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小说吧 关注:20,505贴子:783,116

【原创玛丽苏】Hysteria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女主和她的男朋友们。重新画了个镇楼所以重开。劫刀一起嫖简直不要太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8-04 13:56
    二楼。
    之前的帖子已经说过了,现在再说一遍。本文是高三那段时间yy的产物,发出来纯粹是好玩啦。
    然后这下重开,就可以把之前那个帖子一天搬一段过来,这样一来我又可以拖更好多天。hhhhh被自己的机智折服!
    下面是女主角的人设,我现在在考驾照中,有时间会多画一些图的。
    【本文第一人称注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8-04 14:00
      三楼。
      表明一下游戏中我对这两个角色的cp立场。
      没错就是劫刀!!!劫刀赛高!!!什么师兄徒弟大小姐哪有劫刀来的刺激!!!
      欢迎劫刀党跟我一起玩,我是小透明w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8-04 14:0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8-04 14:04
            【01】
            如果说我之前把《Re:0》男主的奇葩穿越吐槽得体无完肤是错误的行为,那么现在发生的情况就是蕾姆对我的惩罚了。
            没错,我和那个史上最惨的男主角一样,拎着装了零食的塑料袋走在大街上,居然就穿!越!了!!
            不过那货运气比我好一点,他是从晚上穿越到白天,我就比较惨了,我特么是从大白天穿越到晚上!
            现在大概是午夜,月光笼罩下的城镇只有几扇窗户零星地透露出微光。远处更是一片漆黑,黑漆漆的楼房像是没有人居住,清冷地伫立在黑暗里。
            回忆起以前喜欢看的猎奇向动漫,我心里简直一千万只羊驼奔腾而过。在这样寂静的环境中,自己快速的心跳声在耳边清晰地跳动,再想想那些动漫中的画面,双腿发软不听使唤。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太倒霉,刚刚高考结束的阳光好少年,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不过是出来买个泡面,为什么还要撞见鬼??
            最终,我自暴自弃地在路边坐了下来,紧紧地闭上眼睛默念着阿弥陀佛,祈祷自己死的不要太惨。
            身后突然传了一阵开门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几乎是一跃而起跑到路中间,回身一看,是个面相很慈祥的老婆婆。
            “吓到你了吗,小姑娘?”她对我笑起来。
            “啊……不是……那个……我……”我摇摇头,突如其来的温暖让我有些语无伦次,我总不可能告诉她我以为她是鬼吧?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街上呢?最近影流又开始到处抓小孩子了,要当心点。”老婆婆说。
            相较于她好心的提醒,我这边是彻底的脑子短路了。
            她刚刚说什么?影流?影流之主?英雄联盟?
            我终于反应过来,原来我是穿越到游戏里了。
            “……我……我迷路了,不知道家在哪里。”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胡编乱造一通后又问,“老婆婆,影流那么坏吗?”
            “迷路了?真可怜。来先进来吧,在这里住一晚吧。”老婆婆侧身为我让路,关上大门带我上二楼,“老婆子家里没人,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你可不要嫌弃啊。”
            “不会不会,我还要谢谢您呢。”我连忙摆手。
            “说到影流……前几年是做了些好事的,逼得诺克萨斯的刺客收敛了许多,可是近来啊……”老婆婆领着我进了一个房间,把灯打开,把声音压低了说,“他们抓一些小孩和年轻人,据说是要拿去献祭,给影流之主练邪恶的忍术用呢。”
            这一刻,我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劫啊,我的梦中情人,我不相信你会是这种人!
            “热水在这里,我就住在楼下,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来找我。”老婆婆替我铺了床,又叮嘱我。
            “好,麻烦您了。”
            老婆婆笑着点点头,带上门离开了。
            我听着她下楼的声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关上灯整个人倒在床上,梳理着思绪。
            我好像……真的来到瓦罗兰大陆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要怎么样才能回三次元?还是说……是有人召唤我来这里的?我有个什么必须要完成的使命?瓦罗兰有个大危机,需要我这样的盖世英雄来拯救?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吐槽了下自己,果然是玛丽苏看太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8-04 14:07
              一阵响动从窗外传来,我朝窗口看过去,一道人影跟着就闪了进来,淡淡的血腥味也同时弥漫开。
              我吓个半死,想想这是瓦罗兰,流血事件什么的应该很正常,于是大着胆子,借着月光看窗口的那个人。
              一身暗蓝色的衣服,兜帽,拳刃,斗篷末端系着枚枚利刃。他正躲在墙后朝窗外张望。
              泰……泰隆?!我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他突然回头,好像这时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个人,眉头一皱,瞬间就闪到了我身前,左手捂着我的嘴巴,右手的拳刃逼着我的脖子。
              他俊朗的脸有一半埋在兜帽的阴影中,但那双冷冽的眸子明亮依旧。因为靠的近,浓烈的血腥味涌入我的呼吸,而我因为惊讶和害怕吓的心跳飞快。
              “别出声,”他的声音低低的,呼吸有些急促,似乎是跑了很久,“否则就杀了你。”
              面对这个杜·克卡奥专门培养出来的刺客,我当然是忙不迭地点头。他又盯着瑟瑟发抖的我看了一会儿,终于放开了我。
              他衣服上有不少血迹,应该是与人缠斗过。究竟是什么人能和泰隆打得不分伯仲呢?见他坐到一边去查看伤口,我便小心翼翼地问:“……你是泰隆吗?”
              正在解拳刃的人停下了动作,抬头警惕地看着我:“你是谁?”
              完全没料到他会反问的我一时没想好怎么回答他,“我……反,反正你就是泰隆对吧!”
              泰隆冷冷地盯着我,说:“那你知道看见刀锋之影执行任务的人,是什么下场么?”
              诶?!
              我犹如突遭雷击,欲哭无泪地说:“……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啊,我那么喜欢你,结果第一次见面你就要杀我灭口……”
              听了我这话,泰隆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丰富了。
              还没等泰隆再问什么,他突然警惕地望了望窗外,迅速把解到一半的拳刃重新绑好,又快步走到我面前,在我不明所以的视线中抓起被子的一角递给我,命令道:“咬着。”
              “啊?咬……?”我一脸懵逼地望着他。
              “别废话。”泰隆粗暴地捏住我的下巴,把被角塞进我嘴里,然后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拉起我的左手,不由分说就一刀划在我手臂上。
              “呜!”血肉被撕裂的痛楚瞬间就让泪水浸满了眼眶,我根本不敢去看血肉翻开的伤口,因为我知道我看了可能会哇的一声哭出来。
              “乖乖待着,只要我没被抓到,我会帮你治的。”泰隆收起拳刃冷冷地说着,走到衣橱旁,“否则就等死吧。”说完就藏了进去。
              手臂上的伤疼得我倒吸冷气,看着那道狰狞的伤口血流不止,我用右手一把扯下塞在嘴里的被子,越想越委屈。莫名其妙穿越却没有艳遇也就算了,为什么我还要负伤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8-04 14:09
                血液的流失让我开始有些头晕,可疼痛却没有减轻分毫。“刷刷”几声后,房间里又出现了几个人影。我抬眼看去,是一群蒙面忍者。
                他们似乎是窃窃私语了什么,然后其中两个忍者向我走来,也不管我是个伤员,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扔到了地上。
                “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蓝衣服,戴着兜帽配着拳刃,身上有伤的男人?”他们问我。
                “……有……有啊,”我疼得脸色发白,视线也有些模糊,但考虑到泰隆的安全,还是捂着伤口说,“……他闯进来,我不小心看到他的脸,他砍了我一刀就跑了。”
                为了体现真实性我觉得我应该哭一下,就着伤口疼我确实想哭,于是就真的哭了起来,不时用手背擦着眼泪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你……好了好了别哭了。”两个忍者大概是对女孩子哭没有办法,于是回到众人之中。
                血液的流失让全身都变得无力,我渐渐止住了哭泣,隐约听见他们说“教主”“刀锋之影”什么的,但是又听不真切。
                ……教主?难道是……
                我睁大了双眼,仔细去辨认忍者中的头领。终于在某个时候,我在忍者们低头的瞬间看到了中间的那个人。面具和红眸,背后和小臂上佩戴的利刃,那着装和气场我都万分熟悉。
                “……劫。”
                我尝试着去叫他的名字,可失血让我没有力气。他站在忍者们中间下达着什么命令,完全听不到我的声音。
                “……劫。”我用尽力气,又叫了一遍。
                这次,我看见他猛的把脸转向了我,但他没有任何举动,那双猩红的眸子里携带的眼神我无法理解。
                “真的……真的是劫啊,运气真好……”我捂着伤口靠在墙上望着他,有气无力地,但是欣喜地笑。
                劫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低声对忍者们说:“按我刚才说的做,去吧。”
                忍者们低下头以示敬意,然后纷纷结印,像来时一样,“刷刷”几下就不见了。
                我在模糊的视线里看见劫向我走了过来,他把手朝我伸过来的时候,我以为他要杀我,吓得闭上了眼睛。可接着我身子一轻,睁眼才发现他把我抱了起来。
                我看不到劫的表情,可我是真的脸红了。他把我放回床上,把一个小瓶子放在我手里,声音无波无澜:“涂上这个,会很快止血的。”
                “劫……”我心里一暖,见他已经走到了窗前,急忙叫他,他听见我的声音又转头回来,“我知道你不会那样的……你一定,是个很好的人的……”
                劫看着我对他笑,什么也没有说,过了一会儿,便结印离开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8-04 14:09
                  这时候手臂上的疼痛已经麻木了,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只觉得很累。
                  就在我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绕过我背后,我一下子又吓得清醒不少,接着泰隆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别睡,睡了就醒不过来了。”
                  切,是谁害我变成这样的啊?
                  泰隆把我扶坐起来靠在床头,拉过我的手,拿出一个药瓶来,把药粉抖到我的伤口上,又从被单上撕下长长的布条把它包扎好。
                  看他处理得简单粗暴,连伤口都不帮我清洗一下,我扯着嘴角问:“这……就完了?”
                  泰隆高冷地看着我:“你还想怎么样?”
                  于是我就和他那样大眼瞪小眼。
                  “你手里攥着什么?”他注意到了我手里的小瓶子。
                  “劫给我的药~”我有些得意。
                  泰隆顿了一秒,不由分说把拳刃压上我的脖颈,“你跟他很熟?”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你就这样用刀对着你的救命恩人?!”我气的要死,狂冲他翻白眼,“我也认识你啊!你跟我很熟吗!?”
                  泰隆还是眼神冷冷地,他收回刀坐到一边去,慢慢地卸下拳刃。
                  他大概是要看自己的伤吧。照正常的剧情发展,这时候本应该是穿越的女主角各种关心照顾男方,为他上药包扎,在这过程中碰撞出爱的火花。可那家伙先给了我一刀。我看看自己包扎粗糙的手臂,抽了抽嘴角,懒得吐槽。
                  我小心地把劫给我的药放进口袋里,一抬头发现泰隆已经摘了兜帽,露出墨色的碎发。他微微低着头,脸庞的线条如刀削一般,流畅而俊朗。我咽了下口水,顺着他的视线去看他的伤口。他伤在左臂上,所以他现在的状况就是赤裸着半边上身,胸膛和腹部匀称的肌肉就那样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的视野之中。
                  不愧是曾经的男神刀锋之影,长得帅也就罢了,身材还那么好。
                  “别像饿死鬼一样盯着我。”
                  泰隆冷冷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低下头继续YY。
                  “你过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泰隆拿着布条冲我摆了摆手,我赶紧跑过去,帮他包扎已经撒过药粉的伤口。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还有影流之主?”他转过脸来看着我。
                  我知道他迟早会这么问,不过我还是沉默着包扎完他的伤,一抬头对上他深邃的眸子,脸上一热慌忙把视线移开。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低着头,声音也越来越小。
                  “不是这个世界的?”泰隆眯起眼睛,一脸的不信。
                  “嗯,我本来的那个世界没有魔法,但是有一款叫英雄联盟的游戏。你和劫都是里面的英雄,还有艾希、伊泽瑞尔、卡特琳娜……好多好多。”
                  泰隆轻轻皱着眉,似乎有些相信了,却还是很奇怪,“英雄联盟?那个战争学院刚刚成立的组织?”
                  “对啊对啊,”我点点头,“你不是已经加入了吗?”
                  “没有。”泰隆说,“将军同我提过,我拒绝了。”
                  难道我来的这个时间点,是泰隆还没有加入英雄联盟的时候?我暗暗吃惊,又看着泰隆的眼睛笃定地对他说:“你会加入的,将来,你会为了杜·克卡奥将军加入英雄联盟。”
                  泰隆用复杂的眼神盯了我半晌,又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愣了一下,想起以前在贴吧看到过一篇穿越文,说是在异世界说出真名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于是我又想到了巨人里面那个王室的私生女,有一个逼格很高的真名。
                  “……希斯特利亚。”我脱口而出。
                  “希斯特利亚……”泰隆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又说,“既然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又怎么会来到这里?”
                  这就问的我比较欲哭无泪了,因为我也很想知道啊!
                  “……我不知道,反正我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到这里来了。这家的老婆婆很好心,愿意让我睡一晚上……我也不知道明天要怎么办,就想着说不定睡上一觉,明天就回去了呢。”我摊开双手,无奈的耸耸肩。
                  泰隆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他的胃先一步夺取了话语权。尴尬几秒,他沉默着穿好了衣服。我忍着笑意,又想起我有泡面,老婆婆还给我准备了热水,就起身忙活开了。
                  “你在干什么?”泰隆见我不断从塑料袋里掏出奇怪的东西,于是问到。
                  我神神秘秘地回答:“这个是我们那个世界特有的魔法~五分钟给你大餐!”
                  于是五分钟后泰隆坐在我身边吃着某师傅牌泡面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啊……不过泰隆真的是吃个面都帅的要死。
                  向泰隆道了晚安,我就跑回床上睡觉。他坐在旁边冥想,也不理我。
                  我做了一个很扯的梦,梦见我统治了瓦罗兰。女英雄们跳钢管舞取悦我,男英雄们任我翻牌,纳尔还是我的宠物!
                  ……我果然是在做梦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8-04 14:10
                    晨光熹微,东边的海面上渐渐映出橘色。天空如同水洗过般,显着浅浅的蓝色,干净通透。远远的地方隐约传来牛铃叮呤的声音,整个艾欧尼亚就这样渐渐地苏醒了。
                    很常见的古和式木制建筑群,错落而井然有序,它们组合在一起,便是一个庞大的影流。
                    劫站在纸窗前,听手下忍者的汇报。
                    “再去找,尤其是渡口绝不能放松,除非他利用魔法……”劫皱着眉头,忽然想起什么,又说,“去查一下,今天那个女孩的身份。”
                    房间里又只剩下劫一个人。
                    他闭上眼睛揉了揉眉骨,回想起那个女孩的模样。
                    “劫,你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的。”
                    劫不能不想,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还是那样地欣喜。望着他的那双黑眸里没有恐惧和惊慌,却是温柔至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8-04 14:10
                    ————【TBC】————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8-04 14:11
                      好看的不能再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4 15:03
                        楼楼,那我都看完了你以前写的,我要肿么办


                        收起回复
                        14楼2017-08-04 18:29
                          yy自己穿越只为了看俩刺客搞基玛丽苏也要有点梦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04 19:13
                            弱弱的问一下,玛丽苏到底是什么


                            收起回复
                            16楼2017-08-04 19:30
                              先留个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4 23:36
                                  【02】
                                  醒过来的时候是晚上,我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环视四周,我瞬间就清醒了不少。这是个十分奢华的房间,一派古欧罗巴的气息。
                                  ……呃,什么情况?又一次穿越?
                                  左臂上传来的疼痛告诉我,之前我确实是挨了泰隆一刀。扶着额头坐起来,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劫给我的药还在。但奇怪的是,我右脚脚踝上套了一个小铁环,上面挂着两个铃铛,一动就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什么鬼……”我铆足了力气,也没能把那个小铁环拽开。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暂时放弃了与铁环的抗争,抬起头盯着门口。只要能见到主要人物,就能判断我又到了哪里了。
                                  然而很遗憾,开门进来的是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褐发碧眸,二十多岁的样子,穿着华贵的浴袍,见我一脸困惑地盯着他,于是笑起来:“你醒了?我的小百灵鸟。”
                                  小……百……灵……鸟……啥?!
                                  “……这是哪里?泰隆呢?”我决定先不吐槽。
                                  “……果然是睡得太久了么?怎么连德邦头号通缉犯的名字都说出来了?……下次得让他们少放点剂量……”那个人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又对我笑,“这里是德玛西亚,我是罗西斯伯爵……的儿子。我的小夜莺。”
                                  “德玛西亚?!”我睁大了眼睛,“可我明明记得我是在艾欧……”
                                  “没错,所以你是我买来的。”他碧色的眼睛眯起了一些,笑意不减,“你已经睡了三四天了,我的小知更鸟。”
                                  等等一开始不是百灵鸟么?!!
                                  “你在说什么啊?买来的?”我惊异地追问着,心里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
                                  官二代走到床边坐下来,没有理会我的问话,伸手抚上我的脸,又抬起我的下巴仔细端详,笑道:“黑发黑眸……我就喜欢你们艾欧尼亚的小女孩。”
                                  “那……那个……大哥,我不是……艾欧尼亚人。”我流着冷汗假笑。
                                  “什么!?”官二代脸上的笑意陡然消失,“你不是艾欧尼亚人?”
                                  “我在哪儿迷路了,就……”
                                  “可恶,中间商跟我说你有纯正的艾欧尼亚血统,开了很高的价。”官二代骂了几句,我原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结果他看了我一会儿,又自言自语般说,“管他的,起码长得还像艾欧尼亚人,这张脸也够我玩半年。”
                                  WTF?!本小姐如此闭月羞花,居然只够你玩半年?不对我在想什么!!
                                  我条件反射般往后缩,装着很硬气的样子说:“……我跟你讲,我可是来着异世界的尊贵的召唤师!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召唤师?”官二代无所畏惧地笑了,“那是什么?”
                                  见他这反应,我这才想起来英雄联盟才刚刚开始组建,恐怕连泰隆都对【召唤师】这个词没有认知,何况普通人。
                                  “来吧,夜晚可是非常宝贵的呢。”官二代同志的笑容切换为淫荡模式,把手伸向我的衣领。
                                  “喂喂喂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我这下是真的吓哭了,抱着胳膊誓死不从。
                                  什么鬼!为什么别人穿越一来就被暖男伊泽瑞尔捡到带回家里发展感情,我却又受惊吓又受伤还要被迫做奇怪的事情???
                                  脚踝上的铃铛叮呤作响,我越是挣扎官二代就越笑得兴奋。所以说我是有非洲血统吗?为什么脸这么黑啊!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贞洁不保已经开始思考怎样寻死不会太疼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又冷又略熟悉的声音:“放开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8-05 20:19
                                    官二代不动了,我也从嚎啕大哭变成低声抽泣。抬起头,官二代依旧半压在我身上,不过他脖子上架了把刀。他身后,是那个冷漠的诺克萨斯刺客。
                                    “泰隆!”我惊喜地叫他。
                                    “还不过来?”泰隆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如梦初醒一般擦了擦眼泪,拉好衣服穿上鞋子,迅速跑到他身后抓着他的斗篷边,缩着身子心有余悸地抽泣。
                                    “……兄弟,这女孩儿你要是喜欢……就送你了,千万别动手!”官二代抖个不停,举着双手战战兢兢地说。
                                    泰隆没有说话,而是微微转过脸来低头看着我。我的身高才到他肩膀,不明所以地仰起脸,泪眼朦胧地望着他。又过了几秒,泰隆的左手从我肩后环过,轻轻蒙住了我的眼睛。
                                    “别看。”他淡淡地说。
                                    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继而听见利器刺进血肉的声音,血液的味道在空气中浮动。我听见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官二代甚至连死亡的惨叫都发不出来。
                                    泰隆引导着我转了个方向,才把手松开。他什么也没解释,只是把斗篷解了下来,状似随意地披在抱着手臂瑟瑟发抖的我的身上。
                                    他的手不经意间碰到我颤抖的身体,顿了一下便缩了回去。
                                    “你害怕么?”他问。
                                    我愣了一下,只是更加低着头低声啜泣,没有回答。
                                    泰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背对着我半蹲下去,对我露出宽阔的脊背,说:“上来。”
                                    这次我没有犹豫,趴到他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脖颈。他稳稳地背起我翻出窗户,不一会儿就离开了那个有不少守卫把守的伯爵府。
                                    泰隆背着我在许许多多的屋顶之间飞跃,凉凉的夜风从耳旁呼啸而过。我搂着他的脖颈,脸贴在他肩上,忍不住轻声哭起来。
                                    “冷的话,把兜帽戴上。”泰隆淡漠的声音从前面随风传来,他的动作又快又稳,不一会儿就远离了德玛西亚王城的中心,身边那些高高的尖顶建筑越来越少了,“我们不能在城里过夜。”
                                    “泰隆……”我哽咽着咬住下唇,“我想回家……”
                                    泰隆似乎愣了半秒,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速度往前飞奔。
                                    “……虽然我很喜欢英雄联盟,喜欢你们很多人,可是……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遇到这种事呢?”我越想越委屈,眼泪一滴一滴地打在泰隆背上,“……我就只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啊……又没有能力拯救世界,我只想回家……吃妈妈做的饭……”
                                    泰隆一言不发地沉默着,就任由我把眼泪蹭在他背上。过了一会儿我哭累了,就默默地趴着,也不说话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8-05 20:19
                                      到了城郊的森林里,也不知道泰隆做了什么,眼前树木得影响变得模糊起来,出现了一幢色调阴沉的建筑。泰隆背着我走过去之后,我身后传来忽然像是魔法启动般的声音。
                                      “别紧张,是个法阵。这是诺克萨斯的地方。”泰隆说。
                                      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他把我放下来,说:“先在这里待一天,明天晚上回诺克萨斯。”
                                      “……诶?”我有些惊讶,“你要……带我去吗?”
                                      泰隆好像白了我一眼,大晚上的看不清。他看了看我,视线落在我脚上,皱起眉头对我说:“坐下,右脚伸出来。”
                                      我听话地照做了,他便半跪下来,握住我的脚踝,右手拳刃在挂着铃铛的铁环上轻轻一磕,铁环便断开了。
                                      “……好厉害的刀!”我忍不住感叹。
                                      泰隆似乎对这个评价颇满意,起身把手在我头上放了一下,“早点休息。”说完就要去隔壁。
                                      “泰隆!”我抓住他的衣摆,恳切的望着他,“为什么……你会来救我……来德玛西亚……”
                                      我当然知道从艾欧尼亚到德玛西亚的路线有多遥远,也知道诺克萨斯刺客出现在德玛西亚有多危险。
                                      然而泰隆一脸波澜不惊,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你借住的地方,是贩卖人口的交易站。那天晚上我离开的时候,看见你被下了药带走。本来是不打算管的,想了一天决定就当还你那碗面的人情,正好这边也有个人要杀,就顺路来了。”泰隆好像自以为解释的字数很少,还特意强调了一遍,“今天刚好看见你,救你只是顺手。”
                                      ……那这一切的一切还真是巧啊。我虽然感动,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吐槽。
                                      “对了,手给我看看。”泰隆又把我的手拉过去,解开布条,又拿新的换上,“运气不错,没感染。”
                                      “泰隆……”我扯着他的衣袖。
                                      “怎么了。”
                                      “我可以抱抱你吗?”
                                      “不可以,你……”
                                      他刚刚高冷的拒绝完,就被我抱住了右臂,我心满意足地靠着他,准备睡觉。泰隆虽然不太愿意,但可能是看我年纪小,也就无可奈何地由我去了。
                                      也许是刚刚哭累了,不一会儿我就开始梦呓:“……泰隆……”
                                      刺客面无表情地答应了一声,又听见我含混不清的声音,“……我好喜欢你啊……以前就喜欢……现在更喜欢了……”
                                      泰隆偏头看着已然睡熟的我。
                                      自称来自异世界的,奇怪的,蠢得要命的女孩。他在心里做了这样的评价。
                                      “这样睡不会不舒服么……”他自言自语着,把我搂着他胳膊的手拿开,揽过我的肩膀,让我靠在他怀里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8-05 20:19
                                        在影流,劫靠在椅子上,擦拭着他的拳刃,听手下的汇报。
                                        “……近来人口失踪,就是这些人搞的鬼……我们赶到的时候,买家已经死了……是刀锋之影的手法,应该是他带走了那个女孩……目前还查不到他们的行踪。”
                                        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眯起猩红的血眸,淡淡地吩咐:“告诉驻留在诺克萨斯的眼线,仔细盯着,刀锋之影一回去,立刻报告。”
                                        “教主……您的意思是……您要亲自去一趟吗?”
                                        劫不置可否,挥手让他退下。
                                        他又想起那个女孩轻声的呼唤和虚弱的微笑,黑发黑眸,像是艾欧尼亚人,可那看见他的反应,又不像是艾欧尼亚人。
                                        她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叹息轻得几乎难以捕捉,血红的双眸敛去了平日里的杀意,眼底的那一抹暮色在这一刻异常分明,深沉而浓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8-05 20:20
                                        ————【TBC】————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8-05 20:20
                                          我其实挺像让你给我画个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05 21:23
                                            喜欢这样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06 02:51
                                              楼主 很,很久不见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06 07:50
                                                你真的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06 11:2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06 11:25
                                                      温热的阳光把闭着眼的视线照得一片血红,我慢慢睁开眼睛,突然想起什么,猛地坐起身。
                                                      泰隆的斗篷从我身上滑落,我看看四周,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对啊……已经被泰隆救出来了。
                                                      我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奇怪泰隆怎么不见了。就在我悲观地想着他把我丢了的时候,他忽然开门走了进来。
                                                      “醒了?”他递给我一个面包,“这地方有一段时间没派人来驻留了,没什么吃的,就出去了一会儿。”
                                                      “……谢谢。”我接过面包,又问,“泰隆你吃过了吗?”
                                                      “别那么多废话,吃东西安静一点。”泰隆略嫌弃地看了我一眼,在一旁坐下来擦着他的刀。
                                                      我只好低下头默默地啃面包,讲道理,这异世界的面包……真好吃啊!!
                                                      泰隆无意抬头,看见我连指尖的面包屑都不肯放过,彻底没法移开视线了,“……你有那么饿么?”
                                                      “太好吃了!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包!”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我感觉自己幸福地要流泪了。
                                                      “不是面包好吃,是你太饿了。”泰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我,“他们没给你吃东西么?”
                                                      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好像有道理,可是,“……呃……你来之前我才醒过来,不知道……”我不好意思地哈哈哈地笑了。
                                                      泰隆无语的看着我,起身出了门,不一会儿又回来,扔给我一个袋子,里面全是面包。“赶紧吃,晚上要走了。”
                                                      “……哎?”我有些惊讶,“这么多啊……”
                                                      “是啊,走到战争学院之前,这就是我们的口粮了。”泰隆又坐了下来,擦拭着他的刀。
                                                      “那我不吃了不吃了!现在也不是很饿。”开什么玩笑,怎么可以逞一时口腹之快日后活活饿死呢?我把袋子放在一旁,又托着下巴问,“泰隆,你真的要带我回诺克萨斯吗?”
                                                      泰隆漠然看我一眼,继续擦刀,“不想去就算了。”
                                                      “想去想去怎么会不想去我想去得不得了!”我急忙说着,又提出了疑问,“……可是,你要以什么理由带我回去呢?”
                                                      这么一说,泰隆似乎也还在考虑用什么借口,“带你回克卡奥家,就说……”
                                                      “就说我是你女朋友!”
                                                      泰隆彻底忍无可忍,面无表情地给了我一个爆栗,“就说你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妹妹,这次去诺克萨斯因为机缘巧合不小心找到了。”他忽然仔细地端详起我来,“嗯……发色瞳色还是比较像我的。就这样好了。”
                                                      “……这……这剧情也太狗血了吧!为什么不说我是你女朋友……别再敲我的头了!会变笨的!”
                                                      “本来也不聪明。”泰隆瞟我一眼,悬在我头上的手往下移,把我胸口挂着的玉佛扯了出来,“这是什么?”
                                                      我愣了一下,又焉了气,“……我妈妈给我求的护身符。”想起老妈我还是很难过。
                                                      “那这个就是我们家的信物了。”泰隆放开手,“在你回到你那个所谓的‘异界’之前,就留在诺克萨斯,我会帮你的。”
                                                      “泰隆……”我感觉被灌了鸡汤,眼角发热,“你为什么要帮我啊?”
                                                      窗外传来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泰隆向后靠在墙上,偏过头望着窗外,视线拉伸得很远,“就当是……谢谢你救过我吧。”
                                                      我愣愣地看着他俊朗的侧脸,再往前,看见窗外绿色的浪海,阳光明媚得让我的瞳孔微微颤抖起来。
                                                      对啊……说不定,一切都会顺利,我以后回到家,可以写一本瓦罗兰游记吧。
                                                      泰隆转过头来,我对上他的视线,开心地笑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8-07 00:01
                                                        “战争学院有传送装置,可以借助魔法直接回到诺克萨斯。”
                                                        关于要去战争学院的原因,泰隆是这么向我解释的。
                                                        我们赶路的时间都是晚上,泰隆带我走的还是森林里的小路。我知道是为了避免被德玛西亚发现,但是听见林子里奇怪的响动,我还是心里发毛。
                                                        月色清透明亮,但是被树影遮挡得所剩不多,不肯轻易落到地面上来。我亦步亦趋地跟在泰隆身后,眼前都是黯淡的景象,他身上的刀锋偶尔反射出一闪而过的光。
                                                        啊……这路要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就在我意志动摇的时候,猛地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脚步的泰隆。不得不说练武的人肌肉就是硬啊……疼得我怀疑要流鼻血了。
                                                        “看不见么?”泰隆的声音低低的,听得出他正面对着我。
                                                        我点了点头,又想他可能也看不见,于是赶紧说:“……就是……不清楚而已……”
                                                        “把手伸过来。”
                                                        “……诶?”
                                                        “照我说的做。”
                                                        我茫然地把手伸向眼前的黑暗,然后,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是戴着手套的粗糙触感,但是那柔和的温度正真实地慢慢传递到我手上。
                                                        “可以走得慢一点,不用勉强。”泰隆这么说了一句,又转过身去了。
                                                        他牵着我的手,让我在一片未知的黑暗中,可以放心大胆地前行。因为他挡在我身前,所有的迷惘、虚幻和不安仿佛都烟消云散。
                                                        我原本因紧张而僵住的手,也慢慢的与大脑恢复了联系,试探一般,小心翼翼地使了些力气。而泰隆,也立刻轻轻地反握回来。是我能够接受的力道,让人安心的不得了。
                                                        当时并不知道,但是后来想想,我可能就是在这时萌生了对泰隆的感情。可是它当时朦朦胧胧,我虽然心跳加快,却也只认为是因为泰隆是我很喜欢的英雄,他牵着我的手,所以我会激动罢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8-07 00:02
                                                        ————【TBC】————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8-07 00:02
                                                          先给阿姨倒一杯卡布奇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8-07 00:45
                                                            那就给小姐姐倒一杯卡布奇诺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8-07 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