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吧 关注:20,470贴子:209,659
  • 11回复贴,共1

【超好看2017年04刊】《爱情终结者》 文/江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手打&校对:@xmhuangjinchun

扫描:@xmhuangjinchun


(以下均来自超好看手打组手打,请米娜桑尊重大家的劳动成果切勿随意转发)


回复
1楼2017-07-10 17:18
    渴望爱情的人,亲手终结了世间的爱情。
      
    ——
      
    01
      
    “小妞儿看着挺俊,干活儿也麻利,就是不知道…”对面说话这人,30来岁,200多斤,一颗猪头稳稳当当地扛在肩膀上,粗声大气地问,“床上功夫怎么样?”
      
    我压下心底情绪,堆起满脸笑容道:“好,很好,非常好!她有最新的…”
      
    猪头打断了我:“说得再天花乱坠,也不过就是个充气娃娃。给句痛快话,这小妞儿…能试用不?”
      
    我皱皱眉头,想到自己这个月的销售成绩十分不理想,一咬牙道:“好吧,你试,不过只能试这个样品。”
      
    “明白,明白。”猪头连连答应,喜滋滋地起身奔向试用间,一边走,一边转过头来问我,“你也一起玩吧?”
     
    我愣了有半分钟才明白他的意图,不由得气愤地说:“我是导购,是真人!不是机器玩偶!”
      
    他笑起来:“真人?太乙真人吗…哈哈,男未婚女未嫁,玩玩有什么。”说完,他竟然伸手来扯我。
      
    我还来不及反应,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一只大手伸过来,猛地抓住了“咸猪手”。
      
    传说中的英雄救美。我正暗自庆幸,一个声音在耳旁响起:“莫茉姑娘可不是未嫁,罗敷有夫,便是本人。”
      
    一句话差点儿把我雷翻。自从在机器玩偶店里上班,每天都会受到像猪头这样的调笑,然而,指名道姓自称夫婿的,还是头一次。
      
    我一侧头,看见一张完全陌生的严肃面孔,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老实说:“大侠,您认错人了。”
      
    他不说话,放开猪头,取出一张名片递给我。
      
    名片上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启恒,知名生物计算机学家,基因匹配模型的设计者。而机器玩偶,就是他配合基因婚姻开发的玩具。
      
    几千年前,连近亲都可以结合、哺育后代,而现在,婚姻由基因模型推荐组合,完全取决于智力和理性的判断。模型推荐不可拒绝,每一次拒绝都有可能把下一个推动人类进步的天才大脑扼杀在孕育之前。可是,基因匹配模型已经实施了60年,怎么面前这人如此年轻?
     
     ——
      
    雨后的空气很清新,七彩柔光悬在半空,缤纷如绮丽的梦境。
      
    我小心翼翼地陪着这位大名鼎鼎的重要人物在街边散步,大气都不敢喘,更别说问问题了。
      
    启恒对我的淡漠反应似乎有些意外,主动问询:“你不愿结婚?”
      
    “不敢。”我老实作答。
      
    他微微皱眉,柔声解释道:“其实,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这次配对不是机器提出的。”
      
    我更加疑惑:本人何德何能,得此垂青?
      
    见我再无他言,启恒终于叹口气道:“我们取消吧!”
      
    我愣住了:“基因配对受法律保护,怎么取消?”他满不在乎地一笑,也不说话,打开随身的掌上电脑,当着我的面儿进入系统,删除了我们的配对记录。
      
    “你管这个,所以可以随意修改?”
      
    “不。”他果断摇头,“这是违法的。”
      
    “什么?”我预感这场散步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他仍旧保持微笑,仿佛天塌下来也不值一提:“没什么,你不喜欢就取消好了,等你喜欢了再恢复。”
      
    我必须承认,我对他的好感瞬间爆增。有时候,放弃才是靠近的唯一办法。
      
    “要么…我们还是结婚吧?”我不想让他承担违法的责任。既然一定得找个人成为利益共同体,这人至少不是个坏选择。或者我该说,好选择和坏选择又有多大的区别呢?人的一生如此短暂,松香还没来得及凝固成琥珀,再长的婚姻也已经幻化成灰。
      
    然而,启恒还没回答,我们已被警察围住了。几十个重装铠甲缓缓逼近,金属和火药的气息充斥鼻端。
      
    我连连摆手道:“误会!误操作!我们很快会恢复记录。”
      
    在后面督阵的警 察长官开口喊话:“姑娘,请你离开,我们要拘捕他。”
      
    我仰头望向启恒:“快跟他们解释!”
      
    在我惊慌失措的言语中,启恒却连神态都没有变,只是含笑问询:“刚刚你向我求婚,是不是真的?”
      
    他的眼神中一片喜气,仿佛天地间空无一物,只有面前的女子最为重要。就是那一刻,雨后湿润的空气拂过脸庞,柔声软语,铁甲重围,殷殷相询,切切期待,我爱上了他,不问前尘因果,从0到1的质变,如此清晰。
      
    警 察长官继续喊话:“此人窃取了启恒的身份,请无关人员迅速离开,避免沦为人质。”
      
    他不是启恒?那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爱上他。爱情,不就是盲目的吗?
      
    警 察的话提醒了我,我沉声向身旁的人建议:“劫持我,快!”
      
    他听到我的话,眼中光芒一闪,拉着我跨上街边陈列的一辆古董两轮车逃逸。四面八方的警察都涌了上来,天上也升起了无人机,西沉的太阳完全被遮住了,仿佛乌云压城。风在耳边呼啸,天地一片昏暗,只有一袭洁白纱裙刺破灰暗,如闪电般划向天边。
      
    这样惊心动魄的绝地浪漫,曾是很多女孩一辈子的爱情梦想吧。
      
    自驾两轮车在密集的自动驾驶车流中轻易就摆脱了追踪,然后我们重新折回市里,大摇大摆地进了市中心一座高楼。
      
    我心底暗暗惊跳,猜想着这多半是黑帮老巢,假启恒回身拉住我的手,轻声说:“我带你去见真正的启恒。”
      
    我愣住:“你疯了吗?我爱的人是你,跟启恒没关系。”
      
    难道他以为我爱的是他的名片?
      
    等我见到真正的启恒时才知道,疯的人是我——竟然跟着一个初相识的陌生人,连他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就敢来赴一场机关埋好的陷阱。爱情,果然盲目得可怕。


    回复
    2楼2017-07-10 17:19



      回复
      3楼2017-07-10 17:29



        回复
        10楼2017-07-10 17:38
          04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后来的故事是朱莉讲给我听的。
            
          朱莉就是那个跟我相像的女孩。
            
          那天她被另一个实验志愿者14号带到启恒的实验中心,在进门的时候目睹一辆汽车疾冲出去,启恒以屏障阻拦,汽车撞在了护栏上。
            
          朱莉是个社会学家,她看到了司机座上跟她一模一样的一张面孔,立刻警觉地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费了些力气才找到我们,包括实验中心里另外三个“娉婷”。启恒在跟警察周旋的过程中心脏停跳了——虽然他有着年轻的外貌,可是心脏已经跳动了一百多年,到底经不住激烈的对抗。
            
          幸亏如此。否则,我和朱莉不知要面临怎样的未来。
            
          13号赵宇在撞车时受了轻伤,他曾试图带着昏迷的我离开,可被启恒调动机器护卫击成重伤。再看到他的时候是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面还围着三三两两的记者。
            
          我的爱情故事成为各大新闻输送器头条,成为永志不忘的曾经。赵宇在医院待了很久,我每天都去看他。他躺在一个布满医疗器械的隔间里,从昏迷到苏醒,从一动不动到渐渐可以转动头颅。我会在黄昏时握着他的手坐一会儿,我想好了,即使他变成植物人,我也会陪他到天荒地老。
            
          我和朱莉是同时出院的,等到赵宇终于可以出院的时候,我抱了一束硕大的鲜花,和朱莉一起去接他。
            
          朱莉递给我两张3D焰火的观赏票,笑着祝福,并且拍胸脯保证,她有同学在基因控制局,她可以去通融,绝对会发一张如假包换的结婚证给我们。
            
          我说:“我还以为你们研究社会学的都绝情弃爱、支持基因配对呢。”
            
          她笑笑说:“远古时期,爱情完全出于繁衍本能,等到人与人之间分出了贫富贵贱,爱情也渐渐变得受文化影响,婚姻慢慢变成一种无形的估价、交换过程。机器玩偶、虚拟现实的诞生,更是推波助澜。终于有那么一天,古典意义上的爱情消亡了。这时候,作为一个社会学研究者,你是愿意支持大家好买好卖呢,还是优化组合基因?”
            
          我无言以对。
            
          两人沉默着走到病房门口。赵宇正半坐在床上,窗外的阳光澄澈而温柔,照得他眼睛亮闪闪的。我忽然想起启恒说过的,他与娉婷初见的情形。
            
          赵宇正跟床前站着的人说话,那人穿着一身洁白的护士服,背对着阳光,在阴影里有一种女性特有的楚楚动人。
            
          我们进门的瞬间,赵宇刚好正拉住那美丽女护士的手。
            
          我惊得愣住了。
            
          尚不敢相信眼见为实,朱莉已经径直走上去,问赵宇:“我是谁?”
            
          赵宇一怔,朱莉接着问:“你是不是失忆了?那需要立刻治疗。”
            
          赵宇目光讪讪地低下头去。一切如此明了,他并没有失忆,他只是移情别恋了。这个为了我几番身历险境,险些把命都丢了的男人,到底还是变了心。原来的山盟海誓、性命相交,都敌不过新人浅浅一笑。
            
          ——
            
          朱莉陪我去看了那场已经买好票的3D焰火,漫天华彩闪耀,映在她亮闪闪的双眸中。她说:“见异思迁是生物人的属
          性,除非选择机器玩偶,否则无法避免。爱情就是这样,就像我们看见的烟花,粉身碎骨才有一瞬的美丽,只在虛拟
          场景里看看就好了。”
            
          我垂下头,仍然觉得难过,一朵金菊落在我们两人当中,朱莉托起了它,让那灿烂的光芒照亮我的面孔:“欢乐趣,离别苦,问世间情是何物?我们都产生于同一机缘——一个爱慕娉婷的人,而他,却亲手终结了世间的爱情。”
            
          我说:“所以像失恋这种让人悲伤的事故,从此再也不会发生。”
            
          朱莉笑了笑,手指远处道:“今天,我还约了另一个同伴来看焰火呢!”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向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矮矮胖胖的,让人有种敦实的安全感。
            
          14号。


          回复
          11楼2017-07-10 17:39
            江月:灭绝人性的北美女博士,酷爱爬格的直立动物,曾以笔名“楚妆”发表言情小说若干,曾在顶级人工智能会议著论文章许多,爱科也爱幻,有梦也有想。
              
            延伸阅读
              
            @志愿者
              
            为什么叫作“志愿者”,而不是“自愿者”?我想说这是规定…好吧,认真讲,志愿一词来源于拉丁文中的“voluntas”,意为“意愿”。理论上来说,“自愿”也是可以的,不过总觉得缺少了一份初衷与温柔。志愿——伟大的动机,强烈的暗示,主观的意志。这个世界不乏志愿者,提灯天使南丁格尔不仅是世界上第一名女护士,还是一名志愿者。她成立护所,志愿救人,强调“任何妇女,不分信仰、贫富,只要生病,就可收容”。她在工作中表现出了非凡的能力与天使般的善良,她的理念传遍世界,然而她只是说:“我不要奉承,只要人民理解我。”我想这大概就是志愿者们想要得到的吧,如果问他们收获了什么?他们也许会说“爱与希望”,也许会说“我收获的远比付出多”,也许会说“我从来不会想要收获什么”。志愿者就是这样的存在,无论发生了什么,仿佛都能听到他们的内心娓娓道来:我义无反顾。
              
            @染色体
              
            染色体是细胞内具有遗传性质的遗传物质深度压缩形成的聚合体,易被碱性染料染成深色,所以叫染色体。听起来貌似很难懂,其实真的很难懂。说起染色体,就不得不提起花式玩果蝇的摩尔根先生了。1928年他通过果蝇杂交实验证实了染色体是基因的载体,从而获得了生理医学诺贝尔奖。在研究过程中,他发现了“基因突变”这一现象。基因突变是基因组DNA分子发生的突然的、可遗传的变异现象。一般基因突变是有害的,但也有无害的,比如说诞生出“超能力”——忍耐力、柔韧度、强壮的体格等。当然还有很多令人匪夷所思、难辨真假的特异功能。之前出现在热门微博上的柏林小男孩,年仅五六岁,却是当之无愧的大力士。据研究,他的肌肉是同龄孩子的两倍,脂肪却只有他们的一半,他超强的肌肉就来自于基因突变。传说中力能扛鼎的项羽以及李元霸,大概也是基因突变造就的天生怪力吧!


            回复
            12楼2017-07-10 17:39
              ==================THE END====================


              回复
              14楼2017-07-10 17:42
                @儒雅的幽幽81               


                收起回复
                15楼2017-07-10 17:43
                  02
                    
                  推开门的时候,先看见的是一望无际的海景,慢慢走进去,才看见海平面的内侧,营营役役如蚂蚁一般的人们。
                    
                  假启恒悄悄退出去了,并把门关上,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四顾半晌不见人影,刚开始焦灼的时候,房间里闪起了光芒,温暖的、智慧的、莹黄色的光芒。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来,如同问候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娉婷,你还好吗?”
                    
                  我定了定神,尽量让声音平稳:“你是谁?”
                    
                  “我?”那道光芒微微旋转起来,“我是启恒啊。”
                    
                  “你在哪里?这样单方面的谈话似乎不太公平。”
                    
                  “哈哈!”光芒微微颤动着,“你不会想见到我的,我已经不是常人的形态。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等着你,等你来看看
                  我们分开之后,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咬牙稳住心神和恐惧感:“启恒先生,您认错人了,我叫莫茉,不是你说的娉婷。”
                    
                  光芒缓缓摆动道:“不会认错,莫茉,是我以娉婷的基因创造出的人类。”
                    
                  “什么?”我后退一步,“不可能!我有自由意志,不受任何人指令的控制,并且清楚地记得从小到大的一切事情。”
                    
                  作为机器玩偶店的售货员,我对玩偶的区分原则再清楚不过。
                    
                  又是一阵笑声:“莫茉,我没说你是机器玩偶,你是一个正常人,只不过基因由事先预定的固定序列组成。”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既不想相信他,又不敢完全不信,只能愣愣地站着。
                    
                  光芒的声音重新温柔起来:“我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你,你在图书馆实习,我去找资料,你听着我说的书名呆了半晌。就像现在这样,阳光透过书架照在你的脸上,让我瞬间下了一生的决心。娉婷,你留下来,我会让你幸福。”
                    
                  跟一道光芒厮守终生?我有种路遇怪物的错觉:“我不是娉婷,而且我心有所属。”
                    
                  “你是说,刚刚带你进来的13号?”
                    
                  13号,这么古怪的名字。
                    
                  聪明如启恒,很快猜出我的疑问,直言相告:“他是我的实验志愿者,编号13,用来测试延续青春容颜的基因。
                    
                  “青春?”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果听到“长生”倒不奇怪。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孜孜不倦地追求永生,可是何必一定要青春容颜?
                    
                  启恒叹了口气:“我早就知道,你长大时我已经老了,所以一直在实验怎么才能与你在青春里重遇。可是想不到,真
                  到重遇时,你喜欢上了别人,一个你只认识了一天的人,你真的确定吗?”
                    
                  “是的,我确定。”人是有自由意志的动物,任谁也不能控制另一个人的决定。
                    
                  我自认为对答还算得体,可是,说完这句话后,周围的几扇门在一瞬间全部关上了,就连海景落地窗外面也降下了一席铁帘。我后退几步,撞上了背后的墙,才发觉这墙面是钢筋铁骨。
                    
                  面前的光芒慢慢微弱下去:“娉婷,你应该留下来,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我们的过去。”
                    
                  “不!”我十分坚决地说,“你这是绑架!我决不会同意的!”
                    
                  “果然。”启恒想必也明白娉婷的基因所长成的性格,因此思考片刻后做了让步,“我们打个赌吧。你和13号只相识一
                  天,我不认为你们之间有感情。我会让他和一个机器玩偶分别在电脑的另一端跟你对话,假如你能识别出哪个是13
                  号,我就成全你们。否则,你就安心留下来。”
                    
                  我知道这个游戏,不,是测试。作为机器玩偶店的售货员,早在入职时就接受过相关科普:图灵测试。由人类跟电脑对话,假如人类不能分辨出对方是台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算是通过了图灵测试,科学界就认为它拥有了类似常人的人工智能。
                    
                  启恒说:“我想,这对你和13号都是一场公平的测试。”
                    
                  我该庆幸启恒的兴趣是科学研究,所以他想到了图灵测试;假如他的兴趣是移民历史,他想到的可能就是用其他的方
                  法来测试爱情——在20世纪中后期,美国处理婚姻移民时进行一种特殊的面试,将两人分隔开,问他们有关彼此的问
                  题,看他们的答案能否吻合。
                    
                  爱情和智能,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为了检验它们,人类孜孜不倦地设计了各种测试。我的爱情,又能得多少分?
                    
                  ——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只能乖乖地坐到了一台电脑跟前。
                    
                  绞尽脑汁之后,也只能问:“你叫什么名字?”
                    
                  “赵宇,很普通的名字,不如莫茉这种名字动听。”对答平顺,还懂得拍拍马屁。这是真的13号吗?
                    
                  “你在哪里出生?”我对于自己能问出这个追根溯源的问题感到满意。
                    
                  对方答得十分迅速:“建设路上的妇产医院。”
                    
                  那是本市最有名的产科医院,这附近一多半的婴儿都在那里出生。
                    
                  最常用的人工智能实现途径是基于概率的一种机器学习方式,那么,多数人出生的医院就是最稳妥安全的回答。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既不能说是,也不能说否。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赵雪。”
                    
                  又是一个风平浪静的答案,这名字扔进数据库里连声响儿都听不见,就会融入同名同姓的大军。
                    
                  “咦,你们俩居然同姓,挺巧的。”我感叹自己在关键时刻能注意到这种细节,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因为我出身单亲家庭,随母姓。”
                    
                  这显然不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大概率答案。
                    
                  如果一件事情的发生率是99%,就算是压倒性优势了,以单次事件来看,几乎就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假如放到
                  全年365天来看,每天都发生这件事情的概率则变成了99%的365次方,只有区区25%,也就是说,几乎不会如此发
                  生。
                    
                  所以即使是机器概率学习出来的人工智能,在大概率事件之余,也会有一两件小概率事件发生,如同真实的人类一样。
                    
                  同样地,我也没办法做出任何判断,只觉得他更像真人了。
                    
                  也许这就是真实的13号,这个叫作赵宇的男人,就是刚刚与我携手突出重围、亡命天涯之人。
                    
                  我又问了几个问题,同样答得滴水不漏。
                    
                  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他:“你爱我吗?”
                    
                  对方停顿了几秒。我想:真人在这种问题上应当认真思考一会儿。
                    
                  他答:“我想我是爱你的,你是个这么可爱的姑娘,虽然我是为了执行启恒的指令才去找你,可是在你为了我跟警察
                  对抗,我们一起逃跑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
                    
                  患难见真心,合情合理。
                    
                  所以电波另一端的键盘之侧,很可能正有一颗真心在跳动。反正我没办法判否。
                    
                  ——
                    
                  换了下一个。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先开口了,且一开口就是长篇大论:“我25岁时去神农架探险,年轻,喜欢玩点儿酷的。
                  结果遭遇大火,为了救一个陷在火海中的小孩烧伤了脸。我是个凡人,对这件事一直看不开,精神几乎崩溃。
                  后来看到启恒在实验恢复青春容貌,我就来了。”
                    
                  我并没问他,他却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多。就在我犹豫着该怎么接话的时候,他不等我回答又说了下去:“我是个实验
                  志愿者,去找你只是为了执行启恒的指令,虽然我确实喜欢上了你,但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我能给你什么呢?除了
                  把你陷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电脑上停顿片刻,他说:“莫茉,忘了我。”
                    
                  然后他不再说话,以决绝的姿态希望我能够退出这段感情。
                    
                  尴尬的沉默中,我双手颤抖着站起来大声说:“这是13号!”
                    
                  我不知道机器是怎么去爱一个人的,但我知道人类——因为我也是其中之一。他们不在乎言语通顺与否,会不会被误
                  认为机器,当然更不会去想什么概率——哪个真人说话时会先想一想每个句型的使用概率?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让自己
                  和心爱的人幸福,为了这个目的可以忍受任何的迂回。而机器,不论有多么精明复杂的策略,它的目的也只有一个:
                  通过测试,而不是爱任何一个人。
                    
                  从头到尾,我没有说过一句话,却做出了自己坚定的判断。原来,爱情并不需要千言万语。


                  回复
                  16楼2017-08-09 11:44
                    02
                      
                    推开门的时候,先看见的是一望无际的海景,慢慢走进去,才看见海平面的内侧,营营役役如蚂蚁一般的人们。
                      
                    假启恒悄悄退出去了,并把门关上,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四顾半晌不见人影,刚开始焦灼的时候,房间里闪起了光芒,温暖的、智慧的、莹黄色的光芒。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来,如同问候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娉婷,你还好吗?”
                      
                    我定了定神,尽量让声音平稳:“你是谁?”
                      
                    “我?”那道光芒微微旋转起来,“我是启恒啊。”
                      
                    “你在哪里?这样单方面的谈话似乎不太公平。”
                      
                    “哈哈!”光芒微微颤动着,“你不会想见到我的,我已经不是常人的形态。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等着你,等你来看看
                    我们分开之后,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咬牙稳住心神和恐惧感:“启恒先生,您认错人了,我叫莫茉,不是你说的娉婷。”
                      
                    光芒缓缓摆动道:“不会认错,莫茉,是我以娉婷的基因创造出的人类。”
                      
                    “什么?”我后退一步,“不可能!我有自由意志,不受任何人指令的控制,并且清楚地记得从小到大的一切事情。”
                      
                    作为机器玩偶店的售货员,我对玩偶的区分原则再清楚不过。
                      
                    又是一阵笑声:“莫茉,我没说你是机器玩偶,你是一个正常人,只不过基因由事先预定的固定序列组成。”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既不想相信他,又不敢完全不信,只能愣愣地站着。
                      
                    光芒的声音重新温柔起来:“我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你,你在图书馆实习,我去找资料,你听着我说的书名呆了半晌。就像现在这样,阳光透过书架照在你的脸上,让我瞬间下了一生的决心。娉婷,你留下来,我会让你幸福。”
                      
                    跟一道光芒厮守终生?我有种路遇怪物的错觉:“我不是娉婷,而且我心有所属。”
                      
                    “你是说,刚刚带你进来的13号?”
                      
                    13号,这么古怪的名字。
                      
                    聪明如启恒,很快猜出我的疑问,直言相告:“他是我的实验志愿者,编号13,用来测试延续青春容颜的基因。
                      
                    “青春?”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果听到“长生”倒不奇怪。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孜孜不倦地追求永生,可是何必一定要青春容颜?
                      
                    启恒叹了口气:“我早就知道,你长大时我已经老了,所以一直在实验怎么才能与你在青春里重遇。可是想不到,真
                    到重遇时,你喜欢上了别人,一个你只认识了一天的人,你真的确定吗?”
                      
                    “是的,我确定。”人是有自由意志的动物,任谁也不能控制另一个人的决定。
                      
                    我自认为对答还算得体,可是,说完这句话后,周围的几扇门在一瞬间全部关上了,就连海景落地窗外面也降下了一席铁帘。我后退几步,撞上了背后的墙,才发觉这墙面是钢筋铁骨。
                      
                    面前的光芒慢慢微弱下去:“娉婷,你应该留下来,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我们的过去。”
                      
                    “不!”我十分坚决地说,“你这是绑架!我决不会同意的!”
                      
                    “果然。”启恒想必也明白娉婷的基因所长成的性格,因此思考片刻后做了让步,“我们打个赌吧。你和13号只相识一
                    天,我不认为你们之间有感情。我会让他和一个机器玩偶分别在电脑的另一端跟你对话,假如你能识别出哪个是13
                    号,我就成全你们。否则,你就安心留下来。”
                      
                    我知道这个游戏,不,是测试。作为机器玩偶店的售货员,早在入职时就接受过相关科普:图灵测试。由人类跟电脑对话,假如人类不能分辨出对方是台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算是通过了图灵测试,科学界就认为它拥有了类似常人的人工智能。
                      
                    启恒说:“我想,这对你和13号都是一场公平的测试。”
                      
                    我该庆幸启恒的兴趣是科学研究,所以他想到了图灵测试;假如他的兴趣是移民历史,他想到的可能就是用其他的方
                    法来测试爱情——在20世纪中后期,美国处理婚姻移民时进行一种特殊的面试,将两人分隔开,问他们有关彼此的问
                    题,看他们的答案能否吻合。
                      
                    爱情和智能,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为了检验它们,人类孜孜不倦地设计了各种测试。我的爱情,又能得多少分?
                      
                    ——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只能乖乖地坐到了一台电脑跟前。
                      
                    绞尽脑汁之后,也只能问:“你叫什么名字?”
                      
                    “赵宇,很普通的名字,不如莫茉这种名字动听。”对答平顺,还懂得拍拍马屁。这是真的13号吗?
                      
                    “你在哪里出生?”我对于自己能问出这个追根溯源的问题感到满意。
                      
                    对方答得十分迅速:“建设路上的妇产医院。”
                      
                    那是本市最有名的产科医院,这附近一多半的婴儿都在那里出生。
                      
                    最常用的人工智能实现途径是基于概率的一种机器学习方式,那么,多数人出生的医院就是最稳妥安全的回答。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既不能说是,也不能说否。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赵雪。”
                      
                    又是一个风平浪静的答案,这名字扔进数据库里连声响儿都听不见,就会融入同名同姓的大军。
                      
                    “咦,你们俩居然同姓,挺巧的。”我感叹自己在关键时刻能注意到这种细节,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因为我出身单亲家庭,随母姓。”
                      
                    这显然不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大概率答案。
                      
                    如果一件事情的发生率是99%,就算是压倒性优势了,以单次事件来看,几乎就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假如放到
                    全年365天来看,每天都发生这件事情的概率则变成了99%的365次方,只有区区25%,也就是说,几乎不会如此发
                    生。
                      
                    所以即使是机器概率学习出来的人工智能,在大概率事件之余,也会有一两件小概率事件发生,如同真实的人类一样。
                      
                    同样地,我也没办法做出任何判断,只觉得他更像真人了。
                      
                    也许这就是真实的13号,这个叫作赵宇的男人,就是刚刚与我携手突出重围、亡命天涯之人。
                      
                    我又问了几个问题,同样答得滴水不漏。
                      
                    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他:“你爱我吗?”
                      
                    对方停顿了几秒。我想:真人在这种问题上应当认真思考一会儿。
                      
                    他答:“我想我是爱你的,你是个这么可爱的姑娘,虽然我是为了执行启恒的指令才去找你,可是在你为了我跟警察
                    对抗,我们一起逃跑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
                      
                    患难见真心,合情合理。
                      
                    所以电波另一端的键盘之侧,很可能正有一颗真心在跳动。反正我没办法判否。
                      
                    ——
                      
                    换了下一个。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先开口了,且一开口就是长篇大论:“我25岁时去神农架探险,年轻,喜欢玩点儿酷的。
                    结果遭遇大火,为了救一个陷在火海中的小孩烧伤了脸。我是个凡人,对这件事一直看不开,精神几乎崩溃。
                    后来看到启恒在实验恢复青春容貌,我就来了。”
                      
                    我并没问他,他却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多。就在我犹豫着该怎么接话的时候,他不等我回答又说了下去:“我是个实验
                    志愿者,去找你只是为了执行启恒的指令,虽然我确实喜欢上了你,但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我能给你什么呢?除了
                    把你陷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电脑上停顿片刻,他说:“莫茉,忘了我。”
                      
                    然后他不再说话,以决绝的姿态希望我能够退出这段感情。
                      
                    尴尬的沉默中,我双手颤抖着站起来大声说:“这是13号!”
                      
                    我不知道机器是怎么去爱一个人的,但我知道人类——因为我也是其中之一。他们不在乎言语通顺与否,会不会被误
                    认为机器,当然更不会去想什么概率——哪个真人说话时会先想一想每个句型的使用概率?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让自己
                    和心爱的人幸福,为了这个目的可以忍受任何的迂回。而机器,不论有多么精明复杂的策略,它的目的也只有一个:
                    通过测试,而不是爱任何一个人。
                      
                    从头到尾,我没有说过一句话,却做出了自己坚定的判断。原来,爱情并不需要千言万语。


                    回复
                    17楼2017-08-09 11:44
                      02
                        
                      推开门的时候,先看见的是一望无际的海景,慢慢走进去,才看见海平面的内侧,营营役役如蚂蚁一般的人们。
                        
                      假启恒悄悄退出去了,并把门关上,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四顾半晌不见人影,刚开始焦灼的时候,房间里闪起了光芒,温暖的、智慧的、莹黄色的光芒。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来,如同问候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娉婷,你还好吗?”
                        
                      我定了定神,尽量让声音平稳:“你是谁?”
                        
                      “我?”那道光芒微微旋转起来,“我是启恒啊。”
                        
                      “你在哪里?这样单方面的谈话似乎不太公平。”
                        
                      “哈哈!”光芒微微颤动着,“你不会想见到我的,我已经不是常人的形态。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等着你,等你来看看
                      我们分开之后,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咬牙稳住心神和恐惧感:“启恒先生,您认错人了,我叫莫茉,不是你说的娉婷。”
                        
                      光芒缓缓摆动道:“不会认错,莫茉,是我以娉婷的基因创造出的人类。”
                        
                      “什么?”我后退一步,“不可能!我有自由意志,不受任何人指令的控制,并且清楚地记得从小到大的一切事情。”
                        
                      作为机器玩偶店的售货员,我对玩偶的区分原则再清楚不过。
                        
                      又是一阵笑声:“莫茉,我没说你是机器玩偶,你是一个正常人,只不过基因由事先预定的固定序列组成。”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既不想相信他,又不敢完全不信,只能愣愣地站着。
                        
                      光芒的声音重新温柔起来:“我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你,你在图书馆实习,我去找资料,你听着我说的书名呆了半晌。就像现在这样,阳光透过书架照在你的脸上,让我瞬间下了一生的决心。娉婷,你留下来,我会让你幸福。”
                        
                      跟一道光芒厮守终生?我有种路遇怪物的错觉:“我不是娉婷,而且我心有所属。”
                        
                      “你是说,刚刚带你进来的13号?”
                        
                      13号,这么古怪的名字。
                        
                      聪明如启恒,很快猜出我的疑问,直言相告:“他是我的实验志愿者,编号13,用来测试延续青春容颜的基因。
                        
                      “青春?”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果听到“长生”倒不奇怪。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孜孜不倦地追求永生,可是何必一定要青春容颜?
                        
                      启恒叹了口气:“我早就知道,你长大时我已经老了,所以一直在实验怎么才能与你在青春里重遇。可是想不到,真
                      到重遇时,你喜欢上了别人,一个你只认识了一天的人,你真的确定吗?”
                        
                      “是的,我确定。”人是有自由意志的动物,任谁也不能控制另一个人的决定。
                        
                      我自认为对答还算得体,可是,说完这句话后,周围的几扇门在一瞬间全部关上了,就连海景落地窗外面也降下了一席铁帘。我后退几步,撞上了背后的墙,才发觉这墙面是钢筋铁骨。
                        
                      面前的光芒慢慢微弱下去:“娉婷,你应该留下来,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我们的过去。”
                        
                      “不!”我十分坚决地说,“你这是绑架!我决不会同意的!”
                        
                      “果然。”启恒想必也明白娉婷的基因所长成的性格,因此思考片刻后做了让步,“我们打个赌吧。你和13号只相识一
                      天,我不认为你们之间有感情。我会让他和一个机器玩偶分别在电脑的另一端跟你对话,假如你能识别出哪个是13
                      号,我就成全你们。否则,你就安心留下来。”
                        
                      我知道这个游戏,不,是测试。作为机器玩偶店的售货员,早在入职时就接受过相关科普:图灵测试。由人类跟电脑对话,假如人类不能分辨出对方是台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算是通过了图灵测试,科学界就认为它拥有了类似常人的人工智能。
                        
                      启恒说:“我想,这对你和13号都是一场公平的测试。”
                        
                      我该庆幸启恒的兴趣是科学研究,所以他想到了图灵测试;假如他的兴趣是移民历史,他想到的可能就是用其他的方
                      法来测试爱情——在20世纪中后期,美国处理婚姻移民时进行一种特殊的面试,将两人分隔开,问他们有关彼此的问
                      题,看他们的答案能否吻合。
                        
                      爱情和智能,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为了检验它们,人类孜孜不倦地设计了各种测试。我的爱情,又能得多少分?
                        
                      ——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只能乖乖地坐到了一台电脑跟前。
                        
                      绞尽脑汁之后,也只能问:“你叫什么名字?”
                        
                      “赵宇,很普通的名字,不如莫茉这种名字动听。”对答平顺,还懂得拍拍马屁。这是真的13号吗?
                        
                      “你在哪里出生?”我对于自己能问出这个追根溯源的问题感到满意。
                        
                      对方答得十分迅速:“建设路上的妇产医院。”
                        
                      那是本市最有名的产科医院,这附近一多半的婴儿都在那里出生。
                        
                      最常用的人工智能实现途径是基于概率的一种机器学习方式,那么,多数人出生的医院就是最稳妥安全的回答。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既不能说是,也不能说否。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赵雪。”
                        
                      又是一个风平浪静的答案,这名字扔进数据库里连声响儿都听不见,就会融入同名同姓的大军。
                        
                      “咦,你们俩居然同姓,挺巧的。”我感叹自己在关键时刻能注意到这种细节,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因为我出身单亲家庭,随母姓。”
                        
                      这显然不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大概率答案。
                        
                      如果一件事情的发生率是99%,就算是压倒性优势了,以单次事件来看,几乎就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假如放到
                      全年365天来看,每天都发生这件事情的概率则变成了99%的365次方,只有区区25%,也就是说,几乎不会如此发
                      生。
                        
                      所以即使是机器概率学习出来的人工智能,在大概率事件之余,也会有一两件小概率事件发生,如同真实的人类一样。
                        
                      同样地,我也没办法做出任何判断,只觉得他更像真人了。
                        
                      也许这就是真实的13号,这个叫作赵宇的男人,就是刚刚与我携手突出重围、亡命天涯之人。
                        
                      我又问了几个问题,同样答得滴水不漏。
                        
                      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他:“你爱我吗?”
                        
                      对方停顿了几秒。我想:真人在这种问题上应当认真思考一会儿。
                        
                      他答:“我想我是爱你的,你是个这么可爱的姑娘,虽然我是为了执行启恒的指令才去找你,可是在你为了我跟警察
                      对抗,我们一起逃跑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
                        
                      患难见真心,合情合理。
                        
                      所以电波另一端的键盘之侧,很可能正有一颗真心在跳动。反正我没办法判否。
                        
                      ——
                        
                      换了下一个。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先开口了,且一开口就是长篇大论:“我25岁时去神农架探险,年轻,喜欢玩点儿酷的。
                      结果遭遇大火,为了救一个陷在火海中的小孩烧伤了脸。我是个凡人,对这件事一直看不开,精神几乎崩溃。
                      后来看到启恒在实验恢复青春容貌,我就来了。”
                        
                      我并没问他,他却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多。就在我犹豫着该怎么接话的时候,他不等我回答又说了下去:“我是个实验
                      志愿者,去找你只是为了执行启恒的指令,虽然我确实喜欢上了你,但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我能给你什么呢?除了
                      把你陷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电脑上停顿片刻,他说:“莫茉,忘了我。”
                        
                      然后他不再说话,以决绝的姿态希望我能够退出这段感情。
                        
                      尴尬的沉默中,我双手颤抖着站起来大声说:“这是13号!”
                        
                      我不知道机器是怎么去爱一个人的,但我知道人类——因为我也是其中之一。他们不在乎言语通顺与否,会不会被误
                      认为机器,当然更不会去想什么概率——哪个真人说话时会先想一想每个句型的使用概率?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让自己
                      和心爱的人幸福,为了这个目的可以忍受任何的迂回。而机器,不论有多么精明复杂的策略,它的目的也只有一个:
                      通过测试,而不是爱任何一个人。
                        
                      从头到尾,我没有说过一句话,却做出了自己坚定的判断。原来,爱情并不需要千言万语。


                      回复
                      18楼2017-08-09 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