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生丸吧 关注:183,058贴子:3,661,786

【原创】明夕何夕(杀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长篇 大概是HE?
嗯,这里十三。
文风诡异,慎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17 08:58
    第一章
    雨,不停歇的下。
    她站在树下,几乎麻木。
    “姑姑,回去吧。”屿七撑着伞,字句不过刹那便消逝在无尽的雨幕中。
    树下的人,丝毫未动。
    屿七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身为妖的自己都感到了丝丝寒意,她才听到了雨中传来的微不可闻的叹息。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不过一瞬,树下的身影转身走入雨幕,只留一字消散在雨中。
    “忘。”
    屿七慌忙抬步,跟上。

    明川大抵算是妖的国度中极热闹的地方了,屿七自顾自想着,手中不忘撑伞,紧跟着她姑姑九卿,这地方,真真是百年了无分毫变化,也是无趣。
    夜间的集市熙攘着,屿七有些吃力的挤过妖群,周围的妖将集市围得水泄不通,屿七到底是有些恼了,不由的高声喊了句:“那是帝姬大人!”
    妖群听得这句话,齐齐的倒是退下了,神色中分明带了些惊惧。
    “帝姬大人安好。”便是请安的话语,都带了诚惶诚恐的味道。
    屿七望向帝姬九卿,后者神色不动,径直向着宫殿走去。周围的妖群静声,屿七微抬了下巴,轻哼了一声,理了理本是不乱的衣袖,故作镇定的跟上九卿。才是人类十二岁女孩样子的她,做这样正经的样子,却是有些好笑。
    直至合上了宫殿大门,屿七才是发现,姑姑身上素白的和服,已被雨水浸湿,滴滴水珠,顺着她如墨的长发,滴落在大殿上,寂静的殿上,似乎都听得见声音。
    屿七抬头偷眼望去,心思不知飞去了哪里。
    只偷偷揣着心思,暗叹一句,姑姑长得真是好看呐。痴痴的看呆了,竟是忘了言语。
    明川的王君,都是狐妖。狐妖天生便有姣美的容颜,姑姑自是不例外,容貌自不必说,明川,也便只有姑姑一人,是天生九尾的白狐,也便只有姑姑一人,可护明川百年不乱。
    姑姑,从来都是强大的,于她屿七心中,姑姑,是有如神祇的存在。她今日本是可以不管姑姑的去处的,却偏偏放心不下,冒着雨跑出去寻她,随后便是看到姑姑在了那株梅树下,仿佛整个世界的孤独都涌入树下那人的眼眸中,那时她只觉得,那人,定不是姑姑。
    姑姑,从不会迷茫。

    九卿不晓得自己站了有多久,回头便发现自家的小狐狸呆愣的望着自己,眸中神色翻涌。
    “在想何事?”许久不动的唇,有了些许僵硬,却依旧微微扯出了笑意。
    小狐狸似乎才是反应过来,“啊”的一声,不消片刻又是机灵的补上一句:“无事,姑姑可是要沐浴?”
    九卿不语,径直走向窗前,脚下的木屐在殿中,留下深深浅浅的扣击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17 08:59
      窗外望去,远处集市上热闹非凡,更是衬出宫殿冷清无比。
      灯火晃眼,九卿都有片刻的失神。
      “今日是百鬼节,很是热闹的。”小狐狸在身后轻轻地道。
      九卿不回答,良久,她听得自己问了一句与百鬼节丝毫搭不着的一句话:
      “西国……他……如何?”
      身后没了话语。
      九卿自嘲的笑笑。
      到底还是问了,即便知道答案,还是问了,她原以为的可以忘却,又被她自己生生地提起。
      他自两年前接回了那人,过得,自然是很好吧。
      有些疲倦地阖上眼。
      五年了,自奈落死后,自上一次她见他,竟已是五年了。
      可那个银发雪衣的年轻犬妖,她从未敢忘。哪怕,他眼中从未有过她。
      “西国现任王君杀生丸大人待那个人类女孩玲,很好。西国,也很好。”小狐狸的声音弱不可闻。
      意料之中的回答。
      只是,心还是很痛。
      她睁眼望着窗外梅花飞舞,忽然觉得有些像她与他初遇的那天。
      眼前,恍惚得过分。

      她一出生便被定为王君的继承人。
      她天生九尾,故此是父君认定的奇才。
      她每日做的最多的,便是提着妖刀三冥月,反复不断的练习。
      她也不是不淘气的,只是日子久了,便忘了怎么去淘气。
      直到她妖龄刚满七十六岁时,父君死在了沙场上。还是小小的她,成了帝姬。
      又是百年。
      她渐渐学会了管理国家,学会了不要在战场上心慈手软,学会了她的身份,不容许她有任何一丝出格的,哪怕是幻想的念头。
      那是西国犬大将刚刚逝去时,她是替明川去悼念的。明川说是个国度,其实不过是个稍稍大了点的都城,比不得强大繁荣的西国,自然是依附西国而安稳。
      那样的梅树下,他就那样逆着光站着,银发雪衣,绝世风华。
      好看又带着一丝妖冶的妖纹衬着清冷的眼眸,高傲犬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领上的六角梅却让她觉着丝丝暖意。
      至此,已是沉沦。
      “明川帝姬九卿,敢问姓名。”那时的她到底是年轻,沉不住气。
      犬妖的目光却只在她身上停留一瞬,便是转身。
      她只听到一句极冷极冷的话语:
      “杀生丸。”
      …………

      “也好。”她喃喃道。
      殿外急急的传来通报声。
      “帝姬大人可在?!”
      九卿扬眉:“进来。”
      “大人安好,”小妖的头低低的似要埋进地下,“北方猫妖来犯,正在城外。”
      屿七还来不及吃惊,便只见得一道身影,向殿外掠去,手中提着的,正是妖刀三冥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17 09:05
        城外乌压压的妖军,静静的在等,直到感觉到那浓重的妖气,众妖才暗暗松了口气。对面的猫妖们,倒是躁动起来。
        她便那样拿着刀,穿过群妖,刀锋在城外青石板上狠绝地划过,那石板上立即划出一道青白的弧。
        “过此线便是犯我明川,死!”

        “杀生丸大人。”绿色的小妖怪毕恭毕敬的俯下身子。
        许久,见那桌案前的身影没有动静,小妖怪抬高了声音:“杀生丸大人?!”
        杀生丸终是抬起头来,望向邪见的眼神中带着凛冽。
        邪见身子很明显的一僵,想也不想的丢下人头杖,俯身跪下,背后,似有冷汗流下:“邪见逾越了。”
        “有事?”明明是问句,却说得如此肯定。
        “杀生丸大人英明,”邪见讨好地笑着,“猫妖进攻明川,明川向来与我西国交好,可是要出手帮忙么?”
        杀生丸一字一句听着,邪见偷瞥一眼自家王君的神色,发现没怎的异常,暗自地松了口气。
        “按兵不动。”他冷冷道,似根本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是是是。”邪见即刻便回答,嘴边有绷不住的笑意,总算是没他什么事。“那邪见先退下了。”
        “慢着。”
        小妖怪身子猛的一颤,望向自家王君,却看得王君脸上少有的一丝尴尬,有些不解。
        杀生丸斟酌片刻,还是有些别扭地道:“把桌上的和服带给玲。”
        小妖怪了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17 09:05
          在过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17 09:06
            对比要不得啊,感觉自己文笔又差了(捂脸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17 09:09
              我已经被秒成渣渣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17 09:14
                人比人吓死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17 09:15
                  嗯 其实我是萌新 求眼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17 09:20
                    楼楼太谦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17 09:28
                      第二章
                      九卿觉得好累。
                      百年来,这是她第二次在战场上感觉力不从心。
                      身上手上眼中,都是猫妖的血。她自己没有受伤,却快要力竭。三冥月此刻在手中,却是无比沉重。
                      天已微白,这一战,已经打了一夜。
                      九卿望向战场边缘那带着鬼面具的身影,神色一凝。倘若她没有记错的话,那人,在这一夜,根本没有动过手。
                      黑色的和服几乎融入了还未褪去的夜色,那妖冶的鬼面具仿佛是悬在空中,对着战场上的她诡异的笑着,蓦地让人心寒。
                      九卿惊起,丝毫没有犹豫,三冥月已是直指鬼面具而去。
                      身后只留猫妖的惊呼。
                      那人终于动了,身后亮起了一道寒光。
                      是刀!九卿墨色的眸子微缩。手中却是没有片刻迟疑,依旧挥刀而去。
                      那人也没有回挡,也是将刀直指九卿而去。
                      浓厚到几乎可视的紫色妖气硬生生地压向九卿。
                      堪称名刀。
                      那人手中的,竟是妖刀!那人,是妖?
                      眼看刀已是到肩头,九卿却是不躲。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软的妖,为了大局失去再多于她而言都是值得。三冥月,划破了黑暗,刀锋带着戾气而去。
                      刀一瞬间内穿过九卿肩头,那人却是以另一只手挡上三冥月,身形诡异地向一侧闪去。
                      九卿眼睁睁望着鬼面具上沾上鲜红的血,那人极快地收回了手,手上,一片血红。
                      输了。
                      她有些懊悔,肩头几乎撕裂的痛。随即望向那人比起她肩头真算是小伤了的手。
                      瞳眸收紧,她的三冥月,妖气遇之即刻消逝,那妖血怎的会依旧鲜红如血?
                      是人?
                      可怎的能使用妖刀?
                      情况已不容得她多想,只是极速向后褪去,刀拔出的瞬间,只见血雾。
                      那人收了刀便转身欲走,九卿只听得一句极其阴冷的话语:“汝父之死。”

                      屿七发誓,她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姑姑。
                      明川终是在姑姑的庇佑下又一次挡下了猫妖,可她却看见姑姑惨白着脸自远处走近。和服上一片血红,屿七都能想象,这一夜的姑姑是有多疲惫。
                      至此,她从未想过姑姑会受伤。
                      姑姑渐近的身影,竟是踉跄。身后,血滴溅落,在这般寂静的大殿里,滴落声引得屿七心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17 10:37
                        “关上殿门。”九卿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地不成样子,静谧的夜里,倒是有分骇人。
                        身后的小狐狸听话地合上殿门。
                        明川子民的欢呼都被阻挡在外。
                        直至最后一抹光亮都湮灭,一片死寂的黑暗中,殿内染血的身影才是忽然倒下。
                        三冥月落地的声音,如此分明。
                        “姑姑?!”小狐狸惊惧不已。
                        她只看见模糊眼前,小狐狸失了平日里稳重的惶恐神色。
                        “无事。”九卿只是静静躺着,她到底是累的很,肩头的伤还在汩汩流血。
                        “屿七,从此以后,你便是明川帝姬。”声音缥缈得几乎听不见。
                        “姑姑受伤了?!”小狐狸忽得扑到身前,声音颤抖。
                        九卿不再回答,奋力站起,眼前只是恍惚。拖在身后的三冥月凌厉地划过地面,宛如厉鬼的尖嚎。
                        “姑姑?”小狐狸几乎失了言语。
                        她默默躞蹀而行,终在窗前滞步,然后便是飞身跃出:“若是有事,寻朴仙翁。”
                        “姑姑去哪?!”小狐狸焦急至几乎失了分寸。
                        “北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17 10:37
                          棒棒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17 11:59
                            “杀生丸大人?”邪见不知自己王君是怎么了,听着自己对明川与猫妖一战的战报,竟是少有的失了神。
                            杀生丸大抵是没有想到的,强大如斯的她,竟也会受伤。他有些模糊的记起,每次见她的场景,永远都是那样强大的样子,与她而言,对于敌人,从来都是游刃有余。好看眉头皱起,他想,也许是出于吃惊吧,他听见自己问:“帝姬伤的严重?”
                            邪见没想到王君竟是问了个不着重点的问题,他自然是全无准备的,顿时间支支吾吾:“帝姬大约……是……无事的,明川子民那,打探不到什么的。”
                            “嗯。”杀生丸金色眼眸中并无波动,仿佛只是随口一问,再无下文。
                            “邪见,走了。”
                            “嗯……嗯?”小妖怪惊得跳起,“杀生丸大人要去哪?”
                            杀生丸不语,却是远远望了眼北方。
                            “带上玲。”

                            九卿真的是伤的很重。
                            她只是觉得累,故此靠在了树下。脑海里反反复复的也便只有那几个片段,她看见父君,看见漫天的火海。今日那带鬼面具的人终究是勾起她曾经想要掩埋的记忆。低低地笑起来,笑声中带着落寞与自厌。她果真喜欢自欺欺人,至今都不敢正视那段过往。
                            黎明的风很凉,丝丝缕缕仿佛要割开她的皮肉,肩头的伤隐隐作痛,她却顾不上了,只是闭眼,噩梦,接踵而至……
                            那日,也是这般。
                            那大约是杀生丸遇到过的最凶险的一战。她当时在明川,听到消息,不管不顾的去了西国。那是她第一次不顾身份。她赶到时,年轻的犬妖便那样决绝地站在群妖中间,妖铠早被血染红。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那样令人生畏的杀生丸。眸间不见一丝一毫的倦色,他只是杀戮,任鲜红的血花炸开在他身旁,血溅上他好看的脸庞,真真像是地狱修罗里的恶鬼,是要取人性命的。
                            她提着三冥月便也动了手。那一战,令她也觉得吃力。
                            也是那样,她出乎意料的受了伤。
                            …………
                            记忆早就模糊,她只记得最后,她僵立在战场上,他似乎看到了她,又似乎没看到,目不斜视的便走出了她的世界,不停寸步。那样清冷的目光,望向的却是远处的四方城。
                            后来她才知道,他的骄傲不容许他接受她的帮助,他,应该是无人能敌的存在。
                            他不需要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17 13:50
                              三冥月反应极快地挥了出去,带起的妖气狠冽地散开。九卿猛的睁眼,眸中只有清明。
                              妖怪的残骸落入一旁的草丛,九卿紧紧地抿了唇,只是杂碎罢了。大抵是想乘她不备偷袭。可笑,她九卿何时也是那样的杂碎可以偷袭的了?
                              忽然感到一阵极快的风,死寂的树林里倏忽间有了动静。如墨的眸子微微眯起,却丝毫没有起身防御的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17 13:51
                                第二章完了 貌似写的有点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17 13:52
                                  嗯 可能会先把屿七的番外写掉 毕竟和九卿的从前有关的 嗯 大概就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17 13:58
                                    番外 屿七篇
                                    她从来不是什么高贵的狐妖。
                                    狐妖一族中,她不过是个分系中卑微的七尾之狐。
                                    七尾,天赋本该强大,她却是资质不佳。与她而言,明川帝姬九卿,嫡系九尾,无疑是不可触及的存在。
                                    彼时,她还不唤作屿七,只因为她是七尾,便唤她阿七。
                                    那夜,雪下的很大。
                                    她走在路上,便看见了远处覆了一身雪的狐妖。掩不住好奇,她悄然走近。蓦地发现狐妖手中的刀上,正沥沥地滴血,染得那人脚下的雪,都是妖异的红。心下一惊。那时她也是胆大,竟也敢抬头望后者的面容。入眼的便是那张惊世的容颜,忽的天地都失了颜色。
                                    雪落地的声响,几乎可闻。
                                    “帝姬大人!?”她惊呼。眼前的狐妖便侧脸看她:“汝是何人?”轻轻浅浅的话语落在莹白的雪地,莫名带了几许凉薄的味道,肃穆的似划破了岁月时空。
                                    “狐妖阿七卑贱之身,冒犯大人,帝姬恕罪。”即刻臣服,她倏忽间想起,眼前的人曾是她年幼时最是美好最是不可碰触的梦。
                                    “何为卑贱?为何卑贱?”那人的眼眸中闪过的只是她看不懂的悲切,仿佛是在对她说,又仿佛越过了她,在看另一个人。
                                    “出身天资之陷,是为卑贱。”她回答的只是当时她以为的正确,眸光,黯淡下来。
                                    “是么……”那人喃喃,“那从此,汝跟着我,可好?可好?”
                                    她惊得失了言语。
                                    “即此刻起,汝便是我九卿选定的下一任帝姬。”狐妖拂肩上雪一捧,神色间丝毫不见玩笑之意。“论辈分,汝该叫我声姑姑。阿七这名字不好。屿者,不动也,稳重矣。南方星宿第七宿乃轸宿,汝便唤作屿七吧。”
                                    “是……”
                                    从此 ,她便跟在了那人身后。
                                    百年之久,她已是渐渐明白,姑姑,有着不能为人所知的孤独。姑姑总是望着热闹的明川,眼里却是空的,深深浅浅印着的是她屿七一辈子都读不懂的孤廖。
                                    那次她失口问姑姑,姑姑在看什么?
                                    她想她这辈子都会记得姑姑当时的神情,姑姑眼中的疏离和凉薄下,却是掩不住的艳羡。“你看见了什么?”后者问。屿七顺着姑姑的目光看过去,明川尽收眼底。
                                    “明川。”
                                    “是么?”
                                    “姑姑呢?”
                                    “……空。”
                                    …………
                                    再是后来,她第一次见姑姑几乎失态。姑姑终是不顾身份后果的去了西国,彼时她晓得了,姑姑心底有一个人,那人名叫,杀生丸。
                                    姑姑回来时,受了伤。
                                    却依旧屏退了所有人,包括她屿七,不知去了哪里。她大抵还是放心不下,偷偷的跟了上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18 10:38
                                      却是一处断垣残壁,细细向溶洞口看去,那泉水之后,竟是困着一人。手脚都锁在了石壁上,却依旧风华不减。略微消瘦的面容,与姑姑倒是有几分相似,屿七心下一沉。溶洞里细细碎碎的传来声响。
                                      “你告诉了那人。”是姑姑的声音,是她不曾听过的冷意,语气肯定,只是陈述。
                                      “呵……那又如何?”那女人的声音沙哑,仿佛许久未曾开口。
                                      “为何背叛?”
                                      “明川与我而言无丝毫意义。我,亦巴不得你死。”女人狠狠的声音不知凉了谁的心。
                                      “那人杀我父君,你是他的妻,却是你帮了那人。如今他要杀我,你还是告诉了那人我的去处,你当真狠心。”洞内昏暗,屿七看不清姑姑的脸色,却知晓,姑姑,极是气愤。
                                      “我想要的,你父君给不了,你,亦是。”
                                      “你若是还有半分悔改,便告诉我杀我父君的是谁。”
                                      “不说又如何?”
                                      “我不介意杀了你。”
                                      …………
                                      姑姑终是没有下手,屿七只是觉得心疼。
                                      “何为卑贱?为何卑贱?”
                                      时隔百年,她终于懂了姑姑的意思。姑姑莫不是,觉得自己卑贱么?姑姑生母便是害得明川失了帝君差点覆灭之人,屿七都是不愿相信。
                                      最是痛苦的,怕是姑姑。
                                      姑姑对此,只字不提,她也只是装作不知。
                                      随后的百年里,姑姑似乎早就淡忘此事。只是依旧会关心那位西国的殿下,她每每望着姑姑削瘦的身影,总是欲言又止。
                                      姑姑依旧似从前一般,征战沙场,一身素白出行,一身血红的回来。
                                      明川平静的如一潭死水。
                                      直到那个半妖,奈落现世。姑姑听闻了杀生丸断臂之事,立即是离了明川去寻他。姑姑终是晚了一步的,那人身边,从此多了个人类女孩,听说,唤作玲。
                                      她不晓得姑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只晓得五年前姑姑回来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奈落,死了。”
                                      后来的三年,起初姑姑还是时常问起西国那人,随后竟是不问了。她心生疑惑,却在某日夜里听得了答案:
                                      “他的心里,装了一个人。”
                                      …………
                                      “他既已倾心一人,那我也便只能,努力地让自己活的不像个笑话。”
                                      她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18 10:40
                                        又发现了一篇好文!更新求艾特(已收藏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18 12:44
                                          前尘旧事什么的这几章就会交代清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18 13: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18 16:08
                                              第三章
                                              直到那着火鼠裘的半妖直直立在九卿面前,她才是嗤地笑了出来,笑声中分不清有几分讽刺。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奢求梦中那犬妖,能哪怕一次,救她。
                                              半妖背着的人类女人,着一身巫女服,兀地让她想起了另外一人。
                                              “犬夜叉。”语气生硬。
                                              “九卿?你怎么会……”犬夜叉不掩眸中的诧异。
                                              “与你无关。”站起的瞬间,伤口传来撕裂的痛楚,只是,她晓得的,她死不了。
                                              “你受伤了?”戈薇惊呼。
                                              她不语,走出的步伐却比平日里多了一份沉重。“你的伤口不包扎不行的!”身后戈薇的声音蓦地响起。九卿转身,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我九卿,不需要。”
                                              渐远的身影终是一顿,万般无奈下她轻描淡写道:“倒是你们,自己顾好自己吧。”
                                              风雨欲来,如何挡之?
                                              …………
                                              肩头的伤终究是好了大半。
                                              虽依旧是撕裂般的疼,但她已不在意。
                                              她本就是强大的妖怪,这两日时光,足以恢复。
                                              她望着面前戴着鬼面具的男人,不着痕迹地叹气。却是没想到,伤未大好便又遇见他。终究是提起三冥月,笑的凉薄:“说吧,当年的事,你晓得多少。”
                                              “呵呵呵……”男人阴冷的笑,诡异令人心里发毛,“我当是谁,原是帝姬大人。”言语中带了几分的玩笑和戏谑。
                                              九卿眸子下意识缩紧,手中的三冥月不容半分犹豫地挥了出去。男人鬼魅般的身影向一侧飘去:“大人不妨等等,还有人未到呢。”声音缥缈的好似从地狱传来。九卿微微一顿。
                                              感到远处那熟悉又陌生的可怖妖气,她几乎想逃。
                                              杀生丸就这般踏着浓重杀气而来,在离九卿和鬼面具五十尺远时驻足,冷冷地声音勾起的,是九卿最最不能触及的噩梦。
                                              “玲,你和邪见在这里等。”十三岁左右的少女乖巧懂事的停了脚步。
                                              “杀生丸大人?!”邪见不解。
                                              杀生丸并不答话,直直走向九卿和鬼面具,爆碎牙凌厉得闪过令人心寒的光。
                                              九卿苦笑,她知晓总有一天她还会遇见他,却不曾想过他会带着那女孩。不过想想也是,西国,大抵是不满意他们的王君如此在意一个人类女孩的吧。他带着她,到底是为了护她,他怎的会忍心那个女孩在西国受那样的欺辱呢。
                                              领口的六角梅依旧,妖铠更是为那带着妖纹的俊美面容添了几分英气。眼中,是不可一世是千山万水,却独独装不下一个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19 13:45
                                                记忆中的年轻犬妖就这样走近,她却不敢亦不愿开口,哪怕只一句许久未见。眸光变换,最终她只得收回目光,默默地望着手中的三冥月。她与他,本就没什么好说的不是么?
                                                “你是何人?”她低着头,可他好听的声音还是落入她的耳中。语气中几分不耐烦的味道。
                                                “在下鬼面具,杀生丸大人,初次见面。”鬼面具骇人的声音很快埋没在死寂里。
                                                杀生丸毫无征兆的动了手。
                                                爆破牙可怕的妖气瞬间漫开。
                                                “好险……”鬼面具的声音竟是带了笑意。身后的妖刀对准的正是九卿。
                                                三冥月硬生生截下鬼面具的攻击,刀光似要斩断空间。九卿忽的感觉到肩头伤口麻麻的疼,脚下,已是不由地退了半步。却顾不上那么多,她有些气恼,左手为爪便要覆上鬼面具的胸口。
                                                杀生丸看着鬼面具转了身形,眉宇间有些不屑,爆碎牙忽然换了方向。
                                                鬼面具感到了那带着寒气的一爪,略微蹙了眉头。杀生丸的爆破牙也将至,鬼面具几乎是即刻反应过来,带着紫色妖气的妖刀猛地划过,空中竟是被划破一道口子,疯也似的卷着狂风。倏忽间,鬼面具已消失不见,只留那道划破空间的刀口。
                                                远处的邪见吃惊之余,也只得眼睁睁看着远处的两人,消失不见。
                                                “杀生丸大人?!”
                                                …………
                                                杀生丸也是没有想到,那把刀,能划破空间。周围是黢黑一片,远处隐约传来的,是令人作呕的呻吟声。
                                                好看的眉头皱起。
                                                九卿思量片刻,还是生涩开口:“这里,怕是彼世。”
                                                “哼。”
                                                犬妖的脸色愈发的不好起来,继而默默向着远处传来声响处走去。倘若那把妖刀真的能划破此世与彼世的结界,那他们,必然是在彼世最深处,若要离开,必要先找到比他们更早一步进来的鬼面具。
                                                九卿苦笑,跟上那道高瘦如修竹的身影。伤口愈发疼起来,到底是彼世,伤口越是想要愈合,越是痛苦万分。
                                                可这些,对着她面前清冷高贵的犬妖,她只会只字不提。
                                                …………
                                                眼前渐渐光亮起来。
                                                “嘎……”忽的,那只鬼便悄无声息的出现。模样到像只褐色大鸟,本该是鸟头的地方,却长了一张老人的脸,皱纹之间,浑浊的双眼中似乎有火光点点。
                                                张口便是青色的火焰。
                                                阴摩罗鬼。
                                                杀生丸反应极快,簌地跳开,爆碎牙在手,眸中一瞬间带了杀气。却不见身后那人,动作竟是慢了半分。
                                                大约是受了伤口的影响,九卿的动作有些许僵硬,青色火焰生生擦着衣角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19 13:51
                                                  杀生丸至始至终从未回头,只是绽开一抹嘲讽的笑:
                                                  “不过杂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19 13:51
                                                    嗯 量有点少 但起码杀殿出场了😂下一章要搞事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19 13:55
                                                      谢谢楼主艾特!
                                                      超精彩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19 14:25
                                                        写得好好更新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20 20:51
                                                          第四章
                                                          爆碎牙挥出去的一瞬,阴摩罗鬼倒是反应极快的后退,爆碎牙却依旧落在它身上,青绿色的血飞溅,腐臭的味道弥漫,令人作恶。
                                                          它倒是好运避开了要害。
                                                          尖利的惨叫刺破黑暗,声音中还带了老人的阵阵呻吟。褐色的羽毛落了满地。
                                                          “杀生丸大人可别杀了我的东西。”鬼面具不知何时落在了阴摩罗鬼肩脊上,阴测测的浅笑,略带青白的手指玩味的抚摸着阴摩罗鬼的羽毛,“这东西,有用着呢。”
                                                          杀生丸眼眸危险地眯起。
                                                          九卿咬了下唇,三冥月的冲着阴摩罗鬼的眉心而去。
                                                          “帝姬大人莫要着急啊。”那把妖刀又一次横在九卿面前,却不见九卿止步。三冥月仿佛要斩断那妖刀一般快而狠绝地划去。鬼面具都是微微一震,极快地横侧了刀身,不与三冥月硬碰。
                                                          妖气在空中相碰。
                                                          极大的冲击生生逼退了鬼面具半步,九卿只觉得伤口在撕裂。
                                                          “哦呀,帝姬大人这般生气么?”失了冷静的语气,笑意都渐渐隐去。
                                                          “当年之事,你知道多少,说吧。”九卿落在阴摩罗鬼的脑袋上,遽然高傲,三冥月锋利的刀尖直指鬼面具。
                                                          “原来是为了这事,只是,帝姬大人,你当真想知道么?”目光却是落在了九卿身后不动声色的杀生丸。
                                                          九卿顺着鬼面具的目光看去。
                                                          苦笑,她都早已放弃他,又怎会怕他听见她不堪的过往?
                                                          “你说吧。”语气中又有几分无可奈何?
                                                          “倒不如帝姬大人自己看个明白。”九卿有些诧异的望向鬼面具,眼中带了警惕。
                                                          “此刀名幻梦生,能幻化过往……”
                                                          …………
                                                          鬼面具的声音淡去,九卿再次睁眼时,望见的便是漫天火海,恰似她日日夜夜都在做的那个虚无缥缈的梦。有些不忍的别过眼,却看到杀生丸冷冷的站在一旁,眸中不见情绪。
                                                          火海里的身影,熟悉又陌生。那是父君。
                                                          父君已是奄奄一息,身旁站着的人,隐没在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脸,只见得一双冰冷的眸子,仿佛要看穿人心。他直直的站着,许久,才转身离去。父君的血染红了地面,与火海交融在了一起。
                                                          片刻,她才看见自己赶到,犹如疯癫的冲入火海,凄厉的声音如今听来依旧心悸。
                                                          “父君!!”
                                                          那天,雨下的很大。
                                                          仿佛天都在哭泣般的,她染了血红的身影在雨中宛如厉鬼地伫立,嘶哑着声音,对着殿上那个华美的女子呢喃:“为何?何为?”
                                                          …………
                                                          再后来,便是囚禁,她也想不出办法对待那生她之人。
                                                          整个明川都似乎忘了那人,只有她没忘,她晓得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21 13:03
                                                            七夜,雨整整下了七夜。她麻木的站在梅树下,站了七夜。父君与她,不算亲近,但却是父君的存在,她才看见明川的安稳繁荣。她晓得父君从不问她真正想要什么的原因,父君把她看做是下一任帝姬,却不是他的孩子。不是不怨的,却是明白了父君的期待,故此她一直做的很好。
                                                            可如今,他死了。
                                                            她任由雨水划过脸颊,却是哭不出一滴眼泪。
                                                            …………
                                                            眼前的场景模糊,直至一阵寒风凌冽,九卿才是反应过来,伤口的痛楚让她几乎无法忍受,眼前忽的出现幻梦生。
                                                            她晓得自己挡不下来,便只是站着。
                                                            身侧的人倒是先一步有了动作。刹那间只见幻梦生弹向空中,清冷高贵的犬妖竟是挡在了她身前,爆碎牙泛着寒光。
                                                            “呵呵,居然失手了么。”鬼面具拘着笑意,眼中没有半分失望,只是仿佛诱惑的道:“帝姬大人若是想要找杀父之人,便来北山吧,自然,是要你们出的去的话。”
                                                            身影隐遁在幻境里。
                                                            幻境如烟般消逝,杀生丸还未来得及回头,不安涌上心头。那是他第二次觉得,心慌的很。
                                                            身后的狐妖,忽的倒下。
                                                            …………
                                                            “你是桔梗?”记忆里她好似这样问过。
                                                            “是。”
                                                            …………
                                                            她记得巫女无欲无求的眼神,以及那射向奈落的箭矢。
                                                            后来,巫女死去了。死在了最爱的半妖怀里。她只是有些不愿面对,她想,不是所有相遇都是有始有终的。
                                                            桔梗如是,她是不是也如此?
                                                            奈落对四魂之玉的渴求越来越强烈,她早便没了时间去思考关于他的事。
                                                            只是心疼。
                                                            她晓得他骨子里的高傲和对人类的不屑,却不曾想他会为了那个人类女孩而改变。为了那人第一次动用了天生牙,为了那人他竟不惜追入冥道。
                                                            他说:“没有什么比玲的生命重要。”
                                                            那时,她晓得了,是她输了,原是……她输了。
                                                            有些东西,不是努力便可以得到的。
                                                            …………
                                                            此后他与她的每一次见面,都只是重复着她望着他的身影远去。
                                                            那个人类女孩确实讨人喜欢。纵使她再是羡慕那人,她也生不起一丝讨厌她的念头。
                                                            那日,杀生丸不在。
                                                            那日,那个女孩和邪见遇上了濡女,怨气所生的妖怪。
                                                            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提起三冥月,飞奔而至。
                                                            小妖怪俯在地上,有些畏惧是望着她。她望着倒在地上的女孩,皱了眉头,到底是疏忽了。
                                                            “她是杀生丸大人的…………”小妖怪支支吾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21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