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蓉吧 关注:18,070贴子:693,654

【转载】缘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
二楼文是微博上的一位po主发的,微博上可以看到的,我帮忙转过来,顺便水经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楼po主微博id:月见花兮
下面是授权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18 09: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18 09:08
      图片不清楚,我去要文字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18 09:09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18 09:49
          微博看过,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18 09:54
            缘遇
            (一)
            京城的夏天暑气逼人,咖啡店里充足的冷气让刚在太阳下曝晒过的端木蓉感到了一丝丝透骨的凉意。
            “一杯意式咖啡,一份芝士蛋糕。”端木蓉端起点好的东西,在窗边坐下。抬腕看了看表三点四十三,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七分钟,端木蓉优哉游哉地享用起下午茶来。
            把最后一块蛋糕送进嘴里,时针指向四点整。咖啡店的门被准时推开,一名身穿深蓝色包身连衣裙的女子,挎着链条包,摇曳着纤细的腰肢向端木蓉走过去。
            “蓉姐姐,”女子在她面前坐下,随手点了一杯蓝山,笑吟吟的,“考试怎么样?还顺利吗?”
            “感觉还好,火箭军的试题有点变态,”端木蓉端起咖啡啜了一口,“你呢,阿雪?你最近怎么样?”
            雪女笑了笑,语气十分轻描淡写:“我就是一个北斗工程师,又不用上战场,能发生点什么事?”
            她话锋一转:“不过,蓉姐姐,你为什么会想到报考火箭军?以你的能力,在医院里随随便便拿个百万年薪不是问题。”
            端木蓉是医学天才,又是世界顶尖的医学家念端的弟子,在医学方面说是十项全能也不为过,虽然年纪轻,但在国际上的名头已经相当响亮。
            “我大学读的是B大医学院的核医学专业,报考火箭军不是很正常?”端木蓉又啜了一口咖啡。
            雪女嗤嗤一笑:“蓉姐姐,你又不是那种俗人。”
            端木蓉定定地看着她,沉吟片刻:“你最近是不是和小高吵架了?”
            雪女一口咖啡呛在喉中,她放下杯子,用小勺子搅拌着杯里的咖啡,眉目间是几不可察的冷意:“我们分手了。”
            端木蓉静静地等着她说下去。雪女抬头,唇角带笑:“没什么,他妈妈死活不同意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我也累了。”
            “你可是世界顶尖的通讯工程师,配她儿子不是绰绰有余?”端木蓉蹙眉。
            雪女点了一支烟,烟雾缭绕间,显得她的眸子难以捉摸:“蓉姐姐,你没听说过吗?就算是打工皇帝,那也是打工的。一个打工的怎么配得上他大院公子哥。”
            端木蓉沉默,她不太会安慰人,尤其是在感情问题方面。
            “算了不说了,我好不容易才请到假出来,就别说这些糟心事了,”雪女捻灭了烟,“走吧,去逛会儿街。”
            端木蓉点点头,结了账,随她出去了。
            七天后,端木蓉收到了通知,她被火箭军第115师正式聘用。
            端木蓉放下聘书,看着窗外绚烂的晚霞,眸子里是难以捉摸的墨色。

            “你好,我叫韩莲,是你的室友。”
            端木蓉正在火箭军分配给她的宿舍里收拾东西,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她手里的杯子险些落到了地上。
            她回头,看着那个怀抱文件,倚在门边的女子,很年轻,目测应该跟她差不多大,五官精致艳冶,一双眸子尤其勾魂摄魄,身材很好,普通的白大褂生生被她穿出一种制服诱惑的感觉。
            “你好,我叫端木蓉,你可以叫我端木。”她不懂怎么跟人热络,只是淡淡地回了她一句话,就低头忙自己的事了。
            倒是韩莲来了兴致,放下文件,嚷嚷着:“我来帮你。”
            “领导不会查班吗?”麻烦她,端木蓉有点不好意思。
            韩莲朝她挤挤眼:“没关系,只要盖师长不来,我翘班也没人管。”
            只是收拾东西的功夫,端木蓉便对115师有了一点了解,师长盖聂,政委肖遥,还有面前这位韩莲小姐,Q大生化系毕业,上数两代都是有功勋的将军,典型的红三代+军三代。
            盖聂,端木蓉默默地念了一下他的名字,这个世界可真小。
            “我跟你说啊,在115师,你惹谁都行,千万别惹盖聂,他发起飙来可是六亲不认。”韩莲抱着文件,在去办公室的路上喋喋不休。
            “你体验过?”端木蓉难得开了个玩笑。
            “我上回迟到了三分钟,被他罚跑训练场十圈!十圈!”韩莲咬牙切齿,“这个死男人肯定是太久没女人,欲求不满,内分泌失调,脾气暴躁!”
            “韩莲。”背后传来一道男声,低沉宛转如低音提琴,颇具磁性。
            韩莲身子一颤,转身,脸上扯起一抹有些僵硬的笑容:“长官。”
            端木蓉微微偏过头,一抹军绿色映入眼帘。依然是那样深刻的五官,棱角分明,却不显粗犷,十分精致漂亮,军装制服显得他身材高大挺拔,平白多了些禁欲的气质。
            盖聂抬腕看了看表:“刚刚查班,你不在办公室,怎么回事?”
            “我有份文件落在宿舍里了,正好我的新室友来了,我就顺便帮她收拾了一下东西。”韩莲说着,拉了拉端木蓉的衣袖。
            端木蓉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对上他沉静的黑眸:“你好,我叫端木蓉,是新来的医生。”
            一丝惊讶掠过盖聂的眸,很快就归于平静,只是略略勾了勾唇:“端木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一边的韩莲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显然是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115师条件艰苦,端木小姐包涵。”
            闻言,端木蓉只是淡漠地回了一句:“这是我的工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18 12: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18 12:30
                (三)上
                端木蓉虽然考到了火箭军的医生,但她不是在医院,而是在科研组,做核技术医学化的研究。她被分在物理组,还是副组长。韩莲在生化组,两组离得很近,再加上韩莲为人热情,她们俩就走得很近。
                工作很忙,比之前在医院还要忙。端木蓉觉得自己这样忙下去会猝死,不过等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打下来的时候,端木蓉觉得,值了!
                “明天放假,你打算干嘛?”韩莲推了推在床上挺尸的端木蓉。
                “本来想约阿雪出去,但是她没有假。”端木蓉放下手里的书,“你呢?”
                韩莲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当然是去见我家参谋长啦。”
                她这是被喂了狗粮吗?端木蓉默默地用书掩上脸。
                “哎哎哎,”韩莲却是不依不饶,“你来115师这么久,就没跟盖大师长擦出一点火花?”
                端木蓉想了想,迎着她期待的眼神,无情地泼了一瓢冷水:“没有。”
                满腔热情被浇熄,韩莲泄气:“你怎么不主动点呢?”
                “你那么期待我跟他有点什么?”端木蓉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韩莲笑得很是八卦:“你知道吗?从我四岁认识盖聂到现在,他一点绯闻都没有,更别说实质性的感情,外界盛传他喜欢男人,毕竟军队这种环境,狼多肉少。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男同。”
                端木蓉一口水呛在喉咙里,这算是什么理由韩二小姐果真是奇葩。
                韩莲话音刚落,宿舍的门被敲响了。
                两人对视一眼,韩莲果断拿了睡衣去洗澡。
                端木蓉叹了一口气,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盖聂,他还是一身笔挺的军装。这个时候,端木蓉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她的脸骤然红了。其实,她的睡衣是比较保守的款式,只是露出锁骨和手臂,长及膝盖。
                “端木医生,现在方便说话吗?”盖聂似乎是有什么急事。
                端木蓉低下头,看着自己垂在身侧的手,声如蚊呐:“我去换身衣服。”
                盖聂这才反应过来,在她身上扫了一眼,很淡然地点点头。
                端木蓉红着脸合上门,快速换了一身白色连衣裙,连袜子都没来得及穿就出去了。
                “端木医生,最新的核放射同位素追踪技术是你负责吗?”
                天台上人很少,樟树环抱,只听得到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
                “是我负责。”端木蓉点头。
                “这个技术有没有军事化的可能?”这个问题让端木蓉蹙起眉。
                “有是有可能,但是这件事不该我管,”端木蓉的语气很冷,“或许您手底下那批武器专家更在行。”
                说完,端木蓉才惊觉自己的语气过重,一个当兵的领导问这种问题不是很正常的吗?
                果然,自己最近被韩莲整得有点不正常。
                她放缓了语气:“呃,我的意思是说,武器方面我不在行,不能给你一个准确的回答。”
                “我知道了,”盖聂捻灭了指间的香烟,“端木医生早点休息。”
                端木蓉点点头,回身往屋里走,刚走了没几步,她突然停下来,回头:“盖师长,如果忍得住,就把烟戒了吧,终究伤身。”
                说完,她脚步匆匆地走了,最近自己做的莫名其妙的事太多,她已经不想去探究原因了,反正终究绕不开一个名字,盖聂。
                等她回到宿舍,韩莲已经洗好了澡,坐在床上,一脸“你们俩出去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来给我描述一下”的表情。
                端木蓉抄起一个抱枕扔过去:“睡觉。”
                抱枕被韩莲笑眯眯地接住:“反应这么大,肯定有点什么。”
                “什么都没有!”端木蓉缩在被子里,翻了个身,背对韩莲。
                见状,韩莲也不再八卦,关灯睡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18 12:33
                  这边,盖聂刚刚回到宿舍,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师弟卫庄。
                  “喂?”盖聂接起。
                  “师哥,好久不见。”电话那边传来一道邪魅性感的男声。
                  “首先,我们现在没见着,然后,半个月前的演习,我们还见过。”盖聂随手翻了翻桌子上的书,法文原版的《九三年》。
                  卫庄被噎了一下,冷哼一声:“师哥,我听说你跟一个女人有一腿。”
                  什么叫有一腿?这人会不会说话?盖聂换了一只手拿电话,语气淡淡的:“断了的肋骨接上了吗?要不要我友情通知一声红莲,让她去看看你?”
                  “师哥,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欲盖弥彰?”卫庄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不给盖聂任何反驳的机会。

                  本来端木蓉约了雪女去看画展,但雪女没假。她就打算自己去,这些年,她一个人念书工作,一个人住,一个人逛街看电影,早已习惯了。
                  她临出门的时候,韩莲笑眯眯地凑上来,说要陪她去。
                  “不去见你家参谋长?”端木蓉觉得她那个笑容,怎么看都透着一股狡诈的意味。
                  “他忙嘛,我就不去骚扰他了。”韩莲换好鞋,跟着端木蓉出了门。
                  画展在京城中心的一家体育馆里举办。
                  两人到了体育馆,韩莲接了个电话,就兴高采烈地抛弃了端木蓉。
                  “小蓉儿,等会儿有人过来陪你,在这里耐心等待。”韩莲说着,给了她一个极度风骚的飞吻,转身上了车。
                  端木蓉眉头拧了拧,又松开,算了,这又不是她第一次抽风。
                  “端木医生。”沉稳有力的男声从她背后传来。端木蓉身子一僵,脸色淡静地在心里招呼了韩莲爹妈。
                  端木蓉转身,眯起眼睛看着那个背光而来的男人,心脏不争气地跳了跳,长得真好看。虽然是简单的白衬衫和黑长裤,但是他穿起来就是有种不一样的气场。
                  好吧,虽然很丢脸,但是端木蓉不得不承认盖聂确实生着一副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皮囊。其中,似乎也包括她。
                  “盖师长。”端木蓉叫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
                  “韩莲临时有事,叫我来陪你,”盖聂抬腕看了看表,“韩莲告诉我的时间是九点,现在时间已经快到了,先去排队吧。”
                  今天的画展是一对非常有名的画家夫妻的画展。端木蓉很喜欢那个妻子的画,看得很仔细。盖聂似乎是对画展不感兴趣,但也很有耐心地跟着她。
                  “小姐,你可真幸福,”端木蓉在一幅油画前停下,另一个停在油画前的小姑娘一脸羡慕地开口,“你男朋友这么有耐心,还陪你看画展。”
                  男朋友?这可是天大的误会。端木蓉连忙摆摆手:“你误会了,我们不是……”
                  话未说完,就被小姑娘笑着打断:“都穿情侣装了,小姐你就别不好意思了。”
                  情侣装?端木蓉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白衬衫和鱼尾黑短裙。想起今早韩莲极力怂恿自己穿这套衣服,端木蓉又在心里问候了一下韩莲爹妈。
                  悄悄回头看了一下盖聂,似乎看到了后者上扬的唇角。
                  看错了,肯定是看错了。端木蓉一边这样麻醉自己,一边继续往前走。
                  机缘巧合,端木蓉看到了一幅素描画,是这对画家夫妻的藏品。隐约记得,母亲好像很喜欢一幅画,看了看标价,算了算自己的存款,是够的,果断让人把画包起来了。
                  付款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十分尴尬的事,端木蓉那张有着她所有积蓄的卡没有带在身上,现在她身上的卡只有几千块钱。
                  “刷这张吧。”盖聂从后面递来一张卡。端木蓉十分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小姐,你先生可真是大方,在我们这里付账的,要么是一个人,要么带了男朋友老公的都在抱怨一幅破画怎么这么贵。”收银小姐一脸揶揄地开口。
                  端木蓉觉得自己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干脆保持沉默。盖聂接过包好的画,替她拿着。又带她去吃饭,饭后把她送回了火箭军基地。
                  回到宿舍,韩莲果然不在,端木蓉一边熬粥,一边想等着她回来了要怎么收拾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18 12:34
                    (四)
                    自从厨房里那个莫名其妙的吻之后,端木蓉便有意躲着盖聂。不过行政楼和科研组是两个方向,两人遇见的机会也不多。
                    “这次和法国的核技术交流,我们物理组要派一个人去,”物理组组长在一次例行会议上宣布了这件事,“你们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这次的技术交流主要集中在同位素追踪这一块儿,我们组负责同位素追踪的一直是端木副组长,她去再合适不过。”说话的是放射科的一位主任。
                    闻言,组长的目光转向端木蓉,脸上带着长辈般和蔼的笑容:“端木,你愿意去吗?”
                    迎着组长的目光端木蓉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回到宿舍,端木蓉洗了澡就开始收拾行李。
                    “你要去法国?”韩莲哼着歌儿,踱步到她身边。
                    “嗯。”端木蓉把一件风衣塞进行李箱。
                    “那帮我带点东西。”韩莲把一张写满法文的纸递到端木蓉面前。
                    端木蓉接过那张写满字的纸,哭笑不得:“韩二小姐,我是去工作又不是去旅游。”
                    韩莲眨了眨风情妩媚的眼睛:“放心了,很好买的,你结束工作之后晚上的时间就够了。”
                    端木蓉半信半疑地把纸条收起来了。其实这次交流,端木蓉是不想去的,她本来就在躲盖聂,现在跟他一起出差,在端木蓉看来,简直就是自己打脸的行为。
                    第二天,端木蓉看着那十几人的队伍,悄悄松了一口气。戴上墨镜,躲到队伍的最后面,和生化组的那个小伙子并排走。韩莲的研究范畴更偏向于生化武器,这次交流是一次军事技术民用化的会议,她就没去。
                    坐在飞机上,端木蓉裹着毯子就闭目休息,只要能不面对盖聂,怎样都可以。
                    飞机经过十个小时的飞行后,停在了法国戴高乐机场。一出飞机机舱,端木蓉就感觉到一阵寒气扑面而来,不自觉地裹了裹身上的风衣。
                    巴黎的秋天和京城的秋天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端木蓉在箱子里翻翻拣拣,发现自己带的最厚的那件衣服也抵挡不了巴黎夜晚的寒气。
                    不过还好,开会的地方有暖气,她才算是勉强撑了下来。最后一场会议开完,端木蓉瘫在酒店的床上,完全不想动。
                    躺了一会儿,端木蓉想起韩莲让自己帮她带东西。拿出纸条,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但是她不懂法文,完全看不出什么端倪。
                    她隐约记得,盖聂应该是懂法语的。难道要去找他吗?在去找盖聂和被韩莲念叨死之间,她选了前者。
                    捏着纸条,端木蓉轻轻地敲了敲盖聂的房门,咬着唇,十分纠结等会儿她要怎么开口。
                    没过多长时间,房间的门打开了,盖聂站在门后,眸子里带着一点惊讶:“端木医生?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韩莲让我帮她带点东西回去,但是我不懂法文,你能帮我看看吗?”端木蓉红着脸把纸条递了过去。
                    盖聂眉心微蹙,接过纸条看了一眼,沉吟片刻:“赶快回去睡觉,定一个巴黎时间4点的闹钟,时间到了我去叫你。”
                    端木蓉如坠云雾,还是听他的回去早点睡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18 12:36
                      四点的闹钟响起,端木蓉迅速起身,穿好外套,收拾好自己的脸和头发,在她擦干脸的同时,房间的门被叩响。
                      端木蓉丢了洗脸毛巾,抄起随身的链条包,就出了门。
                      盖聂似乎是已经在门外等了很久的样子,看到她出来,才声音淡淡地开口:“那地方有点远,需要走路,韩莲也真是会麻烦人。”说完自己转身先走了。
                      端木蓉连忙小跑跟上他,盖聂很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粗略估计有188,但是他实际身高足足有191,一双大长腿,真是可怜了她一个166的小个子跟在后面跑。
                      盖聂忽然放慢了脚步,端木蓉重重地喘了口气,追上他和他并排走。
                      巴黎秋天的夜晚说多了也就十几度,端木蓉只觉得寒气湿气重得要渗进她的骨子里。
                      巴黎的塞纳河号称是全世界最浪漫的河流,如果是白天,可以看到不少情侣在这里漫步,亲吻。
                      “韩莲到底让我帮忙带什么?”端木蓉终究克制不住好奇心。
                      “塞纳河畔一家面包店的法棍。”
                      法棍?!端木蓉想,我回去可以打她吗?
                      “这家面包店已经做了一百多的法棍,韩莲在法国当交换生的时候就很喜欢吃。这家面包店只在巴黎时间4点50到5点20之间开门。”他的声音依旧淡淡的。
                      两人很快就到了那家面包店的门口,可惜的是,面包店还没有开门。两人便坐在河边的长椅上,静静等待。
                      河风一吹,端木蓉有点瑟瑟发抖,她本来穿得就少,刚刚在走路还出了汗才没感觉到冷。现在坐下来,冷风一吹,端木蓉觉得自己一定会感冒。
                      一件带着体温的大衣盖在了她的肩上,端木蓉一愣,旋即有些惊愕地看向盖聂。
                      “你穿太少,我不碍事。”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疑惑,盖聂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端木蓉垂下眸子,捏着大衣的袖子,仿佛下定决心一样:“盖聂。”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盖聂,”她抬起眸子,看着他深邃漂亮的眼睛,“你是不是喜欢我?”
                      盖聂似乎是被指间的香烟烫到,捻灭了烟头,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是,我喜欢你,喜欢了很久,从我不知道的时候开始。”
                      端木蓉蓄在眼里的泪一下子夺眶而出,盖聂,我如何担得起你这般深情?
                      她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有些感情已经昭然若揭,只是她不愿意面对。
                      “盖聂,”她的声音里带着沙哑和哽咽,“我的母亲是陆军士官学校出身的军人,据说在军校的时候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她死的时候,38岁,在一次维和任务中牺牲。”
                      她强忍着自己那种快要决堤的悲伤:“因为我母亲经常不在家,我父亲就有各种各样的暧昧关系。我母亲刚死,他就迫不及待地娶了一个之前跟他的女人。”
                      “在时间和距离面前,感情脆弱得像一张纸,一捅就破,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她的眸子被泪水洗过,显得格外清澈明朗。
                      盖聂想,他再不忍心让她流泪。
                      递过一张纸巾,他的声音依然沉稳淡静:“端木蓉,我确实是喜欢你,但是这是我的事,你不必愧疚,更不必自责。我喜欢你,这就行了。”
                      我喜欢你,这就行了。一句话,不轻不重,一字一句地在她心里刻下浅浅的痕迹。她之前没听过,之后也再没听过这样动人的情话。
                      用情至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18 12:37
                        目前po主只有这些,后续我会跟着他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18 12:39
                          顶顶,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18 12:44
                            (三)下
                            端木蓉虽然看起来是一副宜室宜家的模样,但她在家务方面实在是不太擅长。尤其是做饭,熬粥煮面条她还能搞定,但是炒菜什么的就不太会了。平时在师部食堂吃,今天太累了懒得穿越两个训练场去食堂,就随便在宿舍里熬了点白粥。
                            虽然盖聂说115条件艰苦,但宿舍都是套间,有专门的浴室和厨房,只是睡觉的地方没有分开,不过地方还算宽敞,除了可以放下两个大衣柜,还放下了端木蓉的一堆杂书。
                            端木蓉搬进来的时候,韩莲一边翻拣着这些书,一边啧啧有声:“画册,武侠小说,乐谱,还有葡萄酒的酿造方法是什么鬼?”
                            还有24小时的热水,空调和暖气。除了只能两个人一起住之外,大概没有别的缺点了。
                            端木蓉低垂着眼帘,搅拌着锅里的粥。手机突然响起,端木蓉吓了一跳,关了火去接电话。
                            “端木,你在基地吗?”打电话的是同组的一位主任。
                            “在,有什么事吗?”端木蓉顺势在床上坐下,揉了揉发酸的小腿。
                            “你帮忙把第73号文件拿去给盖师长签个字,我们接下来的研究需要军方授权,事情紧急,拜托你了,我这边实在走不开。”挂了电话,端木蓉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四点半,照那个工作狂的性格,现在应该还在办公室。
                            这样想着,端木蓉起身,先去了一趟科研组,找到了73号文件,就径直去了行政楼。
                            敲了敲门,端木蓉就推门进去了。
                            结果,竟然人不在,留下那个萌萌哒的小鲜肉秘书和端木蓉大眼瞪小眼。
                            “请问,盖师长人在哪里?”毕竟是来要经费和授权的,端木蓉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小鲜肉秘书觑了她一眼,慢悠悠地开了金口:“师长今天操练新兵,淋了点雨,本来没多大事儿,之前连续一周工作到凌晨,可算是熬不住喽,发了烧,已经回宿舍休息了。”
                            端木蓉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京腔,本来“发了烧,已经回宿舍休息了”十一个字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他非得演讲似的来一大通。
                            丢了一个刀眼给那个小鲜肉秘书,转身出了行政楼。
                            其实,盖聂和肖遥的宿舍就在端木蓉的楼上,韩莲经常怂恿端木蓉去宿舍找盖聂谈工作:“肖政委已经结婚了,动不动就跑回家住。你看你们俩,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说不定聊着聊着就不可描述了。”
                            端木蓉的回答是一个抱枕砸过去。
                            站在盖聂宿舍门口,端木蓉无端地想到韩莲跟她说过的那些话。
                            呸呸呸,端木蓉,你的矜持呢?你的节操呢?她的脸蛋一红,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了自己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18 13:05
                              抬手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没人应。端木蓉又敲了敲门,喊了一句:“盖师长,你在里面吗?”
                              过了一会儿,宿舍的门一下子被人从里面拉开了。盖聂头发稍乱,脸色潮红,身上松松垮垮地穿着衬衫,嗓音稍微有点沙哑:“端木医生,你有什么事吗?”
                              看着他这副样子,端木蓉一阵惊心,很少生病的人一旦生起病来,可是不得了的事。
                              “多少度?吃药了吗?吃饭了吗?”端木蓉只顾问他情况,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神态有多焦急。
                              盖聂愣了愣:“不碍事,我喝点热水睡一觉就好了。”
                              这下端木蓉完全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拨开盖聂就往宿舍里走,一眼就看到了他的药箱,在里面翻翻找找找到了体温计和退烧药,递到已经关上门,坐在床上的盖聂手里:“先量体温,再决定需不需要吃退烧药。”
                              说完,进了厨房,环视一周,默默估算了一下自己可以做的菜,最后还是决定熬点白粥算了。
                              淘米入锅,开火后盖上锅盖,转身出了厨房,走到盖聂面前,伸出手:“体温计给我。”
                              “没事,只是小感冒。”盖聂坚持。
                              “我让你给我,”端木蓉今天似乎特别没有耐心,直接伸手从他手里夺了体温计,一看,三十九度六,端木蓉冷冷一笑,“这么高的体温你还敢硬扛?就你身体比别人好是不是?”
                              说完,转身去了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出来。看了看他药箱里的退烧药,掰了两片递给他:“吃药。”
                              见他迟迟不动,端木蓉蹙着眉,把药片往他身前送了送:“快吃药,这么高的体温,别任性。”
                              盖聂目色沉沉地看着她,那种目光太复杂难辨,端木蓉被看得心里发毛。
                              过了很久,盖聂才接过药片,和水吞了下去。端木蓉又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放在盖聂手边:“把被子盖上睡一觉,我去看看厨房里的粥。”
                              说完,转身去了厨房,在厨房里看粥的时候,端木蓉突然想起自己是来找他签字的,现在,怎么变成她照顾他了?
                              摇摇头,看着锅里的粥差不多好了,就想着去切点生姜放进去,刚一转身,就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
                              “唔……”端木蓉捂着额头,秀致的眉蹙了起来,瞪着那个本该好好休息的男人:“你走路怎么不出声?”
                              盖聂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突然俯首,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一触即分,他的双手撑在她的身侧,端木蓉身后就是料理台,她退无可退,只能这样被他困在怀里,鼻端都是他身上清冽的气息。
                              “不要对我太好,否则我很容易情不自禁。”他的目光向来是凌厉如刀的,此时,他的眼睛却覆着一层柔光,眼里的温柔似乎要把人溺毙在里面。
                              从盖聂的宿舍出来之后,端木蓉觉得自己有点惶惑,仿佛某些自己一直在坚持的东西快要分崩离析了。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之间,端木蓉想起的都是那双深邃温柔的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18 13:06
                                失误三下忘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18 13: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18 18: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18 18:1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18 18: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18 22:40
                                          好文,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19 12:19
                                            好精彩的文,完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07-19 12: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21 13:41
                                                楼主我帮你发了,不客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21 13: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21 13: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22 06:49
                                                      这个,会是长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22 08: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22 09:28
                                                          一言不合就开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22 11:50
                                                            对于一个cp洁癖来说,最喜欢暖暖的故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7-22 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