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断罪者吧 关注:34,544贴子:495,626

回复:原创长篇小说《断罪者》——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斩断罪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今天还有吗楼主


收起回复
94楼2017-07-21 16:19
    刚转职就觉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7-07-22 18:06
      我来催更了楼主


      收起回复
      98楼2017-07-23 05:34
        第一章 第八节
        我的镰刀被一层层坚硬的外骨骼包围,本来对我来说有些沉重的镰刀现在变得如同羽毛一样轻,低阶恶魔一只接一只扑过来,女孩抬起附着圣火的巨兵,一时不知道要从哪里攻击比较好。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没办法有任何考虑,在团团包围之中,如果你的动作有一丝差错,你就会被大量恶魔制服并吃掉。
        恶魔们一拥而上,从我的前面,后面,侧面和上面向我扑过来。我的镰刀横扫,刀刃所过之处带起紫红的浓雾。滚烫的血四下飞溅,残断的肢体和血肉从空中落下。然而越来越多的恶魔依旧向我涌过来。
        它们不知道恐惧,不会退缩。
        好像它们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向我扑过来,把我吃掉一样。我竭尽全力地挥舞着武器,将一个又一个恶魔斩杀在镰刀下。但是对方无穷无尽。
        我的心里在苦笑,在这种状况下,我很快就失去了方向感。四面八方都是蜂拥而至的尖牙和利爪。
        难道,我能够杀光全部的恶魔吗?现在的情况,一个恶魔不算什么,十个也不算什么,一百个我也觉得能解决。
        但是,一千呢?一万呢?
        不单单是地面上,天上飞的恶魔也比比皆是,说是恶魔,应该是石像鬼,只不过它们属于恶魔族,皮肤也更加坚硬。
        细微的伤害和疲劳一点一点的积累,我能够在这片血肉与利齿的海洋之中坚持多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07-23 10:12
          当然,这时我不会去想这些,我只是不停地挥舞武器,机械的战斗。镰刀变成一片屏障,把我和恶魔们隔开。我必须不停地移动自己的位置,不然很快我就会被死去的恶魔埋起来。问题是,这种时候我根本无法判断方向。我只管砍倒一只恶魔,然后越过去下一个,其他的不用管,女孩的圣水瓶和圣火会替我确认它们的死活。
          些微的疲惫却在慢慢的积攒。无论我将镰刀挥舞的多快,总会有一点点疏漏的地方。
          在这些一闪即逝的空隙里,恶魔们的利齿和爪子可以触到我。它们临死之前,会用最后一口气在我身上留下一道小小的伤口,一条浅浅的划痕,一道微不足道的擦伤。这些伤害无足轻重,但是这些伤会累积起来,越来越多,直到我能感觉到痛苦,直到我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
          渐渐的,我肌肉酸痛,关节吱嘎作响,我开始感受到了手中镰刀的重量。
          天上飞行的石像鬼估计是看出了我们的疲惫,开始向下俯冲,地面上的恶魔还没解决完,而且现在我根本没办法分心对付天上的。因为每一个瞬间我都要同时对付五六个恶魔。这种强度的战斗会迅速抽干我的体力。
          石像鬼的长矛如同难缠的蛇,细小,坚硬且锋利,我用尽全力砍向它们,却只是擦出一片耀眼的火花而已。
          我的能力还不足以劈开石头,更何况是皮肤坚硬如同石头的石像怪。
          在我对付石像怪的空挡,地面上的恶魔有了可乘之机,我的左肩突然一阵疼痛,我扭过头看见恶魔丑陋的脑袋,它锋利的牙齿正狠命的往里切。
          女孩知道我受到了伤害,可她现在根本无法帮我,因为她已经被大量的恶魔冲散并包围,根本无法突出重围来帮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7-07-23 10:13
            我挥起镰刀砍过去,恶魔斗大的脑袋在地上翻滚,很快就被其他扑上来的恶魔踩在脚下。
            我的腿又开始剧痛,原来魅魔的附体已经消失了,我的身体再次变成了自己的血肉之躯,而之前承受的伤害却还在。
            肩膀迅速痉挛肿胀,血液仿佛开了闸的水,从血洞中不停的涌出,恶魔闻到新鲜血液的味道更加兴奋,连对付女孩的恶魔也将注意力转移向我。
            它们贪婪的目光看着我,气势汹汹的向我跑来。
            我知道,我这次绝对躲不过去了。
            我当然想活下去,可是我真的没这个能力了。
            我死了,魅魔就解放了吧。对她来说,说不定是好事。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自己被撕碎的那一刻。
            可是,降临在我身上的疼痛却并没有出现,而是一片片利爪的破空声,恶魔的惨叫声,怒吼声,临死前的尖叫声交织成一片扰乱人意志力的网。
            我感觉不对,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接近两米的怪物,它皮肤黝黑,结实的肌肉块块隆起,黑色的长发钢丝一样粗,看起来质地坚硬,一缕缕竖起,一直蔓延到腰部,它的肌肉像是小动物一样扭动着,头顶两个黑色的犄角弯曲成一道华美的曲线,怪物手背的血管如同扭曲的蚯蚓在皮肤下面扭动着,它轻而易举的抓住一只恶魔的头,然后扔到聚成一堆的恶魔中间,这一扔就像炸药在水下爆炸一样,恶魔们被强大的冲击力掀起,如水花般翻滚着。
            包围女孩的恶魔就这样被突破了,女孩趁机从恶魔的包围中逃出来,跑到我身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7-07-23 10:14
              我看见她的铠甲全是划痕和牙印,还有部分铠甲在战斗中扯掉了,不过她本人没什么大碍,相比之下,我就狼狈的多,因为我穿的只有一身教会发的修士服,相当于没有防御。
              “天啊……”她看着我的肩膀愣了一下“你需要赶紧治疗!”
              我摆摆手“现在够呛,不过也不能就把伤口这样放着,那个高大的怪物,是来帮我们的吗?”我指了指那个和恶魔战斗的大个头。
              “我不认识,我也是个新人,但它确实是来帮我们的。”
              女孩脱下铠甲,将她里面穿的衣服脱下来,裹在我的伤口上,现在条件有限,能止血的只有这件被汗水浸湿的衣服。
              “谢谢。”我虚弱的说。
              我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晰了,尽量强撑着不让她看出自己有事。
              “希雅斯!我和墨兰迪大叔来帮你们啦!”远处,小萱的声音传来,现在是夜晚,周围很暗,她没发现我的伤,以为我还好,冲过来给我个大大的拥抱。
              女孩吓了一跳,刚想阻止小萱的动作,我却用眼神示意她别这样。
              鲜血透过了包扎伤口的衣物,伤口周围的血管发黑,从我的整个左臂蔓延开来。
              我同样紧紧的抱着小萱“我刚刚远行,就遇见了你,真的很幸运,谢谢你。”
              小萱吓了一跳,连忙放开我“你怎么了,干嘛说这种肉麻的话……”她一边说着一边对那个怪物喊“墨兰迪大叔——那边还有多少啊?”
              怪物扭过头,对小萱发表不满“别叫我大叔!我才35!”
              “比我大这么多叫大叔没毛病啊。”小萱仍然笑嘻嘻的回答,貌似并没担心墨兰迪。
              而我的意识是清醒一阵迷糊一阵,我靠在小萱身上想睡过去,但强烈的疼痛却让我无法闭眼休息。
              小萱也许是将我身上的血腥味当做恶魔身上的血,一直没有发现我的不对劲——她本就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7-07-23 10:14
                “咦?你是谁?”她才发现那个和我一起战斗的女孩。
                “我是莉莲娜,是一个审判者……你的朋友,好像不太好。”
                小萱看了看我“你背后的伤口裂开了?”
                “是肩膀受伤了,你能带我去大圣堂治疗吗?”
                小萱二话不说,拿起一个金属柄,只听见“嗡”的一声,一片蓝白色的尖锐光芒立刻照亮这一片区域,光芒中,隐约看见是一把剑的形状。
                能量武器?
                “天哪……你这种伤口大圣堂根本不能治疗,以前还好,现在有资质的圣骑士全都被帝国雇佣跟随军队调查诺伊佩拉当军医了,剩下的都是菜鸟,好了什么也别说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看见了!这蓝白色的光芒果然是她!”
                军靴的声音杂乱不堪,一批帝国军从路口冲进来。
                “通缉犯卡兰!我是德洛斯帝国第三团一十二营的军官,我要你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是小萱的武器,让她暴露了吗……我挣扎着坐起来“小萱……别管我了,快跑!”
                墨兰迪听见声音,将最后一个没有解决的恶魔扔到帝国军的军队中,随后走过来“你们三个赶紧走,我来和他们对峙。”
                “你……你是那个…”
                “让他们走,你们不用管的这么多。”
                “不行!那是重犯,曾经毁了我们一个连!”
                “你还不懂吗?我可不是在求你,我是在命令你!”墨兰迪身上的黑色褪去,黑色的长发也慢慢缩短,膨胀的肌肉收缩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他们是在救人,大圣堂绝不准许干涉这方面的事。如果你们一再坚持,我们有权利撤回随行军队的圣骑士团。”
                小萱和莉莲娜架着我离开,渐渐的,我听不见墨兰迪和帝国军的声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7-07-23 10:14
                  她们带我到一个高处的观景台,小萱向着天空大喊“鲁特!!我同意加入反抗军,你给我出来!你自己出来,不要开你的破船!!”
                  刚开始,一片寂静,几秒钟后,呼呼的风声传来,一条黑龙扇动着巨大的龙翼向我们飞来。
                  “怎么,竹九萱,你改变主意了?”黑龙附下巨大的龙头,带起强烈的风,在距离小萱头顶一米的距离停下。
                  “我可以加入你的反抗军,不过你要送我们去银色村庄,圣者之鸣号有点慢,你加快速度带我们去吧。”
                  黑龙沉吟半响,巨大的身体靠过来“到我背上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7-07-23 10:15
                    下次更新就是第二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7-07-23 10:16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7-07-23 14:01
                        第二章 第一节
                        黑色的巨龙一直在云层之上飞行,看样子很谨慎,这种高度地面上绝对看不见,难道黑龙也是被帝国通缉了吗?
                        靠在小萱身上,低头向下看,除了一片白色的水雾,什么都没有。突然间胃部抽搐,我挣扎着想起来,但却做不到。
                        “我……有些反胃……”我虚弱的说。
                        黑龙听了回过头“怎样都可以,但千万别吐在我背上啊!”
                        我深呼吸,平静了一下情绪,尽量把不适感压下去。
                        “天啊……”我听见小萱低声惊呼了一下。
                        “怎……怎么了?”
                        “哦,和你没关系。”小萱目光躲闪着,我看她这样子也不再多问,但我明白,她是为了不让我惊慌,可就算她不说,我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舒服了,之前只是肩膀剧痛,现在这种剧痛已经蔓延到整条手臂,也蔓延到我的颈部,我的脸上。
                        突然觉得貌似流鼻涕了,我用手碰了一下,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殷红。
                        流鼻血了……
                        不仅如此,我的眼睛已经开始重影,渐渐的,连光线都看不见了。
                        “喂!希雅斯!喂!!!”我只听到小萱和莉莲娜急切的呼声,随后,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剧烈的痛苦令我忍不住呕吐,但是吐出来的只有清水。吐过之后,疼痛缓解了一些,我发现疼痛来自脑袋而不是手臂。
                        “闭上眼睛。”
                        声音很年轻,清爽而明快。
                        我闭上双眼,听到“啪嗒”的一声开关声。
                        “好了,慢慢睁开眼睛。突然看见光亮的话你还会再吐一次。”
                        我缓缓睁开眼睛。橘黄色的,温暖的暖色灯光刺痛了我的双眼。
                        “这是在哪儿?”
                        “这是银色村庄,大转移之后最初的庇护所。”
                        现在我能看清她的脸。她有一头漂亮的银发,双眼是宝石红色的,脸孔稍显稚气,她有些瘦,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
                        这是一间很奇特的屋子,四周的墙壁都是由木材制成,连家具也是,包括我躺的床,全是清一色同一品种的木材。但这些木头却像是活的一样,散发着自然的气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7-07-27 09:45
                          突然发现,床边的木桌居然长了几节新芽,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等等!我的视力恢复正常了!?
                          女孩笑了笑“你和小萱第一次来这里的表情一样呢。没错,这是在一颗巨大的树木内部,我叫赛丽亚,这里是我的家。”
                          “是你救了我吗?”
                          赛丽亚摇摇头“这里有一个叫摩根的暗精灵炼金术师,是他给你制作的解药,虽说命保住了,不过你的情况依然不太好。”
                          “哦……那也非常感谢……我的同伴们呢?”
                          “你是说那个新人审判者和永远长不大的剑豪吗?他们……”
                          赛丽亚还没说完,小萱就走进屋子里,手里抱着一只奇怪的小动物。
                          看样子是一只松鼠,可是真的个头很大,像小狗一样大,可爱的淡金色脸蛋上分布着对称的橙色条纹,更奇特的是,松鼠的眉毛和尾巴不是毛茸茸的,而是真真正正的火焰。
                          可是小萱一点也没被烫到,反而紧紧的抱在怀里“赛丽亚,它从森林里跑出来了,我可以养它吗?”
                          赛丽亚貌似是习惯了这种事,表情有些无奈“不可以,小萱,它离开银色村庄就失去了精灵的庇护,身体会出问题的。”
                          “哦……呀!希雅斯你终于醒了,你都睡了五天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去叫摩根过来。”
                          现在还没有力气,只能一直躺在床上。
                          不一会,一个身穿黄色研究服的暗精灵来到我面前。他戴着圆框的眼睛,腋下夹着一卷卷研究图纸,米黄色的头发在暗精灵中非常少见。
                          我读过阿拉德大陆的历史,我知道暗精灵曾经是非常美丽的种族,他们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的淡紫色皮肤全是因为诅咒,而诅咒,是因为人类。关于这段渊源有很多版本,第一个版本是人类与曾经的暗精灵相爱,但在恋爱过程中受到女神维纳斯的挑拨,而在维纳斯与曾经的暗精灵打赌中,人类选择了背叛,暗精灵因此被诅咒。另一个版本是人类和矮人合作开发黄金矿洞,无止境的欲望令神明愤怒,由于黄金矿洞在暗精灵的城市中,所以诅咒就降临在那一片区域。
                          虽然我觉得两个都很扯,但人类和暗精灵的关系不好是事实。
                          不过眼前的暗精灵很是和善,与我印象中要么瘦削精悍,要么大块头力量奇大无比的暗精灵不同,他看上去没有一点战斗天赋,文绉绉的。
                          “现在感觉怎么样?”他问我。
                          “好多了,谢谢你救了我。”
                          “没关系啦~我是个炼金术师,炼药是我的强项。对了,你是不是头疼,而且疼得厉害。”摩根貌似很了解药物的特性,一边询问我一边做着记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7-07-27 09:46
                            我点点头“手臂不再疼了,视力也恢复了,不过头可以说是疼的要命。”
                            摩根一边听着我的话一边思考“嗯……不用担心,你来的时候中毒很严重,虽然我没研究明白毒的成分,不过取样实验很成功,这种毒素不能驱散,只能以毒攻毒,你的头会疼上个一星期,直到我给你开的药被你的身体吸收干净,这期间你的头痛会越来越轻,差不多一星期你就可以痊愈了。现在你身体虚弱完全是因为极度疲劳以及营养不良,这几天吃好喝好再加重新学学走路。”
                            “重新……学走路?”
                            摩根点点头“你睡了五天,已经成名副其实的‘软脚虾’了,你可以先扶着东西站起来慢慢走,现在,你可以去吃点流食,也可以到树下去坐坐,那是圣树,坐在下面说不定有治疗作用呢,哈哈,虽然我从没感觉到过!”
                            摩根很健谈,也很温柔,很难想象他是冷漠敏感自私的暗精灵的同类。
                            一直在屋子里,也应该出去走走了。
                            小萱出去找摩根之后就一直没回来,我想她一定是放生松鼠去了。我躺了一会,握了握拳头,发现自己有点力气了,于是我双臂撑着身体慢慢坐起来,这一动作几乎耗尽了我刚刚攒下的体力。我只好靠着床头待一会,然后顺过身体,双脚站到地上,扶着床边站起来。
                            在屋子里这样扶着东西走了半个小时,感觉差不多了,于是扶着楼梯扶手走到树屋的一层,吃了点东西。
                            我看见门外是一片明晃晃的银白色,刚开始以为是太阳的光芒,可当我距离门口越来越近,那光芒的亮度一点也没变,隐约看见密密麻麻的亮点。
                            当我走出去,我才知道那些银白色的光芒不是阳光,而是远处的一片片银色的叶子。
                            刚想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可是地上的剑痕让我回过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7-07-27 09:46
                              剑痕在泥土上,最深处的泥土还是潮湿的,这是新的战斗痕迹,至于为什么是剑痕,也是我的猜测。首先,不可能是我的镰刀,而且我也知道我的镰刀的痕迹是什么样的。莉莲娜的巨兵比较敦厚,痕迹不可能这样又细又深,浅的地方朝向银色村庄,深的地方朝向村庄外围的森林,可以预见森林外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我这样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进去不熟悉的森林,得找人才行。赛丽亚不行,太小。摩根还在那里炼药,我能找的,只有莉莲娜。
                              可她在哪呢……
                              我兜兜转了十多分钟才找到莉莲娜,她正在银色圣树的树洞里,看着一只奇特的精灵发愣。
                              “莉莲娜。”我轻声叫她“我发现了一些不好的痕迹,有些担心,你能帮我吗?”
                              莉莲娜回过头“希雅斯,怎么了?我了解到这里是和平地带,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村庄没事,但森林那里,小萱好像有危险。”
                              莉莲娜站起来,掸了掸粘在身上的树叶和灰尘“虽然很在意这只奇怪的精灵,但当务之急还是和你去确认一下吧。”
                              两个人总比我一个人要强,我心里想着。这里地方比较偏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威胁。
                              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森林里的断木残枝越来越多,很多地方的植物都是被强大的冲击波震碎的,地上散落着一堆堆树木的木屑,大大小小的坑冲垮了一片片灌木,这种力量不太像野兽所为。
                              莉莲娜走到一处断掉的小树旁,断面尖利,上面还带着丝丝血迹。
                              “有人受伤了。”她说“而且血迹已经发干了,沿着战斗痕迹,应该能找到吧。”
                              任何人,对于自己的能力,都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当时的我对于自己的能力也有一个相对清晰的概念。
                              单凭我自己,一对一交手还不是我能办到的,但如果我借助魅魔的力量,就能和一般的冒险家过过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7-07-27 09:47
                                不久,我们终于见到了小萱,还有另一名男性剑士。
                                我想过去,却被莉莲娜拉住,我们一起躲在暗处观察。
                                他和小萱一样拿着光剑,奇怪的是,他的手臂很像是感染了卡赞瘟疫的鬼手,但他的手臂不是血腥的鲜红色,而是白色的。
                                此时那个剑士很是狼狈,他的光剑黯淡,另一只完好的手臂以奇怪的方式扭曲着,诡异的是,他看样子是被强大的力量拍在地上的,在远处看,地面凹陷的形状,很像一个巨大的手掌。
                                而小萱的光剑已经被破坏了,她的右手臂血肉模糊,像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手臂中爆开一样。
                                “唉……有点操之过急了,那招用出来还为时尚早啊。”小萱的右臂根本不敢动,她一瘸一拐的走向那个男鬼剑士。
                                而那个剑士正用凛冽的目光看着她,就像是他们有着深仇大恨一样。
                                小萱用左手拿起他的光剑“你把我的武器弄坏了,在我没有新的武器之前,我就先替你‘保管’吧,反正你这样暂时不能战斗了。”
                                “你不是也一样不能战斗,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抓捕你归案!”
                                “好歹我躺的时间比你短,你个混球,作为赏金猎人为什么总是紧咬着我不放,你是在针对我吗?”
                                “这是我的职责。”他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7-07-27 09:47
                                  “是因为,克劳德吧。”小萱面色凝重,而躺在地上的剑士剑眉一挑,随后紧咬着牙冠,声音也颤抖起来“既然你知道,你还要问!你是想让我自己说出来?!他是我弟弟,我们家的骄傲,在追捕你的过程中,死在你手里,你杀了他们一个连,所有人都死了,尸骨都没有留下!你这个凶手!杀人犯!”
                                  “哦,这样啊……”小萱收起光剑,用左手挖着耳朵“都是这个版本,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随后,小萱抬起脚,狠狠地踩在他的脖子上“所以你为你弟弟报仇,就成为了赏金猎人,在抓我的时候顺便抓别的逃犯?本来,我和你弟弟应该成为同僚的,可我被帝国失败的转移实验影响,成为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帝国容不下我们的存在,要把我们销毁,这对我们公平吗!?”
                                  躺在地上的剑士艰难的喘息着,声音嘶哑“这……不是你杀人的理由……”
                                  “还不是理由?我什么都没做,莫名其妙的受到伤害,如果我不反抗,死的就是我!我被抓住过两次,一次磨断了捆绑我的绳子,另一次,从绞刑架上逃下来,你吃过牢饭吗?你知道那些家伙怎么对我的吗!?为了消灭我这个失败品,把我说成叛##国者,掩盖他们的错误,想让我把真相带进棺材,我本无意斗争,是你们这些不明真相的旁观者,硬生生的把我逼成真正的叛##国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7-07-27 09:48
                                    小萱说完,放开了她的脚,随后,用左手掀起她的衣服。
                                    “你,你想干什么!”我明显的看到男鬼剑士的脸通红,用他的鬼手迅速的遮住了他的眼睛。
                                    随后,他看小萱没动静,缓缓的放开手。
                                    她身上全是纵横交错的伤痕,愈合之后发白的鞭痕,黑的发硬的烙痕,被缝针的刀伤,还有很多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的细小划痕。
                                    “这些伤口,没一个是赏金猎人给的,都是我去过的那两次监狱!当时你弟弟要第三次抓住我,我可不想再去那种地方,我也不保证我能不能第三次逃出来!”小萱放下掀起的衣服“当时是大暴雨,我们双方的行动都有影响,我走投无路跑上了年久失修的吊桥,下面是万丈深渊,河里有成群的食人鱼。本来我一个人完全可以过去,但是你那愚蠢的责任感很强的弟弟带着大部队过着桥来抓我,他有脑子吗?!30米长的坏了一半的旧吊桥,居然带着全连的人走?!桥承受不住重量是他们活该!”
                                    小萱气喘吁吁的说完,稳定了一下情绪“当时我还差五步就能到对面,可是桥断了,所有人都掉下去了。没想到你弟弟接住了我把我抛了上去。我不知道他当时在想什么,也许是因为我们曾经是关系很好的同僚,也许是因为我们是老对手彼此尊敬对方,但他救了我是事实。在我没被转移实验污染之前,我们曾一起训练过,也一起聊过家常。我知道你是他哥哥,对于你弟弟救我的事,我也一直存有愧疚感,否则,你早就在我手里死了几十次了!”
                                    躺在地上的剑士全程沉默着。
                                    “你恨我也很正常,我也没怪过你什么。不过我劝你,你想要我的脑袋,还是先去抓点别的逃犯提升一下实力,我和你这个刚出来两年的赏金猎人不一样!我曾经为帝国战斗过,从剑雨里滚过,从死人堆里爬过,饿过一星期的肚子,在持续五天的大暴雨里埋伏过,如果你一直咬着我不放,这辈子也别想赢过我!”
                                    小萱把所有的情绪发泄完,转身离开了。
                                    我和莉莲娜默默地退出去,我们只能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当做秘密保存在心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7-07-27 09:48
                                      下次更新在周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7-07-27 10:40
                                        没几个人回复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7-07-27 20:50
                                          写的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7-07-28 02:5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7-07-28 15:25
                                              楼主我来报道了


                                              收起回复
                                              118楼2017-07-29 00:39
                                                感觉没怎么抱抱我家猫,就这么大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7-07-29 06:46
                                                  **,好看到炸!小姐姐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7-07-29 12:24
                                                    我估计它把自己当成了人,每天晚上睡觉把它关一个屋,不和它一起睡,但是早上放出来会上床枕着枕头,还会喊人给它盖被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7-07-29 12:47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7-07-29 12:49
                                                        还没更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7-07-30 15:32
                                                          当我和莉莲娜回到银色村庄的时候,小萱已经坐在银色圣树下擦拭她替那个男鬼剑士“保存”的光剑了。现在我知道,那把光剑并不是光芒黯淡,而是光剑本身就是黑色的,从剑柄处发出的光线有两束,这两道光相互缠绕着,仿佛两条龙缠在一起,光剑的边缘泛着红彤彤的光芒,令人感到不详。
                                                          而小萱,她本来受伤的手臂,现在已经痊愈,如果不是那一片伤疤,我还真以为那骇人的伤口是假的。
                                                          我和莉莲娜有些吃惊,不过莉莲娜拉着我的手走向小萱“那个……小萱,我在树根下面……看见一只绿色的精灵。”
                                                          没等她说完,小萱猛的抬起头“什么?你也……看见了?那个精灵?”
                                                          莉莲娜点点头“而且,希雅斯也进去了。”
                                                          “……这种情况……………”小萱沉默了一会,随后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定“跟我来,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她带着我们走进银色圣树的下面,圣树很古老,庞大的树冠遮住了半个银色村庄,银色的树叶反射着太阳光,所以这里并没有什么树荫,但被树冠遮蔽的地方依然一片阴凉。树根有一部分从地下冒出,走进去像是迷宫一样。
                                                          她一边领着我们走一边说道“其他人进来根本什么都不能发现,我记得半年前,我为了躲避帝国军的追捕藏在这里,却意外的到达了一个秘密地点,那是一只非常漂亮的精灵,它有治愈伤痛的能力,而帝国军就在周围兜兜转,我都能听见他们的声音,可他们逗留了五天却没有找到我,因为,我已经躲到另一个世界了。”
                                                          另一个世界??
                                                          小萱料到了我们的反应“那个地点,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去的,你们两个都进去了,只说明一点,你们和我一样,原本并不属于这里。”
                                                          “等等,小萱,我没明白。”我大脑一片混乱,我不属于这里?什么意思?我穿越了?
                                                          “我们到地方再说。”小萱也不过多解释。
                                                          说真的,我找到莉莲娜是个意外,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走的。
                                                          我们走的路很狭窄,只能一个人侧身才能过去,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道路渐渐宽敞起来,最后到达一个宽阔的温室。
                                                          说是温室,只不过是众多扭曲巨大的树根盘绕形成的空间,但这里有湖泊,有泥土,还有我曾经在书本上看过的本应该灭绝的植物。
                                                          远处,湖泊中央泛着金色的光芒,一只绿色的发着光的蝴蝶在湖泊上飞舞,我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并不是蝴蝶,而是一个非常小的小人长着蝴蝶的翅膀。
                                                          那不就是莉莲娜看着发呆的精灵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7-07-30 16:31
                                                            精灵看见我们,并没有跑,而是静静地飞过来,落在湖泊旁的岩石上。
                                                            “你们看看湖泊的中央。”小萱说。
                                                            我和莉莲娜走到湖泊中央,低下头,水清澈见底,但是湖泊下面并没有沙土,而是……一个城镇,非常繁华的城镇,我甚至看清了街上的军队,那是贝尔玛尔的军队,毁灭纪之前,斯卡迪女王的军队一直在那里维护秩序,而另一面,是一座纯白色的塔,但是这塔直耸云霄,仿佛一直通到天上,看不见尽头。距离塔不远的地方是一个港口,暗精灵摩伽舵和人类的商队在港口交易,蔚蓝的海水泛着层层波纹,海鸥在云间穿梭,发出尖利的鸣叫声。
                                                            “这里是……”没等我说完,我只感觉我的后背被人推了一下,然后就一头扎进湖泊中。
                                                            可我居然并没有恐惧,而是定定的看着距离我越来越近的城镇,我甚至感觉到这里很熟悉。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落地的,小萱和莉莲娜随后也通过湖泊来到这里,我们三个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
                                                            真奇怪,感觉就像到家了一样,亲切又陌生。
                                                            “关于那次从赫顿玛尔开始的灾难,有些人叫做毁灭纪,而我们,应该叫做大转移。”小萱说“这一切都很难解释,但这是事实,我们从这个阿拉德大陆,转移到了另一个阿拉德,应该叫做镜像世界吧。只不过,在镜像世界,我们是外来者,有些是原住民。我相信不单单只有我一个人被转移到那里,不过有些被转移过去的人失去了记忆,以为自己是那里的人。那个精灵告诉我,镜像世界的人不可能找到她那个地方,银色圣树的下面是通往镜像世界的入口,只有这个世界的人才能进去。”
                                                            “入口,应该不只有一个。”我平静下来,认真思考道“这是当时的大爆炸产生的空间扭曲吗?还是,我们之前的阿拉德承受了本应该发生在这里的灾难?”
                                                            “都有可能,但我也搞不明白。”小萱很苦恼的说“以前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敢在这里随便乱走,现在我们有三个人了,可以调查一下这件事。去找找西海岸的罗莉安吧,我们也算熟人了,她的首饰店里除了首饰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据说那里除了不存在的其他的都有,就算没有也能给你弄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7-07-30 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