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吧 关注:20,469贴子:209,659
  • 8回复贴,共1

【超好看2017年05刊】《北苍山下》 文/云川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手打&校对:@xmhuangjinchun

扫描:@xmhuangjinchun


(以下均来自超好看手打组手打,请米娜桑尊重大家的劳动成果切勿随意转发)


回复
1楼2017-07-23 15:39
    机关算尽,真心错付,北苍山下风起云涌。


    回复
    2楼2017-07-23 15: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3 15:41
        楔子


        夜色苍茫,北苍山横亘江北,立志修仙的弟子们陆续休憩,盏盏青灯慢慢熄灭。


        忽然,一夜行人如黑鸟划破月色,轻盈地落在炼丹房所在的山头。他谨慎观察过守护阵法后,从别人想不到的犄角旮旯处钻了进去。


        炼丹房中炉火熊熊,丹香浓郁,八卦炉内的九转续命丹早已成型,随时可以取出。他轻轻舒出一口气,一掌击向炉盖,眼看续命丹唾手可得,斜刺里忽然射出一支利箭,而后警钟长鸣,北苍派十二长老顷刻间到了四人!


        夜行人狠狠地瞪了射箭的角落一眼,飞身离去,临走前挥手打出一道罡风,将炼丹房搅得天翻地覆。


        四大长老岂能容他如此放肆,迅速站稳阵脚,各色法术倾洒向夜行人。


        夜行人深吸一口气,忽然拔地而起,挥手破去阵法屏障,向山下急速掠去。


        离他最近的五长老来不及多想,拂尘猛然一抖,清喝道:“疾!”


        拂尘堪堪扫过那人背部,他却只是微微一顿,就再次飞掠而去,转眼没了踪影。


        月夜重又恢复平静,负责丹房的八长老如旋风般冲入丹房,不多时,一脸庆幸地跑出来说:“还好还好,九转续命丹
        在!”顿了顿,又苦了脸,“可是主药九命草少了一株。咱们门派百年来就收了三株!”


        “无妨。”五长老捻须冷笑道,“既是冒险偷药,就说明他急需用药,最近肯定会去寻丹师炼丹。老八,山下所有在册炼丹师都归你管辖,务必寻到这胆敢挑衅我派的小贼!至于线索…我刚刚在他体内打入了一道诅咒。”


        众人应诺散去,炼丹房门前寂静无声时,八长老忽然对着连绵青山叹口气道:“十二,那一箭射得好。回去吧!”


        树影摇动,裹了黑斗蓬的娇小身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原来,北苍门派此夜出动了五名长老,一直只闻其名的新任十二长老也到了。


        临走前,十二长老轻声道:“丹房不是还有一株三命草?我带走了,有用。”


        三命草,外观和功效均与九命草极其相似,等闲之人分辨不出。但这玩意儿入腹一段时间后,会形成巨大的反噬,中招者轻则寿命受损,重则废功绝脉。


        追出来的八长老大惊失色,急忙阻止道:“不可!”


        五长老眉头微皱,转头看向他。


        八长老急道:“这药毕竟也算是毒物,万一流传到山下,害了别人…”


        十二长老闻言,不悦地冷哼了一声:“难道我就这般没分寸?还是说,这药有什么问题?”


        八长老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等想出新的理由时,十二长老却已没了踪影。


        第一章、通缉令


        说起修仙,各大门派首先在意的便是根骨。可根骨这玩意儿,不是你想要就能有的:很多时候,想修仙的偏生了副糟糕根骨;而那不想修仙的,反倒拥有一副顶级根骨。这找谁说理去?


        头些年,有些心思歹毒的,都是悄悄抓了根骨好的,剥下一副骨后,这人是死是活就不问了,反正自己换了好根骨,能进门派修行就行。是以那几百年,修仙界乱得很,哪个平民子弟有副好根骨,恨不得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哪怕兽知道也不行,谁知道那只兽是不是通人性?


        后来,行医的莫家先祖看不下去,开了家换骨店,挂靠在北苍派门下,才将乱象拧过来,换骨这一行当也逐渐走上了正轨。


        这年头换骨,一认官方,二认技术,不巧,五百年老字号莫家都有。是以,尽管莫家这代传人莫小北不算争气,还是过得十分舒服的,除了她时时看城中新开的那几家奢华换骨楼不顺眼外。


        这日刚开了门,还没来得及挂幌子,莫小北就发现门上又被人贴了东西。打眼一瞧,正上方是硕大无比的仨字——通缉令。


        莫小北心说:城中有告示牌,为毛要乱贴?仔细一看,执法队是北苍派的,贴通缉令的也是北苍派,难怪没人管。
        她一面打了水来擦洗木门,一面在心中碎碎念,偷偷将执法队骂了个狗血淋头。


        披了雪色斗蓬的女子在路边迟疑半晌,才慢慢走了过来,一抬头看见那半张通缉令,忽然心中一慌,急急使了个清尘术,揭走了通缉令。


        莫小北擦了个空,甚是无语地回头问:“姐姐,清尘术不需要法力吗?”看这女子也不像法力高深的人,居然肯在破纸上浪费,真神奇!


        暮湮强笑了一下,解释道:“我只是想快点咨询些事情。”


        只是当莫小北询问她时,她又找了个理由跑掉了,之前的说辞怎么看都像托词。


        暮湮匆匆离开换骨店,直到看不见莫小北,才悄悄从袖中取出那半张通缉令,九命草与诅咒的字样,刺痛了她的眼眸。


        这时,通灵镜发出微光,里面传出一个温柔的男声:“他可同意换骨了?”


        暮湮急躲到角落里,摩挲着通灵镜,迟疑道:“看他的意思,已经有这个意向了。少主,若是苏墨烨跟您换了骨,能不能留他一条性命?”


        那边沉默了一下,传出七宝楼少主段衡的轻笑:“当然,我只想要他那副上好的根骨,不想要他的命。”


        暮湮似乎松了口气,语气有些期待地问:“少主,待事情了结,您…会娶我的,是吧?”


        “当然会!”段衡答得飞快,完全不假思索。通灵镜的微光熄灭,暮湮失神地呢喃:“不,你不会。毕竟我只是个侍女。”


        她忽然又想起了半月前的夜晚。


        那夜,她去七宝楼复命,在段衡的床上发现了一个酣睡的女子。女子向里侧卧着,看不清容貌,但身材娇小,玲珑有致,更重要的是,法力底蕴深厚,她根本探不出深浅。


        那时,段衡衣衫不整地从别的房间冲出来,一把将暮湮拖走,含糊地告诉她,那是位贵人,在此借住一晚。


        七宝楼以出品优质法器闻名修仙界,在北苍山下有自己的产业,最近正筹备向外拓展。楼中法器口碑极佳,据说在某些层面并不逊色于北苍派出品的法器,很多其他门派的弟子,也经常来此购买。


        暮湮是跟段衡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一直都知道段衡是个有大本事的人,七宝楼发展到如今的规模,他功不可没。只是,段衡天生根骨不佳,以七宝楼的财力都没能养好,至今法力低微。若想改善根骨,要么换骨,要么就是服用九转续命丹搏一丝蜕变机会。然而,北苍派的镇派丹药根本不外卖,他只能选择换骨。三年前,他就选中了散修苏墨烨,贫寒却根骨极好。那副根骨七宝楼偷偷检测过,跟段衡极其契合。可惜,苏墨烨说什么也不肯卖。


        暮湮自诩少主的贴心小棉袄,临危受命,以一出美人救英雄的戏码套牢了苏墨烨。这三年来,她慢慢消磨着苏墨烨的雄心壮志,甚至不惜服用了段衡配置的药物,伪装成命数将尽的模样,用柔情催逼着苏墨烨接受与段衡的合作。
        只可惜,苏墨烨不到黄河不死心,宁可冒险偷盗九转续命丹给她续命,也不肯接受段衡的帮助。


        如今…暮湮叹了口气,一个是将她当工具使的心上人,一个是为她冒险至斯的食饵之鱼,下决心的时候到了。


        第二章、鱼咬尾


        暮湮回到家的时候,苏墨烨已经做了饭菜,拉着她极兴奋地说:“湮儿,我已经找到了一位黑市的炼丹师。只要价格合适,他就愿意为你炼制九转续命丹。”


        暮湮咬了咬嘴唇,劝他说:“现在北苍派到处都在抓你,还是小心些吧!这药不炼也罢,我听说七宝楼也有奇药,不妨向段公子购买,好歹不用冒险。苏郎,你若是被北苍派抓了,让我怎么办?到时,奴家只有在北苍派门前一万多级石阶上一步一叩首,恳求他们放你了。”


        “别!”苏墨烨心疼地拥住她,安慰道,“放心吧,黑市那边很安全,暂时查不到。等拿到丹药,咱们就远走高飞。”


        暮湮扭开身子,垂泪哀求道:“苏郎,我求你了,咱们惹不起北苍派!我这里还有些积蓄,去黑市找人也是花钱,向七宝楼购买也是花钱,何不选个稳妥的法子?”


        “你知道段衡想要什么吗?”苏墨烨不是没向七宝楼低过头,可他并不想将根骨卖给那个男的。那人高高在上的神态,让他觉得受到了侮辱。


        暮湮脸色忽然苍白,手捂胸口喘息艰难,挣扎了几下,栽倒在苏墨烨怀中。


        “这…怎么好好的又犯病了?”苏墨烨大急,连忙抱着她冲向医馆。


        一个时辰后,苏墨烨脸色凝重地在暮湮床边坐下。大夫说,暮湮最多只能活十天,而最低等的九转续命丹成型,最少也要半个月,来不及了。


        将头埋进手里,他怎么也没想到,暮湮的病情会突然恶化到这种地步。


        如今能救她的,恐怕只有七宝楼的奇药了。


        想不到兜兜转转,竟又回到了原点。


        回复
        4楼2017-07-23 15:41
          第三章、与君谋


          换骨店中,段衡笑望怀抱暮湮的苏墨烨,啧声道:“决定了?早同意不就好了,尊夫人也不用受这么久的罪了。”
          昏昏沉沉的暮湮动了动,握住了苏墨烨的手。


          暮湮有点心慌,少主这药的效果未免太过逼真,竟瞒住了那么多的大夫。而且她最近确实精力越来越不济了。


          莫小北整理了换骨室,请两人进去。苏墨烨忧心忡忡地将暮湮放在榻上,没理莫小北。段衡则正好相反,对她极其客气,甚至有些恭维。


          路过暮湮时,段衡忽然将一包东西塞给她,传音入密:“用这个把九命草换出来。”


          暮湮心中一惊,能置换九命草的,恐怕是三命草吧?


          她忽然生出一股愤恨,昨日还骗她说会留苏墨烨一条命,可如今呢?


          眼下黑市的丹师还在炼制九转续命丹,若七宝楼的奇药奏效,那么那颗九转续命丹就可以给苏墨烨调理换骨后的身子,但若是三命草呢?


          暮湮倚在榻上,慢慢睁开眼,定定地看着门扉紧闭的换骨室,冷冷一笑。


          七宝楼的少主,自然是有法子遮掩诅咒的,只要给他时间,消除诅咒也并非难事。到时候北苍派断了线索,隔个两三年,等事情淡了,段衡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北苍派修行了。


          暮湮从巳时初,等到酉时末,待莫小北出来时,已是满街灯火。


          莫小北一边擦手,一边嘀咕道:“奇怪,苏公子的根骨居然看不出品质。”


          暮湮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看来,段衡已提前遮掩了苏墨烨根骨上的诅咒,这样就好,想来堂堂七宝楼少主,也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换过根骨。一旦诅咒之事被北苍派发现,只要段衡不遭受逼供,此事就不会再往下深究,那么苏墨烨就安全了。


          若想避过逼供,只有死。


          暮湮唇角慢慢溢出一丝奇异的笑容,似疯狂、似解脱。


          第四章、雪和血


          转眼半月过去,北苍派的高层催逼得越来越紧,执法队每天都要抓捕一批嫌疑人,如今城中可以说是风声鹤唳。


          许是七宝楼的奇药真的有了效果,暮湮最近精神了许多。苏墨烨已经规划好了路线,等暮湮情况稳定后,就带着她前往另一门派的属地。到时北苍派鞭长莫及,就算发现真相,也晚了。


          可是暮湮知道,她的情况不会好了。


          她坐在窗下慢慢梳头,看着掉了一地的青丝,忽然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鲜血就喷了满满一铜镜。鲜红的血,在黄铜上慢慢滑落,颇有靡靡之感。


          她为段衡做了那么多,想不到他竟真的喂给她毒药,真当她在七宝楼那十几年是白待的吗?这种饮鸩止渴的药,只她知道的,就有数种。想来,当初给她服的所谓假病药,根本就是真的吧?


          段衡想让她死,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他的秘密。


          一直以来,支撑她为之付出的,都是段衡那句会娶她的许诺。既然一切为空,她又为何要乖乖听命?还不如便宜了苏墨烨。


          这时,门扉响动,黑市的药师将自己伪装成送菜的,悄悄将两瓶药塞给她,低声道:“主药不同,红瓶的是你男人送来的,白瓶的是你送来的,不要弄混了。”


          “好。”暮湮拔开瓶塞晃了下,勾唇笑道,“若有人问你,是谁让你炼制的…”


          药师苦笑一声说:“你男人虽做了伪装,可你身上却带了七宝楼的标志。我不想瞎掺和,你给的酬劳够多了,老朽今日就走。”


          “如此甚好。”暮湮绝美的面上绽开大大的笑容,目送药师离去。


          药师行至城门口,眼瞅着马上就可以天高任鸟飞,端坐城门口的八长老忽然鼻尖耸动,拍案而起,戟指药师喝道:“抓住他!”


          药师蒙了,来不及多想,撒腿就跑。


          八长老大怒,这人身上九命草的味道还没去除干净,就敢出现在他面前,当真好大胆!


          执法队训练有素,很快就包围了药师,可怜这人直到被扣上枷锁,都不知到底是怎么露馅儿的。脑中蓦地闪过暮湮轻晃瓶子的一幕,他却不敢相信这女人会办这种蠢事。


          “说!找你炼药的是谁?”八长老很愤怒,紧赶慢赶,九命草居然还是被炼制了。如果是他出手,至少是高等品质,可如今就这般浪费了。


          药师手无缚鸡之力,哪敢反抗,半点不敢耽误,急忙供出了暮湮。


          第五章、万象心


          暮湮慢慢将信折好,塞入信封,与红瓶丹药一起放在枕边。


          院外脚步声急促,门扉被狠狠砸响,暮湮从容地服下白瓶丹药,从窗户跃上墙头。


          “在那儿,抓住她!”八长老两眼放光,撕声怒吼。


          执法队分上下两路,急速掠向暮湮。


          三命草的前期效果还不错,暮湮感觉药物在快速修补自己残破不堪的身体,丹田中似有无穷无尽的法力涌入,催逼着她不断晋级。


          “她服了九转续命丹!”发现异状的八长老失声惨叫,继而更加气急败坏。


          五长老接到消息及时赶到,自重檐飞下,拂尘狠狠扫向暮湮。


          暮湮轻巧避过,急速向七宝楼掠去。


          一人逃亡,数十人追捕,北苍山下难得出现这般热闹景象。


          临近七宝楼时,暮湮气沉丹田,清啸一声:“少主快走!”而后她轻盈地折向城墙。


          “开启护城大阵。”五长老声如洪钟,响彻四方。


          城池内外影影绰绰,有阵法波动传来,微光逐渐相连,眼看就要成型。


          刚刚适应了新根骨的段衡蒙了,这女人是傻了吗?唯恐别人不知道是他?


          被愤怒烧得理智全无的八长老双掌一分,猛然向在二楼倚栏观望的段衡打来:“我杀了你个小贼!”


          段衡来不及多想,闪身而出,与八长老斗作一团。他急急分辩道:“长老,晚辈好歹是七宝楼少主,这般不问而诛,不好吧?”


          他本以为八长老多少会忌惮下七宝楼,却不想更激怒了对方。八长老一掌将他打飞,破口大骂道:“打的就是你七宝楼的狼子野心!就凭你们,也敢觊觎九命草?还妄想与我北苍派平起平坐,自寻死路。”


          段衡蒙了,他自是知道这些年七宝楼发展太快,犯了北苍派的忌讳。却没想到八长老竟当众扯去了遮掩,将这事摊到明面上说。


          只不过是门派的公事,并非他自己的私事,需要这般尽心?


          “休伤少主!”原本已经快到城墙的暮湮忽然折返回来,一掌打向八长老,全然不顾身后的拂尘。


          四人乱作一团,段衡好不容易瞅准机会,怒视着暮湮问:“你什么意思?”


          段衡虽不知发生了什么,可并不妨碍他找准节点。暮湮的反应太过奇怪,以她的忠心,一旦被发现,就该自戕以保秘密,而不是跑来找他,这怎么看都像是故意把火烧到他身上。


          暮湮不答,反而脉脉含情道:“少主,暮湮先走一步。”她提气大喝道,“九转续命丹被我吃了,与我家少主无关。”


          暮湮猛然从城墙上向外跳去,蹁跹身影坠落,护城大阵万箭齐发,耀目光芒闪过,徒留城外地上鲜血淋漓的女尸。


          段衡愣住了,被五长老一拂尘扫落地面,而后遮掩术法被破,骨骼在照妖镜中现出纹路奇异的诅咒。


          “我的药——”八长老如饿狼扑食般扑过去,揪着暮湮的尸体抓狂,“我的九命草啊——”


          浓郁的药香袅袅不绝,伴随着鲜血湮入泥土之中。


          “小贼,给我死来!”八长老双目赤红,一掌拍向段衡。


          段衡彻底放弃了解释,提气就要飞走,然而一支突如其来的利箭射中了他。就这么一顿,八长老的神掌紧随其后,自头顶盖下…堂堂七宝楼的少主,甚至没来得及挣扎,就被毙于掌下。


          尘埃落定,八长老失魂落魄地走到暮湮身边蹲下,喉咙里似乎有含混的轻响。


          五长老也不去管他,对着城墙阴影处颔首道:“辛苦你了,十二。如今偷药贼伏诛,咱们也算对门派有个交代了。”


          “不,不是段衡。”十二长老提着手弩转出来,揭开斗篷,赫然是莫小北。


          她皱眉解释道:“我曾给段衡换过骨,这根骨原本不是他的。”说着,她转头看向跟死了孙子似的八长老,不耐烦地提醒他,“九命草我让段衡换出来了,那个丹师应该知道在哪里。这女子服的是三命草!”


          八长老浑身一颤,竟然更加绝望,偷偷抹了把泪,见两人看他,他抽抽搭搭地解释道:“我…我高兴的。天佑我北苍派!”说完,放声大哭。


          回复
          5楼2017-07-23 15:44
            第六章、私心存


            北苍山最近风起云涌,先是北苍派九命草被盗,而后七宝楼少主被牵连其中,七宝楼楼主为了撇清干系,与段衡断绝了父子关系。


            前几日,楼主自惭儿子办了恶事,找到苏墨烨想要弥补,却发现其体内温养着的竟是自家儿子的根骨。楼主与儿子断绝关系也好,补偿苏墨烨也罢,本就是为了自保,并非真的无情。此时睹物思人,不禁悲从中来,冲动之下,就认下了这名弟子,并代为遮掩了换骨之事。


            段衡死后,北苍派反复审问了丹师,他坚称暮湮让他把两株草都炼成了丹药,那天已全部交工了。


            五长老纠结得直薅胡子:“那个叫暮湮的女子,服的到底是什么?真药又在哪里?”


            莫小北想了想,说起前事:“段衡请我去七宝楼做客,托我推荐他入北苍派那晚,我倒是见过暮湮。她是段衡派去忽悠苏墨烨的。那夜她好像误会了什么,我想着七宝楼日益做大,对咱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他们主仆不和,正合我意,就没解释。苏墨烨盗药之前,段衡曾暗示我,只是他不确定具体时辰,也不肯说是谁偷药。我就想着先赶回山上看看,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让姓苏的进了丹房。后来我怕偷药贼被逼急了毁药,就拿了三命草给段衡,要他先替换出来。运气好的话,还能坑小贼一遭。”


            说到此,莫小北不得不感慨,段衡也算是智者千虑了。他向北苍派告密,未必是出于什么正义心:估计是为事败洗白埋下伏笔。他将北苍派的心思摸得很准,真相是什么,偷药贼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和颜面。


            八长老一脸死灰道:“段衡让暮湮办这事,她准是起了贪心想独吞。”


            五长老无奈地看向他,劝道:“那女子吃的也可能是三命草。再说,这事是个意外,不会怪你看管不利。”


            八长老张了张嘴,神情甚是凄凉。


            莫小北看不惯他这样,起身道:“今日七宝楼举行拜师仪式,弟子就是苏墨烨。我去看看,没准儿能问出什么。”


            七宝楼刚死了少主,拜师仪式办得甚是低调,只请了若干好友来聚聚。


            吉时已到,锦衣玉冠的苏墨烨,浑身法力奔涌,红光满面,顾盼间自带威慑。


            他成功了!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暮湮是段衡派来的,为的就是这根骨。


            他不甘心,他也想入北苍派修仙,可是有七宝楼的阻挠,这只是奢望。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苏墨烨被压抑久了,反过来盯上了段衡。若他也有七宝楼撑腰,又何惧别人?


            有一天晚上,暮湮失魂落魄地回来,抱住他哭了一场,似乎是跟段衡闹了什么别扭。后来,这女子就不像以前那般整日楚楚可怜了,反倒偶尔露出了想跟他远走高飞的念头。


            苏墨烨暗自冷笑,他俩既做了初一,就不要怪他做十五。哪能游戏的开始和结束都由他们说了算?据他所知,北苍派早将七宝楼视作潜在威胁,双方面和心不和罢了。若他能给北苍派一个让七宝楼绝后的机会,想来他们也不会拒绝,哪怕明知道段衡可能是被冤枉的。


            那夜,他冒险盗药,任由五长老在他身上下了诅咒,只要段衡和他换骨,诅咒就转移到了段衡身上。最后,他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好。


            只是,他没想到,暮湮竟然这般傻。不但帮他坑死了段衡,还留了九转续命丹给他,让段衡这副很一般的根骨也有了蜕变机会。


            高台上,司仪将七宝楼的钥匙放在苏墨烨手中,又开始了冗长的训话。


            苏墨烨挪了下膝盖,总觉得体内真气游走不畅,经脉中似有万千细针在攒动,而且这不适越来越严重。


            眼前明明灭灭,那些飘舞的红绸,那些艳羡的人群,似乎都在飞速旋转。


            苏墨烨手捂丹田,颓然倒地,挣扎着攥紧了钥匙。他确定九转续命丹没这后遗症,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个女人果然是骗他的。什么柔情蜜意,都是假的、假的!


            人群哗然中,莫小北悄然离去,回到了北苍派。见到五长老,她神情低落地道:“我还以为暮湮跟段衡翻脸后,会将九转续命丹留给苏墨烨,也不枉这男人为她冒这番险。可她却自己吃了真药,让苏墨烨服食假药而亡。此女真是心如蛇蝎。”


            五长老摇头叹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旁边,八长老心如刀割,他当初就不该起了贪心,拿三命草调换九命草。那夜苏墨烨盗草,初时他还窃喜,只要毒草一下山,就再也没人知道他做过什么了。可谁知莫小北又多事,将九命草当三命草带下了山。如今,可怎生是好?暮湮若真存私心,独自服了“九转续命丹”走人倒还好了,九命草没准儿还能保住。可如今,暮湮只当自己服了三命草,吸引了火力,苏墨烨就能安全吞服九转续命丹。打算得挺好,可他八长老又该问谁要九命草呢?
            痴女遇上渣男,不是意外也是意外了。


            七宝楼的高台上,全身经脉寸断、躺在血泊中的苏墨烨,仰望着中天艳阳,忽然不可抑制地大笑开来。他想起了暮湮留下的信,觉得自己实在太傻,居然会相信她真的对他有情。


            “苏郎,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奴家可能已踏上了黄泉路。奴家本是段衡的棋子,却没想到姻缘线竟最终与郎君连在了一起。九转续命丹奴家给你留下了,后续麻烦也会为郎君清理干净。杀段衡,是奴家不甘心,与郎君无关,无须挂怀。只是,不要太恨奴家。从此天高水远,祝君笑傲余生,就让暮湮湮没在北苍山下吧!”


            暮湮至死都不想增加苏墨烨的负担,无论是身上的,还是心上的。


            也许,于她而言,看不到事情的结局,更好。


            回复
            6楼2017-07-23 15:44
              云川纵:拽着马尾巴出生的欢脱妹子,每逢出门就下雨,江湖人称“龙王”。文风多变,好古典文学,喜穷究历史细枝末节,有些微考据癖,对古风文细节有着颇为执拗的较真劲儿。少时曾一心学考古专业,最大的梦想是完整挖掘秦始皇陵,后因中学历史老师一句“考古也是挖人祖坟”而打消了念头,从此撒欢儿在文学的不归路上。


              @根骨
              说起根骨,就不得不提《功夫》里卖秘籍那段,后来台词衍生为“少年,看你的骨骼清奇,根骨极佳,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那么,根骨到底是什么呢?有人说,气入骨为仙骨,骨为形体之根本。说白了,就是个人身体素质。夺胎换骨,本是道家说法,意思是“夺人之胎以转生,易去凡骨为仙骨”。前者经常出现在文学作品中,后者却很少有人提及。根骨这玩意儿,经常与天赋挂钩,至于作用到底有多大,是不是换了就一定能成功,不好说——这要看根骨的主人是正角还是反派。比如说《射雕英雄传》里,杨康根骨明显好于郭靖,比武招亲时也是完虐郭靖,然而后期差距却越来越大,最后只能靠阴谋与群殴生存。然而风水轮流转,很多年后,杨康之子杨过成了主角…要真计较起来,有谁能比四大奇男子的根骨更好呢?假如叶良辰、龙傲天、赵日天与福尔康同门修仙,互为反派,想来十分带感。以上纯属闲扯,绝不传播迷信。


              @不问而诛
              这个词不是生造,虽然汉典上能查到的是“不教而诛”。注意,两个词意思不一样。《资治通鉴》记载,唐中宗要杀韦月将,有人就劝他:“陛下不问而诛之,臣恐天下必有窃议。”白话点就是:“陛下,你看哈,人家都说您的皇后跟武三思好上了,您还瞒什么?您不审问,就算杀了告发人韦月将,更会点燃大家的熊熊八卦之火。”说起不问而诛,不得不提一下明朝的严世藩。这位是权臣严嵩的儿子,犯事儿后穷途末洛,竟在三司会审时给自己加戏。他让人到处传播,他害死了忠臣杨继盛与沈炼,三法司要替二人翻案。首辅徐阶不敢让三法司审这一条,因为当初是皇帝御笔亲批,翻案就是扇皇帝耳光,这不是找死吗?无奈之际,干脆就什么都不审了,直接杀。直到“立斩”的消息传来,严老兄才知道这世上的无耻之人并非只有自己。也正因为这一点,后世有人觉得严世蕃冤枉。可是,不问而诛固然不好,但若是问了,严老兄抖出皇帝的脏事,此案的负责人可能都得跟着陪葬。


              @智者干虑
              广武君李左车不仅给后世留下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的名言,他还是韩信手下一位不可多得的军事奇才,著有《广武君略》兵书一部。不同于韩信的悲惨下场,汉朝建立后,他功成身退,回到了祖籍山东安丘雹泉村安享晚年。不仅如此,他还在死后第二年飞升做了神仙!原来,在一次刮风下雨可能还伴随着点儿地震等自然现象后,人们在他生前住的院子里发现了裂石清泉,众人都说李左车显灵,死后不忘泽被桑梓。于是就有了“这天是玉皇大帝册封李左车为‘雹神’”之说。在《聊斋志异·雹神》中,还记述了他降冰雹于章丘,落满沟渠而不伤庄稼的传奇故事。关于李左车的神话传说还被搬上了京剧舞台,为研究民俗文化提供了极有价值的资料。相比于韩信来说,李左车的晚年,算不算“愚者”千虑必有的一得呢?


              回复
              7楼2017-07-23 15:45
                =====================================End=============================


                回复
                8楼2017-07-23 15:46
                  一直关注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02 2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