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吧 关注:44,885贴子:1,686,332

『Ⅲ·Ⅳ」☆【原创古风】啸卫‖阿暖独家特供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放在一楼。

记得当初这篇文写了没多少,就急着过审核。对,当时的三四吧还是一片繁荣景象,吧主和管理都在,发文需要审核。但是审核要求文章质量高,可是我却只写了几章,还拿不出什么吸引眼球的文段来。于是也不管有没有,直接构思了一段情节发了上去,结果...通过了审核。

那个时候我才初三升高一,没有手机,于是就拿着妈妈的手机抽空看看审核有没有通过。后来看到通过的消息的时候还高兴了好久。现在看来,也没什么。

这篇文呢,很对不起大家,我到现在都没写完,审核过了以后我就高中了,几乎没动过它。不过请放心,以后我会边更文边构思,直到把小说写完,只要有人看。(按我想好的剧情发展下去的话,这篇文至少能养你们一年多吧(°ー°〃))

一下子想不到要说什么了,就留着以后插到下面的楼层里慢慢说吧。要是以后看到我突然发一段怀旧或者感想什么的就请不要惊讶了啦~(ㅅ´ 3`)♡


最后,关于文章。

这是我不经意间得到的灵感,于是就有了这篇文。很多古风文中的四月都是一袭素衣,黑发如瀑,不涂抹脂粉也显得容貌出众;可是我喜欢的是四月的王者气息,在阿暖的文中,四月会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形象,会穿着公主独有的华丽衣裙,会化淡妆,会蔑视众生。。。希望各位喜欢这篇文!
(不定期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5 23:42
    【楔子】
    她淡淡地看了一眼高台上的他,那个曾经倔强的孩子,那个时时刻刻跟在她身旁保护着她的啸卫,那个看她时眼神里尽为温柔的男子,此刻正接受着众生的膜拜,身披龙袍,负手而立。她眼神晃了晃,七年了,七年可以改变许多。
    她走到他跟前,微微低头行礼,在他诧异的目光里拿起案几上的酒盏,看着他笑道:“陛下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实在不宜饮酒,就由本公主代劳吧。”说罢,未得他的同意,便仰头将那杯毒酒一饮而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5 23:43
      【第一章】 尹国
      “报——陛下,前方八百里加急,请陛下过目!”
      身旁的侍者接过书信,交给宇皇。
      “尹逸安的军队已经打到京城了?”宇皇面上闪过一丝惊恐“备马!朕要亲自迎战!”
      说是打到京城,其实已经打进来了。为首的有三人,中间那个便是叛军尹逸安,他左右两侧各有一人,都是女子,一个红衣黑发,面容冷峻,另一个脸上尽是挑衅,头发带着天生的粉红色。两人都是面容姣好,看得对面的宇皇心神不宁的。说是叛军,其实也只是宇皇这么叫的,百姓可不这么认为,他们早就要被这宇皇害死了,都盼着他早日下台。
      “宇皇终于肯亲自出来迎战了?这种时候你不是还应该躲在哪位妃子的宫中吗?”
      “尹将军说笑了,既然都这样了,那就接着打吧,看看谁会赢!”宇皇颤抖着接话。
      一挥手,身后七千人马都朝尹军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05 23:45
        (接第一章)

        尹逸安却并不出手,安静地看着。待到军队近了,那个黑发女子上前两步,右手抬起,食指处红光突现,越来越盛。那七千士兵顿时感到压力铺天盖地而来,还没反应过来,红衣女子食指一颤,红光就朝士兵飞去,军队中凡是光所到之处,士卒皆流血倒地。几秒过后,七千人的军队只剩三千多人,这三千多人也都是多多少少都受了伤,还健全的,估计没留下五百人。
        宇皇顿时失了神采,如同看鬼魅一般看待这个女子,半晌又看向一旁还未出手的另一女子,不由得疑惑,据他所知,尹逸安实力与他不相上下,也是个八阶高级幻力,难不成他打下来的这些城池都是借助那两名女子的实力?可她们又到底有多少实力,竟能动动指头久就毁掉他七千军队?
        正想着,一眼瞥见那另一女子从马上飞身跃起,朝这边袭来,速度快得竟根本无处寻踪,宇皇又是一阵讶异。不过等他看清时,女子已经又稳稳地坐在马上了,而宇皇身后的士兵,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年三月,尹逸安攻破宇国都城,除掉宇皇,在旧都建都称帝。称帝那天,全国百姓皆在欢呼,但他们都知道,同尹逸安一起领军的两个女子,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宇皇的七千大军,这样的实力,至少也是个十阶高级幻力,他们更想知道的是那两个女子的身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05 23:46
          【第二章】 四月和九月
          尹逸安一加完冕,便传了两名女子上殿,正是那日杀敌的两名女子。黑发女子名为四月,红发女子名为九月。尹逸安并没有封妃,而是封她们二人为素薰公主和曜依公主。赐住素薰殿和曜依殿。
          那两名女子也不跪地谢恩,只是微微点头受命。旁边的群臣不由惊叹,这是有怎样的权力可以见到陛下不下跪?
          接着,尹逸安又下旨令两位公主摄政,所有奏折皆由她们过目后再交予陛下。贴身侍者一宣完旨,底下上百号大臣不由得议论纷纷,不明所以。
          “陛下,臣不同意!”为首大臣赵安上前一步,说道:“陛下刚建立尹国,便下旨要女人摄政,奏章由两位公主殿下过目,难道尹国没有男人了?我们男子还比不上女子吗?”此言一出,其余臣子纷纷附和。他们都是和尹逸安一路打杀出来的,流血拼命,现在却要由两个女子治国,他们当然不乐意。
          “赵大臣,您有何不满?”九月缓缓转身,平静地问道。
          “我赵安这一辈子决不为女人所领,还请公主殿下恕臣不敬!”赵安抱拳装模作样弯下腰来请罪。
          “既知不敬,何不收回此话?”四月也开口“圣旨已下,这是抗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5 23:48
            (接第二章)

            赵安一下子噎住。
            “若是赵相不相信本宫与素薰公主的能力,那你认为,你可以为皇上分忧?”九月再开口,语气中已带了明显的警告之意。然而赵安却装作听不出来。
            “臣很乐意,但臣不敢。”
            “有何不敢?本宫很乐意与赵相共同辅政。”四月说着看了看九月。
            九月点头。
            “这.……”
            “赵相就答应了吧。”又一个声音响起,“又何必再寻事端呢?公主殿下都允了,你又想以下犯上吗?”
            众人循声望去,那人身着铠甲,一看就知道是一名将军。再细看,生得却不像驰骋战场的人——皮肤白皙,脸部曲线明朗,一头银发,不沾染半分尘污,还有一双清澈的蓝瞳,嘴角含笑。
            九月不由得在心底赞叹了这人一番,加上之前帮她和四月说话,心中又对他添了几分好感。
            “既然十将军开口了,那朕就允了。”尹逸安笑着开口,下旨。
            “十将军……”九月心想“他到底叫什么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5 23:48
              (接第二章)

              这件事暂且定了下来。众人却更疑惑了,更想知道两位公主的身世。
              其实四月本是上古神兽火凤用自己一根最长的尾羽炼就的一个生命,那时正值人、冥、仙三界战乱,仙界凭借火凤的力量占据上风。火凤为了不让四月被发现,将她安置在不属任何一界的凝冰峰底。就这样过了几百万年,四月化为人形,是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她因此只有自己七岁之后的记忆,也因为受到火凤尾羽精华的润泽,拥有八阶幻力。四月一直认为,自己这八阶幻力是与生俱来的。她手上还有一个凤羽形状的手镯,可以幻化成一柄长剑,名曰“凤羽剑”,这是四月后来才知道的,这之前,她一直把这手镯当玩具玩来着。
              而九月,几乎是与四月同时得到生命的。三界之战前夕,仙界鲛海的鲛王为了保存势力,用自己的鳞片和发丝悉心炼出了一株鲛凌草,同样安置在凝冰峰,只不过是在峰顶。九月虽然并无人形,但因为由鲛王血肉炼成,便有了感知之力,能够感知外界变化。同日四月被火凤,置于山底。火凤为了让四月成形后不无聊,有不希望她太早成形受战乱之苦,便在山顶凝了一滴甘露,这甘露长年不散,滋润着凝冰峰。九月因最靠近它,接受它至纯至洁的润泽,立马有了魂魄,并在这几百万年中慢慢炼就了八阶幻力。四月则因身处山底,最后一个接受其已变微弱的幻力 生长极慢,几百万年之后才成形。
              九月本身无魂魄,于是成形也比四月晚了许多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05 23:50
                (接第二章)

                那日四月正在一颗古树下摆弄那个手镯,忽然天地都暗了下来,不同的光束从四面八方射向山顶,在山顶汇成一个极亮的光球,刺得人睁不开眼,似乎全世界的光都汇聚于此一般。就这样,世界仿佛静止了,几十秒后,光慢慢散开,世界恢复如初。四月适应了一下光亮便向山顶赶去,看见了还没醒来的九月,也是一个七岁左右的小女孩。
                之后,理所当然地,她们成了好朋友,一起修炼,一起玩耍,猜测对方身世。十二岁那年寻到仙界结界入口杀了守门人,进入仙界,正巧碰上蓄意谋反的尹逸安,尹逸安用自己的将士替代了守门人。三人一年之后便领兵直攻宇国都城,大获全胜。

                再说尹逸安,本与宇皇有杀父之仇,一心只想报仇,却从没想过要当个明君。
                四月和九月心知肚明,都不提及此事,表面上拥护他称王,实际上都不看好他。反正现在国事都由她们管理,又凭着强于常人的幻力,在宫中过得也挺好。

                (第二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5 23:51
                  行了今天到这儿,我要多留点存货慢慢发

                  当时写四月和九月身世这一节写得我要吐血...真是掘地(nǎo)三尺才开出来的脑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想象力


                  晚安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5 23:54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9 08:59
                      【第三章】 尹国封妃
                      素薰殿用的是最平常不过的朱漆大门,雕花的门环,虽与一般王侯宅院无太大区别,但还是能感觉出威严之势。进门是一条石子路,两边都是桃树。正值初春,桃花开得美丽,满地被风吹落的花瓣,满殿清香。四月最爱并非桃花,不过种在这园中的确好看,也就没有再换其它树了。
                      “琴儿。”四月看着这绚烂的春景,唤道。
                      “在。琴儿见过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万福……”被唤作“琴儿”的侍女走上前,一边行礼,一边念着背熟的话语。
                      “好了。”四月打断她。四月最讨厌这些奉承的话语,又啰嗦又不现实。琴儿吓得一抖,站得越发规矩,腰弯得更低了。
                      四月瞥一眼她,对她的胆小甚是不满,皱眉道:“抬头。”
                      琴儿不敢乱动,保持姿势站在原地。
                      四月眉头皱得更深了:“抬头。”语气不怒自威。
                      待琴儿抬头,四月仔细端详了她一番,虽不是如梦似画,可也生得秀丽可人,眼中露出谦卑之态,礼仪也还规矩。除了眼神,四月也都还比较满意。既然是她的人,谦卑之态是断不可有的,看来她以后得好好教教她了。
                      让琴儿给她泡了一杯茶,四月端着茶杯坐在桃树下,想着今日朝堂之上的事情。尹逸安下旨赐公主贴身近卫,名唤“啸卫”。这其实是四月九月商量后要求的。一是为了能找个人说说话,二是即使幻力再高,也需要人保护,三是四月九月都想训练出一批自己的人,以防万一,备不时之需。
                      尹逸安倒无所谓,当即赐四月三人——莫原、莫城、莫离;赐九月三人——锦安、锦华、锦冬。其中锦冬为女子,六人都是八阶中级幻力,忠贞不二,左边脖颈上有代表啸卫的紫龙环印。
                      四月、九月每天与他们练剑比试,如此这般,也总算是使宫中生活有了些乐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7 19:56
                        (接第三章)

                        又过了些时日,四月突然听琴儿来报说尹逸安在宫外接回一名女子,叫薛锦涵,准备封为薛贵妃,赐住遥云殿。
                        四月坐在桃树下的案几旁画画,听琴儿说后也不惊讶。要纳妃就纳吧。
                        “曜依公主知道吗?”
                        “回公主,曜依公主也得到消息了。”琴儿回道。
                        “什么反应?”
                        “和公主一样,很平静。”琴儿奇怪,难道公主不想得宠?
                        “知道了,下去吧。”四月微徽一笑,她就知道九月不会有反应的。封妃,有什么关系,她和九月虽没见过后宫争斗,可心里也明白。一个贵妃,拿什么和她们争?容貌?权力?能力?哪样比得过她们?更重要的是,四月九月又不喜欢尹逸安,存在什么争宠不争宠的?荒唐,她们连灭国都做得到。
                        第二日早朝,四月九月立于百官最前列,见到了那位要被封妃的薛锦涵。长得的确妩媚动人,只是脸上脂粉太浓,好似每走一步都会抖落一地的脂粉似的。
                        她朝着四月九月微笑,微微屈膝行礼:“锦涵过位姐姐,初次入宮,对宫中事物皆不大熟,若有冒犯,还请姐姐们包涵。”说完,一片寂静。四月和九月在心中冷笑,谁要和你做姐妹!薛锦涵有些尴尬,又不敢乱动,只得乖乖站在原地。又过了半晌,才听四月低声道:“嗯。自然。”自然不会理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7 19:57
                          (接第三章)

                          早朝后,九月拉着四月去了曜依殿。
                          曜依殿布局与素薰殿大同小异,殿内种的是梨树,也已开花了,满树洁白,好不惹人喜爱。四月坐在树下一张圆桌旁,端详着桌上那个薰香炉和几个做工精美的手镯。
                          “小四,来尝尝我泡的甘草茶,里面加了狗杞和干桂花。”九月递上一只小茶杯,一脸欣喜地等待四月品茶。
                          四月笑着接过,尝了一口,道:“嗯,甜而不腻,香气也把握得很好。”
                          九月笑道:“真的?那以后我经带泡给你喝!”四月笑着点点头。
                          “对了,四月。”九月突然收起了笑容,屏退了下人,低声问道,“你知道那薛锦涵的身份吗?”四月摇头。
                          “她出生在四大山之一的棋山,父亲和母亲是在一个名为‘敛芳阁’的青楼中遇见的,然后有了她。母亲是一名青楼歌妓,叫文婉儿,人称‘婉枝’;父亲是当年宇国一名将军,因贪污被判极刑,但逃出来了,流亡在外,一直不知所踪。薛锦涵九岁前都由文婉儿带大,九岁生日后没几天,文婉儿也消失了,不知去了哪里。薛锦涵就一直生活在敛芳阁中。这样一个人尹逸安也要,看来春季果然是猪发情的季节。”
                          四月刚要张口就被九月的结论噎住,不禁浅笑:“也对。”
                          “你准备怎么办?”九月问。
                          “什么怎么办,见机行事呗,就她,还不够我考虑很久来对付。”四月看着九月道,“对了,你刚才说她父亲……”
                          “嗯,重犯,怎么了?”
                          “他叫什么?”
                          “哦,叫薛玉卿。”
                          四月点头,若有所思。
                          “怎么,你知道?”九月问。
                          “记得那年我们冲破结界后吗?”四月说,九月摇摇头,问:“被打死了?”“额,不是。后来我们上琴山肘偶遇过一帮山匪,被我们打败后有两个人跑了,还说要找‘薛大当家的’,我在想这‘薛大当家的’是不是……”
                          九月笑出声来,拍拍四月的手:“又没说名,薛姓之人又不是只有那薛玉卿。”笑过又沉吟道:“不过也该注意,还真说不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九月率先打破了沉默:“小四,我这儿有一些镯子,都很好看,我看挺适合你的,你戴着吧!”边说边拿过几个给四月试。四月任由她摆弄自己的手,微笑地看她给自己戴上不同的镯子。
                          “属下觉得,公主戴这个挺合适的。”一道男声响起。四月回头一看,是莫城。再看看自己手上这个,是一个做工精美,质地优良的绞丝银镯。的确不错。四月心想。于是只拿了这一个,之后,九月又硬给了她一个金起花手镯。
                          “我会让锦华他们继续打探消息的。”九月说道。
                          “好,自己小心点。”
                          “嗯。”


                          (第三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02 17:13
                            暖贴,挺好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04 16:19
                              看在三月生日的份上。。给你们更一点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05 00:01
                                不过。。好像没赶上最后一分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05 00:01
                                  正好,这章三月出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05 00:03
                                    【第四章】 啸卫三月
                                    那日四月九月又聊了一会儿,四月才回素薰殿。锦华那边也一直没打探到什么重要的消息。薛锦涵已封为贵妃,尹逸安每天与她寻欢作乐,日子倒也过得可以。薛锦涵也只是一个月来一两次素薰殿和耀依殿,送点茶叶,点心,首饰或名贵玩物来讨讨喜。四月和九月爱ll?
                                    理不理的,只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与啸卫们一起练功,讲解要领;那奏折也爱看不看,重要的自己留下并处理好,不重要的扔给尹逸安。看似游手好闲,可着实这尹国被两位公主管得妥妥帖帖,百姓赞不绝口,逢人就论“尹国出了两位奇女子”,惹得多少男子爱慕,女子嫉妒。对此,某些大臣只得服从,不好再说什么。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又是春季,素薰殿绯红一片,耀依殿白雪满园。
                                    一日早朝上,尹逸安又下旨重新为公主选啸卫,由公主亲自甄选,以后每一年都重新选一次啸卫,必须是幻力八阶以上者方可入围,之后经过测试,表现优胜者方可上五行台,但还需公主挑出一至两名作为啸卫。其余人,只能选择从军或看管神兽。只是那神兽凶猛异常,不少人因此丧命,所以大多数人选择了从军打仗。
                                    所谓测试,便是在疯狂生长的七星草花丛中待上半个时辰,七星草所放出的瘴气可以**人的五感,是人产生幻觉。很多人在幻境中挣扎,只是七星草越砍越多,反而使人越陷越深,最后筋疲力竭中毒而亡。七星草,只能连根铲除,不能从中砍断。
                                    选啸卫那日,五行台。
                                    龙座设置在正东方,大臣们并没有全部出席,只有十几个重要大臣排列在圆形台面的两边,紧挨龙座。五行台呈圆形,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印,均匀排列成半圆,位于龙座之下,群臣之间。四月立于木印上,顶悬浮着一块圆形玉石,为浅绿色,但正发散出淡灰色的光芒,这光芒代表幻力等级,颜色越深等级越高,四月的灰色,代表幻力为十阶高级;而九月立于水印之上,头顶为一块海蓝色玉石,发出淡灰色光芒,也是十阶高级。其余三印暂且无人为主,但金、火、土三块玉石分别为金色、鲜红色和橙黄色,都表示属性。四月和九月,是生来就具有木,水两元素的。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群臣同时下跪高呼。尹逸安点头:“众卿平身。”
                                    随后,在贴身侍从念那些繁杂的事项时,有许多很大的笼子被搬了上来。这些笼子高九尺,长七尺,宽六尺,而那些被选中的啸卫,便像关猛兽似的被关在里面,笼子很坚固,一般人打不开。这些人一个个都满身伤痕,目光痛苦而凶狠,明显地被虐待过。四月不禁皱眉。但她接着注意到了一个人。
                                    在众多候选者中,他一样满身伤痕,与别人看不出什么不同,可四月在他周围感受不到其他人的那种戾气,反倒是那坚定又带有几分冷意的,残忍的眼神,让四月从心底感到震撼——或许不能用震撼来形容,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四月勾起了嘴角,惹得九月落她一身奇怪的眼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05 00:03
                                      好像。。。真的只出了个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05 00:04
                                        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06 12:47
                                          顶顶


                                          收起回复
                                          23楼2017-11-07 07:14
                                            本来想着30号生日那天发文的结果不记得了。。。今天补上吧
                                            不过,补偿你们什么的那就想多了只有一点点,给你们看看三月


                                            (接第四章)

                                            四月抬脚,慢慢朝男孩走去,走到他面前时,缓缓蹲下,见他头也不抬,四月也不生气,细细打量着他,一头红发,桀骜不驯,皮肤白皙,只是落了些血污与尘土,掩了些神采,蓝色的眼瞳中隐隐透出不甘。四月后来才知道,他只是本能地想活命才通过了考验,可并不想当啸卫受人指使。不过四月知道时,男孩已经不这么想了。
                                            看他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双唇有些干裂,便叫来莫原,耳语了几句。莫原点头离开了。不过多时便回来了,手中端着一个盘子,盘内有些糕点,还有一杯茶水。
                                            四月转身,拿过一块糕点,左手拢袖,右手伸进笼内将糕点送至男孩面前。
                                            “饿了吗?要不要尝尝?”
                                            男孩还是低着头,一动不动。四月又往前送了些。或许是因为不想被糕点诱惑,男孩偏开头不看这边。
                                            “你还挺倔的。”四月轻笑道。
                                            男孩似乎误解了四月的意思,以为她在嘲讽他,终于抬头看向四月,眼中的微怒显而易见。四月见他这个表情,心中也猜到了八九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02 23:57
                                              对了,突然想起来,在这里说一下

                                              文章里有部分描写妆容服饰的文字和一些器物的名称是参考或摘取网络上,原有文字和资料的。至于具体出处我也不清楚 ,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麻烦各位指出。

                                              因为我特别喜欢这些东西但是又不擅长描写,所以就摘取了网上的。
                                              希望各位不要介意。谢谢理解
                                              我也会努力加强这一方面的描写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2-03 00:05
                                                还有就是文章里的一些错误。
                                                因为时间定位为古代,虽然是架空,但不管是在对某样东西或人的称呼上,还是礼节习俗,都和现代有一定差别,我不确定每个地方都是正确的。。所以,要是发现错误也欢迎指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03 00:11
                                                  顶顶


                                                  收起回复
                                                  28楼2017-12-03 13:5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2-06 05:17
                                                      诶,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2-07 10:25
                                                        (接第四章)
                                                        “别太紧张 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四月也看着他,认真地说,又把糕点放回盘中,端起那杯茶,“若是你真不吃我也不勉强你,不过,要不要喝点水,我看你嘴唇有些干。”说着又将茶杯递进去。九月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身为一国公主的四月蹲下身给别人端茶,心中已呼号了无数遍,四月今天怎么了,莫非同情心泛滥了?再看那少年,满身伤痕,流血之处似乎比别人多些,年龄又似乎比别人小些,应该和四月差不多吧,嗯,是挺可怜的。
                                                        男孩警惕性很高,听过四月的话后眼神放温和了些,但还是将信将疑,犹豫了好半天,终于双手接过那杯茶,一饮而尽。四月又接过空杯,放回盘中,示意莫原退下。
                                                        他这才抬头仔细端详着四月,的确惊为天人。黑发被盘成髻绾在脑后,华丽的珠花和钗钏点缀其中,眉虽淡而不失庄重,眼睛清澈明亮,透出威严,鼻挺而小巧,唇上只略施朱砂,自然而美丽;皮肤白皙,身材匀称,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优雅至极,不失一国公主的气度。
                                                        “我叫四月,是素薰公主。”四月说,“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听到这个,不由得一愣,虽没有动,可目光又从四月身上移开了,那股任性又回到了眼中。
                                                        一句话也不想说吗?四月想。
                                                        “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四月笑了笑,随即又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啸卫了。”她伸手,拍拍他的肩,明显地感到他身子一僵,不动声色地将肩挪开了。
                                                        “要学着保护人了。”
                                                        男孩心中一震,突然的感觉就像是被人交付了什么重要之物或得到了挚爱之物一般,连他自己也感觉现在想拒绝也拒绝不了了。
                                                        “当然,必要的时候,我也会护你周全。我的啸卫,我绝不会让我的啸卫因我而亡。”
                                                        心中又是一震,比刚才那感觉来得更强烈,不仅被委以重任,获得挚爱,还感到心安,心中升起一种不由自主的信任与依赖。他突然地有了一个念头,他要做她的啸卫,他想要保护她,想要照顾她,想要了解她。
                                                        见他没有说话,四月也不多说,起身离开。
                                                        “我叫三月。”男孩在她身后说。四月脚步一滞,几不可见地点点头,嘴角勾起,继续走着。她刚才是在点头?三月有些恍惚,凝视着她的背影。巨大的太阳从王座上升起,他眼中的那个人正逆着光,显得神圣、温柔。

                                                        (第四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2-01 00:43
                                                          好了,终于更了,睡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2-01 00:45
                                                            继续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2-02 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