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漫天吧 关注:12,307贴子:287,938

【漫天。雪】溺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师父镇楼,二楼审核图,三楼发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7-19 19:3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7-19 19:35
      红衣女子眼眸空洞,残破的身子、污垢的脸颊再看不到以前的风华绝代,而这些都是拜花千骨所赐。
      被白子画生生斩断的左臂到如今还隐隐作痛,她扯出一抹苦笑,记得当初她还傻傻的一意孤行想要拜他为师来着。
      漫天抬头望着四壁,身上还有虫子爬来爬去,狠狠地噬咬着她的身体。
      这漫无终点的苦痛还要再持续多久?她不知道,只是,她也没有任何想法求生了。
      只是若是能重来,她想要对爱她的朔风还有她的父母好一点。
      只是,可能重来么?
      脑子里又闪过一个白衣男子的模样,霓漫天痛苦地摇头,为什么总是想起他?
      世人都说长留上仙无心,可在她看来,她的师父才是真的对她绝情!
      白子画到了最后还不是爱上了花千骨?而她的师父呢?爱上了花千骨养的那条破虫子!还为了她丢掉了性命!
      悔恨的泪水划过脸颊,为什么到了现在,她念念不忘的还是他?
      门不知被谁推开,久违的一束光照在霓漫天脸上,亮得让她睁不开眼睛,终于,她勉强睁开了些,来人是花千骨,那个让她恨到心里去的人。
      “怎么?你来杀我了么?”她扬起那高傲的头,满眼不屑,是生是死,她已经看淡了。
      “不,杀你会脏了我的手,你自尽罢。”花千骨红衣似火,眉宇间看不到那个曾经的她。
      霓漫天一笑:“碧落黄泉,若我霓漫天还活着,生生世世,他日我定将这痛十倍奉还!”
      说完,她一头撞向来一旁冰冷的墙角,结束了她这可悲又可笑的一生,只落下一句:“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我们生生世世,都只可能是敌人。”
      花千骨眼眸黯淡无光,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对亦或是错,明明她那么恨她,而她死去之时,心中却没有一丝快感。
      “嘶,好疼......”霓漫天托着头醒来,完好而又细腻的皮肤让她不由怀疑起来,是谁救了她么?然后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瞥见一旁化妆镜中的自己,这......
      这分明是她小时候的样子,只是她没有十五岁前的记忆,而镜中的自己不过七八岁左右。
      不过,这里究竟是哪里?有点熟悉,却又不是蓬莱,头疼的厉害,怎么也想不起这是哪儿。
      此时,开门的吱嘎声传来,她将目光投去,来人不是她憎恨断她一臂的白子画又是谁?
      霓漫天恶狠狠地怒瞪着他,她恨不得将白子画花千骨这对奸夫淫妇扒皮抽筋,以泻她心头之恨!
      白子画一脸无奈地走到她的床前坐下,眼中是她从未见到过的柔情。
      他抚上她的秀发,薄唇轻启:“天儿,你还在生为师的气么?”
      “走开!”霓漫天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还在的左臂,她不知道为什么白子画自称是她师父,不过,她也不想知道。
      不过,看这形势,现在的自己在白子画心中也是有一定地位的,可不可以她就这样将计就计,在花千骨还没出现的时候抢走白子画?
      想想就让人激动啊!既然天意让她重来一次,那么,她便要让白子画花千骨为上一世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天儿莫要闹了,日后为师事事都依你便是了。”白子画柔情似水,她的心猛地一颤,这还是她认识的白子画么?
      霓漫天提起了兴趣,既然白子画已经是她的师父,可她十六岁那年为何还会去长留拜师?是他将自己逐出师门的么?
      霓漫天收起她的眼神,佯装开心:“不行哦师父,你先闭上眼睛,要这样天儿才会原谅师父。”
      白子画依言半信半疑的闭上双眸,霓漫天心思复杂,将身子移向白子画,她不知道这样做值不值得,但为了让这对奸夫淫妇得到报应,她牺牲什么都是值得的。
      霓漫天脑中全是前世白子画与花千骨缠绵悱恻的画面,不由心生恶心,以最快的速度在白子画唇上落下一吻。
      白子画像是被吻懵了,唇上残留的余温告诉她方才是真真实实发生的。
      “天儿?”
      “师父,”霓漫天装傻指着他的唇,“你的嘴里有无忧酒的味道,好好闻!”
      白子画皱眉:“天儿,为师知你现如今还小,可这种事情,是不可以对为师做的。”
      “可是天儿喜欢师父啊!”霓漫天继续装傻,心里却默默冷笑,白子画,你不是喜欢花千骨么?那么,我就学着她,一来报复花千骨,在她之前,让白子画爱上她,再来,日后可以利用白子画,等他失去利用价值了,就让他身败名裂。
      “天儿乖,再过几日便是仙剑大会,你可准备地怎样了?”白子画耳根有些烫,赶紧岔开了话题,他的天儿还那么小,这么说出来一定是无心的,可自己......
      仙剑大会啊,那她就一定会见到她上一世的师父落十一了吧?
      她的心很乱,既想要见到他,又不想见到他,一想到前世他喜欢上一条虫子,心里就什么都不舒服,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输给那条虫子了,师父,天儿又回来了,这一世你的心必须是我的!
      “师父,落师兄他也会到场比试吗?”霓漫天不知道自己这样问的目的,不管答案是是还是不是,似乎都与自己的打算没关系。
      只是,她就是傻傻的想要知道他的消息。
      白子画不经意锁眉:“十一?你们怎么认识的?”
      霓漫天不想回答,他们这一世的确是没见过:“天儿只是随口问问,只是这次仙剑大会,天儿恐怕去不了了。”
      “那便不去。”白子画淡然,他的指腹不经意划过她的脸颊,传来丝丝凉意,不由让霓漫天吓了一大跳。
      她下意识想要往后躲,可却又想到自己这是要和花千骨抢这个男人,她怎么可以退缩?
      “师父,天儿想回蓬莱几年,”她坚定地望着白子画,“天儿想爹娘了,天儿保证,在那里也会好好修炼的,天儿会在十六岁之时回长留,到时,我想得到仙剑大会的头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7-19 19:36
        【画霓。纯】溺爱_画霓吧_百度贴吧 https://tieba.baidu.com/p/5232145338 (不同吧,同一篇文)


        回复
        4楼2017-07-19 20:24
          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19 20:48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19 22:26
              这个梗我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7-19 22:54
                我不管,我要寄刀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7-20 11:4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21 00:07
                    白子画神色微顿,然后拂袖离去,只留下 一句:“好。”
                    “师父,”突然霓漫天开口,白子画就立在门口,似乎要听她说什么,“天儿此去,珍重。”
                    “嗯。”白子画推门走向远方,漫天望着他的背影有些神情恍惚,似乎感觉自己好像没有想象地恨他,毕竟那是前世的他对她所做的,可为什么要今生的他来偿还呢?
                    但迷惘的想法只是一掠即过,他错就错在他的劫数,逃不过爱上花千骨。
                    离开这里原因有二,一是她前世没有十五岁前的记忆,今生不想莫名其妙地又失去,二来是因为,前世的她没有好好修炼蓬莱仙术,以致于仙剑大会时采用不光彩的手段赢了朔风,这一次,她想与他用实力好好较量。
                    至于白子画徒弟这个身份,倒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原来在前世,她那十五年的记忆是与白子画朝夕相处,倒也真是令人笑话,她才是长留第一任掌门首徒,只是阴差阳错之下,被花千骨抢了去,霓漫天想着,若是前世的她没有失忆,结局会不会不是这样呢?
                    霓漫天整理了下衣饰,便也下了绝情殿,哪知重生第二个见面的人便是她前世的那个师父——落十一。
                    “师兄近来安好?”霓漫天本想躲开,却发现无处能避,便只好主动打了声招呼,只是关心的话语从她的口中说出,似是嘲讽,又似是睥睨。
                    “呵”她从心里默默自嘲了声,她曾想过很多次他们相遇时自己的感受,许是惊喜万分,许是慌乱无措,却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如今这样平静。
                    落十一没有想到一贯刁蛮任性的霓漫天会主动跟他打招呼,脸上不由浮上一抹惊讶的红晕,而霓漫天则是感到莫名其妙,他这是怎么了?自己也没做什么啊,而且现在的她只有七八岁左右,算了,就当做是他纯情好了。
                    “劳师妹挂念,十一一切安好。”落十一的回答客气而又不显疏离,倒是和前世没什么两样,霓漫天“嗯”了声后就离开了,清风扬起她的衣袂,红衣似火,落十一似乎从这签单的背影中看到了以后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他抿了抿唇,还是赶紧去通知尊上,情劫已至的事情罢。
                    只是到底是怎样的女子,才使得尊上也逃脱不了呢?他脑中浮现了一位红衣女孩,随即又摇摇头,不会是她,落十一握紧了右手上的一块验生石,他与尊上的情劫都出现了,只是到底是谁呢?
                    听师父说,他们的情劫似乎是同一人……
                    想着,落十一便踏着佩剑飞上了绝情殿,而另一头的霓漫天则用前世学过的御风术飞向蓬莱。
                    她遨游在空,好不自在,脚下是万里河山,前世的她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而现在看来,却是美不胜收,于是,她在心里暗暗下了个决定,上天眷顾于她霓漫天,那么重来一世,她便要当这千古第一人,将这万里河山,尽收于她手中,成为主宰世界的神!
                    而到时候,她要让花千骨也尝尝万虫焚心之痛!不,要更胜百倍!
                    不知是不是心魔所控,她竟渐渐思绪放空,从高空坠落,陷入了一个幻境。
                    幻境中,花千骨还是妖神,而自己的处境却和当初不同,她被一个人抱在怀里,而双眼已经被花千骨挖去,因此我看不到抱着我的男子,却很意外地看得到花千骨,想必是她安排的吧。
                    男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具体是什么,霓漫天猜不出来,可能是体香吧,但是却格外地让人安心。
                    “霓漫天,你为什么死了都要和我抢?”霓漫天听到一个声音,莫非,她根本就没有穿越?只是,这个男子到底是谁?
                    “你,为什么要逼死天儿?”男子的声音很干净,但莫名的有些熟悉,究竟是谁的,我竟分辨不出来,“我不是都答应你不再见她了么!”
                    霓漫天此时才知道,这是她死后发生的。
                    “呵,可是你的心还在她那里,你放不下她!所以我必须弄死她!而且,她害死了糖宝!罪该万死!”花千骨没有形象地冲男子喊着,那男子到底是谁?
                    白子画么?怎么可能?他喜欢的是花千骨,又怎会为了我与花千骨杠上?而且,他还生生砍断了我一只手臂!只是还有谁能让花千骨那么在意?杀阡陌?他死了,而且一心护着花千骨,不惜与长留等正派撕破脸的他,怎么可能会帮她?东方彧卿?更不可能,他阳寿早尽,不得好死,记得以前还威胁过她来着,糖宝也是他的孩子,怎么说都不会是他,那么还有谁呢?轩辕朗么?他们交际无多,而且他先如今应该守着疯掉的轻水,不会是他。
                    那么还有谁,让花千骨那么在意?
                    突然,她脑子里浮出一个人名,莫非是……墨冰?
                    不会!墨冰只是长得像白子画而已,花千骨,不会那么在意。
                    突然,天旋地转,霓漫天从草地上醒来,原来一切都是幻境,她这样想着睁眼,却对上了一张放大的脸颊,她反射性地一巴掌拍过去。
                    然后反应过来,才知自己惹祸了,她扇的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杀阡陌。
                    照他那个性子,脸是他现如今最在意的东西,而现在自己扇了他一巴掌,这人肯定得发火,于是,她脑子一转,她不是喜欢花千骨那种虚伪的样子么?记得花千骨前世叫过他什么来着,好像是——姐姐,对!霓漫天脑子迅速转着,装出一副可怜相:“姐姐,对不起……天儿不是故意的。”
                    果然,杀阡陌黑得要死的脸有点好转,本来想发火的他,也被这一声姐姐给浇灭了。
                    “无事,只是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霓漫天不可能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他,不然一定是被灭口的份,她现在是杀阡陌死敌的徒儿,第二修仙门派蓬莱岛掌门之女,于是,她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化名:“我叫琉夏,小名是天儿。”
                    谁知话一出口,杀阡陌的神情都便了,她说她叫琉夏……
                    霓漫天努力思考着自己说错了什么,只是杀阡陌现如今脸都白了,莫非是因为他不喜欢除了花千骨以外的人叫他“姐姐”?
                    “哥哥,你怎么了?你叫什么名字呀?刚刚只是天儿开玩笑喊得‘姐姐’,只是哥哥太好看了!”
                    杀阡陌的脸更白了,随即失声喊了出来:“琉夏……你是我的琉夏!”


                    收起回复
                    10楼2017-07-21 11: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1 11:45
                        楼主加油更新啊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1 16:4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7-21 18:53
                            支持楼主。。。以及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1 21:23
                              才两章啊啊啊啊啊啊,,不够看啊啊啊,楼主我躺平任你调戏,多来几章好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21 21:25
                                很好看,但是楼主能给我解释一下吗?漫天是原装漫天重生的吧!怎么变成白子画的徒弟了。这点前世今生解释的我都没有看明白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21 21: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21 23:16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22 07:17
                                      写的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22 19:23
                                        霓漫天有些迷惑,这自恋狂是在发什么疯?于是,她问了句:“你在说什么?”
                                        杀阡陌听了,退后几步,心里万分地不好受:“小琉,你是不是还在生哥哥的错?对不起,我错了,日后我不要神器了,只要你一人可好?”然后,他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用手指直指霓漫天,“是竹染那个**,你是不是恨他?你是不是爱上他了?”他有点脱力,原本好看的容貌变得狰狞,赤红的眸子愈发灼热起来。
                                        杀阡陌说到竹染,霓漫天才想起前世将蛊虫种在自己体内的那个刀疤男!她恨得心痒痒,既然她误打误撞知道了杀阡陌的软肋,自然是要好好利用一下,无论是花千骨还是竹染,前世让她痛苦的,她都要让他们一一偿还!
                                        “是,小琉恨死竹染了,我重来一世,自然是要报仇的,不知哥哥可否助我一臂之力?”霓漫天并不反感杀阡陌,因为前世,他没有直接伤害过她,但是,却也间接造成了她的不得好死,所以,这一世,他也是要还的,不过,若这一世,他肯帮她,那么,这笔账也便罢了。
                                        霓漫天见他眼中有所恨意燃烧,也便继续道:“哥哥,小琉亦从未恨过你,只是小琉重来一世的身份是蓬莱掌门之女,白子画的徒弟,我们还是要保持距离,到时候,把长留一锅端了。”还有花千骨以及那条破虫子!
                                        “好,哥哥听你的,”随即,他扳断小指,变成骨哨递给她,霓漫天盯着他的手,然后自动又长了出来,这法术若她没看错的话,是蜀山之法,关于蜀山清虚灵仙的事,她是了解了些的,原来他是出于对清虚,所以才出手救的花千骨,所以才会把她错认为琉夏。
                                        不过,她重来一次,杀阡陌先遇到的是她假扮的琉夏,那么便乱了前世之路,这说明了她已经在改变前世的路了,霓漫天故作不明:“哥哥,你的手……”
                                        “无事,这个你要随身带着,有危险时就要吹响,哥哥会来救你的。”霓漫天闻言,眼中湿润了不少,前世除却她的父母,又有谁是真心关心过她的呢?即便是朔风……
                                        她本想递过骨哨,杀阡陌却将手收了回去,只见他取下一缕青丝,化作银丝,穿过骨哨,亲手将这个带到了她的脖子上,霓漫天心中生出一丝念头:若是自己真的是琉夏就好了,若是他真的是她的哥哥就好了……
                                        “谢谢……”霓漫天发自内心的感谢,她的性格还是和前世一样没变,若是谁对她好,她就想要掏出整颗心来对那个人好。花千骨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能那么轻易地利用她的。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知道这样的性格并不好,却又无奈,自己本性如此,若非岁月磨练,还有其它什么法子呢?
                                        杀阡陌习惯性地点了下她的鼻尖:“傻丫头,你还跟哥哥客气什么?”
                                        霓漫天眼眶有些发红,若是他知道了,自己并非是琉夏,他会怎样呢?
                                        “哥哥,就此别过,你若想小琉了,可以来蓬莱找我,在我十六岁之前,我一直会呆在蓬莱,还有一件事,哥哥务必要答应小琉。”霓漫天决定断了花千骨所有的路,想让杀阡陌再向前世一样对她?想都别想!
                                        “哥哥答应你。”杀阡陌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道,霓漫天有点震惊,琉夏在他心中真的不是一般的重要,若是有朝一日,也有那么一人,会因为霓漫天这个身份,这样对她,该有多好?那是她前世望而不得的。
                                        “哥哥都不问问小琉需要哥哥答应什么?”她吃惊地问。
                                        杀阡陌则只是摇摇头,“只要是小琉需要哥哥做到的,尽管提,就算是天上的月亮,哥哥也会为小琉取来。”
                                        霓漫天看着眼前的紫衣男子,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杀阡陌见“琉夏”笑了,心中更是满满的高兴,很快便喜形于色,“其实,小琉要哥哥答应的事情很简单,若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叫‘花千骨’的人,帮我杀掉她,宁杀一千,不留一个。”
                                        霓漫天虽然脸上挂着单纯无害的笑容,却让杀阡陌有些震惊,这还是他的琉夏么?他的琉夏怎么会如此?不过,既是琉夏的愿望,无论是对的还是错的,他都会做到。
                                        想到这里,杀阡陌点了点头,召出火凤:“小琉,过段时间,哥哥回到蓬莱来看你的。”
                                        霓漫天点了点头,也唤出碧落,她没想到,原来碧落剑那么早便跟随在自己身边了,而前世她为了赢花千骨,废了碧落,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值。
                                        若前世她有碧落在手,说不定不会是那个结局,不过,既然上天让她重来一次,那么她霓漫天要逆天改命!为自己剥的一个永生!至于前世害她的那些人,她会一个不落的全部讨回来!
                                        想到这里,霓漫天就觉得左臂疼,白子画前世为了花千骨断她一臂,今世她必须要让白子画也尝尝那感受,不,要更多,她要让他爱上自己,若被自己喜欢的人背弃,那该是疼得厉害吧?
                                        花千骨喜欢的,她便让他喜欢自己,然后再狠狠折磨他!至于那个竹染,便让如同前世一般被花千骨带出来罢,他前世可是帮了花千骨不少忙呢!
                                        自己当然要给他记上一“功”不是么?
                                        想着,她便御上碧落,回了蓬莱,这次一路风顺,抵达目的地。到了蓬莱大殿,霓漫天收起碧落剑,轻声叹息,她记得前世,都没有御过这碧落,就被花千骨的血毁成了废铁。
                                        霓千丈闻女儿回蓬莱,便出来迎接,果然就见一红衣女孩对他笑靥如画,“爹~”
                                        许是霓千丈许久都未见过女儿了,不由泪流满面,霓漫天快步扑进他的怀里,这是她唯一的亲人,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护住,而并非像前世那般……
                                        “你这孩子,不是说呆在尊上那儿,一辈子都不要回蓬莱了么?”闻言,霓漫天有些石化,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十六岁前的她和花千骨一样,对白子画存有爱慕之意?
                                        她摇摇头,一定是自己想多了:“爹~尊上是我师父,您是我爹爹,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们都是对漫天恩重如山的人,这回回蓬莱,我和师父说好了,在我十六岁之前,会一直待在蓬莱。”
                                        霓千丈叹气,宠溺地抚了抚爱女的头:“天儿明白就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爹爹都是为你好,前阵日子你跑来和爹说喜欢尊上,原来是这种喜欢,如今爹也就放心了。”
                                        霓漫天感觉霓千丈一瞬间老了不少,不由一阵心酸与心疼,不过,等她回到自己房间,忽忆霓千丈方才的话,不由吓了一大跳,她前世那十五年难道喜欢的是白子画?她不敢想象,怪不得她前世落得这样的结局,原来是花千骨知道了啊。
                                        “白子画……”霓漫天缓缓吐出他的名字,脑中浮现出那个白衣不染尘的男子,不由轻声叹息,自己前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不过现在要活好当下才是,就当前世没有那十五年便是了。


                                        收起回复
                                        23楼2017-07-23 15:05
                                          有看文的吗?不定时更新,基本日更,明天下午四点,约吗?


                                          收起回复
                                          24楼2017-07-23 15:07
                                            lz,我希望真正的琉夏可以出现,萌兄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23 17:4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7-23 19: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23 19: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24 08:19
                                                    次日,蓬莱大摆宴席,说是为了庆祝两年前被尊上带走的蓬莱公主回归(?)所以,宴请不免少了名门贵派,当然也包含长留,于是,离别才一天,又见面了……
                                                    记得那天清晨,霓漫天在蓬莱的一处桃花林里练剑,而白子画早早便到了蓬莱,用观微找到了霓漫天,一向红衣的她今日换上了一袭白衣,脸上不施粉黛,漫天桃花,白衣舞剑,恰似一幅画中景色,即是白子画也不由眼神潋滟了下,但随即又恢复平静,恍若从未所动。
                                                    横霜出鞘,白衣飞袂,青丝倾泻浮动,额间血色掌门印记愈发烈焰,顷刻间,他屹然临于漫天身前,她跪下行礼:“师父。”
                                                    “起身罢,以后这些虚礼也便罢免,”然后白子画一拂袖,一把断念剑便浮在了空中,“这是断念,日后便赠与你防身了。”霓漫天没有接断念剑,这把剑她可是记忆尤深,当初花千骨就是拿着这把断念赢了她,若单比法力,花千骨是怎么都冲不进前三甲的,虽说她现在有碧落,可碧落毕竟没有解封,即便它是上古凶器,灵力却也是等同于普通的上品剑的。
                                                    而断念不同,它已经解封,虽说没有解封后的碧落厉害,但也是一把极好的剑了,而且白子画有心送她,倒不如收了,日后花千骨没了这断念剑,倒是让她随意拿捏。
                                                    “谢师父。”霓漫天毕恭毕敬地接过断念,却不想这剑跟着白子画时间长了,竟不甘成为她的佩剑,它不愿,她还不乐意呢!她的佩剑只有碧落配得上,而断念剑,不过是为了不让花千骨得到,所以她才收下的。
                                                    断念嗡嗡作响,为了稳住它,霓漫天强行将灵力输入:“哼,小样!不还是要归顺与我?”她得意地笑着,将自己心中所想都说了出来,却忘了身前还有一人,白子画心生一丝笑意,可还是没表达出来,眸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冽平静。
                                                    “天儿,为师教你一招不耗灵力的剑法,只演示一遍,你可看好。”
                                                    闻言,霓漫天有一瞬间的呆愣,她还记得前世落十一也说过相似的话,那时的她傻傻地爱着他,贪恋他的一切,那时的她,明明学会了他教的剑法,却还是要他一遍又一遍地教,一遍又一遍地演示,只因为想要在他身边多呆那么一刻……
                                                    不等她反应过来,白子画执横霜在漫天桃花下飞舞,白衣翻卷,柔中带钢的剑法,伴着淡淡光晕,她竟有一瞬迷了眼,不愧是花千骨前世不惜放出妖神也要守护的男子,他美得不让人亵渎,他只有一句话,三个字得以表达。
                                                    白衣描似画,横霜染风华——白子画。
                                                    不知不觉,她口中缓缓吟出一句诗:“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她不知道白子画有没有听到,只是恍惚间,似乎看到他不经意地勾起一抹浅笑,岁月静好,漫天桃花都成了他的陪衬,霓漫天有一瞬间的悸动,却又很快被理智压下去,他是一切罪恶的源头,若是没有他,花千骨便不会夺取神器,她的父亲也就不会死了。
                                                    他……前世为了花千骨,断了她一臂,痛彻心扉……
                                                    白子画,你怜悯众生,而你可曾怜悯过我么?霓漫天的眼神渐渐变冷,比那北极之冰更冷上几分,那是地狱归来的象征。
                                                    地狱归来,她,只为复仇!
                                                    她会让白子画、花千骨生不如死,她会当着花千骨的面羞辱一切她在乎的人,她会亲手杀死糖宝,她会把落十一夺过来,即便是自己不喜欢他了,他也不可能是别人的!
                                                    霓漫天没有意识到自己执念已经有那么深了,不由退后了一步,然而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她便晕了过去,迷离中,她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天儿……
                                                    是谁?白子画么?还是别人?
                                                    梦中有一女子风华绝代,红衣似火,眉间的朱红印记,以及熟悉的面容,不由让霓漫天冷笑出声,“花千骨……”
                                                    “霓漫天,别来无恙啊!你以为重生了,就可以赢我么?你以为,你可以夺走师父么?你以为,杀姐姐会帮你么?”花千骨冷笑,“琉夏?你说若是杀姐姐知道你在骗他,会怎样呢?”
                                                    “这就不劳妖神大人费心了。”霓漫天不卑不亢的回答,让花千骨觉得自己的拳头打在棉花上,很是不爽。
                                                    一个飞身,她来到她的身边,单手抓住了霓漫天白皙的脖子,如玉脂般的皮肤被一掐便红,窒息的感觉迎来,霓漫天动弹不得,“花千骨,今世,我是白子画的徒弟,你想都别想!”
                                                    而现实中,霓千丈在房间外坐立不安,白子画守在霓漫天的床边,看着一个七岁的女孩,眼中不由多了丝疼惜,到底是怎样的执念,可以让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走火入魔呢?
                                                    只听得霓漫天喃喃自语,说着残缺的梦话:“师父……白子画……花千骨……”
                                                    白子画不经意地皱眉,若说前两句是在喊他,那么那个花千骨,又是谁?
                                                    他发才试图给她渡过灵力,可是却遭到了反噬,他抚着床上人儿的发髻:“天儿,你到底还有什么为师不知道的?”为什么她从昨天醒来后,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她的身上有太多的迷白子画看不穿,以前的她喜欢缠着他,一刻也不愿意分开,而现在,她在刻意地疏远她,甚至眼神变得不再澄澈,而是历经了沧海变迁的人的深邃难懂,而这次又走火入魔……


                                                    收起回复
                                                    30楼2017-07-24 16:30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7-24 16:4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7-24 18: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7-24 18:5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