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0回复贴,共1
三十六
茗醉楼阁瞎闹事(一)

眼前是那熟悉不过的别苑,以及那冰冷的莲花池。池水很深,足以把人淹死。

女人慢慢的往后退,看向他的表情,是那么的厌恶,憎恨,一丝怜爱也没有。

他伸出嫩白的小手看着女人,声音有些抽泣嘶哑,“阿娘,你过来好不好……”

女人直勾勾的看着他,以及正在赶过来的人,那种眼神十分惊恐,她很美,美得不可一方尤物。她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看着他“哈哈哈!!!对啊……我还有一个……”

他忽的笑了起来,他就知道,即使阿娘平常对他并不待见,但是她的阿娘,还是……

女人冲了过来拉住了他的手,笑得淡然,却无神。她抚摸着他的脸。“你为什么长的如此像你爹爹?你知不知道,你的爹爹,大将军,把我和佑山给分开了,阴阳……”

“阿娘……?”

“阿娘啊,生下你就是为了让你长大,让后把你送去死,让他也尝尝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惊恐,绝望的看着这个美得不像人的女人,她是他的阿娘。

“阿娘!!”他惊叫一声,却只是看见女人将他推入了池水中,那种笑容,毫不怜惜,毫不在乎。

他的眼泪从眼中滑了出来,阿娘会舍不得他的……?原来他只是阿娘……的一个棋子,阿娘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没有对他说过什么温柔的话,从来最多的只有一句:“我看见你便是觉得恶心……你这个孽种!”

池水很深,很冷……谁来救救他?

……

长虹从梦中惊醒,看见的只有房梁,刺眼的光让他不禁皱眉,他坐了起来,发现已是汗流浃背,亵衣早已被汗水湿透。

他有些厌烦的扶着额头,眉宇紧皱,眼底尽是不耐烦。

“该死,又梦到了……”

他掀开被子,挪动身子赤足下了床,看着自己身上湿透的亵衣,不免感觉有些烦闷难受。

“算了,先换一身衣服吧……”

……

“哟!这不是蓝虞大公子吗?”老鸨见蓝虞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身后自然跟着一位俊秀的小厮。她连忙走到蓝虞面前,笑得极其谄媚,“不知今个儿是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的,今天蓝公子想要玩什么~?”

蓝虞对老鸨这种谄媚的态度十分受用,花了银子就应该享受这种待遇!

“也没什么,就是上次被长虹公子迷的神魂颠倒,现在有些思念而已!”说罢,蓝虞看向老鸨,装出一脸愠怒的样子,冷然道“而且,我的万两黄金区区只是给我弹一支曲,什么也没有!我看你们茗醉阁到底是不是鱼水之地?不要和我说什么清高的话!”

老鸨见她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不免嘴角一抽,敢情他把茗醉阁当成小倌了……?不过也难怪,初来几回的客人都是这么认为,但是这儿的确就这么清高,她难道不想搞成烟花之地,恐怕还不如开一个妓馆挣得多!

老鸨连忙赔笑,“那个……蓝公子,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们茗醉阁看起来不怎么像正经的地方,不过这儿的男子的确只卖艺不卖身……”

蓝虞一脸震惊的看着老鸨,随即转身看着月清,月清自然领会蓝虞的意思,弯下了身子。蓝虞小声的在月清耳边说:“我靠!月清你听见没?现在还有这种烟尘之地这样高洁?真是吓死我了!”

“真是……好像九陆大地中的四个大国就这样一家奇葩?还是在我们金旻国的……”

蓝虞转头看着老鸨,一脸财大气粗的样子,“什么卖不卖身的!不就是要银两?只要给足了银两,什么做不出?”

旁坐的其他男子见蓝虞这一样子,便纷纷看了过来,有的嗤笑,有的嘲讽,有的担心。

“这个男的太他娘的胆大了,我好久没有看见哪一个敢在茗醉阁说这种话了!”

“呵……他说得倒轻巧,一个大男人谁会去和男人玩,这种事情还真敢想!”

“他莫不是认为在茗醉阁里讨生活的人是断袖?真是没见过这么傻的人!”

“等会还不知会被打成什么样呢!”

蓝虞青筋暴起,“你们在一旁瞎吵个屁!!”

月清扶额,一脸头疼的样子,连忙捂住了蓝虞的嘴,一脸的不耐烦“小祖宗!姑奶奶!你不要给我丢人了好不好!你再这样,我下次可不会带你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09 2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