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吧 关注:445,607贴子:9,210,519
  • 25回复贴,共1

续未闻花名,致我的本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的开始
晶莹的月光洒在那片充满阳光的地方,“我不希望你走,真的真的,求求你回来吧!”他的眼睛已经湿润了,他无助的倒在地上。而在另一方,“你不是说了你喜欢我吗?那种想娶我的喜欢吗?可为什么?为什么?实现不了。”泪花已经已经流尽,连虚无都变冷了。“朋友们我们还可以再见一面吗?”她看到了一束耀眼的光,温暖而又温馨。她向那慢慢走去,那种感觉多么熟悉,多么温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7-28 20:13
    那一朵花永远在身边
    她眼前重新出现了那熟悉的光,她吓的闭上了眼,她似乎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气息:是仁太的家。面码开心的笑了,呼唤着仁太的名字,她笑的如同一朵花。
    就在这时,门微微的动了动。
    她激动的站了起来,心的那片温暖慢慢蔓延,勾起了那一段曾经。
    “是仁太吗?仁太。”
    她还是控制自己,轻轻的问到。
    她把双手插在腰后,那白色的连衣裙也微微摇曳。仁太推开门,微微的叹了叹气,地底人的衣服似乎没有变。她望着他的背影,温柔的笑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28 20:16
      没有中的有
      仁太似乎听到了面码的声音
      “面码你回来了吗?”
      面码边哭边轻轻地说
      “嗯,仁太乖,面码回来了。”
      仁太转了转头,眼睛又回到了面码的遗像上。
      抹了抹眼泪,“不好意思,又在你面前掉眼泪了。明明说好的开开心心的送你的,可...可我每当看见你,眼泪就不自觉的落下了。真的,真的,对不起。”
      面码用手轻轻环住仁太的身体
      “谢谢你,仁太,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对不起,是我丢下你们自己先走。对不起,让你们为我如此伤心。明明说好的一起的,可就是少了我一个,对不起,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们啊。”
      面码的泪珠又一点一点的落了下来。面码看着仁太慢慢的安静了下了,眼泪就随着越来越少了。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还可以看到仁太不是吗?这样说我们又可以重聚了。”
      渐渐的,面码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夜深了,仁太趴着面码的遗像前睡着了。
      “真是的,着凉了该怎么办?真替你担心。长这么大了,怎么不懂得照顾好自己呢?”
      面码嘟着嘴生气的说到。
      忽然仁太抓住了面码的手
      “面码,不要走好不好。”
      面码一惊。
      仁太收回手,继续睡了下去。
      原来仁太做着梦都想着面码,面码叹了口气,有些心疼地说
      “仁太”
      面码因为某些原因无法接触到人类(除特殊情况),但可以接触到其他物质。
      面码把被子轻轻地帮仁太盖好,走到仁太身边随着时间慢慢入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7-28 20:19
        花朵的眼泪
        “仁太,对不起!我没有遵守我们的约定,我要走了。”
        “留下来好吗?就算是诅咒我也心甘情愿。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让你离去的,对不起...对不起。”
        仁太一边大吼道一边不自觉的撒下了眼泪。面码似乎没有听到,向黑暗迈去。
        “面码你别过去,你回来好吗?你回来。”
        仁太撕心裂肺地叫到。面对面码的无动于衷,看着面码的身影慢慢消失,仁太的心充满的悲伤与无助。渐渐的,周围的颜色变成了黑色。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仁太从噩梦中惊醒,一边的面码也被那声巨响惊醒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朝那看去,原来是仁太的父亲喝水的时候被烫到了。仁太摇摇头“这么大了还会被烫到,真是的。
        ”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关心爸爸的。仁太拿了一点冷水,让爸爸降温。还不忘提醒到“以后小心一点。”面码看到了这些,噗哧一笑。“仁太原来没变啊,还是那么关心别人。”
        仁太看了看日历,眼神显得有些伤感“今天是面码走的那一天啊。”
        一旁的面码看着仁太,不免有些心痛。仁太换好了衣服,带了几柱香还有面码最爱吃的东西。“希望你在另外一个世界,也可以平平安安。也可以吃到你曾经最爱吃的东西,毕竟那个世界可能没有。”
        在一旁的面码眼睛似乎有些湿润。
        “谢谢你,仁太。”
        翻过一片长满杂草的树林,面码不禁叹到“好久不见了,我们的秘密基地。”仁太向秘密基地迈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7-28 20:21
          花朵的眼泪(续)
          “仁太你来了呀!”
          铁道向仁太挥了挥手。似乎铁道早就料到仁太要来。仁太的步伐不由得变快了,还不忘向铁道回了一个“嗯”。铁道向仁太调侃到“想面码了?你一定喜欢面码是吧?”
          “噗咚,噗咚”仁太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心跳的速度。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仁太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一旁的的面码,脸上的颜色早已如苹果一般了。
          “是吧,是吧!”铁道开始得寸进尺的拍起手来。
          “喂,你在干什么呢?”安城一来,就揪住了铁道的耳朵。
          一会儿,安城知道了前因后果。安城悲伤的情绪溢满了心头,她带着哭腔对铁道叫到“难道你忘了面码是怎么走的吗?”
          面码在一边看着安城因为自己而发火,想去安慰安城,可又知道现在的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一直自责到“都是面码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面对如此悲伤的安城,铁道也想起了那一天。低着头对安城说了一声“对不起”。
          忽然,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格外的凝重。
          仁太看着大家,忙解释到“其实我是挺想念面码的,在家闲着没事,又发现今天是面码走的那一天,就来看看咯。”(其实仁太的心每时每刻都挂念着面码,就因为今天是关于面码的日子,所以就是再忙,也会放下手中的东西。来这里看面码的。)谎言编得有些急促,但是也可蛮可靠的,大家都对仁太点了点头。
          仁太转过头来对安城笑着问到“你怎么也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7-28 20:21
            花朵的眼泪(再续)
            “我怎么就不能来?我哪像你,我可是每天都挂念着面码的。”安城向仁太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难道我就不想她吗?”
            这一字一句在仁太的心中如同刀割。
            其实仁太也想表达自己对面码的思恋。每当说出口时,他都会把那些话硬生生的噎下去。可能怕回忆起那些太美好,也可能怕想起当初离别的痛苦。仁太只能狠狠的咬住嘴唇,偷偷的抹几滴眼泪,来掩饰心中的一切痛苦与喜悦。
            可那些在面码的眼里写的清清楚楚,面码心疼的看着仁太,可是什么也做不了。
            面码看见了仁太一瞬间的神情,也知道仁太为什么露出那样的表情,甚至可以猜测出仁太心中的无奈。
            “面码我知道仁太是最想我的那一个,其实小雏菊你应该也知道吧。”
            面码再一次看到的仁太倔强的表情,心疼中似乎有些开心。
            面码看见大家在一次聚在一起,笑的像一朵花那样。因为面码在这之前连想都不敢想她可以看得到大家。面码做在做一场梦,一场很美很美的梦,她想待在梦中。
            永远待着...
            “谢谢铁道,仁太,安城。谢谢你们还挂念着面码,在这一天还来看面码。”
            “面码真的...真的很开心。”
            “其实面码的心每一天也挂念大家。”
            “面码想你们了。”
            面码笑的像朵花。不禁掉下的眼泪,落在了草地上,勾勒出了花的形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28 20:21
              照顾!面码一直在
              “呐..呐,你们最近怎么样啊?”铁道的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热闹气氛从这一句话蔓延开来,谈笑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仁太的眼中似乎扫到了些什么,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儿,似乎心中有些话想对她说。仁太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那儿,可想说的话似乎不舍得说出,只是呆呆地盯着,似乎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微风带着蒙蒙细雨轻轻地拂过草坪,河边的树木也享受着雨带来的滋润。
              “怎么下起雨来了?”安城准备向屋子跑去,可又看了看让人不放心的仁太,下意识地抓着仁太。有些生气的语气对仁太说到“下雨了,快进去,别着凉了。”似乎没听见安城的话的仁太继续傻傻的看着面码的遗像,这不免让安城和面码有些心疼。“就算是面码也不希望你这么做啊,面码也希望你好好照顾自己呀。”面码抚摸着仁太的头,轻轻的说道“小傻瓜,乖,就听小雏菊的话,快进屋去避雨吧。”
              是啊!面码也希望仁太可以照顾自己啊。
              仁太听到了“面码”两个字,似乎找回了丢失的魂魄,安城终于把不省心的仁太拎到了屋里。
              “啪...啪”大门被轻轻的敲击着。
              “是谁?”
              铁道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会不会使面码的灵体没有走干净,来了一个不干净的面码?”
              懵懂的面码听了,乐呵呵地笑着。
              “不干净的面码,面码很干净啊,那儿不干净了?”
              面码寻找着自己身体哪儿不干净了,拍了拍衣服。
              “现在干净了吧!”
              面码自豪的笑着。
              安城听了铁道的猜测,还是小女生的她不由的害怕起来。“真的吗?”安城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胡说,你才不干净了,你刚才说谁不干净,你给我说清楚,你凭什么说面码不干净。”仁太心中的冷静被怒火所覆盖,很少生气的仁太居然准备轮起拳头向铁道砸去。
              面码看到了这一幕,似乎忘记了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竟站了起来想去阻止仁太。
              “不要打架,面码不喜欢你们这样。”
              面码的眼中闪出了几道泪花。
              最后安城站了起来,阻止了仁太。对仁太冷冷的说“既然你不相信,那你就替我们看看吧!”
              仁太缓缓地向大门走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7-28 20:22
                超平和Busters?团聚!
                一步,两步...

                窗外的雨似乎没有消停的意思,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僵硬。

                敲门声在雨中悄悄的停止了,替代它的是那一句句熟悉的话语。

                “小心点!别把炭打湿了。”

                利子的提醒把忙着敲门的雪集拉了回来,雪集急急忙忙的从包里拿出了一件准备的衣服盖在炭上。

                还自言自语的说着“这样应该就不会湿了吧。”

                大家听见门外的对话,终于把那颗紧张的心放了下来。

                在门外的雪集忍不住抱怨道“怎么没人啊,难道他们忘了...”

                就在这时“咔”的一声,门开了。

                仁太和雪集“礼貌”的对笑了几秒,就被一旁的铁道打断了,铁道乐呵呵的笑着。“原来是雪集和利子啊,好久不见啊!我就知道‘超平和Busters’永远不会分离的。”

                面码看到了雪集和利子的到来,激动的无法表达了,开心的她不禁说了一句“对!我们的‘超平和Busters’是一个大家庭,我们永远不会分离的。”

                面码咧开嘴笑得似乎如花儿绽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7-28 20:23
                  仁太显得有些悲伤,轻轻的说了一句。“只可惜面码不在。”面码看着仁太,不禁又自责到。“对不起,面码没有遵守大家的约定。”
                  安城禁不住疑惑,指了指雪集手中的黑袋子
                  “这是什么?”
                  雪集回过神来,挠了挠头,
                  “不好意思啊!都把这给忘了。”
                  雪集熟练地解下袋子,小心翼翼将袋子中一一抽出,而利子帮忙摆碳炉。
                  “今天大家好不容易一起出来聚一聚,我准备了一些烧烤和一点小酒,大家不嫌弃,今天就好好吃一吃,聊一聊!”
                  雪集抽出了一串肉摆在了火炉上。
                  面码开心地叫道
                  “面码最喜欢烧烤了。”
                  可面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面码不饿。”
                  “大家开心,面码就很开心了!”
                  面码的笑容如那含苞初放的小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7-28 20:24
                    不能少了面码

                    烟火在屋子里弥漫着,空气中似乎多了一点快乐和温馨。而那一张张笑脸在彼此心中留下了永久的回忆。
                    “今天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就在这天我们写下自己的愿望吧!我相信面码一定会帮我们实现的。”
                    铁道边说着边咬着肉串
                    “好啊!好啊!”
                    面码含着笑,拍着手。
                    铁道好不容易找到了5张许愿签
                    “为什么只有5张,面码的呢?”
                    仁太皱着眉头,狠狠地质问道。
                    一顿斥责后,铁道只能低下头抱歉地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找不到第六张了。”
                    “笨蛋!”
                    仁太夺门而出
                    安城与面码异口同声地问道:
                    “仁太,你去哪啊?”
                    仁太转头一笑
                    “去帮面码买许愿签。”
                    一阵暖意涌上心头,
                    望着远去的仁太“谢谢仁太!”
                    不知为何落下了一两滴眼泪
                    “小心点,别滑倒了。”
                    安城对仁太大喊道。
                    “嗯……”
                    仁太的身影在雨中愈行愈远直到消失。
                    一分钟、二分钟……,屋内的烟渐渐消散,直到篝火消散殆尽。
                    安城开始担心仁太。
                    “仁太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话音刚落。
                    “咔嚓”一声,门打开了。
                    看着气喘吁吁的仁太,全身湿漉漉的,手上护着一张干燥的许愿签。
                    自言自语地笑着
                    “幸好没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7-28 20:24
                      愿望
                      安城小心的点了把火,向仁太轻轻的挥了挥手。
                      “快过来暖暖身子,小心感冒了。”
                      仁太把面码的那只许愿签放在一旁,迈着脚步向火堆走去。
                      “真不让人省心啊,如果换成面码,不知道会多担心啊!”
                      说着往仁太脑子一敲,仁太似乎明白了自己的错,一声不吭的接受了惩罚。
                      随后安城拿出了随身的小毛巾,擦拭着仁太头上的小水珠,而一旁的仁太像极了一个刚放错的小孩,乖乖的接受了安城的教训。
                      火焰再次在大家都面前熄灭,代替它的是那屋中的灯光。
                      这次发话的是仁太。
                      “大家不用等了,可以开始了。”
                      面码好奇地心早就忍受不住了,面码站了起来左看看,右瞧瞧。看到的东西让她的眼睛禁不住的一红。
                      除了他们的梦想,再有的就是关于自己的了。
                      看到这些,面码不禁轻轻的说一声。
                      “谢谢”
                      面码踮起脚轻轻地走到仁太的身边,看着纸上清秀的写着两行字。
                      第一行
                      “地位,金钱,权力,我都不需要。”
                      第二行
                      “我只希望面码可以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7-28 20:25
                        第六个许愿签
                        面码饱含着微笑,可不禁落下了泪珠,流花了她那饱含笑容的脸。
                        “谢谢你,仁太。”
                        仁太望着自己的许愿签,有些期待地说:
                        “如果面码在就好了。”
                        仁太的语气显得有些悲伤。
                        面码抱着仁太
                        “面码在呢,在呢。”
                        面码发现了刚刚仁太买回来的第六个许愿签,悄悄地拿到不起眼的地方,偷偷地写了起来。
                        “面码的许愿签呢?刚刚我明明放在这的,怎么不见了?看我这破脑子。”
                        “啪!”仁太狠狠地向脸上扇了一巴掌。
                        面码心疼地泪水直向下掉,
                        大叫道:“不要!”
                        雪集见仁太还要往脸上扇第二掌时,
                        用手护住仁太的脸。
                        “你在干什么?你这样能解决什么问题?你以为这样面码就开心吗?不,恰恰相反,面码会更加伤心,你懂吗?你懂吗!”
                        这时大家都投入到寻找的队伍中。
                        “啊!找到了。”
                        铁道的兴奋转为了一丝丝疑惑
                        “怎么会?”“怎么呢?”仁太急匆匆地向铁道跑去。
                        在桌面上,除那五张之外第六张上也写满了文字。
                        “我们的‘超平和Busters ’是最棒的,我们一定要幸幸福福地永远在一起哦~”
                        署名是大家都非常的名字,她的名字叫做“本间芽衣子”(也就是面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7-28 20:25
                          希望?绝望!

                          “面码,面码是你回来了吗?”
                          “面码,你在哪啊?快出来”
                          ……
                          大家一起呼唤着面码,
                          而面码只是傻傻地站在那儿。
                          “面码在这呢,在这呢。”
                          可什么都不能做的她,只能默默地落下眼泪,似乎大家感受到面码的难过,一个接着一个都掉下了眼泪。
                          面码趴在桌子上写下了一行字
                          “对不起大家!面码想你们了。”
                          “滴”面码的泪水和仁太的泪水一起滴在了那行字上。
                          “欸”仁太抱住了面码。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仁太你……你看得见我?”
                          仁太含着笑,点了点头。
                          “嗯”
                          “太好了,太好了!”
                          “嗯,真好!”
                          当仁太回过头后,他明白了一点,
                          “面码还没回来。”
                          仁太看见大家疑惑而又不解的目光,
                          似乎在说:“你傻傻抱着一团空气干什么?是不是脑袋被烧坏了?”
                          仁太看着大家,脑海中又闪出面码消失的画面。
                          那是~~
                          多么的真实,多么的疼……。
                          “难道这又是上帝的玩笑?”
                          仁太的内心痛苦地呻吟着
                          “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7-28 20:25
                            为了谁?
                            “仁太...仁太你怎么呢?”
                            面码使劲摇晃着仁太的身体。面码的眼神变得焦急起来。
                            仁太终于回过神,轻轻敲了敲脑袋,对面码挥了挥手,微笑的说
                            “没事。”
                            面码也轻轻的笑着
                            “那就好。”
                            仁太转过身来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大家看到了吗?面码回来了。”
                            仁太那灿烂的笑容让大家不忍心破坏。
                            可雪集的一句话还是打破了这一切。
                            “在哪呢?在哪呢?面码在哪呢?你这个骗子。”
                            雪集狠狠的说。
                            仁太的怒火似乎被这句话点燃了。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面码不好,都是面码的错。”
                            看着面码的一脸愧疚,仁太的怒火似乎消失了。
                            仁太一面安慰着面码,一面似乎抱有希望的对大家说
                            “今天我可以看见面码,那么就说明面码的灵魂是有实体化的可能,那么面码就可能回来了。”
                            仁太傻傻的笑着。
                            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
                            为了你,我可以等待一生。
                            为了你,我可以改变自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7-28 20:26
                              意义
                              “那我们就等你的好消息咯!”
                              那一次聚会就以铁道的一句话告终了。
                              深夜,仁太看着面码熟睡的样子,嘴边不禁勾勒出了一丝笑容。世界似乎安静了下来,没有躁动。仁太的眼皮也随着这份安静渐渐垂了下去。
                              忽然,仁太猛地睁开了眼睛
                              “不行,一定要找到解救面码的方法。”
                              仁太拿起早已开始变凉的咖啡,口中尝到的滋味竟都是苦涩的。
                              仁太猛地吞下咖啡,眼睛一闪,点开了一个网站。
                              那是一个很古老的网站
                              “灵魂回归的意义。”
                              “第一次回归的它,它的愿望是发自理性和一定量的情感,愿望过后,它就会消失!”
                              “第二次回归的机率极小”
                              “如果出现了第二次回归,那么它的愿望是发自内心的情感。如果愿望实现,灵魂实体化。如果愿望破灭,灵魂将魂飞魄散。”
                              仁太握紧了拳头
                              “加油,一定要解救面码!”
                              仁太关闭了电脑,早就想闭上的眼睛,终于合了上去。
                              仁太关得太急,他忽视了一条重要信息。
                              实现化的存在率,存活率和意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7-28 20:26
                                久违的温暖
                                又是一天的开始,这天的鸟鸣似乎比起以往更加地清脆。
                                “呜~”
                                刚睡醒的面码揉了揉自己朦胧的眼睛,对正在匆忙做着饭的仁太挥了挥手
                                “早安啦,仁太~”
                                “早安”
                                仁太对面码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面码飞舞着双手跑到仁太的背后抱住仁太,笑嘻嘻地问:
                                “仁太,仁太,你在煮什么呢?面码也想吃。”
                                面码嘟着嘴,摆出了一副吃货的表情
                                “是,是,我的面码大人。”仁太笑得更加灿烂了。
                                “刷”面码的脸变得赤红。
                                “扑通,扑通~”面码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口中碎碎念
                                “真好!现在真好!”
                                “面码你等不及了吧,面来啦~”
                                仁太把一碗面小心翼翼地递到了面码面前。面码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好吃,好吃,仁太煮的真好吃!真的好久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了,真希望仁太每天都能煮给我吃。”
                                “好,好,只要面码喜欢,我每天都煮面给你吃。”
                                “嗯~嗯~”
                                看着面码狼吞虎咽的样子,仁太不忘提醒
                                “慢点,慢点吃,别噎着了。”
                                “嗯”
                                面码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而仁太以一个贴心的微笑回应了面码。
                                这时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愿望
                                “如果时间可以定格在这一刻该多好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7-28 20:27
                                  这是接着动漫的吗


                                  收起回复
                                  20楼2017-07-28 20:28
                                    顶一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28 22:07
                                      虽然知道了结局,却一直没勇气点开最后一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29 14:30
                                        但还是来顶顶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29 14:30
                                          (´,,•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29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