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驹之友谊魔法吧 关注:25,214贴子:1,860,386

【长篇翻译】 高处不胜寒 And It's Freaking Cold Up Her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7-13 23:06
    作者:TailsIsNotAlone
    翻译:Frankie753
    F站原网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53070/and-its-freaking-cold-up-here
    许可:




    特别感谢为封面设计文字与标题的 @Pinkiesparkle


    回复
    2楼2017-07-13 23: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13 23:14
        滋磁一下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13 23:17
          顶顶~


          回复
          5楼2017-07-13 23:18
            封面很强势(雪茄墨镜大金链子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13 23: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13 23:32


                收起回复
                8楼2017-07-13 23:35
                  好吧,其实也没那么冷。


                  我能感觉到冷,但是我感觉到的并不是切身的冷。寒冷并没有触及身体。我猜是因为我有了毛皮之类的东西。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现在格外的冷。

                  请注意我说的是感觉到,因为我现在只能靠我的感觉了。我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并不是说周围太黑,我的意思是我完全看不见。看不到天空,也看不到我坐着的表面软软的奇怪东西,甚至看不到我摆在面前的手——虽然听起来很疯狂,但是我觉得摆在我面前的可能不是手。我试过动动我的手指,但是没有反应。我感觉不到手指的存在,也感觉不到我的脚趾。并不是我被冻得感觉不到。

                  也许我应该稍微往前一点。(不是字面意思。我会从……我坐着的什么东西上面掉下去的。)

                  今天有个喝醉的**开车撞了我的车。我的雪佛兰科尔维特老爷车。这事儿不仅让我火冒三丈,而重要的是我当时还在车里。我不知道我伤得多重,但那感觉就像是到鬼门关转了一圈。我的神志还算清醒,但是身体无法动弹,我就这样躺进了救护车后车厢。医生问了我一些问题,而那时是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可以对别人讲的:我叫杰伊。我37岁,离过婚,还抽烟。我年轻的时候玩过橄榄球,但是没有加入过职业队,所以我当上了我以前就读高校的一个副教练。人们都说我是个粗鲁的家伙。我估计是因为我这个人向来我行我素,而且啤酒从不喝淡的。

                  只有在你的一生从你眼前闪过的时候,你才会发现生命是多么的短暂。就我而言……我还有个未完成的梦想,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没能成为一个父亲,而自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虚度光阴。

                  他们把我载到了医院。医生说我需要动手术,所以他们给我打了麻醉剂……这是我最后记得的事了。现在我在这里。周围冷得像地狱,什么的看不到,有一层薄薄的毛皮包裹着我的全身,我的脊椎感觉有点不正常,而且我说过我身后长了个尾巴吗?没错是尾巴。我真的吓坏了,现在我他喵的看不到,还他喵的冻得要命,还……

                  好吧,够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被吓趴在这里了,而我现在要开始让自己振作起来——但现在“我”是什么呢?肯定和以前的我不一样了。

                  “真是烂透了,”我语带颤抖。你瞧?我甚至连声音都不像我自己。听起来像是个小女孩。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之前,当我发现自己在这里的时候我想喊“救命”,结果我自己这声音吓了一跳,弄得我都没喊完那个词。

                  至少我还有烟。

                  没错。就是这件事告诉我我还没疯。我能清楚地摸到烟盒前面的浮雕图案。当我四处摸索的时候,我发现它就躺在我面前。感谢上帝,我从来都没有比现在更需要来一支烟了。我用牙成功从里面抽出一根。现在我需要火……嘿,我突然想起来了,等我给你看一个好玩的。我用先前发现的办法,先踩在地上,或者是我坐着的这个随便是什么的东西。我用我的……手,蹄,管它呢——我用它向下猛砸,然后听到一阵滋滋声。之后,我嘴里的烟点着了!

                  那是电吗?闻起来挺像。我才不在乎,只要它管用而且没宰了我就够了。我希望我的其他物品都在这里。像是我的手机,我的衣服,或是我的钱包……但是如果这里不是现实我倒觉得也用不着那些东西。

                  我先是吸了一口,紧接着我就开始剧烈咳嗽,眼泪都从眼睛里咳出来了。唉!我去。这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有25年烟龄了,而现在我就像是第一次吸着玩意似的!

                  我把烟吐出去,一个有趣的想法在我的脑子里出现:也许我真的不是我。也许这根本就不是我的身体。那么她是谁?不管是谁,她眼睛看不到,体型估计都没我的狗大,没有手,而且还不会抽烟,不过有两个东西真的很奇怪……在她背上的东西。我也一直很在意这事。

                  动了动其中一个;什么都没发生。动了动另一个;什么都没发生。两个一起动;你猜怎么着,什么事都没发生。把两个使劲动了动……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还发出了令我尴尬至极的吱吱声,因为在那一瞬间,我的脚下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了。

                  “我-我嘞个去。”我呜咽着,声音尖的像女孩子。“翅膀。我有了翅膀。”

                  我再次慢慢拍打着它们,把它们向两边伸展,这样我就能碰到然后摸摸它们了。它们覆盖着羽毛,还很怕痒。没错。我有翅膀了,然后回头想想,我站着的东西,就是只存在想象里的,站在云上的感觉:像是棉花糖,但是更浓密,而且……稍等一下我尝尝……不甜。不过也可能是刚才那口烟让我的味觉失效了。

                  “我死了,是吧?就是这样。我变成天使什么的了,”我突然咳嗽起来,想让我的声音稍微浑厚一点。“……该死,别再用那种Lifetime电视台①里的娃娃音说话了。”

                  如果那个酒驾司机撞死了我,那么这里就是天堂了,上帝在哪?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还有为什么这里冷得要命?

                  我摸着我的头发,显然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头发。因为它变的又长又软,像女人的。我把那盒香烟放进里面。还真能放住,真棒。

                  突然,我竖起我的耳朵,翅膀还有上面的羽毛都僵住了。我的尾巴也绷直了,不过我没法告诉你那感觉有多奇怪。有什么事即将发生。我把我的头从一边转到另一边,想要帮自己搞清楚现状,然后我听到了什么。

                  “……喔哦哦哦哦哦哦噫耶耶耶啊啊啊啊!!!”

                  声音由远及近,直直向着我冲来,我头顶刮过一阵剧烈的狂风,强劲的气流到把我从站着的地方直接吹飞,我不受控制地在云上打着滚,然后……那云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我开始向下坠落。

                  这一天还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哈。


                  ①美国Lifetime女性电视频道,成立于1984年,主要以电影电视剧、情景喜剧和戏剧为主,是美国第一家将观众定位为女性的24小时有线电视频道。




                  回复
                  9楼2017-07-13 23:36


                    回复
                    10楼2017-07-13 23:55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总结其实很恰当。我当然可以用一大堆细节描述来烦你——我怎么用我的翅膀但是没有成功因为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用,我怎么会在一天之内死两次,而且谁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三次。我多么希望我还能对贝丝说声再见,而且没有什么比在黑暗中从未知的高空坠落更可怕的事情了。但那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起到了其他效果。


                      有东西猛地撞上我。我倒抽一口气,以为自己坠了地,但是等等——我还活着啊,而且我能感觉到风吹在身上,只不过是从和刚才下坠的方向不同。有什么东西抱住了我,温暖而强壮。


                      “放松,孩子!”一个沙哑的女声在我耳边叫着。“我接住你了。”


                      她刚才叫我什么?算了,不管了。她可是救了我的命,所以我打算顺其自然。


                      “你是天使吗?”我喊着,空气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我都快要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我能感觉到她比之前飞得更快了!


                      “天使?那是什么鬼东西啊?”她笑着说。“没关系。我会带你回云中城,那里会有谁可以帮你找到你的父母。我还在值班,你知道的。”


                      切。父母吗?我的母亲几年前去世了,而我的父亲住在圆松附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我保持安静。其实这感觉也不坏,像这样飞过天空……但是在我连自己是什么东西都搞不清楚的时候,我也没法儿享受什么。


                      我曾经被救起,却迷失在了这里;我曾经能看见,如今却失去光明。


                      这里就是天堂。


                      飞行很快结束,那位非天使让我站到了另一片云上。我听到很多声音,远处传来的声音,人们在聊天,工作,过着他们的生活。我越是接近他们,就越会觉得寂寞难耐。


                      “好吧,孩子,跟我来。”非天使说完后,我听到她越走越远。我开始害怕起来,不管那个女孩是谁,她都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认识的了,而我却不知道她要去哪。


                      “等等!”我出声叫道,在那一瞬间我的声音听起来完全就和小孩子一样。“我看不见你!”


                      她停了下来。“来吧孩子,我就站在这里嘛!我有一头彩虹色鬃毛,还在和你说……”


                      “我失明了,你个蠢驴!”


                      “……哦。”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尴尬。“我的错。好吧,你的眼睛看起来是挺……有趣。很抱歉。而且我可不是驴。我和你一样都是小马。”


                      “小……小马?”


                      “是啊。你确定你没事吗,孩子?”


                      这不可能。这太疯狂了。这……倒是能解释不少。


                      我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没有被搞糊涂。“呃……那么这里不管谁都是小马吗?”


                      “没错。好吧,绝大部分是。有时候也会有狮鹫来拜访,但是……我也没再和他们来往了。”她很快转移了话题。“不管怎样,如果你听说过‘小马国最棒飞行员’那就是我,云宝黛茜!”


                      云宝黛茜?这算什么名字?像个该死的嬉皮士。我现在在哪,加利福尼亚?不……她说是云中城。这里不是天堂,也不是美利坚。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一个在空中的城市,没有人类,甚至可能连啤酒都没有。


                      我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感觉自己的肠子像是穿了孔。

                      “呃……你好?”那个叫云宝的“小马”说着。“你还好吗?总之,你叫什么名字?”


                      我开始冒冷汗。我有两个选择:要么诚实点坦白;要么假装失忆或是有健忘症,这样至少让我听起来没疯。我讨厌撒谎,而且这位……小马……似乎挺不错的,所以我选择实话实说。


                      估计了一下她脸的位置,我仰望着她。“我叫杰伊。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


                      回复
                      11楼2017-07-13 23:56
                        ---------------------------------------------------


                        “所以说你还真的没听说过我,哈?”


                        “没。”


                        我听到咣当一声,云宝把玻璃杯放到桌子上。我们正坐在某家街边咖啡店里,期间我尽可能注意自己的举止,当她想谈论自己的时候,解释清楚我的事还挺不容易的。


                        “几年前最佳年轻飞行员大赛的冠军?唯一做出彩虹音爆的天马?!随便哪个小马都知道我在天气小队。想想看,我几乎是贴着你站的那片云飞过去的。”


                        原来我会掉下去都是因为她!“最后再说一次,我从来都没有听过你或是你那该死的彩虹引爆!”


                        “是彩虹音爆!天哪。你知道吗,孩子,你的嘴可真是厉害啊。”


                        “你叫谁孩子呢?”我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但是这个声音估计都吓不到一只小兔子。他们这儿有兔子吗?


                        “我就是在叫你孩子,孩子!”她听起来很生气。“我还是不确定我该不该相信你……但你看起来也确实不像小马。你连走路都走不了。光是来这里你就摔了五个跟头。”


                        “我说过了,我不是小马。至少在我早上醒来之前都不是。”该死,给她解释真是心累。我需要来一根烟。


                        吞咽声传来。云宝正在喝着她剩下的饮料——苹果汁,她告诉我的。我也点了一样的,但是一口都没喝。因为我在我看不见的情况下吃东西或喝东西就会感到紧张。“你知道吗?你看起来有些……眼熟。尤其是你的可爱标记。”


                        我板着脸。“可爱标记?”


                        “……你不知道你的可爱标记是什么?”


                        “不。从没听说过。”


                        “你肯定在说笑!总会有哪个小马告诉你可爱标记吧。你怎么会有一个你不知道的可爱标记呢?那就是,就是,你的一切!你的特别天赋!”


                        我看向她的方向。“最后说一次,我不是小马。”


                        她叹了口气。“对。随便你怎么说,杰伊。我知道你需要一些帮助。我们先要去一趟气象局,这样我就可以去请一天假了。”


                        只要她别撒手不管就行。我是说,蹄。


                        我们走过云彩大街上,云多得似乎无穷无尽。这个城市很大,但是云宝黛茜对它了如蹄掌。在我们经过各式各样的景物时,她还试着向我描述,但是她总说像是“看那边”或者“嘿,你看见了吗?”之类的对我来说一点帮助都没有的词。过了一会儿,她开始谈论一个我从没听说过的系列书籍,所以我干脆无视了她,开始专心听我周围的声音。当然了,我周围有很多声音:翅膀拍打声,沉闷的蹄声,声音无处不在。


                        “小呆!”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我左边响起。“你又把云中城和小马镇的邮件搞混了?!”


                        “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一个女性小马回答道。


                        我的右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呼呼声。我问云宝那是什么,她说那些小马正在云上造一座新房子。当我问这是怎么做到的时候,她只说这其中很复杂。但是我想,如果这个疯狂世界里的云结实到可以站在上面的话,那么你用它们来当建筑材料也没什么问题。


                        最后我们来到了气象局,而这是所有麻烦的开始。


                        “好了,我们到了,”云宝说。“你看那边—”


                        “看不到,云宝。”


                        “对不起。呃,十二点钟方向往前走二十步就是气象局。我们天马会在这里控制小马国大部分天气,因为我们就是这么酷。然后三点钟方向,你能看到—”


                        “不,我看不到。”


                        “抱歉。三点钟方向,同样的距离,是我们的云中城纪念广场,那里有许多非常酷的天马雕像可以供我们观赏。”


                        “像是烈士陵园?”


                        “不是。因为没办法把小马埋进云里。他们很久以前就试过了,但是……没有成功。来吧。”她带着我来到靠近雕像的地方。“在我们面前这位又高大又强悍的士兵是飓风指挥官。很久以前是他创立了云中城。旁边这位是三色堇,飓风指挥官的下属,不像飓风指挥官那么棒,但还是很酷。然后下一个雕像是……”她突然停下了。


                        我用奇怪的眼神看向她的方向。


                        “不,会,吧。”云宝的声音里充满震惊。“你不会……我是说……这根本不可能!”


                        “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就知道我见过你!这个雕像……是你……就是你!传说中的那个天气小马?雪花的创造者?露娜公主的好朋友?哦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她听起来就像是见了著名人物。或者是见了鬼。或者是见了著名的鬼。


                        “好吧,好吧,冷静点!说不定我只是长得像她呢?”我稍微有点烦,因为云宝正疯狂地检查着我——她用蹄子捏着我的脸,弄乱我的头发和尾巴,磨蹭着我的腿……“嘿,别这样!”


                        云宝现在正以每分钟一英里的速度讲着。“你可不只是看起来像她,你还有和她一样的可爱标记!没有哪两个小马会有同样的可爱标记,除非他们是兄弟姐妹,而她——我是说,你没有兄弟姐妹!”


                        “你怎么知道?”


                        “你说笑吗?我在飞行学校里就学过了你的一切!好吧,我忘记了其中的99%,但你就是……”


                        我感觉到我脖子后面的毛发都开始竖起来了。“谁?”


                        似乎已经注意到我被吓坏了,她轻声回答。“落雪。”


                        我僵住了,凝视着虚空。记忆开始回现……


                        ---------------------------------------------------


                        回复
                        12楼2017-07-13 23:56
                          ---------------------------------------------------


                          她还在那里。每天早上她都在相同的地方,双膝跪在庭园里忙碌着。我站在门外,透过严重的宿醉,看着她把一捧新植物种进干净的土壤里。


                          她的手总是那么温柔。


                          “那,你为什么要种这些东西呢?”我咕哝着。那些花看着真滑稽,又小又白还垂着头。


                          “我喜欢看着它们长大,”她笑的很温柔。“我妈妈每年都在家里种这种花。你知道她以前都是怎么和我讲的吗?”


                          我忍住一声抱怨。现在就听我岳母的故事真是太早了。


                          “她会说‘孩子,这些事非常特别的花。它们不像是向日葵那样,总是仰望着天空。它们低头向下,以保护自己的花盘不受到阳光直射,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听着可真傻。”我揉着眼睛打哈欠。


                          她叹了口气,继续种植花朵,我就在一旁看着。


                          ---------------------------------------------------


                          回复
                          13楼2017-07-13 23:57
                            ---------------------------------------------------


                            “落雪?呃……杰伊?你好!能听到我吗?”云宝说着。


                            我能听到,但是理解得很勉强。我迷失在过去中,还试着用我的脑袋思考这到底意味这什么。因为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该死的,贝丝。即使在这里,我也无法摆脱你。


                            回复
                            14楼2017-07-13 23:57
                              起舞弄清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14 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