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27,122贴子:36,765,703
  • 8回复贴,共1

【海选B】《此生不悔,来世不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3 23:59
    引子
    起风了。
    不知从何起,他们二人如同陌路人。大概,他们也算不上朋友,只是简单的同学,而已。
    (一)
    -“你信么?”
    -“?”
    -“世界上,有,禁忌之花。”

    面对犯人,他,一视同仁,从不手软,即便,是相濡以沫六年的妻子。也因如此,他,如愿的当上了他梦中的职位。


    -“让一下,让一下。”
    -“队长,你看。”
    他震惊,这,是,第四起,第四起了。依旧是刀尖划破颈动脉,依旧是现场干净,依旧是僻静的瓦房。仍旧还是,空气中,异样的,血腥味,和,诡异而妖艳的绛色花。
    他戴着手套,仔细的检查了尸体,包括,那朵花。


    “不要去触碰它。不要妄想去探究真相,否则,自取灭亡。”
    这是梦?又一次,同样的梦境,同样的语气,只是,不同的,是,他看清了,那个说话的人。不可能,不会是她的。
    他,惊醒,忍不住的,抽搐。
    三点,他却已无睡意,只好坐起来,回想,那个,梦中的“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3 23:59
      (二)
      “有些事存于世,注定无法理解”

      “死者陈某,42岁,养殖某种鱼,规模,可以说,遍布z省,并且垄断市场。无妻无子。跟其堂弟合伙开设一家超市。
      “32岁时,因为高血糖而住院检查,后确诊为糖尿病。40岁,在y市中心医院做了个心脏搭桥手术。
      “多年前,在市场竞争中,将景宇的公司挤跨,淘汰。而景宇三年前就去了外国,从来没有回国。”
      “富豪啊,这身体素质也太差了吧。尸检结果呢?”
      “根据胃部的化验来看,死者是昨天晚上9点30左右死亡,我们在死者的胃中发现了未消化的煎饼、带鱼、大量的青菜和控血糖的药物,食用后2~2.5小时。而死者颈上的伤是被尖锐的水果刀划破。”
      “那死者生前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谁的?”
      “私人医生,询问病情。通话时间为5分钟,时间为21点左右,这是通话记录。”
      “事发当地有监控录像吗?”
      “很遗憾,没有。”
      “报案人是如何发现尸体的?”
      “是一群小孩放学后在瓦房附近玩时,发现的。”
      他轻轻点头,“你先出去吧。”他拿出之前三名死者的资料,进行对比,没有发现共同点,无论是年龄,性别,身高,家室。他紧皱眉头,用手指敲击着桌子。案发现场一如既往的干净,这肯定不是第一现场,那么。“给我查一下死者遇害之前的踪迹。”
      一小时后,死者的行踪报告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19时,回到家,
      19时20分左右,吃完饭
      20时,外出,目的地公司
      20时20分,出现在公司大厅
      20时40分,走出公司
      21时02分,在地铁站给私人医生打电话,然后离开地铁站,目的地未知
      之后遇害
      地铁站离瓦房很远吧,先杀死一人,再到搬运尸体,这从时间上就说不过去。而且之后离开地铁站的原因,还有那朵花的含义是什么。


      “田中先生,请问您知道一种绛色花,就像这样的。”
      “这是,禁忌之花。我劝您,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
      “禁忌之花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4 00:00
        (三)
        我已无路可退,黑暗,才能包容我的一切。



        “说不上相濡以沫,夫妻?大概也算不上。”她悲痛地写到,眼睛储满泪水。滴答的钟声像在宣告,你的时间,不多了。

        两周前。
        “冯太太,不应该是高太太吧,”略微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她不会忘,永远不回忘掉那个,她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不,你听我,解释啊。”
        “我,不会,容忍,你的,再也,不会。”他咆哮,任凭她的苦苦哀求,眼泪,已经不会再流了。血,顺着脸颊滴落在她的纤细的手上。一滴一滴,记载她的悲痛。



        “说吧,那个毒枭藏在哪?”面对他的质问,面对冰冷的审讯室,她一字一字一句一句的交代。
        “小刘,去随我抓捕他,至于,你,”他转过头,“杀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24 00:01
          (四)
          我宁愿死,也,不想,让你踏入这世界的纷争。


          “高队,”一个软糯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拉出,“该吃饭了。”“哦。”提箸,吃饭,“小刘,做下,一块吃。”“高队,你吃饭的样子好美。”“噗。”

          我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民警,很单纯的忙这忙那,直到那天,有幸目睹您,那种眼神,此生不悔,跟着您。我一定,一定,不会让您卷入这个万恶的“案件”。

          黑暗
          “背叛的代价是什么,你应该知道。不需我动手吧。”两个手指紧紧地捏着他的脸庞,“我,我,我错了。”
          鲜血溅在地毯上,染成了娇艳的绛色,“多么美的颜色,”她微微扬起嘴角,“血液。”
          月光成了霜,降在玻璃上,折射的光,照亮了她的脸,黑色的瞳孔显得深邃,大红色的长裙与地面争辉,“毁灭吧,你。”


          “案件的进展如何?”面对上司的逼问,他,冷汗。
          “毫无进展。”事实如此。
          “高队,被批了么。”
          “是啊,很惨。”他的眼神黯淡,他心疼。

          总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吧,反复的堪验,推敲,甚至把死者的人际关系都扒出,无果。
          “如果是雇凶杀人哪,”他指点到此,不想看他整夜整夜的,熬坏了身子。
          “雇凶?陈的,可以说,仇人,他早已不在国内了。”
          “如果是凶手直接找到雇主呢。”
          沉默,“走,我们去会会景宇。”
          “但是,高队,景宇,他,他已经死了。”
          “什么?”
          “在受害人陈某死后,景宇就在国外被人杀死了。”
          “这么大的事,为何不早告诉我。”
          “我们刚是才知道,那边的警方昨天才放出消息。”
          “凶手呢?”
          “也死了,是自杀。”
          “***”
          “高队爆粗口了呢,好可爱。”


          “哎,小刘你怎么在这风口站着,不冷吗?”
          “罚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4 00:01
            (五)
            文人墨客喜爱听雨,但,人的本能是躲雨。
            “下雨了,这种天,很堵吧。”
            “又有目标了?”
            “你猜,我从不在下雨天渲染画布的。”
            “是吗,很不像你啊。”


            “高队?高队?”
            嘶叫声,好聒噪,我怎么睁不开眼,小刘,小刘,话,为什么也说不出。


            “都说了,不要去妄想揭开那朵花的秘密。”
            “我定会撕去它的伪装的。”
            “不听劝?莫怪我。”消散,泡影。

            雨依旧淅沥的下,人,却躺在这,不能动。
            “哎呀,这么惨啊。”她的指尖划过他的脸颊,“可惜,你要死在这了。”灯光照射下的刀尖,反射出零冷的光。
            “举起手来!”他破门而入。
            不对,床上的是?她冷笑,果然,小看了他,“跟我走一趟吧。”
            “再见。”她掏出枪,转过身,面对他。
            “是你?”
            “如何。”黑漆漆的枪口直指心脏。
            二人对视,“你走不了的,放弃挣扎吧。”“哪怕苟延残喘,死在这里,我,也,不会投降,”她坚定,“再说,我会输吗。”
            她纵身一跃,从五楼直线坠下,楼下的民警早已有了应对之测。她冷哼一声,扒住二楼的窗台,跳了进去,“你还是输了。”



            “说,你为何要杀我。”
            “……”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
            “早坦白,争取宽大处理。”
            “……”
            “好,你不说,一旦我们掌握证据,就晚了。”
            “……”
            “你,好,以为我没证据是吧。你看这是什么。”他将那花拿给她看,“我们从上边,发现了指纹,正在进行匹配,鉴定结果……”敲门声响起,他瞄了一眼,“承认吧,你。”
            “……”
            (六)
            迟早,你会,后悔。
            “承认吧。”
            “……你会后悔的。”
            “喂?局长。什么?放了她?”
            “必须实行。”
            “可是。”
            “这是命令。”
            他沉着脸回到审讯室,打开手铐,“你走吧。”
            她嫣然一笑,“我,不会,就此打住。”
            他紧皱眉头,冷哼一声,在她离后,应声倒下。


            多年后。
            “听说了没,519那个案子,破啦。”
            “什么时候,怎么破的?”
            “听说 ,有一神秘女子帮助,好像,还死了。”
            “呦,可惜了。”

            是她,对吗,一定是她的。


            “高队,我是……”
            “小刘,你来得正好,帮我打听打听,519那个案子。”
            “我是来自首的。”
            “自首?”
            “不错,我以前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4 00:02
              过人,那名女子想必你也知道。我正是在她手下做事。至于禁忌之花,不过是化学实验品而已。抱歉,高队。还有,再见。”
              “不,不是……”

              我果然,后悔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24 00:03
                来世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24 00:03
                  短篇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14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