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扉吧 关注:2,039贴子:11,568
  • 6回复贴,共1

【未完待续】回头却不是从前(现代架空,ooc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把LOFTER上东西搬过来一下,仅此而已。


回复
1楼2017-07-08 18:18
      柱间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
      梦里的扉间浑身是血,却还微笑着张嘴在说着什么。
      他拼命地呼吸着,像条濒死的鱼,却无法让那浓重的窒息感减轻一丝一毫。
      “柱间?!”
      尖利的女声刺着耳膜,挟带着似是在脑膜上划的痛。
      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桃华?”从梦魇中挣脱,柱间喘着粗气,看向女孩的眼睛血红一片。
      桃华似乎瑟缩了一下,女孩那竭力让自己显得正常的样子让柱间心中嗤笑。
      这样的人也配扉间喜欢吗?
      黑发女孩嘴唇翕动,带着些许迟疑,“水户说她打不通你的电话,所以……所以要我过来问一句,你还要不要和她一起去……”
      “我知道了。”粗暴的打断女孩的话,柱间按着疼得快裂开的脑袋,“我会去的,跟她说我不会迟到。”眼前的人似乎分裂成了四五个,柱间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却无济于事。
      女孩听言便逃也似的离开。
      听到房间落锁声像惊雷般响起,柱间才又重重的躺回床上。
      周身是无边的静,呼吸心跳甚至是血液的流动声都能听清。
      他想要嘶吼却毫无理由,想要破坏周围的一切东西却碍于那个人。
      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
      
      
      “……后天吧,火核你……”桃华在一旁讲着电话,声音在柱间耳朵里震地脑子痛。
      “你能不能小点声?”柱间拧着眉毛烦躁的看着这个堂妹。
      若是扉间他才不会那么聒噪。
      水户看向自己的目光更加奇怪,但柱间并不在意。
      自己在扉间走后便愈来愈敏锐,过去自己从不在意的声响如今像放大了无数倍,赖得这个变化柱间躲过了几次来自桥间他们的刺杀。
      那些死忠于扉间的族人们一向将自己视为眼中钉,可恨扉间被他们蒙蔽,以为他走后他那些好下属能像他一样一心为千手柱间效力。
      “柱间你身体不舒服吗?”水户的声音很像梦里尖锐地喊着自己名字的女声,这一点认知让柱间有些不安。
      “……不,昨天扉间寄了一些药给我,说是提神的,早上吃了两颗。”
      水户似乎被骇住了,柱间看着水户那张姣好的脸扭曲起来,半晌听见红发女人吐出一句“没事就好。”
      不知所谓。
      
      
      看着底下吵成一团的各个派系的出头鸟,柱间觉得自己脑门上的青筋一跳一跳。
      忍无可忍地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原本精致的琉璃顶灯碎了一地,灯下的的人纷纷避让,两个躲闪不及的兜头被灯砸破了脑袋。
      耳朵里都是刚刚的枪鸣声,意识却十分清醒,看着下面噤若寒蝉的一堆人,柱间仰倒在椅子上,枪在手里转动着,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方式一般。
      “柱间。”水户的声音从另一端传过来,抬眼望过去,那女人又回避了。
      啧,扉间你看你都给我留了些什么东西。
      一个个办事没见多利索,就知道吵,言之无物,还一心争权夺利,唯一还算有点用的那个人现在也变得不敢和自己对视。
      “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柱间看着自己的枪,像是在看什么艺术品一样。
      “……”
      “那就,还是按计划的,继续执行。”
      “你这是让我们去送死!”
      柱间盯着那从志村身后跳出来的黑发小子,“唔……扉间的徒弟?”
      “是。”柱间看到那孩子眼睛里有和身份不符的东西。
      “你说扉间还在这里的话他会说什么?”
      “老师他不会让你做出这种愚蠢的决定!”
      柱间听那小鬼这么说着,支起身子,“所以你不是他。”
      那孩子愣了。
      “把你眼睛里的东西收一收,我很不喜欢你的眼神。”
      地面上泡在红色液体里的透明碎片泛着妖异的光。
      那孩子还是懵懵懂懂而先前挡在孩子身前的志村面色煞白。
      柱间看到志村的嘴唇抖抖嗦嗦,“我知道了。”
      “那就各自去吧,别愣在这了。”
      几乎在下一秒,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安静的离开。
      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恐惧而压抑的,像是在逃避魔鬼。
      待四下无人,柱间捂着头蜷缩在角落里。
      都不是你啊,再像也不是……
      到底要我怎样你才能回来再看我一眼呢?
      扉间……
      
      
      柱间知道自己本身不是这样的,至少扉间还呆在身边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所以当初确实不该跟扉间说要和宇智波联手的事。
      明明扉间是那样一个利益至上的人,在那时候反倒比自己还要铭记仇恨。
      柱间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扉间也一样,他们俩兄弟那不伦的感情谁也没压抑。水到渠成,没有任何阻塞,简单到令人发指。
      因为想了所以就在一起了。
      然后是和水户的联姻。
      婚后兄弟俩便断了那不正常的兄弟情。
      明明身处黑暗却意外的在婚姻上认可法律责任。
      接着便在宇智波的事情上彻底的决裂。
      柱间记得那天争吵时扉间的决绝,在当天扉间便切断了自己与他身上除血缘以外的所有联系。
      电话打不通,行程查不到。
      整个人似乎一下子从世界上蒸发了。
      柱间记得谁说过如果扉间有意离开就没人能找到他。
      是了,自己翻遍了整个世界也找不到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那样亲密的人,他们是如此的相互爱护相互扶持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柱间不忿起来。
      他凭什么任性的一走了之?凭什么自顾自地离开了?
      人总是自私又狭隘,拥有的东西只会贪婪更多,失去了便心肝脾肺都在叫嚣着不满。
      柱间想着,是扉间的话,如果千手陷于困境,总会出来帮我的吧。
      这种念头一出现便挠得千手大当家心痒痒。
      即使不在身边,柱间也认定扉间在时刻关注着自己。毕竟扉间他……是那样一个人啊。
      开放了毒品生意,暗地找人招惹议员的子女,对各方的卧底来者不拒……过去被扉间整肃的可以藏污纳垢的地方愈发的黑暗,散发着罪恶的气息。
      终于,在柱间放任警方那个不入流的卧底进到千手最上层时扉间来了第一通电话。
      被毫不留情的训了一顿,扉间是真的气极了,柱间从来没想到自家弟弟嘴上功夫在这方面也那么出色。
      自己这个弟弟一向理解自己,也知道这是故意引他千手扉间出来的计策。
      但他还是联系了自己。
      那个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
      刻薄语言里听到的只有那隐藏的情谊,柱间握着电话在一众老伙计面前笑得像个四十多岁的孩子。
      周围人的面孔上带着惊惧与羞恼,而那一路顺风顺水进入元老圈子里的年轻人,面无血色。
      后来再也没人见过他。
      听完扉间那最动听的斥责,柱间软磨硬泡地让弟弟定期打电话回来,同时差人查号码。
      然而之后每次顺着信息摸过去却发现都是柱间自己的账号,回回都是如此,柱间感叹扉间的周详之余也发觉桃华看向自己的眼神越发的怪异。
      这又怎么样呢,扉间走了之后周围的人都那么奇怪的看着自己,现在也只不过是家人也开始如此罢了。
      柱间期待着每一次扉间的来电,从他离开后自己的五感便敏锐起来,敏锐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让人难以忍受,女人的声音变得令人牙酸的尖利,男人的声音粗轧的像铁砂摩擦。只有扉间,他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
      扉间变成了柱间周围唯一的柔和的存在。
      而渐渐的,扉间也不再只限于通话,偶尔会寄些他所在地的小玩意。
      有来自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珊瑚,中国海南的贝壳,也有美国大峡谷和好望角的照片,还有威尼斯的穆拉诺玻璃,偶尔因为柱间提到自己身体哪哪不舒服还会有各种药物寄过来。
      明明知道自己身边有专门的医师却还做出这种事的扉间让柱间实在割舍不下。
      抱着万一的心思去查地址不出意外是托人代寄,但来自世界各地的东西也让柱间了解到自家弟弟的生活不错。
      甚至比在自己身边要更好也说不定。
      毕竟照片里的扉间看起来活泼地年轻了好多岁。
      这点认知让柱间原本的柔软又冷硬起来。
      人总是得寸进尺的。
      更何况面对的是从小到大都纵容着自己的人,这种贪婪便加倍的强烈。
      为什么还是不肯来见我?为什么离开我还能够过的那么开心?为什么?为什么?
      你是觉得自己离开也无所谓吗?
      不知名的应该叫恼火的情绪烧着了整个大脑,接下来的日子里柱间大范围地对扉间原有的部下进行排除,逼着原本的老伙计们离开的离开,自杀的自杀。
      因为不论是谁真正追究起来都不会很干净,尤其他们这些浑身都泡在罪恶池沼中的人。
      一时间家族内部也人人自危起来。
      愚蠢。
      柱间也没空理那些人,他一心一意地想要让扉间暴露,自己这个弟弟那面冷心热的性子总归是放不下那些朋友的。
      然而一个多月后发觉扉间不仅没有现身还停止了通话,这时柱间急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
      还是自己做的不够好?
      柱间握着水户给自己的药瓶,默默的将里面的药片都倒进了抽水马桶。
      看着白色的药片在水声中消失不见,柱间的眼睛晦暗不明。
      四天后扉间再一次来了电话。
      柱间笑着听弟弟数落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听到弟弟因为自己的笑而气急败坏的骂声柱间笑得更欢了。
      待扉间发完火听扉间说起着一个多月的旅程才知道他去了非洲。
      接着便说起了正事,柱间认真的讲扉间的每一句话记住。
      提防已经被伤了感情的各家族,警惕已经投身白道的宇智波,注意族内的那些元老。
      扉间他真的不管怎么样都不曾变过。
      “我想见你。”柱间听到自己这样说着。
      对面便沉默了。
      接着就只剩忙音。
      果然……不到绝境,他就不会真的出面来帮自己。
      接下来的日子里,柱间便开始着手掺和往日自己最不可能做的生意。
      军火。
      中东一直都不太平,各国的军队在里面搅混水,是各种非法的活动的温床。
      柱间一意孤行地要和基地做生意。
      将几个反对的人撤了下去,看着完全成为自己一言堂的议事厅,那些敢怒不敢言的面孔,奇异的快感升腾起来。
      明明知道这是权力的侵蚀,但自己无法拒绝。
      柱间明白,现在的自己已经没人可以信任了,所有的人都对他又恨又怕,众叛亲离也只是时间的事。
      于是他找到斑。
      那个曾经的伙伴,而今成了政府的代言人,柱间看着他人模人样地在公众面前讲着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我有个天大的功劳给你,你要不要。”

    ——————————tbc


    回复
    2楼2017-07-08 18:20
      给你暖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08 18:21
        我才发现你也这么多坑,一起坑吧多好,省得只催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08 18:31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13 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