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0回复贴,共1
多年又见将军府

蓝虞回到家时已经深夜,因为今日的应酬太过劳累,虽然知道她乱跑,可庆的是没有给他捅出什么幺蛾子,蓝老也懒得和她这个毛丫头计较,随随便便训了几句,见这个丫头态度很好,道歉及时也就懒得和她计较。

蓝虞一脸狗腿的样子给自家老爹认了错,就悻悻的出来了。此刻明月当空,明亮得很,她穿过回朗往自己的闺房走去。

在凉亭内却发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仔细看去,就是当今盛名的将军黑侨。他眼神如同清水,平静而又冷淡,蓝虞被他吓了一跳,对上他那幽幽的眼神,虽然没做什么亏心事,但被他这目光看着却隐约觉得有些心虚。

“黑侨哥……这么晚了你还不去睡么?”她有些心虚的笑了笑。

“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蓝虞紧紧的攥着衣角,终于还是慢慢吞吞的走了过去。“……什、什么事啊?”

黑侨的手覆上了蓝虞的头上,揉揉她的脑袋,叹了一口气,像是感慨的说:“蓝鱼儿长大了,先前我同你分别是是一年前了,不想你变化如此大!”

蓝虞脸色稍红,不知为何黑侨今日要说这些,心下有点紧张,手心渗出了细汗。

“蓝鱼儿,黑侨哥知道你是向往江湖儿女,但是你要知道你生在官家,一言一行都让那些小人觑着!”说完,他有神的双目紧紧的盯着蓝虞。“虽然小将军隐居多年从未找到过行迹,但是他的权利依旧权倾朝野,我们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脾性,你今日的言行便是会惹来祸端。”

蓝虞看着黑侨,不禁皱眉。

隐居多年找不到个屁!那些有钱人和大官有事没事不就是去茗醉阁赏他的小曲,换了一副皮囊而已,要是知道真相还不给吓得半死!她心中虽是如此,却不敢说出来,只是看着黑侨说“呃……我觉得小将军人应该不错,至少没有那么小肚鸡肠吧?”

黑侨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扶额,不知道该说她什么了。

“再大度的男人听了别人说自己是一个男艺还不气死?何况他是一介将军,长小将军在我们历代人中,当数战场杀敌最勇猛,也是最心狠手辣的人,你必须要小心!”

“哦……”蓝虞有些无奈的看着黑侨。心中却气打不过一处来,有些恼火。为什么自己在这大半夜的休息时间要因为那个面首,不对,那个男艺而在这里受训?!他可以是叱咤风云的小将军,但依旧是哪个茗醉阁的艺,要谈报复,何其容易!

黑侨见她一脸难过的样子便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对一个尚天真的人说这些有些不妥,也疑心自己是不是说重了。就揉了揉蓝虞的脑袋,温柔的笑了笑“蓝鱼儿记住就好了,天色已经不晚,早些回去休息吧。”

……

马车行进,长虹坐在车内小憩,今日装的有些累。他疲倦的睁开眼睛看着玉盏一脸的微笑看着自己,心里觉得十分厌烦。“我说你看什么?没见过人么?”

玉盏笑得更欢了。有些神色不自然,像是在极力的转移什么似的。“没没没,人我还是见过的,就是没有见过长得如此美的男人而已~”

“咔吧”

长虹拧着玉盏的手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玉盏,脸色阴沉的似乎可以杀人。“那我让你去见见鬼好了。”

“疼疼疼我错了!”玉盏急忙抽回手。心疼的看着自己好看的手指。“***的真是暴力!万一断了怎么办!”

“那就把左手也一起弄断了吧。”长虹缓缓闭上眼,冷冷的说。

马车又行进了好些距离,长虹也感觉好多了,对他来说,到宴席上去,比打仗还累……

听着马行走的声音,他似乎察觉到了有些异样,便将身边的车帘打开,却看见的不是回茗醉阁的道路,而是一条他再熟悉不过的道路,虽是已经几年没有回来,却永远不会忘记。

长虹脸色沉了下来,缓缓放下了车帘,扭头看着一旁笑得极其不自然的玉盏,忍着把他丢下车自己离开的冲动,漠然问道“你要带我去哪,我回去的路,似乎不是这条。”

“你不是再熟悉不过这条路了么,尽管多年没有回来。”玉盏笑嘻嘻的看着长虹,眼底却尽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精明,也有些漠然,“你说对不对啊小将军?”

长虹黑着脸直勾勾的看着玉盏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捏了捏手,发出骨头清脆的声音,他唇角微微向上勾起,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让人骨头发冷。“几年不见,你却是会算计认人了,让我进宫,虽说也没有把真面目暴露,却也是让人发觉了我不是传言的模样,明知我厌恶这些,却设计的让我筋疲力尽,好让你在我小憩的时间内前往我的将军府?”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真聪明!”玉盏赞许的看着长虹,“要不要我们到你的将军府培养培养感情?我们……”

自然还没说完就被长虹狠揍一顿。

马车止步,驾车的车夫也“吁”了一声,玉盏笑了笑。将车帘打开,那座豪华富丽的府宅暴露在了长虹眼前,他狡黠一笑。“如何,小将军,可有想念将军府的生活?”

长虹愣愣的看着那偌大的府宅,将军府三个字赫然映入眼帘。

将军府……他自己所建的,几年不归,他曾以为忘了这份感觉,却是在再见一眼,内心也被撼动。

他是将军,一位权倾朝野,沙场驰掣的将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29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