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樱吧 关注:108,077贴子:3,295,571
  • 37回复贴,共1

【原创】翼はいらない(不需要翅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百度
ps:此文非龙樱视角,看后留赞是美德,小女子在此恭候大驾
akb48镇


回复
1楼2017-07-25 18:42
    chapter1:
    ——我常常在想,如果从未遇见过你,我会过着怎样的生活呢,平淡无奇亦或是光彩熠熠之于我都不会有什么意义,或许从我遇见你,生命才被重新赋予了意义吧。


    犯人相泽月见,刑满释放。我听见看守者我的狱警这样说。


    不觉得欣喜,面前的铁门被缓缓地拉开,像是生了锈一样沉重的身体让我觉得步履维艰,没有镁光灯,没有记者,这让我惊讶,原本已经做好的心里防线想来有些多此一举,说来可笑,如今的我,如大家所愿的关进了这里,应该没有人想要再见到了吧,那么他呢?他会怎么想,应该也是不愿意见到我的吧。


    没有了工作,刑满释放后的我处理了一下和越前的离婚财产分配问题赋闲在家,而接到了龙崎樱乃的电话却让我倍感意外。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出发前,我换上了自己最昂贵的衣裳,款式还是两年前的旧款,虽然做工考究,却还是显现出了如今的我有多么像一个拼命挣扎的小丑,虚荣、丑陋还带着一丝不合时宜,抽屉里还剩下半支口红,算算保质期,早就不能用了,所以赴约的途中,我去了便利超商重新买了一只,即便没有生活来源,我还是重金购买的东西其实并不重要,只是想用这面具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2年的时间虽长,却不足以让我感叹龙崎的变化,26岁的她依然可以驾驭年轻女孩间流行的妆容,当然孩子气的娃娃脸为他加了不少得分,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我的嫉妒,嫉妒神明对她的偏爱,嫉妒她依然干净如少年。而恰好,这是我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的。


    谈话的内容很简单,甚至没有提及越前两个字。


    她说,月见,你要放过你自己。


    曾经的我不懂,也不想懂,在我之前的人生里,自己像是被弃于死水的浮木,从未有过真正的归属,伶仃一人,我不知道我的自尊和越前哪个对于自己更重要,我以为他会一直在我身边,直到龙崎的出现,我才知道,我以为的只是我以为,很多事情都是难以控制的。


    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回复
    2楼2017-07-25 18:44
      chapter2:
      ———我遇见过的你,并非如他们所说。
      我是在17岁遇见的越前,我们也有很令人艳羡的过往,可那仅仅只是过往,他很脆弱,被拆成现实世界薄弱的风,连来过的痕迹都快淡漠,哪怕是我自己,都觉得他模糊不清。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才是越前的初恋情人吧,可能听我讲故事的你们会反驳,不,龙崎才是。可年少时的情愫太过暧昧不清,难以分辨,初恋这种东西并不是单纯的悸动,他应该是双方都承认的一种情侣状态,我一直这样认为。


      17岁的我遭遇了母亲改嫁,被生父流放到美国的不愉快,的确,这对破裂的家庭关系来说太过正常,我也早就才想到这样的结局,很快适应好新环境的我自己在美国这样犯罪率极高的异乡学会了偷盗。对于很多问题青年来说他们会去选择偷盗,并非因为经济紧张,而是以偷盗缓解心理压力。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没有常去的店,那样会很容易被发现,在一家彩妆店因为出门时警报的原因我像往常一样将偷盗来的口红塞入临近客人的口袋里准备全身而退,却不想他的运动神经发达到能直接抓住我的手,被扭送公安局的我看着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他,那种自出生以来就不被重视的感觉遍及全身,又或者,在这异乡,他和我都是少见的黄皮肤,一直以来的不安和焦虑以及被亲人轮番背叛的委屈悉数爆发,竟然大哭起来。


      也许是我大哭的声音吵到他了吧,又或者,出于听到我脱口而出的那句**是日语的关系,给我交足保释金的人是他。一切闹剧的开场就是这样,她鸡飞狗跳,可笑到对于所有当事人来说都不美好。


      可即使这样,越前龙马,我还是惊叹于你的同情心,基于一个素未相识,对你怀有恶意的女人,你对我施与了援手。


      我就读的学校并不是什么叫得出名字的好学校,不过是为了混一纸毕业证而已,而我也为对自己的未来抱有什么期望,每天的意义变成了无休止地打探越前龙马的各种消息,我从警察口中得知到他的名字,越前龙马,还雇佣了私家侦探,调查到他的学校、家庭住址、身份背景、甚至在他同班同学那里拿到了他的电话号码······我想那段时间的我一定就像一个变态,尾行女,偷窥狂。所以当越前对我说‘我觉得你有病’这句话时,我并没有反驳。


      坊间传言,越前龙马生性冷淡,对不涉及到自己的事从来都是高高挂起的态度,我不能认同。对于一个神经质、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女人,他选择了理解和包容,这和那些传言中很是善良热情的所谓好人不同,我也讨厌那些人,圣母一样,令人作呕。我想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对越前的心动,始于此。


      我遇见过的越前,并非如他们所说。


      回复
      3楼2017-07-25 18:45
        Chapter3:
        ——你说我们不一样
        和越前相熟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偷盗、跟踪,这些病态的词好像从未被用在我身上一样,每天跟在越前的身后,安安静静的。


        我好奇的向他询问过为什么会他会出现在彩妆店,金发的男孩回答我说是给他的小情人买回礼,这个答案令我非常不满意。我知道那个金发男孩是他的好朋友,我很欣赏他,因为这个爱憎分明的人连讨厌我都明显地摆在脸上,有一种难能可贵的真实,越前他知道我的阴暗面,转过身背对着我们练习击球,声音并没有什么起伏的回应我的问题“国中同学,一直有联系。“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转过身来,对我说“你没有必要去调查她。”我将这句话理解成为对龙崎的保护,却还是听从他的话,不论他说什么,我都会听从,我一直认为,在我们这段关系中,我们的地位从未平等过,而我也逐渐变成了尾巴一样的存在。




        很多年后,龙崎对我说,也许正是因为我的这种自卑感,才把越前一次次地推向她,终于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17岁的我,并没有把龙崎樱乃这个名字放在心里,在这个远离日本的国土上,只存在我和越前,越前和我,两种相等的人物关系,他带我去看医生,这的医生对我这种极端的人见怪不怪,只是很普通的治疗,心理安抚,疗效甚微,事实上,对于我来说越前龙马这四个字本身就是一剂良药,可以让我温顺,安心。我想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去伤害他,将他奉若神明。


        我们之间的关系,暧昧不清,却又从不逾越。


        还是我17岁的时候,优等生越前龙马从这里的学校毕业,同样面对着一直以来困扰所有有潜能的青年网球手的问题,books or bucks(学习还是美元),如果就此放弃学业,转入职业选手,正是最好的时机,或者说选择就读于一所高校,但学习四年下来,对于只有十年寿命的职网选手来说已经有些晚了。


        越前家的情况并不缺bucks,他自身的能力也完全可以不考虑职网寿命问题,选择上一所大学,在校队打球时还可以接受大学教育。正常来讲,升学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给他建议的除了我,还有那个叫做龙崎樱乃的女人,他的父母则是给了他很大的自主性,我想,这完全是一次只属于我和龙崎樱乃的博弈,在我的神明眼中,究竟是谁比较重要?所以当我从他手机里看到署名为龙崎的邮件后,我自私而狭隘的告诉越前“你知道的,我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也完全没有继续学习的打算,所以,我不想我离你太远。”


        聪明如他,很快地做好了决断,幸运的是,这场我自以为是的博弈,是我赢了。


        所有人都在指责我,世人皆说我是将他从神坛向下拉得罪人,我自己也在自问,我真的是在乎他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因为龙崎的一封邮件就轻言让他放弃?可是,我是不会害他的吧,毕竟,那是我的神明。


        回复
        4楼2017-07-25 18:45
          chapter4:
          ——我和我的少年时代
          人们都说时光会远行,少年时代的我们都未曾有过的感叹在狱中的两年我都体会过了,那段美好到绚烂的大段光阴,我讳莫如深。


          时间回到我的十七岁,当越前正式成为职网选手后,我开始后悔和自责。哪怕考瑞尔那个曾经世界排名第一,拿过四个大满贯的男人曾经说:“除非你在青少年比赛中展示了超强的统治力不然你还是高中毕业后先上大学吧。”我也不甚在意,我相信越前的实力,早在青少年网球公开赛中展露头脚的他我从不担心他会丢了自己的前途却因为越来越频繁出现的镁光灯让我不知所措。我后悔了当初任性的决定。


          我一直是这样,只考虑自己。


          越前的生活越来越忙碌,陪我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们还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直到他打进了日本的比赛。


          刚出道的网球选手要世界各地的打比赛,到他开始进入日本以后,我的整个人都警铃大作,龙崎樱乃,一直是我的假想敌。我不能放心只他一个人回到日本,于是我放弃了高三,休学一年和他一起回了日本。


          他对我是失望的。


          我一向如此,离经叛道,又随性惯了,甚至没有去和他商量我的这个其实很重要的决定。其实读不读书对我来说无所谓,早就没有了什么意义。比之学习,我更想见一见龙崎樱乃。


          我们到达日本,他的学长们一起来接他,看到我时每个人脸上都有那么一些不自然,这种眼神我见过太多,早已习惯,越前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而是低头压了压帽檐,握住了我的手,来自少年人的体温让我安心不已。一行人来到河村寿司店我才明白过来他的学长们为什么见到我会那么尴尬。


          店内店外摆满了各种照片,自制的巨幅海报,颜色鲜艳的气球和蔓延的粉红色泡泡,这里,全部都是他们一行人在青学的回忆,而每张照片都会有一个酒红色发色的小女孩,甚至有好事的学长将越前和那个小女孩的合影冲洗成最大,挂在玄关,我猜那就是我的过敏原——龙崎樱乃


          其实我知道,他的学长们有新让这一对学弟学妹结成一段好姻缘,而我,就是他们不知道身份的意外因素。越前从未对他们说起过我,这让我感到难过,也许学长们尴尬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如果我是越前的女朋友,这么做无疑是一件啼笑皆非的事,我知道,错不在他们,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和越前到底算什么,又怎么能去质问谁呢?


          和式纸门被拉开,疯狂鞠躬的酒红发**子让这种尴尬再生了一个等级,我们彼此相望,不自觉地,我冷哼出声。女生都是这样吧,都会有一个假想敌,恨不得各方面都碾压对方,也许你可以理解,也许你不能,但我的这声冷哼却是让气氛降至冰点。


          望着我的绯色眸子多了一层雾气,又狠狠地低下头,鼻音重重的道歉声响起来,我自知自己过分了,却不想承认。


          几乎所有人都有保护弱者的恻隐心,况且那个人是他们疼爱的小学妹。我想,越前的挚友们,有多了个讨厌我的梯队


          回复
          5楼2017-07-25 18:46
            看见我樱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7-25 19:10
              chapter5:
              ——你一直在我的身后
              屋内得气氛太过尴尬,我离开座位,不想自讨没趣。


              越前站起身来,跟在我身后,对门口的龙崎说了一声抱歉也出来了。因为我,毁了越前和他最敬爱的学长们难得的相聚时光,我不是不自责的,可这份自责和我可笑的自尊相比,显然后者更为重要。


              我们坐上计程车,他看我的眼神凛冽冰冷,全然不似刚刚,我知道,越前生气了。一场宴会不欢而散,究其原因竟全是因为我,越前重感情,亲人和朋友是他的底线,无疑,今天的我,触碰了他的底线,但我还是很珍惜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因为那时,我和越前还是一起的,他和龙崎樱乃真的也只是朋友。


              我们前往东京都的港区,那是富人集聚的富庶之地,我的父亲、母亲都住在这里,老头听说我休学的事情并未责备我,因为他本身也从未对我包裹什么希望,他之所以叫我来,是因为如果我不继续学习,我将会断掉经济来源,我早就想到这个结局,他会给我一笔钱,难听的说是我们一刀两断的钱,就像成年男女离婚的抚恤金,我和相泽家‘离婚’了。


              港区的圈子小,彼此间都是几代就有的旧识,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和同母异父的姐姐都在这里生活,从人物关系上,你可以轻而易举地知道这一段远在我出生以前就有的外遇关系。我不喜欢这里,这让我看起来就像一个笑话。


              我所有的过往越前都知道,他周身的冰冷气息也慢慢稀释,甚至为了安抚我,从不轻易许诺的他给了我一个约定,他说“月见,月见草是一种即使在恶劣的环境中也能盛开的花,这是我妈妈说的,我可以给你一个特权,满足你一个愿望”我一直就是这样的阴险。无休止地利用他的偏爱和同情伤害他的朋友用示弱一样撕开自己血淋淋的伤口换取他的原谅。


              “那信物呢?”我问


              “就月见草吧”我特别喜欢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的笑,有些邪气,却自信骄傲。


              我不想再和龙崎樱乃赌了,那是我在港区看到她的时候下的决定,不仅是因为我得到了一个承诺,更是因为我难得的同情心,我的母亲出轨对象姓龙崎,我一直未曾多想,直到在这里看到她,其实龙崎和我一样,不,她比我更可怜,我的父母双方各自出轨,互不亏欠,而她,则是被父亲抛弃的可怜人,龙崎太太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跳窗自杀,龙崎由奶奶抚养长大。也许是良心过不去,龙崎先生将龙崎樱乃接到自己现在的家,自以为就可以补偿。


              仔细说来,越前和龙崎都比我大一岁,所以,每两个不认识的人之间究竟饿了六个人这句话真是太对了。龙崎樱乃,我名义上的姐姐了。


              同病相怜的人,总有惺惺相惜之感。可我还是不喜欢她,她身上走有一种唯唯诺诺的感觉,让我烦闷不已。


              我从未获得过关注,父母之爱自出生以来就是我不可能得到的甘霖,我想把唯一注视着我的越前绑在自己身上,我不能让他脱离我,他是我的神明,我不想自己珍藏的宝贝被一个胆小怕事的女人夺走,事实上,我一直不停的在越前身上找寻存在感,也许我就是他的梦魇,自己堕入地狱的时候还想拉着他一起,我真是一个**。


              又或许,我肆无忌惮、恃宠而骄的背后推手一直是他——越前龙马


              因为我知道,他一直在我身后。


              回复
              7楼2017-07-25 21:42
                chapter6:
                ——转身之后发现已消失的夏天
                因为我而偏离预想轨道的越前龙马终于爆发了,具体的事情我早就不记得了,又或许我做过太多混账事,自己都不愿意承认了吧,你们就当我实在羞愧吧,并且在那以后,我们开始冷战。彼时他已经是炙手可热的职网新星,而我休学期限已满,重回美国,完成半吊子的学业,那是我措手不及的18岁,因为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真的离开。


                他扎根于日本,其实我一直的想法并非如此,他生于斯却不长于斯,会选择日本而非美国,我不懂,也许是武士的血液和基因,但也许只是作为日本的一份子,反正结果就是我独自一人的美国之行,他和龙崎两人的日本之行。这让我不得不这样想。


                事实上因为我们关系的僵化,越前龙崎两个姓氏因而越靠越近,我不甘,更害怕的是那种遍布四肢百骸的背叛感,他们说的没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我以为那个一直在我身边的人会永远路在我身边,却不想时间总是施施然的向前走,留在原地的只有我自己。


                我不相信我会这样被他放弃,12月的时候临近圣诞节,我完成了半学期的学业,所以这年的圣诞节,我准备回去日本,我想亲眼看看那些可笑的流言蜚语又能奈我何。


                成田机场外我给越前打了一个电话,已经是隆冬喝出的白气凝结在睫毛上整座城市肃静了许多,越前买了车,我眼尖地发现副驾驶座位上放着一个发夹,粉嫩的颜色好不可爱,越前随手将它放置在后座,我却怎么也不想坐了,重重的关上车门,随手叫了一台计程车。我知道我随身携带的现金有多少,也知道日本的计程车有多贵,却忘记了那个本来应该一直跟在我身后包容我的人他再也不会跟来了。


                我在拐角处停了车,司机诧异的看着我似是埋怨我要走的路程太短,我不在意,只觉得从未有过的难以置信。


                我没有朋友,这个限定在不久前还不包括越前,我一直认为,不管怎么样,至少我还是有越前的。其实,是我亲手把他越推越远。


                我一直很羡慕龙崎,他还有个奶奶,照顾她,疼爱她,让它可以一直那么天真烂漫,而我不行,像是地狱中的荆棘之花,自酿苦果。


                我在这里住到了圣诞节当天,从越前学长的社交网站里看到了他们将要在河村寿司为他准备庆生派对的消息,我一如当年,不请自来,却再也没有踏进那家店一步的勇气,河村寿司店的门外,我看见龙崎将一条手工缝制的围巾细细地绕在越前的脖子上,为了配合她的身高,越前微微低下了头。场景并不能算浪漫,却足以让我疯狂。


                这一次,我终于承认了,我的夏天终于远去了。


                我最爱的17岁和我的少年一起消失不见·······


                回复
                8楼2017-07-25 21:44
                  chapter7:
                  ———曾经轻蔑的爱情
                  越前一直都知道,我是一个疯狂的人,所以当他看见我怀抱一株月见草向他走过的时候他就应该猜到了我的意图。


                  我想毁了他,要不回的东西,那就不要了,因为我从未有过目标和希望,更没有什么前进的方向,我曾经生活过全部的意义就是越前龙马,我将它奉若神明,它更像是我的精神寄托,我不知道失去他我会怎么样,那就同归于尽吧。


                  我一直、一直都是这样恶毒的女人。


                  我的要求就是他要和我结婚,在我20岁成人礼的时候,而现在,时间还早。


                  我的18岁兵荒马乱,我不想回忆起,也许什么都没有的人才更能一往无前吧,我竟然在次年5月顺利地完成了学业,春寒料峭的时节,日本还能看到暮樱。我怎么会有心欣赏,我要仔细准备,准备以怨报德,我要毁了他,我做得到的


                  我在美国的马萨诸塞州找到了一个女人,她曾经是我的野鸡学校的同窗,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同,通过半年的热烈追求,我们于她的家乡登记结婚,这是我的第一步,我很抱歉,扯上了那个无辜的小姑娘,也很抱歉,我对不起越前龙马。


                  20岁的时候我的成人礼上,越前向我求婚了,他对我并非没有感情,而是在我一再的作死行为中身心俱疲,龙崎樱乃陪着我的妈妈也来观礼,看我的眼神近乎悲悯,我烦闷、郁结于心。更觉得羞耻。我就是一个自我分裂的·精神病人,不停地伤害别人和自己,我也自我探寻过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的性格会这么恶劣?答案其实没意义。


                  完婚后的一个月,我自我举报,将我自己有重婚罪的事实供认不讳,并向多家媒体大肆渲染,所有人都在看越前龙马笑话,他的老婆不仅是一个女同而且还犯有重婚罪,其实,这对他影响不大,也许我更想借这个契机让自己真的被关起来,我不知道疯狂的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在法律的要求下,我必须和越前离婚,算是我送她最后的礼物吧,就是余生再不纠缠,我彻彻底底放过他。


                  也许不是因为我,他和龙崎会一路顺利的恋爱、结婚、生子又或许平平淡淡再无交集,但无论哪种,都比遇见我要幸福快乐。


                  我在狱中生活了两年,我不知道我这一生有何意义,也许神明是想借助我让他们走到一起,但又或许,前世的他欠了我什么,要用小半生去归还。也许更单纯点,我这毫无疑义的医生只是为了遇见他,从此以后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浑浑噩噩,却至少鲜明过,触目惊心却也情真意切。


                  所以龙崎说,月见,你要放过你自己。


                  我才惊觉,这场噩梦,应该醒了。


                  余生,我是为自己而活。


                  ———乘着那阵风,穿过那层云,现在我锁定目标的地方还想不到,可不用急啊,不需要翅膀,有梦就好。


                  回复
                  9楼2017-07-25 21:45
                    ---the end---


                    回复
                    11楼2017-07-25 21:4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5 21:53
                        好好看!不过还有番外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26 11:26
                          想说一下我的想法吧,感觉有点忍不住,lz要淡定呀,不是批评看到这种……我更希望姑娘找另外的人去幸福,因为樱乃真的不是那种放弃原则,去勾搭有妇之夫的人啊……总觉得这里叙事的是正妻、是被宠爱的那个人,而我家姑娘是让人恶心的小三,还上位成功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7-26 12:59
                            不喜欢这样的越前,救过月见也就算了还放任她这样做那样做,,为什么她的人生要越前来买单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6 14:55
                              其实大家不用讨厌我这篇故事里的越前,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是很奇妙的,我觉得很多人都会有这种经历,明明那个人性格恶劣,爱她的人还是会选择包容,抹去她所有的污点,只看他的闪光处。


                              而我想表达的感情有两个:
                              1·人的劣根性是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所以月见会不停的无理取闹。
                              2·幼年时期的成长环境很重要,他是月见所有自卑感的来源。
                              3·不是所有移情别恋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就像现实生活中两个人或因为性格不合或因为彼此的世界观差异太大,都会这样。


                              现实生活就是这样,我们不能因为写小说而写小说,过分的机缘巧合只能让我们活在一个架构的虚幻世界,我一直很喜欢看小说,却不能认同那样的价值观念,有一本杂志的专栏作者曾经写过,她身边的人遭遇了老公出轨,却不想补救措施,每天就是各种闹书荒,将自己埋在虚构的世界里,幻想着骑白马的王子会救她于火海。


                              我不写玛丽苏的文章,龙马和樱乃也是我从小就记挂在心里的最美好的感情,但就像大多数人,樱乃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但基于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


                              我也喜欢那种很甜蜜的小说情节,我虽然虚构了一个相泽月见,但不代表龙崎樱乃就是个坏人,只是借月见的眼睛,看不到全部的她,美好的她。


                              大爱龙樱


                              回复
                              16楼2017-07-26 22:35
                                啊其实……还是比较希望这篇里的越前和小姑娘是朋友关系呀。感觉越前也并没有很喜欢樱乃,我的意思是,樱乃是很温柔,但她不会强求。这里的越前感觉真爱是叙述人,而樱乃是将就……就这么比喻吧,虽然可能有点不恰当:叙述人改好,并需要越前,越前就会毫不留情地回到她身边,而樱乃可能会继续做小三(所谓的红颜知己)……这样……所以希望如果有番外的话,请给樱乃留点尊严,让她及时看清不属于她的感情,另寻幸福这样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7-27 09:19
                                  有几个地方有点不明白唉第一就是越前和女主到底有没有确认过情侣关系啊?因为一开始说“初恋是双方承认”,但是在女主跟着越前回日本的时候又有一句“如果我是越前的女朋友”;可是如果不是的话,还是在回日本那里越前又牵了她的手。。。。。还有第二个,樱乃知不知道他们二十岁的约定?如果她知道越前会在女主二十岁的时候向女主求婚,那她应该不会和越前在一起啊。。。。。。第三就是是不是越前和女主是在一起的,但是中间出现了矛盾,有矛盾越前就去找樱乃抱怨诉苦之类的,然后樱乃就是温柔安慰调节啊,最后越前……移情别恋???。。。。最后一个问题,越前究竟是怎么喜欢上女主的啊?就因为她想嫁祸他导致一见钟情?我承认有因为喜欢,所以无限包容他的不好,但是很少有因为一个人不好所以喜欢吧真·最后一个问题:我这么多问题楼主不会讨厌我不理我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27 14:31
                                    我觉得这篇文,越前和樱乃处于一种尴尬的位置,我看得是挺别扭的,因为我实在看不出这篇文里,樱乃和越前的感情线。越前对女主情有独钟,然后樱乃则是越前的红颜知己(或者说是小三上位)。让我感觉是越她文(楼主表介意,不是恶意评价),心疼我家樱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27 16:15
                                      开闭饭要感动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5 14:01
                                        为mion打call,为聚聚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05 14:02
                                          说个没关系的 我也喜欢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8 08:03
                                            没看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8 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