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之纯爱吧 关注:5,640贴子:104,473

《小皇帝和他皇叔的JQ萌芽史》 by云上椰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无授权,侵删】小短文,无文案,已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21 09:16
    ☆、萌芽史1

      【一】
      夜晚,皇帝寝宫。
      王爷皱眉:“小鬼,出来,我都看到你了。”
      小皇帝嗫嚅着:“小叔……”
      王爷蹲下,挑眉:“冯公公说你不肯独自在寝宫睡觉,是怎么回事?”
      小皇帝低头:“没……就是不想睡……”
      王爷挑起小孩下巴,眼神凌厉:“说实话!!”
      小皇帝吸吸鼻子,红了眼圈:“呜呜……我怕黑……我,我不敢……”
      王爷嗤笑:“不敢?你可是当皇帝的人了,连独自一人睡觉都不敢?!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小皇帝继续哭:“呜呜……我以前的寝宫都是很亮很亮的……呜呜……都有奶娘陪我睡的……”
      王爷不耐烦:“行了行了!哭什么!!你要是怕就叫人陪你睡!瞧你这点出息!”
      小皇帝继续哭:“呜呜……他们都不敢……睡,睡龙床……他们都不敢和我睡……哇……”
      王爷终于耐心丧失,咆哮:“闭嘴!!有觉睡你还挑三拣四!不知道我为朝中事宜忙了一天啊!三更半夜还为这点小事来吵我!滚回床上去!”
      小皇帝吓到,呆愣愣:“小叔……”
      王爷咆哮:“叫什么叫!我陪你睡龙床!我陪你睡!行了吧!!”
      夜半,龙床之上。
      王爷痛苦:“呼……呼……”
      小皇帝惬意:“呼……呼……”
      王爷很痛苦:“呼……呼……”
      小皇帝很惬意:“呼……呼……”
      王爷睁眼,怒火攻心:“混帐东西!”
      小皇帝忽然惊醒:“唔!小叔……你踹我下床……”
      王爷怒:“踹你怎么了!也得看看你做了什么!我说怎么睡得喘不过气来!合着是你压在我身上把我当肉垫啊!!”
      小皇帝可怜兮兮:“我……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王爷怒:“混账东西!你要是故意还了得?!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想压死我吗!!”
      小皇帝眼圈红了:“我也不想的……”
      王爷皱眉:“收起你那可怜兮兮的摸样!”
      小皇帝眼泪掉了:“我也不想的……”
      王爷扶额:“哭哭哭!哭什么哭!”
      小皇帝泪水决堤:“我也不想的……”
      王爷咆哮:“行了行了!怕了你了!滚回床上来!!”
      (片刻过后)
      王爷平静:“咱们萧家的种一向都是修长挺拔的,尚未出过你这样的胖子。”
      小皇帝哀怨:“小叔你嫌弃我。”
      王爷挑眉:“真是被人宠坏了,嫌弃一下都不行?”
      小皇帝可怜“不是……”
      王爷无奈:“若不是相信皇嫂的为人……哎!真是想不透你这样胆怯的小肉粽怎么会是我萧家人!”
      小皇帝嗫嚅:“因为上天要我成为你最亲的人。”
      王爷愣怔:“关键时候,你倒是挺会说话的。”
      小皇帝笑得可爱:“呵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21 09:17
      ☆、萌芽史2

        【二】
        王府。
        王爷寝室。
        小皇帝来到时下人正在给王爷上药。
        王爷皱眉:“嘶!痛痛痛!”
        小皇帝担忧:“小叔你还好吧?”
        王爷转为镇定:“你怎么来我府上了?身为皇帝是可以随意出宫的?!”
        小皇帝关切:“听说您骑马摔了,阿言实在担心……”
        王爷愠怒:“什么骑马摔了?!谁传的?!我是驯那匹烈马!”
        小皇帝闷闷的:“哦……小叔……”
        王爷瞥一眼:“做什么?”
        小皇帝小心翼翼:“小叔您今晚还能进宫同我睡么?”
        王府眼眸沉沉:“……”
        小皇帝低头:“……”
        王爷怒极反笑:“阿言,这才是你来看叔的重点吧?”
        小皇帝嗫嚅:“小叔要是不方便,那……我陪小叔在府中睡觉也是可以的。”
        王爷爆发:“混账东西!我在你眼中是什么?!陪睡觉的么!!!”
        小皇帝被吓到:“不……不是的……”
        王爷愤怒:“滚回宫去!从今以后自己睡!立刻!马上!必须!!”
        夜晚
        王爷瞟一眼珠帘外:“怎么还不回宫去?真打算在我府上睡地板不成?”
        小皇帝幽幽站在帘后:“小叔,现在宫门早已关了。”
        王爷勾勾手指:“近前来。”
        小皇帝大喜过望,几步跑前:“小叔您终于肯让我同您睡了么……”
        王爷捏住孩子脸颊的嫩肉:“我有说么?”
        小皇帝撒娇:“小叔……我知道您最疼阿言了……小叔……小叔您最好了……”
        王爷勾唇:“哦?我好在哪里?”
        小皇帝眨眼:“小叔最关心阿言了!”
        王爷浅笑:“仅此?”
        小皇帝抿抿唇:“小叔……小叔长得最好看了……”
        王爷敛笑:“这也算?”
        小皇帝有些词穷:“小叔睡觉最乖了……”
        王爷挑眉:“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小皇帝实话实说:“小叔是陪阿言睡觉最好的人,身上香香的,抱起来软软的……”
        王爷瞬间沉下脸:“搞清楚点!抱起来软是因为你多肉!!”
        小皇帝低头:“……”
        王爷愠怒:“我就不该指望你小子能说出好话,自讨了没趣!满脑子除了吃就是睡,谁在这上面给了你好处就成了最好的人!萧言,你是要气死我吗!”
        小皇帝嗫嚅:“不一样的……”
        王爷继续怒:“什么一样不一样!出去!让管家带你去睡!”
        小皇帝扯住王爷衣袖,终于大哭:“呜呜……不一样的!小叔对阿言来说是不一样的!父皇临终前就告诉过阿言!小叔是阿言在世上最亲近的人!无论小叔做什么对阿言来说都是不一样的……呜呜……小叔无论做什么都是爱阿言的… …”
        王爷愣怔:“……”
        小皇帝继续哭:“呜呜……小叔是爱阿言的……”
        王爷反应过来,将孩子一抱上床,揽入怀中:“行了行了!哭什么哭!陪你睡!陪你睡还不行么!别哭了……喂别哭了!……”
        当晚王爷深切体会了自作孽不可活,哄孩子哄到半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21 09:17
        ☆、萌芽史3

          过了一月。
          半夜,皇帝寝宫。
          幽暗安静的空间里,小皇帝偷偷摸摸从床上爬起来。
          小皇帝小心翼翼:“小叔……”
          王爷睡得深沉:“……”
          小皇帝探过脑袋:“小叔你睡了么?”
          王爷睡得深沉:“……”
          小皇帝偷偷摸摸爬到床尾,掀开被子一角:“阿言想要送你个东西。”
          王爷睡得深沉:“……”
          小皇帝笨手笨脚地把一个泛着银光的物件拴在了皇叔脚踝上:“据说这个瞳兽链可以保你腿脚平安……嗯……就像脚上长了眼睛一样……走路也不怕摔了……”
          王爷睡得深沉:“……”
          第二天.
          王爷起床。
          “叮铃铃——”
          王爷穿衣。
          “叮铃铃——”
          王爷皱眉,抓过自己的脚,双眼瞬间睁大:“这!这是什么时候有的?!”
          小皇帝揉着眼睛坐起:“唔……小叔怎么了?”
          王爷愤怒转头:“这是怎么回事?!”
          小皇帝被吓:“这……这是阿言送给小叔的……平安脚链……”
          王爷怒目圆睁:“什么玩意?!”
          小皇帝缩缩脖子:“太,太傅授课时说的……秦安山地民族的风俗……瞳兽链保腿脚平安……”
          王爷冷脸:“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带这种东西?!以后做事给我好好过过脑子!别人说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吗?!”
          小皇帝可怜兮兮:“阿言知错了。”
          王爷狠瞪一眼小皇帝,低头就去解右脚踝处那缀满铃铛和小怪兽的细链。
          可是……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王爷微眯了眼睛。
          两盏茶的功夫过去了,王爷皱起了眉头。
          三盏茶的功夫过去了,王爷沁出了密汗。
          王爷甩了自己的脚,一把拎过小孩:“这个东西怎么解不开?!啊?!你个死孩子到底怎么弄的?!”
          小皇帝吓得不敢动弹:“链子里有机关锁,只能结不能解……”
          王爷脸色恐怖,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小皇帝小脸刷白:“我……我向宫里库房要的……那、那老师傅说的……”
          王爷脸都气得扭曲:“混账!皇宫里的是什么收藏!能和民间的一样可以随便玩吗?!你!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小皇帝泪水决堤:“呜呜呜……小叔……我错了……阿言知错了……阿言不该偏听偏信……阿言不该做事不过脑子……呜呜呜……”
          王爷气不打一处来:“混账!哭哭哭,哭什么哭!”
          小皇帝泪如雨下:“呜呜呜……”
          王爷一把狠拍小孩后脑勺:“***下床去!穿衣!早朝!”
          小皇帝抽抽搭搭:“呜……嗝……呜呜……”
          王爷气到要死,抽过一方巾帕,连带着脚链狠狠一绑,晃了两下确定听不到那恼人的声响,这才一套靴子,甩袖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21 09: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21 09:19
            ☆、萌芽史4

              夜晚,德英宫。
              晚风吹进室内,烛火摇曳。王爷独自一人呆在他幼时的寝宫翻阅奏折,悉悉索索,用眼角余光看到一个明黄色的肉团挪到了他面前。
              小皇帝蹲在皇叔脚边,眼巴巴的向上看:“小叔,我知错了。”
              王爷手拿奏折,双目不离:“……”
              小皇帝扯了扯皇叔衣摆,可怜兮兮:“小叔,我真的知错了。”
              王爷皱眉,仍旧看着奏折:“给我一边呆着去。”
              小皇帝声音委屈:“小叔,你不要气了嘛。”
              王爷终于肯赏眼,冷哼:“别以为我不知你那点小心思!”
              小皇帝抖了抖:“小叔……”
              王爷冷哼:“没门!昨夜有胆对我做出那种事,今夜就不要腆着脸来求我!”
              小皇帝委屈:“小叔……”
              王爷不耐烦:“叫什么叫!我是不会同你睡的!滚回你宫里去!”
              小皇帝强忍住要掉下的泪珠,可怜兮兮:“小叔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求你同我睡的,我……我是来道歉的。”
              王爷皱眉:“不用你道歉,***回去睡觉!”
              小皇帝充耳不闻,大着胆子爬上软榻,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就给皇叔捶起了背。
              软乎乎的小拳头一下一下的打在背上,实在跟隔靴挠痒一般。
              王爷冷哼:“你以为这样有用?”
              小皇帝认认真真:“一次两次或许没用,但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总会有用。”
              王爷口气稍缓:“这话谁教你说的?”
              小皇帝抿抿唇:“是阿言真心想说的。小叔关心我爱护我,天天为了本该我做的事而忙里忙外,可我还做出惹恼小叔的事,让小叔生气……所以我想帮小叔捶背,让小叔能不那么劳累。”
              王爷微眯了眼睛:“你脑袋若有嘴巴那么灵光,也不至于惹我生气。”
              小皇帝点点头:“嗯……那阿言会努力变聪明的。”
              王爷嗤笑一声倒也不再多言。
              过了许久,把注意力再次从奏折上移开,便发现背上早已经停止了动静。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软软的暖烘烘的小身板儿,紧紧贴在背上。
              王爷转身把孩子抱起来:“唔……真是重。”
              小皇帝睡得香甜:“呼……呼……”
              王爷把孩子放到里间床榻之上:“今晚就先便宜你了。”
              小皇帝睡得香甜:“呼……呼……”
              王爷掀了被子也躺进被窝里,习惯性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后,睡觉。
              小皇帝在皇叔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睡得香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21 09:20
              ☆、萌芽史5

                夜晚,梦中。
                萧鸣单膝跪在床边,轻唤:“皇兄。”
                皇帝虚弱睁眼,声音低沉:”九弟么?”
                萧鸣垂眸:“是。”
                皇帝缓缓闭眼:“朕方才梦到五弟了。”
                萧鸣有些愣怔,沉默不语:“……”
                皇帝疲惫虚弱:“知道当年为什么他会败么?”
                萧鸣不明用意,恭敬作答:“臣弟不知。”
                皇帝微弯唇角,断断续续:“因为他喜欢一个太监…其母位卑早逝,他不受宠…只有那个贴身伺候他的太监…从小就对他好…他当这份感情敛得好…其实朕都知……”
                萧鸣有些惊诧,仍旧缄默:“……”
                皇帝敛笑:“所以在那…前一天,朕着人挖了那太监的膝骨送与五弟……他就乱了……那时你还小,什么都不知吧?”
                萧鸣恭敬:“是,那时,臣弟十岁。”
                皇帝疲惫:“萧言如今只有七岁…往后…就他一个当主子的待在宫里…你需多与他亲近…莫因缺少亲情关爱而闹出五弟一样的孽缘…当帝王的,最要不得软肋……”
                萧鸣恭敬:“是。”
                充满压抑的梦境戛然而止。
                王爷猛然睁眼,翻身坐起:“……”
                小皇帝惬意:“呼……呼……”
                王爷摇摇小孩的身板:“阿言!阿言你醒醒!醒醒!”
                小皇帝蒙蒙睁眼:“唔……小叔你怎么了?”
                王爷把小孩拉起,对着自己:“我今日看你跟一个小太监玩得挺好?”
                小皇帝眨了眨眼:“小叔到过御花园?”
                王爷愠怒:“别岔开话题!”
                小皇帝乖乖的:“他是打理御花园的,我看他花种的好就跟他多讲了几句,他也不怕我,告诉了我好多宫外好玩的东西。”
                王爷立马沉下脸,呵斥:“萧言!你是当皇帝的人!怎不知尊卑与太监亲近!!毫不自尊自重!也不怕丢了皇家的脸!!”
                小皇帝惊吓:“小叔……我,我只是……”
                王爷怒斥:“还敢反驳?!明日给我罚抄《伦术》一百遍,好好给我反省君臣尊卑!”
                小皇帝委屈:“是。”
                王爷犹觉不够:“明日起我会把你殿中伺候的小太监统统换成老太监,你可有异议?”
                小皇帝更加委屈:“没有。”
                王爷思索:“或许暂时也该把年轻的宫女换掉……”
                小皇帝崩溃!转身躺下,用被子闷住头才敢小爆发:“随便你了!随便你了!你要换掉就全部换掉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21 09:22
                ☆、萌芽史6

                  半夜,皇帝寝宫。
                  小皇帝微弱痛苦:“救命……救命……”
                  王爷迷蒙睁眼,半睡半醒:“唔……”
                  小皇帝微弱痛苦:“救命……救命……”
                  王爷看到床下伸出一只手,猛然惊醒:“你!你怎么跌到床下去了?!”
                  小皇帝被惊到清醒,嗫嚅:“叔……”
                  王爷气不打一处来:“混小子你是猪啊?!掉下床也没让你彻底清醒过来么?!只知道迷迷糊糊喊救命?!!”
                  小皇帝颇感丢脸,小脸通红:“小叔……我错了……我不该半夜吵醒你。”
                  王爷脸色稍缓:“行了行了,伤到哪儿没有?没有就爬上来。”
                  小皇帝伸出小手,眼神可怜:“小叔拉阿言一把好么?”
                  王爷狐疑,伸出手:“真伤着了?……嗯……唔……”
                  小皇帝努力翻滚上床,一个不慎,压在了皇叔身上:“呃……”
                  王爷脸色涨红,喘不过气,眼神恐怖:“唔!混小子你是猪啊!!”
                  小皇帝紧张,急忙爬起:“小叔,我不是故意的。”
                  王爷喘过气来,咬牙切齿:“说!你现在到底多少斤了?!每天饭量多少?!”
                  小皇帝小眼神可怜兮兮:“九十多…两碗…四餐……”
                  王爷一口气被哽,手指微颤:“你!你真打算做猪不成?!萧言,你才八岁!!”
                  小皇帝脖子一缩,小脑袋耷耸:“我也不想的,可是我会饿。”
                  王爷手指捏起小孩的下巴,眼神凶狠:“饿也给我忍着!为了你以后不成为一个猪皇帝,听着,从明天开始给我减少饭量!每天三碗,只少不多!下午跟顾将军习武也要增加课程,双管齐下!”
                  小皇帝可怜兮兮:“小叔,我会饿死的……”
                  王爷冷眼:“哪这么容易?!”
                  小皇帝眼睛水雾蒙蒙:“小叔,阿言会饿死的……”
                  王爷挑眉:“如果你想要以后胖得被人嗤笑,你就尽管吃,我不会管你。”
                  小皇帝一刻泪珠滑落,扯住皇叔衣襟:“不要,小叔不要不管我。”
                  王爷拇指抹掉小孩眼泪,故意寒脸:“那你照不照做?”
                  小皇帝犹豫点头,声音哽咽:“照做,阿言照做。”
                  王爷唇角微弯:“乖了,睡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21 09:23
                  ☆、萌芽史7

                    王爷从公文中移开目光,一掌拍向小皇帝的后脑勺:“走什么神!墨迹都掉到纸上了!”
                    小皇帝可怜兮兮抬头:“小叔,我饿……”
                    王爷寒面:“你刚用完晚膳不到一个时辰!”
                    小皇帝可怜兮兮:“可我今天比平时多练了一个时辰的武……”
                    王爷挑眉:“所以呢。”
                    小皇帝嘴一瘪:“……我饿。”
                    王爷冷笑:“你找再多的理由都是无用,快点完成你的功课!”
                    小皇帝小嘴瘪的更厉害,小声嘟囔:“没精力做了……”
                    王爷瞥一眼:“你说什么?!”
                    小皇帝鼓起勇气,一副饱受摧残的可怜摸样:“我说——朕没精力做了!朕很累!朕很饿!朕的脑子不会转了!朕的手臂抬不起了!呜呜呜呜……小叔你欺负我……你不让阿言吃饭……呜呜呜……”
                    王爷恼怒,面露凶相:“哭什么哭!我有不给你饭吃吗!明明是你胃口大得跟猪一样!反倒好意思怪我了?!”
                    小皇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呜呜……可是……我饿……”
                    王爷怒瞪:“忍着!”
                    王爷态度强硬,无可辩驳。
                    可怜兮兮的小皇帝终于心灰意冷,意识到想要吃饭,光靠眼泪是求不到的。
                    小皇帝终是收了哭声,满眼泪水的瞪视着萧鸣:“……”
                    王爷粗鲁的伸手抹掉小孩脸上的泪珠:“嗬!都敢这样看着我了!不就是饿肚子么!忍得了这一时将来才不会被人鄙视样貌像猪!我这是为你好!”
                    小皇帝面无表情小声嘟囔:“你是嫌弃我。”
                    王爷挑眉:“什么?”
                    小皇帝眼红了:“你是嫌弃我!你就是嫌弃我!嫌弃我胖!嫌弃我像猪!所以你不给我饭吃!你怕我长的像猪被人取笑!连带着你也被人取笑!”
                    王爷气乐了:“小鬼,这话你也敢说?!”
                    小皇帝手指萧鸣,声泪俱下的控诉:“我就敢说了!横竖你都是嫌弃我胖,我就胖怎么了!天下都是我的,我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谁敢说我是猪我就砍谁的头!”
                    小孩被逼急了,咆哮的小样像个急红了的幼兽。
                    王爷愤怒的伸手一捞,就要把小孩给捞回来,不料小孩一把抓了王爷的手臂,张嘴就咬了一口。
                    王爷愤怒:“嘶——死小子,你竟然敢咬我!”
                    小皇帝死死不松口:“……”
                    王爷觉得手臂越来越痛,气的面容都扭曲了:“你给我松口听到了没有!你到底听到了没有!……好!好!你能耐!我让你吃饭!我让你吃饭行了吧!……快松口啊你!”
                    小皇帝松了口,哇呜一声大哭了起来:“我……我不要了……我不吃了……”
                    王爷看着手臂上泛着血色的牙印,气到冷笑:“怎么?你不是达到目的了?!”
                    小皇帝满脸泪水:“我不吃了……我不吃了……”
                    王爷倒是觉得奇怪:“想要吃饭的是你!不吃的也是你!你到底想要怎样?!”
                    小皇帝神情难测的看着萧鸣,什么也不肯透露:“……”
                    王爷没了耐心:“你爱吃不吃!”
                    说完就拂袖走出了暖阁,伤口很疼,他得赶紧宣太医。
                    小皇帝仍旧低了头,不发一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21 09:24
                    ☆、萌芽史8

                      幽暗的空间,柔软的床铺。
                      一个长相颇为风流俊美的青年压制在王爷身上,对方修长的身形贴着他,单膝挤进他双腿间,有力的手臂挟制着王爷的肩膀腰腹。一时动弹不得,让王爷一阵惶恐难安。
                      王爷怒气上涌:“你是谁!竟敢这样冒犯本王!”
                      青年弯唇微笑:“皇叔,连朕你也不认识了?”
                      王爷惊疑不定,留心细看青年眉目,大惊:“皇、皇兄?!”
                      青年微笑变冷:“皇叔您再好好看看,朕是萧言,从小就被你当猪一样嫌弃的萧言啊。”
                      王爷脑子混乱了:“萧、萧言?”
                      青年笑:“皇叔你可是认得朕了。”
                      王爷依旧脑子混乱:“你怎么可能是萧言……”
                      青年危险的凑近前来:“朕怎么不是您的侄儿,当初是您逼着朕减肥,朕才有今日这样貌的,如今朕变好看了,您却不认识朕了么?”
                      王爷惶恐偏头:“我不管你是谁……你、你别靠过来!”
                      青年细细的闻着王爷微侧的脖颈,轻声道:“好香……”
                      王爷惊慌挣扎:“你给我放手!”
                      青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好像豆腐啊……”
                      王爷羞愤挣扎:“你做什么!”
                      青年落唇吻了吻:“嗯……跟豆腐一样滑嫩……看得朕好想咬一口。”
                      王爷真是又羞愤又惊恐又混乱了:“你!你——”
                      青年忽然变得眼神暗淡,可怜兮兮:“没办法啊,谁叫朕没有吃饱饭呢,只有委屈皇叔您给朕充饥了。”
                      王爷觉得不可置信,嗓音颤抖:“你、你这是要吃了我以泄幼时之恨?!”
                      青年微笑:“您说呢?”
                      王爷惊恐挣扎:“不!不!你不可以如此恩将仇报!啊——啊啊——”
                      王爷话还没说完,青年就化身为一条金灿灿的巨龙!张开血淋淋的大口向王爷袭来!
                      ……
                      王爷猛然睁眼,冷汗涔涔。
                      依旧是幽暗的空间,柔软的床铺。
                      梦中骇人的家伙,正抱着他一条手臂,安安静静的睡在旁边。圆滚滚的肚子因着呼吸,一起一伏一起一伏的,很是可爱。
                      王爷魔怔一般自言自语:“如果逼得太狠以后恨我怎么办?”
                      思虑良久。
                      王爷似是想到了梦中情景,低头对着小孩咬牙切齿:“恨我也得逼你减!就不信你敢如此对我!”
                      作者有话要说:长大后的小皇帝绝不是这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21 09:25
                      ☆、萌芽史9

                        过了两年,小皇帝减肥初见成效,十岁,依旧九十多斤。
                        夜晚,御花园,凉亭。
                        小皇帝扯扯皇叔的衣摆,眼神乞求:“小叔,今天是夏夜节,您带阿言出宫转转吧?”
                        王爷凭栏而坐,漫不经心看一眼被扯的衣摆:“民间青年男女的节日,你想要凑热闹还差了七八年。”
                        小皇帝讪讪收回小胖手:“我就是好奇他们是怎么过的,热不热闹,好不好玩……”
                        王爷轻笑一声,懒懒道:“这有什么好玩的,规矩无非是中意谁,送谁花,答应了,回赠花。上至帝王下至百姓,到了适婚年龄夏夜节都这么过。怎么?难道这些民俗太傅没教予你?!”
                        小皇帝扁扁嘴:“教了,可我就是想亲眼看看体验一下嘛。”
                        王爷挥挥手赶人:“你太闲就看书去!别扰我清净!”
                        小皇帝不情不愿起身离开:“哦……”
                        片刻过后,黑夜中颈后伸出一只手,沉思的皇叔瞬时觉得鼻间飘香,细看,小胖手上有一枝娇艳的紫色蔷薇。
                        王爷皱眉:“冷不丁冒出来吓我作甚?”
                        小皇帝绕至皇叔身前,笑得可爱:“送给小叔的。”
                        王爷眉头皱得更厉害:“紫蔷薇是我们萧氏皇族的族花,你可知将它在夏夜节送人的寓意?”
                        小皇帝摇头:“不知……”
                        王爷无奈扶额,狠狠道:“笨蛋!想是族花也自是应该送与最重要的人呐!皇后!这是送与你未来皇后的!!伍青成那老头竟连这都没教!”
                        小皇帝赶忙扔了手中花,一脸可怜:“小叔别生气了,太傅或许说过,是阿言忘了。”
                        王爷冷冷瞥一眼刚好被扔在自己衣摆上的花:“不同的花送出去有不同的含义,我问你,对贤臣表达信任之意该送什么花?”
                        小皇帝低头想了想,转身摘了一朵花给皇叔:“……这个?”
                        王爷脸寒如冰:“箫言,你是存心气我不成?!”
                        小皇帝被吓,扔了手中花:“小叔,阿言又送错了么?”
                        王爷瞥一眼又被扔在自己衣摆上的花,气不打一处来:“你说呢?!紫玉兰是送与贵妃的!”
                        小皇帝嗫嚅,低头:“阿言知错了,小叔别气了,我以后一定好好记住送花的寓意,再也不会给小叔丢脸了……”
                        王爷一脸恨铁不成钢:“滚,滚,滚,没记好这些就别让我再看到你!”
                        作者有话要说:差不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21 09:26
                        ☆、萌芽史10

                          黄道吉日,宜嫁娶。
                          小皇帝落下一颗棋子,乞求地看着对面的皇叔:“小叔,今日户部左侍郎迎娶中书令的千金,我想出宫去看看。”
                          王爷落下一颗棋子,慵懒抬眸:“民间嫁娶有什么好看?”
                          小皇帝笑得阳光:“这不是他们求我下旨赐的婚么,太傅说牵了线就算是红娘呢!”
                          王爷冷笑:“他们要结是早就定好的,找你不过是走个过场,求个体面!你还真拿自己当月老?!”
                          小皇帝泄气:“这个……我也知道,可还是好奇……”
                          王爷放缓了语气:“行了,我不愿你出宫也是因为嫁娶场面鱼龙混杂不利你安全,专心下棋!”
                          小皇帝一脸可惜:“哦……”
                          不多时,冯公公慌忙来报,小皇帝整整衣服下榻来到外殿。
                          冯公公跪地:“陛下,左侍郎的大喜被人搅了!”
                          小皇帝惊奇:“什么?!”
                          冯公公慌忙:“方才宫外来报,新娘子门还没进就被一人单骑给抢了!”
                          小皇帝内心唯恐天下不乱,表面皱眉:“这可真是荒唐!光天化日竟敢抢了朕赐婚的新娘!”
                          冯公公颤声:“陛下…奴才方才没说明白…宫外传回的消息是左侍郎被那人给劫走了……”
                          小皇帝一脸古怪:“你说什么?”
                          冯公公颤声:“被抢的不是中书令千金,而是左侍郎季明玉季大人……”
                          返回内间,爬上软榻。
                          小皇帝愁苦:“小叔您都听到了吧,我这红娘是做的失败了。”
                          从思考中抬眼,沉吟:“我问你,等会儿中书令来向你讨说法,程将军来为他儿子求情,你怎么处理?”
                          小皇帝歪头,满眼疑惑:“这关程将军什么事?他为什么要来替儿子求情?”
                          王爷冷笑:“因为抢了季明玉的不是别人,正是程少将程开。”
                          小皇帝眼睛眨巴眨巴:“他为什么要抢左侍郎?”
                          王爷皱眉,觉得难以解释:“因为左侍郎上辈子欠了他的债!”
                          小皇帝眼睛水灵灵的写满好奇:“欠了什么?程少将要这样坏人好事?”
                          王爷沉下脸:“这不是你该关心的!说说等下你要怎么处理!”
                          小皇帝迟疑:“让……左侍郎先还了程少将的债?”
                          王爷阴沉:“你说什么?!”
                          小皇帝瑟缩了下:“不对么?欠债还债,天经地义……”
                          王爷扶额:“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小皇帝追问:“不对么?”
                          王爷抬头,一脸阴沉:“……”
                          小皇帝被吓到,嗫嚅:“或许…我还是错了…等下就交由小叔来处理吧。”
                          王爷冷冷看小孩一眼:“……”
                          小皇帝缩了缩肩膀:“……”
                          作者有话要说:启蒙教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21 09:28
                          ☆、萌芽史11

                            过了几日。
                            夜晚。
                            凝神香被燃起,轻纱珠帘被放下,徒留一抹淡淡的暖色在外间,伺候的宫人鱼贯而出。
                            王爷穿着里衣坐在床上,解着自己的发带看向小孩:“怎么还不过来睡觉?!”
                            小皇帝眉间有着淡淡的忧郁,慢吞吞掀开珠帘走近前来:“小叔……”
                            王爷一头墨玉长发披散下来,慵懒挑眉:“有话快说。”
                            小皇帝抬头,一脸认真:“男人喜欢男人是对的么?”
                            王爷动作一滞,忽而眼神凌厉:“你今天听谁说了什么?!”
                            小皇帝瘪嘴:“程开和季明玉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再不济也会听说点什么的吧。”
                            王爷眯眼:“是么?你确定不是你好奇追问顾将军冯公公等人?”
                            小皇帝眼神闪了闪:“……”
                            王爷审视了小孩片刻,觉得小孩既然都问到这个点上了,骂骂过去是不行的,助长了小孩在这方面的好奇心就不好了。
                            王爷对小孩招招手:“过来。”
                            小皇帝坐在床边,满含求知欲的看着皇叔:“……”
                            王爷看着小孩的眼睛,一脸认真的回答:“男人喜欢男人是不对的。”
                            小皇帝睁大了一双眼:“为什么?我就很喜欢小叔,难道这是错的?”
                            王爷抬手给了小孩后脑勺一下子:“这不一样!”
                            小皇帝辩解:“这怎么不一样?我喜欢小叔,想要天天和小叔在一起,天天和小叔一起睡觉,餐餐和小叔一起吃饭!如果这都不是喜欢那是什么?!还是说小叔你根本就嫌弃我对你的喜欢,所以才否认?!”
                            王爷觉得头疼,发现自己根本做不来语重心长解释那一套,俊眉一皱,怒目而视:“哪来这么多喜欢不喜欢!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喜欢!”
                            小皇帝不服气:“我怎么就不懂喜欢了?!你总是因为我年纪小就看轻我,觉得我这也不懂那也不懂!其实我看小叔你才是连喜欢都不懂的人!”
                            王爷脸都气扭曲了:“你竟然敢这样说我?!”
                            小皇帝脖子一梗:“那你说你喜欢谁?!”
                            王爷:“我……”
                            一时语塞,竟是没个能说出来的对象。
                            小皇帝眼神一暗,小声嘟囔:“你没有喜欢的人……你果然不喜欢我。”
                            王爷恼怒:“少在这儿钻无用的牛角尖!反正男人喜欢男人是不对的!有朝一日你若敢闹出季程二人这种事,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说完也不管小皇帝,躺下,睡觉。
                            小皇帝站了会儿,王爷才感觉到小孩悉悉索索爬上床的动作。
                            叔侄俩平躺在床上好一会儿,王爷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际,忽觉小孩的脑袋凑上前来,贴在他耳边说:“小叔你没有喜欢的人也没关系,有阿言会喜欢您的。”
                            心中嗤笑于小孩的认真,可王爷不知怎的就觉得受用了。
                            发现养孩子有时候也是一件挺窝心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21 09:29
                            ☆、萌芽史12

                              冬至,雪落无声。
                              小皇帝窝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什么活动也没参加,因为他发烧了。
                              小皇帝脸颊红彤彤,可怜兮兮:“小叔,我难受。”
                              王爷坐在床边,端过冯公公手里的汤药:“起来,喝了药就好了。”
                              小皇帝皱眉嘟囔:“小叔,我十一了,不要说这么假的话来骗我。”
                              王爷扯扯嘴角:“那有种你不要喝,烧傻了算了。”
                              小皇帝嘟嘴,眼神抗议:“……”
                              王爷呵斥:“不许撒娇!”
                              小皇帝委屈:“我没有……”
                              王爷厉目而视:“……”
                              小皇帝眼神可怜:“小叔你真是对我越来越严厉了,连我病了都这样……”
                              王爷不耐烦:“你也会说你十一了,喝个药还要人哄不成?!”
                              小皇帝眼神可怜:“那我还是不要长大好了……”
                              王爷内心也莫名有了一丝惆怅,面上还是冰冷:“这由不得你,所有人都巴望着你长大,岂是你说不长就不长的?快喝!”
                              小皇帝看了汤碗一眼,抬头:“那小叔希不希望阿言长大?”
                              王爷不耐烦瞪眼:“废话!”
                              小皇帝抿抿唇,无比认真看着皇叔:“好吧……那我会快些长大的,那样小叔也就不用整日这么劳累了。”
                              王爷一时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得强颜呵斥:“别啰嗦!快喝药!”
                              小皇帝小脸忽然变得楚楚可怜,眼神满含乞求:“小叔,你喂我喝好不好?”
                              王爷挑眉:“又怎么?”
                              小皇帝:“只是忽然觉得,我以后会越长越大,小叔就再也不会喂我喝药了……”
                              王爷冷冷的脸上漾开一抹轻笑,但眼看着小孩无比希冀的眼神,就觉得说不出呵斥的话。眼瞅着小孩越长越大,有成就感的同时也不免会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想到以前两只手就能抱起来的孩子,现在已经抱不起来……就鬼使神差的送上了碗,在小孩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的注视下,喂他喝完了整碗汤药。
                              王爷放下碗,神色淡淡:“好了,你躺着吧。”
                              小皇帝扯住皇叔的手:“小叔你要去哪儿?”
                              王爷回头,嗤笑:“放心,晚上会回来同你睡的!我现在还有政事要办。”
                              小皇帝悻悻收回手:“哦。”
                              就埋下脑袋,一副乖巧入睡的样子的。
                              直到听到皇叔的脚步声走远,小皇帝才颇为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他的小叔根本就不懂他的忧愁。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多么多么的不想长大。
                              可他也知道,全天下的人都盼着他快些长大呢。
                              年幼的皇帝总像是个摆设,莫名让人觉得心里没底。
                              听说祁西诸国又开始乱了,长昭虎视眈眈欲要挑战他璧玥的权威。
                              前几天也有个叫凌懿的人悄悄找了上来,让他知道了自己脖子上佩戴的玉符其实是可以调动天机营的手令。那是除开四大暗营之外的连小叔都不知道的存在。这让小皇帝觉得深深的忧愁,总觉得好像瞒了小叔什么事一样,他可从来没这样过的。
                              所以他才不想长大,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21 09:29
                              ☆、萌芽史13

                                初春,御花园,凉亭。
                                小皇帝期期艾艾,眼神复杂:“小叔,听说您想要娶宋承忠的千金为妻?”
                                王爷斜躺在软榻上,放下手中的书卷,抬眸:“听谁说的?”
                                小皇帝嘴一扁:“这不重要。”
                                王爷倒也不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既然听到风声了,不妨告诉你,我确实有这个意思。”
                                小皇帝蓦然变得激动,仿佛有万千情绪欲要喷涌而出,却是极力克制:“为什么?!”
                                王爷轻笑:“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到年龄了该成家了,就这样简单。”
                                小皇帝皱眉,一副被狠狠背叛的样子,偏偏被皇叔说的一句话都反驳不了:“……”
                                王爷仍旧脸带笑意:“怎么摆出这副样子?小叔要成亲你不该替我高兴么?还是说你一想到没人陪你睡了所以很伤心?”
                                小皇帝皱眉不语:“……”
                                王爷以为戳中小孩心事,嘴角弧度弯的更甚:“阿言,你可将满十二,不是小孩子了,总该要自己一个人睡的。”
                                然后,王爷坐等小孩哭闹着爆发。总要经历这一关的,就跟母亲给孩子断奶似的。他自认为了解小孩心性,等小孩爆发后要怎么循循善诱要怎么不假辞色要怎么厉声呵斥——他都准备好了。然而……
                                小皇帝皱眉,神情认真的看着皇叔:“我知道,我长大了,总要一个睡的。”
                                王爷微顿:“……就这样?”
                                小皇帝皱眉:“小叔要我怎样?”
                                王爷无语:“……”
                                随后小皇帝好像又恢复了常态,可王爷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的。预想中的场景没有发生,简直如鲠在喉,就怕小孩半夜睡觉的时候忽然爆发,跟他哭闹。
                                小皇帝半蹲在皇叔身边,神情不满:“小叔,你喜欢那个宋家千金吗?”
                                王爷微怔:“什么喜欢不喜欢!”
                                小皇帝眼神不爽:“如果你都不喜欢人家,还娶人家做什么?”
                                王爷挑眉:“你不懂,娶王妃不是单单喜欢就可以的。”
                                小皇帝神情古怪:“那这么说来,我可不可以认为你不喜欢人家?”……你最喜欢的还是我?
                                王爷被这种情情爱爱的问题问得不耐烦,挥挥手:“小孩子家的哪来这么多问题!去去去,一边去,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
                                小皇帝很受伤,有些气愤的看着皇叔:“……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她?”
                                王爷正欲开口。
                                小皇帝眼神难得有些强硬:“别想敷衍我,‘朕’有权知道自己‘皇叔’的婚期!”
                                王爷沉脸,被侄子用皇帝的身份施压了一次他很不爽:“启禀陛下,最快都需三个月后!”
                                小皇帝眼神一黯,神色萧索:“哦……我知道了。”
                                说罢便游魂一样在阳春三月的明媚春光里晃荡了出去,只不过身子有些胖,看着没有飘逸感。
                                倒像落魄的亡国之君。
                                作者有话要说:看这文是永远不用怕被虐到什么的。。。。就连这种章节都是不虐的,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21 09:30
                                ☆、萌芽史14

                                  于是,小皇帝这三个月都过得闷闷不乐。王爷起初以为是小孩因为他不能再陪他睡的事而如此,可当王爷提出陪小孩睡到婚前三天的时候,小孩却别扭的拒绝了。
                                  “我需要快些习惯没有小叔睡在身旁的日子。”
                                  难得看到小孩如此懂事(姑且就称之为懂事吧),王爷也觉得欣慰。以至于回到王府睡了一个多月,夜夜都有点小失眠的症状,他暂且把原因归结为他闻惯了帝王寝宫里龙涎香的味道。
                                  时间晃得飞快。
                                  三月之后。
                                  黄道吉日,王府。
                                  和乐融融的热闹场面。
                                  小皇帝端着酒杯走下座椅,对着皇叔微笑:“九皇叔,今日是你大喜,朕敬你一杯,谢你多年来对朕的辅佐。”
                                  王爷一时说不上是个什么情绪,接过小孩手中杯,勉笑:“臣,谢陛下。”
                                  小皇帝看着皇叔喝完酒,便开始调皮:“九皇叔,你喝了朕这杯酒就好,其他爱卿的酒,你可要能挡则挡哦,不然晚上会叫王妃生气的。”
                                  这话引来在座朝臣的一阵笑。
                                  王爷也笑:“这恐怕需要陛下替臣向各位大人通通气啊。”
                                  小皇帝装天真的看了在座卿家一眼:“朕觉得自己已经跟他们通过气了啊。”
                                  叔侄俩的打趣的对话又将气氛闹得更欢。
                                  只不过一切都是强装而已。
                                  小皇帝出了王府就脸色阴沉的一语不发。
                                  回到宫里就把近身伺候的太监给挥退了。
                                  独自一人锁在寝宫里,也不让掌灯,对着幽暗的空间一角,冥思。
                                  我让你娶妻……我让你娶妻……我让你娶妻……
                                  小皇帝恨得磨牙,阴暗的小魔鬼在内心里兹兹的叫嚣要冲破牢笼。
                                  直至怒意发泄完毕,面容恢复宽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21 09:31
                                  lz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21 19:37
                                    ☆、萌芽史16

                                      又是一年春来时。
                                      细雨洒落娇花,微风轻抚发鬓。
                                      十四岁的小皇帝站在王府的走廊边,双眼死死盯着窗里的风景,早已忘了挪步。
                                      不过是心血来潮来王府找皇叔而已,可现在他看到的都是什么。
                                      厢房里,红床上。
                                      ……(此处几个字,网上随便一搜就有,因被JJ警告就不贴了--,不看也没啥影响)
                                      叫看的人似乎能感受到那两人间燃烧的温度,只觉得从胸中也燃起一团火,烧到了脸上,烧到了头顶。
                                      正瞧着入神,头顶被人狠狠拍了一下。
                                      王爷声音冷冷的:“做什么站在这里一动不动!”
                                      小皇帝茫然抬头:“……呃……叔?”
                                      王爷皱眉看着小孩红扑扑的脸颊:“什么样子?!”
                                      小皇帝眼神乱飘:“……没。”
                                      王爷正欲开口教育小孩两句,窗户里忽而传出两句难以抑制的呻`吟!那种缓缓诉说的媚`意和情`欲……王爷只觉得五雷轰顶!当然,平日里镇定如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冷着一张脸漠然接受,可现在小孩还在他身边,让他耳边出现这种声音——就不行!
                                      王爷脸色铁青就想要去踹门:“不知廉耻……”
                                      小皇帝赶忙一把拉住暴怒的皇叔:“小叔,冷静!冷静啊!”
                                      王爷扭头,咬牙切齿看了小孩一会儿,忽的反抓住小孩的手腕,大步疾走,带他离开了春`宫现场。
                                      直到放慢脚步……
                                      小皇帝小心翼翼:“……小叔,刚才那是谁?”
                                      王爷止步,阴沉着脸回头:“一个不上进的混账东西!”几日前从秦安过来的表弟齐俊,秦安齐氏,是萧鸣母妃的氏族。
                                      小皇帝悻悻点头:“……哦。”
                                      王爷显然不满,沉声:“把方才看到的都忘掉!知道么!”
                                      小皇帝抬头,不怕死挑战:“为什么?”
                                      王爷一双凤眼立刻变得凌厉骇人:“这还用我说?!”
                                      小皇帝目光躲闪:“可是……这些在璧玥不是很常见么……”
                                      王爷目光更加狠厉,声音已隐含怒意:“这些你是听谁说的?!”
                                      小皇帝低头:“我看风俗志看的……”
                                      王爷一张拍在小孩后脑勺:“以后少看这些书!听到了没有!”
                                      小皇帝用委屈的眼神看着皇叔。王爷不为所动:“走走走!回宫去!”
                                      小皇帝在背后嘟囔:“小叔你总是这样……”
                                      不允许自己挑战他的权威。
                                      在任何人面前都冷着一张俊美面孔的人,到他面前就动不动暴怒。
                                      唉……他的小叔啊……知不知道拿对付小孩那套教育他已经会适得其反了?
                                      ……他果然还是很好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22 12:39
                                      ☆、萌芽史17

                                        夜晚的时候,小皇帝就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皇叔浑身赤`裸的躺在他身`下,俊眉皱得紧紧的,但仿佛还是有些不能承受般,偏侧过头,优美而又诱人的颈项便展现在他眼前,透着一股楚楚可怜的意味。
                                        萧言轻唤:“小叔……”
                                        皇叔用手覆盖住眼睛:“闭嘴!”
                                        萧言微笑:“小叔你连在床上都这么凶……”
                                        皇叔听罢,愠怒,用手肘微微撑起上半身:“你若要废话,那便改日再——”
                                        萧言自是不依,压下皇叔。
                                        混乱的梦境,反而让人记得不多少,恍若听得梦中一直有小铃铛轻微响动的声音,轻轻盈盈,萦绕耳际,风月撩人。
                                        只是梦醒后,却让人十分怅然。
                                        小皇帝睁开眼,感到自己全身是燥热过后的微凉。
                                        侧首看去,梦中的人还在自己身边睡得正熟。
                                        小皇帝忧伤,伸手摸摸自己下边……湿了。
                                        这是第二次出现这种状况了。
                                        小皇帝轻手轻脚的挪动着自己微微显笨的身子,爬起来,下床。
                                        等换了裤子回到床上,一时却是睡不着。
                                        幽静的月色透过窗户带来朦朦的微光,映着皇叔的侧脸,就如这清雅高贵的月色,美丽极了。
                                        小皇帝情不自禁的就俯下头,轻轻柔柔的在皇叔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亲完,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睡去。
                                        却大意未觉,皇叔的身子早在一吻落下后就彻底僵了!
                                        皇兄的遗言如若在耳:“…你需多与他亲近,莫因缺少亲情关爱而闹出五弟一样的孽缘……”
                                        孽缘!
                                        孽缘!!
                                        他现在脑子乱得满满只盘旋着这两个字!
                                        之后的几天,王爷内心都惶恐难安,纷乱复杂。
                                        看着小孩的眼神,都满带戒备与审视。
                                        行事上,自然也是连自己都未觉察的百般躲避。可心底又有个质疑的声音。
                                        于是强制镇定的和小孩睡了第二夜,第三夜,直至第四夜的时候又被小孩给偷袭!
                                        ……王爷是不信也得信了。
                                        小孩对他确实起了一点错误的心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22 12:40
                                        ☆、萌芽史18

                                          御书房,谈完公事后,只余叔侄二人。
                                          小皇帝着急,声音也不禁大了起来:“为什么?!”
                                          王爷面目冷冷,侧首不看小孩:“你现在长大了!不就该一个人睡?!”
                                          小皇帝着急:“这跟长大了有什么关系?!昨晚,前晚都能跟小叔睡,为什么今晚就不可以?!”
                                          王爷愠怒,转过脸来狠狠的看着小孩:“闭嘴!你现在这样吵闹像什么样子!”
                                          小皇帝眼神倔强的看着皇叔:“……”
                                          王爷内心被小孩的模样激得纷乱,面上却冷冷一笑:“你说为什么?好,那我问你,你想同我睡到什么时候?!睡到你大婚,睡到你老死不成?!萧言,你是做皇帝的人,夜夜还要跟自己叔叔一起睡觉,你想叫天下人耻笑?!”
                                          小皇帝脸色难看:“我——”
                                          王爷摆手,冷酷打断:“就算你不怕,我也怕!我不想因你之故被天下耻笑,你懂么?!”
                                          小皇帝抿唇,眼睛仿佛是为了阻止什么而睁得很大:“……”
                                          王爷表情已经有些沉痛,却极力压下,所言意有所指:“我养大你,不是叫你给我们萧氏皇族丢人的,如果有一天你真做出了什么让天下人耻笑的事……”
                                          小皇帝低语:“那你就会不理我,是吗?”
                                          王爷微怔,缓缓点头:“对,如果你敢……我就会当自己从来没养过你。”
                                          小皇帝头埋得更低。
                                          似乎只是一瞬,又好像过了很久。
                                          小皇帝抬头,眼含泪光的看着自己皇叔,声音却很平静:“小叔,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王爷吓了一跳,眼睛一瞬睁大,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你说什么?!”
                                          小皇帝面色愈发平静:“小叔是不是知道……我喜欢你的事了?”
                                          王爷强制冷笑:“你不是一直都嚷着喜欢我,这我当然知道!”
                                          然后就顺着这台阶快快走下去!莫要再在这种问题上纠缠不清了!他们叔侄的关系实在搀不得一丝一毫暧昧的杂质!
                                          小皇帝眼神逐渐认真:“你明明知道不是那个喜欢!”
                                          王爷脸色恐怖,怒喝:“闭嘴!”
                                          小皇帝凌厉看着自己皇叔,也终于愠怒了,脸上尽是得不到承认的受伤:“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全天下的人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我不可以!”
                                          啪——
                                          王爷一掌狠狠扇在了小皇帝脸上。
                                          一切声音骤然停止。
                                          王爷面色难看的可以,手指气到颤抖的指着小孩:“你给我,好好反省,自己都说了什么…”
                                          小皇帝捂着自己生疼生疼的脸颊,积攒多时的眼泪,最终还是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22 12:40
                                          ☆、萌芽史19

                                            总是有些东西,就此变了。
                                            小皇帝与王爷之间,更是除了公事便再无其它交谈。
                                            如此过了月余。
                                            王爷刚下早朝,就怒气冲冲的冲到了御书房:“你这是何意?”
                                            小皇帝挥退下人,面无表情:“就是早上那个意思,让皇叔你去滁郡主持治水。”
                                            王爷冷面冷笑:“陛下,你也知臣最近正被那几个老顽固搞得焦头烂额,这种时候你让臣去滁郡?!莫不是等于把臣往悬崖上推?!”
                                            小皇帝面无表情:“那小叔你指使宫人把女子送到朕床上的事,又何尝不是把朕对你的心意往悬崖上推……不,或许已经被你成功推下悬崖了。”
                                            王爷皱眉,内疚尴尬愤怒痛苦统统幻化为复杂的目光,不语:“……”
                                            小皇帝面色沉静:“……所以朕现在不太想看到皇叔你了,正巧滁郡水患需人主持,皇叔你去不是正好?”
                                            王爷看着小皇帝,满眼的不可置信。
                                            孩子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悄然变化着,可他却从来没有注意到。
                                            以至于忽然褪去了那层乖巧的皮,变得让他不敢相信。
                                            有一种被狠狠背叛的感觉。
                                            便明白他在政治的斗争中再怎么努力也是没用了,皇帝没站在他这边,他就已经丧失了努力的最基本筹码。
                                            静默大概持续了有一盏茶的功夫。
                                            王爷收敛了面上的复杂表情,缓缓说:“……好,既然陛下执意如此……臣遵旨。”
                                            小皇帝这才敢看着皇叔的眉眼,抿唇,难掩留恋:“小叔是不是恨我了?”
                                            王爷低头:“不敢。”
                                            小皇帝难受,语调难得软了:“小叔你恨我,我也得这样做……因为我喜欢你,可你不许我这样,所以只能求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慢慢的,变得不再那么喜欢你就好了。”
                                            王爷听了这话,只觉得心里实在难受得紧。情绪上的激动让他的手指都藏在衣袖里发颤。
                                            小皇帝缓缓走下榻来:“其实这一月阿言也好好地想了许多,我知道是我任性了,不该对小叔产生那样的喜欢的,可是有什么办法,阿言至登基以来,陪伴在身边的就是小叔你了,虽然面上有点凶,可该给予我的关爱却一点不会少……”说到这里小皇帝微微笑了笑:“少时我睡得早,你也就陪着我先睡,可我知道,奏折多了你还会偷偷爬起来继续忙的……我做事不过大脑,给你脚上戴了难解的脚链,可你一直没再叫人来解,其实是怕我伤心……等到你叫我减肥时,虽然面上对我百般苛刻,可只要装装可怜,你总还是会让我多吃一点的……”
                                            这样的小叔,他就是喜欢得紧。
                                            王爷闭目,心伤难忍。
                                            他实在不知哪里出了差错,如今被小孩说来,却是处处都成了差错。
                                            许久。
                                            王爷收敛起受伤的心情,感官恢复时,发现自己的手已被小孩握在了手心里。
                                            王爷睁眼,骇然看到小孩正单膝跪于自己身边,双手握着自己的手:“你这是什么样子!”
                                            小皇帝头未抬,语气闷闷的轻唤:“小叔……”
                                            王爷强装愠怒:“站起来!你以为说了方才那一通话就能改变什么!”
                                            小皇帝摇摇头,埋首于皇叔腿侧衣摆:“我知道什么也改变不了……只求小叔到了滁郡,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因为,会有人在皇都想念着你的。”
                                            言罢,又似乎是怕被皇叔误会,小皇帝抬头,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补充道:“是亲人之间的想念……等小叔回来的时候,阿言就会是您想要看到的侄儿了……就,只会是您的侄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皇帝跟他皇叔的JQ萌!芽!史!》↑↑↑【完结】(我是标题党,短文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6-22 12:41
                                            ☆、《番外》据说是发展史

                                              【一】
                                              夜风吹过灯火阑珊的云城河畔,吹动茶楼迎风凭栏处低垂的竹帘。
                                              青年状似随意的靠拦而坐,仰头看着天幕上的点点星光。
                                              直到眼角的余光看到厢房里那个进来入座的身影后才展颜而笑。
                                              茶楼内间。
                                              青年挑帘入内,脸上笑得万分灿烂,恭敬作揖:“草民见过九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王爷手握折扇,冷面:“谢公子,不用在本王面前多费口舌,你该知本王目的。”
                                              青年热情倒茶:“哎当然当然,但凡来我听风楼的人无非都是要情报,可王爷这次要的情报却实在有点大。”
                                              王爷冷面:“价钱太少,你尽管提,只要你告诉本王这听风楼的幕后主人是谁。”
                                              这点他迫切的想要知道。
                                              自从四年前他离开皇都,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萧言。
                                              治水之后一纸诏书,萧言就将他留在了滁郡,当个没有皇帝旨意便不可再回皇都的闲散封王。
                                              从那以后,他是再也得不到有关皇帝的第一手消息了。
                                              即便有,那是那种事情都尘埃落定后才能听到的,十分官方的消息。
                                              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来走出那种小孩彻底剥离他身边的惆怅。
                                              因为,第三年,璧玥就加入了祁西诸国的乱战,第一个打算收拾的,就是妄图挑战它璧玥权威的长昭。
                                              璧玥号称的五十万铁骑,分三路西进。
                                              王爷这才得了机会离开滁郡,领三万铁骑统辖南路后方战场,实战稀少,主负责后勤。
                                              时过境迁。
                                              现在他是一个众人皆知的被皇帝疏远的王爷。尽管他曾经辛苦辅佐他八年,现在却比不得同为封王的七哥领的兵多。更甚,他现在需要听凭南路主帅顾常盛的调遣。
                                              但现在都没什么。
                                              他现在只是想再亲眼看看小孩。
                                              看看他长成什么样了。做人处事又是个什么样了。
                                              当初说好消了那种心思就会让自己回来的小孩,这些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现在还不肯见自己一面……依他对自己无情疏远的程度,总不至于是,还喜欢着自己吧。
                                              好吧,他承认,自从离开皇都,他每天都会想起小孩。
                                              可是小孩已经变得不容他随意接近了。
                                              所以他需要努力找些路子。
                                              青年笑得如春风和煦:“王爷所要,实在不是一般价钱可以,草民觉得,王爷还是放弃好了。”
                                              王爷厉目而视:“你且开价。”
                                              青年一副认真的模样打量王爷,最后还是摇摇头:“还是算了吧?”
                                              王爷寒声:“开价!”
                                              青年沉吟良久,才笑看王爷:“既如此,那王爷就陪草民……一夜春宵如何?”
                                              王爷脸色瞬时变得难看,如寒冬亲临:“什么?!”
                                              青年笑得如阳春三月:“这就是草民开的价。”
                                              王爷气的脸色发青,折扇被狠狠握在手里:“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言语戏耍本王!不管你幕后主人是谁,也未必敢如此!”
                                              青年缩缩肩,一副做错事的模样,畏惧的小眼神看着王爷,嘟囔:“所以我才说还是算了吧,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
                                              王爷气短。瞪视青年。
                                              却蓦然被青年如此神态给弄得愣怔。
                                              如此熟悉的感觉……仿佛连俊朗的眉眼都变得似曾相识了。
                                              但他确实不认识这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22 12:42
                                              【二】
                                                军营,大帐内。
                                                属下通禀,说是衢州一战计出良策助张行得胜的青年已经到了。
                                                王爷双眼不离地图:“让他进来。”
                                                青年挑帘入内,恭敬行礼:“草民谢钰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王爷眼瞥见一个修长的身影进来,待转身看到人,脸色立即下沉:“怎么是你?”
                                                青年笑着耸耸肩:“在听风楼办事不力,被主上给抛弃了。”
                                                王爷冷哼,显然不相信青年说的。
                                                青年继续笑:“所以这不就投奔王爷来了?”
                                                王爷冷眼看着青年警告:“说实话。”
                                                青年眼神有些犯难,犹豫:“好吧……其实是我想王爷了。”
                                                王爷面色不善:“本王看要先叫人先拔了你的舌头才行。”
                                                青年一副委屈的模样:“我说实话你又不信,你怎么总是这样对我……”
                                                王爷又被气到了。这家伙怎么总是露出如此表情!
                                                但他再气苦也是无奈,这家伙背后定是听人调遣的,会自动送上门来不可能没有目的。
                                                哪怕再想把这家伙轰走,也得先掂量掂量他背后的人。
                                                王爷面色不善:“你且跟着卫刘二位军师住着。往后有什么事再说。退下吧。”
                                                青年皱眉:“啊,这就完了?”
                                                王爷一个冷冽的眼神杀过去,明显不想再看到某人:“……”
                                                青年没出息的畏惧:“好吧,我这就退下……你不要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22 12:43
                                                ☆、番外-据说是发展史

                                                  【三】
                                                  夜晚,篝火旁。
                                                  王爷远离众人独自静坐在火光旁,垂眸出神。
                                                  青年悄悄坐在他旁边,偏头托腮,用目光描摹王爷流丽的眉眼。
                                                  王爷乍然回神,皱眉:“你做甚?”
                                                  青年粲然一笑:“看你。”
                                                  王爷皱眉低呵:“走开。”
                                                  青年反而挪了挪坐得离王爷更近:“不要,你也可以看看我的,我长得也还成吧。”
                                                  王爷冷冷的:“你有什么好看,走开,少在这里败坏我心情。”
                                                  青年嘟囔:“我不在时也不见得你心情有多好……你总是这般暴躁么?”
                                                  王爷转头,怒目而视。
                                                  却又在看到青年的一瞬,无形的僵住。
                                                  青年此时还是偏头看着王爷,双手枕在膝上托着腮,两颊的脸皮向上推去,肉肉的脸,修长的眉,潋滟的眼……
                                                  好熟悉。
                                                  好像自己在脑海中勾勒出的,小孩的模样。
                                                  特别是那眉眼,如果皱眉沉思的话,或许还会有点皇兄的影子。
                                                  王爷愣愣的:“你,皱个眉来看看。”
                                                  青年皱眉:“为什么?”
                                                  剑眉轻皱,却还是有点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张扬。
                                                  ……不像。
                                                  王爷心里微晒,觉得自己又犯老毛病了。
                                                  瞧着差不多年纪的青年,便会在心里比较着勾勒小孩的模样。
                                                  不过这次以谢钰相比,确实是没来由了。
                                                  因为王爷始终认为,依照小孩的性子,没了他在身边管教的日子肯定是撒了欢的吃。
                                                  现在也不知是个怎样的富态了。
                                                  柴火的燃烧带来噼噼啪啪的声响。
                                                  青年修长的手指在王爷面前晃了晃:“你又走神了。”
                                                  王爷收回目光,不语:“……”
                                                  青年探头问:“是在想念你的心上人吗?”
                                                  王爷瞥一冷眼,不语:“……”
                                                  青年受了警告,悻悻然:“你也知道,毕竟今天是夏夜节嘛,不知道多少青年男女会在今晚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日子呢,我们这些身在战场的单身汉,想念想念心上人是很正常的事。”
                                                  王爷挑眉:“今天是夏夜节?”
                                                  青年点头:“嗯。”
                                                  王爷脑海中蓦然跳出小孩满含乞求的声音 。
                                                  “小叔,今天是夏夜节,您带阿言出宫转转吧?”
                                                  “民间青年男女的节日,你想要凑热闹还差了七八年。”
                                                  以小孩现在的年纪,莫不是已经在皇都的大街上晃悠了?
                                                  莫名心里一阵复杂滋味。
                                                  青年忽然伸手,扣起王爷下巴,有些小生气:“又走神?”
                                                  王爷被惊,面上却还是镇定的垂眸,用冰刀一样的视线看着青年的手:“放手!”
                                                  青年倔劲上来:“不放,除非你说你在想什么。”
                                                  王爷发怒,他想什么,凭什么告诉这个人!
                                                  一言不发就一拳打在了青年腹部。
                                                  看青年捂着肚子委屈的瞧着自己的模样,王爷冷哼了声,转身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22 12:44
                                                  ☆、番外-据说是发展史

                                                    【四】
                                                    过了几日。
                                                    夜半,寝帐内。
                                                    青年的身影悄然出现在王爷床畔,轻唤:“王爷?……王爷?……”
                                                    王爷迷迷糊糊半抬眼帘,视线幽暗,发烧的不适让他一时听不清身边人的呼喊,只觉得放在背面上的手被来人轻轻的握住,温柔的摩挲。暖和的触感似有脉脉温□要言说。
                                                    王爷脑子乱着,忍不住便低低唤出了心里一直想着的那个的名字:“……阿言……”
                                                    青年全身一僵,正不知如何开口,却察觉自己的手被那人微微用力反握住了。
                                                    王爷仍旧迷糊着,低声:“阿言,你又来梦里闹了……不过叔今天病了……”
                                                    青年这才明白状况,俯□,忍不住在黑暗中抚摸皇叔额头,替他把黏腻在额前的散发拨到枕上:“谁叫你雨天还乱跑。”
                                                    王爷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嗯……”
                                                    青年笑:“小叔你也就病弱的时候会显得温顺了,其实你根本没听清我讲什么吧,不然肯定会跳起来驳斥我的。”
                                                    王爷漫应:“……嗯……”
                                                    青年笑得无奈,轻手轻脚脱了外衣,掀开被子,翻身上床,语气轻柔:“小叔,让阿言上床陪陪你好不好?”
                                                    王爷漫应:“……嗯……”
                                                    青年将王爷温柔的抱在怀里,轻轻吻了吻王爷的鬓角:“小叔,让阿言亲亲你好不好?”
                                                    王爷微微动了动脑袋,在青年怀里寻了个舒服的窝,漫应:“……嗯……”
                                                    青年虽知皇叔并未听清,可内心还是一阵欣喜若狂:“那……小叔,让阿言抱抱你好不好?”
                                                    王爷不语。
                                                    青年微叹口气,语气可怜:“我果然还是妄想了。”
                                                    王爷迷糊中只听到侄儿可怜乞求的声音,潜意识里好像觉得小孩又可怜兮兮的哀求自己什么了,熟悉的感觉让王爷心里一阵收缩,忙抓紧了青年手臂低喃:“……阿言,你不要走,叔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
                                                    青年在黑暗中弯唇微笑。
                                                    温柔落吻在自己心爱皇叔的额头,鬓角,脸颊,唇边。
                                                    然后轻轻撕咬,撬开贝齿,唇舌纠缠。
                                                    津液相溶,就像相濡以沫。
                                                    可青年热烈的纠缠,又让王爷本能的体会到害羞慌乱。
                                                    “唔……嗯……”
                                                    王爷忍不住开始推拒青年压迫上来的身体,迷糊之中只觉得沉,太沉,他都快要透不过气来,可偏偏口还被软软的唇给堵住,呼出的气都是热烫又惊乱,令人窒息。
                                                    许久。
                                                    青年才低喘着放开王爷的唇,用脸颊磨蹭着皇叔的侧脸,迷恋的轻唤:“小叔……”
                                                    王爷神智这才有些回笼,惊慌推拒:“……不行。”
                                                    青年抓住皇叔推拒的手,变成十指紧扣,在其脖颈落下一个湿湿的舔吻,语调却是委屈:“小叔,不要拒绝阿言,阿言很喜欢你,喜欢的心都快要化了……”
                                                    王爷受不住的颤了下,自己侄儿的舔吻让他想逃,只慌乱摇头:“不,不行。”
                                                    “可是小叔……”青年扳住王爷的头。
                                                    王爷茫然对上青年在黑暗中的眼眸,充满了各种欲要倾诉的情绪,却无比的坚定。
                                                    青年语气认真而痛苦:“我爱你。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爱。哪怕我这是世人眼中的乱伦,都无所谓,只要你能在我身边陪我过上一辈子!就是死后被罚下十八层地狱也甘愿!”
                                                    王爷被震吓,看着青年的眼睛,如深陷泥沼,只得偏头避开那视线,颤声:“你…不要为难我……”
                                                    青年吻上王爷的颈项,低喃:“是你不要逼疯我。”
                                                    王爷不说话了。
                                                    只是缓缓闭起了眼,俊眉紧紧皱起,眼睫颤抖得厉害。
                                                    作者有话要说:废柴椰无能为力【跪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6-22 12:44
                                                    ————————————正式完结✺◟(∗❛ั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6-22 12:45
                                                      还有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6-22 19:38
                                                        这个还有,是皇叔知道了,然后两人还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3-09 23:57
                                                          真的没了吗、好想 再看呀,不过瘾,情感刚被带出来


                                                          回复
                                                          29楼2018-04-25 11:09


                                                            回复
                                                            30楼2018-04-25 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