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728贴子:937,553

【同人文】Re:Love her in the lastday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题,大改动同人文。加入了不少自己的东西。过渡段ctrl C+V原文并改造。设定上延续原作但加以改造(譬如威廉的种族已经不再为人,代价)
写此文只是希望珂朵莉能有一个幸福下去的结局,而不是单纯的无脑文。
珂廉天下第一!
P.S:可转载,注明出处即可。


回复
1楼2017-07-28 08:16
    睁眼。
    闭眼。
    入目处三分星空,半抹明月。
    泪痕已不在,伤痛已不再。纵此处是天堂,愿与她同在。驱使着僵硬的四肢,在黑暗里四处游走摸索着。黯哑的喉咙虽不能发出完整的音节,却还在嘶吼。寻找着,那救赎一般的存在。
    那是…脚边的石块,将威廉·克梅修绊倒在地,哪怕不能再次站立起来,他也打算继续匍匐着前进,寻找苍空色的少女,寻找心中所爱。
    “珂朵莉……”
    当他呼唤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梦便醒了。接踵而至的便是另外一个暧昧不堪的梦境。在分不清楚时间空间的永恒狭缝里,那如曜日般闪耀的,冠以命运之名的人儿开口了。
    “命运(吾)毁掉了人类,但这是人类自我毁灭选择了命运(吾)。既然是人类的最后一人,所承受的却不应该是这种结局。”那无法直视的辉光如此而言。“可悲的小人儿哟,命运(吾)慈悲,将再给你一次机会,汝渴望重来否?”
    伤痕累累的威廉仰头希望直视命运,却只能看到无数的线与光团。
    “那不是重来,我希望用我这双无力的手去把握住机会,给她幸福!”
    于是命运讪笑,于是命运落泪。为爱,为痴,为情。于是命运扯掉了威廉经历过的因果,给了他机会,给了他礼物。
    “人类已灭,重生汝不再为人,而是另一种诡秘隐晦之物。那是世界的选择,命运(吾)不便干涉,故此,命运(吾)只能帮你至此。”
    “五道不可见之线,是为因果。你埋下因,命运寻出果。当汝二人命运如往日般重合,奇点处,因果线将断。届时,吾将完成汝一个不会大范围改变世界的愿望。”
    语毕,没等威廉说什么,却见命运张开那包容一切的大手,只一挥,威廉便不知在梦境中飘至何处。他看见了人类们绝望的梦境,亦看见妖精们渴望幸福的梦境。喜怒哀乐,情绪间的差别都变得混沌不堪的时候,他醒了,握拳!
    “守护!幸福!我要让她永远期待明天!”
    再次立足于空岛上,不像往日那样在石像中被救出。不需要铺垫,不需要序章。入目之处,即是天堂。28号岛的商业街中商客来往,看不清楚来往的人群,也看不清楚他们的面颊。但威廉知道,她不在其中。
    此身不再为人,是更加诡秘阴暗的亡灵。虽不惧怕日光,但其名号不值得拿到明面上一提。拜此身份所赐,魔力不再因为身体原因而被限制。以亡灵之身,在影子里,守护她!
    “喵嗷!”
    那是偷盗后疯狂逃窜的灵巧黑猫。
    钻过窄巷。
    从围墙上跑过。
    跃过摊贩上头的帆布。
    “不!许!跑!把东西还给我!”那是将自己用黑衣隐蔽起来的少女的娇喝。
    命运的轮盘在此时再次开始了转动,因果线亦在此刻紧绷。威廉难以压抑自己内心的激动,他想要去拥抱她,将她紧拥在自己怀里。但他们的关系已不同于往日,一切皆重来,为了不让悲伤的结局重演,威廉必须克制自己的感情。
    珂朵莉步步紧逼,黑猫无路可逃。
    “逮到你啦!”
    少女抓准机会纵身一跃。
    黑猫似乎是感受到少女逼近的动静而回头。它叼在嘴边的某个东西正散发银光。
    珂朵莉张开双臂,整个人扑上去将黑猫逮住。
    不自然的漂浮感将她全身包裹。
    脚下什么都没有。
    “看得见白云…”
    “也看得见蓝天…”
    仓促间魔力催发并不能发挥什么作用,珂朵莉也知道,为时已晚了。
    于是命运微笑。如同往日般,苍空色的少女从空中坠下,像怀里那只受惊的小猫一般紧紧闭着眼睛,却又在下一秒被威廉稳稳接住。
    “抓住你了,不听话的小猫。”
    风吹过,带走少女用来掩盖自己无徽种面貌的风帽,剔透的蓝色发丝流泻到肩膀下方。少女蓝色的大眼睛中光华流转,却丝毫回忆不起关于眼前抱着她的人的任何事情。
    “真是晦气!”
    “还不快滚开!”
    那帮围观者看见少女的面貌后如此喧哗。
    威廉起身摘掉自己的斗篷,然后不容分说就把那盖到少女头上。
    没了风帽的他,本身容貌便暴露在外。
    缠绕皮肤的扎人视线与嘈杂声,这次转而针对威廉。
    少女打算离开这是非之地,却还是在那人的怀里被抱得紧紧。被那人抱着,离开了现场,待到无人处,才被放下。
    威廉牵起少女的手迈步前进。“咦,咦,咦?”摸不清状况的少女尽管拖著声声疑问,还是用小跑步匆匆跟著他。
    两人仓促地离开了现场。
    在只是威廉一个人熟悉的帽店里,他为珍视的少女,买下了那顶再普通不过的带有白色花朵装饰的普通帽子。如同往日般温柔地戴到少女头上。
    “请……请问,这是…?”
    珂朵莉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畏畏缩缩地问。
    “只要带着这个,就不会被发现了。”
    接受了少女的感谢,威廉搔了搔头,却将从黑猫处抢来的胸针往口袋更深处塞了塞,并没有还给少女。
    “你有想去的地方,对吗?说来听听。”
    少女的脸孔变得神采焕发。威廉虽然只看得见她的下半张脸,但是依旧如此确定。
    集合市场街周遭的路,一言以蔽之就是难认。明明看得见要去的地方,但看得见的路却未必能走。绕来绕去到最后迷路的人并不在少数。
    在位于这座「悬浮岛」最高处的破烂高塔上。
    脚底下铺著廉价金属板,每走一步路都会发出铿铿锵锵的嘈杂声响,两人绕了又绕,终于才抵达那里。威廉姑且算当地居民,他对土地的认识多少有点用处,但也就仅限那么一点。
    他们刚才一会儿找公家自律人偶问路;一会儿为了三岔路增加为五条岔路而头痛;
    一会儿掀开路旁的布帘却撞见蛙面族人在洗澡;一会儿又被迷路的狂牛追著跑;一会儿还因为东跑西闪地到处逃,而莫名其妙地摔到鸡舍上,把屋顶撞了个洞,于是只好向怒骂的球形族人道歉,同时落荒而逃。
    “啊哈哈哈,好惨喔!”
    虽然…威廉他还是记得如何能到破旧钟塔的路的。
    两人在街上到处绕的期间,少女讲话变得愈来愈没有客套的味道。但怎么都没有亲密如往日。威廉还是舒心了不少。了解珂朵莉的他知道,眼前的人儿至少放松了些许戒备,他们至少能有所交流了。
    然后,现在。
    “哇啊──”
    少女正把身子探到作用聊胜于无的护栏外,还发出情绪鲜明的感叹。那感叹,表现着少女看到如此精致所带来的大大的满足感。
    放眼望去,景致确实不赖。近看只觉得乱糟糟的那片街景,换作从远处俯瞰,看起来就像描绘精细的花纹。巷道未经规划自然发展出的蜿蜒样貌,俯瞰起来倒也有了真实生物般的跃动感。
    视线从巷道稍微往上,就能看见港湾区。悬浮岛外缘有一部分被金属覆盖,该处备有飞空艇起降所需的设备,相当于岛屿对外的门户。
    从港湾再过去──当然就是整片蔚蓝的天空。
    这里是天上。
    过去被称为「大地」的世界,在各种层面上都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威廉轻轻地摇头,对着少女露出那包含爱意却又痛苦不堪的笑容。
    “什么表情嘛。”
    少女嘻嘻地笑了笑,然后确认过周遭没有别人的身影,才摘下帽子。
    蓝色发丝──色泽和天空一样的秀发被风梳开,随即流泻盈落。
    “你想看的就是这片风景吗?”威廉明知故问到。
    “是啊。”
    “虽然我从更高更远的地方看过悬浮岛,可是至今为止,我都没有好好地从城里俯望过整座城市。所以我想,至少应该看过一次才对。嗯。我的梦想实现了,也留下美好的回忆,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你说得太夸张了,像你这样正值青春的少女,理应更加幸福才对。”
    威廉搔了搔后脑杓。
    那是五味瓶被打翻的感觉,记忆如同涨潮时分的海水一般涌上心头。那是少女临别时的感谢,是往日里美好记忆的微笑,是少女为后辈们编制围巾时的温柔,还有少女惧怕被遗忘的无助与恐惧……都是,都是威廉心中最重要的回忆。
    现在,他最重要的人正站在他身边享受着落日的美景。
    “虽然有些不合时宜,我也有些生气……但,那是来接你的吗?”
    “咦?”
    威廉用眼神示意要少女看背后。
    回头的少女微微发出“啊”的一声,表情变得交杂著惊讶与愧疚。
    不知何时起,有个魁梧的爬虫族人就站在那里。
    他们属于全身覆有鳞片的种族,和其他种族相比,特徵是个体间的体格落差极为悬殊。尽管取平均值仍与其他种族相去不远,然而,偶尔还是会冒出在其他种族眼里只觉得身高像个小朋友的成年人;相反地,也会养育出简直像是开玩笑般的大块头。
    眼前这名爬虫族人明显属于后者。
    而且他不知为何身穿著军服,该怎么说呢,他单是站在那里,就朝四周散发出无比的压迫感。
    “……是啊。我留下了美梦般的回忆,不过时间到了。”
    少女一个转身。
    “最后我想再拜托你一件事就好。但愿你能忘了我。”
    因果线在此时又加大了绷紧的程度。
    威廉握紧了口袋里那个蓝宝石装饰的胸针……
    “不,不仅不会忘记,会再见的……”
    他默默……
    “珂朵莉!”
    威廉如此低语,目送著两人的背影。
    ──从港湾区的方位远远传来了钟楼告知黄昏时分的乐音。
    “哎呀,已经这么晩啦。”
    威廉约好傍晚要跟人见面。那是对现在的他来说十分重要的任务。他将会得到的不只是任务,而是救赎。
    “ 哎,再这样一个人杵在原地也不是办法。要是错过了活计的委托,那才更让我感到麻烦呐……”
    威廉又朝底下的街景──还有再过去的整片天空望了一眼后,同样走进了人群之中。
    于是世界在此时又开始了转动,命运调笑这,调笑着自己,调笑着未来。


    收起回复
    2楼2017-07-28 08:17
      抢一血!!加油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8 08:21
        珂威赛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8 08:25
          目测,今天有望再上传两章。十二点一章,晚上再来一章吧……
          视情况而定(各种意义上)


          回复
          5楼2017-07-28 08:37
            开始慌了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8 09:00
              我即使是死了,钉在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珂威天下第一!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8 09:00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28 09:00

                  @倾城天狂 使用挽尊卡

                  挽回他的尊严!

                  效果:已经终末...吧经验+1



                  收起回复
                  9楼2017-07-28 10:13
                    看这类重启的同人文特别纠结。既希望威廉与珂朵莉能够获得一个幸福的结局,又害怕影响原作悲剧带来的强烈触动。或许末日的悲剧太过深入人心,想要幸福的结局,应该着眼于未来的奇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7-28 11:0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28 12:46
                        第二章
                        要将发展把握在自己可以预知的范围内,才不至于事情发展到自己不可预知的地步。与其改变已知的一切,不如顺从命运的发展,朝着既定的结局走去,然后改变它。
                        威廉如此想,亦望如此做。可脸上喜悦的表情,心里压抑不住的兴奋与激动,以及不同于往日的死气沉沉,现在活力焕发的他,还是被葛力克看出了些许端倪。
                        “哦吼?这是在半年里就找到生的希望了嘛?
                        我本来还想再劝劝你的……
                        ——看来已经不再需要我提前准备好的说辞了”
                        “总而言之?”
                        “总而言之就是想给你一份工作,希望你能在新工作里能找到自我,找到希望,然后好好活下去。”
                        “那就再好不过了,那么内容是什么?”
                        不同于葛力克料想中的那样,现在的他完全是变了个人一样。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如果不是皮肤比半年前相比更加显著地发白,或许葛力克真的会认为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健全的“人”。
                        “现在的你完全做得来吧。我宝贵的朋友。关于差事的内容,怎么讲好呢?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管理护翼军的秘密兵器。”
                        “军队?秘密兵器?”
                        再次听到了这个词汇,威廉还是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却没有将情绪明显地表现出来。
                        不知威廉内心情感,却只知道他现在有了生的希望,讲话内容还是不太稳当的葛力克咯咯大笑。
                        “好啦,听我说。总之那所谓的兵器,实质上好像是由奥尔兰多贸易商会在管理维护和运用的东西。如你所知,按照悬浮大陆群的法律,民间不许拥有杀伤力超过某种程度以上的兵器。 然而,奥尔兰多对军方来说是重要赞助者之一,因此军方不想伤了和气。再说,就算护翼军直接将兵器徵收,凭军方的技术和资金显然也无法正常管理或维护。所以喽─”
                        “只好双方共同出人管理,宣告主权咯?宣告对所谓兵器的主权!”
                        当说道“兵器”四周的窗户便开始了震颤,除了无所事事的店主外,一直侃侃而谈的葛力克和其他顾客都没有察觉。
                        “就是那样。军方要派个装饰用的管理员过去,其他什么也不做。对正牌军人来说,那个『管理员』等于天大的闲职。不只在现场毫无发言权,东西本身又是秘密兵器,所以不能提交战果。想出人头地完全无望。所以喽,这桩差事才会外流。”
                        绿鬼族那彷佛将琥珀崁在眼窝的眼珠直望著威廉。
                        “活计我倒是了解,但是身份问题?我现在可是个毫无出身可言的人类喔”
                        “刚才也说到,军人头衔我会替你准备。”
                        “反正只是当挂名的管理员,用不著特别的技术或资格。顶多只需要够紧的口风和耐性。顺带一提,将风险津贴和保密费那些全部加起来,酬劳金额还不赖。就算把你的债全还清,剩下的钱也不算少。你就用那笔钱去紧握你的希望吧。不过别浪费获救的性命,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那就是我跟那些家伙的愿……”
                        “抱歉。因为熟人变少的关系,好像连我都变得情感脆弱了。”
                        绿鬼族青年脸上的苦笑,已经扭曲得连其他种族的人都能清楚看出。
                        威廉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
                        “谢谢你,朋友。”
                        “你愿意接?”
                        “当然,毕竟不能拒绝朋友的好意。”
                        葛力克的眼眶里水波流转,或许在绿鬼族里他的相貌还算是精神英俊,但是现在扭曲含泪的脸上,威廉倒是觉得十分的感动。
                        毕竟在这末世里,能有如此以心交心的朋友,纵使没有了明天,亦是能让人在今天满足不已的幸运。
                        “喂……”葛力克说“你有没有感觉,这里的咖啡,有点太咸了。”
                        站在熟悉的港口,吹着熟悉的风,当风从森林迎面吹拂而来,威廉便有了一种回归的感觉。那是安心,是再次涌上心头的回忆。有辛酸,也有感动。
                        踏上那段吱吱作响的木桥,仰望熟悉的星空,以及……
                        “嗨呀!”
                        以及那同样令人怀念的,可爱的叫杀声。
                        “好久不见…潘丽宝哟。”
                        来人虽然被叫出名字来十分吃惊,但还是用力地一木刀劈下去。威廉微笑着,张开了怀抱,就那么迎接来人,向后倒去。木桥护栏年久失修,脆弱的木质结构不堪重负,就那么破碎开来。威廉抱着潘丽宝,满足地躺在泥地里。
                        “可疑人物讨伐完成!”萝莉的口气得意洋洋。
                        “这附近到处都是沼泽地,潘丽宝你可要小心些啊。”
                        威廉抬起头,看着那关系后辈的少女。如同晌午天空般颜色的头发随风舞动,没错的,是她。对方吃惊地朝他看了过来?
                        “怎么…是你?”
                        “嗨…珂…珂朵莉!”
                        威廉轻轻举起手,朝珂朵莉微笑着,幸福地微笑着。
                        哪怕是重来,也不能让自己一直湿漉漉的。浑身是泥地(de)迎接重逢也不是什么符合礼仪的事情。
                        他借了浴室,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由于不再为人,对温度的感官也变得敏感起来。稍高的温度便就已经感觉到烫。但就以神经给大脑的刺激来说,并不能算得上是疼痛的程度,仅仅是可以判断而已。
                        威廉站到镜子前,第一次在重启后审视自己的形象。眼神坚毅有力,充斥着希望与乐观。虽然还是那么的没有英气,颓丧的感觉,但还是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
                        “虽然这么说自己不太合适,不过我还是有信心让她再迷上我的。”
                        洗漱完毕,珂朵莉来为他领路,带着他寻找自己的房间。
                        “走这边。”
                        威廉伸出自己的手,想拍拍前面少女的肩膀,却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收回手来狠狠地拧了自己一下。
                        “怎么了?”
                        “不,没事,麻烦你带路了。”
                        少女不时会心神不定地转过来看威廉的脸,似乎想说什么──但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立刻又把话吞回去,还摆出保持距离的态度。这样一来,威廉也不好和她搭话,只能默默地保持半步的距离跟在后面。
                        刚才被威廉叫出名字吓了一跳紫发幼女──她大概是十岁左右──对于威廉他们那副模样,则是一脸不解地交互看来看去。
                        “失礼了。”
                        威廉被带进的房间,是记忆中那个可爱温暖的大姐姐(虽然是个食人魔)-----妮戈兰的房间。
                        她举手投足还是那么的有礼温柔。
                        以女性来说个子蛮高,视线位置几乎和威廉一般高。
                        缓缓流泄于背后的淡红色头发。澄澈的黄绿色眼睛。青草色衬衫上面搭配著白色的围裙洋装。
                        “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嘛,妮戈兰。”
                        “这句话倒是适合我说,你变了,威廉。”
                        门外传来一些「咯登」的声响。他知道是那些可爱的小妖精们,但他这回还是决定装作没听见。
                        “这么说来,你就是葛力克所说的那个能干正经活而且在找熟人的家伙?”
                        “啊,那大概就是在说我了。”妮戈兰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笑颜。
                        能看见威廉这么轻松地笑,放下了自己的往事与戒备,妮戈兰也很是为他开心。
                        “话说回来,这么晚的时间在森林里走,应该很辛苦吧?假如你捎个联络,我明明可以到附近岛屿接你的。”
                        威廉在对方催促下就座。
                        桌上摆著叮叮当当的茶具,大概是趁他洗澡时准备好的。
                        “没什么,反正这条路也还算是熟悉?”
                        “嗯?你什么时候来过?”
                        “没什么,只是和某些地方有些相似罢了。”威廉挥了挥手,希望打消妮戈兰的小疑问。
                        威廉看着四周房中的摆放,眼中流露出的无限追忆全都被妮戈兰看在眼里。
                        “怎么,想起你以前的家了么?”
                        “也许是吧,这里确实和家很像,拿来当家也不赖。”
                        “哦吼?那我是不是有幸成为家的女主人呢,现在的你看起来,可比你当初刚苏醒时美味不知多少倍喔。”
                        听到这话,威廉还是止不住的身体紧绷,毕竟对面正在开着要吃他的玩笑的,可是真真正正的食人魔族。
                        “我相信你不会吃掉我的。”威廉语气肯定。
                        “那我也不能辜负你的信任咯,只是,你身上的香味,和以往人类的味道不太相似。”
                        “那可能是你太久没有吃,忘记了味道了吧。”威廉一句话塞回去。
                        “也许?”
                        “好了,来谈工作吧。”
                        威廉依旧打算用正事来打断妮戈兰的脑内思维。这次,他并没有问所谓兵器是什么,而是在妮戈兰惊讶的眼神中侃侃道出了自己部分所知,以及像以前一样的对工作的问题。
                        “好的!工作交代完毕!”妮戈兰双手合十,开心地叫道。
                        妮戈兰若无其事地回答完以后,便静静地从位子上起身,并打开房门。
                        门口出现雪崩。
                        橙、绿、紫、樱。头发颜色各异的少女们──每个看起来都在十岁左右──叠罗汉似的在绒毯上倒成了一团。
                        “欸,你们别推啦!”在其他共犯底下变成肉垫的少女抱怨。
                        “对对对……对不起对不起!”点头如捣蒜的少女赔罪。
                        “嗨,妮戈兰。我来打扰了。”一脸若无其事的少女……方才见过的潘妮宝开口问好。
                        “噢,打扰啦!”咧嘴笑得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少女附和。
                        所有人像溃堤一样同时开口讲话。
                        “回房间去!”妮戈兰只说了一句话。
                        少女们停下动作……
                        “我们…只是想和新的管理员先生打个招呼……”
                        “没听见我说什么吗?”妮戈兰“温柔”地对着小妖精们笑着说道。
                        “可是……”
                        “好啦,妮戈兰,我也想见见可爱的孩子们,我所监护的对象啊。”威廉为孩子们辩解道。
                        于是小妖精们鱼贯而入涌进屋子,开始叽叽喳喳地提问起来,无视了旁边食人魔大姐姐无可奈何的表情。
                        威廉耐心地一个个解答着她们的问题,少女们口中发出「哇喔」的惊叹声。感到痛快的威廉得意地对她们笑了。
                        在养育院长大的他,在应付小朋友的过程中学会了这一招。此外,照理说同样是在养育院长大的「女儿」,看了「爸爸」这副模样也只会颇为认真地嘀咕:「真恶心。
                        ──唉。小朋友真好。
                        威廉感慨地这么心想。




                        (loli控!笔者心想。)


                        回复
                        14楼2017-07-28 13:44
                          群里受命顶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8 14:06
                            来自珂学家的温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28 14: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28 14:07
                                请个小小的假,今天稍晚的时候更新(不是不更),反正也没什么人看hhhhh。
                                淦!


                                回复
                                18楼2017-07-28 17:45
                                  恩恩,樓主辛苦了,希望威廉和珂朵莉有好結局


                                  回复
                                  19楼2017-07-28 22:18
                                    醒酒了,准备开始码字


                                    收起回复
                                    20楼2017-07-29 08:25
                                      期待,樓主加油


                                      回复
                                      21楼2017-07-30 11:18
                                        第三章
                                        终于解答完了孩子们的问题,在妮戈兰的抱怨下,威廉把孩子们一个个遣送回了房间。而后一边怀念着妖精仓库的样子一边漫步回自己的房间,无人引领。
                                        其实,威廉是在等她。
                                        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
                                        那位有着苍空色美丽头发的黄金妖精,他曾经的未婚妻。虽然这曾经并不是这条时间线上的曾经。
                                        脱掉了厚重的军服,威廉感到了一阵清凉感,这使他头脑清晰起来。
                                        现在,感受着躺在熟悉床上的安全感,他才开始放松紧张的心。回忆起这阵子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窗外景色黑得像涂满了墨水。光是看着仿佛就会被吸进去或被压垮般,具备压倒性质量的那种黑。
                                        命运的施舍,与她的重逢,回到了仓库,还能有什么呢……
                                        “那命运的怜悯施舍,语气仿佛是在对待一只末路的流浪犬。”
                                        仍不知道未来几何的威廉,发出了第一声抱怨。
                                        “唉,不平静的未来啊。”
                                        紧接着,半掩着的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声音不是那么坚定,还带着半分迟疑。至此威廉也大概知道门外是谁了。
                                        “无碍,请进。”
                                        嘎吱嘎吱,缓慢打开木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
                                        从楼道的黑暗里,脸上带着不自然表情的少女钻进了充斥这光明的房间,钻进了威廉的视野。
                                        “那个…潘丽宝刚刚拿木刀打你那件事,我想向你道歉,但她是个好孩子。”
                                        “嗯,我没生气,而且她也确实是个好孩子。幸亏有你们见我热水,我才省的感冒。”
                                        “是…是吗。呃,还有就是,那个……”她的脑袋又更加地低了下来。
                                        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话也说不出来的样子……
                                        “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对吧?”
                                        威廉不自觉地,温柔地说出了这个名字环绕在他心头的名字。
                                        “诶?”
                                        珂朵莉十分吃惊,自己还有那些小妖精,哪怕是妮戈兰都没有提到过她的名字,更何况是全名。
                                        发现了自己犯了不必要的错误,威廉忙解释……
                                        “身为管理员,必须要了解自己管理的是谁对吧。”
                                        “也对哦。”
                                        珂朵莉倒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那你呢?”
                                        “什么?”
                                        “你的名字啦,名字!”
                                        这么说来也对,珂朵莉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叫威廉。请多指教,珂朵莉。”
                                        一瞬间,珂朵莉因为紧张“唔”地哽住了呼吸。
                                        “然后,呃,还有就是……”
                                        她摸索着如何开口。
                                        “……没事。很抱歉打扰你,请好好休息吧。”
                                        泄了气的少女不舍地准备离开房间。
                                        威廉看着她的背影,想挽留她,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珂朵莉,请等一下!”
                                        “吓!”
                                        威廉突然叫道,吓了珂朵莉一跳。
                                        突然一堆往事,再加上他自己瞎想。令他心思混乱地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哝,这是你的胸针吧。”
                                        威廉从下装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洁白的手帕。慢慢打开,里面是蓝宝石装饰的胸针,显得在保存者心中十分重要。
                                        “怎么会?”
                                        惊讶,惊喜,同时涌上了珂朵莉的心头。
                                        “我还以为在逃跑的时候弄丢了呢,直到刚才还有着失落感。”
                                        “我一直拿着的。”
                                        “谢谢…如果不是你管理者的身份的话,我说不定会误认为你是专门来送还给我才来的。只不过哪有那么奇怪的人……”
                                        珂朵莉的声音越来越小。
                                        “啊,我说不定就是个奇怪的人呢。”
                                        语出,珂朵莉的脸突然变红,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真是个奇怪的人。”
                                        威廉把胸针拿起,本想郑重地交还给她。却又笑笑,自顾自地拿着胸针,帮珂朵莉戴到了胸口的位置。
                                        珂朵莉的脸越发地红了起来。
                                        “很好看嘛。”
                                        威廉站起身仔细端详着面前娇羞的少女。
                                        “在说胸针对吧,一定是说胸针对吧……”
                                        珂朵莉默默地催眠着自己。
                                        “当然,胸针也很漂亮。”
                                        “那,那是当然!等等…那之前是在夸什么?”
                                        后知后觉。
                                        “那么,请多多指教啦,可爱的妖精小姐。”
                                        威廉如此说道。
                                        “多多指教。”
                                        珂朵莉握住了威廉伸出的手。
                                        “手真大。”
                                        “真小。”
                                        两人同时笑了出来。
                                        于是,第一根因果线在此时崩断开来。
                                        威廉瞬间感觉呼吸通畅了不少。
                                        “那么明天见,管理员先生~”
                                        这回,门真真正正的关上了。威廉也躺在床上,思考起所谓的第一个愿望。
                                        不大范围改变自己已知发展的愿望。改变结局,命运定不会让自己如此选择,那么要什么好?
                                        冥冥之中,命运伸出了无处不在的触手。
                                        “想好了嘛,可怜的小人儿哟。”
                                        “那就请让我变得比以前更强吧,我讨伐黑蚀公的时候。”
                                        “这样就够了?第一个愿望?”
                                        “至少可以保护她了。”
                                        笑容爬上了威廉的脸。
                                        “倒是十分谨慎的选择嘛。”
                                        “毕竟命运的反复无常我很久之前就了解过了,我可不认为您对我们有足够的仁慈。”
                                        “或许,这次命运(吾)真的眷顾你了呢?”
                                        “那自是感谢万分,不过不是这次对吧。”
                                        “命运(吾)喜欢聪明的小家伙。”
                                        于是在黑夜中如同晨星的无数光团涌进了威廉的身躯,修补着他非正常运行的脏器,连通着让魔力运行的通路,滋养着肌肉,加强着骨骼。
                                        再然后,悠悠长夜,满满长梦。


                                        我是什么?威廉如此思索。
                                        他回忆起他在养育院的生活。
                                        “女儿”们,以及自己心中无所不能的师傅。
                                        一般而言,养育院的管理员等于院里孩子们的大家长。威廉的师父却把职责抛诸脑后。多亏如此,让孩子们叫“爸爸”的任务,便完全落到当时同样是个孩子的威廉身上。
                                        真是个糟糕的大人……
                                        ……何况每次遇到紧要关头,他都不在养育院。
                                        不管怎样,师傅说过的一句话他还是蛮赞同的,并熟记于心。
                                        “要爱惜女人。男人绝对逃不过她们那一关。
                                        更要爱护小孩。大人绝对赢不过他们。
                                        要是碰到小女孩就认命吧。我们再怎样都敌不过她们。”
                                        威廉觉得师父教的这番道理很是棘手。可以的话,他也想违抗。
                                        然而,伤脑筋的是,这些话也和师父讲过的其他话一样,成了他的血肉且存续至今。
                                        多亏如此,威廉还曾经蒙上偏好女童的嫌疑──关于那档事,他就不愿回想了。


                                        什么都不能做,比想象中更舒服,也比往日更加痛苦。
                                        再接下来,就是该消除孩子们的戒心了。
                                        还是以前那样……
                                        唉,这也没办法──威廉如此心想。只有头一天跑来他房间的那几个少女比较特别,会怕生才是小朋友的正常反应。原本只有她们的世界里,突然闯进了高大的异物。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心平气和地接受。
                                        走在廊上的威廉忽然感受到有动静而回头。受惊似的小小背影拔腿就溜。当类似的状况接连出现好几次以后,他开始对出房间走动这件事有罪恶感了。
                                        “还是做焦糖布丁吗?算了,这次要更加丰盛一点。”


                                        然而就算威廉窝在房间里,不用说,他也没事做。
                                        他并没有养成什么值得一提的嗜好,就算要锻炼身体──事到如今也毫无意义,毕竟已经恢复了实力。
                                        换上便服的威廉走了一段路前往市区。

                                        平缓的坡道上,排列著一百多栋石砌建筑。不知道能否用乡野风情来形容其景观,当然那与颓废的二十八号岛可说大异其趣就是了。
                                        六十八号岛的民众,对无征钟,还是那么友善。
                                        坐在熟悉的摊位前,听着做饭中狗头兽人族青年说着关于妮戈兰的传说。
                                        “哎呀?你……”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孔。是发色如晴朗蓝天的少女。让威廉的心不禁颤了颤。
                                        “嗨,珂朵莉…还有…艾瑟雅、奈芙莲。”
                                        珂朵莉身后,还有两个年龄与她相近的少女。
                                        在居住于那座仓库的小孩当中,她们三个算相对年长的。话虽如此,充其量也就十五六岁罢了。
                                        “爱上未成年的少女并求婚,我还真是罪恶深重……”威廉在心中默默想到。
                                        “哎呀,小哥居然知道我们的名字。再说现在是怎样?打招呼居然先叫珂朵莉的名字,你们什么时候进展到那样的关系了?方便追究两位的关系吗?”
                                        “别闹了。”
                                        “ok,我不闹了。”
                                        艾瑟雅对冷冷出声的珂朵莉做出回应,一下子就抽身后退。
                                        “呃,该怎么说呢……我只是碰巧比其他女生更早遇到他,又碰巧有机会报上名字。就这样而已。”
                                        “只是这样?没什么更值得一提的好感?”
                                        “硬要说的话,是有的。”
                                        艾瑟雅突然爆发出了诸如“yoooooo~”一样起哄的声音,让珂朵莉大窘。
                                        但是虽然如此,珂朵莉也没有出言否认或者解释什么。
                                        “那么,威廉二等咒器技官,能让你记住我们的名字真是有幸。”
                                        “你爱吃辣的肉类料理;对食物不挑剔,可是不敢吃迎合爬虫族口味的便当;偏好有包容力的年长女性……我说的对不对啊?”
                                        还是那帮口风不严的小孩子们啊。
                                        在艾瑟雅起哄的情况下,珂朵莉也开始不停地解释起来。
                                        她们俩就这样一边乱开心地拌嘴,一边回到第三个少女──奈芙莲那边去了。
                                        还真是聒噪。
                                        这样说得上平和的日常也不错,还能再保持多久呢……


                                        回复
                                        22楼2017-07-30 20:51
                                          今天大概能再码一章吧…凌晨上传


                                          收起回复
                                          23楼2017-07-30 20:52
                                            写的好。顶一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07-30 21:24
                                              写的好。顶一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7-07-30 21:2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30 21: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30 21:26
                                                    晚期了 没救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7-30 21:31
                                                      好讚,真期待威廉如何改變命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31 07:05
                                                        关系发展好快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7-31 09: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31 09: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31 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