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练吧 关注:19,726贴子:542,141

【原创】刑,血腥,很虐,也很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虐凤凤,虐身;然后虐练练,虐心加虐身;最后虐大庄,虐心。
这篇很虐,然而由于楼楼本身是 卫练凤非良 党,俗称all练党,所以楼楼会让他们都对练练有感情的,至于卫练在这篇的结局……凤练吧唉,你们说我能让他们在一起吗!
尽管卫练不会在一起,然而你们觉得凤练就能愉快地在一起吗?注意了嘛标题写了“虐”
so,结局究竟如何,究竟是BE还是HE,欢迎客观来看哦!
特注:这篇文可能把练练写得有些软,然而毕竟写了七千多字了,懒得改了,能看的看官将就着看,不能看的勿进。


回复
1楼2017-06-30 21:41
    表示期待这篇“虐”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30 21:44




      回复
      9楼2017-06-30 21:52
        刑-第一章(二)
        白凤心念电转,是了,他是谍堂副堂主,能给副堂主行刑的怎么会是普通的刑手呢?更何况他刚才似乎忘了,他们的另一个身份。
        刑堂副堂主,谍堂副堂主。
        刑堂堂主是韩非,谍堂堂主是紫女。
        即便他们早已不在,卫庄还是为他们保留了职位。
        流沙的元老均无异议。
        这也是流沙新人中不成文的规矩:就算你再有实力,想在流沙中拥有更高的权力与职位,这两个位置,你也是绝对不能碰的,连一丁点想法都不要有。
        白凤只当是如此原因,松手,却依然不肯褪衣。
        却不想卫庄压根儿连赤练都没告诉,是赤练听刑堂小厮嘀咕时自己用刑堂副堂主的身份把本来今日该来行刑的打手都遣走了,只身一人来到刑室的。至于原因,不可否认赤练是想一人好好欣赏白凤的美se啦,但更多的,她算是了解他的人,白凤是流沙中年龄最小的,却也是心防最强的,除了卫庄大人和自己的话,他谁的都懒得搭理,更何况,以卫庄大人的意思,白凤那一双练轻功的腿恐怕是要废了,即使知道事后卫庄大人一定不惜重金为白凤治疗,但这病根和阴影恐怕是白凤一辈子的心病,万一日后二人有了嫌隙,自己恐怕是最不愿看到的那个人。
        再者,白凤这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屈膝在刑堂打手之下?他又怎么会让那些人看见他受伤?赤练此时用笨拙方法维护的,也正是他身为百鸟之王,流沙四大天王之首的尊严与骄傲!
        她从红莲化身赤练,的确是确确实实在地狱里走过一遭,即便是现在,也依然在泥沼中深陷。可是,每当她看到白凤完成任务归来后一尘不染的衣衫,冷傲的眼神,总觉得他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地方,他就应该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就算是流沙,也不能成为他的锁链,阻止他振翅。
        他们本应处于天堂与地狱两个平行世界,无奈是命运让他们有了交集。
        他说的没错,爱恨情仇,果然有趣。
        而且既然他曾救过自己一命,那今日,自己也帮他一把,只希望卫庄大人对自己的责罚可以轻一点。
        赤练扬起藤条指指眼前的刑架道:“先跪着,你不脱我就打到你脱。”
        其实说是刑架,不如说就是两个吊环,但都是精铁打造,铁链从房顶垂下,末端是两个铁环,地上只有缚住脚腕的弧形铁环,根本无法挣脱,而且此种刑架受刑十分费力,根本无处借力,流沙刑堂还有个规矩叫“四个不”:不准叫,不准挡,不准躲,不准动。四样犯了一样都要重新打过。这对于这种刑架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白凤还是看着她,不为所动。
        赤练刚想打,突然想起什么,从白凤眼前绕到他斜后方:“现在可以了吧?”
        白凤不吱声也不动弹。
        呵,这小子,驴脾气,死倔!赤练内心冷哼,藤条刷刷刷就抽后背上,白凤虽然听见风声早有防备,可还是没想到赤练刚下手就如此之狠,她是杀手,又擅使链剑,如今藤条拿在手上,居然也使出了些软鞭的意味。
        不过这点疼在白凤身上不算什么,所以他站得直直的,纹丝不动。毕竟在一个异性面前脱光衣服,即便是他这样平时不在乎世俗的人也实在是拉不下脸来。
        赤练打了二十来下停了手,自知白凤这样的表现是绝不屈服的意思,可是不脱衣服不上刑架就表示真正的刑罚还未开始,照这样下去得熬到什么时候啊。
        赤练微叹了口气,算是妥协道:“也罢,反正卫庄大人这次给你的刑罚是鞭背和…鞑臀,你脱上衣就好了,裤子就不用脱了。”
        然而他真正要领的刑是脊杖五十和断腿之刑。所谓断腿之刑就是把双腿的大腿和小腿都打断,没有固定数目,打断为止。
        白凤解下衣衫,头也不回递给赤练,就算烛火昏暗,赤练也还是能看到白凤微红的耳垂。赤练看着他解开衣服,慢慢露出圆润的肩头,有力的臂膀,早已不再是曾经清瘦的男孩,她的目光凝在他后背光滑而雪白的皮肤上,与那深深浅浅的二十余条印记形成鲜明对比。
        赤练轻笑一声接过衣服,转身挂在入口处的衣架上。刚想往回走,只觉得周身一阵阴冷,她望了望门,锁好了啊,难不成是自己来了月事,所以会感觉冷?可这种感觉仅仅是一瞬间,顷刻又消失了,赤练摇摇头,只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赤练转身,看见白凤已经端端正正跪在地上,昂首挺胸,与赤练见过的其他受刑者完全不同。不过,这才是白凤吧。好小子,不枉姐姐我亲自动手。
        赤练给白凤戴上枷锁,手指不经意的触碰白凤光滑的皮肤,冰冰凉凉,很舒服。
        “二十下,杀威棒。”


        回复
        10楼2017-06-30 21:53
          自顶顶,两更施工完毕


          回复
          11楼2017-06-30 21:54
            一上来就是打。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30 22: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01 09:28
                波折号😂是怕度娘和谐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01 09:39
                  前排插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7-01 09:51
                    刑-第一章(三)
                    这是流沙的规矩,每个受刑者要先领二十杀威棒,让他们反思自己的错误。
                    杀威棒是降香黄檀木材质的,开胃菜而已,却还是让很多人疼得受不了。
                    赤练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二十下打在臀上。
                    啪一声响。赤练甩了甩手,暗道这么久没用过刑了,莫非生疏了?赤练也不傻,如果按刚才的力道打下去,这又是暗改军令,又是明目张胆的放水的,卫庄大人一定会重责他们二人的。
                    啪啪啪,二十下下去,白凤面不改色,照单全收。
                    “白凤,卫庄大人问你,究竟为什么要放到手的目标离开?”杀威棒过后,是例行的问话,反省时间。说着,赤练拿起一根两指宽的黑色皮鞭,甩了甩,鞭梢竟然在地上擦出一串火星。
                    白凤冷声道:“这么多年,你婆妈的性格还是没怎么变。”
                    “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赤练扬鞭,鞭子狠狠咬紧白凤滑嫩紧致的肌肤里。
                    咻-啪。第一道鞭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印了上去,而且迅速变成紫青色,再变肿。
                    咻-啪。第二道鞭痕稍稍盖住了第一道鞭痕的下端,痕迹相印的地方迅速肿胀,变成黑色。
                    咻-啪。第三道。
                    咻-啪。第四道。
                    ……
                    直到二十五道鞭痕从上到下整齐覆盖了白凤后背所有白嫩的皮肤她才终于停手:“还是不肯说么?呵,其实你说与不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这个任务你不做,总会有人做。鞭背两百五十,还有两百二十五下,你有的是时间说。”
                    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一百二十五下。赤练眼看着白凤原本白嫩,充满爆发力的肌肉在她手下由白变红,变青转紫,再成深黑破皮出血,鲜血顺着残破不堪的脊背蜿蜒向下,染红了裤子。可还是一点表示都没有:被吊着的双臂自然伸直,双手下垂并未握拳,就连被压抑在喉咙深处的呜咽声都听不到。
                    赤练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家伙,自打进了流沙就这样,受伤的样子恐怕除了一开始负责训练他的卫庄大人以外谁都没见过。
                    也罢。还有一百二十五下。
                    赤练把鞭子放进一旁的盐水桶里绞了绞,整桶水都变成了红色。血腥味在刑室里弥漫开。
                    这一百余下与之前的打法不同,之前是从上到下顺着打,这一轮打完了再重复,可这次的是同一个地方直接连打五下,打的还是之前已经受过摧残且破皮流血的皮肤。这种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的。
                    咻-啪。鞭子裹着风狠狠噬进肉里。咻-啪咻-啪咻-啪咻-啪。连着五下打在同一个地方。饶是赤练尽量控制着手劲,也还是不能避免的使整条鞭痕所在的地方齐齐豁开,鲜血和碎肉随着鞭子的动作嵌进沟壑,又再被撕出。而鞭子上的盐分也随之一起进入白凤身上的伤口里,赤练也听到了白凤不再稳定的呼吸声。
                    鲜血和肉沫在白凤的背上四散飞溅,一层血雾刺痛了赤练的双眼。
                    两百五十下打完,白凤的后背已经不能看了:原本前一百二十五下打出来整整齐齐的二十五道带血的鞭痕如今已经完完全全碎成一滩烂肉。这样的惨状与其张开的白皙双臂形成鲜明的视觉冲击。
                    “为什么。”赤练再次说出了这个问题。
                    但白凤压根就没有回答她的意思。刑室里一时只有白凤时轻时重的呼吸声。
                    赤练叹气,扔了鞭子,走到他侧前方,跪坐下来,慢慢膝行到他眼前。


                    收起回复
                    16楼2017-07-01 19:38
                      2019-10-20 20:00 广告
                      楼主,更了叫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01 20:51
                        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02 12:49
                          自顶顶,怎么木有人看……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混个十五字)


                          回复
                          19楼2017-07-03 17:34
                            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03 18:02
                              有人有人,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03 18: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03 23:00
                                  后面也要这么打赤练?やめでください。加油啦,除了虐,有粉红剧情嘛,一点点都可以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7-04 06:49
                                    这回是真更!!!请叫我勤劳小楼主
                                    刑-第一章(四)
                                    白凤看着她那双近乎哀求的眼睛不能说不动摇。
                                    赤练此番意味很明显,就是求他说。两人心知肚明,赤练是真下不去手了,刚才把鞭子浸了盐水也是为了逼他快点说,毕竟刑堂的规矩之一就是如果打完第一种刑罚的指定数目受刑人还是没招,那就接着打,招完为止。
                                    而且更让他动摇的一点是,赤练刚才是走到他身侧膝行过来的。不得不说此番确实有央求他的意思,但是以白凤对她的了解,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呵,这么多年,婆妈没变,会心软也没变。
                                    是…对…在乎的人么…
                                    白凤垂下眼帘,不再看她。
                                    赤练见状长吁一口气,好,既然你愿意跪,那我陪你跪着。
                                    突然,那股让人心悸的寒冷又来了。赤练双手搓了搓胳膊打量着四周,膝行后退到白凤侧前方才站起身拿一旁的火把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并没有什么不对劲,而且居然又像刚才一样闪现闪退。通风管道处的也气温正常,而且屋子斜上方的观刑室并没有人。
                                    赤练方复膝行到白凤跟前接着跪坐。
                                    白凤也注意到了这股不寻常的寒气,不过赤练检查过并没发现什么,也就不再多想。毕竟是刑堂深处,就算有敌人来犯,谁没事到这种地方来?白凤注意到刚才赤练搓了搓胳膊,虽然是有点冷,但是还没到要搓胳膊的地步…等等,今天是…
                                    白凤猛一个抬头把正看着地发呆的赤练吓一跳:“怎么了?你肯说了?”
                                    “你是不是…”白凤没理她这茬儿,自顾自地问道。
                                    “啊…”见白凤难得红着小脸,视线一直在她腹部转悠,才突然反应过来,微红着脸撇开了头“…嗯…”
                                    其实那次纯属是个意外。
                                    那日正值严冬,两个人一起出一个紧急任务,入夜,下起了鹅毛大雪,恰逢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奈,两人只好进到前方一片森林里,虽然更冷,但是这个地方对于他俩来说确实安全。只得随便找个背风的地方将就一晚。两人会御蛇御鸟,而且根据苍狼王之前说的一些常识来看判断周围并没有狼群,而且荒无人烟,又离目的地尚远,自然也不担心什么被任务目标发现,于是就生起了火。两人烤了几只野兔果腹后又多生了几簇火,铺好铺盖留了一圈蛇和鸟在外围后就入睡了。
                                    白凤平时睡得不是很深,可是不知怎的,这一次竟然睡得出奇的安稳。
                                    事后(咳咳,想歪的面壁!)回想起来,那样的安心,是墨鸦走后再也没有过的事。
                                    夜深了,白凤忽然听耳边一阵布料相蹭和若有若无的哼哼声,好像有人在刻意压抑着。
                                    莫非有人来了?白凤瞬间转醒,但是又不想惊动来者,于是翻了个身朝向声音方向,见对方一副丝毫没有被打搅的样子,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
                                    不远处一簇篝火旁,坐着一个背影。那人裹着大红的被褥,看不出男女,被褥上还落着一层雪,披散着黑色的长发,空气中竟然还传来一阵味道不太寻常的血味,夹杂着有人刻意压制的不稳定的喘息声。
                                    装神弄鬼么?呵。
                                    白凤心念电转:这个人裹着厚厚的被褥,等于自己把自己的行动限制住了,他只要圈住他,不让他能有机会出手就好。
                                    想罢突然爆发出杀意,先甩出数根带着巨毒的鸟羽符,在那人身边隐隐形成一个阵,同时瞬间运起轻功到那人背后,右手反手攀住那人右肩,羽刃紧贴其脖颈,左手从他身后环过,彻底限制住他的行动。
                                    他突然觉得有点奇怪,他从背后俯首看着这个人,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
                                    羽刃冰冷的突然吓了怀中之人一机灵,可随后就没了声音。
                                    白凤双手的羽刃闪着幽幽寒光,他左手钳住那人冰的得没有丁点儿温度的下巴,一点一点向自己扳来。
                                    入眼,是赤练苍白的脸颊,紧皱的眉头,呆愣而微红的双眼,和深深嵌着贝齿却已经毫无血色的唇。
                                    “白…凤…你…你…”目光中赤练惊讶地看着他,艰难的吐着字,等四个字颤颤巍巍出来,没有牙齿作为阻挡的鲜血才从下唇的裂痕中后知后觉地流下。


                                    收起回复
                                    27楼2017-07-05 03:24
                                      Mar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05 10: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06 09:54
                                          刑-第一章(五)
                                          是冻的。
                                          白凤冰冷的杀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立刻收了羽刃和鸟羽符,盘腿在她身后运功,双掌抵住赤练后胸处,先是烘暖了被褥,继而内力前行,感觉赤练没有抵抗,便代替她接管其体内的内力继续运行。赤练经脉相对他来讲较为脆弱,而且此时她的体内充斥着两个人的内力,他的内力又比主体的浑厚,所以他不敢快速运行加温,只是引导着她完成了十八个大周天。
                                          还好期间鸟蛇护法,并没有出什么差错。
                                          他又看了看赤练的脸色,见其有所好转,这才起身折返要把自己的那份被褥拿来,突然想起什么事:“刚才…我好像闻到了血腥味,而且味道不太对。还有,之前你的内力有一小部分护住了心脉,除此以外,全部集中在了腹部。”走到一半的他侧身望着仍紧抓着被褥不放的赤练,似乎在等待一个解释。
                                          “我…没事…谢谢你帮我运功,我感觉好多了。明天还要赶路,你继续休息吧。”
                                          白凤皱眉眨眼间站到赤练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紧张地紧了紧被褥。
                                          这下白凤很确定,血味就是从她腹部传来。
                                          “你受伤了?”
                                          “我…我没有…”赤练目光躲闪。
                                          白凤对此十分不满,进而赤练感受到的是冰天雪地里刺骨的——冰冷的——怒意,赤练内心是崩溃的,以为四大天王之首马上就要把她就地处决。
                                          见赤练仍旧不为所动,还把自己裹得更紧了,白凤愤怒之余还有点失望。但他还是把自己的被子拿过来丢到赤练面前,而后一言不发地离开。
                                          感动又无奈。这死小孩,毛病就是改不了。她看着眼前质地上佳,还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的锦被,果然是白凤,连平时外出用的被褥都如此精致。伸手摸了摸,触感果然极好,入手温软,显然是用内力烘热了。忍不住凑近闻闻,上面还带着白凤身上淡淡的檀香。
                                          赤练看了看四周,果然找不到,只得派出一条赤练蛇去寻他。每次自己莫名其妙惹怒了他,他总是一人离开,半天见不着人。可是方圆几十里只有这一处点着火,不知道这回他会不会回来。
                                          思及此,赤练当下扔了被褥,蹭一下站起来,踏着松松软软过膝的白绒绒跑到稍远处一棵树枝上积了快半尺雪的树下把沾了血的裹裤匆匆埋下,然后回到原位。再检查下,四周并无异样,终于安心地再次睡了过去。
                                          那条赤练蛇一晚上都没回来。
                                          第三天正式执行任务的时候白凤嫌她笨手笨脚就把她留(点了)在(穴了)客栈里。
                                          任务当天晚上白凤并未按时归来。第二天还发现他换了套衣服。
                                          很久以后两人再次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她才知道,那条蛇和一只鸟谈恋爱了……
                                          从此,每到她那几日,自家窗台上总是会莫名多出点鸡蛋、鸭蛋或水果。前几次自己也十分困惑,向他问起,他也什么都不说,逼急了就来一句“爱吃不吃”,而后惊觉,原来他已经知道。来龙去脉想通了,也就不客气地来者不拒。
                                          从此以后,赤练也知道这年头顶好的檀木熏香并不多见,而她每月都有流沙给的经费去购置些药材以供她炼毒。她也就多多留意市面上好的香料,有的话就悄悄放到白凤窗台上。
                                          就像他做的那样。


                                          收起回复
                                          31楼2017-07-07 01:08
                                            收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7-09 18:4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7-10 11:27
                                                嘻嘻,吃到糖,血槽值已满,来吧,虐到心抽搐也不怕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7-10 14:53
                                                  别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7-11 08:36
                                                    求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7-11 09:54
                                                      谢谢亲们支持,最近家里来客人了,请亲们蹲点周末!


                                                      收起回复
                                                      39楼2017-07-14 05:14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7-14 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