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尽头的游泳池吧 关注:251贴子:30,374
  • 7回复贴,共1

【堆】生如夏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月之静美


回复
1楼2017-06-25 12:05
    这真的真的是最后一个集。
    大号被封掉了因为没有绑定手机号。


    垃圾堆。


    回复
    2楼2017-06-25 12:07
      【关深】

      天黑。
      浪涛中翻滚着的是不可名状的事物。
      雨会一点点渗透到骨髓里去,渗透到灵魂里去。
      惊人的蓝色闪电划破了夜空。就像一切的结束一样。

      我最后一次见到关深,是在那人潮涌动的纷乱的人海。她面色略苍白,嘴唇微微的干裂,一双黢黑得泛光的瞳是那么的疲倦。她穿一身干净明亮的蓝白相间的重点高中的校服,深黑的长发被干净利落的扎成一个跳动的马尾。
      她问我:“有时间吗?”
      呵,我怎么会没有时间呢。
      倒是你有没有时间呢。
      可是,我说:“没有。”
      人群是苍白色的,无力的涌动着。关深是彩色的,带着那双深黑深黑的,镌刻入灵魂的疲惫杵在那里。
      我逃跑了。不回头的逃掉了。

      这边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关深。

      之前的关深是傲骨俨然的,但从不刺目。她有资格傲,因为优秀。没有任何人去指责她的傲,因为大家心服口服,亦因为她是一个那么好的人。
      在那一个个阳光怠惰瞌睡连天的夏日午后里,在蝉鸣不断的枯燥课堂上,她举起的手是那么的白净,她微微昂起的好看的脸颊上流动着光彩,她的背影是那么的挺拔,以至于我前方的世界被她所填充。
      关深的歌声又是那么的悦耳,轻而易举地就摘得桂冠。


      回复
      4楼2017-06-25 12:09
        她是无比的勇敢的。
        我这样想着。也羡慕着。

        有一次关深突然问我。
        你相信未来会更好吗。
        哦,我不信。
        是吗。这样啊。她笑得明晃晃的,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仿佛阳光倾泻。

        她笑起来透出自信的味道,感觉就像是第二天早晨我在上考场前见到的她。她正在和一个男孩子交谈的热火朝天——她总是那般人缘好。她笑起来心无旁鹭。
        我想象着她高傲的走进考场,高傲的走出考场,再高傲的走进重点高中的大门。

        她上了高中,便没有什么交集了。

        我现在的同学会和我说,你好厉害数理化好厉害。
        哦。
        这种时候我就会在想,我是不是上了一个很差劲的学校。如果关深在这里可能会无声的不被察觉的,淡淡的笑出来吧。
        她总是露出这种笑容。大部分时候是悄无声息的,但我总会默不作声的悄然捕捉。
        当她看到全班都争抢着一道物理题的答案她自己却不动声色的等待着,等待着所有错误答案都上阵一遍后。在我的前方,轻柔的叹一下。轻到虚空。
        然后举起手来,缓缓地从容的念出正确答案。
        她似乎总知道自己是对的。她也一直是对的。
        她就是这么花小小的心思去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他人却无法察觉。

        我在想,那时的关深在想什么呢。
        那时的关深又在想什么的。
        这个傲气十足的女孩,会想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去问她。

        同桌随手抽出我桌边的一张纸:“你看这个式子balbalba,哎我这么算怎么就不对了呢?”
        我没听进去,低头胡扯两句让她回去再算一遍数,把那张纸扯下来团成一个纸团,扔进了垃圾桶。

        啊。关深总是活的那么从容,那么的完美啊。


        回复
        5楼2017-06-25 12:09
          “都是虚空,都是捕风。”——七堇年。
          这是关深很喜欢的句子。

          中考那天晚上,我接到了关深的电话。
          中考前任谁都是无比焦虑的,我只觉得我的头很胀,很痛,似不断有人在一下一下爱捶打。
          她在电话那头良久的沉默着。
          关深?
          ……
          关深?
          沙哑的杂音在悄无声息的渗透着。
          关深?!
          我恼怒了。耐心弹尽粮绝。
          哦,我没事,你复习吧。祝你取得好成绩。
          挂了。清脆的挂断声。

          她的声音是那般的沙哑低沉,似乎来自世纪的另一头。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会去改变历史吗。
          我不会。

          回忆里曾有过一个雷雨天,乌云遮天蔽日似下一刻就要压城。窗外是呼啸的风声和肆虐的雷的轰鸣。大家骂骂咧咧的抄起自己的家什跌跌撞撞往外跑。我们班是全校最晚放学的班级,这时候都已七点多了,自然都是急着回去。
          我不急。
          灯光刹灭,电光诈显,黑夜中是如雕像般坐在座位上的关深。
          我忽的打了个机灵,悄悄的发声,怕惊动什么。
          “关深?”
          猛然间,关深忽然又如活过来了一般,她变成了那个微笑着的为我讲题的关深了,她变成了那个把歌唱的好听到爆炸的关深了。她变成那个生活鲜活的关深了。
          “怎么了?没有伞吗?我借你好啦。”
          “不…..不我有我有的。你怎么…..”
          “哎,刚才走神了抱歉哦。”
          哦。
          我闷闷的应了一声,垂着头奔开了教室。

          关深刚才。大概是掉了什么东西吧。
          我当时这样想着,大脑一片混乱。

          我后来会想起来的时候,在记忆的深处探寻探寻。我发现,记忆中雷雨下的关深什么也不剩。没有情绪没有表情,虚空到无所畏惧。
          是啊。


          回复
          6楼2017-06-25 12:10
            那样的关深,是生活在我记忆里,鲜活的关深啊。

            那样的关深,在那一刹那是否是自由的。

            她跳下去的时候是不是义无反顾呢。是不是张开双臂呢。是不是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呢。

            这些我们都无权知道了。


            回复
            7楼2017-06-25 12:10
              【褪色】



              这要追溯到以前。
              那发生在我还住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或者你可以叫那疗养院,这样显得高大上一些。
              说实在的,我自己本身当然不承认这件事,我是说我有病这种事。可是周围的人都这么认为。
              于是我被送到了精神病院里面。
              1.
              记忆里,四周的一切都是褪了色的鲜活。那层层的山是苍老的绿,深邃的绿。疗养院的前方是汹涌着的海。海水应该是晶莹的澄澈的,它们翻滚着却沉静的过活着。可荡漾在脑海里的蓝却也不是那么的纯粹,像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调,在那阴郁的天里,沉着的翻滚着。
              后来,在我回忆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淡淡的灰。
              哦,似乎是和一副画有关吧。
              画上是淡淡的天和海,和静静地吹刮着的寂寥的风。
              我能嗅到那扑面而来的淡淡的忧愁。它被搁置在白色房间的正中央,安安静静落这细细的尘埃。
              我说,画的真好。
              她笑起来,笑容明媚又憔悴。
              我似乎忘记了她的名字,总之是个很美的名字,美的和她那飘逸的长发和苍白的面颊一样。
              我应该还是说了些什么,但我已经不记得了。
              医生走进来,蹙着眉头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冲医生微微欠身,踱了出去。
              “她需要静养。”
              我被这样告知。
              “这样啊……”

              她就住在我的隔壁。每天早上我来到窗台上接受朝阳的洗礼时,我都可以看到那袅袅婷婷的身姿在那一片暖绿中来回晃动着——她似是在照顾植株——人们当然乐意看到这种事。
              我应是含蓄的问过她的年纪。
              “十八岁,或者是二十岁,你知道的,我不会记着这种事,女人永远都可以是十八岁。”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微的浅笑。
              我又似乎是问了他是否有男朋友这种事。
              “啊,这,这还真是……”
              我看那面颊上的绯红和窘迫便明白了。是个还没有恋爱过的姑娘呢。
              那扭扭捏捏的可爱模样,让我想起了我入院前的女朋友。说实在的,或是药物的作用吧,我已经忘记了她的面孔了,只有那总暧昧依赖的感觉还会偶然间跳出来,用细细嫩嫩的皮肤从我的心上软酥酥的踱过去。
              我又想问她是为了什么住院的,可是没有问成。
              这里的每个人,包括我在内都坚信着自己没有病呢。所以便没有什么理由开口了。

              我想如果后来她不死掉,以后说不定会成为我的女朋友啊。
              啊,真是个好姑娘。


              回复
              8楼2017-07-26 10:16
                大家好,我是二九,16年七叔蓝糖任吧主时我有幸担任本吧小吧主。后因为一些事情原吧吧务团队更换,我们努力过但无济于事,导致原吧没有吧主,形成现在这种混乱局面。
                现在得此机会,我代表原吧务团队竞选吧主,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
                ————
                竞选人员中,三号竞争者及他的支持者大多数为在贴吧各处发布小说资源的人。大家可以查看他们的发帖记录。
                如果原创小说吧被这些人占领,以后的发展不可想象。
                ————
                希望原吧的老人们和新人们!能够支持我们!重新建立一个认真写作积极交流的贴吧!
                ——————
                希望大家可以给我投票!我的竞选链接发到楼下!
                投票要求:等级>4级,关注贴吧超过30天!
                http://tieba.baidu.com/p/6145789415?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2.8.2&st=1559397946&unique=F9B516D8C9402C0AD4BB7ED9500C02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01 2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