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之纯爱吧 关注:5,637贴子:104,473

《大王要吐了,大王动胎气了》by云上椰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无授权,侵删】小短文,无文案,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21 08:36
    广告(◡‿◡✿)更多推文→新浪微博关注@突然好想刷屏神马的_推文耽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21 08:45
       【1、2、3、4、5】  【一】  仙雾缭绕云鼎湖。  帝君:“妖物!本君的地盘也敢闯!”  白虎:“只是向仙人讨个宝物。”  帝君:“哼!胆子不小!就不知有来无回么!”  白虎:“我天劫将至,横竖是难,不与天相争到底,死不明白。”  说罢白影一闪直冲藏蓝湖底。帝君见势略有犹豫一瞬,便也紧随其后窜入湖底斗法去了。  湖面。  天雷隐隐,狂风阵阵。  万千的气势化作骇人的闪电一道劈到了水下。  水花四溅。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21 08:46
        【二】
          深山洞府。
          白虎趴在床边:“呕……唔呕……”
          小妖甲担心不已:“大王,大王您挺住啊。”
          白虎颤抖:“……呕……冷……”
          小妖乙手忙脚乱:“快,快拿狐皮来!”
          白虎气弱:“蠢东西,狐皮与我有什么用……呕……”
          老妖丙:“大王,您这样子看起来实在不妙啊。”
          白虎:“废话,本王岂会不知……呕……这次的天劫没被雷劈死,还是那蠢神仙替我挡了一下的缘故……却也折损本王许多法力……”
          老妖丁皱眉:“那炎霄帝君不可能是如此好打发的,大王是怎么从云鼎湖回来的?”
          白虎:“本王怎么知道那死蠢神仙被雷劈了以后就不见了……唔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21 08:48
          【三】
            数月后。
            深山洞府。
            老妖丙摸摸胡须:“呃……大王……据我说您这近月来的症状是越来越像那怀孕了。”
            白虎懒懒掀了掀眼皮:“我说过,这莫须有的东西不要乱提,你是越老越糊涂了不成?!”
            老妖丙:“可,可是大王,您的肚子明显是越来越大了啊。动不动想吐也是害喜的症状……”
            白虎:“闭嘴!别再惹我不高兴……唔……”
            老妖丙:“大王您肚子又不舒服了?”
            白虎摸摸隆起来的小腹:“小痛而已,想来是最近吸入了太多仙灵草的精华,消融不了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21 08:48
            【四】
              夏至。
              白虎伏在床边:“呕……唔呕……”
              半晌。
              白虎皱眉捂着肚子躺平:“……唔……”
              室外。
              小妖甲低声:“唉……大王又吐了。”
              小妖乙悄声:“大王这是动了胎气吧?”
              小妖甲悄声:“你也这么觉得?”
              小妖乙悄声:“现在全族都这么觉得。”
              议论声渐远。
              白虎将手覆在额头。他身体的状况自己自然再清楚不过。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如果真如他人所说,那可就不妙了。
              好歹他也是一个有着千年道行的(公)虎王,要是真怀孕了,那多丢人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21 08:48
              【五】
                洞府门口。
                虎族一众老小为大王送行。
                白虎挺着半大的肚子淡淡然:“好了,你们都回去吧。”
                老妖丙:“大王,您这身子沉重,要不还是别去赴狼王的酒约了吧。”
                白虎:“那怎么行,十多年前就说好的。我顺道还要往各地走走,没个三五年是不会回来了,你们自己保重吧。”
                老妖丙:“那大王您可得好好照顾自己,虽说最近是不会吐了……”
                白虎不耐烦打断:“好了好了别啰嗦了,我走了,你们都回去吧。”
                老妖丙:“哎大王,您如果真生了可得记得好好照顾小虎啊——”
                白虎不等老妖说完就使了口诀,一道白影窜出了栖虎山。
                山谷空余老妖的叫喊:“它没修道,可是要喝奶的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21 08:50
                【6、7、8】

                  【六】
                  事实上,好面子如白虎王,他是不可能去赴约的。
                  而是自己找了个隐蔽的山洞偷偷摸摸的住了下来。
                  日渐感受着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虚。
                  瞧着肚子越来越大。
                  惆怅不已,夙夜忧叹。
                  时不时就摸摸自己的肚子,想着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秘密。
                  终于在寒冬将至的某个清晨,有了答案。
                  那天白虎醒来就觉得有些些不同。
                  一睁眼,首先扑入眼里的就是一小团黑乎乎的绒毛正放置在他腹上。
                  而原先挺起的大肚,此刻已是一片平坦。
                  ——本王生了!
                  这是白虎的第一反应。
                  惊得立马坐起。
                  小黑毛团就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
                  吓得白虎立马把毛团给捡了回来,小心翼翼捧在手心,举到面前。
                  这才看清那黑乎乎的毛团有小小的耳朵,卷卷的尾巴。
                  小小的爪子松开抱着的头,露出了粉嫩嫩的肉垫,还有泛着暗金的眼睛。
                  白虎各种激动的心情皆化作嫌弃的表情:“真是个又黑又丑的……小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21 08:51
                  【七】
                    虽说小老虎黑不溜秋的是丑了点,可那也是他白虎自己亲生(?)。
                    初为虎父的白虎王还是很新奇的。
                    山洞。
                    白虎一双碧眼看着他的虎儿子(?),用手轻抚,自言自语:“小东西,你是怎么到我肚子来的?”
                    小虎用前爪蒙着头:“……”
                    白虎指尖顺着小虎尾巴缠绕:“我闻你身上自带一股仙家灵气,莫不是那蠢神仙湖底藏的神兽仙胎?被雷给劈到我身上了?”
                    小虎奋力的将尾巴甩开:“……”
                    白虎摸摸小虎的耳尖,笃定:“你既然由我孕育,那就是我白虎王的儿子,可莫因你是仙胎就嫌弃你老子,更不可以和我做对,知道么?”
                    小虎动了动耳朵:“……”
                    白虎轻笑:“虽然你是长得丑了点,可也不要自卑,我白虎王的儿子还没有人敢轻视的,乖,把爪子给我拿下来,再让你爹我瞧瞧你的丑样子。”
                    小虎被迫给掰下了爪子,小脸苦大仇深:“……”
                    白虎便忍不住叹气:“果然……还是太丑了点。”
                    小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21 08:52
                    【八】
                      夜晚睡觉的时候,白虎怕他的虎儿子冻着,便有意现了原形。
                      通体雪白,碧眼熠熠。
                      吼一声,半个山林都是骇人的虎啸。
                      吓得小虎又一咕噜滚下了石床。
                      却被白虎温柔的叼着后颈,安置在了自己怀里。
                      这是睡觉的意思。
                      小虎扭了扭身子,老大不愿意的留一个黑乎乎的屁股给白虎看,才终于苦大仇深的闭上了眼。
                      就是夜半的时候。
                      小虎又骇然睁眼。
                      凝神静气的憋了好一会儿,憋得头顶噔噔冒起了虚渺的白烟。
                      “啵——啵——”两声。
                      虎头上才冒出两个小小的,绒绒的角。
                      小虎“呜呜……”两声,捂着绒角郁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21 08:52
                      【9、10、11】

                        【九】
                        小虎费了吃奶的劲才把两个绒角给憋回去。
                        经此一事,小虎整日郁郁寡欢。
                        病蔫蔫的死样让白虎有些小担心。
                        摸摸对着自己爱理不理的虎儿子,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起身化作一股白影就从山洞消失了。
                        山林里。
                        白虎偷偷观察。
                        嗯,怎么别家的小虎就会对着母虎嗷嗷撒娇?
                        嗯,怎么别家的小虎就生龙活虎蹦蹦跳跳?
                        嗯,怎么别家的小虎就乖乖喝奶无比……嗯?喝奶?
                        白虎这才想起自家的虎儿子似乎还没喝过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21 08:52
                        【十】
                          三天后。
                          白虎风尘仆仆的从外面回来。
                          小虎病蔫蔫:“……”
                          白虎微微一笑:“傻儿子,你爹我给你带回好吃的了。”
                          小虎扭头:“……”
                          白虎轻轻抓起小虎放在胸前:“出去一趟才发现你也是要喝奶的,本想着抓一头母虎回来给你当奶妈,但你本来就与我不甚亲厚,喝了别家的奶还不得跟别家跑了,所以……”
                          小虎抬眼看白虎,背脊有点寒:“……”
                          白虎有点不自在:“玉遥山上有株浆奶果树,传闻吃了……咳,反正也就那么回事,你爹我为了你可是豁出去了,将来可不得给我好好听话。”
                          小虎虎躯一震,满眼震惊:“……”
                          白虎幽叹:“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好在,你也就是个不懂事的小虎崽。”
                          说罢,白虎王解了衣袍,一边用手轻抚小虎脑背,一边柔声细语的轻哄:“吃吧……”
                          小虎挣扎,四只软软的爪子踩在白虎胸上乱蹬:“……呜呜……”
                          白虎愠怒,一手轻掐开小虎嘴巴就往下按:“别给我乱闹脾气!不吃奶怎么有力气长大?!”
                          小虎垂死挣扎乱蹬:“嗷呜呜……”
                          白虎怒:“叫什么!你就这么嫌弃爹给你喂奶?!”
                          小虎挣扎得有进气没出气:“嗷嗷……”
                          白虎冷哼:“不识好歹的东西!”
                          说着就要用强制手段给小虎喂奶。
                          可奶首刚一碰到小虎舌头,小虎就双腿一蹬,彻底晕死过去。
                          宁死,也不喝上一口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21 08:53
                          【十一】
                            山洞。
                            小虎悠悠转醒,暗金的黑瞳水灵灵。
                            白虎一手撑着脑袋,侧卧石床:“哟,小东西终于舍得醒了?”
                            小虎动了动,骇然发现自己被链条给栓在了角落:“嗷嗷嗷……”
                            白虎:“不听话的惩罚。”
                            小虎愤怒,眼神凶狠:“嗷嗷嗷……”
                            白虎:“谁叫你不听爹的话?还甩脸子嫌弃你爹我?!晕过去?你可真能耐啊。”
                            小虎愤怒,挣动铁链:“嗷嗷嗷……”
                            白虎翻身,留个后脑勺给小虎,悠悠然:“你再好好叫,正好我一直觉得你叫的不像老虎,趁此机会好好练练。”
                            小虎脸都气黑了:“嗷嗷嗷……”
                            “嗷嗷嗷……”
                            “嗷嗷……”
                            “嗷……”
                            ……
                            叫了半夜,气弱。
                            趴在地上,留一个毛绒绒的黑屁股对着白虎,伤心郁卒。
                            后觉被人用手给抱了起来。
                            白虎轻声呵斥:“小东西,你这回可知错了?在我面前傲气……嘶——混账!你竟然敢咬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21 08:53
                            【12、13、14】

                              【十二】
                              翌日。
                              山洞门口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仙君:“妖孽,速速出来!”
                              白虎施施然走出:“不知仙君到此,有何指教?”
                              仙君冷声:“莫要装傻,你日前趁本君不在,到我玉遥山盗取仙果一事,有何解释?!”
                              白虎听罢一笑:“仙君山上仙树异果那么多,区区一个浆奶果也值得万里来讨?”
                              仙君:“看样子你是不知错了!”
                              白虎:“是仙君不要太小气才对。”
                              仙君怒斥:“妖孽!那就休怪本君不讲情面了!”
                              言尽,两人就斗起法来。
                              青光白影斗缠在一起,一时难分高下。
                              白虎一边施法压住对方频频攻向山洞的青刃。
                              一边想着怎么才能带着小崽子逃跑。
                              一个不剩,就被闪了。
                              狼狈摔回山洞,就看到小虎睁着一双大眼木愣愣的看着。
                              白虎忍不住心里骂了一声他的虎儿子。
                              若不是为了这个小崽子,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怎么会和外面的臭神仙纠缠不清,自讨苦吃!
                              【十三】
                              仙君缓步踏进。
                              一眼就看到了石床上的小黑虎。
                              仙君恍然:“原来如此……这不是凡物吧?又是你这妖孽何处偷拐来的?”
                              白虎眼神一凛,面上冷笑:“我怀胎生下来的崽儿,还轮不到你来管!”
                              仙君瞥一眼地上的白虎:“妖孽,莫逞嘴皮功夫。这小虎灵气十足,乃仙家之物,让本君带回,或可饶你一命。”
                              说着,仙君拂尘一扫,就想将小虎带到自己怀里。
                              可还有一个更快的白影飞扑到小虎面前,硬生生挨了拂尘一下,将小虎抱在了怀中。
                              仙君见状,厉声呵斥:“孽畜!”
                              白虎抢回小虎,白影一反。
                              长啸一声化了原形,嘴里叼着小虎就向仙君扑去——
                              仙君拂尘再扫,划出一道青光屏障,却被扑来的白虎当了跳板!
                              纵身一跃,瞬间无影无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21 08:54
                              【十四】
                                月光下,小潭边。
                                白虎半身雪白虎毛浸在水里,静静趴着。
                                小虎左顾右望,站一边。
                                白虎低声哼哼:“若不是我被天雷劈过法力折损,今日也不至被这臭神仙伤成这样!”
                                小虎:“……”
                                白虎:“你个小崽子也不争气,有事就会傻兮兮看着,要被人给抢走了都不知道!”
                                小虎:“……”
                                白虎:“小混账,下次遇到这样的坏人,学聪明点躲着,知道吗?”
                                小虎:“……”
                                白虎眼一瞪:“你听到了没有!”
                                小虎不情不愿:“嗷……”
                                白虎这才几步踏出水潭,设了结界,垂头舔舔小虎颈背:“深山夜寒,到我怀里来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21 08:54
                                【15、16】

                                  【十五】
                                  夜半三更。
                                  小虎从白虎怀里探出脑袋。
                                  小心翼翼的从白虎怀里退出,站在一边静静看着白虎。
                                  月色下,受了伤的白虎在结界中安心休憩。
                                  肚皮一起一伏,极有规律。
                                  确定他是没被吵醒。
                                  小虎这才转身,一步一步,悄悄的走出了结界。
                                  ——说不伤心是假的!
                                  白虎双眼缓缓睁开,碧绿的眼眸在黑暗中泛着幽光。
                                  自己数月怀胎生下来的小崽子,竟然,竟然半夜偷走?!
                                  简直就是个狼心狗肺的小混账!养不熟的白眼狼!
                                  亏他还妄想着怎么和他虎儿子好好生活,如今在它转身的背影里,都是笑话!
                                  神兽仙胎!
                                  都是和神仙一样绝情绝义的冷血东西!
                                  他怎么会蠢到把这从他肚子里出来的小怪物当儿子?!
                                  真是太蠢了……
                                  咬牙切齿盯着眼前黑暗的树丛。
                                  可感觉到小虎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淡。
                                  还是忍不住摒了气息,跟了上去。
                                  【十六】
                                  然后他就看着自己那狼心狗肺的小**爬过山石……
                                  越过树丛……
                                  被枯枝绊倒,死蠢!
                                  从大石头上滑下,**!
                                  小坡跳不上,傻样!
                                  一咕噜滚下沟,笨蛋!
                                  ……
                                  天亮的时候,小虎又回到了白虎栖身的水塘边。
                                  不同的是嘴里拖着两顶黑乎乎的山野灵芝。
                                  迎着山里最好的日月光辉生长的灵芝。
                                  虽然对于白虎这样千年道行的妖来说是杯水车薪,但也聊胜于无。
                                  重要的是,某某讨厌欠别人人情。
                                  还了就不关他的事了。
                                  可一回来就看到了白虎双目盈盈的样子。
                                  没反应过来,一个虎扑就把小虎给压了。
                                  白虎欢喜难掩,口舌并用,对着他的虎儿子又是亲又是舔:“我的好儿子,你真是爹爹的心肝宝贝,宝贝心肝,要不以后就叫你小宝吧~爹爹的小宝贝~”
                                  小虎面沉如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21 08:54
                                  【17、18】

                                    【十七】
                                    山中岁月静好。
                                    虽然白虎对小虎各种折腾,小虎对白虎各种嫌弃。
                                    日子也像小溪里的水一样,潺潺流过。
                                    半年之后。
                                    白虎带小虎去了狼王府邸。
                                    狼王一拍白虎肩膀:“白峥老弟,先前的酒约你可真不够意思,大伙儿都来了就你没来!哟……你怀里这小家伙是?”
                                    白虎难掩得色,将小虎窝着的脑袋抬起:“我儿子。宝贝来,给狼王问个好。”
                                    小虎老大不情愿睁眼,暗金的眼眸瞪了一眼狼王。
                                    狼王小吓一跳:“哟,你儿子这眼神可真骇人,有气势!果然是万兽之王啊哈哈哈哈……”
                                    白虎听了也笑:“啊哈哈哈哈……”
                                    小虎眼皮一耷,抱头生气。
                                    狼王热情招呼:“来来来,拿酒上来!老弟,这次你可一定不醉不归!在哥哥这里小住几月,我们二人把酒都喝光了才是!”
                                    白虎自然大笑:“这是当然!哎你家的儿子们呢?”
                                    狼王:“小崽子都在外面呢,让你儿子也出去玩玩吧!”
                                    白虎便将小虎放下,拍拍其黑乎乎的小屁股,鼓励:“爹爹要喝酒,去,和哥哥们玩玩。”
                                    【十八】
                                    于是小虎就被围观了。
                                    小狼崽们好奇瞅着这个比他们还黑的家伙。
                                    小狼甲:“这是什么?”
                                    小狼乙:“弟弟,白虎叔叔的儿子,所以是白虎弟弟。”
                                    小狼丙:“可他是黑的。”
                                    小狼甲:“那就黑虎弟弟……它没白虎叔叔好看。”
                                    小狼乙:“它不理我们。”
                                    小狼丙用爪子拍拍小虎的脑袋:“弟弟,跟我们去玩!”
                                    小虎脑袋一偏,眼神不耐:“嗷……”
                                    小狼甲:“嗯,看样子弟弟还不会说话。”
                                    小狼乙:“弟弟还小,不会说话很正常。”
                                    小狼丙又用爪子勾搭:“弟弟我们来玩捉猎物。”
                                    小虎生气转身甩尾巴:“嗷……”
                                    还没抬脚走两步,后腿和尾巴就被叼住抬起。
                                    下巴噗通一声磕地上,上半只身子就被拖着往外走。
                                    “来嘛,来嘛弟弟,我们一起去玩嗷呜……”
                                    小虎脸黑如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21 08:55
                                    【19、20】

                                      【十九】
                                      狼王府邸。
                                      酒香浓郁,泡的一狼一虎,不知今夕何年。
                                      忽然,小狼崽们飞窜回来。
                                      “不好了……”
                                      “不好了……”
                                      “弟弟被狐狸精给抓走了!”
                                      狼王抬眼一看,迷迷糊糊:“一,二,三……没错啊,我就你们三个,哪来的弟弟?”
                                      小狼崽急哭:“弟弟,黑虎弟弟!”
                                      白虎耳朵一凛,待反应过来,就窜了出去。
                                      儿子!
                                      他的儿子喂!
                                      酒意被吓散了大半,揪着心强迫自己聚神感受小虎的气息。
                                      都怪自己一时大意。
                                      忘了自家儿子是个怎样灵气的存在。
                                      这若是落入专走邪门歪道的妖怪手里,不定是怎样一顿滋补的美餐!
                                      寻找的时候背后冷汗涔涔。
                                      真是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自己怎么就……
                                      怎么就这么蠢呢……
                                      【二十】
                                      竹林里。
                                      一声惨叫。
                                      轻烟迷雾中摔出一个青衫女子。
                                      捂胸吐血,惊慌失措:“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小女知错冒犯了,求仙人开恩呐……咳咳……”
                                      帝君缓步踏出迷雾,寒声:“孽畜!”
                                      狐妖连连后退磕头:“仙人,饶命,饶命呐,小女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定虔心悔过,正心修道,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帝君冷笑。
                                      若是以往,他定会将此妖怪打得灰飞烟灭。
                                      可如今……
                                      帝君瞥一眼狐妖,不情不愿寒脸低叱:“滚!”
                                      狐妖大喜:“谢仙人不杀之恩。”
                                      说完就窜了个没影,生怕帝君后悔。
                                      ……
                                      迷雾彻底散去。
                                      站在远处的白影便也显现出来。
                                      碧眼对上黑瞳。
                                      熟悉又陌生。
                                      白虎既担心又疑心,出言也没了客气:“我儿子呢!”
                                      帝君甩袖:“本君不知。”
                                      白虎咬牙怒视:“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就在你身上!你最好把它交出来!”
                                      帝君脸寒:“之前你到云鼎湖盗物,本君尚未与你算账,识相的话,现在最好滚开!”
                                      白虎冷笑:“那真是让帝君失望了,今日我要是找不回儿子,帝君也别想走!”
                                      带着拼死一搏的决心。
                                      凌厉的攻势化作万千虎啸如利爪般向炎霄帝君削去。
                                      没有反击,只感觉抓了个虚影。
                                      万钧气势过后,哪里还有帝君身影?
                                      枯枝落叶中,只静静仰躺着一个昏过去,露出软软肚皮的小黑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21 08:55
                                      【21、22、23】

                                        【二十一】
                                        好不容易攒了大半年灵力,就这么莫名其妙浪费在了狐妖身上。
                                        到最后自己落得飞回云鼎湖的力气也没有。
                                        身份也暴露了。
                                        小虎……帝君表示:
                                        他郁卒地想死了。
                                        特别是,一醒来发现自己又被当做**一样给栓了。
                                        山洞里。
                                        小虎怒不可遏:“嗷嗷嗷……”
                                        白虎施施然走到面前,目光居高临下:“啧啧啧,叫什么叫,堂堂炎霄帝君像个**一样狂叫像什么样子?”
                                        小虎凶神恶煞,怒目而视:“……”
                                        白虎见状,轻笑:“啧啧啧,真听话,说一下就不叫了,果然是家养的**,善解人意。”
                                        小虎怒不可遏:“嗷嗷嗷……”
                                        白虎慢慢蹲下来:“叫了大半年还是叫的这么难听,你一个神仙学虎叫,很威风么?”
                                        小虎愤懑瞪视:“……”
                                        白虎伸手扯扯小虎胡须:“你这一会儿叫一会儿又不叫的是个什么意思?我说一下都不行么?”
                                        小虎愤怒跳窜甩开那作恶的手:“嗷嗷嗷……”
                                        白虎悲天悯人感叹:“完了完了,帝君你变成小**,连脑子也变得跟小**一样笨了……”
                                        小虎怒瞪:“……”
                                        【二十二】
                                        在忍受了一堆笑里藏刀的冷嘲热讽后。
                                        小虎脖子上的铁链还是被解开了。
                                        连同解开的还有白虎和小虎的关系。
                                        小虎被狠心扔出了山洞。
                                        咕噜噜滚了好远。
                                        白虎恨恨的声音随着风声也传了好远:“你滚吧!蠢神仙!从今以后你和我再无关系!”
                                        小虎甩甩脑袋从地上爬起。
                                        默默望了一眼散着柔光的山洞口。
                                        低头,垂眸,转身。
                                        用那小短腿,慢吞吞的走了。
                                        ……
                                        再说山洞里。
                                        白虎真是又气又恨,失落伤心。
                                        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养了那么久的小家伙居然会是那个蠢神仙!
                                        化形趴在石床上休憩。
                                        脑子里冒出的却是小虎对着他的黑屁股。
                                        一甩一甩……表达不爽的小尾巴。
                                        一眨一眨……泛着暗金的黑眼睛。
                                        一动一动……安静起伏的小肚皮。
                                        还有那时不时就扭头的嫌弃小样,动不动就瞪眼的愤懑表情。
                                        白虎闭眼,长长低叹:“唉……”
                                        忽又猛然睁眼。
                                        忘了忘了差点忘了!
                                        他的小**现在没有半点法力!要是再遇上妖怪可怎么办!
                                        心急火燎的,还是窜了出去。
                                        【二十三】
                                        山洞里。
                                        大眼瞪小眼。
                                        白虎抓着小虎后颈毛将它提起:“看什么看,要不是我把你找回来,你被哪个妖怪吃掉了都不知道!”
                                        小虎:“……”
                                        白虎盯了许久,森森笑开:“小东西,既然你从我肚子里跑出来,那就算是我儿子,管你之前是什么,只要你还在这世上存活一日,那都改变不了我生了你,而你是我儿子这个事实。”
                                        小虎瞪眼:“……”
                                        白虎挑眉:“不说话?不说话那我就当你也认同了。”
                                        小虎蹬腿:“嗷嗷嗷……”
                                        白虎微笑:“嗯,我听得懂,你也很欢喜是不是?爹爹也是一样的心情,小宝贝~”
                                        小虎扭头,企图咬人:“嗷!嗷!”
                                        白虎把小家伙收入怀中:“好了好了别撒娇了,乖~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21 08:56
                                        【24、25】

                                          【二十四】
                                          小虎是蠢神仙这个事实让白虎失落了好一阵子。
                                          不过面上都没表现出来。
                                          有点伤心什么的,他才不会让人知道。
                                          只是对小虎的爱称又小宝贝变成了小**。
                                          ……
                                          冬天的时候。
                                          白虎带着小虎回了一趟府邸。
                                          一族的老妖小妖看到小公子,眼睛都亮了。
                                          老妖丁慨叹:“大王,您终于生完小公子回来啦!”
                                          白虎眼神一扫,面目冰冷:“捡的。”
                                          老妖丙:“是是是,捡的!捡的!可否让我们抱抱?”
                                          白虎:“小**脾气暴躁,不近生人。”
                                          说完就进去了。
                                          小妖甲嘀咕:“小公子怎么是个黑的?”
                                          小妖丙悄声:“兴许……大王那神秘相好是只黑的……”
                                          【二十五】
                                          小虎毫无意外被当成了虎族里的宝。
                                          宠就一个字。
                                          白虎也很快发现这一状况。
                                          眼见小虎被大家伙儿以爱之名,百般折腾。
                                          甩手不管。
                                          可时间久了,他也有受不了的时候。
                                          老妖丙:“大王,我观察了很久,小公子好像都没长大过,要不咱们找母虎给他喂奶吧?”
                                          白虎脸色一沉:“不用,小**饿不死。”
                                          老妖丙:“哎呀饿不死和长不大是两意思,不能等同啊#%^*&……”
                                          一通说教。
                                          ……
                                          小妖甲:“大王,我们给小公子洗澡,小公子不太愿意闹腾了起来,不小心……就把您的紫尊玉壶杯给打破了。”
                                          白虎脸色一沉:“把小**给我拎进来!”
                                          小妖甲:“大王息怒,大王息怒,这不怪小公子都是我们的错^$%#!……”
                                          一通解释。
                                          ……
                                          老妖丁:“大王,您和小公子睡觉的时候再加一张狐皮吧,冬天夜寒,万一冻着小公子可怎么是好啊!”
                                          白虎脸色一沉:“有我在还不足以驱寒?!”
                                          老妖丁:“哎呀大王,小公子还是只小虎,天寒了那说冻着就冻着的啊¥%#@#……”
                                          一通啰嗦。
                                          ……
                                          洞府门口。
                                          白虎抱着小虎:“我要带这小**寻个清净地方修炼,归期不定。你们好好保重!”
                                          虎族:“哎呀大王使不得,使不得啊……小公子还怎么小,怎么吃的了那种苦啊……”
                                          白虎转身化作白光,秒走。
                                          他真是受够了家里这帮没底线宠小孩的家伙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21 08:56
                                          【26、27、28】

                                            【二十六】
                                            山中修炼枯寂。
                                            岁月悄然流逝。
                                            白虎有了兴致,也曾带小虎到凡间转悠两圈。
                                            买了小娃娃带的银铃手链。
                                            不由分说给小虎套了上去。
                                            看着小虎一张黑脸,嫌弃的甩着爪子。
                                            铃铃铃——
                                            就觉得好生有趣。
                                            。
                                            有时结束一段修炼,睁眼不见小虎,就知道是小家伙调皮(?)跑了出去。
                                            这座山头并非十分偏僻。
                                            近年也偶有人进山采药。
                                            小虎要是稍微跑的远点,或许就会撞上住在山里的人家。
                                            被几个小孩围观。
                                            小孩子没见过像小虎这么小的老虎。
                                            一时都以为是大猫。
                                            围着小虎可劲的看,就是不敢摸。
                                            直至听到一声低喝:“小东西,又偷跑出来!”
                                            抬头看去,山林碎影中走出来一个青年男子。
                                            碧眼,乌发,白袍。
                                            气质雍容华贵。
                                            面容……更是看得小孩直愣愣的。
                                            他伸手一招。
                                            小虎就到了他怀里。
                                            转身走远,还能听到林里传来低柔的轻斥:“一转眼就不见了,就这么不想呆在我身边?!看我回去不好好教训你……”
                                            【二十七】
                                            小孩还小。
                                            只觉得自己这是看到仙人了。
                                            仙人长的好看。
                                            容貌更是见过一次就不会忘。
                                            那张脸一直模模糊糊存在他的脑海中。
                                            直到七十多岁。
                                            他已是青州城内一户体面人家。
                                            正巧那日家中的孙儿娶媳妇。
                                            迎亲的队伍排了一条大街。
                                            人流涌动,好不热闹。
                                            虚晃一眼中,看到了一个乌发白袍的青年公子。
                                            怀里抱着一只黑乎乎毛绒绒的小家伙。
                                            那样的面容,再见一次,立马就鲜活了起来。
                                            几十年不变。
                                            一样的不近人烟,高贵凛然。
                                            低头一抹旁人才看得清的温柔,永远是对着怀里那个小家伙。
                                            他这才确信,自己是真的看到仙人了。
                                            【二十八】
                                            青州城。
                                            客栈。
                                            白虎懒洋洋侧躺在床上,看着某人盘膝而坐的背影:“怎么样?”
                                            帝君睁眼:“城北的山上。”
                                            白虎:“啧,你可真够倒霉的,修炼了几十年,也才找回这点法力。不到面前,还不能确定那妖怪的位置了,这要是对上,你这点小修为会不会一口就被妖怪给吃了?”
                                            帝君变回小虎,闭眼不答。
                                            ……
                                            几月前。
                                            命格老儿私底下找到了帝君。
                                            命格老儿看着小虎形态的帝君长吁短叹:“帝君呐帝君,可让老朽找到你了!你怎么就落到这般潦倒境地了?老朽之前不是还提醒过你劫数将至,要你小心着些嘛,怎么……怎么就被雷给劈了呢!”
                                            小虎面无表情:“……”
                                            命格老儿蹲下身:“你说说,现在还有哪位仙家的劫数是被雷劈的?哪个不是到凡尘中投胎转世走两着的?你倒好,灵力散了一天一地,这日日吸取也得个几百年才能恢复啊……更何况,当下还出了点意外唉……”
                                            小虎臭着一张脸:“莫再啰嗦,说你来意。”
                                            命格老儿:“哦哦正事,帝君你被雷劈后,老朽也曾找过你,奈何你灵力稀少,老朽实在是感受不到帝君的存在啊……过了几十年,才勉强感知,老朽就寻了过去,嘿,你猜猜老朽看到了什么?”
                                            小虎眼神凌厉像刀子:“说。”
                                            命格老儿脖子一缩:“老朽看到帝君你在同一个凡人,谈情说爱。”
                                            小虎表情凝重:“继续说。”
                                            命格老儿:“我对着‘帝君’你百般相劝,可你就是不听,还将老朽给打发了回来。后来老朽越想越不对,帝君你是谁啊?天育的神胎,怎么可能动凡心呢,还是为了那么个凡人?于是老朽就偷偷观察了‘帝君’一阵,发现他定期吸取帝君你散于天地的灵气,吃小妖内丹,下地府迫阎王划那凡人阳寿,上玉遥山同玉遥仙君讨仙果……唉……帝君,听到这里可明白了?你躲在这里当小老虎,却不知自己早被妖魔给冒充了啊!”
                                            小虎脸沉如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6-21 08:57
                                            【29、30、31】

                                              【二十九】
                                              青州城郊。
                                              屋舍院前。
                                              白虎抱着小虎出现:“这位公子可是薛神医?”
                                              青年停下手中的晒药工作:“神医不敢当,在下就是一普通郎中,你是……来看病的?”
                                              白虎:“怎么?不像?”
                                              青年:“不不不,是在下山野中人,一时没见过公子这般的气度,失礼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白虎:“哦?据闻薛大夫不是有个亲密友人?也是长得仪表不凡世间少有。”
                                              青年愣怔,把握不清来着态度:“这……”
                                              恰在此时,一个男子从屋内走出。
                                              凌厉的眉眼。
                                              冷峻的表情。
                                              果然是一模一样的容颜。
                                              小虎黑脸。
                                              男子上前向小虎点头行礼:“云鼎湖邱夜,见过帝君。”
                                              【三十】
                                              屋舍后山。
                                              邱夜郑重向小虎跪地行礼:“我知帝君来意,邱夜自当奉还帝君灵力。只是还望帝君能给邱夜一日,来日必定亲自上门奉还,任由帝君处置。”
                                              白虎冷笑:“说的比唱的好听,我们怎知你是否诚心?”
                                              邱夜苦笑:“或许帝君不知,我乃是云鼎湖畔生长的一条小蛇,自小看着帝君长大,希望的便是有朝一日化而为龙得道成仙,若不是后来到凡间遇上了他……”
                                              白虎冷哼:“这跟你盗取他人灵力有何关系?!”
                                              邱夜:“他命格太轻,而我没有能力守护,当时恰逢帝君灵力消散,我就……也知这样卑鄙无耻,但我并不后悔。”
                                              白虎:“……”
                                              邱夜眼神坚定:“我只是想守护他,想让他在我身边久一点,再久一点……不入轮回,就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了。”
                                              白虎:“你这是逆天。”
                                              邱夜:“呵……他也这般说,所以并不领情,我纵使替他挣来这几十年,他也过得不开心,更是……无法接受我……其实我知道,他这是担心我,担心我逆天而行是要受罚的。”
                                              白虎:“那你要如何做?”
                                              邱夜:“……与其强抓在手看他皱眉……不如放手让他入了轮回……”
                                              【三十一】
                                              月夜。
                                              客栈。
                                              白虎单手撑头侧躺在榻上感叹:“哎呀呀,问世间情问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小虎:“闭嘴。”
                                              白虎拿发梢撩拨小虎:“你个小家伙是不会懂的,老天孕育的神兽仙胎,都是没有感情的活物吧?”
                                              小虎扭头:“哼,你现在又不说本君是你儿子了?”
                                              白虎:“当然是我儿子!我辛辛苦苦怀胎数月生下来的!”
                                              小虎臭脸:“再说一遍,本君只不过是被雷随便劈到一个地方元神休憩!”
                                              白虎冷哼:“是你慌不择路滚到我肚子里来的!蠢神仙!”
                                              小虎闭目,不予争辩:“……”
                                              白虎静气,用手戳戳小虎:“喂,今日那蛇妖说是你湖边的,话里还似乎有点憧憬你这蠢神仙的意思,化而为龙,莫非你的真身也是一条龙?”
                                              小虎不理:“……”
                                              白虎继续戳:“蠢神仙,你有真身吗?是什么?喂!蠢神仙!不理你爹爹了吗!”
                                              小虎不理:“……”
                                              白虎:“还是你被我生下后就真的变成一只虎了?不能够啊,我一直以为你维持此形态只是为了在我身边求生存呢!原来你真成老虎了呀!”
                                              小虎忍无可忍,怒喝:“闭嘴!”
                                              黑影一窜,飞出窗外。
                                              夜空瞬时乌云蔽月。
                                              闷雷阵阵,风雨骤来。
                                              一条碗口粗大的龙在厚厚的云层中若隐若现。
                                              泛着暗金的乌黑鳞甲,带过风声的尖利龙爪。
                                              身姿矫健,威风凛凛。
                                              让人感叹——
                                              白虎:“你这似乎小了点啊!”
                                              帝君变回小虎,臭着脸看了白虎一眼,转身冷冷道:“保存实力。蠢老虎。”
                                              白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21 08:57
                                              【32、33、34】

                                                【三十二】
                                                三更天。
                                                风寒露重。
                                                白虎独自一人走在树林里。
                                                踩碎枯枝落木,悉悉索索,更显静谧。
                                                忽然。
                                                背后伸出一只手,啪嗒落在肩上。
                                                白虎回头挑眉:“……”
                                                帝君冷着一张脸:“你半夜上山作甚?”
                                                白虎碧眼森森看了帝君一会儿,悠然一笑:“因为你是一个蠢神仙。”
                                                帝君:“为何?”
                                                白虎:“你蠢到不懂凡间七情六欲,我虽是修道的妖,但好歹比你懂一点。千辛万苦抓到手的东西,说放弃就放弃,谁会那么蠢呢!是吧?!冒牌货!”
                                                帝君脸色一变,冷然:“你说什么?”
                                                白虎:“初见你时虽用炎霄的灵气罩了全身,可不好意思,我鼻子比较灵,还是闻出了一点你身上散发的恶臭味~也是,你为了变强,应该吃过不少妖怪了,怪不得真气这么混沌,莫不是欲意成魔?!”
                                                邱夜面容扭曲,诡异笑开:“我原本有意放你们一马,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给识破了!”
                                                白虎:“承让承让。我家那个比较笨,只是我而已。”
                                                邱夜冷笑:“原来是个一厢情愿的!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正好让我来成全了你!如何——”
                                                凌厉攻势骤然撒开——
                                                红光遍布,天罗地网,呼啸罩落!
                                                白虎速速掠出几十步,皱眉凝神。
                                                对方早有准备,这可真是一场恶斗了。
                                                【三十三】
                                                半夜的青州城。
                                                天象诡异。
                                                乌云滚滚,狂风大作,雷霆大雨仿佛带着上天的怒气。
                                                扑扑砸下。
                                                溅雨成花。
                                                城郊的天幕更是隐隐闪出红白光芒。
                                                烧红了厚厚的云层,闪白了坠落的雨花。
                                                白虎被从半空打落。
                                                就着雨水泥土几个翻滚,脏了一身衣袍。
                                                累,极累!
                                                全身的内脏都被那妖魔打得移了位似的。
                                                火烧火燎的泛着针扎的疼。
                                                偏生不得放松。
                                                黑气笼罩的妖魔伸着利爪呼啸扑来!
                                                白虎反手一挥化作界罩震退敌人两步,转而自己吐出一口鲜血。
                                                要疯魔的妖怪果然可怕。
                                                不及反应,那妖物不知何时现了原形!
                                                粗大蛇身一圈一圈将光罩缠绕。
                                                越缠越紧,越缠越密。
                                                法力的压迫!
                                                恶心的臭气!
                                                统统都逼得白虎窒息。
                                                最终,光罩碎裂。
                                                白虎的脑袋无力垂下。彻底昏厥。
                                                蛇妖仰了头颅发出凄厉渗人的吐信声,头一弯,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将白虎吞下——
                                                “孽畜!”
                                                九霄云天上传来的一声震怒。
                                                利爪凶猛而至,蛇妖只觉颈上剧痛。
                                                回首已是血肉模糊,鳞肉翻飞。
                                                墨黑的鳞甲泛着暗金,老树般粗大的龙身缠着云梯乍然出现。
                                                带着呼啸万千的气势。
                                                来救那个惹他逗他欺负他的蠢!老!虎!
                                                ……
                                                【三十四】
                                                “劈里啪啦——”
                                                “轰隆隆——”
                                                “劈里啪啦——”
                                                “轰隆隆——”
                                                白虎缓缓睁眼,入目是粗黑泛金的龙身。
                                                弯弯卷卷,盘旋而栖,将他包围。
                                                白虎虚弱:“这是……哪儿……”
                                                帝君低头:“云鼎湖底。”
                                                白虎觉得有些累,复又闭眼:“蛇妖……都解决了?”
                                                帝君:“我囚了他的魂魄,放那凡人入了轮回。”
                                                白虎弯了唇角:“嗯……不错……你还算没有……赶尽杀绝……”
                                                帝君:“他罪有应得。”
                                                白虎:“嗯……竟然敢重伤我……”
                                                帝君漠然看着受伤的白虎,不语:“……”
                                                白虎皱眉:“外面在做什么……这么吵……”
                                                帝君:“下天雷。”
                                                白虎眉皱的更紧:“嗯?”
                                                帝君语气复杂:“这回才是你的天雷。与你当初所说,迟了将近一百年。”
                                                白虎:“……那为何没劈下来?”
                                                帝君:“我用了云鼎罩。”
                                                白虎弯唇一笑:“蠢神仙……当初我要借你还不肯呢……怎么现在就肯了,嗯?”
                                                帝君漠然:“闭嘴,你还是好好休养吧!”
                                                等再一睁眼,大概就成仙了。

                                                【三十五】

                                                过了一月。

                                                云鼎湖。

                                                白虎仙一袭白袍,悠悠然站在湖边:“蠢神仙,出来!”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出来,蠢神仙!”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我的乖儿子,出来迎接你爹爹我,听到了没有!”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不听话是不是?嫌弃你爹爹仙位没你高不成?”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既然这样,那就别怪爹爹硬闯你府邸了!”

                                                岸边忽然冒出一丛白烟。

                                                土地老儿急急拉住了白虎仙。

                                                土地老儿:“仙君,莫闯,莫闯呀!帝君他现在不在湖里!”

                                                白虎挑眉:“哦?那他现在何处?”

                                                土地老儿:“在凡间。”

                                                白虎:“他在凡间做什么?”

                                                土地老儿为难:“呃……这……还不是帝君用云鼎罩替你避过天雷一事被天帝知道了嘛……天帝便罚他到尘世轮回一次吃吃苦……也算是走走过场的小惩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21 08:59
                                                【三十六】

                                                  于是。凡间。
                                                  璧玥皇宫。

                                                  ……

                                                  七岁。
                                                  小孩冷着脸盯着来人:“你是谁!”
                                                  白衣公子伸手捏了捏小孩面颊:“我上辈子是你爹,乖~叫一声爹爹。”
                                                  小孩怒容:“滚!”

                                                  十二岁。
                                                  少年冷着脸:“你连《策论》开篇都背不出来,有什么资格做我老师?!”
                                                  白衣公子摇摇扇:“我有没有资格又不是你说了算的~”
                                                  少年冷哼:“你也就能骗骗我父皇那种人。”

                                                  十五岁。
                                                  少年臭着一张脸卧伤在床:“当时是你救的我?”
                                                  白衣公子摸摸少年额头:“不错,为了报恩叫我一声爹爹怎样?”
                                                  少年脸黑如锅:“滚……”

                                                  十八岁。
                                                  青年被锁大牢,浑身是伤:“想不到夫子还有能耐来看我。”
                                                  白衣公子悠悠一笑:“你落魄成这样实属少见,我当然要多看几眼,来日好取笑你。”
                                                  青年叹:“遇到你,定是我上辈子作恶。”

                                                  二十岁。
                                                    皇帝静坐御花园:“夫子觉得,朕今日这般决策可是六亲不认?……夫子?”
                                                  白衣公子抬头望天:“我只是在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我宝贝儿子。”
                                                  皇帝黑脸:“白峥!”

                                                  二十五岁。
                                                  皇帝一脸倦意闭目靠在椅上:“大臣们催促朕娶妻……朕……实在不想……”
                                                  白衣公子一脸笑意:“哦?娶了皇后生一窝小娃娃,不是人生一大喜事?”
                                                  皇帝抬眼,缓缓道:“心里有你,怎么娶?”
                                                  白衣公子:“…………”

                                                  v三十岁。
                                                  皇帝冷哼:“夫子,原来你还记得朕,这几年可让朕好找!”
                                                  白衣公子赔笑:“我不过回了一趟家里,想不到花了这许久时间。”
                                                  皇帝冷笑:“哦?确定不是为了躲朕?”
                                                  白衣公子一怔,轻叹:“我只是……怕你来日翻脸……”

                                                  五十岁。
                                                  皇帝闲来瞅着夫子许久:“你似乎没怎么变化,还是这般好看。”
                                                  白衣公子一笑:“这是自然,我是仙人嘛。”

                                                  六十岁。
                                                  白衣公子不知所踪。
                                                  皇帝翻遍整个天下,也没找到。

                                                  八十岁。
                                                  寒夜。
                                                  皇帝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寿终正寝。

                                                  ……

                                                  临了又见到那白衣公子笑眯眯站在床前:“宝贝儿子~我是特别赶来看看你这油尽灯枯垂死挣扎的惨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21 09:00
                                                  【完结章】

                                                    帝君很生气。

                                                    后果——很安静。

                                                    仙雾缭绕云鼎湖。

                                                    藏蓝的湖面像一面镜子,映着蓝天白云。

                                                    坚硬,不可摧。

                                                    白虎皱眉站在湖边:“这湖面是怎么回事?”

                                                    土地老儿:“帝君用云鼎罩罩住了这湖,所以这湖面平如镜硬如铁……呃……就是闭门谢客的意思。”

                                                    白虎冷哼:“闭门谢客?难得回来就闭门谢客,他这是什么意思?”

                                                    土地老儿擦擦汗:“呃……这个小老儿就不知了。”

                                                    说完钻地下消失不见。

                                                    白虎沿着湖畔缓步慢行:“小家伙,出来,爹爹看你来了!”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提高嗓门佯怒:“小**,不出来是不是?!”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愠怒:“出来!听到了没有!蠢神仙!你不出来可别怪我和你翻旧账!”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缓缓吐出一口气,咬牙大吼:“炎霄!出来!你个孽畜上我几十年!难道不用负责吗!!”

                                                    轰然一声,响彻环山。

                                                    某个身影终于破水而出。

                                                    虚踏水上。

                                                    帝君头上黑云罩顶,怨气冲天。

                                                    “滚!进!来!”

                                                    “啊哈哈哈……小宝贝~我知道你这是害羞了!来嘛看开一点,我个被你上的都没害羞,你害羞个什么劲呢!”

                                                    “闭嘴!”

                                                    “唉……果然是天育的神兽仙胎呀,初识情爱,脸皮薄的要命呐……”

                                                    “闭——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6-21 09:01
                                                    【不坑爹真番外】

                                                      下山小道。

                                                      站着两个仙人。

                                                      帝君展开掌心:“去吧。”

                                                      一条小蛇便从他手心爬到了地上,转瞬消失路旁。

                                                      白虎仰头看看蜿蜒小道的尽头,不赞同:“等会儿那凡人下山必经此路,你把一条蛇样的他放出来,还不得吓死那凡人?”

                                                      帝君表情淡淡:“他现在道行不足百年,却有灵性,不会伤人。”

                                                      白虎:“既然如此,你把他放出来作甚?”

                                                      帝君虚瞟一样身边人,冷哼:“因为本君知道,对于寿命短暂的凡人来说,能和心上人多呆上二十年也是好的,毕竟凡人也没有几个二十年。”

                                                      白虎眼皮一跳,恼怒:“你又提!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是命格老儿让我莫再见你!你那一生因我相助已经平顺太多,若吃苦不够,可是要再罚轮回的!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你轮回一世又一世?!你有那么多闲情,我还没有那逸致相陪!”

                                                      帝君横眉冷哼:“…………”

                                                      白虎:“再说了,我离你而去二十年,本指望着你一回来就能主动找我!可你呢?!闭门谢客!还要我干巴巴的追过来!你说你差不差劲!丢不丢人!”

                                                      帝君转身走人:“…………”

                                                      白虎追上还欲再说。

                                                      忽然被帝君执手带入怀中。

                                                      “那凡人来了!”

                                                      金光一闪。

                                                      再看清时,两人皆站在山林水潭之中。

                                                      半身覆没。
                                                      
                                                      白虎挑眉:“你的法力真是越来越不济了。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找不好。”

                                                      帝君冷着一张脸。

                                                      最近只要有这家伙在身边,他水平总有失常。
                                                      这点他自己也发现了,并且很郁闷。

                                                      白虎看着帝君面瘫脸许久,倏忽一笑,伸手揽住帝君腰身:“不过难得来到这清静的好地方,不做点什么也怪可惜的。”

                                                      帝君垂眸,如墨的黑瞳泛着暗金。

                                                      白虎凑近亲了亲帝君脸颊,眼神暧昧:“你说是不是?”

                                                      帝君瘫着一张脸,许久憋出一个:“嗯……”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

                                                      龙吟虎啸。

                                                      吓得林里飞鸟骤散。

                                                      白虎仰头,气急败坏:“嗯嗷……**!你动做小点!……呃啊——”

                                                      帝君隐忍:“是你叫声小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6-21 09:02
                                                      ——————完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6-21 09:03
                                                        啊啊啊啊啊啊大好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6-22 19:49
                                                          啊很萌的小短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6-28 17:0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6-29 1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