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0回复贴,共1
三十七
茗醉楼阁瞎闹事(二)

蓝虞还想说什么,却被从阁楼上方的木梯传来的声音给打断了,伴随着一步一步下楼的声音,男子的声音响起,不卑不亢,让人无法小觑,却也带有一丝玩味和嘲讽。

“看来这位公子似乎不太明白茗醉阁的规矩,一大清早的就在这儿瞎闹,惹得本公子都烦心。”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名男子身穿云白的衣裳,但衣襟并未整理好,露出小块结实的胸膛。他长发并未束好,一头墨黑的青丝披散,妖冶媚人的桃花眼,上缀淡淡的朱丹,嘴角微微勾起,透出一股纨绔的气息,美得不可尤物。有着不尽的玩味。

蓝虞紧皱眉头,脸色发黑看着走下来的男子,不是长虹是谁?“哟,长虹公子今日醒得及早啊?”

“自然,今日本想好好睡,不想哪位不着眼的家伙,清早便扯着嗓门嚷嚷,被吵得不眠,就下来看看是哪个大胆的敢吵本公子睡觉?”他眼底尽是讽刺,嘴角笑意不浅。

蓝虞嘴角一抽,额头上青筋暴起,自己本来今日就是来报仇雪恨的,不想这个不要脸的还不知怕,竟然又惹怒自己,她本想留留情面,报答那顿饭的,现在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蓝虞朝着长虹笑了笑,笑得十分不要脸,“那个吵吵嚷嚷的人就是我,我不过是想把公子吵醒,好见见公子,以解我的相思之苦。”说罢,她抬起衣袖轻轻的试泪,一脸的惆怅痛苦,“公子不知,蓝某第一次见到公子,就情不能自已,虽说我们为男儿身,但我希望公子也亦如此!”

老鸨见蓝虞的样子,心中大吃一惊,暗想这男子真是在老虎头上拔毛,却又担心到口的银子飞走,连忙讨好的笑出声,站在他们二人中间,“好了好了,长虹公子你也莫要生气,蓝公子这不是说笑的么?”

长虹盯着老鸨,神色冰冷愠怒,似乎要吃了她一般,盯得老鸨背脊发凉。

要知道这长虹可是他们茗醉阁一块招钱的活招牌,摇钱树,架子大得很,万万不能轻易惹怒他。

长虹看着老鸨,随即看着蓝虞,好看的桃花眼中尽是嘲讽不屑与厌恶,他打了一个呵欠,慵懒的说“真是无聊啊…大清早扰人清梦,小爷也懒得和你斗嘴,与你在这儿浪费的时间,还不如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说罢他看向别处,神情慵懒,“阿霖,去房里给本公子倒好茶,待会我要喝。顺便把那个东西拿下来。”

阿霖连忙跑过来,愤愤的瞪着长虹,“公子!你睡好了就是使唤人!真不知你天天折腾阿霖有什么好玩的!”虽说他口里是这么说,但还是拔开腿急忙跑到上楼去。

见长虹正准备转身离去,蓝虞轻笑出声,“别着急走啊长虹,你不是说你等着吗,怎么莫不是害怕了想要躲起来?”

长虹一听,嘴角笑意更湛,像是勾起了他的兴趣一般,他将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抵在唇旁边,饶有趣味的看着一脸得意的蓝虞,“听你的口气,我似乎不留下来不行了?”说罢,他慢慢的走下,一步一步的靠近蓝虞,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容,伸出手捏住蓝虞的下颚,慢慢的靠近她,至二人只有分毫之距时,那双妖冶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她,“想要留我也不难,今日我倒是对你有些兴趣,看你如此着急的模样,今日我不收你的银子,陪你好好玩玩如何?”

见他那好看俊美的脸庞靠得如此近,他脸上那种玩味和戏谑的笑容倒真的让她有些微微的不爽,但听男子说不用分毫,便有些吃惊,随即也勾起嘴角,讥讽的看着他,“不收我分毫?看来长虹公子是喜欢了这儿的生活,不打算出去了是么?既然你要好好玩玩,我岂有不答应的理由?”

老鸨看着两人,愤愤的扯着巾绢。不收银子!不收银子那得少多少钱哇!

……

长虹一身白衣,长袍落地,墨色长发披散着,桃花眼上缀朱丹色,薄唇微微勾起,带有着一丝的媚色。他拖着长袍,走到了正中央的檀木桌,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滑过檀木桌,坐了下去,一手搭在檀木桌上,白色的衣袖从桌上垂下。

蓝虞慢慢的走过来看着面前的人,不禁赞叹。他的确很美,若是他用他真正的容貌,也许会更为惊艳。

若不是先前她偶见他在皇宫之中还未换面的模样,倒还不能知道他是长虹,但她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竟用三种容貌,变幻莫测……

而今他这个样子,不得不说有些撩人。但也是让她十分吃惊,若是说他就是那个小将军,要不是她亲眼见到,也无法相信这么一个骚里骚气,带有媚气的男子就是那叱诧风云的小将军。

“…你们最近生意不大好?怎么一个人也没有?”蓝虞轻笑着,神色嘲讽,环顾四周。

老鸨听到蓝虞这句话,双手在衣袖之下紧紧的攥着巾绢,眉头紧皱,皮笑肉不笑,神色十分怪异,“呵呵……蓝公子,这是长虹公子说的,让我们今天将人遣散了。”

“哦?没想到他在你们这儿身价不错呐?这么……”

“就许你纨绔,不许我在这儿的架子大么?”男子撑着下巴,冷冷的看着蓝虞,倒了一杯茶,“要知道,这儿的银子,全靠我大把大把的才进来,换一句话说便是这儿的摇钱树,”他说完,悠悠的喝下了一口茶,随即放下茶盏,抬起了头,笑得妖冶“是你,会得罪你的摇钱树么?”

“而且,”长虹打了一个响指,阿霖从阁楼上跑了下来怀中抱着一个较大的木匣子,朝长虹跑过来。

“公子,阿霖拿过来了。”

长虹伸出手往阿霖的脑袋上揉了揉,“放在桌上。”阿霖点点头,把木匣子放在了桌上。

长虹打开了木匣子,里面装满了金银细软,他看着老鸨和一行人惊愕的神情,轻笑出声,“我并不打算强行的使茗醉阁蒙受亏损,所以,便拿出了一些积蓄,算是赔偿。”

老鸨眼前一亮,但又是一脸**的神色,赶紧接过木匣子,“好好好!那就算你们今日包下了啊!”说罢,她抱着木匣子转身走了,却皱着眉头,愤愤的跺了脚。

长虹抬眸看着蓝虞,“今日,算我请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5 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