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吧 关注:1,999,452贴子:60,497,442

沧月穿越斗破(只是复制粘贴而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序)穿越
“蝼蚁!”一脸孤傲的沧月站立在塔顶,俯视着塔下的魔界生物。
一个个魔界生物一脸狰狞,透出浓浓的杀意,眼里满是怒火。
“沙!”一个魔界生物猛然跳起,手指变成了利爪,狠狠的向沧月抓去。
沧月依旧是面无表情,冷冷的注视着那越来越近的魔界生物。“啧,蝼蚁就是蝼蚁,还妄想和孤对抗!”沧月轻启朱唇,吐出这冰冷的话语。玉手一挥,冰蔷薇射出,不偏不倚,这种那不知死活的魔界生物的心脏。
魔界生物的身体慢慢僵硬,最后变成了一具成功却又丑陋的冰雕,然后从高空掉落,摔成了碎片。
沧月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酒心巧克力,送入小嘴。
塔下的魔界生物仍有千千万万,可他们已不敢妄动,之前的牺牲者,已经让他们知道,妄然出手,只会是尸骨无存。
“尔等还有谁来送死?”沧月冷冷说着,尽显王者之气。
此时此刻,塔底的魔界生物像是受到压迫一般,连移动异常艰难。
“可恶!”似乎是一个领头的魔物说道,“就算我们活不了,也不能让那女人好受……我们把她卷到时空乱流中去!我要让她被分割而死!”
这个建议得到了全体魔物的认可,虽然这样做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但他们知道,凭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拿沧月怎么样……
“噗嗤!”数万个魔界生物挖出了自己那无比污秽的心,把最后的力量,融合在一起。
瞬间,苍月所在的位置空间渐渐扭曲,沧月正想闪开,可那个时间涡流将她卷了进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07-31 11:11
    一)新世界
    “唔……”昏迷的沧月渐渐苏醒,缓缓睁开了眼睛。
    此时,沧月眼前是一个温馨的房间,而沧月正躺在一张很漂亮的床上。
    沧月起身,摸了摸口袋,感觉口袋里的酒心巧克力还在,舒了一口气,走出了房间。
    眼前的世界,是一个新世界,从未见过的新世界。
    沧月打开空间之门,穿了进去,而出来时,竟还是这个世界,还是这个院子,只是到了另一处而已。“啧,那些蝼蚁,有点实力!”
    “你醒了啊。”一个声音从沧月身后传来。沧月转头一看,是一个俊秀的少年和两个美丽的少女。
    “这是什么地方?”沧月依旧是一张波澜不惊的表情,问着眼前的少年。
    眼前的少年听到了这句话,似乎有些惊讶,却又装作一个很平静的样子,说道:“到大堂再说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7-07-31 11:12
      大堂内,沧月坐在客席上,听完了少年的讲述。
      “也就是说……这里是斗气大陆的中州?!”
      “没错。我是萧炎,请问怎么称呼?”少年微微一笑,介绍着自己。
      “我是萧薰儿。”
      “我是彩鳞。”
      “我是药尘,小女娃,可以叫我药老。”
      “出言不逊,看在尔等刚刚的善意上,孤暂且不计较。还有,孤的名讳,是沧月。”沧月听到“小女娃”三个字时,脸上有些怒意。
      “呵呵,沧月么?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到这里来……究竟是何用意呢?魂族之人……”萧炎依旧笑着,只是他的笑里,隐隐的带着些许危险。
      沧月微微一愣,随即又恢复一片冰冷,说:“孤听不懂汝在说什么。告辞!”
      沧月起身,大步的走出了门外。
      萧炎、薰儿和彩鳞也快速闪出门外,拦住了沧月。
      “既然来了,何必那么着急走呢?”萧炎危险的笑容挂在了那个清秀的脸上。
      沧月此时有些怒意,冷冷说道:“尔等想拦住孤?”
      萧炎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不是要拦你。而是你不配合,只能委屈你了。”
      “哼!那要看尔等有没有实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7-31 11:14
        “好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薰儿,彩鳞,你们不用出手。”萧炎还是笑着,斗帝气势豪无保留的汹涌而出。
        “哼,此等实力,也敢拦孤!”沧月丝毫不示弱,冷笑一声,也释放出了自己的气势。
        萧炎、薰儿、彩鳞眼前一惊:“斗帝?!”
        萧炎原本笑着的脸终于不再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谨慎。“魂族什么时候又有一名斗帝了?!”萧炎看着沧月,问道。
        “股不是什么魂族,孤也不知是什么斗帝!哼,汝想拦孤,不!配!”沧月有些怒意的声音传出,随即如鬼魅般闪到萧炎面前,一掌拍过。
        萧炎好歹也是久经沙场,在灵魂感知的帮助下,惊险的躲开了,随即手掌迅速汇集斗气,说着:“做人,不要太狂妄!”接着,瞬间消失。
        沧月见萧炎消失,没有丝毫的慌乱,在手中默默汇集寒气。“鬼鬼祟祟,汝是苍蝇么?”沧月迅速转身,一掌拍向还是虚空的环境。
        “大天造化掌!”正在快速移动的萧炎一惊,见沧月的一掌拍来,急忙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斗技。
        “碰!”两掌相碰,力量持平。
        “碰!”又是一声,沧月和萧炎都被震退十余米。
        “这女人好强的实力!灵魂感知也不弱于我!”萧炎有些诧异,默默想到。
        “你真不是魂族之人?”萧薰儿见双方初步对阵,实力差不多,出声了。
        “孤不是。”
        “萧炎哥哥,你是不是误会了?魂族基本全灭,怎么可能还有这般强者?”薰儿善意的提醒着萧炎。
        萧炎仔细的想了想,恍然大悟般的轻叹了一声,踏着虚空走到沧月面前,双手抱拳,满是歉意的说:“抱歉,是我鲁莽了。”
        “哼!看在曾帮过孤的份上,孤不计较。”
        “沧月小姐,要什么赔偿尽管说,萧某定当竭力完成。”
        “3个要求。”
        “好。敢问沧月小姐有何要求?”
        “没想好……”
        “额……= =”
        “沧月姐姐,你就住在我们这里吧,你孤身一人的,总归是不好的。”薰儿笑着对沧月说着。
        “恩。”沧月并不反对。
        看来,沧月的新世界生活,就此开始了……真是福祸相依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7-31 11:15
          “沧月姐姐~沧月姐姐~”清晨,薰儿站在沧月房间门前,轻声的喊着……
          沧月推开门,黑色的眸子里还有一丝戒备。
          “沧月姐姐,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薰儿拉起沧月的手,就要向饭厅走去,不料,沧月甩开了薰儿的手。
          “薰儿知道沧月姐姐昨天被误会很难受,但也请沧月姐姐不要介意,毕竟萧炎哥哥也是为了萧族着想!如果有什么冒犯,那薰儿在这替萧炎哥哥道歉。”薰儿的脸上满是无辜,但还是深深地鞠了一躬。
          沧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看不懂的情感,心里的芥蒂也随之消去。
          “汝不是要带孤去吃饭么?”
          “啊?”薰儿直起身,有些惊愕。
          “汝……”
          “恩!沧月姐姐,跟我来……”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7-31 11:17
            “来啦!薰儿……还有沧月!”萧炎用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对着薰儿和沧月。
            “笑得真难看!”沧月冷冷的吐出一句。
            “喂,你这女人!对你笑你有意见啊!”听到这话,萧炎来气了。
            “用你们的说法,这叫……开玩笑……”沧月无视萧炎的怒气,无比淡定的坐下,吐出了这一句话。
            一句话,把萧炎整的够呛!
            “有酒吗?”沧月问道。
            “没有!喝酒干嘛!难不成你想……找男人?”萧炎的火气正大,听到沧月询问是否有酒时,有些邪恶的笑着。
            沧月瞪了萧炎一眼,然后继续无视。
            萧炎起身,手撑着身子向前倾,靠近沧月,有些讪讪的笑着:“要男人啊……我帮你啊……”
            “啪!”沧月毫不客气的给了萧炎一巴掌,“无礼之徒!”
            “喂,你这女人!也太恬燥了吧!开句玩笑都能这样!”
            “萧炎!有本事就打一场!说话伤人算什么东西!”
            “打就打!女人!我才不怕你!”
            “好啊……”
            ……
            外院的萧炎和沧月在打着,里屋的彩鳞、薰儿和药老在观战。
            ”确定不用阻止他们吗?“薰儿有些担心的问着淡定的药老。
            药老呵呵一笑:”毕竟是小炎子自己惹出来的,让他自己解决吧……看来……小炎子这次遇到克星咯!“
            ”彩鳞姐姐,你觉得呢?“
            ”他活该……“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7-31 11:18
              “哼!力道不错!”
              “废话少说!汝接招!”
              “呸!老子不怕你!”
              “哼!”
              “……”
              打了N久后……
              彩鳞看得有些不耐烦了,瞬间闪到萧炎与沧月中央,制止了他们。
              “够了!别打了!萧炎!这是你不对!”彩鳞大喝一声,让萧炎有些尴尬。
              “哼!孤不计较!”说完,沧月直接回房修炼,房门一关就是半月。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7-31 11:20
                “算了……薰儿……叫沧月出来吧……我感觉到他的修炼已经停止了……”萧炎坐在正堂,对薰儿说道。
                “那……萧炎哥哥要和沧月姐姐道歉哦……”
                “我才不给那种女人道歉!”
                “那萧炎哥哥自己去叫吧……”
                “……好吧……我道歉还不行么……媳妇你就去吧……我去的话肯定又要打起来的……”
                “怂人!”彩鳞鄙视着这样的萧炎,继续说道,“好在现在萧潇和霖儿去了丹塔……不然就凭你这样子……还有半点帝王威压吗……”
                “好了,薰儿这就去叫沧月姐姐出来……”
                薰儿还未走出正堂,便听见沧月的一声大喝——萧炎,汝给孤出来!
                “哎……麻烦……”萧炎苦恼的扶额,却还是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嗖——”一支冰玫瑰袭来,险些射到萧炎,而冰玫瑰所触到的树,被瞬间冻成了冰块,3秒后,碎裂成粉末。
                “你这女人!想杀了我啊!”
                “哼!尔要为尔的言行付出代价!”
                “呸……那天是老子的不对……对……对不起!”萧炎猛一咬牙,向悬在半空中的沧月道了歉。
                “……”
                “呸!沧月,我——萧族萧炎,为半月前的话语,向你道歉!”
                “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就……唔!”沧月的话还未说完,便感到自己头一阵眩晕,一摸口袋——惨了,酒心巧克力没有了,酒神之吻也不在!
                “喂!沧月!你怎么了!”看到半空中沧月的异样,萧炎问道。
                “唔……”沧月还是撑不住眩晕感,闭上了眼睛,从半空坠了下来……
                “沧月!”萧炎双脚一蹬,跃到半空,接住了如流星般坠落的沧月。
                “沧月!沧月!可恶!她到底怎么了!”萧炎有些焦急,问着一直站在屋檐下的药老。
                “小炎子……我也不清楚……先把她带回房去休息吧……”
                萧炎抱着昏迷的沧月,闯到了沧月的房间,放到床上。
                萧炎用灵魂感知力细细的查看了一下沧月,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萧炎此时毫无头绪,坐在沧月床边的椅子上,看着熟睡的沧月。
                ——原来,沧月长的也很漂亮呢!
                萧炎没有意识到,他对这个只是出现了一月不到的女子,已经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感……沧月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个对手……或者知己……这种感情虽比不上对薰儿和彩鳞的情感,但……还是深深影响了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7-07-31 11:21
                  三)惊诧
                  “唔……”床榻上的沧月微微睁了睁眼,发出一声软软的声音(好吧我可耻了)。
                  在床榻边的萧炎感觉到了沧月的苏醒,急忙问:“沧月!你还好吧?”
                  “唔……还好……”沧月习惯性的答道。
                  这时,薰儿和彩鳞也进来了,看到沧月醒了,也算舒了一口气。
                  沧月看着房内的三人,弱弱的问:“你们是谁啊?”
                  “啥?!”萧炎的脸上一阵抽搐……
                  这女人,和自己打了一架后就失忆了?!
                  “你不记得我啦?我是萧炎,才和你打过一架啊!”萧炎盯着沧月的眼睛,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人家就是不记得嘛!”沧月泪汪汪的看着萧炎,一脸无辜。
                  ”呼呼……”萧炎有些诧异,但也不好爆发,用灵魂力量检查了一遍沧月,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我叫萧薰儿,可以叫我薰儿,沧月姐姐。”
                  “彩鳞。”
                  “恩~薰儿姐姐,彩鳞姐姐……唔……萧炎哥哥好!”沧月稚嫩的声音想起,房内三人石化……
                  这时,药老也走了进来:“干什么呢,怎么沧月醒了也不告诉我?”
                  “好漂亮的大叔!”沧月看到药老,两眼放光,“好想吃……”
                  “人是美骚年,才不是大叔!”药老有些生气,“话说,谁能告诉我,这小女娃怎么了?怎么变了个性格?”
                  药老的问题,让房内陷入尴尬……
                  “小炎子……是不是你!”
                  “不是不是!”萧炎急忙否认。
                  “那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也不知道……但她的斗气、灵魂完好啊!”
                  “算了,就这么样吧,反正也不能乱医她……小女娃啊,老夫叫药老!”
                  “药老伯伯好!”
                  “都说了我是美骚年!”
                  “药老大叔好!”
                  “美骚年啊小女娃,你懂不懂?”
                  “呜哇哇哇哇……干嘛凶人家……”
                  “小女娃,别、别哭了……”
                  “呜哇哇哇哇……”
                  ……
                  萧炎、薰儿、彩鳞一脸黑线的看着药老哄着沧月……
                  ***这还是沧月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7-31 11:22
                    (四)沧月初长成
                    这一天,风和日丽,很平静很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话说沧月自从变成一个小萝莉以后,连斗气、灵魂之力都不懂如何使用,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
                    这下,可苦了萧炎。
                    除了要好好待自己的两个老婆以及那N个红颜知己,还要教沧月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法则。
                    明明有强大的力量,却无法自保,这是什么意思?
                    沧月啊,发现你真不是一般的麻烦!
                    萧炎就在这么几周里,忙的焦头烂额。
                    不过好歹,沧月懂得使用斗气了……
                    真难得……
                    恩,所以为了放松,他决定带着他的老婆和沧月好好出去逛一逛街!
                    顺便看看雅妃和小医仙吧!
                    好久没见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7-31 11:23
                      1个俊郎,3个美人,在街上,怎么能不引起些骚动?
                      这些,萧炎可谓是做足了心理准备。
                      尽量不暴露身份&实力,交给那三个去处理,萧炎淡定溜走。
                      在这中州大陆,还没有谁能让薰儿和彩鳞受伤的呢!
                      “沧月姐姐,我们去拍卖场看看雅妃姐姐好不好啊?”薰儿拉着沧月的手,微笑着询问。
                      在这么多天里,沧月好歹听萧炎提过好多人,雅妃,她还是知道是谁的。
                      只是,见她有什么用?
                      见沧月有些冷淡的样子,彩鳞无比淡定的说:“有吃的!有人会跟你玩!”
                      沧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果然说,还是有一个傲娇女儿的人了解萝莉么?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7-31 11:24
                        “呀,稀客呢!”正在休息的雅妃看到薰儿和彩鳞,脸上的慵懒即刻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兴奋,“这位小姑娘是……”
                        “沧月,小姑娘一个,实力还特强!”彩鳞冰美人的气质充分显现出来了,话里没有任何情感,却有种让人忍不住去接近的感觉。
                        是因为她是条妖媚的蛇的缘故么?
                        呵,谁知道呢!
                        “哎哟,这不是雅妃么?怎么,还有几个美女朋友?”一个颇显下流的声音响起。
                        声音的来源是门口的一个长得还算帅气的男子,只可惜,太过于下流。尽管他家世很好,爱慕雅妃多年,但雅妃以及米特尔家族都不答应这门亲事。
                        结果,他就这么骚扰雅妃了……【好老套的剧情
                        于是乎,今天他又来骚扰雅妃,没想到还撞见几个美人胚子。
                        “启建!你烦不烦!”
                        “你嫌我烦又能怎样?你一个小小斗皇,能对我这半只脚踏入斗尊的怎么样?识相点的话,后面的那个蓝发白衣的小美人快点过来让哥哥我好好玩玩!”
                        “你!”
                        “雅妃,不要生气。沧月,去吧,爱怎么做怎么做,注意分寸就好。”彩鳞拦住雅妃,示意雅妃别冲动,并拍了拍一旁有些恼怒的沧月,轻声说着。
                        她知道,这种蝼蚁,在沧月面前,不足为惧。
                        刚好,可以给沧月做一下训练,毕竟,她现在运用斗气还不太熟练,更别说用气势了!
                        沧月淡定走到启建身边,抬起头,看着启建的眼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7-31 11:25
                          还没等启建反应过来,沧月的小拳头毫不客气的打中了启建的眼眶。
                          “你!”
                          又是一拳!
                          第三拳!
                          第四拳!
                          ……
                          启建在沧月的拳头猛打中,毫无反击之力,异常狼狈。
                          本来是想玩那小女孩的,现在反倒被人家揍了个半死!
                          这小不点儿,实力得有多强?!
                          难道是……斗尊?!
                          不对啊,怎么可能是这么小的孩子?!
                          难道……是那些活了几百年的隐世高手?
                          哎哟妈呀,惹了不得了的存在啊!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雅妃小姐,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以后我不会骚扰您了!您大人有大量,帮我求求情吧!我还不想死啊~~~”
                          启建落荒而逃,雅妃在一旁目瞪口呆!
                          妈呀,这小不点儿,妖怪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7-07-31 11:26
                            五 神之大陆
                            “玄月哥哥,找到沧月姐姐了!她在另一块大陆!”
                            “好!现在开始积蓄能量!我要尽快找回她!”
                            ---------------------------------------------------------------------------
                            原本平静的天,变得无比阴暗,还散发着阵阵可怕的力量。
                            一时间,中州城大乱。
                            对于此,萧炎怎能坐视不管?
                            拉上彩鳞、萧薰儿,便一同跃上空中,勘测着恐怖力量的来源!
                            “在那边!唔……好强的力量!看来这次……有的干了!”萧炎冲进那力量所形成的龙卷风之中,一种无形的压力袭来,引得萧炎阵阵苦笑。
                            这年头,怎么什么都有!
                            “彩鳞、薰儿,力量源头在前方!”
                            “恩!”
                            逆着这散发出的力量,三人颇为艰难的前进着。
                            越前进,空间密度越大,身体越难移动。
                            即使有异火护体,即使是九彩吞天蟒,行动自如也属勉强。
                            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
                            突然,一个空间通道赫然出现。
                            难道说……那是力量的源头?
                            萧炎到达空间入口,发现那正是这恐怖力量的源头!
                            薰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眉头瞬间紧锁!
                            “怎么了,薰儿?”彩鳞发现了薰儿的变化,问。
                            薰儿的声音有些颤抖:“这……这力量里……有……有源气的味道!”
                            “什么?!”萧炎和彩鳞惊愕!
                            源气……这大陆已经没了……
                            除非,这空间通道是来自另一块大陆,只有斗帝生存的大陆!
                            呵,这次……赚到了!
                            “薰儿、彩鳞!回去道别,然后就穿越空间通道!”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7-31 11:27
                              天府联盟内,药老眉头紧锁,沧月在一旁嘻嘻笑笑。
                              萧炎对药老说明了情况,并说明了自己打算离开。
                              药老不禁苦笑。
                              小炎子,终究是要走的啊!
                              “为师知道了!小炎子,希望你能在另一世界活得好,如果有机会,就回来看看!”
                              “恩,知道。还有一件事,能不能把沧月寄养在这……带着麻烦……”
                              “啥?”
                              一旁的沧月听到这话,瞬间就不乐意了,大声叫道:“我不要留下!我要和你们一起走!”
                              萧炎叹了口气,拍了拍沧月的头,有些无奈的解释道:“沧月……那里很危险,我怕你受到伤害,所以才不让你去的。”
                              沧月仍是不乐意,气鼓鼓的。
                              沧月刚好瞥见桌上有一杯水,直接隔空拿过来喝,一是为了解渴,而是为了降火!
                              “喂!沧月别喝!”萧炎想阻止沧月喝下那杯子里的液体,但……来不及了……
                              萧炎扶着额头,各种汗。
                              “沧月,那是烈酒,我也喝不过三杯……”
                              沧月似乎已经醉了,眼睛一闭,倒在地上。
                              “趁这个时候,你们快走吧,回头我会解释的!”药老好心的提醒道。
                              “恩!”萧炎回头看了沧月一眼,撕裂空间,走了。
                              “哎……小炎子……保重啊……”药老叹了口气,笑了笑。
                              回头打算把沧月抱回房间,却发现……地上空空如也!
                              “诶?沧月呢?”
                              “药老,孤已经走了,别找孤了!”沧月冷冷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
                              这小妮子,什么时候变回那个冷美人了……
                              算了……我好好打理天府联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7-31 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