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0回复贴,共1
厢间旧人话旧时

青烟袅袅的在房间升起,带着一股淡淡的茶香味道。他轻轻勾起耳边的发丝,勾着嘴角,眉目含笑的看着坐在旁边的带着玉制面具的男子。手法娴熟的泡着茶。

“来来来咱不生气,喝茶喝茶!”男子脸上尽是轻浮的笑容,正直勾勾的看着戴面具的男子。拿起茶具便往他的杯里添茶,看着戴面具的男子盯着茶看了好一会,终究是拿起来轻吮了一口,这才笑意更湛。乐呵乐呵的再给他加茶。“对了嘛,这才是我们小将军的气量对不对?喝茶。”

“……”男子握着茶杯的手停顿了一会,盯着手中的茶,又是喝下去了一口。“我可不见得我有什么气量。”他淡淡的说出口,将茶杯置于桌上。

“……哪儿的话!长虹你看你最近把气量修得多好啊,要这是搁从前那他们可就死定了!你瞧瞧你的气量是不是特别大?”他笑呵呵的为戴面具的男子圆场,一边把男子的茶杯扶正,添上了新的茶水。

“……”男子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似乎在犹豫着什么,问道:“我从前的气量那么小?”

“…没有!怎么可能!你的气量一直那么大!真的我不骗你!”他慌张的赶忙说出,看着男子那一副别人欠了他钱一样的臭脸,他也只好把心里话憋起来,硬生生的扯了慌。他长虹以前的气量小,不小,就是底线太多,爱玩报复,没人可以承受住。

“太假了……”长虹轻抿一口茶水,淡淡的说。

“她…就是那个蓝虞怎么惹得你这么生气的啊?”玉盏见长虹的气色缓和了不少,便试探醒的问了一句。

长虹握茶的手一紧,茶杯应声而碎,他黑着脸看着自己捏碎的茶杯,“没有什么,说了什么不好的而已,我没有这么生气。”

“……”骗鬼啊!茶杯都碎了好不好!?

玉盏在心中腹诽了一句,讪讪的看着长虹,从他这表情他也估摸着知道蓝虞对长虹说了什么话了。啧啧,还好当时他没有去找长虹,否则后果真是不可想象。

玉盏拿了一个新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倒了茶,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不会是说你有龙阳之好…?”

“咔”

玉盏嘴角抽搐的看着第二个杯子破碎的渣渣掉在了地上,抬头看着长虹风轻云淡的表情,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这个杯子很贵的啊!!

“你的茶杯太脆了。”他黑着脸淡淡的飘来了一句极其欠打的话,玉盏捏紧了茶杯尽力克制住骂人的冲动。

“你…就这样忍?”玉盏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却没有给长虹拿新的杯子。

长虹勾起嘴角轻蔑的笑了笑,撑着下颚阴森森的看着前方。“我不会饶了她的,这个女人要为她说的话付出代价……”

……

信鹰的长唳划破天际,扑腾着翅膀向雕红的窗口飞去,稳当当的停落在了上边。低头啄弄羽毛。

男人从信鹰的左脚信筒处拿下信,轻轻的抚摸着它。“乖!最近已经好久没有见你给老夫送信了,老夫甚是想念啊!”

想念着那封信。

男人悠闲的将信展开。

他听话的同我去了庆功宴,老头子,这下子小爷看你有什么话可以说的呢?这便是你自己的没有能耐罢了。你说呢?也许,他还要真真正正的把自己的真实面目公众,我答应了你的事我定会完成的,他,我也会带回来与你。但是我希望你到时也会遵守自己的承诺,在她的墓前给我磕头下跪,诚心诚意的道歉。我想老头子你应该不会反悔的对吧?不过呢我也并不担心你会反悔,大不了我们争一个鱼死网破,到时候我可就没有生死之说了。毕竟我可是很期待她在天上看见你认错的样子呢。

玉盏留

男人不禁笑出了声,冷冷的看着信。“鱼死网破?只怕你没有这个能力吧,毛头小子!”

他抬头看了一眼信鹰,便放眼看着天空,“长虹啊长虹,老夫说过让你回来,便一定让你回来,纵使你再能逃又如何,不过是放你去得意了几年!还有你身边的胡血娃娃,不久也该送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29 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