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扉吧 关注:2,031贴子:11,566
  • 7回复贴,共1

【短完】巧克力(现代架空,ooc,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把LOFTER上东西搬过来一下,仅此而已。


回复
1楼2017-07-08 18:09
      “水户约你陪她买巧克力你拽着我干什么?”
      “说了不是买,是自己做——反正你也没啥事嘛,一起来啦,大家一起热闹啊!”
      黑长发的青年人推着背着包一脸不情愿的银发青年。
      “我哪里没事了……那份调查报告还没写。”
      “不还有一星期才交嘛!一起来吧,佐助他们也在,听他们说还约了女孩子,”柱间没有丝毫退让,“大家都在就你不来叫什么啊!别扭扭捏捏的了。”
      “谁扭捏了?”皱着眉毛千手扉间和自家哥哥推搡了几下终究认命地任由对方推着走。
      
      
      
      站在装潢精致的巧克力店门口,看着大幅海报上印有的情人节字样扉间才想起来今天的大家聚在一起的目的。
      “所以是来做情人节巧克力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要回去查资料……”
      “扉间!”带着些许惊讶语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推搡着的两兄弟抬头望去。
      楼上窗户打开,一个红发女子探出头来冲着站在门口的两人招呼着,“没想到柱间把你也带来啦!快点上来啊。”
      “好啦,快走吧……”柱间小声地催着弟弟,当然手也毫不放松的握着弟弟的手腕,扉间一脸无奈的被柱间拉着进店上楼。
      上了楼扉间看着一众全副武装的朋友们,嘴角不自觉地扯了扯。
      猿飞你围着那个粉红围裙效果真惊悚。
      而且人有点多,扉间觉得有点不自在,这么狭小的空间装了那么多人,已经低于自己的舒适度了,除了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们,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女孩子……陌生人,猿飞他们约过来的?
      猿飞也没有对那些女孩子进行介绍……
      有些僵硬的冲着那边扎堆的女孩子笑了一下算作打招呼,扉间径直走向自己熟人堆里。
      倒是柱间笑嘻嘻地和姑娘们寒暄着,还叫出了一众扉间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的名字。
      “白毛,你个性冷淡怎么也来做情人节巧克力了?”
      讨厌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扉间脸都不用转就知道对方是副什么表情,“你这家伙还会问这种**问题让我对你的智商下限又有了新认识。”
      “……白毛**,祝你早日被你哥噎死……”
      “泉奈,你快过来帮我看看下面要放什么来着……”
      上一个讨厌家伙的话音还没落下又来了更讨厌的声音,扉间忍住自己翻白眼的欲望。
      “哥哥,现在该把巧克力倒进模具里了……”
      “喔喔,不愧是泉奈……”
      ……
      被迫听着宇智波家传统兄弟爱,扉间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恰好被兴冲冲拿着围裙来的柱间看到了。
      “扉间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
      “哦,喏,这个给你穿,来一起做巧克力吧!”
      “……”所以说我干嘛要来……扉间觉得自己有点胃疼。
      “哟!斑你也来了!”柱间上去拍了一下正在小心翼翼地倒巧克力的斑。
      “啊!!”只听一声惨叫,接着就是怒吼“**,巧克力都撒了!柱间你***远点!!!”
      “欸???我弄的?”柱间一脸状况外,“哎呀真是抱歉啊……”
      完全没有诚意……
      “你这家伙——这可是我要送给泉奈的巧克力,我人生中第一块亲手独立完成的巧克力……”斑扯住柱间的衣领子,死命地摇着。
      “欸欸欸,那我做一块赔给泉奈好了……”柱间被摇地七晕八素。
      闻言斑更加气急,“好啊,千手柱间你竟然打给我家泉奈的主意……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熟悉的没有理会,不熟悉的尤其是女孩子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像幼稚园小朋友掐架一样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
      
      感觉,有点,男神崩塌了。
      
      没有理会乱成一团的家夥们,扉间盯着自己面前摆着的东西,不知如何是好。
      “柱间,还有斑,安静一点,这里还有别人呢,注意点。”水户冲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说道,“之前已经学过怎么做的人自己自由发挥吧,刚到的赶紧换上衣服过来学。”
      闻言扉间也不管自家老哥的惨状,自顾自地往水户那去了,一起的还有志村以及几个不认识的女孩子。
      柱间急忙忙的也穿上围裙跟了进来。
      水户非常详细地讲了一遍整个过程,然后让大家动手她巡视,在过程中帮大家一起做手工巧克力。
      “不愧是学师范的,这老师的架子摆的够足。”扉间听到柱间的小声嘀咕,看了看像在巡视学生作业一般的水户,觉得自家哥哥说的确实不错。
      按水户说的控制着温度,将巧克力块加热后,看着小锅里的巧克力酱,扉间选了中规中矩的方块形模具,开始倒。
      看起来简单,想倒匀还真不容易……说起来先前加热融化时搅拌也很费事。
      好不容易倒完,扉间看着自己模具里的巧克力。
      这不科学!明明自己做实验的时候倒溶液都可以人体精确到0.1ml没道理倒个巧克力弄成这个样子!
      “扉间你这个做的真不错。”水户凑到扉间旁边,“第一次做能做成这样好厉害啊。”
      接着不认识的女孩子们听水户这么说也凑过来看。
      “哇,好均匀,真的是第一次做吗?”
      “扉间君果然好厉害……”
      “……”
      扉间心里犯嘀咕,这哪里好了……巧克力的量都不一样……
      抬头看看其他人做的东西,自家老哥还在和巧克力酱搏斗,好像上一锅因为切太碎融化时有颗粒……
      好吧,自家哥哥一向没有可比性……看看志村的。
      倒巧克力酱时倾斜角太大了,会有气泡的……
      “嘶……”志村低声咒骂了一句。
      扉间默然,一群平时不严谨的家伙。
      “扉间你看看要不要加点坚果之类的,你这个做的挺好了,都不用我教。”水户拍拍扉间的背,“你就别挤在这占地方了。”
      ……这家伙。
      扉间也没做声,拿着自己做的东西找了个没啥人的小台子坐着,也不打算继续做。
      在这呆着等到大型“联谊”活动结束吧。
      坐在椅子上,眯起眼睛,隐隐约约听到有人问柱间是不是在做整蛊巧克力……
      可能是连续几天熬夜做实验的缘故,即使周围不算安静,扉间还是睡了过去。
      这一睡也让好几个想凑到扉间身边的女孩踌躇不前。
      
      
      
      
      “扉间!”
      “嗯……”扉间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你做好了?”
      “嗯,你的巧克力我也让店家给你包好了!”
      “哦……那我们回家吧。”揉了揉眼睛,扉间从椅子上站起来,脱下围裙,向店员们道了谢之后,背上自己的包,拿着巧克力,和众人一起出去。
      朋友们互相道别,各回各家。
      走在路上,扉间总感觉自家哥哥有点不正常。
      “你怎么了?”刚刚开口询问,身后突然有人叫住扉间。
      有点被打断的不爽,但也只皱了皱眉毛,转头看向身后。
      “请等一等,”几个女孩子小步快跑着到了千手兄弟面前。
      ……一个都不认识。扉间有点奇怪,对方叫住自己是想干什么。
      “那个……”为首的女孩子犹豫了一下,见扉间面露不悦,连忙将手里的东西拿出来。
      “这个是给你的节日礼物,请你收下!”
      有了一个开头,另外几个女孩子也纷纷递出自己的小包裹。
      是刚刚一起在那家店里做的……
      意识到是情人节巧克力的扉间表情有点僵但还是礼节性地道谢。
      不收下就太过失礼了,而且这是在大街上。
      虽然连对方几个人的名字都还不记得,扉间还是点点头表示感谢。
      经过了这一插曲,扉间包里多了几袋巧克力,而柱间表情更加纠结了。
      “所以你怎么了?”扉间转头看着自己大哥,“怎么一副郁卒的样子?”
      “啊哈哈,没什么……”
      “鬼才信你。”扉间白了一眼自家大哥,“不想说算了。”
      柱间捏紧了自己手里的袋子,里面放着刚做的巧克力。
      本来以为这个巧克力是随便送的,没想到今天应该是女生送给男生……所以如果自己送给扉间的话会不会不太合适……
      算了,今天晚上放到扉间房间里好了。
      
      
      
      
      吃完晚饭,扉间收拾好碗筷,把留给板间的饭菜放在保温箱里,刚出厨房就看到柱间鬼鬼祟祟地从自己房间里出来。
      “啊……扉间你来啦……”
      一脸蠢样,真不愿承认自己和这个大哥是同胞兄弟。
      “板间下晚自习还有一阵子,等他回来你告诉他把饭再热一遍,别吃冷的。”说着扉间把白天做的巧克力从包里拿出来。
      “哝,这个给你的,反正我也没人送,甜腻腻的东西我也不习惯吃。对了,那些女孩送给我的巧克力放在客厅里了,跟板间说让他别吃太多,会影响脑子的。还有包装袋给我留着,总得要回礼不是……”
      扉间说什么柱间已经无所谓了,看着扉间递给自己的巧克力,柱间觉得自己整个人要飘起来。
      “话说,今天应该是女孩子送男孩子巧克力啊……”
      “嗯?是吗,无所谓。”扉间不以为意,“我等会就洗漱睡觉了,今天白天在那睡着简直失礼……”
      说着便自己回房间关上了门。
      暼了眼桌子便看到了那袋柱间攥了一路的巧克力。
      真是的……就是送个巧克力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送给最喜欢的弟弟。
       ——千手柱间』
      真是搞笑,情人节兄弟俩互相送巧克力。
      鬼使神差地打开包装袋,看着除了特征完全看不出做的是千手扉间的人形巧克力,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什么啊……哪有让人吃自己形状巧克力的。
      终究还是拿了一块放到嘴里。
      ……他放了什么古怪的东西进去?怎么一股鱼汤味儿?
      又咸又甜的怪味道让扉间有点无语。
      自己这个大哥真是够了。
      怪不得之前有人说他在做整蛊巧克力。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特别关注人信息提示灯闪着,扉间打开自己的聊天软件,千手柱间的头像闪动着。
      〔扉间你做的巧克力好好吃!〕
      扉间看着手机屏幕不知怎么回复。
      打了几次的句子又删掉。
      〔你送的巧克力里加了什么东西?一股鱼汤味儿。〕
      对面几乎秒回信息。
      〔对的!是鱼汤!〕
      〔扉间你不是喜欢吃鱼吗!我就做了这个,你不喜欢甜的我就做咸的。〕
      〔怎么样,好吃吗?〕
      连续跳出的信息让扉间很无奈。
      〔又咸又甜难吃死了。〕
      打完字就关了手机,也不理会信息提示灯怎么亮。
      “扉间!我做的那个真的很难吃吗?”柱间在隔壁房间里大叫道,“难吃的话就别吃了!”
      “……对,超级难吃!”扉间大声的回答。
      而手却又伸向那袋巧克力。
      
    ——————end


    回复
    2楼2017-07-08 18:10
      妈妈桑变身柱扉的支柱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08 18: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08 18:42
          二代依旧口不对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13 19:14
            嘴上这么说身体还是很诚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13 19:15
              楼上的话真相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15 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