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断罪者吧 关注:37,755贴子:548,519

回复:原创长篇小说《断罪者》——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斩断罪恶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萝莉安清了清嗓子“听好了,你的形象改造有些复杂,不过没关系,照我说的做就可以。第一:最好的裁缝最好的西装,高贵的气质,淡淡的忧伤。翻领的立领的全都可以,单排的双排的关键显瘦。第二,领带不能怂,优雅又从容,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尺寸,爱咋咋地。内裤,貂皮的真丝的反正就要最贵的,另一半的袜子蕾丝的网眼的反正就要性感的。皮鞋:不要太宽不要太窄不要太花哨。还有睡衣手帕袖口裤带钱包tt等等等等!发型同样要酷炫,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概括起来就两个字:血帅!下一个,帽子必须带点绿,深绿浅绿荧光绿,绿到灵魂深处去,谁看都说哎我去。补充一点,香水你要来两瓶,喷完一瓶喝一瓶,还有,晚上旅馆订一间,五星以下不用选,再买一床鸳鸯被,八九十人随便睡。还有,婚戒一定贵,钾钙钠镁铝,铜汞银铂金,分量一定足,否则不用心。二十斤太少三十斤太多。下一个,订一家饭店,川鲁粤淮扬,闽浙湘本帮,大连海鲜来一箱。最后来点花,万花丛中躺一躺,心情一定很爽朗,记住这些,有问题吗?”
卡坤的笔停在半空中“我要是能记住我早就脱离单身了!”
小萱被逗笑了,不过并没有在这里久留。因为我和莉莲娜的事,她怕我们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得到书就领我们坐上去往银色村庄的马车,回到我们所在的大转移的世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9楼2017-08-18 20:09
    下一章写流浪武士的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0楼2017-08-18 20:10
      外传 流浪剑士小萱的过去
      竹九萱,在她成为虚祖人之前,曾经名为卡兰·弗特曼,是地地道道的德洛斯人。
      弗特曼家族的先人曾经参与过与佩鲁斯帝国的讨伐战,这个家族曾经作为贵族向国王宣誓效忠,国王封给他们领地,那是弗特曼家族的封地,他们就是一方的领主。
      那还是个很古老的时代,封地的农民要负担无数古老的习俗和赋税。在某些日子,佃农们要向领主的管家缴纳一些东西——可能是一些银币,不过更有可能是一些实物:从田里收上来的几捆玉米,农家院里养的几只鸡,从自家的蜂房或者附近的树林里采来的蜂蜡……在其他的日子里,佃农们又可能要到领主私人的领地里耕地除草。偶尔,他们还会替领主把一坛坛的酒和一捆一捆的谷物搬运到住的很远的人家那里。他们还是修缮城墙和护城河的劳动力。如果领主要招待客人,佣农们就要把自己的床拆下来,为的是给领主提供足够的床单。到了打猎季节,农民要负责所有猎人的吃喝。如果爆发战争,他们还要在当地长官的率领下,在军队里充当步兵或者勤务。”
      领主垄断着一些利润丰厚的行业。只有他才有权经营磨坊、酿酒作坊、面包房和鸽舍。任何从他庄园里出产的东西,他都要分得绝大部分——甚至连村里鱼塘里捕到的鱼也不例外。他的权利名目繁多,而且有不少让人觉得很烦。有一种税称为租地继承税,还有一种称为死亡税的:佃农死的时候,庄园主可以拿走他养的最好的牲畜,当地的教区长可以拿次好的。如果这个佃农没有养牲畜,那么被拿走的就是他最好的衣服,或者是他的铜锅,甚至就是他临终的那张床。
      那真是一个遥远荒蛮的时代。
      在那个时代,一只母鸡在受惊的时候如果可以越过花园的栅栏或者跳上枝头的话,不论领主是否认为它有病,都必须收下……磨坊的主人要控制好他的水坝拦蓄的水位,使得站在桩上的蜜蜂不必弄湿翅膀就可以喝到水……佣农可以将砍伐的木材交给领主,充作赋税。对于如何捆绑这些木材,也有规定,要“让野兔可以竖着耳朵从当中穿过”。如果庄园里的一个男奴隶要娶一位女奴隶,他必须“把一口铜制的平底锅交给自己的主人作为补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7楼2017-08-20 21:56
        之后,封地的贵族们,权利越来越大,垄断的行业越来越多,他们甚至会将自己领地的一部分分封给佣人或者贴身管家,国王的权利慢慢的小的可怜。
        直到哈因里希一世成为帝王,贵族的生活才发生了改变,权利大的贵族们受到打压,有些反抗激烈的甚至会被株连九族,被打压的贵族也包括弗特曼家族,他们的领地被收回,所有人都被发配到德洛斯帝国的边远地区贬为佣农。
        卡兰是在这之后出生的,而她的母亲不堪压力,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永远的消失了,留下只有几个月的卡兰。
        卡兰不知道自己的家族曾经的命运,她只知道自己的家是个大庄园,有很多人一起打理,除了上交赋税,生活富余又自在。她从小就不同,她不像周围的女孩那样喜欢各种刺绣,喜欢唱歌,一起玩过家家,幻想着长大嫁给什么样的白马王子。
        她最喜欢的事,就是坐在与德洛斯帝国通联的交通道路上,看着通往帝国的马车和军队。
        她慢慢长大了,十六岁的卡兰坐在庄园的稻草堆上,她那一头长而飘逸的金发披在肩上,那双眼皮的眼睛闪着令男人们为之疯狂的秋波;瓜子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那水水的红唇性感而妖媚,低胸的衣服将她那一对微微隆起的酥胸暴露在外,让经过的男人不由的放长了他们的眼球看着。米白色的衣服将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嫩和修长,将她那小蛮腰修饰的很是完美。
        那天晚上,父亲兴冲冲的找到卡兰“卡兰!亲爱的女儿,你知道吗?有人来提亲了!你猜猜对方是谁?是休曼家的公子哥!你以后就要嫁给贵族了!我们的家族状况也能改观了!”
        卡兰听了父亲的话,有些茫然,她根本没想过要结婚,她认为太早了。
        休曼……休曼她见过,他的名声非常不好,那个大腹便便像猪一样的男人总是出入各种夜店,懒惰又庸俗,每晚的床上躺着不同的女人,每次逛街吃饭都有换不完的情妇。
        休曼已经五十多岁了,他的儿子,年龄是卡兰的两倍!
        我要嫁给这样的人吗?卡兰绝望的想。必须要拖一拖,我还没体会过爱情的滋味,就要嫁给一个见都没见过面的人吗?他的父亲人品那么差,他能好到哪去?
        “父亲,我觉得我还太小,女孩子最漂亮的时候是18岁,我才刚刚发育,你就这样把我嫁出去,外界会怎么评价你?这样好吗?”卡兰想办法为自己争取时间,想不到平时严厉的父亲却欣然同意,估计是被改变家族命运的搞事情冲昏了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8楼2017-08-20 21:56
          卡兰和休曼的儿子开始交往了,这也是双方的要求。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卡兰看见休曼的儿子,赛维尔挎着一个妖艳的女人,那个女人看见卡兰,放开了手“想不到你开始换口味了,那我先走了。”
          卡兰冷笑着:那女的把我也当成小情人了吗?哼,我才不会嫁给这样的男人。
          帝国每年都会征兵,各个地区都有考试考点,不过父亲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去当兵,特别是这种时候。这也是卡兰拖时间的目的,每一次,她都以出去约会为由偷偷报名考试。两年的时间,只要不停的考试,总有一次会通过的。
          终于,在一年以后,她通过了考试,进去德洛斯军事学院,科伦面对女儿的抉择,想要阻止却又无可奈何。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卡兰认识了克劳德,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孩。虽然军队不允许谈恋爱,但他们也只是有好感,是很好的朋友而已。
          卡兰十八岁那一年,她脱离了新兵阶段,本以为会开启全新的军旅生涯,但之后的事情,改变了卡兰一生的命运。
          那一天,团长带他们参观帝国转移试验场,这实验场坐落于比尔马克,他们很兴奋的跟在团长身后,可没想到仪器发生泄露,之后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巨大的力量将大家都震晕了,不知过了多久,卡兰从剧痛中醒过来,痛感源于她的右手,她看向自己的手,整条手臂闪耀着耀眼的蓝白色光芒,而她的头发也变成了银白色。
          卡兰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变故,一口气没上来,又晕死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自己已经在牢狱之中,周围有很多和她一样手臂变成蓝白色的同伴,可是,他们的头发并没有变成银白色。
          铁栏外面的士兵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那不是看着人类的目光,简直是在看怪物。
          这一刻,卡兰突然很后悔,后悔没嫁给那个风流成性的公子哥。
          他们被当做怪物,三五成群的和同样被转移实验影响的生物关在斗兽场战斗,供人取乐。
          之后的战斗中,她觉醒了转移力量,之后她发现,只要是头发变成银白色的人,都能驾驭这股强大的外来力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9楼2017-08-20 21:57
            她们的表现引起了帝国的重视,帝国开始着重培养他们。
            但他们并没有接收帝国的“好意”在她们意图谋反的时候,秘密已经泄露,而告密的人,正是克劳德,卡兰最好的朋友。
            帝国大量出兵,要消灭所有的实验品,卡兰一次次死里逃生,但她是个人,是血肉之躯。她还年轻,还没经验,根本无法抵抗大量的军队以及民间赏金猎人的追杀。
            然而命不该绝,给她执行绞刑的执行官是个新人,绳子并没有系紧,在踏板打开,卡兰双脚离地的时候,系在绞刑架上的绳子突然断开了。
            这一刻,不知为什么,卡兰的身体里突然催发出无限的生命力,她明明是个将死之人。她经历了两个月的牢狱之灾,营养不良,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呼吸之间,肋骨清晰可见,骨瘦如柴,远远看上去,就是骨架上裹着一层赃皮。
            可是求生意志让她的肾上腺素飙升,她的脚腕瘦的很系,其中一个脚踝已经从镣铐中抽出,另一边的脚镣被压的有些变形,不过这样子更容易逃跑,她瘦弱的身躯拼命地撞开围观的人群,因为人太多,她也很瘦,导致帝国军的脚步放慢了。
            她不停的跑,仿佛不知疲惫,她跑了很长时间,已经远远的甩开了帝国军。
            可是她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来。
            突然,脚踝一阵强烈的拉扯让她摔在地上。卡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肺部一片腥味,仿佛要炸开一样。
            她回过头,看见脚镣卡在石缝中,她试着抽出来,可是根本没有力气。
            情况很糟糕,她现在双手反绑,脚也被限制了自由,现在身处山林,太阳快落山了,那些昼伏夜出的野兽很快就会醒来。
            卡兰突然释然了。
            本来今天会被绞死的,我多活了几个小时,已经很满足了,这是我在死神手中抢来的,她如是想着。
            很快,我就会被狼群发现,然后留在这里。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
            卡兰微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0楼2017-08-20 21:57
              “唉,丫头,你还活着没?”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异国的口音将她吵醒。
              卡兰费了好大力气才睁开眼睛,看见一个身穿灰袍的虚祖人,颓废的脸上带着玩味的表情,一脸稀疏的胡茬子,棕色的中长发乱蓬蓬的,刘海上还有几缕白发,声音应该是中年,可是脸却很年轻。此时他正拿着一根木棍戳自己。
              卡兰喘了一会气,缓缓开口,嗓音嘶哑干涩“我是否……活着……决定……权……并不在……我……”
              剑士笑了一下,取下挂在腰间的葫芦,拔开塞子递到她嘴边。
              卡兰闻着浓烈的酒味,有些不舒服,直觉告诉她,喝了这烈酒就别想清醒,但她还是喝了几口,辛辣的酒温暖着肠胃,同时头也晕乎乎的。
              “喂,你是逃犯吧?”剑士问。
              “你见过……这么……狼狈的……逃犯吗?”卡兰反问。
              “我不知道,不过你是个很有趣的人,微笑面对死亡的人,我倒没见过有你这么年轻的,要不你和我走吧。”
              “喂……”没等卡兰说话,剑士就挥剑斩断了她脚上的脚镣。
              剑士将卡兰抱起来扛在肩上,她很轻,真的很轻,让剑士有意识的抱紧她,仿佛怕她被风吹走一样。
              “我叫西岚,是个虚祖人,我跟你说啊,我有个徒弟,老烦人了,总是不让我干这不让我干那,还总是派人监视我。我看你也不孬,以后你就和我干,站在我这边,帮我对付我徒弟,也不枉我救你。喂,听见没有?”
              西岚扭过头,发现卡兰闭着眼睛,低着头,心跳平稳,呼吸均匀,安逸的打起了盹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1楼2017-08-20 21:58
                第二章 第八节
                回到了大转移之后的世界,我们还需要在银色村庄休整一下。这一次,我的信仰都已经发生了改观。我没想到居然还有其他的宇宙,有不一样的神,我们生存的一隅,仅仅是沙漠中的一粒沙一样渺小。
                小萱说,她变异手臂的力量来源于魔界,《泰拉·创世纪》的书籍讲的就是魔界,无论如何,她都想治好自己的手。
                “希雅斯,你那时候说的一团黑雾一样的东西,应该就是黑色噩梦,现在和你说你也不懂,不过……”她定定的看着我,语气令人不安“如果你没看错,那就说明另一个宇宙的神已经下了一盘大棋,我们早已经成为了棋子,现在都被卷进来了,已经回不去了。莉莲娜虽然和你差不多年纪,但心智还没有你健全。她所在的组织,就是看中这一点,越是心智不健全的孩子,越容易被洗脑改变。”
                她合上书本,继续说道“莉莲娜自称神罚的代行者,但行为已经违背了神。我是个外人,我不懂你们的信仰,不过,那种残忍的方式,绝对不行。希雅斯,你一定要坚定自己的意志,不要被任何事情所左右,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错,你认为对的,就一定要坚持。”
                小萱今天很奇怪,自从她听说大转移之前的世界存在我说的叫“黑色噩梦”的东西,她就一直很不安。
                黑色噩梦,是否也来自魔界?否则小萱不能那么大反应。虽然我不知道黑色噩梦是什么,因为我的家乡偏远消息也不灵通,不过,我从小萱的语气中能感觉到那东西的危险性。
                小萱两夜没睡,她向摩根要一些安定作用的炼金药吃下去,走向塔娜身后的小屋休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5楼2017-08-27 07:53
                  我很好奇《泰拉·创世纪》书中的内容,所以跑到赛丽亚的树屋找那本书去看。
                  入夜后,下起了小雨。我在昏暗的灯光下吃了简单的晚餐后回到房间,用书签标记小萱看到的页数,之后再从头翻来这本书籍。
                  这本书有很多章节,每一章都有很多节。
                  第一章第一节内容估计是记录泰拉创世之初。
                  在世界的尽头,伟大的意志孕育了众神。
                  他们即是整体又是无限,其意志与权能无处不在。
                  直到有一天,他们其中一个突然伤心的离开,悲愤在心里弥漫。
                  “我们虽然无所不能,但没有人赞赏我们,在永恒中迷茫的徘徊,没有人关注我们的志向,留下的只有永不消逝的悲伤……”他留下了一句话。
                  其余的人,沉默着……
                  其中一人说道“我们可以自己重新创造一个新的纪元!让我们恢复以往的辉煌!我们会爱护它……首先要有一个能安居的地方……”
                  我的精神渐渐沉入一片平和的黑暗之中,思绪完全进入了书中的世界,窗外的雨声慢慢隐去,整个世界都被隔离开。我喜欢这种绝对的宁静。但是很快我就捕捉到一丝锐利的气息,虽然没有杀意,但仍然对我构成威胁。意识浮出水面,我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刚好看到一个瘦削的身影敏捷地从窗子里翻进来。
                  银发,赤瞳,健硕的身材,黑色的武者长袍。我不会忘记这种打扮的。
                  曾经我和莉莲娜看到的和小萱有一场大战之后惨败的男鬼剑士。
                  我伸手抄起放在床边的镰刀,刀锋直接挥向他的脖子。与此同时,他手中一把狭长的太刀也对准了我的胸口。
                  他只要稍一伸臂,就可以把剑刺进我的胸膛,但是我也只需要将镰刀稍一移动,就可以干净利落的砍下他的脑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6楼2017-08-27 07:53
                    桌边,一盏昏灯如豆,火苗静静的摇曳着,时不时的闪烁一下。我和他这样相持了多久,我并不知道,不过男鬼剑士先是将太刀从我胸前移开“我不是来打架的,况且,你也打不过我。”
                    男鬼剑士神色淡然,看着我的目光坚定,并不躲闪,我知道,他有绝对的实力,说的是事实。
                    不过我并没有放松警惕“你来干什么?我们并不认识吧。”
                    “我们不认识,不过我倒是和你的朋友认识。”鬼剑士收起太刀,我发现他的太刀刀身锈迹斑斑,但刀刃却打磨的很好,完全不影响使用,看样子,这是他临时的武器,而且,他的生命有一半交给了手中的刀剑。
                    “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东西。”
                    “怎么,她拿走了你重要的东西吗?”我当然知道是什么事,那一天,我和莉莲娜在暗处看他们僵持,当时小萱完全可以杀了他,可是她仅仅是拿走了他那把诡异的散发着黑色光芒的光剑。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同伴的?跟踪我们?”我答非所问,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他也不是来打架的,不过我就是不想把小萱的行踪告诉他。
                    “赏金猎人的圈子里,消息很灵通,暗处的赏金猎人可以看见你们,然后,通缉犯的消息就会在猎人圈里传播,我这次不是来打架的,她拿走了我的光剑,那把剑可不是谁都可以用的。那把光剑叫双龙魔影剑,光剑是能量武器,注入能量就可以维持剑的形状,但这需要非常高端困难的技巧,能使用光剑的人少之又少,曾经光剑是皇族的象征,不过那种能量武器对人是没有伤害的。而我的——双龙魔影剑可不一样。”男鬼剑士说的话玄乎其神“普通的光剑,包含着纯净的能量,那是一个武者的精气。可另外一种,是用人的灵魂铸剑,以魂铸剑,违背人道,铸剑的灵魂永远封印在武器中,久而久之就会成为怨灵,没有异于常人坚定的心智,会被反噬,如果她用过的次数不多,那倒好办,如果经常用,也许会被侵占意识。”
                    “你不是想一直抓捕她归案吗?等着魔剑侵占她的意识不就好了?”我反问男鬼剑士“为什么要收回你的魔剑呢?”
                    男鬼剑士摊开手“我好不容易压制住魔剑,如果被释放出来,我就打不过她了。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毕竟我们根本不认识,不过就算你不相信,我总会想办法把我的剑拿回来的。”
                    “你倒是听人说话啊……”现在莉莲娜和小萱都不在,这个男鬼剑士并没有杀意,而且他没了自己的武器,就像是个拔了牙的老虎,虽然气势还在,但却没那么危险的感觉了。
                    我就这样和他耗着,他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我,我也不说话,我等着他开口,反正我时间多的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7楼2017-08-27 07:53
                      屋子里有一包好茶,我用热水冲了一些茶叶——今晚我是不能睡觉了。
                      在我喝了第四杯茶的时候,男鬼剑士开口了“请相信我,你一定要如实说出来,她用过我的光剑没有?如果她被反噬,我根本打不过她,因为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是刀中魂了。”
                      “这个……我没怎么注意,不过小萱的光剑坏了之后,就一直没换新的,不过你的……”突然间,屋子里变得非常寒冷,蜡烛的火焰摇曳着,渐渐的,温暖的橘黄色烛光变成了幽深清冷的蓝色火焰。
                      男鬼剑士的面色如同拉下的白色幕布一样,刷的一下惨白。
                      “那家伙……不会睡觉都拿着那把光剑吧……”
                      我被这种异像震惊的好久说不出话,我稳了稳心神“当然,这是逃亡之人的特性啊……”
                      男鬼剑士突然拉住我的手“快告诉我她在哪!!”
                      我不再犹豫,拉着男鬼剑士跑向塔娜的小屋。
                      银色村庄一个人也没有,与白天的祥和热闹不同,夜晚的银色村庄非常黑暗,因为巨大的银色树冠遮住了太阳光和月光,虽然有温暖的橘色灯光为夜晚增添生机,可现在那些灯光都变成了清冷的蓝色,整个村庄看起来并不像生者的领地,而是死者的坟墓。
                      我们来到小屋前,塔娜,摩根,赛丽亚都不在,那个小屋被模糊的影子包围,接近了头昏脑涨,我的眼睛发酸,眼泪哗哗的流出来,胃部翻腾着,险些把晚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男鬼剑士捂着鼻子“好浓重的瘴气,夜晚正是阴气旺盛的时候,她居然把武器放在身边……喂,现在不算太晚,我还能压制这把魔剑,但为了压制魔剑不能被影响,现在你必须把这里的怨灵引出来。”
                      虽然我并没有完全相信他,不过这种诡异的事情让我不得不相信魔剑的存在。
                      “我该怎么做?”我问。
                      男鬼剑士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石块,小石块只有一个指甲大小,仔细看,不是纯黑色的,有淡淡的黄色,形状很奇怪。
                      “这是我一个精通于鬼神研究的朋友送给我的,想要和亡灵交流,首先自己必须是个亡灵。不过也不能真的杀人,把这个含在嘴里,你的身上就会散发出死气,亡灵就不会发现你身上生者的气息,你们就可以交流了。”
                      听他的话,再看看他手里奇怪的小石头“这么丧气的东西……你必须告诉我是什么,否则我拒绝合作。”
                      “尸牙……”
                      …………………我真的想把胃里的东西吐出来,逗我呢???如果真的含着这个东西我肯定能把苦胆给吐出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8楼2017-08-27 07:54
                        第二章 第九节
                        男鬼剑士料到了我的反应“含着这个东西不能说话不能动,如果我来做,我怎么施展开压制怨灵?你的任务只要把那个东西引出来就行。”
                        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让我含着尸牙躺下,然后在我的旁边点燃一支蜡烛,蜡烛是白色的,火焰刚开始是温暖的属于人类的光,可是仅仅几秒钟,火焰就变成了蓝色。
                        “记住,过程中千万不能说话,否则你的生气会泄露。”男鬼剑士叮嘱我之后,就坐在我身边,一边烧纸,一边静静等待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怨灵始终没有来。周围开始吹起呜呜的风。
                        纸钱在火盆里面一张张的化为灰烬,男鬼剑士小声的念叨着“这位鬼大哥,我不知道你是谁。咱们有话好好说,没有过不去的仇,我也是意外的得到这把光剑,咱们并无仇怨,如果你想离开,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纸钱烧了一会,给人的感觉越烧越阴森,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所用,我身子周围开始有一股寒气蔓延出来。
                        我打了个哆嗦,那只蜡烛的火光仍然在跳跃。我盯着地上被火苗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影子,心里面涌出一丝丝的恐惧来。
                        我有一种感觉。它已经来了。我不知道它在哪,但是我知道就在附近。
                        忽然,我听到一声沉重的脆响,就在我和男鬼剑士周围响起来。这声音太真切了,绝对不是我的幻觉。我吓得头皮发麻。
                        我的身子不敢动弹,使劲斜了斜眼睛,想要看看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影子很不对劲。
                        原本黑乎乎的,小山一样的影子,奔腾跳跃。变得像是一堆黑色的火苗,而就在这火苗当中,有一样黑乎乎,笨重的东西,不住的被放下来,又拿起来,并且伴随着一声声沉重的击打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9楼2017-08-27 07:55
                          “你看到的是怨灵的记忆。”男鬼剑士突然开口“现在,你已经进入了它的记忆。”
                          我并不想看这个影子,想转过头去,这时候才发现,身子已经动弹不得了。
                          这时候,我甚至连闭眼都不能了。我死死地盯着那团火光,渐渐的,黑色的火焰变成了红色。而且,它距离我越来越近。
                          这是什么情况?火焰怎么烧到我身上来了?我竭尽全力的想要叫喊,然而我用尽了力气,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咕咕声,这声音,很像是濒死的人喘气的声音。
                          我绝望的想,难道人临死的时候都像我一样,这样剧烈的挣扎着,想和命运抗争,但是却又无能为力吗?
                          男鬼剑士坐在我旁边始终没有动静。我心中恼火不已,我很想叫他赶快帮我,可那团火就烧到我身上了。我的身体就像是掉进了毒蛇窝,被千万条毒蛇啃咬,每一寸肌肤都仿佛中了蛇毒,疼痛的灼烧感持续不断,一刻也不停息。
                          我感觉皮肤已经被烧脱了,而五脏六腑已经被烤焦了。这种疼痛如此真切,就好像我真的被投进火海灼烧一样,可我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我被剧烈的疼痛折磨的痛苦不堪,神智渐渐模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身上的疼痛一点点的消失了。我渐渐地又能感觉到周围的世界了。
                          我松了一口气,心想:难道那怨灵放过我了吗?
                          我睁开眼睛,这时候才惊骇的发现,我躺在一团火焰中,随后,一只大铁钳夹住了我。
                          我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头顶上忽然出现一个庞然大物,它以极快的速度,正对着我砸了下来。我想要逃跑,可是那里还逃得走?
                          我听见一声炸雷在我耳边响起。随后,我感觉我的身子被砸弯了一个弧度。紧接着,我被夹着翻了个面,又是一声巨响。
                          我向周围望了望,我看见了躺在塔娜小屋前面的我,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这个人不就是我吗?
                          我全都明白了,我到底还是中招了。那只怨灵将我的魂魄勾了出来,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放到了火焰映出的影子里面。
                          跳跃的影子变成了熊熊的炉火,而我的魂魄附在了那上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0楼2017-08-27 07:56
                            不知道被击打了多久,我感觉被人拿了出来,迅速的浸入到了冷水中。
                            我感觉我的肌肤正在一寸寸的皲裂,原本被烧得发红、柔软的身体,迅速变得坚硬。我疼得想要尖叫,但是我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被人铸成了一把剑,之后,剑身如同冰块迸裂开来,我的灵魂变成了一道黑色的阴影,一只手握住我,我的灵魂被注入强大的能量,散发出诡异的漆黑的光芒。
                            之后我又被那个庞然大物拿起来,阴惨惨的声音响起“嘿嘿嘿,以魂铸剑,锋利无比!”
                            我看到男鬼剑士突然站起来,拿着他的太刀。
                            太好了,他终于行动了。
                            我正高兴,可是他却举起太刀向我砍过来!
                            我想跑,可我感觉不到腿的存在,我突然想起之前的幻像,也许那不是幻像,我已经变成了一把光剑。
                            之后,一道银色的光落下,我感觉自己被拦腰斩断,可就算疼痛剧烈,我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然后我感觉自己被扔掉了,那个声音又响起“真是的,忙活了大半日,又是一把废刀……这个灵魂不怎么样,还不如……”
                            突然,我的意识恢复了清明,这感觉就像溺水之人浮出水面,有一股力量从我的胸膛中升起,疼痛更加真实,我再也坚持不住,突然“啊!!!!!”的一声大喊出来。
                            然后我坐了起来,吐出口中的尸牙,我感觉很累,就好像自己的灵魂受到了重创。
                            我看见男鬼剑士和小萱僵持着,小萱周身围绕着一团团黑色的瘴气,男鬼剑士的太刀显然不能与之对抗,他正拿着我的镰刀苦苦抵挡小萱的攻击。莉莲娜被吵闹的响声吵醒,她穿着睡衣,举着燃烧着烈焰的巨兵,不知道该帮哪一边。
                            她看出了形式,小萱很危险,那个男鬼剑士,也不知道是不是敌人。
                            发生了什么?
                            我想站起来,可是下身一点知觉也没有,没错,腰部以下已经没有感觉了!难道我……我……
                            我不敢说出那个词,巨大的恐慌不断的冲击着我最后的精神支柱,我坚持着没有昏厥,事情的轻重缓急我分得清,现在比起恐慌,重要的是先活下去,身体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1楼2017-08-27 07:56
                              可我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但不阻止小萱,我们所有人都可能变成刀下亡灵。
                              我闭上眼睛,大脑高速运转着,还是试着联系一下魅魔……
                              魅魔,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我也不关心我是谁的转世轮回。
                              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
                              “你……还肯相信我吗?”这是魅魔的声音,小心翼翼的。
                              “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我,我很感谢你,我不在乎你之前以什么原因对我有所隐瞒,但我依然选择相信你。”
                              魅魔站在我面前,但并没有看着我,她的目光看向一边“希雅斯,你真是……太傻了。”
                              她一边走向那三个人,一边对我说道“你的灵魂被砍为两半,受到重创,这几天是别想站起来了,不过,你可不是普通人,我还在你身边,你慢慢会好的。希雅斯,我只是一个存在于世间的意识体,我即是虚无也是真实,是撒旦大人让我保护你,我在你身边,属于职责,不过……这一次,是我选择你。”
                              魅魔的胸膛突然张开,肋骨突出,一片紫色的物质快速聚集,突然,凭空出现一根巨大的黑色长矛,将那把黑色的光剑震得粉碎。
                              小萱突然失去意识倒下了,男鬼剑士体力不支,用我的镰刀支撑着身体,慢慢坐在地上。
                              莉莲娜放下巨兵,揉了揉眼睛“别告诉我,这又是一场梦。”
                              我笑了笑,莉莲娜还是很迷茫的状态啊。
                              “结束了吗……”男鬼剑士的眼皮打架“怨灵的领域会慢慢消失。这是怨灵的空间,没想到……”他看着莉莲娜“没想到还会有其他人进入……不过,我们很快就会出去了……”
                              他深深的喘了口气,又看看我“虽然你现在不怎强,不过你干的不错。”他休息一会,然后拿着太刀站起来走向小萱。
                              “你想干什么?”我和莉莲娜紧张起来。
                              男鬼剑士摆摆手“都这样了,我现在很累,只想休息。”他将太刀放在昏厥的小萱身旁“我可不想以这种卑鄙的方式取你的项上人头,这把刀,你还是先替我保存一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2楼2017-08-27 0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