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风吧 关注:1,927贴子:59,565

【重开】断袖皇上快滚开&小综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重开了!
如果再乱发的话,肯定会被禁言的!
暑假结束之前每天都会更新两章或三章
而且,从八月四号开始,就会正式写斗龙战士版爸爸去哪儿,每周五更新
从八月五号开始,就会正式开始写斗龙战士版奔跑吧兄弟,内容绝对不一样的哦!独家机密哒呦!
当然当然,之前欠大家的小说我也一定会发的,十章哟,这可是福利哟!
放心啦,今天之内一定会更完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3 16:4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3 16: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03 17: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03 17: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3 17: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3 17: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03 17:32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03 17:33
                  顶,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3 17: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3 17:55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3 18: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03 18: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3 18: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03 18: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03 18:53
                                @所有的一切音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03 18: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3 18: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3 19: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3 19: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3 22:33
                                          第八章 他眼中的精光竟让‘她’有些心虚
                                            “皇兄,那个又丑又粗俗的女人为什么要假装凯玲?这可是欺君之罪!”洛龙越对着身边的洛龙熠正色道,凯玲好歹他见过,虽然还没来得及看脸,不过他很肯定!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是凯玲!
                                            “看来事情变的有趣的多了。”他眼神深邃,语含笑意,唇角勾起,如同一只猎物看中了自己的玩物般!欺骗他的人,可没有好下场!
                                            洛龙熠一句没头没尾的搞的洛龙越一头雾水,但看着哥哥这个样子,竟让他身上有种发寒的感觉!哥哥如同一头猛兽,他不会一下子咬死对方,而是尽情的玩弄直至对方悲惨死去!他现在还是别多话了……
                                            洛龙熠也不再说什么,朝御花园走去,洛龙越也尾随其后。
                                            皇上驾到——
                                            一声洪亮的通报声差点没噎死‘她’!吵闹的御花园在下一秒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刷刷刷全部跪了下来!
                                            一个高挑秀雅的身影渐渐落入了他的视线……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俊朗的眉,清丽的眼,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乌黑的头发直达臀际。举手投足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看了叫人难以抗拒那野性的魅力!
                                            奇怪,为什么皇上总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呢?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一时却想不起来。
                                            “大胆!见了皇上居然不下跪!”一声怒骂拉回了风的视线,正看见一个老太监横眉竖眼的瞪着他。因为‘她’丑陋的容貌更加引起了这个太监的厌恶!
                                            要他跪?不可能!‘她’站起身微微欠了身子,低下头,不再看洛龙熠,他眼中不经意流出的精光好似能看穿他一样!竟让他,有些小小的心虚……
                                            “你……”洛龙熠抬起手阻止这个太监将要说的话。
                                            慢慢走向‘她’,他开口:“抬起头来。”
                                            他的声音中充满着不可拒绝的味道和莫名的蛊惑!风不自觉的抬起头,四目相对,‘她’的心竟有些慌乱!又匆匆低下头去。直觉告诉他,这个皇帝很危险!
                                            “你很怕朕?”显然,洛龙熠看出了‘她’眼中的慌乱。
                                            “不,没有。”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皇帝不是笨蛋,不可能选上‘她’这么个丑女人!所以,心里也就踏实很多,情绪也没先前那么起伏不定。他也没有刻意的掩饰声音,因为他本来就是以一个丑女人的形象见人,所以根本不需要将自己的声音变成真正的女人。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声音实则有多好听!
                                            洛龙熠伸出食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在肌肤触碰的那一瞬间,他明明感觉到了‘她’那柔软至极的触感!心下以有所肯定,不过表面仍然是平静的如一碗水。
                                            “为何一个女人可以丑成这样。”他用的不是问号,而是肯定。
                                            不过‘她’并没有看出他的异常,听了他的话,‘她’心下开心,就说丑女人皇帝是看不上的嘛!
                                            “我……奴婢也怕辱了皇上的法眼,所以请皇上让奴婢离宫。”说这话时,风的声音中有些小小的雀跃。
                                            他眼眸微动,轻轻一笑,放下手,他果然猜的不错!转过身对着洛龙越说道:“臣弟,下面的事朕就交给你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摆驾——
                                            直到皇上离开风都没搞清楚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皇上没叫他离开?见鬼了!
                                            “今日皇上也见过你们了,今夜你们就在宫里就寝,明日听旨。”洛龙越的开口让风的目光转向他,一下子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皇上会看了眼熟!就是那日早晨在茶楼看见的!原来玲儿喜欢上的这个人竟是个王爷!明了这一事情让风有些小小的不安……
                                            待洛龙越离开后所有女子站起身开始交头接耳,显然,她们也很疑惑。
                                            “凯姑娘,你的胆子好大。”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风身后响起,他转过身看见正在看他的沙曼。他有些尴尬道:“其实是被吓的。”
                                            ‘扑哧!’沙曼掩面一笑。这还是风第一次看见她笑,她笑起来很美,比起玲儿,这样的女人才算是真正的女人吧!
                                            “我以后可以叫你玲儿吗?”沙曼真诚的看着‘她’,竟让‘她’不想拒绝。
                                            “嗯。”
                                            ‘她’的答应使得沙曼再次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你们今夜就住在【浮安殿】,跟我来。”带她们进来的那个老嬷嬷再次出现。
                                            看着秀女们都跟在后面,沙曼拉起‘她’的手也跟了上去。‘她’本想抽离,但一看见沙曼善意的微笑,‘她’放弃了这个念头。
                                            慢慢跟了上去,明日,应该就可以离开了吧!他想。竟不知,今夜,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即将降临……


                                          回复
                                          22楼2017-08-03 22:42
                                            第九章 什么?!晚上要我侍寝?!!
                                              御书房。
                                              “皇兄,为何要将那丑女人留于宫中?”洛龙越问着正在写字的洛龙熠。
                                              “你真的觉得她很丑吗?”洛龙熠没有抬头的反问。
                                              “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见到那么丑的女人!”想起刚刚那个假冒的凯玲他就一阵寒毛竖起!实在是丑的可以!!
                                              洛龙熠微扬嘴角,放下笔,抬起头看着弟弟说道:“你过来。”
                                              洛龙越依言走了过去,看了看皇兄写的字——【暗香】?而后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洛龙熠。
                                              “皇兄这是何意?”
                                              “臣弟还不明白吗?”洛龙熠语含笑意道。
                                              不一会儿洛龙越恍然大悟!“皇兄!你是说那个丑女人……”
                                              洛龙熠满意的点点头:“在朕靠近她的时候就闻见了【暗香】的味道。”
                                              “那么,皇兄想怎么做?”
                                              “你不觉得事情变的好玩了吗?”洛龙熠的语气中充满了玩味,使得洛龙越也突然来了兴致,轻轻一笑,看来,事情真的有趣多了。
                                              “来人,将容嬷嬷叫上来。”洛龙熠冲着门外的小太监吩咐道。(容嬷嬷就是今天领这些秀女进来的那个老嬷嬷,如果让风知道这个老嬷嬷真叫容嬷嬷不知会作何感想……)
                                              “是。”小太监答应一声便快速离去。
                                              片刻,容嬷嬷来到御书房。
                                              “皇上,您叫奴婢来有何吩咐?”
                                              “容嬷嬷,你今晚去【浮安殿】……”
                                              ……
                                              身在【浮安殿】的风可没那么自在了,虽然扮着女人,但他毕竟是个男人!跟这么多的女子在一起……倒不是他会有什么想法,只是,真的很!不!方!便!为此,他特别苦恼!
                                              “玲儿,如果,你明日能出宫,可以帮我找个人吗?”苦恼之际,沙曼的声音拉回他的视线,她的声音很小,显然是不想别人听到。
                                              “什么人?”反正对着其他女人也无奈,跟沙曼聊聊天到也不错。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沙曼的苦着脸尤为令人怜惜。
                                              “那我……”
                                              “但我知道他经常去一个地方!”沙曼激动的说着,双眼中含满了爱意。
                                              “什么地方?”他知道了,原来是她喜欢的人。
                                              “无忧林,他经常去那里弹琴!”
                                              无忧林弹琴?!!沙曼的话无非是一计雷霹的他没法再说话了!!他去弹琴的那个林子就叫【无忧林】!应该……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玲儿?玲儿!”沙曼唤着不说话呆着的‘她’。
                                              “啊,我,他有没有其他特征?不然我怕找错人。”他告诉自己,应该是巧合吧!
                                              “不会找错人的,那个林子除了他没有别人会在那里弹琴的。不过他的确有一个特征!而且是绝无仅有的!”从说那个男人,沙曼一直微笑着,显然,提到那个人她心情会很好。
                                              “什么特征……”风突然有些担心她会说那个人的眼睛是蓝色的……
                                              “他的眼睛是非常漂亮的蓝色!”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郁闷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得问问清楚!
                                              “你,是怎么遇见他的?”
                                              听着‘她’这么问,沙曼陷入了自己幸福的梦中……
                                              “那是一个意外,我无意闯入那个林子,正好听见了他在弹琴,他弹得好认真,都没有发现一直躲在树后的我。后来,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跑出来去林子里找他,他好像天天都在那里,每一次去我几乎都能看见他,他的琴弹得好好听,如他的人一样,不似凡人……”
                                              看着沙曼小女儿的姿态,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弹琴的时候竟一直有个女人在他身边……
                                              “凯玲小姐。”一声叫唤解救他自己的僵局。
                                              他抬起头正好看见白天的那个老嬷嬷一脸笑容的站在他面前,而且后面还跟了四、五个宫女!什么情况?站起身满脸的疑惑的看着老嬷嬷和她身后的宫女。
                                              老嬷嬷一脸献媚的走近‘她’……
                                              “什么?!今晚要我侍寝?!!”风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正对着自己掐媚笑着的老嬷嬷!
                                              沙曼也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其他人更不用提了!
                                              “这可是天大的荣誉啊!别人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小姐您好福气啊!”容嬷嬷继续拍着马屁,其实她心里厌恶着呢,她也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这个丑的令人恶心的女人!
                                              “……”天哪!他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他是男人吧?该死!真是被他这个妹妹害惨了!!早知道就不该答应玲儿来这什么破选秀!他已经尽量扮成一个丑女人了!这皇帝是不是眼睛有毛病?事情到了这一步又不能逃了!尽管他轻功在好,可是他毕竟没有武功,一旦他逃了,不但保护不了自己,也保护不了自己最疼爱的妹妹!
                                              这、这简直是……这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啊!!!!
                                              “来人啊,带凯小姐沐浴更衣。”容嬷嬷笑着吩咐宫女在众人的不可思议中华丽丽的带走了‘她’。
                                              心情烦躁的他迫使自己冷静!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晚上只好见机行事了……


                                            回复
                                            23楼2017-08-03 22:53
                                              第十章 我不习惯洗澡的时候有别人在场
                                                风抬头看着面前牌匾上的名字——【御华池】。不会是洗澡的地方吧?
                                                宫女们打开门,带着‘她’走了进去。面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屏风,感觉后面有很大的雾气散出来。
                                                “凯姑娘请沐浴更衣。”容嬷嬷说道。
                                                哦,还真被他猜对了,是洗澡的地方。嗯?不对!洗、洗澡?!他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老嬷嬷!不是吧?洗澡他不就露馅了!他可是男人!!
                                                看着四、五个宫女伸出手靠近自己他连忙用手挡住自己并向后退去!
                                                “凯小姐这是何意?”容嬷嬷疑惑问道。
                                                “我、我不习惯洗澡的时候有别人在场。”他现在可是能扯就扯!他一定得想个办法!
                                                “今晚皇上临幸小姐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奴婢们不能有任何差错!所以请小姐配合,奴婢们定会好好伺候小姐的。”
                                                “我……”
                                                “你们几个还不快伺候小姐沐浴更衣,误了时辰不是你们能担待的!”风还想说什么,但容嬷嬷根本不给他机会。
                                                几个宫女都怕怪罪急忙上前开始脱‘她’的衣服!挣扎之际头发被扯了下来,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如瀑布般顷泄而下!
                                                “你们放开我!!!”风一声怒吼的甩开几个粘在他身上的人,看着她们皆呆愣的看着他,他倒有些尴尬了……刚刚也只是一时情急,生怕被别人发现他的男儿之身。
                                                “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来,你们在这儿我不自在。”他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
                                                “你们在这儿耽误了时间皇上怪罪下来可别怪我。”他及时打断容嬷嬷要说的话,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
                                                容嬷嬷看这女子实为倔强,况且她说的话也有道理,想了想,决定让这女子自己来。
                                                “好吧,那么请小姐快一点,奴婢们会在门外伺候着,有什么需要可直接传唤。”容嬷嬷说完就带着几个宫女出去再门外守着。
                                                风看了看关好的门,闭上眼叹了口气,刚刚真险……
                                                转过身往屏风后走去,雾气弥漫着整个空间,一大片热气腾腾的池子中漂浮着满满的玫瑰花瓣!池子旁边有一个铺着明黄色锦布的躺椅,上面放着一款雪白色的丝绸长衫。应该是为‘她’准备的吧!
                                                唉,他苦恼的坐在了躺椅上,今晚到底该怎么办?他到底该如何应付这个眼睛有毛病的皇帝?到底怎么才能不让这个皇帝发现他的男儿之身?这些问题都让他很烦恼!
                                                “凯小姐,有需要奴婢们的地方吗?”门外的声音让他更加烦躁起来。
                                                “不用!”叫了一声他起身开始脱衣服,还是先解决洗澡的问题好了,不然外面这个老嬷嬷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他特别注意了自己的脸,尽量没让自己的脸碰到水,他可不想妆没了功亏于愧!晚上,在想办法好了。
                                                ……
                                                洗完澡后的‘她’被带到了一个叫【末安殿】的地方,应该是皇帝的寝宫,因为老嬷嬷直接把‘她’压到了床上,并嘱咐‘她’好好在这儿等着,不要乱动!=。=
                                                好吧,他不乱动。他得想想对策……
                                                逃又不能逃,他不能连累别人,特别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那么——
                                                方案一:待皇帝来了之后‘她’躲在暗处偷袭!打晕皇帝!(貌似皇帝武功应该很厉害。)否定!
                                                方案二:待皇帝来了之后‘她’直接叫皇帝放‘她’出宫!(不过要是皇帝同意的话,白天就应该放她离开了!)否定!
                                                方案三:待皇帝来了之后直接告诉皇帝他是男扮女装的!(那肯定会惹怒龙颜,到时……)否定!
                                                方案四……
                                                方案五……
                                                ……
                                                在想了N种方法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说不定可行的方法!那就是——灌醉皇帝!!嗯!就这么办!
                                                皇上驾到——
                                                听到这声音他差点没吓的从床上掉下来!一时又慌乱起来!不行不行!冷静!他要冷静!!反复告诉自己几遍后他强行镇定的坐在了桌前并倒了两杯茶等待着皇帝的到来。


                                              回复
                                              24楼2017-08-03 22:58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03 23:00
                                                  第十一章 他身上一定发生过难过的事情吧?
                                                    洛龙熠一身明黄色龙袍来到寝宫前,屏退所有奴婢,面含笑意独自走了进去。看见桌前坐着的‘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看着到来的洛龙熠,‘她’连忙起身,低下头:“皇上。”
                                                    洛龙熠慢慢走近‘她’,伸手拂过那乌黑的青丝,柔软的发丝从指间悄悄滑落,淡淡的发香嗅过鼻息,令他一阵心神荡漾。
                                                    风连忙往后退了退!咬咬嘴唇,该死!怎么回事?这个皇帝不会真看上‘她’这个丑女了吧?
                                                    轻轻一笑,洛龙熠收回手,看着桌上的茶,伸手拿起一杯,眼眸看向‘她’问道:“这是给朕倒的吗?”
                                                    ‘她’僵硬的点点头,至始至终都没敢抬头看他。
                                                    有意思,洛龙熠低头抿了一口,放下茶杯,看着‘她’,脚步轻移,慢慢靠近‘她’……
                                                    感觉到他的靠近,风的心跳也慢慢变快!呼吸变的急促,慢慢向后退去!冷静!要冷静!!他必须得想个脱身的办法!脑子快速思索——
                                                    在快要退到床的时候,‘她’猛的抬起头!这到让洛龙熠的心里惊了一下,这个女人想搞什么鬼?
                                                    勉强咧开嘴,‘她’有些结巴的说道:“皇、皇上,不如我们喝、喝酒吧!”说完还露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
                                                    “你想和朕喝酒?”喝酒?洛龙熠心里暗暗一笑,想灌醉他吗?
                                                    “嗯。”
                                                    好,他到要看看是谁先灌醉谁。
                                                    “来人!备酒菜!”洛龙熠冲着门外吩咐一声,看着‘她’防备的样子,微微扬起嘴角,转身走向桌子坐了下来。
                                                    背后的风拍拍胸口,刚才真是好险!理了理情绪,走向桌子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风第一次觉得等待是如此的痛苦!两个人安静的都没有说话,但洛龙熠却一直注视着他!这让他很不自在!又不能不准皇上看他……他只好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那有些发苦的茶。老实说,茶真不好喝!
                                                    洛龙熠一直注意着‘她’所有细微的动作,他知道,‘她’在紧张!端起茶杯随意开口:“你知不知道欺君之罪是什么后果。”
                                                    这个问题差点没让‘她’被到嘴的茶呛死!难道皇帝已经知道了他的男儿之身?应该不可能,他自认他隐藏的很好!强作镇定,他答道:“死罪。”
                                                    “你知道是怎么个死法吗?”洛龙熠双眼中蕴含着浓浓的玩味。
                                                    “不知道。”此时的风心好似要跳出来一样。
                                                    “将犯罪之人身上的肉一刀刀割去,血一点一滴的流尽,使其痛苦地慢慢死去。”他说得极其轻松,就好像在说杀一只蚂蚁一样。
                                                    “凌迟!”风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他。
                                                    “凌迟?这个词倒是不错。”洛龙熠笑着摸着杯身。
                                                    “可是这种刑法很残忍。”风看着洛龙熠说出了心里话,记得以前在21世纪的时候他听说过这个刑法,每次凌迟要由两个人执行,从脚开始割,一共要割一千刀,也就是要割下一千片肉片才准犯人断气。而据说犯人若未割满一千刀就断了气,执行人也要受刑!这种刑法太残忍了!
                                                    “残忍……”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
                                                    “这个世界,如果你不对人残忍,别人就会对你残忍!”
                                                    “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啊!”风急忙反驳着,这个皇上的想法太偏激了!
                                                    “好人?懦弱强食的世界根本容不得善良的人。”洛龙熠的情绪突然有些急躁,想起自己的母亲善良的下场,他恨!他恨所有的人!!
                                                    “皇上……”风低喃出声,早以看出了洛龙熠的不对劲,他的身上笼罩着浓浓的悲伤与恨,有些震痛了他的心。
                                                    风的低唤使洛龙熠醒悟过来,快速收起自己的情绪!站起身说道:“陪朕去御花园走走。”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皇上——”风担忧的冲着他的背影叫了声,洛龙熠并没有停下脚步,很快便消失在风的视线。
                                                    他的身上一定发生了很难过的事情吧……风想着。
                                                    ……
                                                    逃般来到御花园小湖边的洛龙熠,蹲下身拼命用湖中冰冷的水泼向自己!稍稍清醒的他看着湖中狼狈的自己,今天怎么会这么不冷静!他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不能轻易流露自己的情感!今天怎么会……
                                                    闭上眼,在睁开时眼眸里已尽是冰冷之气!慢慢站起身,抬头看向清冷的月亮,他不能在让任何人左右他的心!触碰他的情绪!


                                                  回复
                                                  26楼2017-08-03 23:07
                                                    第十二章 倾尽天下

                                                      第二天,‘她’被安排到了一所名为【余一】的偏殿。很奇怪的名字!这就是‘她’的第一感觉!好像这个架空时代的皇朝给他的感觉就是奇怪两个字,跟历史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个偏殿不是很大,到像一个院落,比起那些豪华的宫殿,这里的确清冷很多!呃……为什么他有一种住冷宫的感觉?见鬼!他不是妃子!!!
                                                      他不得不再次怀疑,这个皇帝眼睛是不是有毛病?!留‘她’这个丑女在皇宫干嘛?郁闷!独自一人走在寂静的走廊上,目光落在走廊旁正在修剪花***婢身上。这个偏殿只有两个女婢,换了别人恐怕早就气死了吧,不过对于惜,这到清闲的舒服。
                                                      走至花圃,拿起地上的工具对着女婢说道:“我来帮你们吧!”
                                                      两名女婢看着已经开始动手修剪花草的‘她’皆有些惶恐的愣在那里,跪也不是,不跪也是!虽然‘她’不是妃子,但皇上宠幸‘她’的事以是众所周知!即使‘她’长相丑陋又被送进这个犹如冷宫的地方,但现在也算是半个主子,难保不会对她们呼来喝去……
                                                      “怎么了?呆在这里做什么?一起来啊!”‘她’看着呆着不动的女婢再次开口,‘她’温柔的语气瞬间俘虏了她们的心!长相算什么?心好才是真的!
                                                      两名女婢皆展出一个甜美的微笑点了点头开始动手继续修剪花草。
                                                      “你们叫什么名字?”风一边修着一边开口问道。
                                                      “奴婢叫蓝天画。”
                                                      “奴婢叫百诺。”
                                                      蓝天画和百诺已渐渐可以放开,虽然她们现在不知该如何称呼‘她,但她们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个好人!
                                                      “你们的名字很好听。”风真心的说着。
                                                      听到‘她’的话她们笑了,看着她们单纯的笑容,风突然发现,其实宫里的人也并非全是耍心计的人,面前的天画和百诺就是两个很好的例子!
                                                      【余一宫】充满了她们发自内心的笑声……
                                                      而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来访。
                                                      “玲儿。”
                                                      ‘她’转头一看,一身水蓝色轻纱的沙曼正淡笑着看着‘她’。
                                                      “小主。”蓝天画和百诺恭敬的欠了下身子。
                                                      风心下稍稍惊了一下,随后缓过神来,看着沙曼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来了这里,所以,就想来看看你,我不能呆多久,过会儿还得回【浮安殿】。”
                                                      听到沙曼的话,风的心中涌出一阵热流,这,应该是感激吧!情不自禁开口留住了她:“我们进屋吧!”
                                                      “嗯。”她笑着点点头。
                                                      进屋后,蓝天画和百诺为她们泡了茶,风为沙曼斟了一杯茶,想了想,终究开了口:“你不愿意来皇宫吗?”
                                                      听到‘她’的问题,沙曼原本微笑的脸上瞬间没了笑容……
                                                      风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她下面的话,他知道,她会告诉他的。
                                                      “我一点也不想进宫做什么高高在上的妃子,可是我父亲……他说,只要我可以当上皇后,他就是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从来都不顾我的感受……”说到最后,沙曼的眼眶已变成了红色,晶莹的泪水好似下一秒就会落下。
                                                      又是为了权势……风皱着眉头想着。
                                                      “你可以去求皇上啊!求他放了你!”
                                                      “可能吗?不可能的。两天后,皇上就要按例册妃,而我,终究是逃不了的。我的父亲,一定会想尽办法让我成为皇上的女人。”此时的沙曼,不带任何希望的说着。
                                                      看着这样的沙曼,他突然很想帮她!可是,他已是自身难保,怎还能去帮别人?最后的最后,沙曼还是离开了,他没能帮到什么,即使他想帮,也是有心无力。
                                                      用过晚膳,他披散着头发坐在院子的小池边吹了凉爽的风,这份宁静,让他很舒服!突然好想弹琴啊!吩咐蓝天画在院子中准备了一架琴,对着星空弹琴,感觉应该不错吧!
                                                      轻轻抚上琴,这种感觉可以使他忘记一切烦恼……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为人作嫁
                                                      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倾塌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瑕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看一夜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天地浩大
                                                      一首【倾尽天下】缓缓而出,字字震荡着门外那个人的心……


                                                    回复
                                                    27楼2017-08-03 23:17
                                                      第十三章 倾尽天下 背后的故事
                                                        洛龙熠本是在宫里随意走走,不知不觉自己竟来到了【余一宫】。这座宫殿本就是一座冷宫,余一余一,多余的人住在多余的地方,本想直接赐死这个假冒的凯玲,但最后还是将她留了下来,他告诉自己,只是想在玩玩这个愚蠢的女人而已。
                                                        欲抬脚离开,一阵好听的琴音使得他停下了脚步。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覆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字字触动着他的心弦!这首曲子,真好。
                                                        鬼使神差,他走了进去……
                                                        弹琴忘我,风始终没有改掉这点,所以自洛龙熠走进来他都没有察觉。
                                                        一样丑陋的容颜,一样灰不溜秋的衣服,一样跟容颜不搭的那一头乌黑柔和的发丝,唯一不一样的是,她的身上多了一种让他欣赏的东西——认真。
                                                        他始终觉得,*****的容颜,绝对不像现在这样。
                                                        最后一个音律结束,双手轻轻置于琴弦之上,抬起眼眸,看到正看着自己的洛龙熠差点没吓的从椅子上跌下来!
                                                        “皇、皇、皇上,你、你怎么来了?”风有些结巴了,他是真的被吓着了!这个皇帝怎么出现都没个声音?!
                                                        洛龙熠慢慢走近‘她’,手指轻轻拂过古琴,随意勾起一个琴弦,眼眸不抬的问道:“刚刚,谈的那首曲子叫什么。”
                                                        脑子一阵短路,反应过来的风站起身低下头回答:“【倾尽天下】。”
                                                        “倾尽天下……”洛龙熠喃喃自语,而后看向‘她’问道:“是你自己作的吗?”
                                                        “不,是河图做的曲子。”刚说完他就后悔了,这个年代哪有河图啊!
                                                        “河图?”毫无疑问,皇帝是疑惑的。
                                                        “是我朋友。”他只好先这么说了,在问下去恐怕他要将21世纪的事都说出来了,到时候,眼前这个英俊的皇帝恐怕会直接将他论‘神经病’给咔嚓了!
                                                        洛龙熠一脸了然,注意到一直低着头的‘她’,说道:“以后在朕面前,不要低着头。”
                                                        皇帝都这么说了,他敢不从吗!正正色,他缓缓将头抬了起来,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眼睛的洛龙熠,他忍不住又低下头去!皱皱眉头,皇帝的眼神好似能看穿他一样,让他无法正视!
                                                        看着‘她’又将头低了下去,洛龙熠正欲说什么,‘啪嗒——’两声声响解救了惜的僵局。
                                                        “皇上赎罪——”
                                                        “皇上赎罪——”
                                                        天画和百诺本欲将泡好的茶端给‘凯玲’的,谁知一出门就看见站在风面前的洛龙熠,吓的打翻了手中的茶!顾不得地上的碎片,双双连忙跪下求饶!碎片镶进了肉里,膝盖部已慢慢染成了红色!但她们已顾及不到疼痛,此刻的她们只剩下了瑟瑟的发抖!
                                                        在洛龙熠眼中,这根本不算什么,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碎片,在看了看跪着的两名女婢,好似下一秒就会杀死她们!
                                                        风看此知道情况不对!连忙上前一步正对着洛龙熠,也就正好挡住了洛龙熠看天画和百诺的视线,诱惑道:“皇上,【倾尽天下】背后还有一个故事,您要听吗?”
                                                        这的确吸引了他的注意,收回目光看向‘她’,眉眼一挑,说道:“好,那你就给朕讲讲。”
                                                        “是,那皇上,这边请。”风一手指着院落中的石桌,另一只手则在背后偷偷对着的天画和百诺打着‘快走’的手势。
                                                        洛龙熠嘴角上扬,突然倾身拥住‘她’的腰,轻轻吐出几个字:“朕有个更好的地方。”
                                                        “啊?!”风惊呼一下,且略带疑惑,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洛龙熠已带着‘她’飞身到了屋顶。
                                                        天画和百诺面面相视了会儿,皆吐了一口气,随后忍着疼痛起身扶着对方慢慢进屋。风不知道的是,他小小的一个举动,竟赢得了天画和百诺的忠心!
                                                        洛龙熠首先在屋顶坐下,看着一脸呆滞的‘她’轻轻一笑:“坐下,给朕讲讲那个故事。”
                                                        慢慢缓过神来,才发觉自己脸竟有些微烫,这个皇帝居然抱他?!他可是男人!虽然……虽然现在的他并不知道……
                                                        “还愣着做什么?想让朕治你的罪吗?”洛龙熠含笑说着。
                                                        抿抿嘴唇,‘她’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虽然‘她’是男人,但‘她’不能让皇帝知道,后果不是‘她’所能承担的。缓了缓情绪,‘她’开始讲出了【倾尽天下】背后的故事……
                                                        “以前有一个草莽出生的皇帝,周帝白炎,他死在称帝十载后的一个雪夜。他不喜奢华,逼宫夺位后便废弃了前朝敬帝所建的华美宫室,而每夜宿在帝宫内的九龙塔,死时亦盘膝在塔顶石室几案前的蒲团上,正对着壁上一幅画像。而这个画像,倘有历过前朝的宫女在,定会认出,那画上颜貌无双的女子,正是前朝敬帝所封的最后一位贵妃。原来在倾国的十年之后,白炎终究追随那人而去。他身后并未留下只言片语。于是所有关于周朝开国皇帝的谜团,都与那悬于九重宝塔之上、隐在七重纱幕背后的画像,一并被掩埋进厚重的史书里。”
                                                        “朕不是第一个皇帝吗?”
                                                        听着洛龙熠的问题风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糟糕!他居然忘了这个架空时代才有了史上第一个皇帝!怎么还会又冒出其他皇帝呢?!失策!!
                                                        “其实、其实我,不,奴婢也是听说的……”不敢看皇帝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他只好想办法模糊的混过去。
                                                        “虽然朕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不过这个故事很感人。”还好!洛龙熠没有继续追问,这也让风松了一口气。
                                                        “是啊!皇帝也有专情的。”风一句无意的话却惹来了洛龙熠的沉默。他又后悔了,他忘记了旁边这个人可是皇帝!乱说话会死人的!
                                                        许久,他终于听到了洛龙熠的声音,不过却是——“很晚了,早些休息吧。”
                                                        随后他便被洛龙熠以同样的方式给送了下去,洛龙熠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风不住感叹,今天,好像自己说错了很多话。
                                                        而洛龙熠没有发现的是,这个假冒凯玲的女人在他面前从来都没有守规矩过。


                                                      回复
                                                      28楼2017-08-03 23:26
                                                        今天就更新这么多了,明天继续,小综艺可能要拖一拖了,先把小说更新到四十章再说吧,希望大家不要责怪莉芙哟!


                                                        回复
                                                        29楼2017-08-03 23:29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04 08:19
                                                            第十四章 那一夜,他看到了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
                                                              第三天,他已经没有办法在轻松起来,因为今天一过,他的眼眸就会变回蓝色!到时候会惹出什么风波他难以想象!还有,玲儿怎么样了?自己三天没有回去,玲儿可以照顾好自己吗?如果被人欺负了怎么办?玲儿知不知道她喜欢的那个人是王爷?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好担心!
                                                              不行!他一定得回去看看玲儿!可是……皇帝并没有放他出宫!这样出去,后果不堪设想!自己到没关系,但他不能连累到别人!或许、或许他可以……
                                                              嗯!就这么办!
                                                              于是乎,在夜深人静之际,所有人几乎都已就寝,他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其实他是想找夜行衣的,但皇宫想找一件夜行衣实则难为升天,黑色的衣服倒是很好找),照着月色,他使用轻功,在无数个宫殿上飞行,方向——自己的家【永安居】。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行踪全落入了暗处一个人的眼中,原来她会轻功?那人嘴角勾起,悄然飞身尾随于后……
                                                              抵达【永安居】,风直接往玲儿的房间走去。
                                                              “这个玲儿……”看见正以‘大’字型躺在床上美滋滋睡觉的玲儿,嘴角还流着不明液体?风无奈的低喃一声,自己在皇宫步步惊心,玲儿到好,在家舒舒服服的睡觉,看她这个样子估计又在梦帅哥了。
                                                              ‘好帅哦……’他刚想着,玲儿便悠悠的说起了梦话,还一边傻笑着!他还真是了解他这个妹妹啊—。—!
                                                              无奈的摇摇头,他漫步走至床边坐了下来,看着睡的正熟的玲儿,他不忍叫醒她,唯有默默在一旁看着她超‘甜美’的睡颜,伸手摸摸玲儿的脸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只要玲儿没事,要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呆了大概一个多时辰,他离开了,他必须得回皇宫去,即使在天亮之际,他的眼眸会重新变回蓝色,他也必须得回去!如果他突然失了踪,恐怕不单单是玲儿会有事,也许连天画和百诺都会被他所连累!
                                                              药,只有一颗,他只好靠外在的隐藏了,如若真隐藏不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又转头看了看玲儿,玲儿还是睡的那么香,那么甜,他那单纯的妹妹,怎能进皇宫这种恶毒又充满心机的地方呢!他的选择,也许是对的。
                                                              离开【永安居】的他往皇宫飞去,不过,在飞往皇宫的路上他发现了一个很美的地方!一个极为隐蔽的小潭,此潭非人为,清澈见底,月光反照于水面泛起丝丝涟漪,心中一阵宁静——此潭周围又有树木和石头所挡住!真是一个绝佳的游泳之处!他一眼便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地方!也迫使他停下了赶往皇宫的脚步。
                                                              奇怪,刚刚在来的路上怎么没发现?
                                                              现在的他突然很想下去凉一下!而且他遗传了他爸爸喜欢游泳的爱好,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泳也是他除了音律以外的喜爱之一。
                                                              看看四周,漆黑的夜晚怎么可能会有人来?就算有人来也没关系,反正他又不是扭扭捏捏的女人,就游一会儿再回皇宫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怀着这种侥幸的心理和湖水对他极大的吸引,他选择了在这个小潭畅游一会儿。
                                                              如果让他知道,那个人一直在暗处观察着他,而且还看到了他绝美的容颜!那他打死也不会下水的!
                                                              为了图方便和时间,他只是脱掉了外面一层黑色的衣服,里面仍然是一件黑色的衣服,因为是黑色,而且不是贴身的内衣,以至于在身后的那个人根本没有察觉,这具身体是男的。
                                                              本被蓬松扎起的头发被他随意散开,那一头乌黑的青丝倾泻而下,在月光下显得尤为柔亮!自背后看去,竟让人有种蛊惑妖媚的感觉!
                                                              而他的一举一动,全落入了暗处那个人眼内。
                                                              将脱下的衣服放在离水面不远的石头上,飞身而起,身体化作鱼美人般直钻水中……
                                                              入秋的湖水还是有些冰凉的,慢慢适应后,他却很是舒服!
                                                              许久,他满足的从水中冒了出来,正好背对着那个人,肩膀处的衣服滑落,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沾了水珠在月光下犹如晶莹剔透的粉玉般性感迷人……
                                                              下腹一阵燥热,洛龙熠懊恼的皱起眉头!硬是用内力给深深的逼了下去!在看去,他的眼中只剩下惊艳——
                                                              风不去理会落下的衣服,侧过头抬起看向泛着清光的月亮,嘴角满足的勾起,眼眸微闭,白质绝美的脸上毫无瑕疵,毫无疑问,那丑陋不堪的妆术已全然洗净!长长的睫毛沾着水珠一颤一颤的扑在脸上……
                                                              那一夜,或许是洛龙熠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夜!因为在那一夜,他看到了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如出水的芙蓉般毫无半点瑕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04 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