔力波動,並為了實現約定而趕赴過去了吧。
            如此確信的辰巳轉向艾爾。
            現在的艾爾就如同了結了長年心願,露出安心的表情。




            7-5おわり。

            ------------------------
            迦托克這個女漢子說話有自己的特點,不過很難翻出他的語氣
            所以我把迦托克的自稱改成「人家」、句尾改「捏」。

            還有,本來最後一句想翻成「露出安詳的表情」
            不過想想艾爾還沒死啊,好像有點不適合。

            另外中間那段,路易十四並不是因為自滿自己雙腳才穿高跟鞋的,而是因為他身高只有156,覺得自己矮才穿鞋跟有12公分的高跟鞋,俗稱「恨天高」。
            至少我查到的資料是這樣寫的,沒看過自滿雙腳的說詞。


            話說,最近開始重溫新版獵人,看來翻譯速度還要再下降了QQ
            都是富奸的錯。


            回复
            7楼2017-06-21 07:39
              安详的表情…用慈祥不就好咯,毕竟大姐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6-23 03:15
                慈祥,不会有老奶奶的感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23 09:51
                  后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23 18:50
                    Web116
                    7-6 吉報


                    鏗!刺耳的金屬音迴響在鍛鍊場中。
                    那是劍與槍尖相互碰撞所發出的聲響。
                    揮劍的人是辰巳。
                    其身上穿的裝備,可以說是神官戰士的「制服」,是刻著沙拜伊夫聖印的鎖子甲。
                    使用的是未開鋒的單手劍,而左手則拿著木製盾牌。
                    與辰巳對峙的是,架著槍的巴斯。
                    身穿的裝備與辰巳相同,神官戰士的鎖子甲,他揮舞著訓練用的槍,一口氣攻向辰巳。
                    巴斯接連發出的攻擊,因為重力加速度的緣故而顯得十分沉重。
                    這些攻擊無法用劍擋住,於是辰巳用著盾的表面將其架開。
                    現在的辰巳完全沒有使用魔法。
                    這是訓練,而非實戰。
                    當然也有以實戰方式、交織著魔法而對打的訓練,但若是現在的辰巳使用魔法全力對戰的話,大概不管對手是誰,都會在一瞬間就分出勝負的吧。
                    從遠距離使用《瞬間轉移》跳入對手懷中,發動一擊後再使用《瞬間轉移》迴避。
                    或是,利用『孤挺花』打出「從遠處發出的近身戰」這種矛盾的戰法,那便會演變成一面倒的戰鬥。總是『一擊必殺』『一擊迴避』,這就是辰巳原本的戰法,但也不能總是依靠這種作戰方式。
                    辰巳是驅魔師、魔獸獵人、同時也是守護神殿的神官戰士。
                    時常也要考慮可能會對人類揮下武器。所以,殺死對手的方法也是神官戰士必備的技術。
                    因此也就必須提升不依靠魔法的基本戰鬥力,更何況,要想讓基礎戰鬥技術更熟練的話,訓練是不得怠慢的重要課程。
                    為此,辰巳便積極的參與不使用魔法的戰鬥訓練。


                    與辰巳同期的神官戰士、巴斯。
                    是多次與辰巳共同訓練的對象,就如同辰巳對手般的存在。
                    而這位巴斯,現在正在辰巳眼前露出大膽的笑容。
                    在作為神官戰士開始訓練時,巴斯和辰巳相同,都沒接觸過武器。
                    但如今,巴斯已成為沙拜伊夫神殿裡數一數二的使槍好手。
                    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他有著使槍的才能。
                    但是,光有槍的才能是無法成長到如此地步的。
                    就如同辰巳會到朱塞佩那裏修行魔法、出入艾爾的店積累著狩獵魔獸的經驗,巴斯也是不停揮舞著槍,不停歇的持續練習著吧。
                    巴斯不是魔法使。這樣的他想要變強,就只能腳踏實地、不間斷的鍛鍊。而如今,其修行已然開花結果。
                    浮現出滿滿自信的笑容,巴斯邁出步伐。
                    就如同劍道般將腳向前移動,巴斯不發一語的與辰巳保持著能攻擊到他的距離,高速的使出連續刺擊。
                    與撕裂大空的聲音一同、槍尖向著辰巳迫近。
                    連續擊出的槍尖,正一點一點的削去辰巳盾牌的表面。
                    其威力可以貫穿架成一般姿勢的盾。但辰巳靈巧的操縱著盾,使槍尖滑過盾的表面來減輕威力。
                    巴斯放出的槍尖沒有正面擊到辰巳的盾,槍身則與辰巳擦肩而過。
                    想當然爾,拿著槍的巴斯、身體與槍一同向前,體勢崩潰了。辰巳沒有看漏這個間隙,大步的踏入巴斯懷中。
                    槍最大的優勢在於其細長的槍柄。也就是說,在劍無法觸及到的範圍,槍可以進行單方面的打擊。
                    但,一旦被衝入懷中,槍柄的長度則成為最大的缺點,轉為對劍有利。
                    從體勢崩潰的巴斯下方,辰巳以滑行的方式潛入,並揮動劍身。
                    不,是打算揮出劍。
                    在提起右手準備揮劍之時,辰巳目擊到巴斯的嘴角上揚了。
                    同時,在比放低身姿的辰巳更下方,有什麼東西正迫近而來。
                    那是,來自槍尾的攻擊。
                    巴斯一邊保持崩潰的體勢,一邊迴轉手中的長槍,並將攻擊改為槍尾的打擊。
                    擦過地面,槍尾襲向辰巳。
                    不過,辰巳只驚訝了一瞬,便馬上做出應對。巴斯這種從下方發出的突刺攻勢,辰巳早已習慣了。
                    他的妻子、卡爾謝德妮雅會使用杖術。她使出的杖術中,有和現在相同的攻擊軌道。
                    多次和卡爾謝德妮雅較量時,辰巳已經看過不少次同樣的攻擊,所以這可以說是巴斯不幸的選錯了攻擊方式。
                    對著迫近的槍尾,辰巳用盾迎擊。
                    盾從上方壓下來,槍尾完全停止。在這瞬間,巴斯露出驚愕的表情。對他來說,是沒想過槍尾的奇襲竟然會被防住吧。確實,如果對手不是辰巳的話,那這攻擊是能起到作用的。
                    然後,這成為明顯空檔。
                    辰巳利用這個空檔,確實的揮下了劍。
                    未開鋒的訓練用劍還不至於可以從鎖子甲上斬裂肉體。
                    但卻無法防住衝擊。胸口承受重大打擊的巴斯身體搖晃了。
                    想要追加攻擊的辰巳,迅速拉回劍再次發動攻勢。
                    但。
                    「很好,到此為止!」
                    監督兩人模擬戰的歐金戰士長發出犀利的聲音,環繞在訓練場中。


                    今天一天,卡爾謝德妮雅都要待在施療部。而且,當她在沙拜伊夫神殿的施療部時,到訪的人數總是比平常還多。
                    本來,在沙拜伊夫神殿裡就有人在說「當《聖女》負責施療部這天,到訪者便會增加」。
                    為了讓作為《聖女》的卡爾謝德妮雅治療,她的信奉者們不管受了多細微的傷,都會跑到沙拜伊夫神殿的施療部。
                    但,在卡爾謝德妮雅和異國青年正式訂婚的事傳開之後,到訪施療部的人有減少過一段時間。
                    沒錯。只是「一段時間」而已。
                    現在每到卡爾謝德妮雅負責的日子,來到施療部的人數已回復原本。不,是比以前還多了。
                    以前的卡爾謝德妮雅不習慣與人交流,不曾在工作時展現微笑,情感並不豐富。
                    不過,她在訂婚後產生了變化,不管是對誰,卡爾謝德妮雅都會綻放出笑容,而理由就算不說也能明白。
                    作為結果,變得容易親近的她身邊,便出現了比以前還多的到訪者。
                    雖然其中還有「以前那冰冷的卡爾謝德妮雅大人比較好吶。更甚者,被冷笑的卡爾謝德妮雅踐踏更好」之類的意見者,但那些只是特例。
                    對沙拜伊夫神殿來說,來訪施療部的人們給的救濟金-名義上的治療費-是不容小覷的。
                    為此,卡爾謝德妮雅待在施療部的機會有逐漸增加的傾向。
                    然後就在今日,有位人物來到卡爾謝德妮雅這裡。
                    而卡爾謝德妮雅也認識這位人物,在這位人物出現在施療部時,卡爾謝德妮雅有稍稍嚇到,但也笑著做出應對。
                    「妳好,娜娜烏。今日來此有什麼事嗎?」
                    現在在卡爾謝德妮雅面前的人,是巴斯的妻子、辰巳和卡爾謝德妮雅的知己,哥布林的娜娜烏。
                    「那...那個......呃......有想和卡爾謝德妮雅大人商量的事情......」
                    看著褐色的臉頰發紅、有難言之隱的瞄著自己的娜娜烏,卡爾謝德妮雅露出更大的笑容。
                    「欸欸,可以唷。如果是我也可以的話,任何事情都能找我商量的」
                    聽到自己憧憬的《聖女》說出的話,娜娜烏浮現安心的表情。
                    「其、其實是......」
                    娜娜烏小聲地說出想要商量的事。然後,聽著的卡爾謝德妮雅,漸漸的轉變為認真的表情。



                    「好痛......」
                    壓著被打到的胸口,巴斯步履蹣跚地走在神殿的迴廊。
                    而在他身旁的,正是打傷他的辰巳本人。
                    「抱歉。稍微有點太用力了」
                    「阿-,別介意啦。因為這是訓練嘛。我也是,在以前鍛鍊中也給你打了一記有點威力的一擊過啊」
                    「好像也是」
                    不使用魔法時,辰巳和巴斯的武術手腕可以說是不分軒輊。這次雖然是辰巳在策略上更勝一籌,但有時辰巳也會受到嚴重的傷勢。
                    「嘛、去施療部讓他們施放治癒魔法就好了」
                    「說到這裡,卡爾謝今天好像也在施療部的樣子」
                    「啊-,那個人在你的訓練之日時總是會在施療部的吧?」
                    「不、不是......也不是這個一回事......」
                    巴斯在旁邊用有手肘戳著辰巳,並露出淺淺的壞笑。
                    「哎呀,一如既往的被愛著呢。真令人羨慕~」
                    「你、你自己不也是有著可愛的妻子嗎!」
                    「是啊!至少對我來說,比起卡爾謝德妮雅大人,娜娜烏作為女人更讚呢!」
                    用力的握拳,巴斯斷然地做出愛妻宣言,對此,辰巳不知是該驚訝還是該笑。
                    從旁人來看,在愛妻愛家這點,辰巳和巴斯根本是半斤八兩,但俗話說,當局者迷,這也是人之常情吧。
                    然後兩人走進施療部,環視眾多到訪者時,突然看見在施療部角落認真說話的妻子的身影。
                    「啊勒?娜娜烏怎麼來了」(巴斯)
                    「真的耶。受了什麼傷嗎?」(辰巳)
                    辰巳和巴斯歪著頭互看對方。
                    認真說話的卡爾謝德妮雅和娜娜烏。看到那個樣子,做為丈夫的也開始猶豫是否該去搭話。
                    「......總、總覺得不是可以加入對話的氣氛吶......」
                    「恩、嗯......難、難道說娜娜烏桑,得了什麼病......之類的?」
                    瞄了一眼身旁的巴斯一眼,辰巳小心翼翼地開口。
                    「不、這應該不可能。平常就非常健康的,再說,哥布林是受到大地加護的亞人,幾乎是不會生病的」
                    大地的加護和生病之間到底有著什麼因果關係,辰巳雖然不太清楚,但認為這可能對這個世界來說是屬於常識的吧。
                    辰巳歪著頭、雙手抱胸的考慮著。接著,他突然和抬起頭的卡爾謝德妮雅對起視線了。
                    突然,卡爾謝德妮雅原本那認真的表情消逝,馬上綻放出光芒。
                    「是老公大人!而且連巴斯桑也在!」
                    「诶?诶?巴斯君!?為、為什麼巴斯君會在這裡......!?」
                    卡爾謝德妮雅滿面笑容的向辰巳招手。使力的招手。
                    當然,在卡爾謝德妮雅身旁的娜娜烏,驚訝地看向辰巳他們,然後便開始驚慌失措。
                    而在施療部的人們,也一起將視線轉向辰巳他們。
                    最初對於卡爾謝德妮雅的舉動感到驚訝的人們,發現對方是「《聖女》的丈夫」後,便露出「啊啊,就如同往常一樣啊」的表情而冷靜下來。
                    在辰巳對這個事實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煩惱時,卡爾謝德妮雅拉著娜娜烏的手來到辰巳和巴斯身邊。
                    「老公大人、巴斯君。怎麼了嗎?」
                    「啊、啊啊,巴斯在鍛鍊中受傷了」
                    「雖然今天輸了,不過下次我可是會贏回來的哦?」
                    「怎可能如你所願。我會把你打回去的」
                    看這你一言我一語的辰巳和巴斯,卡爾謝德妮雅露出訴說著「又來了啊」的些許不高興的表情。
                    對她來說,看到辰巳受傷,多少還是有點複雜的心情吧。
                    身為神官戰士,在鍛鍊或任務中負傷是無可避免的。但是,做為妻子還是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受傷。
                    但相反的心情,也存在卡爾謝德妮雅的心中。
                    「話、話說......發生什麼事了嗎?看起來好像是頗嚴肅的話題......」
                    「欸欸、那是......怎麼說呢?」
                    卡爾謝德妮雅輕輕地抱著娜娜烏的肩,然後將她推向巴斯面前、「快呀」的催促著。
                    「那、那個、巴斯君......」
                    「喔、怎麼了、娜娜烏。妳是不會得病的吧?」
                    「恩、嗯......確實不是生病......」
                    露出赤紅的臉頰、扭扭捏捏的向上看著。
                    娜娜烏努力的小聲說出,衝擊的一言。

                    「那個......吶?我、我好像有了......小寶寶」




                    7-6おわり。

                    ------------------------------
                    巴斯,你沒聽過「自古槍兵幸運E」嗎!?(誤)
                    還不快把槍丟了?!(大誤)

                    糟糕,好像翻得有點久...
                    這幾天下班後都在看獵人,所以...
                    哈哈哈...
                    慢慢來。


                    回复
                    12楼2017-06-23 22:11
                      下回預告:

                      雖然巴斯和娜娜烏結婚了好一陣子,但其實依然相敬如賓,沒有過肌膚之親。
                      巴斯心想「奇怪,孩子哪來的?」
                      而此時,旁邊的辰巳不經意的說出「我明明每次都射外面的啊,怎麼懷的啊…」
                      「……你說什麼?」
                      卡爾謝德妮雅驚訝的說著。
                      而巴斯也露出憤怒的表情,再次架起長槍。
                      與巴斯的舉動一同,卡爾謝也做好隨時發動魔法的準備。
                      辰巳發出「咿!!」的悲鳴......。
                      席捲異世界的最大戰役、一觸即發!
                      .
                      .
                      .
                      .
                      .
                      .
                      .
                      .
                      才怪,以上純屬虛構


                      收起回复
                      13楼2017-06-23 22:31
                        感謝譯文 最後一小段預告 還真笑出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6-24 03:32
                          對阿!某幸運E丟了槍轉行後輕鬆贏了聖杯戰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24 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