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香肆意吧 关注:23贴子:1,541
  • 24回复贴,共1

【至简若溪】《似是故人来》(文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经一场大梦,梦里山花如翡。

如见故人,喜不自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2 20:41
    我发现自从变成了新版贴吧,自己关注的人发了贴都看得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2 21:32
      【第二章:日光鼎盛,如你身载风流光影】

      宋以宁踏入校门,看见大群人围在公告栏前,议论纷纷。

      肯定是开学考试前三百的光荣榜张贴了。

      她怀揣着期待与不安,也缓缓向人群靠近。被挤出外围的她,拼命踮起脚,仍只能扫到最顶端的排名。

      “年级第二十一,陆宸楠。”
      却在最顶端,瞥见了那熟悉的名字。

      第一次进年级前三十,他肯定很开心,她想。对自己未知成绩的焦虑感竟被冲淡了许多。

      以宁决定自动放弃这场挤得“头破血流”的恶战,本来她也没什么上榜的可能性。

      “宋以宁。”

      听见同桌陈诺叫她,方回过神来,朝他微笑示意。

      男生也轻轻地笑了,问:“考得怎么样?”

      “唔…人太多了,还不知道呢。”

      “你年排247。”他一字一顿道,“我无意间好像有瞟到……”

      “真的?没看错吧?”没等他说完,骤大的眼眸里已满惊喜,“我终于进了前三百吗?”

      “呃,这个名次你觉得很好么。”

      “至少进步了嘛。”女生笑眯眯地问道,“你呢,考得怎么样?”

      “不好。”陈诺倒是很直白,“年排43,班排还不清楚。”

      以宁心下了然。于一直稳居年级前列的陈诺而言,这个成绩的确不尽如人意。

      “入学考试而已,不必太挂心了。大概寒假刚过完很多人还没进入状态吧。”她随口安慰几句,便向他告别回班了。

      一路上她思绪纷杂。为陈诺发挥失利感到惋惜;却又想着取而代之的第一名能否是陆宸楠;同时还惦记远在实验1班的哥哥和闺密……

      宋以宁觉得她的多虑没来由。一个进前三百便雀跃满意的人,与其操心一堆前五十的学霸们,不如多关注关注自己呢。

      三月份的风里,藏着春天将至的消息。教学楼前,以宁突然停下脚步。

      要更努力。

      那一刻,她心底的声音无比坚定。不仅仅是前三百就可以。

      彼时,她和他出现在同一张光荣榜上,名次遥遥相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03 18:00
        2

        她认识陆宸楠,远在喜欢他之前。

        她曾避开了无数可能喜欢上他的瞬间。作为初一新生代表上台发言时的意气风发;辩论赛中沉着有力的陈述驳回;月考前十的榜单里他的名字稳居不落;图书馆自习被偷拍,照片中少年俊逸柔和的侧脸传爆了学校贴吧;篮球场上他身影如风,举手投足间引出风流无数……

        真是个很厉害的人啊,宋以宁如是想。

        可偏偏没有心动,哪怕他的魅力圈粉上下三届。她与他之间隔着人山人海,那颗星辰,只在离她很远的地方熠熠生辉。

        初三第一次月考,她成绩滑退得厉害,放学被老师喊进办公室一顿痛训。她肿着眼睛从教学楼出来时,已是晚上八点。

        结果天降大雨。

        以宁知道自己忘了带伞又没有手机,急得快哭,咕噜咕噜直叫的肚子替她问候了老师八辈子祖宗。

        “咚咚,咚咚…”远处传来打篮球的声音。以宁目光循操场望去。

        广阔的空无一人的操场上,重复同一个投篮动作的少年。两分,三分,又是三分。

        陆宸楠。

        她听过小姐妹无数次眉飞色舞地跟她形容男生灌篮时动作是多么卓殊。此刻,描述与现实得以重叠。

        他身后那盏照明灯,从高处投射下白晃晃的光。周遭漆暗,他所在之处却铺展出一寸明亮。

        宋以宁被远远的光亮吸引住了,不由自主地走上前。

        当晚大雨滂沱,不知为何,她的视线竟未曾模糊。站在离他不近不远的黑暗里,注视着雨中的少年。水珠布满他的脸颊,被淋湿的眉眼显得格外落寞。

        他在哭么。她默默地想。似乎看到了同雨水混杂流下的泪水。

        在完成一个精确无误的投篮之后,陆宸楠突然停了下来。沉静良久,她果真听见了断断续续地啜泣声。

        周遭漆暗,他站立在最明亮的地方。因哭泣而微微颤抖的背,却始终挺得很直。

        强烈的反差,她心尖蓦地被什么狠狠击中了。

        向来习惯了自我虚芜而混沌的存在感,她会艳羡于他人的每个光辉时分,而无需懂得那光辉背后究竟有多少的孤独。孤独是不为人知的,作为旁观者,她只想欣赏那远辰的璀璨。

        脚下的步伐加快,越来越快,最终演变成奔跑。

        她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跑,正如她对她突如其来的难过一无所知。

        宋以宁未能忘记那晚雨中的操场,也没能忘记雨中的少年。她决定要考最好本市的中学,进他一定会进的高中。

        并不是奢望和他之间发生什么。

        “日光鼎盛,如你身载风流光影……”
        “目送你寥寥远去的背影,成为万众的唯一,偏颇爱你,宽阔爱你……”
        多年以后,待她听到陈粒这首《远辰》,思忆往事,终于对那些年自己的何其坚定有所明白。

        或许是,她太漫长而渺小的人生,不愿错过他每个孤独片刻与光辉时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3 18:01
          【第一章:假若他日相逢】

          宋以宁发现,北京挤地铁最省力的攻略就是“认命”。

          只需乖乖地任人夹成饼,悬空的身体顺势随大部队流动,终于离那道门一步之遥,她心中窃喜——然后她被关在了门外。

          失策。

          以宁呜呼。她拿出手机,准备给男友陈诺打个电话。

          “……宋以宁?”

          清晰磁性的男声一旦近在咫尺,难免生出几分命中注定的味道,引人遐想。

          不放过任何给自己加戏的机会。她像偶像剧女主角一样,茫茫人海中,随慢镜头缓缓回首——然后她头转错了方向。

          失策。

          “这儿。”声音含着轻笑。

          于是,陆宸楠那张好看了七年的脸,扑入她五百度的近视眼里,猝不及防。

          “还好我没认错人。”他弯弯的嘴角把眼角也牵出一道弯弯的弧,“能在北京遇见你,真巧。”

          想起前些日子和男朋友闹不愉快,两人如今仍处于冷战。宋以宁默默把手机放回口袋。

          “是啊。”

          不得不说,陆宸楠的高情商让她很舒服。从重逢到挥别,聊天全程由男生主导,没有一丝尴尬或冷场。

          “一个人来北京旅游吗?”

          “不,我男朋友在清华……”她的话因他突然擦亮的眼神而截断。

          “很厉害呢。”

          她记得,陆宸楠曾以几分之差与梦想的清华失之交臂,但仍坚持来了北京。

          “其实他,你认识……”弱弱的一句,很快淹没于嘈杂。

          枉然这么多年,和他对话时的目光,依旧不敢往他脸上停留太久。

          拥挤的地铁内,旁人的体温紧贴在背后,谁浑浊的鼻息扑面而来,西装散发着樟脑丸的气味……

          身旁的陆宸楠,也毫无违和地融入这氛围。以宁抬起头,悄悄去看他,仿佛看一滴最清澈的水,最终毫无痕迹的融入大海。

          她知道,他不再会发光了。在某个她心底无比柔软的角落,他终究也成为了普通人。

          七载岁月,处处充满着玄妙感。

          到站的时候,陆宸楠问她:“有男朋友来接吧?”

          她点点头,在地铁门闭合的一刹,微笑着与他挥手。低下头,以宁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到“陈诺”这个名字。

          同时听见地铁呼啸而去。

          她点开“拨打”,几秒过后还是一阵忙音。

          “往事一幕幕啊。”陆宸楠的话,犹如惊蛰回荡在耳畔。

          心潮忽有千言万语。

          似一场旧梦的挽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03 19:23
            3

            教室里人已来了大半。班级排名还没有公布,知道成绩和不知道成绩的,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宋以宁找到自己的座位,默默摊出物理开始做。她信心满满地写完一节,对完答案后发现错误率出乎意料。

            自信顿时像飘到半空又突然炸裂的气球。

            女生长吁,望着眼前大片的错题无从下手。她抬起头,心烦意乱的目光恰好落了在陆宸楠身上。

            站在一群男生中间的他,谈笑风生。

            其实,陆宸楠本人并不会过分关注成绩吧。都是她一个人的瞎操心。

            “你在做什么?”

            她连忙撤回目光,望向声音源处的陈诺,“嗯?”

            男生指了指她桌上的练习册,“我说,你在做什么题目?”

            “物理啊。”以宁起身让他进去。

            男生边喝水边睨了一眼,道:“你做的这些题目太简单,写了用处也不大吧。”

            “可我还错了不少呢……”

            “错和没错,做了都没用。”男生神情诚恳得非常欠揍。

            女生摆摆手表示不想和他这个物理竞赛的说话。

            注意到他满头大汗,又问:“你干什么去了?”

            陈诺说被老班点去给各班送语文作业。

            以宁心里纳闷,我是语文课代为什么不喊我……

            “所以,你有没有发现哪里不太对劲?”

            她点点头,晌久拍了下桌子。老班昨天千叮万嘱让她明早记得搬作业的事,她竟然给忘了。

            “……老班没说什么吧?”

            “没有。”他笑了一下,“倒是林晔冉,路上一直跟我吐槽你。”

            她瘪了瘪嘴:“……我这就去找她负荆请罪。”

            陈诺愈发笑得一脸幸灾乐祸:“她在语文办公室里。”

            宋以宁进去的时候,林晔冉刚好从办公室走出来。

            两人对视三秒后,她即刻举起手来赔笑道:“我错了。”

            林晔冉翻了个白眼,“真搞不懂当初你是怎么选上语文课代表的。”

            女生想起那张竞选理由填下,“语文不好,所以希望成为语文课代表”的小纸条,不禁莞尔。如果搭档不是林晔冉,或许她这个课代表,还能被历练得认真出色些。

            “对了,以宁。”林晔冉的眼睛忽而亮亮的,“下周三学校举办‘诗词大会’,老师的意思是让我们三个参加。”

            “我们…三个?”

            “对。你,我,还有陆宸楠。”

            听到某人的名字,以宁心中咯噔一下。

            “可是我语文不好,为什么不把我换成夏榆她们……”她嘀咕地抗议道。

            “除了你,她们我都不熟。”林晔冉苦笑着摇摇头,“你知道,相处会很尴尬的。”

            以宁明白,无非是女生之间敏感的小心思,便也不好再推辞。

            她的心如被温水浸泡过的青柠,一丝酸涩,几许甜蜜。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有大量相处的机会,将发生很多次的对话,可以光明正大地看他正脸,可以在一米之内听他说话……

            “果然,女生理科学不下去,一般都会选文科吧……”

            错身而过时,她听见那熟悉的声音。

            多走了几步,以宁才敢缓缓回首。

            日光鼎盛下,少年凭栏远望。微风清扬,碎发遮住了额前,看不清表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03 19:33
              2

              陈诺视线内突然多出一本作业,他偏头看向愁眉苦脸的女生,问:“哪一题?”

              “第七题。”

              陈诺思量片刻,随手勾过笔往草稿纸上写了一会儿。

              “很简单啊。”

              以宁凑近身来,男生把演算过程递到她面前,开始书写:“这道题最终目的是要用辅助角公式化成Asin(ωx+φ)的形式……”

              听完陈诺流畅自如的讲解,以宁的眉头越锁越紧:“可是这四个正余弦的角度都不一样……”

              “sin150º=sin30º,2cos²15º-1=cos30º。现在一样了。”

              “你怎么会想到把他们都化成30º?”

              “因为我想到了sin150º=sin30º,2cos²15º-1=cos30º。”

              “我哪知道要变150º和15º啊?”

              “……因为你没有想到sin150º=sin30º,2cos²15º-1=cos30º。”

              以宁彻底泄了气,趴在桌子上喃喃道:“大概诱导公式和二倍角公式都被我吃了……”

              陈诺扬了扬唇角:“大概你的蠢不是一点点。”

              以宁正处于沮丧之中,懒得搭理他。

              “什么难题啊让哥来看一看。”不知何时,陆宸楠走到了陈诺身边。

              她悄悄坐直了身子,只顾盯着题目,头也不敢抬。

              陈诺亦佯装奉承:“唉,这么简单的题目还是别入陆大神的眼了。”

              “被连任五次的第一夸大神,我感到很荣幸啊。”

              两人又相互插科打诨了几句,以宁连呼吸都觉得拘束——自己要是一片隐形的羽毛就好了。

              “宋以宁”,临走前他唤了她的名字。

              她喜欢看他把眼睛笑成一抹弯弯的弧度。

              “明天比赛,一起加油。”

              她一怔,点点头,内心妥然安定。

              “你,是会学文科吧?”晚自习结束时,陈诺随意问道。

              “不。”竟有种底气油然而生,“我学理。”

              陈诺旋即笑了。

              “你笑什么?别小看我理科我也能学好的……”

              “嗯。”

              “明天加油。”他合上书包拉链,又突兀地添道,“争取为班争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3 20:02
                所以这要变成……回忆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3 20:35
                  【第二章: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1

                  是那怎样的语气呢?

                  轻嗤一声似是不屑,平淡口吻下却难以掩饰黯然。以宁把腿贴在墙上,脑海里陆宸楠的话循环播放。

                  不屑吗?还是在…失落什么。

                  她翻了个身,闭上眼睛。本偏向于学文的心,又开始偏转不定。其实她理综还不错……应该是吧?

                  连大神陈诺都夸过她“理科思维非常人所及”……应该是夸吧?

                  她循着他的话思考。“女生理科学不下去”“一般都会学文科”…自己理科并没有到学不下去的地步,相反,她一直是个挑战欲旺盛的人。

                  从未明晰,忽然有了答案。那就,选理吧。

                  假若高二能在走廊间路过他。以宁冲着天花板傻笑,很幸运了。

                  有林晔冉和陆宸楠这两个语文学霸坐镇,他们毫无悬念的晋级复赛。

                  以宁打趣自己就是个凑数的炮灰。

                  “哪有。”当林晔冉说出,为我们准备资料的你也很重要时,她还是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以宁,后天的比赛你和陆宸楠通知一下。好吗?”

                  她鬼使神差地点完头才反应过来。“……诶?”

                  陆宸楠就在教室里,和三两男生对一道数学题争论激烈。她在门口站了许久也不敢冒然进去。

                  直到他们讨论的声音逐渐停息。她鼓起勇气走向他,说:“同学……”

                  顷刻间,周围人爆发出一顿哄笑。

                  “老陆,你看你神情阴沉得人家都改口喊同学了!”“哈哈哈哈原来我们的语文课代表这么可爱啊。”“陆同学,你表情是有多可怕,为了一道数学题至于吗?”

                  陆宸楠原本紧绷的脸也笑了:“别理他们。”

                  以宁半垂眼睑低下头,支吾地说出比赛的时间地点,偷偷红了脸。

                  “我知道了。”他的笑容亲切有礼,“谢谢你。”

                  逆着光,像橘色的阳光浇于远山,流动而静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4 11:15
                    【第三章:无非公子与红妆】

                    1

                    “两个陌生人坠入爱河,只有一个知道这绝非偶然。”

                    一针挑中谁心事。

                    林晔冉合上书,适逢上课铃响。当语文老师进教室全班还在喧闹时,率先站起来,大喊了声“起立”。

                    魄力非常。

                    她坐在第一排,抬眼迎上老师赞许的目光。末了,又低婉地道“坐下”——这才是她习惯的语气。

                    老师正式讲课前提到了昨天“诗词大会”的好成绩,对三个人点名表扬。

                    随后,她笑盈盈地看向她,说:“其次祝贺林晔冉同学,荣获市创新作文比赛一等奖。”全班响起热烈的掌声。

                    不是特等奖。

                    晔冉的心微微一沉,起身的转瞬笑容惊喜而灿烂,双手接过奖状,道:“谢谢老师。”

                    她哪在乎这份荣誉。落座,余光迅速扫了扫旁边的陆宸楠。
                    但会在乎她赢得荣誉时某人的反应。

                    没有看她。少年始终是笑意淡淡。

                    他们之间仅隔着一段过道。全班六十个人的鼓掌中,他的掌声能清晰地落入她的耳膜——未持续多久,拍了四次便放下手。

                    一点都不关心她。林晔冉收掉笑容,同毫不知情的男生置气。

                    不要理他。不要说一句话。让他发现她情绪异常,让他担心内疚不知所措……

                    “祝贺你。”陆宸楠的声音有初春阳光的味道,“作文市奖大满贯要请客啊。”

                    男生立马被毫不知情的原谅了。

                    “算了吧,最近买完《全球通史》和《国史大纲》,我已经是个需要国家精准扶贫的人了。”

                    他言笑晏晏:“那祝你早日解决温饱,走向小康。”
                    来来去去又贫了几句嘴。

                    “两个陌生人坠入爱河,只有一个知道这绝非偶然。”
                    课间只作惊鸿一瞥的句子,脑海中翩然响起。

                    从初识到深交,到成为全校与陆宸楠关系最密切的女生,林晔冉清楚,绝非偶然。

                    刚进高中就对他“才貌双全”的盛名有所耳闻。后来跟他分入同班,在朋友们一片羡慕嫉妒恨的唏嘘里,她也不见波澜。

                    不过是个目前不熟悉,未来没交集的人。

                    然而何时起,她默默变更了自己的轨迹,默默朝他延伸的方向驶去。

                    她听过他上台做题时,手中粉笔敲击着黑板那样从容而有节律;看过他被告知化学全校第一时,眉间拢起清淡的笑意。她见证了他用二十分钟背完《琵琶行》,一字不落的流利叫众人惊叹;围观了他运动会400m冲刺的身姿引全班欢呼。
                    凭什么,大家都喜欢你?

                    少年无数个惊才绝艳的瞬间,最终幻化成那一秒的怦然心动。
                    为什么……我突然也想喜欢你?

                    所以,那天才会知晓他因剧烈运动而抽筋后,把临时跑去小卖部买的红豆抹茶卷递到他面前。

                    开口是斟酌已久的话:“没吃晚饭吧,给你。”

                    少年抬头望着她,深邃的眼神漏出一丝错愕。

                    “……我们以后是一组的,我关照组员。”

                    “哦,谢谢。”

                    她默默变更了自己的轨迹,默默朝他延伸的方向驶去。让两条直线在咬合的一霎那,看上去多么命中注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04 11:19
                      3

                      “请林同学回答,‘别意与之谁短长’的上一句是——?”甚至拉长了尾音。

                      离第二轮比赛结束还剩9秒。对方的策略已昭然若揭——第一轮先把最弱的以宁淘汰掉,自恃出题主动权在握,第二轮对林晔冉集中展开攻势。当占得上风后,又开始有意无意的放慢语速来拖延时间。

                      “……我不知道。”

                      “请林同学回答,‘欲买桂花同载酒’的下一句是——”

                      晔冉咬紧了唇,轻声道:“终不似,少年游。”

                      记时牌的末位刚好归零。

                      “60秒计时赛结束,恭喜实验1班以5:3赢得本轮胜利。”主持人公布结果,“最后一场比赛在2分钟之后开始,请各班选手做好准备。”

                      林晔冉幽幽地走下台,脸上似有腥风血雨。早已沦为观众席吃瓜群众的以宁忙安慰道:“他们针对性也太明显了。”

                      “仗着主动权出难题就算了,毕竟技不如人。”晔冉冷淡的语气下怒意暗生,“但语速慢得我真想一巴掌扇上去。”

                      以宁对自己第一轮拖了后腿,导致第二轮主动权落入他手,感到十分内疚。

                      “不怪你。”陆宸楠走了过来,同样面含愠色,“他们为了第二轮拿到出题权,第一轮宁愿冒着风险用掉最厉害的选手,我们三个无论谁上,都会输的。”

                      原来步步都精打细算好了的。

                      “还有转机。”林晔冉突然开口道,“之前两轮都是铺垫,最终胜负只取决于下一轮。第三场抢答赛后,哪个班的选手剩余更多,就算哪班获胜。”

                      “只是……陆宸楠以一敌二,确实存在很大的劣势。”

                      此刻,主持人宣布第三轮即将开始。陆宸楠往比赛台走去。

                      “你放心。”走到一半他突然回头,笑了笑,说,“等会儿我就让你们重新站上去。”

                      蓦然,她的心跳像树影摇晃。

                      不只为少年炭黑素描般出色的眉眼,不只为他回眸时晨曦破晓般的笑容,不只为那越过四维喧涌而温柔抵达的声音……

                      你放心。“你”…是谁?

                      “嗯。”身旁林晔冉应道,亮亮的眼睛令她似曾相识。

                      唔。以宁若无其事地瞥向窗外,把心中的悸动化为一片风平浪静。

                      哪里,哪里敢奢望。

                      陆宸楠第三轮大改平日持重的风格,抢答速度快而猛,堪称鲁莽。前八题一举拿下了六道,成功淘汰掉对面一名选手。之后依旧乘胜追击,不给对方丝毫答题机会。

                      “请问《红楼梦》中,薛宝钗所填柳絮词的尾句是?”

                      “实验3班选手回答。”

                      少年刚劲的声音穿透一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是令全场凝滞的霸气。

                      还剩最后一题,反败为胜的大局已定。

                      “开始抢答!”

                      男生没有摁抢答器,对方终是气急败坏的拿到了这一题。

                      “实验1班选手回答。”

                      而他忙着跟陆宸楠抢答,哪曾认真读题。

                      “……不知道。”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陆宸楠慢悠悠的回答,“不谢。”

                      现场终爆发出剧烈的掌声,久久未落。

                      “恭喜实验3班和实验1班分别夺得本届诗词大会的冠亚军!”主持人又笑着问道,“第三轮陆同学表现很精彩。有什么话想送给对手吗?”

                      “没有。”

                      下一秒,看他在光鲜与瞩目中,朝自己这边转过身来,高高地招着手:“你们两个快上来啊!”

                      不见方才从容,激动得像个小孩子。

                      少年含笑的眼睛似流入漫天星河,稀薄的灯光一打,折射出惊心动魄的美。
                      再也无法佯装平静了。

                      刹那间,她只觉铺天盖地的心动。

                      ——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做我平淡岁月里的星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5 12:53
                        2

                        物竞要新一轮刷人。陈诺询问完竞赛考试范围,才从物理办公室出来。

                        远远地,望见宋以宁在走廊与一个外班男生说笑。两人关系显得相当亲密,男生甚至揉了揉女生的头。

                        陈诺面无表情地从两人之间直径穿了过去。

                        预备铃响起。以宁道:“哥,那我先回教室了。”

                        “虽然这次期中进步很大,但以后别学太晚了,看看你的黑眼圈,脸色也差。”

                        以宁附和地应着,赶快进了教室。

                        “宋致远怎么又黑了。”却迎来陈诺不咸不淡的一声。

                        “你认识我哥?”

                        “你哥?哦。”男生拧开瓶盖,唇角在喝水时微微上扬,“认识,我和他一个竞赛班的。”

                        上课铃响第二遍。语文课是用来写其他作业的绝佳时机,全班在听讲的人寥寥无几,陈诺更是顾自地埋头刷刷算题。

                        “我想请人来念念林晔冉同学的高分作文,有主动愿意的吗?”老师此言一出,原本沉闷的课堂霎时炸开了锅。

                        “老师,喊陆宸楠!陆宸楠他特别愿意!”有人喊道。

                        八卦无疑是枯燥学业下最好的调味剂。众所周知陆宸楠和林晔冉非同一般的关系,于是纷纷跟着怪叫,起哄。

                        林晔冉面带羞涩,陆宸楠佯装淡定。两人都有些尴尬。

                        “好,那就陆宸楠吧。”老师一声令下,全班鼓掌。

                        宋以宁看他走上台,接过作文本时有淡淡笑意。

                        男生清了清嗓子:“《烟花的回忆》。她挂断电话,闭上眼,似是忆起什么……”

                        女生隽永脱俗的故事,男生声情并茂的讲述,天作之合,所有人都屏息凝听。

                        亦如两人郎才女貌,堪称绝配。她想。

                        念到结尾处,陆宸楠顿了一会儿,才道:“忽而,她莞尔笑了,朝着空风轻声说:‘新年快乐’,无人知晓。”

                        但以宁还是捕捉到了,他停顿时看向林晔冉的瞬间。
                        仿佛视周遭为一片清凌凌的水光,台上台下,惟余彼此一抹心领神会的微笑。

                        ……会嫉妒,会落寞,会难过么?可这些情绪冗杂在一起似穿堂而过的风。风走后,一种欣慰竟像漫天飘起的雪花,覆盖在心头,暖暖地融化。

                        真好。

                        窥视着他们以为只有对方能懂的交流。
                        看两个她所喜欢的人,彼此喜欢。

                        时光在这一刻,令人心满意足。

                        “真好……”她呢喃。

                        “一般般吧,没我写得好。”沉迷于物理的陈诺突然搭话道。

                        以宁翻了个白眼。

                        陆宸楠走下来,把作文本放在林晔冉桌上,小声说:“改得不错吧。”
                        赠予轻轻一笑。

                        她只得承认。

                        “宋以宁这次考试进步很大。”临近下课,老师忽然宣布 ,“林晔冉身边一直空着的座位,你下课后就搬过来吧。”

                        林晔冉回头,目光转向最后一排。看见女生贴满惊讶的脸。
                        也看见了男生从扎堆的书中,猛然昂起的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6 11:07
                          3

                          “我想请人来念念林晔冉同学的高分作文,有主动愿意的吗?”

                          她下意识瞄了瞄正奋笔疾书补生物作业的陆宸楠,心里略失落。

                          “老师,喊陆宸楠!陆宸楠他特别愿意!”

                          少年吓得扔掉手中的笔,呆呆的眼神,很是可爱。

                          “发生了什么?”他低声问她。

                          “点你上去念作文。”

                          男生思绪仍处于缓冲:“……只要对着念就行?”

                          “嗯……”
                          其实她想添几句“我的作文你敢不好好读”之类的调侃,见他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信步登上讲台,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不必说了。
                          他们之间,看似轻松随意的插科打诨,都是她再三掂量的结果。

                          林晔冉料想当陆宸楠念的时候,许多同学会偷偷瞧她的反应。
                          又要飙演技了。
                          她不断提醒自己:投向他的目光要落落大方,别闪躲。嘴唇微抿,笑意寥寥,很好,面部表情控制得很好……
                          奥斯卡欠她一个小金人。

                          听自己的文字从他人口中念出,是一种奇特的感觉。写时察觉不了的瑕疵,往往读一遍它们就能一览无遗。

                          “每一次,女孩很努力的想去记住那张脸。
                          她喜欢放烟花,因为在那微弱的火花之中,似乎时间也慢了下来,慢到足够她细细去描摹身后父亲的容颜……”

                          糟了。她突然意识到,结尾没写好。
                          本来听他读时,对自己节奏的把控还挺满意。她记得文章之后的发展。如果继续念下去,结尾的节奏较之全文明显快了些。
                          或许大部分人听不出这点瑕疵,对于林晔冉这种文字敏感体,突兀与否一听便知。
                          接近尾声。随着男生的朗读,她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
                          比要命还难受。

                          “她愿独自,在沉寂的夜里于心底放了一场最绚烂的烟花,迎接新年钟声的敲响。”

                          要来了。
                          她揉了揉蹙成一团的眉心,忽而,逢上他瞥过来的目光。……与莞尔一笑。

                          陆宸楠顿了会儿,轻声道:“忽而,她莞尔笑了,朝着空风轻声说:‘新年快乐’,无人知晓。”

                          他竟把结尾改了。
                          删掉了多余部分,让简洁的收尾弥补了节奏过快的缺陷,反倒更显力度。

                          “怎么样,改得不错吧。”

                          “谢谢你。”

                          “觉得念着不太舒服就顺道改了。”

                          林晔冉叹气:“承认是为了帮我这么难吗?”

                          “……好吧,实在不忍看到你那做物理题一样的表情。”陆宸楠笑着扬扬手,“不用谢我,我人很好的。又聪明。”

                          弯弯的眉梢,弯弯的眼睛,弯弯的嘴角……
                          她们都说他笑起来很好看,熠熠发光。
                          她却觉得,像一帘月色安静地照映在脸上。照映到她每个局促的角落。

                          他不是传闻里光芒万众的太阳,不是遥远璀璨的星辰。
                          他只是他。善良,温暖。偶尔聪明,也偶尔迷糊,在她心里好到无需任何喻体的男孩子。

                          “谢谢你。”
                          她曾带着“喜欢你”的心境,说了很多次“谢谢你”。发乎情,止于礼。
                          然而这一次,她伸出手,趁没人留意,轻轻捏了捏他的左脸颊。

                          陆宸楠似受了惊的鹿般往后一闪:“你干什么?”

                          完了,生气都那么可爱!

                          “没干什么。”她噙着极淡的笑,低头把桌面的书拢集到一起,“占占你便宜。”

                          她也喜欢不计后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15 13: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08 09: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08 09:03
                                『假若他日相逢』

                                和陆宸楠确定关系是在一个飘雪弥天的冬日。记忆中男生淡定自信又有些腼腆的告白,而自己踩漏节拍的心跳,起伏逐渐剧烈的胸口,在干冷空气中深深呼出的白雾。

                                周遭车水马龙,喧嚣从四维涌来,她却觉得自己置身一场无边寂静的中央,一簇随一簇的烟花在心底应接不暇。

                                一定是她沉默太久,男生原本势在必得的淡定面容搅进些许惶惶。

                                “你……会愿意吧?”

                                她低头捂住脸,轻轻地笑了,直到嘴角越弯越上,最终向他放出一个很彻底的笑容。

                                像是收到安全信号,男生有惊无险地轻吁,然后像个小孩子般地搓搓手,上前握住她,仿佛攥紧了心爱的糖果。

                                就像现在这样,明明和现在一样,都被握得紧紧的。

                                可为什么,那时她觉得这力道是温暖和喜悦,此刻只感到一阵别扭的生疼。

                                五指的骨节被强行箍进他的五指里,挣都挣不开。

                                她抬头看向正望着夏榆失魂的他。知道他在战栗,知道他的理性就快被某种感性的潮涨吞没,甚至理解,陆宸楠对她失去控制的紧握是怕会不顾理智松开自己,然后本能的奔向夏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08 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