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真吧 关注:7,058贴子:55,298

____________四殿゛「文章」三生三世碧波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四哥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9 16:06
    1.桃林化形
    十里桃林,折颜看着化为狐狸的白真,叹了口气。“真真,你这是怎么了?”白真抖了抖狐狸毛,纵身一跃,跳到棋盘上,“折颜,小五又不见了。”
    狐帝幺女白浅,白真的妹妹,从小就喜欢到处跑,青丘和十里桃林每个地方都被她跑了个遍。这次白浅趁着白真不注意,又偷偷溜走了,白真找了半天没找到她,自然无奈。
    折颜笑了笑,道:“小五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说不定正在哪里玩呢。”“唉,我这个当哥哥的,可是天天找她,她应当收一收心性了。”话落,白真化回人形,继续和折颜下棋。
    话说白浅,此时正在桃林的某处,心满意足的看着地上的桃花醉,喃喃自语。“折颜啊折颜,这些桃花醉,我就收下了。”细细数来,也有四罐,足够让人醉。
    就在白浅沉溺于桃花醉的芳香时,身后的桃树晃了晃,下一刻隐约散发出金光。白浅这才注意到,拿上桃花醉去找折颜白真。
    “折颜!四哥!”白浅跑过去,将桃花醉放在一旁,伸手指着那一处,“树!树!发光了!”折颜和白真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白浅推着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是真的,那棵树发光了!我亲眼看到的!”终于,走到那棵树前,光芒依旧耀眼。
    折颜见状,微微一笑,“我这桃林,可是要填新人了,就是不知道,是男是女。”白真听了,也笑了,“你是说,这桃树要化形了。”“正是如此,这棵桃树在我这桃林数万年,如今就要化形,也是好事。”
    白真看着这桃树,再度勾起唇角,不愧是四海八荒第一美男,这一笑,勾人心魂。“那你就快点化形吧,我等着你。”
    三人又停了一会儿才离开,就在他们离开的下一秒,那桃树的光芒更加耀眼,末了,桃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子,粉唇轻启:“我化形了……白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9 16:06
      2.时光荏苒,昆仑虚拜师
      转眼间,万年已过。
      “清染!”白浅飞过来,清染抱住她,两人笑着不松手。
      清染,正是万年前的那桃树,这名字是折颜取的。万年来,清染与白浅关系极其要好,不论是折颜还是白真,都没办法将她们分开。
      白浅盘腿坐下,嘟着嘴抱怨,“折颜要送我去昆仑虚拜墨渊上神为师,你说我去不去。”墨渊啊,父神嫡子,天族的战神。“你去拜他为师,自然是好的,为何不去。”
      “去了那昆仑虚,就很久都见不到你,见不到四哥,见不到折颜,还喝不到桃花醉了。”闻言,清染笑出声,“最重要的,应该是最后一句话吧。”
      白浅被戳穿了心思,假怒道:“好啊你,居然这么说我。”说完,两人便嬉闹到一起,笑声传遍了十里桃林。
      这天,折颜要带着白浅前往昆仑虚,白浅紧紧抱着清染的手臂,“折颜,能不能让清染也一起去,就去送送我。”
      白浅心知清染不能进昆仑虚,便也没要求清染同她一起拜师墨渊,她只想让她送一路。折颜稍作思考,便同意了。
      一路上,白浅拉着清染,蹦蹦跳跳的前进,不知过了多久,三人到了昆仑虚下。
      “这就是昆仑虚啊。”白浅好奇的看过去,突然发现了有一处闪闪发光。“上面有闪闪发光的东西。”
      折颜看着白浅,说:“到了上面,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说罢,一挥手,将白浅化作男儿身。
      “唉,你为什么把我变成男人的样子。”清染笑道,“听闻昆仑虚是不收女弟子的,你这样子,拜师多方便。”
      “小五你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是青丘狐帝之女白浅,而是司音,是我捡回来的一只野狐狸,专程送上昆仑虚,拜墨渊上神为师的。”
      说完,折颜迈步前行,清染忙拉着白浅跟上去。“折颜,浅浅会不会被识破呀?”折颜道,“看运气喽,墨渊的那些弟子是没有这个能耐的。”
      顿了一下,继续说:“至于墨渊他自己能不能看出你是个女娇娥,就得看你今日的运气了。”
      来到昆仑虚大殿前,清染看到还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想必也是来拜师的。那人见到他们,缓缓走下来,不屑的看着他们。
      白浅心想,“这是哪里来的臭小子,竟然和我抢着拜师。”只听那人哼了一声,“又是个不学无术的小子,仗着家里的长辈做靠山想拜师。墨渊上神可是四海八荒敬仰的战神,怎么会收一只瘦弱的小狐狸。”
      三人没有回话,对于这个人,没什么好说的。此时,让昆仑虚内众人到处跑着捉的玉清昆仑扇飞到白浅面前。折颜勾着唇,对着白浅使了个眼神,让她拿着。
      “那是什么呀?”清染悄声问折颜,折颜道:“玉清昆仑扇。”而此时,昆仑虚的弟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09 16:07
        我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09 16:08
          居然漏了,,
          “那是什么呀?”清染悄声问折颜,折颜道:“玉清昆仑扇。”而此时,昆仑虚的弟子也都纷纷赶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9 16:10
            没人看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09 17:20
              3.拜师墨渊

              众人看着白浅手握玉清昆仑扇,惊讶万分。墨渊也踱步走来,弟子皆行礼问候。白浅上前,表明了自己希望能拜墨渊为师。墨渊心中有思量,便应允了。

              众人走后,清染锤了锤腰背,“啊……好累啊。浅,司音已经拜师了,我们可以回去了吧。”折颜看着清染扭来扭去的样子,忍俊不禁,“回,回,走吧。”

              回了桃林,白真迎上来,“回来了,怎么样,小五没顽皮吧。”清染摆摆手,“浅浅怎么会顽皮,四哥莫言乱讲。”

              白真抿唇,伸手拉过清染,“我们去喝酒吧,咱们去找找折颜藏起来的桃花醉……”“咳咳,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折颜背着手,漫步走过来,“千万不要打我桃花醉的主意,上次你们几个人就喝了许多,这次绝对不行。”

              两人脚步一顿,飞快的跑走了,折颜摇摇头,“他们两个跑的倒是快。”

              ……两万年后……

              “什么!”令羽忙捂住清染的嘴,“你小点声,让人听见了不好。”清染眨眨眼,令羽才放开手。“二月十七,我一定要去看看。这可是墨渊上神和瑶光上神的对决啊,不去看就可惜了。”

              清染本是打着折颜的旗号来昆仑虚探望司音,却意外听到了昆仑虚弟子议论纷纷,偷听之后才知道瑶光上神对司音的所作所为,和墨渊上神与瑶光上神要进行对决。

              “那个瑶光上神,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哎呀呀,不说这个了,司音呢?我要去看看他!”说完,清染便顺着一条路离开了。令羽嘴角抽搐,我还没告诉你,司音的住处呢,你怎么就跑了。

              二月十七,苍梧之巅。清染躲在石头后面,看完了整个决斗过程。“不愧是战神,真厉害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09 17:54
                墨渊像是不经意的看向昆仑虚弟子所在处,又看向清染藏身处,随后才离开。昆仑虚弟子纷纷离开,抢在墨渊前面回到昆仑虚。

                ……十里桃林……

                白真放下毛笔,将信件卷好递给玄女。玄女高兴的收下,笑着离开了。

                “这玄女托付给浅浅,着实是烫手山芋,就是不知道浅浅会如何。”清染坐在白真边上,支着下颚,眨着眼睛看着白真。真是越看越好看,怎么也看不够。

                白真笑称,“这十里桃林只有我和折颜两个男人,根本不会照顾女孩子。而你呢……”白真看着清染,说道:“你不适合照顾别人,应该是别人照顾你才对。所以啊,昆仑虚才是玄女可以去的最佳去处,只能委屈小五了。”

                清染拿过毛笔,摊开一张纸,一笔一画开始作画。白真好奇,“这是要画什么?”“画你。”话语脱口而出,清染一愣,片刻便微红了脸,“不是,我……”

                本想解释,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白真抬手揉了揉清染的头发,笑而不语。

                折颜在二人身后,看完了全过程,走过去笑说:“清染,真真,你们要去青丘一阵子。待白奕女儿出生再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9 17:5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9 18:56
                    真真想和清染过二人世界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9 19:55
                      嘻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10 00:3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10 07:58
                          好看你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10 07:58
                            4.前往青丘,帝姬出生

                            “真的呀!太好了!”清染一边说着,一边加快速度完成了画作,吹干了墨,递给白真。“画好了,送给你。”白真接过,笑的更加温柔,“画的很好,我很喜欢。”

                            二人抵达青丘时,狐帝狐后也在。“你们可算来了,快来。”没等坐下,就听见一阵婴儿哭声,白奕抱着女儿高兴的走出来。“阿娘。”狐后笑着接过襁褓,“生了。”“你看,是个女孩儿。”白奕也高兴极了。

                            狐后笑眯眯的对狐帝说道:“咱们生了那么多儿子,就小五一个女孩儿,现在好了,咱们狐狸洞里呀,又多了一个女娃娃喽。”众人听了都笑了。

                            白真道:“恭喜二哥,喜得千金。”白奕叹了口气,“待了十天,才从她娘肚子里出来,估计呀,以后又是一个不省心的孩子。”虽然这么说,但是白奕脸上的笑却是无法掩盖。“阿娘,不会又像小五吧。”

                            “像小五不是挺好吗,”哄了哄小婴儿,狐后又说:“狐帝,你看看。这孩子的额头上有一个红色的胎记,你看看像什么?你们看看。”

                            清染凑过去瞧了瞧,狐后便看着她。“像,凤尾花。”白真和清染同时说出,互相一愣,随后笑开。狐帝肯定的,也说是凤尾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10 10:20
                              狐后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小婴儿,对白奕说:“娘替你给她取个名字吧,白凤九,如何?”白奕念了念,“好,行。就听阿娘的,就叫她白凤九。”

                              白奕将女儿抱了出去,受青丘众人参拜。清染的目光停留在洞口处,眼里还存留着对白凤九的无尽喜爱。

                              白真看透了她的心思道:“怎么样,小九很可爱不是?你若是喜欢她,以后便常来这青丘,你们若是亲近些也好。”

                              狐后也赞同白真的话,“真真说的没错,以后常来就是了。”清染点点头,“我以后会经常来看她的。”

                              “哎呀,我们青丘以后一定会很热闹的,如果这丫头像小五,那可真是不错。”整个狐狸洞都充斥着笑声。白真一挥手,临近的石桌上便出现了几坛桃花醉。

                              “桃花醉?”狐帝来了兴致,上一次喝折颜的桃花醉已经不知道过了几百年了,现在看到,倒是被勾起了从前的那味道。

                              白真踏上石阶,指着几坛酒,“今天是二哥大喜的日子,不如就用这桃花醉来庆祝一番,如何?”白奕从外面回来,刚好听到这句话,笑着应允,“自然是好。”

                              凤九被婢女抱走,几人落座,各自倒了酒。狐后想到了白浅,感叹说:“一转眼,小五都那么大了,连孙儿辈也有了娃娃。”

                              白真突然感到一阵不安,抿了抿唇,果然不出所料,狐后看向白真。“真真,你有没有心仪之人?”白真一口酒噎在嗓子里,半天没咽下去。

                              白奕偷笑,收到了白真求救的眼神,清了清嗓子,“阿娘,真真才多大,你现在问他,他也答不上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10 10:21
                                加油更(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10 12:36
                                  我觉得挺好的 不错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10 14:01
                                    5.心仪之人

                                    “是啊是啊,阿娘,你就别问了。”白真应和着,又倒了一碗酒。清染低着头,让人看不到她的面部表情。她听着他们的对话,正在心里笑。

                                    狐帝不经意的看到清染嘴角的笑意,好奇心顿启。“清染啊,你可有心仪之人?”“……”狐后一听,又把话头转向清染,“是啊,你是折颜和真真看着长大的,也算是我和狐帝的半个女儿了,你若是有了心仪之人,可要告诉我们呀。”

                                    清染抬起头,见众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不由得慢慢红了脸,眼里波光闪闪,“我知道了,如果我有喜欢的人,一定会告诉你们的。”话说完,清染想起了来青丘之前,给白真画画的事,竟是分了神。

                                    就直勾勾的看着一处,竟然忘了放下酒碗,手逐渐倾斜,眼看酒就要从碗边溢出。白真放下自己的碗,伸手扶正清染手中的碗,故作抱怨道:“小心点,这酒若是洒了,折颜怕是要心疼了。”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清醒过来的清染。

                                    清染低头,看到了白真从衣袖中露出的手腕和依旧扶在自己手边的手,又微红了脸。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呢,四海八荒真的没有人能比得上他。

                                    白真收回手,继续看着清染,笑意盈盈,“快喝吧,你不是最喜欢桃花醉了?”清染喜欢桃花醉,不只是因为折颜酿酒好喝,还因为自己就是桃花化形,这酒里有自己熟悉的味道。最重要的是,白真喜欢喝。

                                    狐帝狐后看着他们,互相交换了眼神。沉醉在白真的温声细语中的清染,根本没有发觉,只是低着头喝酒,脸上的红晕却久久不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10 15:00
                                      沙发,求眼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10 15:34
                                        6.司音飞升上仙

                                        “不知道小五在做什么,她这个当姑姑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凤九。”白真想到了白浅,如果她在,一定高兴坏了。

                                        被白真念着的白浅,此时正在翼族的地盘里。昆仑虚里,所有人都在焦急的寻找十七师弟司音。墨渊得知后,独闯大紫明宫将司音令羽带了出去。

                                        清染走到狐狸洞外,吹了吹风,酒劲也散了不少。忽然听见天雷滚滚,惊讶之余看过去,竟然是飞升上仙的天雷。

                                        白真还在洞里陪着狐帝狐后和二哥,清染不想打扰。“唉?不对啊,那……”那不是,昆仑虚?

                                        “这昆仑虚里,有谁要飞升啊?难道是浅浅?”白真在此时也走了出来,“你怎么出来了,竟然舍得抛下你最爱的桃花醉?嗯?”再看过去,那三道天雷已经结束,“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当白真得知翼界事,立刻带着清染到昆仑虚看白浅。“我是青丘狐帝白止四子,白真。”一直陪着司音的叠风行礼后,司音就从座上跳起来抱着白真,“四哥!太好了……”

                                        司音话语一顿,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转身对叠风说:“额,因为我自小便跟着折颜上神厮混在一起,所以我叫四哥就习惯了。”

                                        虽然是解释,但是眼神却没有直视叠风。白真微笑,表示肯定。“四哥,这位是墨渊上神的大弟子,西海水君二皇子,叠风。”

                                        “这昆仑虚真是水土不错啊,难怪折颜要送你来此拜师,看把我们家小司音养的,活脱脱的变成了个风流倜傥的小上仙。”

                                        听闻上仙二字,司音立马想起了墨渊上神为她承受天劫的事,红了眼眶。白真奇怪,“怎么还哭了。”

                                        司音低着头,“都怪我,让师傅替我经历了天劫。”躲在某柱子后面的清染和白真同时吃了一惊,“难怪我见你周身仙气不同,竟有是飞升上仙了。这师傅对你还真是不错,这天劫可不是一般人能受的。”

                                        叠风这时说,“这都是自家人。你们先聊,我让膳房多填些菜。”“不必麻烦了,我只是途经此处,顺道看一看受天劫的司音,不会久留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11 07:4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11 07:51
                                            7.看望司音

                                            “那我更要避让了,两位随意。”

                                            叠风离开,清染偷偷的探出头,看着司音拉过白真坐下。“四哥刚来就要走,为什么走的如此匆忙啊?”“为了翼界的事啊。”

                                            “擎苍吗?”

                                            “对啊,就是为了擎苍。话说回来,你不好好待在昆仑虚,跑去翼界做什么?”

                                            司音扭了扭身子,“不是听说二嫂要生了吗,想溜回去看一看。”

                                            “你呀,真是……不愧为狐帝幺女,随便溜出去便惹得八荒大乱。因为墨渊和擎苍在大紫明宫的争斗,天君很是忧心,便请折颜去,一起商量压制翼界的法子,我便顺道来昆仑虚看看。”

                                            “哼哼,浅浅你不爱我了……”

                                            熟悉的声音让司音一惊,随后惊喜道:“清染!你来了怎么不进来?”

                                            “本来想着躲起来,让你主动问我的消息,谁知道你却是把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清染走出来,自然的坐在白真旁边。

                                            白真笑笑,“你和司音一样,都是天生顽皮。”

                                            司音笑了声,随后说道:“要压制翼界了,那擎苍真的要叛乱吗?”

                                            “迟早的事,你是墨渊最小的弟子,上战场这种事,应该轮不到你吧。”白真站起身,看着司音。

                                            司音也站起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如果师傅真的要带兵出征的话,我是一定不会逃避的。”

                                            擎苍……

                                            清染从化形开始便经常听人说擎苍,他的所作所为都有所耳闻。如今这擎苍敢对昆仑虚弟子下手,想必是真的要大战不可。

                                            “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一定去帮忙。”

                                            “不行!”

                                            白真和司音异口同声,坚决不同意。“清染,你还没飞升上仙,怎么能去战场?”司音好言相劝,她不允许清染去拼命。

                                            “你的意思是,我若飞升上仙,就可以去帮忙了吗?”清染抓住了话中的漏洞,“不许抵赖啊!”“到时候,再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11 09:12
                                              PS.明天不晓得几点更新,但是肯定是有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11 14:26
                                                8.凤飞九天

                                                毕方站在不远处,白真和清染也要回去了。司音问,“四哥,我那小侄女叫什么名字啊?”司音一直惦记着。

                                                “凤九,白凤九。”“凤飞九天,一听就是个破天而出的好名字。”虽然取名时并不是按照司音的想法取得,但是确实是个好解释。

                                                “不知道这样的名字,会不会坏了她的姻缘。阿娘有替她算过吗?”清染愣了愣,随后道:“凤九还小呢,现在担心什么姻缘。”

                                                “我们白家最该担心的人,应该是你。赶紧学成下山,给你找一门好亲事,省的阿娘成天叫我娶妻。”

                                                司音微微一笑,“那你去娶啊,老拿我做幌子……我觉得,你和清染天天在一起,分都分不开,不如,你娶了她?嗯?”

                                                白真张着嘴,半天没说话。清染反而觉得害羞,眼神到处飘,“司音别乱说话,什么叫让他娶了我啊……”

                                                白真见状,赶紧说:“好了,我们真的要走了。小五你要记得,身为昆仑虚的弟子,要随墨渊去战场,我们没有立场说你,阿爹阿娘也绝不会阻拦你,这是身为一个弟子该做的。但是你要记得,你还有四个哥哥。无论发生什么事,不要自己一个人硬扛着。”

                                                “嗯,知道了。”白真得到了答复,拉着清染踏上毕方,离开了昆仑虚。

                                                “刚才那一番话,连我都被感动了,真是四海八荒好哥哥。”清染不停地笑,“我要是有个哥哥这么疼我就好了。”

                                                白真将她随风飘动的秀发拨到耳后,指了指自己。“我可以疼你,折颜也可以疼你,整个青丘的人都疼你,如何?”

                                                “唔……”清染想了想,“折颜算是我半个父亲呢,当然疼我。而你……说的可是真的?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吗?”

                                                白真只觉得清染话中有话,“当然,你想说什么?”果不其然,清染窃笑道:“我知道自己法力不高,比不上你这个上神。但是……”

                                                讲到这里,清染严肃的说:“两族大战是迟早的事,如果我能帮忙,千万不要把我推开。否则,我绝对不会再理你了。”

                                                白真没说话,两族大战的场面必定十分残酷,既然说好了要疼她,那必然不能让她去战场,可是现在都说成这样了,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白真,你说话啊?”清染见他不言不语,有点着急,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12 10: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12 13:05
                                                    被吞了三楼,,,,发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8-12 17: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12 17:14
                                                        更文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8-12 17:18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8-13 09:49
                                                            10.墨渊生祭东皇钟(一)

                                                            “在下折颜仙使清染,见过各位上神,皇子。”清染行礼后,拉过白真,“我若是不来,你是不是要瞒着我来过?”司音听见清染的声音,抬起头却没有转身。

                                                            墨渊道:“你们并非此战的将领,无需留在此处。还请你们将小徒带出大帐吧。”

                                                            “别哭了,好不好?”司音不停的哭,清染劝不住。“四哥,清染,都是我害了九师兄。如果我没有认识那离镜,没有把玄女留下来,九师兄就不会死。”

                                                            “小五,要照这样说,让玄女去去昆仑虚找你的人,还是四哥呢。岂不是我们俩都要偿命了。前几日大嫂还来信,说颇满意玄女的婚事,让我感谢你呢。”

                                                            “如果不是大嫂,我早就一刀将她斩了。”白真慢慢说:“她既然选择了翼族,就与我青丘没有任何的关系。日后你若见了她,大可一刀将她斩死。无须手软,这是她应得的。”

                                                            “你若下不去手,便让我来。”清染对玄女是恨到极点了。每每到昆仑虚看司音时,令羽都对自己颇加照顾。

                                                            如今令羽身陨,罪魁祸首还是青丘人,怎能不恨?“谢谢你们,清染,四哥。”“一家人,无需言谢。”

                                                            “四哥,此战若是输了,岂不是愧对九师兄。九师兄的爹娘若是知道他已经命丧若水河畔,不知该有多难过。”

                                                            “世人皆有一死,不过是早晚罢了。活着无愧天地,死了却也不失风骨,他已经是死得其所了。我本来是想远观一场大战,却不想一切都在意料之外。”

                                                            司音没说话,像是纠结不已。“四哥,你可知道东皇钟。”“知道,也在年幼时见过。可是它已经不知所踪了。”

                                                            “司音……”清染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知道东皇钟的下落?”“是,在擎苍手里。”“当真,这可就是另一件麻烦的事了。”

                                                            在这时,瑶光墨渊等人从大帐走出来,气氛压抑。

                                                            “半个时辰后,一切按计划行事。记住,等你突围之后,把敌人的战线拉的越远越好。”“明白。”“就此别过。”“待我归来日,再与你较量一场,不管输赢如何,你我较量之后,便尽释前嫌,如何?”

                                                            说到后面,瑶光的话语里带着无尽的落寞与诀别。得到墨渊的答案后,瑶光道:“各位,瑶光……先走一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8-13 11:2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