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扭的瓜甜甜哒吧 关注:37贴子:1,344

〖搬文〗《无尽之烬》(黑执事塞夏同人)by袅袅戏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未授权,侵删。
第一次搬文,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啊。
上,家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2 18:10
    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2 18:13
      先发文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02 18:20
        _____Chapter0 ______
        那个执事·引子
        “塞巴斯钦,这就是人类啊!”少年长叹了一声,不远处的废墟中还残留回荡着刚刚他撕心裂肺的笑声。
        “哦?”执事猩红眸子中闪过一丝震惊,但随即马上被一如往常的安然取代:“嗯,没错,跟恶魔不同,保持着丑陋而又复杂的恶意,满口谎言——”
        少年高帽上的缎带忽然被风夺走了,一抖一抖地远离少年伸出去的手,飘向天际,空气中仿佛又响起joker哼起的那首歌:
        Tom,he was a piper’s son(汤姆是吹笛人的儿子)
        He learnt to play when he was young(在他很小的时候开始学习吹笛子)
        And all the tune that he could play(但他会吹的只有一首歌)
        Was “Over the hills and far away…(那就是“越过山丘奔向远方)
        Over the hills and a great way off (越过山丘,奔向远方)
        The wind shall blow my top-knot off(风啊,带着我的缎带)
        穿过旋律的是执事不带感情的冰冷声音:“拼命的挣扎,踩着其他人往上爬,抢夺,被抢夺,一再重复地说着借口。然后就算这样,还是以越过山丘的远方作为目标。”
        所以,人类才有趣啊!
        “人类……有趣……”少年小声重复着这两句话,哼哼地冷笑了两声,左手把手杖用力地杵在地上,纤细腿迈向前方一步,踩在山丘的最高处。
        已是残垣断壁的孤儿院被烈火般的夕阳笼罩着,大门上有残缺不全的镶金字,依稀可以辨认出是“给孩子们温暖、幸福和爱(英文)”的字样,断墙底部的碎瓦砾中压着一直掉了一只眼睛的小熊,那可能曾经是哪个女孩子心爱的物件吧。
        “送给你的小熊生日礼物!”
        “一起玩吧。”
        “孩子们要幸福哦!”
        “我来给你们讲故事吧。”
        “能和大家生活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Joker,Beaster. Doll……一个又一个笑脸。少年冰蓝色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眼前……这景象,为什么……为什么看到了马戏团的人们在这里温暖生活的景象,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孩子,都曾经被孤儿院收容的孤儿吧。他们围在一起,聊天,吃蛋糕,做游戏。暖融融的火炉,香气四溢的食物,还有每个人脸上纯净幸福的笑……那是……他们……
        啊!壁炉里的火忽然窜了出来,和夕阳纠缠在一起,眨眼之间变成熊熊火焰,吞噬了墙壁,屋顶,孩子们都丢下手中的玩具,慌张地四处逃窜着,可那簇火焰就如同魔鬼一般跟随着他们,在每个人身上乱舞着,燃烧着,孩子们一个一个地倒在地上,熊熊火海渐渐吞没了他们。
        夏尔瞪大眼睛盯着前方,被自己看到的场景吓呆了。旁边的执事一声一声唤着自家主人却得不到回应,顺着主人的目光,只有并无异样的破败孤儿院。
        “扭曲的,是扭曲的,是魔鬼啊啊!!!”夏尔忽然跪下嘶声大叫。
        “少爷!”
        一个箭步冲上去想要扶住主人,触及的人却一下子倒在了自己怀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02 18:33
          _______Chapter1.________那个执事·回归
          “火……好热……赛巴……咳,咳咳……”。
          床上病弱的夏尔睁开眼刚要说话,就被一阵钻进嗓子的凉气再次刺激到气管,发起剧烈的咳嗽。
          塞巴斯钦推开门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家少爷伏起半个身子趴在床沿上剧烈地咳嗽,胸前的被子已经滑落在地上,只剩下很小的一角搭在小腿上,有些苍白的小手紧紧扣住床沿,但及时这样也丝毫没能减轻身体因剧烈咳嗽发生的颤抖。
          “少爷,你醒了,身为病人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责备的话语从塞巴斯嘴里说出来依然是不含任何感情的平静,可他动作上却很快,撂下手中的茶具迅速拿出另一条探子披在夏尔身上,轻轻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来回抚过夏尔的背部,让他的呼吸渐渐顺畅,渐渐平静。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夏尔在执事的扶助下虚弱地靠在枕头上半坐,脸上没有一点精神。
          “我……怎么了。”
          “您在孤儿院门口大叫着奇怪的话,然后晕倒了。现在已经回到大宅了。”执事微微欠身。
          “呃……”夏尔似乎回忆起了什么,随后又好似想要忘记一样拼命地摇头。
          “少爷,喝一点牛奶吧,今天加了很多蜂蜜。”
          夏尔从塞巴斯手里接过牛奶,放在嘴边小口地啜着。他想问塞巴斯一些问题,但是想到刚刚冷风入喉的痛苦,只好先放弃了。
          喝了几口牛奶后,的确觉得嗓子比刚才好受了很多,应该是可以顺利说出话了,只是这牛奶有点……
          “塞巴斯钦!”夏尔盯着牛奶低声叫了一声。
          “少爷,怎么了?这牛奶不合胃口么?”
          “不,很好喝,但和平时的不一样。”
          “哦?是的少爷,因为考虑到您今天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所以牛奶多加了些蜂蜜。”执事一如平时淡然地汇报,可看到眼前的人还是盯着牛奶一动不动,又缓缓补充了一句:“少爷该不是在担心晚上吃甜食太多会坏牙么?没关系的,偶尔吃一次不会怎样,请少爷放心。”
          “塞巴斯钦!”夏尔声虽然虚弱,却明显充斥着愤怒,“你不记得我们的契约了么?”他猛然撩开右边的头发,露出契约之眼中淡紫色的五芒星:“只有你不可以背叛我,永远不可以骗我!你到底在牛奶里加了什么?!”
          “啪!”牛奶杯子随着夏尔愤怒的话音碎裂在地上。
          “少……爷……”面对对少爷突然的震怒塞巴斯有些意外。“我果然不能低估了少爷的味觉呢,如您所说,我在牛奶里加入了少量缓解哮喘的药粉,因为少爷的哮喘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了,病情不恨严重,用食物掺入药粉的方式调理比较温和。这样可以免去少爷喝苦药汤的痛苦。”
          “你,问的医生么?”夏尔没想到执事竟然是为了自己的病情花费了心思,语气缓和了许多。
          “不是,医生的话,无非都是开些苦口的药,这是我看医书学到的方法。”塞巴斯露出一副“你要相信我”的笑脸。
          “你还真的去看医书了……”
          自己也觉得刚刚的无名怒火有点理亏,只好别过脸躺下,不去看蹲在地上收拾碎片的塞巴斯。
          “是的,少爷。作为凡多姆海恩家的执事,怎么能连少爷的身体都医不好呢。”
          收拾好残片的塞巴斯站起来,为床上背对着他的小人盖好被子:“少爷,我再去端一杯过来,希望少爷为了自己的身体好好的喝完。那么,我先告退了。”
          听到门关上后,夏尔才把身子平躺过来,歪头看看刚刚地上摔杯子的地方,已经被打扫的不留痕迹。
          那个恶魔,的确是一直没有改变呢。
          可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呢?
          过去他也为对食物挑剔的自己用创新地做法调和出许多新的口味,只要吃起来美味,自己都不会追问什么,就算问起来对方给出模糊的答案,自己也不会在意这种小细节。只是这一次不知为何会如此在意。
          难道是自己多想了么?
          在凯尔宾公爵地房间里,因为看到和过去太过相似的场景不由自主地失态了,还违背了女王的命令烧毁了一切,包括那些孩子。这些暴露自己脆弱的样子被恶魔尽收眼底,他一直执着地是自己高傲不屈地灵魂,自己这样软弱,灵魂会不会没有那么美味了?依稀记得塞巴斯那个时候仿佛露出了嘲笑的表情,是在嫌弃这变质的晚餐了么?要背叛我了么?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
          夏尔猛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已经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居然还在想着如何为别人调味,这是在想什么啊。
          哼!夏尔对着自己的脑子狠狠滴打了一拳。
          “少爷,您又怎么了,干嘛打自己?”
          端着新牛奶的执事刚一推门就又被眼前的场景惊的瞳孔放大,床上那个人独自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然后猛然自己打了自己一拳。塞巴斯赶忙冲过去拉住夏尔还要继续锤脑袋的手。
          低烧的小手被恶魔没有温度的手抓住,夏尔感到一丝清凉。那个恶魔居然看到自己因为纠结打自己了,赶紧做点什么让他忘了这件事。看了看眼前还略有些惊异的塞巴斯的脸,夏尔伸出另一只手主动拿过塞巴斯手中的牛奶,一口气喝了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2 18:41
            “味道不错。”也许是想要弥补刚才的粗暴,也许是想马上转移执事的注意力,夏尔随口说了句赞美的话。
            “可是少爷,我……这次还没加蜂蜜呢,那里只有牛奶和……药粉……”
            “什么???”
            夏尔抬头看到桌边有执事放下的半罐蜂蜜和插在里面的小勺子,感觉完全陷入了比刚才更尴尬的局面。
            “我觉得头昏昏的,所以自己敲两下,可能暂时味觉有点失灵吧。我要休息了。”连忙找个借口赶快结束这难以控制的局面吧。
            “还在发烧吗?”塞巴斯把手随意地搭在夏尔的头上,“还好呀少爷,您现在只是有些虚弱,已经不烧了,早点休息就好。晚安,少爷”
            “嗯。”夏尔翻了个身,把头埋过去,示意执事可以走了。而实际上心理却觉得很乱,还在为自己刚才莫名的想法纠结。
            自己为什么还会在意自己的灵魂是不是符合恶魔的口味呢?
            塞巴斯带着烛台关上了门,房间里只剩一丝从窗帘缝隙里渗透进来的月光。
            生活从那次大火后就一直都像现在这样,身处在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丝微弱的光,尽管知道它的光源都是只能在夜间才能现身阴晴不定的月亮,却还是要一直望着它,朝向它。
            白日里站在山丘上,仿佛在朦胧中出现了幻觉,看到马戏团的那些人还在幸福地生活着,那种幸福,自己似乎也可以体会到。可是忽然间一场大火又吞噬了他们,而那场火,是画面中扭曲的如同魔鬼般的自己引燃的。
            Joker伸出热情的手让他微笑,Doll把视若珍宝的法多姆海伍糖果递给他让他先挑选口味,还有beast,dugger,wendy,他们看着他笑,亲切地叫他Smile……
            那是平凡人称之为朋友的人吗?自己差一点就要拥有,却又亲手毁掉的那些人,还有那些似乎触手可及的平凡的温暖……都被……自己……亲手……
            还肆意嘲笑他们,以越过山丘为目标,可是内心深处是羡慕的吧!毕竟,他们直到死去依旧觉得山丘那边是光明的,而自己,明明知道彼岸还是永夜,却还一直拼着性命去靠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2 18:43
              “只有你不可以背叛我,永远不可以骗我!”
              啧啧,不愧是傲娇的夏尔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02 18:45
                ___Chapter 2___
                那个执事·任务
                “少爷,该起床了。”
                白色落地窗帘随着执事手的动作徐徐展开,清晨亮白的阳光洒落在床上还在熟睡少年墨绿色的头发上。
                “塞……巴斯钦,这么快就早上了?”。
                夏尔眯起双眼打了一个哈欠,感觉到浑身疲惫。刚要起身,一个冰凉的触感落在额头上。
                “虽然烧退了,但是少爷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本该让少爷好好休息,不该这么早叫醒您的,只是女王又来信了,送信人说这次的任务很紧急,需要您尽快接手处理。”
                “这么快?上次的事我还没有写信汇报女王结果,咳咳。”夏尔努力撑起尚还虚弱的身子,不可避免地咳嗽了两声。
                塞巴斯上前扶住有些摇晃的小主人,把他的身子靠在床头,蹲下来为他一件件穿上衣服鞋袜。
                “信你看了吧,这次是什么事?”夏尔一边配合着穿衣服,一边问着。
                “是兰德·威尔斯侯爵的情妇失踪了。”
                “威尔斯侯爵?”
                “您认识么?”
                “没有见过,只听说过他们家族原本是非贵族的骑士,十几年前在女王出行遇刺事救过女王一命,因而被破例封为侯爵。不过当时救女王的是卢瑟·威尔斯,兰德的父亲,卢瑟救人时受伤没过多久就过世了,女王为了感谢并照顾他们一家,就让他儿子继承了侯爵的待遇。”
                “看来女王还真善良呢。”
                “不,兰德生性恶劣,和他父亲完全不同。刚成为侯爵的时候在伦敦贵族界闹出阵阵血雨腥风,女王不好剥夺恩人家族的荣耀,四年前就让他迁居北方的约克郡生活。”
                “看来这位侯爵始终未改掉劣性呢。”
                夏尔无视了塞巴斯刻意嘲弄的语气,从床边站起来,配合着执事穿衣:“信中还写了什么?”
                “威尔斯侯爵失踪的情妇是名妓女,他开始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去找过她,却意外地发现当地很多妓女都莫名地失踪了。这才报告了女王陛下。”
                “妓女!情妇!呵,咳咳。”夏尔毫不掩饰地露出鄙夷之色,身体的不适也让他很不快。“既然是女王的命令,就快点解决掉吧,塞巴斯钦,你先去调查一下。”
                “Yes,my lor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02 18:52
                  “少爷,您的下午茶,今天是草莓布丁乳酪蛋糕和椰果奶茶。”
                  浓郁奶白的乳酪衬得草莓鲜红欲滴,奶茶也飘着阵阵浓香。在书房坐的已经有点昏昏欲睡的夏尔看到立刻凑过来,拿起小勺挖了一块放在嘴里。香甜的味道好似驱散了些许因病导致的乏力,夏尔不由自主地闭上冰蓝的眸子,细细地品味这曼妙的滋味。
                  不愧是塞巴斯钦呢。虽然心理默默地赞许了执事,表面依旧装的波澜不惊。
                  “案子调查的怎么样了?”夏尔端着奶茶问。
                  “兰德·威尔斯侯爵的情妇叫卡娜,据说风姿妖娆,是约克郡非常有名的妓女。兰德和他认识快一年了,一直都是卡娜以妓女的身份服侍他,直到前不久兰德决定包下她,别墅都置办好后,卡娜却忽然失踪了。经过调查,约克郡最近失踪了十余名妓女,都是在有客人要包养她们或者要为她们赎身的时候就失踪了。另外,整个约克郡的妓院都由一个女人掌管,那女人每次见人都带着红色面纱,没人知道她的样子,也没透漏过真名。由于她穿的裙子都有红玫瑰做点缀,那些人都叫她玫瑰夫人。”
                  “喜欢红色的女人总是要犯罪么?”夏尔自言自语道。他想到了安阿姨,和最后那惨烈的结局。
                  “暂时不能确定犯人,少爷。需要亲自前往调查么?”塞巴斯看了看桌上的盘子,已经被一扫而空,他的红眸闪过一丝满足。
                  “当然。”夏尔站起身来。“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出发。”
                  执事刚要欠身回应,夏尔忽然继续:“这里到约克郡,途中要很久吧?”
                  “是的,马车和火车交替,要两天一夜。”
                  “我这次不想在路上浪费太久,塞巴斯钦,用最快的方式抵达,你做得到吧。”
                  “当然可以,就像上次那样。少爷还满意么?”塞巴斯俯下身看着夏尔。
                  “嗯,就那么办好了。”
                  绕过贴近自己的塞巴斯,夏尔走出了书房,耳朵却仔细听着执事跟随的脚步声。
                  身体的确有些虚弱,所以不太想一直奔波在旅途中。但更想要的是体会一下上次错过的感觉。马戏团事件事,因为急迫也是让塞巴斯带自己去的凯尔宾公爵那,只是那次自己因为哮喘和高烧,不知为何还未启程就睡着了。夏尔十分想知道塞巴斯是如何将自己带过去的,是飞吗?还是别的什么,夏尔暗自决定,这次一定要保持清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2 18:56
                    第十楼,来一张。
                    以后,一日三更。
                    欢迎大家捧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2 19:00
                      很赞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3 19:58
                        为了今天的期待,明天更努力的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03 23:32
                          更文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4 09: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04 09: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04 10:02
                                啧啧,他们两个真是互相别扭着相(xiang)杀(ai)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4 10: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4 10:05
                                    接上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4 10:05
                                      温馨一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4 10:20
                                        接上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4 10: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04 10:22
                                            唉!夏尔又要干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04 10:22
                                              最近有事儿,停更几天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05 18: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05 18: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05 18:50
                                                    终于回来了,今天开更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16 11: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16 11:23
                                                        接上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8-16 11: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16 11:30
                                                            接上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8-16 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