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吧 关注:613,928贴子:6,015,634

【长篇同人】我心向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是我想了很久很久的,今天就发出来了……名字是@清风如梦想的,我觉得很好。万事开头难,所以我开头想了很久很久,到现在还是不知道怎么写,就试着写一下吧……大家看看怎么样,女主和一些人的人设我会尽快画下来的,可能不是很好看……我大概会写很多的,请大家多多支持啦!!这个叫做希达的女孩是我想了一年的女主,我的女儿啊,所以请大家不要讨厌她……就这样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9 21:16
    我知道没有图片,因为我手机里没有图片我也很无奈啊……这种帖子会很快被淹的,所以我要努力多写一些不让她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9 21:17
      1.相遇×火车×谈话
      希达把头靠在窗户上,双手抱着一罐茶叶,看着窗外黑洞洞的夜空,等待火车开动。
      .
      希达很无聊,这一节车厢几乎都是老人小孩,没有一个和她同龄的孩子。整整十四个小时,除了列车员就没人和她说话,作为一个话唠,希达要疯了。而这样的时间,还要持续十个小时。
      .
      早知道就不去买这些东西了!!希达有些后悔地看着桌子上的两罐茶叶,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明天该怎么度过……她有些困了。
      .
      这节车厢的人还很少,希达对面的椅子上没有人,她把给妹妹买的药放在那里,桌子底下还有给妈妈买的丝绸和大米。
      .
      “不好意思,我是坐在这里的,这是你的东西吗?”好听的声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希达揉揉眼睛,抬起头。
      .
      酷拉皮卡有些无奈,他看着眼前这个黑头发的女孩,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他原本可以换一个座位的,这节车厢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椅子,可是他又是那么守规矩的人,车票写的是让他坐在这里,他就必须坐在这里!但是,他看着自己座位上的箱子,想要拿开,又看见包得严严实实,上面还贴了一张纸【小心拿放】,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吧……只能叫醒这个女孩了。
      .
      希达看到了一个比女孩还可爱的男孩——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很柔软的金色短发,不过对男孩来说还是有些长;碧蓝的眼睛得像一潭秋水,低垂着眼帘,像是隐藏了什么难过的往事。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他呢……希达又看了看自己,觉得作为一个女孩自己弱爆了!
      .
      “那个……”酷拉皮卡看着希达迟迟未动,又提醒了她一下。
      .
      希达惊喜地睁大眼睛:“哇!你的声音好好听!!”作为声控希达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
      酷拉皮卡:“……”
      .
      “呃……不好意思。”希达顿了一下,“你……要做什么?”
      .
      酷拉皮卡叹了口气:“这个是你的东西吗?”他看着座位上的箱子。
      .
      “啊,对啊……你要坐在这里吗?等一下我把它拿开。”希达把茶叶放在桌子上,小心地抱起箱子,放到自己旁边。
      .
      酷拉皮卡终于可以坐下了,他从包里拿出书,看书的时候,他不喜欢说话。可是希达喜欢。
      .
      “你也喜欢看书吗?”希达趴在桌子上,看着酷拉皮卡手中的书,“《猎人》?我也喜欢看这本书,讲的是一个男孩通过重重考试,成为猎人的故事吧?就是作者有些坑,我挺喜欢这种冒险的书的!”希达笑呵呵的,她书包里也有两本书,但是她坐车从来不看书,会晕车的。
      .
      酷拉皮卡并不想说话,但是希达不在意,她只是需要找一个可以听她说话的对象而已,对方听没听进去她不在意。希达扫描酷拉全身,想要找到他身上不一样的东西。“嗯,你的衣服好特别哦……这些花纹……”希达看着酷拉皮卡的衣服,还是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哪里呢?
      .
      酷拉皮卡头也不抬,淡淡地说:“这是库卢索地区的服饰。”主角掉到了水坑里,但是却依靠这个打败了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果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吧。
      .
      “哦……”希达又看到了酷拉的耳环,“这个耳环好漂亮啊,不过为什么你是男生也戴耳环呢?”
      .
      主角与他的同伴不打不相识,原本是敌人的他们成为了朋友。“哦,你是女孩也没戴耳环啊。”其实酷拉皮卡也没有看清希达有没有戴耳环,但是他听着女孩的声音软软的很小声,应该是一个文静温柔的女孩,这样的女孩不会戴耳环的。
      .
      “哦……也对……”希达摸摸耳朵。
      .
      果然。酷拉皮卡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希达——漆黑的头发漆黑的眼睛,一个标准的东方女孩。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很粗的辫子,眼睛很大很温柔。很可爱的女孩。
      .
      “戴耳环要扎耳洞,我怕痛。哎……你的好像不是耳环诶……”希达眨了眨眼睛。
      .
      “嗯。”酷拉皮卡又低下头看书。
      .
      “……你叫什么名字啊?”希达憋不住了,她真得觉得自己见过这个男孩,在很久很久以前,她还不是希达的时候。
      .
      “问这个话的人不应该先说出自己的名字么?”酷拉皮卡语气依然淡淡的,他不太喜欢陌生人问他的名字。
      .
      “啊?不行啊,我有两个名字,你要先说出你的名字我再告诉你我其中一个名字!”希达说的很坚决。她觉得自己的逻辑无懈可击。
      .
      “……”酷拉皮卡有些无语,不过眼前这个女孩应该不会对他不利吧,两个名字?两个都说出来不就行了吗?他抬头看见希达那坚定的目光,叹了口气:“好吧,我叫酷拉皮卡。”他也没必要知道希达的名字,哪一个都不需要,所以他没有问下去。
      .
      酷拉皮卡……酷拉皮卡……好像……在那个地方,有听过这个名字……
      .
      希达用指关节敲了敲自己的头:“酷拉皮卡……”
      .
      “你好啊,我叫酷拉皮卡,你呢?”男孩灿烂地笑着。
      .
      “我……?我还没有名字……”女孩蹲在墙角,男孩的笑容对她来说太温暖了,温暖地有些刺眼,可是她还是要睁开眼睛,看着男孩。
      .
      “没有名字吗?那我给你取一个吧!”男孩弯下腰,看着女孩的眼睛。
      .
      “就叫向晚吧!怎么样?”
      .
      “向晚?好啊!你好酷拉皮卡,我叫向晚!”女孩看着男孩,男孩逆着阳光,他就是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9 23:00
        挺好的 楼楼加油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7-30 10:28
          “酷拉皮卡!是你啊!”希达捂住嘴巴,才让自己惊喜的声音小一点,“我是向晚啊!”她已经自动忽略了【希达】这个名字了。
          .
          向晚?没印象。酷拉皮卡摇摇头。这些年他游记各国,说不定是见过这么一个有漆黑头发的女孩的,但是他不记得。他没有必要记住自己遇见过的人,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他所记住的,只有那个幻影旅团而已。
          .
          希达歪着头想了想,拿过自己黑色的包,说:“你不记得了啊,没关系啦,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啦,我都不太记得了呢。”她笑了一下,“不过这个是你的东西吧?”她从包里拿出一个金色的蜥蜴吊坠。
          .
          酷拉皮卡呆了一下:“这个……”他接过吊坠,这个确实是窟卢塔族的镀金吊坠,但是……他看着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女孩。
          .
          “没想到吧。”希达笑得睫毛弯弯,“这个吊坠有防火,驱除病痛,防灾的作用吧?”她努力回想当年酷拉皮卡给她吊坠时说的话。
          .
          “嗯……”酷拉皮卡复杂地看着手上吊坠。
          .
          “真得很好用哦!你走了之后马上就有人收养我啦!他们很好,而且我还有了一个妹妹!”希达想到了现在的家,心里很温暖,但是她没有想到此时酷拉皮卡的心就像坠入冰窖一般寒冷。
          .
          “嗯。”酷拉皮卡低下头,隐藏了自己的表情。这个女孩是他十二岁去东方国家游历时救助的一个孤儿,他给了她这个象征着好运的吊坠,希望她此后的日子平安。
          .
          之后过了一个星期,他就得知了窟卢塔族被灭族的消息。
          .
          酷拉皮卡看着对面笑容暖暖的女孩,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
          .
          她得到了吊坠,得到了她想拥有的一切。
          .
          他送走了吊坠,他失去了他所拥有的世界。
          .
          酷拉皮卡笑了一声,笑容在他嘴角凝成冰霜。他握紧了吊坠,眼底隐隐有红光闪过。
          .
          他突然想到了他遇见向晚的下午,下午的风有点冷,风中的女孩很无助。
          .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偷东西了!”女孩跪在地上,声音颤抖。酷拉皮卡再旁边,看见女孩眼角有泪光。
          .
          “我真得太饿了,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酷拉皮卡看见女孩低着头,宽大破烂的衣服底下,瘦弱的身体颤抖。
          .
          “我愿意赔给你钱!你不要打她!”在男人的鞭子落在女孩身上的瞬间,酷拉皮卡挡住了男人的手。
          .
          “你很饿吗?你家人呢?”酷拉皮卡看着女孩来不及说谢谢就拿着面包塞进嘴巴。乌黑杂乱的头发在风中飘动。
          .
          “我没有家人了……谢谢你!”女孩吞下了最后一块面包,终于抬起头,酷拉皮卡看见女孩黑曜石般的眸子,女孩也看见了酷拉皮卡如天空般澄亮的眼睛。
          .
          他也想起了与向晚分别的下午,那天的太阳很暖,太阳下的女孩笑容灿烂。
          .
          “我要走了啊,要照顾好自己。”酷拉皮卡想了想,拿出了蜥蜴吊坠,“这个有防火,驱除病痛的作用,希望你之后平平安安无病无灾。”酷拉皮卡把吊坠放在向晚手中。
          .
          “嗯!”向晚有些好奇地翻看着吊坠,想到了什么,“阿姨说,有一家人想要领养我,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
          酷拉皮卡由衷地替她感到开心:“是吗?刚好我也要走了,你马上就会有家人,这样就不会孤独了。”
          .
          “嘛……”向晚站在孤儿院门口,看着夕阳,有些不舍,“可能就没有办法再见了吧……祝愿你完成你的梦想!!”女孩朝着渐行渐远的男孩挥挥手,大声说。
          .
          酷拉皮卡回头,笑了一声:“当然啦!!我可是很优秀的!!”男孩没有说再见,他并不觉得伤感,他相信他们一定会再次见面的,所以就不存在什么分别。
          .
          一个星期后,酷拉皮卡看见了族人的尸体。
          .
          他无助地趴在长老的身上,哭着大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做好孩子我不会再吵着出去玩了我就在家里我做好孩子我不该离开你们的……”他跪坐再地上,眼神空洞,喃喃地说。。那个和伙伴畅谈梦想的男孩不见了;那个和长老耍小孩脾气的男孩不见了;那个在街上仗义出手的男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活在无尽悔恨和痛恨中,活在复仇中的酷拉皮卡。
          .
          之后酷拉皮卡忘记了向晚,他忘记了一切,包括他的梦想,派罗死了,他要那些梦想有什么用?已经没有看着他,和他一起实现梦想的人了。此后的几年,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幻影旅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30 12:15
            原来你在这里发文的呀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7-30 12:28
              原创女主原创女主又是原创女主!啊啊啊啊啊!掀桌掀桌掀桌!诸君!别拦着我!我要拔刀了!啊啊啊啊啊!好吧嫉妒使我丑陋无视我吧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7-30 12:59
                是不是可以把女主的性格刻划得更鲜明一点,比如加一点小细节什么的。女主从外貌上看是个温柔的人,但从对话来看又比较活泼,算不算反盖差萌?酷拉很有爱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7-30 14:40
                  希达不知道酷拉皮卡在想什么,她有些开心地说:“这个吊坠还给你吧,谢谢你啦!”
                  .
                  “不必了,已经没用了。”已经没用了,人都不在了,灾难也不在了,好运也不在了,吊坠也不需要了。
                  .
                  “你……心情不太好?”希达很会观察颜色,这是从小自己训练来的。她从包里拿出水,喝了一口。
                  .
                  “我没有心情不好。”酷拉皮卡把吊坠放在桌子上,又打开书,想改善一下心情。
                  .
                  希达一边喝水一边说:“哦……总感觉你脸色变差了呢。”
                  .
                  “我只是不高兴而已。”酷拉皮卡语气依旧是那么淡淡的。
                  .
                  “咳咳咳!!!”希达猛地呛了一口水,她赶紧拿出水擦嘴巴,用余光瞪着酷拉皮卡,“有区别吗!?”
                  .
                  “没有。”
                  .
                  “……”希达很无语,但是她又在想,为什么他会不高兴呢?是因为自己提到了以前的事情吗?可是那些事情是那么美好的回忆啊,是之后发生了什么吗?她看着正在看书的酷拉皮卡,又看看吊坠,要不要……转移话题?
                  .
                  希达不打算再提之前的事情了,她想了想,目光又到了那本《猎人》上。她说:“你想考猎人吗?你之前……”她顿了一下,“当上了猎人做很多事情都会很方便的。”说不提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以前的事!!希达要对自己想的事情负责!
                  .
                  猎人?酷拉皮卡愣了一下,说:“不必了。”他又垂下眼帘,已经都不需要了。
                  .
                  希达看着窗外,火车开得很快,她只来得及看到一瞬间人家的亮光,她认真地说:“可是当上猎人真得可以做许多事情的,比如说我爸爸……我是说我现在的爸爸,他就是一名赏金猎人。”提到自己的父亲时,希达很自豪。
                  .
                  “赏金猎人……”酷拉皮卡心里一动,想到了些什么,“就是做一些大人物的保镖吗?”
                  .
                  “对啊,不过我爸爸还是一星的美食猎人。”希达看到酷拉皮卡说话了,很开心,想要告诉他更多关于猎人的事情。
                  .
                  “哦……”希达爸爸是谁酷拉皮卡并不在意,他只想了解赏金猎人,“那些大人物,比如拍卖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30 21:37
                    “嗯?对啊!我记得爸爸上一次的工作就是做一个参加拍卖会的大人的保镖!”希达想了想,“不过我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工作,感觉……有辱人的尊严。”希达想到了父亲对他老板那关心得无微不至还要被骂的样子,低下头。
                    .
                    “上次拍卖会?大概是拍卖什么东西?”
                    .
                    希达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太清楚啦……那次的拍品大多是观赏类的,不是很实用……”希达想着父亲和她说的话。
                    .
                    “嗯……”酷拉皮卡又低下头。
                    .
                    “所以你去参加猎人考试吧!我相信你可以的!”希达又喝了一口水,她有些激动,可就算这样,她的声音依然软软的,很小声。
                    .
                    “嗯……”酷拉皮卡有些心不在焉。观赏类的东西?火红眼应该是吧……如果是赏金猎人的话,应该可以拿回它们吧……
                    .
                    希达可不知道酷拉皮卡在想什么,她只是希望酷拉皮卡可以成为一名猎人,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天酷拉皮卡和她畅谈他的梦想,希达想帮助他实现那个梦想。如果是成为一名遗迹猎人应该很不错吧,你这样的男孩就该成为那样的猎人……可是……总感觉,现在的你少了点什么……又多了点什么……
                    .
                    “不过,今年的猎人考试已经结束了,你要等到明年了。”希达突然想起这件事,有些可惜,“不过正好你可以准备一年!你可以……”希达把父亲告诉她成为猎人的经验全部和酷拉皮卡说了一遍。她没有等到酷拉皮卡说话,就自作主张地帮他想好了之后的事情。她想要让酷拉皮卡成为猎人。
                    .
                    酷拉皮卡并没有想这么多,他安静地听希达说话。果然是一个话唠吧,他看着希达黑得发亮的眼睛,果然之前说的温柔的女孩是骗人的吧……
                    .
                    “你想当猎人吗?”酷拉皮卡终于找到机会打断了希达的话。
                    .
                    “我?”希达愣愣地眨眼睛,她突然想到了父亲一直劝她去参加猎人考试,但是,“我并不想当猎人啦……我想成为一名商人!我之前有和你说过吧,成为商人。”
                    .
                    “啊……是啊,想挣钱帮助和你一样的人……”酷拉皮卡想着自己那天在树下和希达聊自己的梦想,希达两眼放光地说。
                    .
                    “但是当猎人也可以挣很多钱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酷拉皮卡劝希达成为猎人。
                    .
                    “嗯,我知道啦,但是我还是想当商人,不过猎人的话,可以当一名寻宝猎人。”希达呵呵笑,在心底吐槽,到底是谁想当猎人?
                    .
                    “寻宝猎人啊……”酷拉皮卡想到了十二岁的自己,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想成为一名那样的猎人啊……但是现在……又不一样了……
                    .
                    “嗯!我要帮我妹妹找药,我是说我现在的妹妹。”希达指指自己身边的箱子,“这个就是药,她身体不太好……”希达声音越来越小,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安静了。
                    .
                    “……这样吗……”酷拉皮卡也不说话了。
                    .
                    一时间两个人都安静了。已经是深夜了,车厢内的人都睡着了。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窗外雨声沙沙,窗内只听得见几个人的呼吸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30 22:10
                      睡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30 22:13
                        @爱封号的吧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30 22:17
                          ……好安静啊……
                          ·
                          希达低头玩着手指,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安静的气氛。
                          ·
                          最怕空气里突然安静啦,这样都不说话好尴尬的……你不说话,要我先开口吗?我该怎么说呢……希达悄悄抬起头,哇塞你又在看书了,这么好看吗?想当猎人就快去啊……
                          ·
                          酷拉皮卡并没有心思看书,他的目光并没有放在书本上,他确实得考虑一些事情了……
                          ·
                          或许真的可以去参加考试吧,自己的体术还行,毕竟周游各国也不是没有遇到过一些高手,自己可以战胜他们……虽然自己并不想和他们打起来啦……猎人考试会很难吧,所以还应该再修炼一年…………他头靠着窗户,柔软的金发贴在窗户上,更多的落在了肩上。
                          ·
                          希达一直没有说话,他也不想说话,想要有安静的环境来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
                          希达并不知道酷拉皮卡需要什么样的环境,她只想有一个人说话,一节车厢,一男一女,男生很帅很可爱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面对面坐着,无言……哦对面的男生好像神游了进去了自己的世界了没空理她……希达坐在椅子上,腰挺得笔直笔直,她头僵硬地转向窗边,看见了自己的茶叶……
                          ·
                          “那个……酷拉皮卡,喝不喝茶?”希达拿起一罐茶叶,晃了晃,“我爸爸特别爱喝茶,我现在去泡哈哈……”还没等酷拉皮卡答应,希达闪电般从座位弹开,几乎是跑着进入厕所的。
                          ·
                          “等等,我来厕所干啥?”希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里面的女孩的脸通红,“喝茶干啥,我又不喜欢喝茶……”她拍了拍脸,嘟囔着离开厕所。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6 21:52
                            多更点,行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6 21:57
                              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6 21:59
                                酷拉皮卡眨眨眼睛,回神。
                                ·
                                向晚呢……?
                                ·
                                他都没有注意到希达有没有离开座位,他看了看桌上的茶叶,再抬起头,看见希达从厕所出来。哦,去上厕所了……等等,为什么要抱着茶叶……酷拉皮卡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了,去厕所泡茶……?又走了……果然只是去上个厕所吧……
                                ·
                                希达一直走到车厢尽头,她并不希望那里有热水。
                                ·
                                深更半夜的,也只有我去泡茶了吧……她还不忘吐槽自己。车厢里的人都睡着了,也对,谁还像自己一样这么精神,还去泡茶……她走到火车类似于厨房的地方,拿起水壶。
                                ·
                                好吧,没有热水,现在大概凌晨三点,有才奇怪吧……她站在水壶前发呆,没有更好,本来就不喜欢喝茶……待会儿回去该和他说什么?这么晚了,睡觉吧……好的,睡觉!她暗暗点了下头,回到自己所在的车厢。
                                ·
                                “刚刚去泡茶了咳……不过没有热水。”希达几乎是一路低着头坐回自己的座位,一抬头迎上就酷拉皮卡疑问的目光。
                                ·
                                “有热水才奇怪吧。”果然酷拉皮卡这么说了,他看看希达抱着的茶叶罐,又说,“而且你没我有拿茶壶去……”
                                ·
                                希达咬咬嘴唇,心里说:我知道啦,本来就没想喝茶……然后在酷拉皮卡看书之前赶紧说:“你要去哪里?呃……我是说,你在哪里下车?”
                                ·
                                酷拉皮卡看着桌子上的吊坠,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该去哪里……”他现在很迷茫,准确的说,在几年里,他一直很迷茫,他可以照顾好自己,可以把自己的礼仪和各种知识学得很好,可是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
                                希达放下茶叶罐,说:“我是说,你在哪站下车……”
                                ·
                                “因为不知道该去哪里,所以就买了终点站的票。”酷拉皮卡碧蓝的眼睛写满认真。
                                ·
                                希达看了看自己的票,眼睛睁大了:“终点站……是友克鑫诶,我家也在那!”她有些惊喜,太好了,可以一起下车!
                                ·
                                “嗯,是吗。”酷拉皮卡又低下头。
                                ·
                                “喂你是很喜欢低头吗?”希达揪着自己的辫子,吐槽,“你连去哪里都没看吗?”
                                ·
                                “没看,反正也不会丢。”酷拉皮卡继续低着头,没有抬起头的迹象。他这几年根本没有固定的旅行的路线,偶尔听到旅团的消息,会匆匆奔到那个地方,可那个时候抢了或者是偷了东西的旅团早已离开。更多的时候他是从起点站坐车一直到终点站,然后再考虑自己会去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6 22:17
                                  22:22,一个吉利的数字(为啥我会这么认为?)睡觉啦!晚安!不对我要去真爱楼看看(三天没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06 22:23
                                    看文贴比看黑吹贴有意义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6 22:25
                                      “所以你还是去考猎人吧!然后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旅行什么的当上猎人去也行呀,希达笑眯眯的,她把自己在厨房想的事情又忘到脑后。
                                      ·
                                      “嗯。”酷拉皮卡有些困了,他看了眼还很精神的希达,心里想小姐天都要亮了你还这么精神吗?他抹了抹眼睛,说,“介意我睡会觉吗?”
                                      ·
                                      “诶……可以啊,正好我也困了,晚安……不对,现在可以说早安了!”希达依然笑眯眯的看着酷拉皮卡,没有丝毫睡意。
                                      ·
                                      不过你可以不看着我吗?酷拉皮卡叹了口气,你这哪里像困了的样子?他从包里拿出眼罩口罩耳罩通通戴在自己身上,然后把头靠在窗户上。他原本有在软座上也可以睡得很舒服的方法,不过他看到对面的女孩,放弃了。
                                      ·
                                      “戴耳罩做什么?还怕我吵到你了?”希达手里抓着吊坠,趴在桌子上碎碎念,黑色的辫子顺着她的动作也柔顺的趴在桌子上。
                                      ·
                                      她抬头看看这个戴着黑色眼罩口罩耳罩的男孩,心里又想,吃过很多苦吗?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了呢?以前的你可是很可爱很可爱的一个小男孩啊,可是现在为什么我总能感觉到你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情呢?她也叹了口气,干脆又看向窗外,发现窗户上有很多小雨滴,从窗户流下来,在寂静的深夜,就像是流下了泪那般让人难过。
                                      ·
                                      车厢又一次安静了,希达小声地数着窗户上的雨滴:“1.2.3.4.5.……”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8 15:58
                                        越写越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08 15:58
                                          日常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08 16:43
                                            日常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08 18:00
                                              愿四川新疆的人们一切平安。。为他们祈福愿死去的人们去天堂的路上不会拥挤,愿活着的人们往后的路不会艰难。愿我们多灾多难的祖国,早日走出伤痛,损失越小越好。。如果有需要,捐款什么的,希望大家帮帮忙。。伟大的祖国,坚强的祖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09 21:33
                                                好吧,我重新写。度娘我们以后绝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8-12 18:18
                                                  希达睁开眼睛的时候,酷拉皮卡已经醒了,于是希达就坐在座位上看着酷拉皮卡啃完一个面包。
                                                  .
                                                  “吃完啦,好吃吗?我不太喜欢吃面包。”希达托着腮笑眯眯地看着酷拉皮卡。
                                                  .
                                                  酷拉皮卡拿出纸巾擦擦嘴,问:“你不去刷牙洗脸吗?”
                                                  .
                                                  “咳咳!”希达咳嗽一声,赶紧从包里拿出洗漱用品,嘟囔着,“我不刚醒嘛……这车厢怎么这么黑啊,天真的亮了吗?”她说着拉开窗帘,太阳刚刚升起,美丽的早霞洒满车厢,原本昏暗的车厢瞬间明亮。很多还在酣睡的乘客不满地眯着眼睛瞪着希达,希达赶紧把窗帘拉回去。
                                                  .
                                                  “是谁拉的窗帘?是你吗?”希达问。
                                                  .
                                                  “嗯,因为有点刺眼。”酷拉皮卡语气依旧淡淡的。
                                                  .
                                                  “嗯……是因为我还在睡觉吗?”希达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
                                                  “是因为很多乘客都还在睡觉,你也算乘客,所以是吧。”酷拉皮卡扭过头。好吧,是有一点了。
                                                  .
                                                  “哦……”希达拿着毛巾和牙刷杯,咬着嘴唇看着酷拉皮卡,她很喜欢咬嘴唇,一想问题就会咬。这几年果然发生了什么事吧,是什么事情可以这样改变一个人?
                                                  .
                                                  酷拉皮卡扭过头,单手托腮看着希达,奇怪地问:“你不是要去洗脸吗?”
                                                  .
                                                  “哦哦!!”希达立刻转过身,离开这节车厢。
                                                  .
                                                  车厢里的人大多都还在睡觉,其实他们是根本不在意自己洗不洗脸啦,所以不存在洗手台排了很多人等待洗漱,希达很快就搞定了,然后看着镜子里自己已经快散掉的辫子。
                                                  .
                                                  拆还是不拆?这是个问题。希达很反感自己的头发变成卷发——只要把辫子拆开,笔直的黑发就会变成像海藻般的卷发。以前在家里的时候,爸爸会用他神奇的能力将她的头发很快梳直,可是现在……希达啧啧地看着辫子,决定还是拆开,因为比起卷发,她更加讨厌乱发。很快她就梳了一个非常蓬松的马尾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极其不爽地拿起东西一步不回头地离开洗手台。
                                                  .
                                                  “你的头发,变卷了?”酷拉皮卡有些意外地看着希达的新发型,没由来地想起希达说过的“我最讨厌卷发啦如果你的头发以后变卷了我第一个把它剪了!!”这样子的话。
                                                  .
                                                  “才不是呢!把辫子拆开后就变成这样了!”希达收拾好东西,又从包里拿出一块三明治狠狠的砸在桌子上。如果是在家里,爸爸不在家的情况下,她现在早就开始发疯了,然而现在是在公众场合,对面又坐了酷拉皮卡,无论如何她都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
                                                  “哦。”酷拉皮卡不看希达了,他扭过头,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对面这个女孩生气了,不过为什么会生气呢?因为头发吗?无法理解。
                                                  .
                                                  希达并没有吃面包,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酷拉皮卡,你是要去友克鑫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8-12 18:41
                                                    “嗯,听说那里有世界上最大的拍卖会……”酷拉皮卡眼睛睁大了,那个地方,拍卖会……
                                                    .
                                                    希达点点头:“对啊,在拍卖会上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稀世珍宝,不过也有很多假的啦,但是那个时候全世界的富豪都会去参加,听说至少会有五万人参加拍卖会呢!”她想了想,“前几年也举办过,我父亲就是那里面其中一个富豪的保镖。他可是职业猎人哦!有很多保镖是只有职业猎人才能当的!”希达又重申了一遍猎人的重要性。
                                                    ·
                                                    “但是很多人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去参加的拍卖会……他们在拍卖会拍一件宝物撒下的钱,就足够让一个小镇子的人吃饱。参加拍卖会的大多数人都是黑帮的首领……猎人不应该是很高尚的职业吗?”酷拉皮卡觉得当保镖是一个可以夺回火红眼的机会,但是他还是说,“我觉得作为一名猎人,不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吗?”
                                                    ·
                                                    希达甩开那让她恼火的马尾,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大家都知道啦,没有谁想成为一个坏人。但是做那些事情赚不到钱啊,我们家里有四个人要吃饭,我爸爸并没有帮助黑帮的人做坏事,他只是一个保镖,职责就是保护他的老板。每一个职业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并不能因为职业而去判断这个人的好坏。我爸爸很善良,他会帮助穷人们,他并不是因为当了一个黑帮老板的保镖就变成坏人了,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善恶吧,人是有多面性的。”如果希达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叫做幻影旅团的组织,她大概不会这么说了吧。
                                                    .
                                                    酷拉皮卡愣愣地看着希达,他记得,向晚比自己小三岁,现在也应该只有十三岁才对啊,他竟然被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教育了?然后他笑了一声,没有绝对的善恶?那他死去的族人算什么?他们并没有错,错的是那些挖出眼睛,贩卖眼睛的人!
                                                    .
                                                    “向晚……你知道火红眼吗?”酷拉皮卡沉默了一会儿,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8-12 18:41
                                                      度娘以后绝交听到没有!?叫你吞我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8-12 18:44
                                                        希达拆开三明治的包装袋,听见酷拉皮卡这么问,歪着头想了想:“嗯……火红眼啊,知道啊,非常美丽的眼睛……”然后她低下头,小口小口地吃着三明治。
                                                        .
                                                        “是的,火红眼,窟卢塔族的眼球,平时是碧蓝色,情绪激动的时后会变成烈火般鲜艳的深红色的红色,因此,这双美丽的眼睛是许多收藏家想要收藏的对象。”酷拉皮卡平静地说完这一段话,碧蓝的双眼看不出任何感情。
                                                        .
                                                        希达抬起头,不明白酷拉皮卡为什么告诉她这个。
                                                        .
                                                        “若是在发动火红眼时死去,深红就永远留在瞳孔之中。那种红色被比喻成为世上七大美色之一。”酷拉皮卡继续说。
                                                        .
                                                        希达毛骨悚然,眼前这个看似温柔的少年不会是什么有着奇怪癖好的收藏家吧,对了父亲之前的老板就是一个人体收藏家啊……不对不对!!他可是救了自己命的恩人啊,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她吞了口口水,颤抖地说:“而,而且眼睛在黑市的价值很高……不过如果也不是那种天价,能够参加友克鑫的拍卖会的人,他们都能买得起的……”
                                                        .
                                                        “是啊……”酷拉皮卡笑了一声,“可惜拥有这种眼睛的人,已经灭亡了。”他眯了眯眼睛,希达看到了他眼睛中浓浓的杀意,打了个激灵。酷拉皮卡眨眨眼睛,看到眼前女孩紧张的样子,突然知道自己好像有些吓着她了,于是笑了笑:“不好意思,有些失态了。”
                                                        .
                                                        “没有!绝对没有!”希达缩在座椅上死闭着眼睛连连摆手。
                                                        .
                                                        酷拉皮卡笑得更加温柔,他放在桌子下的手握了握,放柔了声调说:“其实我是为那些死去的人们而感到不公,为什么同样是人,有些人却要被当做拍卖品,而拍卖他们的人,正是那些,所谓的人类同胞呢?人的灵魂不是平等的吗?”酷拉皮卡并不想告诉希达自己是窟卢塔族的幸存者,毕竟她的父亲的工作对他来说太危险了……或许也有一点并不想让这个女孩为他而伤心……的原因吧……
                                                        .
                                                        希达看着酷拉皮卡,为什么你可以笑着说这些令人难过的话呢?她叹了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说:“是的,人的灵魂是平等的……但是那些以他人的痛苦作为快乐的人不配称作为『人』!他们侮辱了『人』这一个词!”她莫名想到小时候那些欺负她的人,那个时候,她过着的,并不是人的生活,或许那个时候的她也是并不能被称作为人了,那一个城市的人,都不能被称作为『人』了,那是被上帝所抛弃的城市,被人类所遗忘的城市。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8-28 14:24
                                                          怎么还没到友克鑫啊……
                                                          果然第一章的题目『谈话』是有原因的吧……
                                                          还有多久才能说完话啊,希达和酷拉你们俩个话唠安静一会儿不行吗?
                                                          友克鑫还要多久才到啊……
                                                          你们俩没发现你们在尬聊吗……
                                                          我怎么越写越短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8-28 14:28
                                                            听了希达的话,酷拉皮卡微微有些震惊,他在想,为什么一个十三岁的女孩会说出这样的话?很快他就想到了,希达以前生活的地方……是多么得肮脏……【肮脏】酷拉皮卡认为只有这一个词可以形容那个地方。
                                                            .
                                                            火车上的人被希达这么一嗓子,全都醒了,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这个东方女孩。
                                                            .
                                                            希达原本情绪还有些激动,但被这么多人同时盯着,愤怒的情绪被浇灭了,她又继续低下头吃着三明治。
                                                            .
                                                            酷拉皮卡拉开窗帘,此时的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暖暖的阳光洒在他和希达身上。
                                                            .
                                                            希达吃完三明治,擦擦嘴,看着窗外稍纵即逝的群山,嘀咕着:“什么时候才到啊……都一个晚上了……”
                                                            .
                                                            “你可以问问列车员。”酷拉皮卡示意希达向后看。身材很火辣的列车员小姐推着餐车向他们走来。希达连忙端正坐姿举起手,小声地说:“姐姐,过来一下!”
                                                            .
                                                            酷拉皮卡有些无语地将头扭开,心底默默吐槽:又不是在上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9-08 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