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断罪者吧 关注:34,416贴子:490,980

原创长篇小说《断罪者》——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斩断罪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四姐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28 14:43
    剧情党,比不上吧里各位攻略大佬,又不好意思水贴所以……每周双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28 14:44
      快更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28 14:45
        lz是文科生,不过文笔仍然渣的不能看。这就算是新人拜吧文了,文章人称为第一人称。希望能通过吧务大大的审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28 14:45
          序章
          血的味道从舌尖上缓缓蔓延开,背后的伤口开始抽痛。我以一个很不体面的姿势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周围是刺鼻的血腥和焦糊的味道。
          为什么呢?为什么这种事要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们一家都是虔诚的信徒,到头来,村子里只有我们一家遭受审判?
          我的听觉开始灵敏,身体开始轻飘飘的,我甚至能听到干涸的细小血块从身体上剥落的声音。
          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却止步于一星期前。
          那天,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我很高兴的跑回家告诉父母自己通过城镇里的警备队测试的消息。对于这个小小的村落的人来说,这就像是某种荣誉。
          一夜兴奋的睡不着。
          第二天,父母精心的张罗早饭,因为吃完了早饭,我就要到城镇的警备队去报道了。
          我在饭前和哥哥打闹之后,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而且胸闷的厉害。
          当时他们都以为我昨天参加了那么多项测试太累了,没睡好,让我先去休息,等饭好了再来叫我。
          然而,我这一休息却是与他们的永别……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我清醒过来,我的家已经成了废墟,父母和哥哥就倒在我身边,我的双手沾满鲜血,血还是温热的,这件事刚刚发生不久。
          我木然的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失去亲人的心碎的感觉都没有……
          人就是这样奇怪,在极大的恐惧和迷茫面前,一切人类应该有的情感就会暂时失灵。可是我明白,事情之后,我一定会为此事捶胸顿足,哭的声嘶力竭,为了我失去的亲人,忏悔我的罪过。
          悲哀的是,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刻,外面却是阳光明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28 14:46
            第一章 第一节
            村子里的人就像是羊群一样不怕事大的围在我的家外面,无论何时,人们总是爱围观,爱看热闹,就像是我们家发生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免费的电影,他们一边满足于自己看热闹的心态,一边道貌岸然的说一句“他们受到了神罚,一定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之类的话。然而,我们的确是最虔诚的信徒,可是神却没有聆听我们的祈祷。给人贴上标签实在是太容易了,一个人这么说,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就成了真实。然而,真正的真实人们并不相信,人们只相信他们认为的真实。比如,这个女人这么有钱一定是被包养了,这个男的长得这么丑却取了一个娇艳貌美的妻子一定是有钱。然而真实是,那个有钱的女人是个领导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个丑男人细心体贴,在女人最需要的时候给了她一切,这是真爱。
            不过绝不会有人相信这些,往往凭借自己看到的妄加猜测。
            现在我就被贴了标签,说我们一家子看上去是虔诚的信徒实际上却背叛了神,这家的父亲杀只鸡都下不去手都是伪装的,背地不知道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等等等等……渐渐的,周围的人也相信了。听到这些,我悲哀的,扯了一下嘴角。这确实是笑,不过是冷笑。
            “看呐!她杀了自己的家人,居然还在笑!”
            “果然是个恶魔,她一定不是人类。”
            “离远点,别被波及了,不会是伪装者吧?”
            他们很害怕,却不肯散去,还在议论纷纷。
            突然,嘈杂的人群安静下来,很有默契的向两旁让路,几个身披黑色教袍的人走向我,我当时是属于虽然清醒,但却没有意识,大脑空白的状态,他们说,要带走我,我很自然的站起来,和他们走。没有不安和恐惧,也没问他们要做什么,要带我到哪里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28 14:47
              他们带我到一个像是教堂一样的地方,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年纪的男男女女都聚集在那里。
              他们说,神爱世人都是软弱的人类自我安慰的想法,其实神并不会理会下等低贱的人们对他的赞美,虔诚的信徒,也会受到神罚,神喜怒无常,任意的玩弄人类,我们黑暗教会就是为了反对神而存在的。
              然而,在众多人中,只有我一个人提出异议,我认为人类是神按照自己的样子被创造的,人并不下等低贱,比起神爱世人,人类更应该自己去奋斗,自己去拼搏,摒除一切不洁,成为最接近神的存在。
              一片寂静。
              大主教模样的人面色阴冷,阴冷的能滴出水来。他的嘴唇哆嗦着,突然厉声吼道“想不到还有如此不洁之人!卑微的人类还想成为神,我们对抗的就是神,难道要挑战我们的权威?!她需要净化!来人!带她到忏悔室!”
              黑影中突然冲出一群人,本来想着他们是带我去忏悔,但给人的感觉不对,对危险的与生俱来的直觉让我拔腿就跑,想不到他们却像影子一样飞快,立刻到了我身边,将我拖了下去。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当我看到烧红的烙铁,我就知道不对劲。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净化”?
              四肢被人紧紧抓住,我不敢过多的挣扎,我怕乱动的话烙铁不一定会碰到什么地方,连我自己都很意外,那时候,自己居然冷静的可怕。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活下来了,背后仍然很疼,既然有痛感那我应该还活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28 14:48
                我缓缓睁开眼,看见的不是冰冷漆黑的地面,而是身处一片虚空中,一段楼梯通往面前的神殿,整座神殿都是由白色的,光滑的大理石建造而成,说不定那些白色的并非大理石,而是我不认识的材质。与想象中的不同,这座神殿并没有那么多的装饰,而是简洁的不像话,这真的是神住的地方吗?
                我死了吗?如果我还活着,这又是哪里?
                “接受启示吧。”庄严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就如同遥远天边的呼唤,却又异常的清晰。虽然我听不出声音从哪里传来,但我就认为是从神殿中传来的。
                反正已经死了,我居然释然起来。
                我踏上白色的阶梯,背后的疼痛却让我对我的生死有了一丝怀疑。疼痛,真的很疼痛,可我还是扶着一侧雕花的楼梯扶手,慢慢的走过去。
                这里貌似没有什么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也不知走了多久,在空旷偌大的神殿中,我终于见到了呼唤我的“人”。
                他就像是一个精神矍铄的慈祥老者,眉宇间却又有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威严,他闭着眼,金色中长卷发很随意的披在两旁,样子有些慵懒,我站在他的面前,感觉到了强大的圣压。这圣压就像是一只巨大宽厚的手掌,自己仿佛是站在手掌中心的一只小鸟,手掌微微握住,明明可以跑,却又不能跑。
                面前的存在睁开了眼睛,我看到他一边眼睛是蓝色的,蓝的晶莹通透,如同碧蓝的天空,宁静悠远。而另一边的眼睛,却是黑色的瞳孔,如同黑曜石一般神秘,又像是一口映着夜空的古井,令人隐隐不安。
                光与暗,善与恶,既不相容却又和谐。没错,面前的存在,就是我一直信仰的存在!
                “你是要我问你罪责呢,还是要我给你开脱的机会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28 14:49
                  当我听到他的问题,我的心随之一沉。
                  虽然那位的问题很突然,可我也没有惊慌,我只是平淡的,自然而然的讲述我所经历的事。我说了很久,从我很小时候的记忆,又到一周前的变故,直到最后,我也没有恳请他能给我开脱的机会,我的家,是我毁的,我不在乎什么原因,但我也想好了我的归宿。我一直相信那位的权利,不管那位给我降临的任何考验或是责罚,我也全部当做是那位的旨意。
                  那位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果然,你和我想象中的一样……”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虽然你没有与生俱来的圣人般的秉性,但却从未因浅薄利己或是傲慢嫉妒之心加害他人,更重要的是,你的信念没有掺杂任何庸俗之物……”
                  我不敢抬头看他。
                  “你,就做我的使者吧。”
                  什么?
                  我猛然抬头。
                  “可是,你被恶魔侵蚀的太严重了,强行净化你,你也会死,所以,我赐予你可以吸引恶魔和消灭恶魔与罪恶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会让你永远被恶魔追杀,你可以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
                  “我接受!”没有任何迟疑,我接受了那位的赐予。
                  因为我已经心灰意冷,一无所有了,如果能让我有点事做的话,我可能会快点走出来,就算是一辈子被恶魔追杀,但我也一定要对抗恶魔,和罪恶抗争到底!
                  我被黑暗侵蚀,毁了自己的幸福,我对不起我的家人,既然我已经没有了归宿,就让我一直战斗下去吧!哪怕是……像恶魔一样活着,没错,成为恶魔眼中的恶魔!
                  之后,我完全失去了意识,圣光不见了,神殿也不见了,白色的世界渐渐褪去,温柔的黑暗再次包围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28 14:49
                    大佬都开始写小说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6-28 15:04
                      话说这个新贴吧人好少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28 15:31
                        火前留名




                        --------
                        对于这种刚发的帖子, 我总是毫不犹豫的回了。 如果火了就是个前排, 可以混个脸熟, 说不定谁好心就给粉了… 稳赚不赔; 如果沉了就感觉是我弄沉的, 很有成就感, 还能捞经验。


                        收起回复
                        12楼2017-06-28 15:39
                          火钳刘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28 15:42
                            先水为敬啊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6-28 16:10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28 16:48
                                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6-28 17:20
                                  占位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28 18:08
                                    贴吧上看太麻烦 没办法保存进度 妹纸发到小说网上去 还能赚点外快


                                    收起回复
                                    18楼2017-06-28 19:02
                                      我只是卖一下金币买免修……总来捣乱周年上班好痛苦感觉亏大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28 19:09
                                        会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28 21:58
                                          留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6-28 22:26
                                            收藏慢慢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28 23:04
                                              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29 07:22
                                                先水为敬啊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29 08:00
                                                  好看!情节好好看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6-29 09:36
                                                    第一章 第二节
                                                    等我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看了一下周围的装饰,这应该不是我之前所在的教堂,我试着起来,可是背后的伤口随着我坐起来的动作撕扯,血液干涸,和缠在身上的绷带粘在一块,我疼的差点背过气去,但还是扶着床头稳住了身体。床边是一件黑白相间的修士服,应该是给我的吧……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被人救下了吗?
                                                    启示,神的使者,这些是梦?可为什么我会记得如此清晰,就像是真实发生的一样?我摇摇头,暂时先不去想这些。
                                                    还是去外面看看吧,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心里总是有些恐惧。
                                                    我的屋子很整洁,有一扇门,另一边是很大的落地窗,采光很好,落地窗外是一片草坪,一群天真可爱的小孩在草坪上玩耍嬉戏。我穿上拖鞋,推开落地窗,本想着走出去绕着这个建筑走一圈,确定自己的位置,可是这些小孩看见我出来却一下子围拢过来,他们举着花环一样的小手想让我抱。他们的双眸纯净无暇,看着我的目光充满好奇和炽热。
                                                    我不敢抱他们,我感觉自己是个罪恶的存在,我害怕我抱过的孩子们知道我的过去,我甚至都不敢看他们。但我一直没有动作在他们的眼里却是拘谨的样子。有一个大一点的孩子拉起我的手走出花园,我这才知道这里是后花园,我没有乱动,任由孩子牵着我的手。
                                                    小孩子的手光滑柔软,握在手中就像是一块包裹着棉花的丝绸。
                                                    其余的孩子跟在我身后,叽叽喳喳的交谈着,走了一段时间到了正门。我抬起头,这是一个规模非常大的建筑,建筑的顶端有一个白色的十字架,和我之前所在的教堂的血红色十字架不同,这里充满善意,令人安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6-29 14:04
                                                      “歌兰蒂斯姐姐!歌兰蒂斯姐姐!”围在我身边的孩子呼啦一下散去。我看见教堂大门前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女孩,她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应该有十五六岁左右,头发是我们那个地区很少见的漂亮金发,沉重的板甲并不能掩饰她窈窕曼妙的体态。少女本来神情严肃,但看到小孩子却是一脸温和,虽然背着沉重的十字架,但却非常轻松的站起来,小孩子争先恐后的扑到她的怀里,撒着娇。
                                                      歌兰蒂斯看到我,温柔的笑了一下“你躺了两天终于醒了,饿了吧,有什么事一会再说,快到午餐时间了,和大家一起吃点东西吧。”
                                                      我点点头,这里人生地不熟,我也是罪业加身,还是不要乱跑的好。
                                                      走进教堂,里面和外面看上去一样大,教堂有两层,房间很多,大多是空着的,教堂中央立着巨大的圣母玛利亚的雕像,阳光穿过彩色玻璃片拼贴的窗户,彩色的光投在我的脚下。我停下脚步,站在雕像前,想起了我做过的事,心脏仿佛被一把钝刀子割着,很急,也很痛。这种痛是持续着的,我是一个弑亲的罪人,我的父母那样的爱我……我想起小时候,父母一直是偏向我这个妹妹,哥哥也是,小时候我总是生病,曾经一度没有力气不方便行动,他看我想去外面,总是背着我去女生堆里玩,导致他经常被同村的男孩嘲笑。
                                                      我们那里虽然不贫穷,但也不富裕,很多女孩被看做家里的摇钱树。
                                                      在我16岁那年,爸爸和我商量“希雅斯,你长大想要做什么?如果实在没有明确的目标,村子南面有一家,那个男孩很沉稳,小伙长得也不错,你们可以先相处一下,等你18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6-29 14:04
                                                        “爸爸,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为什么?”
                                                        “我不想一辈子呆在这封闭的小村落,我想去看看外面,去外面打拼,总有一天,我会接你们和哥哥一起出去。”
                                                        父母相信我,全力支持我的决定。我听说城镇里的警备队管吃住,家属也有优待,甚至在警备结束休假的时候家属随时都可以去。因为警备队保护城镇的安全,有些时候甚至能以命相搏,所以这个职业很受人尊敬。
                                                        16岁那年,我成了新兵,现在我18岁,终于成为了正式的警备队队员,本以为,我能在警备队打拼,把家人都接过来,他们是那样的相信我……可是……可是我对如此信任我爱我的家人……做了什么!!!
                                                        我大脑眩晕,瘫坐在地上。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眼泪一滴一滴的流过脸颊,打湿了我新换上的修士服,滴在地上,汇聚成一片。
                                                        歌兰蒂斯站在我背后,什么也没说。有些时候,沉默才是最好的安慰。
                                                        “那个……我已经在这站了半个小时了。挺大一个人了哭啥呀,人总要向前看的,起来别哭了!与其在这哭还不如找点事做呢,哭能解决问题,我给你拿个盆让你哭到满。”在我哭累了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小萱……”歌兰蒂斯对她的语气有些责怪的意味。
                                                        那个叫小萱的女孩说的也有道理,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擦擦眼泪站起来,收拾一下残局。
                                                        “你叫什么名字?”歌兰蒂斯问我。
                                                        “希雅斯,希雅斯·塔夏”我回答道。
                                                        “希雅斯,你别见怪,小萱并没有恶意,她是个流浪剑士,在外面摸爬滚打惯了,性格有些像男孩子,说话不过大脑。”
                                                        我摇摇头“她说的对,哭不能解决问题,我应该振作起来。”
                                                        小萱不知道去哪了,直到午饭时间,她才裹着浴巾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可是……这里可是大圣堂啊!她这样子好吗?怎么说也要换一身衣服呀……
                                                        在歌兰蒂斯一再的坚持下,小萱老老实实的换了一身黑白相间的修士服。我看歌兰蒂斯貌似对小萱的到来很高兴。
                                                        “你们,很熟吗?”我小声问。
                                                        “啊,算是吧,我不知道她以前的名字,只知道她现在成了一个虚祖人,叫竹九萱,我们都叫她小萱,她总是外跑,没钱了就来这里做义工,蹭饭,反正只要有她在做什么事效率都很高,也很顺利,孩子们也喜欢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6-29 14:05
                                                          在歌兰蒂斯的带领下,来到了宽敞的用餐间,喧闹的孩子们很听话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在食物面前双手合十,手中握着胸前的十字架做餐前祷告。
                                                          “感谢主赐给我的午餐(早餐、晚餐),感谢主赐给我日用的饮食,感谢主赐给我拥有的一切。主说,人活着不单是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因此,也求主把您的话语解开,让我更加明白您的旨意,并遵照您的旨意行动。奉主之名祷告,阿门!”
                                                          我看见小萱也在进行着餐前祷告,之后……用两个叉子将最中间的一大盘炒面刨出去一半……
                                                          饭吃到一半,就听见“咣咣咣”的砸门声,用餐间在最里面,我们却全都听到了。可见砸门声是很大的。
                                                          也许是谁有要紧事,虽然歌兰蒂斯让我们在这吃饭她自己去就可以,但我和小萱还是跟着她走到教堂大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6-29 14:05
                                                            “歌兰蒂斯!歌兰蒂斯在吗?”
                                                            一个黝黑的糙汉子大步流星的往里赶,这人是个大个头,他身披一身镶着红边的漆黑圣袍,身体壮实的像是一头牛,也许是块头太大的原因,材料很不错的圣袍勉强罩住他的身躯,但还是被肌肉撑得有些紧绷,他身上的护甲已经发旧,布满大大小小的划痕。汉子摘下罩在头上的兜帽,露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那本应该是一张沉稳帅气的脸,可是现在,那张脸布满细小的伤疤,其中一个深一点的伤几乎是差点毁了他的右眼,而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身后背着的武器。不是十字架,不是图腾,而是一把漆黑的,泛着红光的镰刀。刀柄是某种镀了钢的怪兽的脊椎,镰刀末端挂有一只漆黑的头骨,头骨长着犄角,也许是某种怪兽。
                                                            用餐厅的孩子们很快吃完了饭,都跑了出来,令我意外的是,孩子们看见这个大个子并不害怕,而是欢喜的围拢在他身边。
                                                            “墨兰迪大叔,这次回来有没有给我们带糖呀?”
                                                            汉子摇头“你们已经换了牙,不能吃太多的糖了。以后我可不会经常给你们带糖吃了。”
                                                            “唉——”孩子们有些失望。
                                                            “不过我给你们带了这个!”
                                                            汉子说着,从身后拿出一大袋子的小包装饼干,孩子们再次兴高采烈起来。
                                                            “他们刚吃完午饭啊……”歌兰蒂斯很不满意,这些外出的圣职者们太乱来了。
                                                            只有我一脸懵逼,铁汉柔情啊!
                                                            等孩子们离开,叫墨兰迪的汉子指了指我“我感受到某些不好的气息,歌兰蒂斯,你说让我来见的人,就是这个小丫头吗?”
                                                            歌兰蒂斯点点头“她叫希雅斯·塔夏,是被黑暗教会献祭给恶魔的祭品,当时救援人员赶到的时候,她已经被黑暗之息侵蚀的太严重了,我让你来是想看看,她身上的黑暗气息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教堂里的很多圣骑士不敢净化?如果弗雷尔那个最强的圣骑士在就好了。”
                                                            墨兰迪看了我好一会,摇摇头“不……就算是弗雷尔,也不敢净化的。”
                                                            听他这样说,我的心里莫名有些发慌。
                                                            “神,既是光明的,又有对立的暗。”墨兰迪解释道“光明和黑暗都可以对抗黑暗,不过光明只会驱散黑暗,只有更深的黑暗,才能吞噬黑暗,这个丫头身上的可不是黑暗,而是圣痕,掺杂着黑暗的圣痕,所以,这种黑暗是神的旨意,圣职者当然不敢冒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6-29 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