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同人吧 关注:19,267贴子:1,800,945
  • 42回复贴,共1

【同人】各种cp的段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为一只刚入圈的萌新,决定发个帖(づ ●─● )づ
每个cp只有一个段子,偏话剧。
楼主能想到的cp应该都会写段子。
刀子比较多请慎入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6 14:59
    2020-01-20 01:40 广告
    首先当然是**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6 15:00
      曹操:奉孝,孤走了。
      郭嘉:主公快去,不用担心嘉。
      曹操:不要偷喝酒,乖乖呆在这等孤回来。
      郭嘉【笑】:嘉省的,主公,再回头别人又该说嘉闲话了。
      【曹操沉默半晌,回头,转过身去,渐行渐远。】
      陈群:你为何这么着急赶他走?
      郭嘉:我怕他再回头,我便会忍不住跟过去,那时他或许无论如何都不愿出征了。
      【曹操在外出征,用郭嘉的计策迅速平定了北方最后一批动乱的势力,还未让全军修整,便急着赶回柳城。】
      侍卫:报!柳城急报!
      曹操:【迅速拿过来,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定是奉孝寄来的。
      【曹操打开竹简,嘴角的笑容僵住,只见竹简上写到:军师祭酒郭嘉毙。竹简掉落在地上,北风也发出了呜呜的哀鸣。】
      “啊!!!!”
      【一道怒号响彻天际,盘旋在塞外的枯藤老树昏鸦也被惊的扑腾着翅膀飞起。】
      【嘎。。。嘎。。。嘎。。。】
      ---------------------
      【曹操视角】竟来不及问一句人生几何
      能白驹过隙前对酒当歌
      连生死和诀别都一一错过
      错过眼中这片刻不舍
      【郭嘉视角】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的完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06 15:00
        为了衬托气氛我还配了歌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06 15:01
          每个势力一天发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6 15:01
            【陆逊端坐在庭院栏杆边,手中握着狼毫,时而蹙着秀眉,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时而手指灵动,行云流水的写着规矩的小篆。突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惊的陆逊笔尖一抖,一滴墨自卷轴上渲染开来。】
            孙权:伯言好兴致,今儿个又在写什么?
            陆逊:啊,陛下,您怎么-----
            孙权:无需顾及君臣之礼,想起你我二人许久没有把酒言欢了,所以今天来看看你。
            陆逊:那逊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二人相谈甚欢,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陆逊面上总是持着一副真切的笑意,遇到难题时撑着下颚,很快便想出了对策。不知不觉,夕阳残血。】
            孙权:【笑】今天和伯言一起很开心呢,真希望以后也能这样下去呢。
            陆逊:【微笑,嘴角溢出血】怕是臣再也不能陪伴陛下了。
            孙权【低头】:伯言,我。。。
            陆逊: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臣早知道会有这么一日了。陛下不必多言,臣是江东的本土士族,早就做好了总有一天会被陛下亲手杀死这个准备。
            孙权:为了吴国,,我别无选择。
            陆逊:【捂住心口,勉强一笑】说,,说实话,今天,,逊也很快乐呢,自从陛下称帝之后,,陛下再也没唤过我伯言,,也没有和我一起开怀畅饮过。陛下不要,,,不要自责,如果,,逊的死,,能给陛下拓宽道路,,逊,,也算死的其所了。这是对付其他三大士族,,的方法,,这是逊,,对陛下献的,,最后的计策。
            【陆逊拿着锦帛的手一松,朝后面倒去,孙权快速接住了他,颤抖握住陆逊的手】
            陆逊【微笑】:真的。。很感谢。。陛下。
            【明明,,,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为什么这一天到来时,心还会痛呢?】
            【紧紧握住手突然一松,怀里的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孙权:【紧紧的抱住陆逊,双眼无神。】
            【吴帝孙权,是三国三位帝王中活的最久的一位,慢慢送走了他所有的家人,战友,下属。他看起来总是冷酷无情,对自己最亲密的人都下得了手,而他心中的痛苦,无人得知。】
            ------------
            【陆逊视角】
            他唤着吴王自楼台坠落
            行人说漫天泛出桃花色
            几度留连不愿放手洒脱
            却如此诠释着半生执着
            【孙权视角】
            将烬星火是否太炙热
            明日黄花会开败阡陌
            晚风一遍遍替他诉说
            谁还记得谁能一笑而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6 15:01
              司马昭【握着椅子的把手背过身】:怎么样了?
              太医:钟司徒急气攻心,,,只能勉强用名贵的药材吊着一口气,,,只是,,这不是长久之计,,,
              侍卫:禀大人,已经安排妥当。
              司马昭:安葬好了?
              侍卫:是的,已经按照大人的吩咐,找了一个人干扰他人视线,代替钟司徒下葬了。
              司马昭:【瞥了一眼太医】好,拖下去。
              侍卫:是。
              【太医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还未发声便已咽气。司马昭越过尸体走到了自己的卧房,钟会终于换上了女装,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毫无生气,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轻微的起伏或许根本看不出来她还活着。司马昭支退了所有人,走到床沿坐下,凝视着钟会的睡颜。记忆力,她还是那个明明个小人不大却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自己偷偷跑出去玩她却坐在那里读书,有时候喜欢望着自己发愣。】
              司马昭:【笑】你还记得吗?那一天我来你家里寻你,你正在沐浴,我才知道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原来是一个貌美的姑娘
              【司马昭忍这锥心之痛,学着姜维的口气说到】
              司马昭:士季,你不是答应了我要好好活下去吗?说话不算话。
              【钟会的眉毛微微颤了颤,只是一瞬间却被司马昭捕捉到了。喜悦,苦涩与自嘲接踵而来,他敛眸,继续说道】
              司马昭:士季,你还知道钟府的那棵槐树吗?当年我偷了你家的吃食,躲在树上却被你一句话给说愣住了,结果掉了下来。
              【这件事是刘禅告诉自己的,如果不是他说自己还不知道呢,原来姜维认识阿会比自己认识她还早。】
              【钟会的眼角溢出一滴泪,司马昭替她轻轻拭去,随后轻轻抱住钟会】
              司马昭【笑】:士季,活下去。

              ps:这章默认钟会是妹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06 15:03
                刘备:孔。。孔明。
                诸葛亮:亮在
                刘备:朕大限将至,禅儿就交给你了。
                诸葛亮:陛下说的什么话,陛下年才不过花甲,会好起来了。
                刘备:朕知道现在的身体已经如同腐木一般,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诸葛亮:陛下怎可自暴自弃?吾认识的陛下,一直不肯轻言放弃呢。
                刘备:哈哈,人在生老病死面前,就算想不放弃也不可能啊。孔明。
                【刘备颤抖的伸出了手,诸葛亮马上接住,眼中满是苦涩,却还是强撑着微笑。】
                诸葛亮:臣在,臣一直都在。
                刘备:对不起。
                诸葛亮:陛下不要说这些,这都是臣自愿的。
                刘备:蜀国交给你。。朕很放心。
                【说完,刘备缓缓闭上了眼睛。】
                诸葛亮:主公,亮,知道了。
                -----------------
                【刘备视角】
                肱骨不在 杯酒难酌
                朝暮君臣天人隔
                一世蜀汉梦醒桃源剩残阳
                【诸葛亮】
                你枯我不曾萎
                你倦我也不敢累
                用什么 暖你一千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06 15:04
                  楼楼文笔真好,赞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7 19:40
                    嗷超棒的!还有都是喜欢的歌!❤


                    收起回复
                    10楼2017-08-07 20:25
                      郭嘉:咦?我这是在哪?
                      【郭嘉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忽的瞪大了眼睛。】
                      郭嘉:这不是。。文若的府邸吗?
                      【郭嘉轻车熟路的走进了荀彧的房间,那温润儒雅的荀令君不知为何换了一副颓废的模样,房间里充斥着香味,但郭嘉敏锐的嗅到了一丝焦糊的味道。】
                      郭嘉:文若,文若?
                      【郭嘉唤了几声,荀彧仿佛没听见似的,只是望着手上的一封书简发愣。郭嘉凑近瞧了瞧,看清上面的字迹后顿时呆在原地。】
                      【主公。。已经开始对文若下手了吗。】
                      荀彧:哈,,哈哈,,,,你我君臣数载,到头来,换回了这样一个结局吗!
                      【荀彧突然起身,将案板上的空食盒打翻,却突然捂着心口剧烈的咳着。】
                      郭嘉:文若!你没事吧!
                      【郭嘉想要扶住文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穿了过去。】
                      【我。。似乎已经死了。】
                      荀彧:奉孝。。。
                      【郭嘉听见荀彧在喊他的名字,猛地抬头。】
                      荀彧【闭眼微笑】:还好你去的早,不然定要与我一同承受这锥心之痛了。
                      【什么嘛。。。。】
                      【郭嘉撇了撇嘴,随后笑到,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吧。】
                      【郭嘉抱住了荀彧,将头埋进他的颈窝里。】
                      荀彧【微笑】:奉孝,你来接我了吗?
                      郭嘉:恩。
                      荀彧:真抱歉啊,迟了这么多年。
                      郭嘉:没事,我们回家吧。
                      荀彧【闭上眼睛,微笑】:好。
                      ------------------
                      【郭嘉视角】
                      陋室且为家囊萤来做蜡
                      我亦始终无悔啊
                      生命如烟火短暂如昙花
                      幸与你共度年华
                      【荀彧视角】
                      似一场酒梦醒即梦碎
                      管他什么荣华富贵
                      好好活着只剩心如死灰
                      却一抔黄土两行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7 21:06
                        周瑜:咳。。。咳咳。。。
                        孙权:公瑾!你醒了!
                        周瑜:伯符。。不对。。主公,你怎么在这?
                        孙权:【将苦涩敛去】。。。自从你被箭射中之后,已经昏迷了许久。
                        周瑜:是这样。。咳咳咳。。。
                        孙权:你快躺下,小心受了风寒。
                        周瑜【笑】:没事,臣的身体还没有那么弱。
                        孙权:孤已经失去了兄长,不能再。。失去你了。
                        周瑜【笑容一僵,叹息】:十年了啊。。。伯符。。已经去了十年了。。。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主公了,就算是没有我,也能独挡一面了。
                        孙权:公瑾!不要!
                        周瑜:【微笑】非瑜背诺,天不假年。我替你看了十年江山风景,本以为,来日方长。
                        【说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角擒着微笑,一如初见时的模样。孙策撑着船,荡开了一水清波,周瑜岸边张望,看见他后惊喜不已。】
                        【伯符,你怎么知道来了?】
                        --------------
                        【周瑜视角】【待花开舒县满城,再与君共系东吴】
                        我在南极
                        憧憬你的北极星
                        我等你
                        不信心心不相印
                        【孙策视角】
                        是你用尽一生吟咏上邪
                        而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
                        那一年的舒城飞花满天
                        我听见塞外春风注血
                        【孙权视角】
                        都说你眼中盛开桃花
                        却为何一夕桃花雨下
                        问谁能借我这一刻回眸一眼
                        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07 21:07
                          【司马昭站在城楼上,手上持着宝剑,看着下方钟会的部队直扑城门而来。有序的指挥弓箭手就位。】
                          【果然阿会的部队是他在率领吗?司马昭冷笑一声,】
                          司马昭:放箭。
                          【数以千计的箭像烟花般直冲着下方的士兵,如同割草一般齐刷刷的倒下。】
                          司马昭:呵,军心不稳,打到这已实属不易,也该结束了。
                          【就在此时,尸堆中突然冲出来一个将军。她身披甲罥,右手持着长剑,左手持着圣旨,英姿勃发,那银甲照射出的光芒仿佛能晃了众人的眼睛。她凌厉一指。】
                          钟会:司马昭!奉太后之命讨伐逆贼!不除逆贼,天下难安!
                          【司马昭一惊,赶快让弓箭手停了下来。】
                          钟会:伯约!伯约!
                          姜维:阿会,你不是在。。。。
                          钟会:此次谋反是我一手策划,难道我不该出现在这里?
                          【一句话,将自己逼上了绝路。突然,一只利刃破风而来,钟会还没有准备,便听见“噗”的一声,那只箭射向了姜维的胸口。】
                          司马昭:刘公嗣!你!
                          刘禅【笑】:大人不用生气,在下只不过是帮大人完成了此行的目的而已。再者。。。伯约哥哥对我那么好,与其平定策反毫无意义的处死,不如现在死去让钟会恨你一辈子。
                          【司马昭张惶失措的看向了钟会。钟会抱住姜维,只是瞥了他一眼,眸中满是绝望与恨意。】
                          姜维:阿会。。。对不。。。
                          钟会:不要说了,天天说一遍对不起你不累啊!【钟会将姜维放在马上,自己也翻身上马挥着剑杀出了一条血路。】
                          钟会:你撑住啊,我带你去找军医!
                          姜维:咳咳。。箭已入心,就算华佗在世,也救不回来了。
                          钟会:不许胡说!当初我捅了你一剑你现在不也生龙活虎的吗!
                          姜维:还说啊。。不就是偷了你家的厨房的吃食你就向我扔剑。。。你听着。。。要活下去。
                          钟会:【声音颤抖】好,好,我答应你,司马昭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姜维【笑】:那就好,那就好。。。
                          【姜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费力的伸出手】
                          姜维:士季,我。。。。
                          【钟会刚伸出手准备握住他时,那手忽的垂下,姜维也翻身落马。】
                          钟会:伯约!伯约!不要睡!不要睡啊!你要是睡了和我说一万遍对不起都没用!我命令你醒过来!我错了,我不该向你无缘无故发脾气,我不该。。。
                          【战场上的钟字棋倒下,周围都是血与尸体,只有一个银铠将军趴在一副尸体上默声呢喃,风吞没了每一个音节,除了这位将军,似乎再也无人得知了。】
                          【周围逐渐有士兵涌上来,包围了二人,那个将军好像根本没有察觉似的,有一个胆大的士兵走近,隐隐约约听见她说了一句】
                          钟会:伯约,,让你,,失望了。
                          【随后嘴角擒笑,低下了头,再也没了声息】
                          -------------------------
                          【钟会视角】
                          偏偏我越抱越紧
                          偏偏我越爱越贪心
                          偏偏要爱到万箭穿了心 才死心
                          十指紧扣一本心经刻骨铭心着苦心
                          可不可以不甘心
                          可不可以不认命
                          如果可以 拿我换给你
                          【姜维视角】
                          你错我不肯对
                          你懵懂我蒙昧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司马昭视角】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尘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7 21:07
                            ps依旧默认钟会女孩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07 21:08
                              司马昭:老哥,你的病还没好,不要老是出来晃啊。
                              司马师:早就习惯了奔波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会一直在床上呆着呢?
                              司马昭:喂喂喂,不要这么任性好不好,快点回去躺好,公事文书什么的也不要看了,交给我就好了。
                              司马师:咳咳。。。交给你才是我最不放心的,整天吊儿郎当散漫成性,等你继承了我的位置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
                              司马昭:所以啊,你要是不在了我会很苦恼的,快回去啦。
                              司马师:我已病入膏肓,就算一直躺着终归也是要死的,我有一些事要交代给你,你给我乖乖听着,不许嫌麻烦。
                              司马昭【无奈挠头】:说的什么话啊。。算了,就听你说完吧,真是麻。。我什么也没说。
                              司马师:司马一族在朝堂上算是已无敌手,但还是有一些不安分的人在,我死后可能族内与朝堂上都会有一些动荡,你就拿他们开开刀立足吧。
                              司马昭【撑着下颚】:不对啊老哥,你说的都是我们该怎么做,难道就没有想对我说的话吗?
                              司马师:【低低的笑】我怕我说了你的事,你又会满脸尴尬的说这才不是我呢。
                              司马昭:【连忙摆手】不会的,老哥你说吧,我很期待呢。
                              【司马师嘴角泛着微笑,眸中倒映出司马昭的影子,当年那总是跟在自己身后说着“老哥你总是这么软弱很容易被人欺负”的孩子已经长成这副模样。】
                              司马师:【轻声】明明一直是我在保护你。
                              司马昭:咦,老哥你说什么啊?
                              司马师【笑】:没什么,阿昭,谢谢你。
                              ---------------
                              【司马师视角】
                              芳草萋萋诉
                              梦中旧时戏
                              阴阳相隔死别亦无期
                              你早知结局
                              却不曾叹息
                              人生苍茫浮沉而去
                              【司马昭视角】
                              回忆小时鱼儿水中游
                              凤起后喜鹊叫枝头
                              曾携手同游风雨亦同舟
                              此一生 最盼能相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07 21:09
                                帮忙顶上
                                日常暖贴
                                不水经验
                                楼楼加油
                                话说楼楼真是高产帝


                                收起回复
                                16楼2017-08-08 10: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8 15:15
                                    甘宁:怎么是你?
                                    凌统:主公让我来照顾你,不然你以为我想来?
                                    甘宁:戚,,,主公这不是赶着我死嘛。迟早被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
                                    凌统:锦帆贼!你说什么!
                                    甘宁:好啦好啦,,,算我错了,话说公绩啊,你现在还恨我吗?
                                    凌统:哼,要不是主公下令,我早就杀死你了。
                                    甘宁【笑】:所以你现在不想杀我了。
                                    凌统:你。。你懂什么,快点喝药!
                                    【凌统扭过头,将药放在甘宁嘴边。】
                                    甘宁:我这次伤了手臂,拿不了药,所以。。。
                                    【凌统一脸黑线的看着甘宁,可以清晰的看见青筋凸起 ,凌统深吸一口气,用勺子舀了一口药,粗暴的塞进甘宁的嘴里。】
                                    甘宁:咳咳咳。。慢点啊。。。
                                    【凌统赶快替他擦拭着药汁,却发现甘宁嘴角有血丝流出。】
                                    凌统:喂!兴霸,你怎么了!
                                    甘宁【笑】:我好像听见你喊我的字了。
                                    凌统:你先撑着,我去叫太医。
                                    【凌统刚想起身去找太医,却被甘宁一把拉住】
                                    甘宁:本来就是被各种名贵药材吊着的命,我早就不想这么活下去了。还不如留下来陪我一会,不然一会你和太医一起来了看见我死了你还不得哭死。
                                    凌统:谁哭死了,等你死了我要放声大笑。
                                    【话虽这么说着,凌统还是坐下来了】
                                    甘宁:你明明只敢暗地里笑,哪敢放声大笑。
                                    凌统:你!
                                    甘宁:好啦好啦,公绩啊,你还记得第一次见我时的情景吗?
                                    凌统:我当然记得!那时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甘宁:我第一次见你时,看到你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呢。还有那一次。。你起身舞剑,我本来想替你助兴来着,好像被他们误解成和你争斗了。。。还记得我们并肩作战的那一次吗,期间我来说和你吵架真是对不起啊。
                                    凌统:。。。。
                                    甘宁:【笑,伸出手想摸凌统的脸】谢谢啊公绩,这几天一直照顾我这个废人,,,公绩喂的药,,果然很好喝呢。
                                    凌统:笨蛋!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喝!
                                    【这时,太医听到动静赶忙走了进来,甘宁拿起塌边的剑朝太医掷去】
                                    甘宁【大声】:张太医,,,受曹魏指使,,,密谋害我,,,已被凌统,,就地正法!
                                    【甘宁说完,便彻底没了声,倒在了凌统怀里。】
                                    【凌统呆呆地抱着甘宁,双眸空洞无神。】
                                    【明明应该很高兴才是啊,为什么这么想哭呢。】
                                    【凌统紧紧的抱着甘宁的尸体,泪水顺着脸廓滑了下来】
                                    【死了都这么让人讨厌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8 22:32
                                      陆逊:吕蒙将军!撑住啊,马上就要到军营了。
                                      吕蒙:嘶。。陆逊啊,反正什么时候死都一样,道路泥泞颠的我又胃疼,还不如把我放在地上好歹死前能安然点。
                                      陆逊:啊,那真的很对不起,可是现在的时间耽误不起,请您先忍一忍。
                                      吕蒙:喂喂,你这小子怎么这么死板,生死是常有的事,要学会看淡,阎王今天想把我这条命给收了去,哪里会让我活到明天呢?
                                      陆逊:就算是这样,我也要与阎王搏一搏,东吴的未来需要您,逊也有很多重要的东西没有从您身上学到呢。
                                      吕蒙:真不知道是该说你傻还是不自量力,比起我们这些老将 ,东吴更需要你们这些后起之秀。。这也是我一直培养新生代的目的,这样东吴就有了一笔巨大的财富,力量就不会衰竭。。。咳咳。。咳咳咳。。
                                      陆逊:吕蒙大人!您,,您吐血了!
                                      吕蒙:小事,陆逊啊,我现在再给你上一课。
                                      陆逊:好,逊洗耳恭听。
                                      吕蒙:有些东西要懂得放弃,比如说这次击杀关羽,我可是放弃了自己的名声,但是以一个人的声誉换来东吴的安宁确是很划算的。比如说现在,,你也该放下我然后自己离开。。。
                                      陆逊:吕蒙大人说的很对,但是吕蒙大人是逊的恩师,这代价太大,逊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吕蒙:唉。。。我是该高兴死前还有一个人如此记挂我吗?咳咳咳 ,,陆逊,我已向主公请命,若吾死亡,则你继之,东吴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守护好,,,我们的,,家。我很,,放心。
                                      【吕蒙放在陆逊双肩的手渐渐滑下,陆逊什么也没说,只是背着吕蒙冒雨前行。】
                                      陆逊:吕蒙大人,逊,记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8 22:32
                                        【司马懿拿着一卷书简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雨景,不由得出了神,回想自己六岁那年师姐牵着自己的手初入师门,现今过了63年了。从小跟随着师姐的脚步走到今日,虽能过上一些安分日子,可是为什么,,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呢?】
                                        【她应当是恨毒了自己吧。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自己害死了周不疑。思绪飘向远方,当初陛下他们合谋害死郭嘉时自己没有察觉,合谋害死郭奕时自己也袖手旁观。内心总是想着她只把他当成棋子,却不知道长久的相处下来感情终究是不一样了。】
                                        司马懿:阿师。
                                        司马师:父亲,怎么了?
                                        司马懿:你的命是郭姨给的,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司马师【点头】:父亲,我知道了,郭姨对我也很好,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司马懿:哈哈,你这认真的模样真是和荀姨一个样。
                                        【将书简放下,朝外面望了望】
                                        司马懿:阿昭呢?
                                        司马师:大约又是拉着阿会去外面野了。昨日授课这两个小子竟然瞒着夫子偷偷出去,真是的,总有一天阿会要被阿昭带坏了。
                                        司马懿:【笑】趁现在有机会让他好好玩一玩,说不定以后就不能这么轻松了。子元。
                                        司马师:父亲有什么要说的?
                                        司马懿:我大约是活不长久了,我去了之后,全全交由你负责,记住。。。不要告诉阿昭他的身世。
                                        司马师【一愣】:是,孩儿明白了。
                                        司马懿【笑】:那个豪杰才子尽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天下。。终归是你们年轻人的。
                                        【眼前恍惚出现了那个笑得灿烂的人的影子,她一身白衣披着官服不羁的穿着,站在山穹之巅,指点江山,那是自己一辈子都仰慕的背影。自己是看愣了神,师姐回头,冲他伸出手,微微一笑,风华绝代,一如初见时的模样。】
                                        司马懿【闭眼笑】:师姐,是你来接我了吗?
                                        【我一辈子都在替你复仇,如今我终于能将曹氏的江山,送给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8 22:33
                                          加油!
                                          这里一只曾经萌丕懿丕all现在只专心心水文帝的妹子飘过~


                                          收起回复
                                          21楼2017-08-08 22:48
                                            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9 10:28
                                              🏢🏢肯定看过君临臣下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9 10:29
                                                楼楼文笔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09 10:47
                                                  暖暖


                                                  回复
                                                  25楼2017-08-09 11:36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14 12:24
                                                      楼主萌新么接住我大阁下的一顶
                                                      up:-D
                                                      你可以叫我阁下啦,以后会多多关注你的


                                                      回复
                                                      27楼2017-11-01 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