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0回复贴,共1
三十八
茗醉楼阁瞎闹事(三)

长虹拿起了酒壶为蓝虞倒了一杯酒,递过去交与面前的人,“说吧,你今日来找我所谓何事?”

蓝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接过了酒杯,冷冷的睨了长虹一眼,轻蔑的哼了一声,嘴角带有讽刺“装,你挺能装?”说罢,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把空杯放在了桌上,随即摆出了方才那副表情“长虹公子你难道不知道我今日来,便是想向你表明我的心意的!”

长虹轻笑,呷了一口酒淡然的看着对面的人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搞笑,就“嗤”的笑出了声,随即靠近了蓝虞,轻轻的捏着她的下颚,薄唇凑近了蓝虞的耳畔旁吐纳,温热的气息打在了蓝虞的耳朵上,让她不免有些紧张。

长虹声音很低,却不乏魅惑“公子如此胆大,我可知道你是女儿身,如果你再接着这样玩下去,指不定我会感动的答应你,到我的厢房里好好的聊聊也可以。”

蓝虞脸色微红,猛地推开了长虹,恼羞成怒的看着他,低声骂道“无耻!”但她很快调整好了心情,一脸的不可置信与期待,甚至有少许的感激涕零“真的吗?要不你先给我弹一曲,我们再到房里好好的聊聊?”

长虹嘴角抽动。

他还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无耻?

他笑着看着蓝虞,“琴在我厢房内,要不你替我去拿?”

“公子,你的琴不是在这里吗?”阿霖笑呵呵的挠着脑袋,指着一间房间,“阿霖记得你把琴放里面了。”说罢他一脸开心的表情,讨好了公子,虽然说没有什么大礼,至少一串糖葫芦还是有的吧?

长虹勾起笑容看着阿霖,“你和公子我果然有仇吗?”说罢,他紧皱眉头,阴森森的看着阿霖,神色十分不爽,“你是不是专门拆我台的啊,阿霖?”他音色拖长,意味不明却让人不禁打着寒战。

……

长虹轻轻的拨动琴弦,琴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他从怀中拿出了一根白色的绸带咬在了唇上,将墨色的长发随意的束起,用白色的绸带束好后看着蓝虞,轻挑眉“你要听什么?”

“唔…弹你最擅长的吧,反正别把月清再弄哭就行了。”蓝虞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看着面前神色淡然的人,朝长虹摆摆手,轻轻勾唇笑着说“反正你弹什么我都会喜欢的~”

月清嘴角抽动紧蹙眉头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蓝虞,捏紧了拳头,“蓝虞,你这样说得我有点不爽啊……”

看着她一脸谄媚的神情,若不是知道她是女子,早就把她给打得六亲不认,跪地求饶了。长虹轻笑,倒是一脸不介意的神情,微微眯起那双妖冶的桃花眼,反而更加让人赞叹。“长虹可没有擅长的曲目,公子爱听不听,”他顿了一下,笑意更湛,“不听滚。”他声音冷漠,配上那温柔的神情,却更加恶劣。

蓝虞的笑凝固在脸上,嘴角抽动,眉头紧蹙。这个家伙不管变成什么身份,骨子里和性格依旧那么恶劣招人讨厌,“长虹公子别生气啊,我可不舍得你生气!要不就弹你第一次弹给我的曲子好了?”

第一次给她弹的曲子?

长虹微微皱眉看着她,随即无害的笑了笑“那是我临时用来搪塞你的曲子,已经不记得曲谱了。”

搪塞…她?!

蓝虞捏紧了拳头看着面前的人,虽说她很想对着长虹那欠揍的脸来一拳,但还是生生忍住了,面容上假惺惺的挂着笑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有些僵硬,“没关系,我相信长虹公子的才华。一定不会忘记自己的曲子,所以请公子莫要谦虚。”

站在一旁的阿霖看着蓝虞那僵硬的笑容,明明就已经很生气却还要这样笑着,明显是想公子难堪。还三番五次的吃自家公子的豆腐,欺负公子,现在还如此还真是够无耻!“你这人的要求也忒过分,几次三番的让我们家公子做这种难如登天的事!说什么仰慕公子,却一直在吃公子的豆腐占公子的便宜!阿霖看你就是居心不轨,想让我家公子难堪对不对?”

长虹微微的笑着看着一脸正气凛然的阿霖,他已经不想骂他这个**了……“阿霖,你少说两句,不然公子我会真的以为你和我有仇。”

“诶?公子为什么,阿霖……”

“闭嘴!”长虹声音冰冷,冷冷的看着他唇角却微微勾起,神色极其不爽,“你胆敢再唧唧歪歪的多说一句,今晚就别想吃饭,还有滚回你的房间去!”

阿霖立马闭上了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5 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