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_殇染吧 关注:11贴子:430
  • 1回复贴,共1

【记梦】短生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就随意镇了.


回复
1楼2017-08-13 16:31
    短生续
    Chapter.1
    叶凫整个人都还是惊忙的。
    爆破声还在耳边回响,耳膜像是要被轰破一般,尖利的鸣声充斥大脑。石块抵挡不住冲劲四下掀开去,和树干、电线杆、交通告示牌相撞,即使离爆源有一定距离,物件上凹陷下去深浅不一的砸印仍是触目惊心。
    方才下意识护住脑袋的手臂此刻如灼烧般疼痛,飞石划破的伤口有殷红血迹顺着手肘弧线缓缓滴落,染红泥沙,刺眼得很。几个熟悉的背影不知何时向前方远去,隐约能望见踏上了石桥。叶凫有些懵,抬脚便要往前追去,却被身后伸来一只苍白却有力的手握住了臂。
    是杜辛。
    “不能去。”她面色惨白,适才泥沙溅落了她满身,灰朴朴的面庞只余那双清澈双眸还透亮。叶凫还是茫然,回头呆愣地看了一眼,好一会儿才复又抬头看去。桥上的人似乎已走至半途,身形却愈发不稳起来,一步接一步地摇晃着往前奔去。
    “轰——!”
    又一声。黑色的硝烟逐渐覆盖了原本几欲冲天的火光,石桥的最后两根柱子终是一齐断裂,桥面再也维持不了平静而后轰然崩塌,沿着裂纹支离破碎。
    杜辛偏过头阖上眼,下唇咬得发白,得见血丝在其干裂的纹路上蔓延。叶凫看着断桥,瞳孔不住地缩小,被身侧的人握住的手似乎在战栗——又或许是地面在颤抖。在被杜辛拉着往后方奔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竟是那妄念到桥那方去的人究竟是随着石块摔在河堤下粉身碎骨还是早已在开始就被烈焰烧得血肉模糊。
    爆破声被风声掩盖,不再在叶凫耳边叫嚣,但她却觉得此时同先前相比好像更缺氧得厉害。领着她熟门熟路奔走的杜辛不知何时缓下了步伐,走进漆黑的楼道,手掌在她的脊背上轻拍。
    叶凫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险些咳了出来。
    她渐渐停下干呕和重科,试图让眼前不再有驳杂如星屑般的白点,但眼前映出的确实方才的画面。
    一遍复一遍。
    惊恐浮上心头,后怕也漫了上来。
    ——如果杜辛没有拉住她……
    “……阿叶?”狭窄寂静中响起的是杜辛的声音,鼻音很重,显然是哭了一阵子。“该想想我们自己了…。要怎样才能逃出这里。”叶凫一怔,抬头看她:“逃?”话一出口她自己先是一诧,除缺水而导致的沙哑嗓音外,竟平静异常。
    “对。从现在开始,我们得绕过一切人流,往……”“等一下。”叶凫揉了揉太阳穴——试图甩去脑子里所有的不清醒,迟疑了片刻方问,“……逃什么?”
    杜辛顿了顿,答:“你没有看见吗,桥这岸插着的是四帜联军的军旗。”
    她一怔,随即恐惧无法抑制地涌上心头。前脚刚踏出桥尾不足百米,后脚身后的石桥就被炸了两回,脑子被黄沙覆了似的,确实完全没有注意内城的旗帜是不是换了样貌。
    几周前她曾笑问过学校出了名的政治老师见了如此多动荡局面,有没有什么最令人害怕的。老师思绪好像有些放空,良久才将目光重新转向自己的学生,连笑容都有了几分勉强:“我最不愿为敌的……大致是四帜联军。”
    四帜联军。
    四个将领,共领一军,互相牵制。——就连军旗都是四个不同的图案硬生生凑成的,甚至还不是同一个国籍,却越过了语言文化的巨大鸿沟,拥有四个国家最精锐的兵卒、设备、武器、情报局,除核武器外几乎掌握了一切。他们所属一军,却几乎可以说是互相敌对,这支部队存在的意义仅仅是这片土地上四个鼎立国家的互相牵制,在此之前,长久以来的战争侵略足以让他们互如仇敌般毫无友好可言。——他们甚至以各自国军的敌对身份在战场上见过面。他们是每个国家的底牌,和平伪象的最后面纱。
    谁也没有想到,这之后迎接他们的,竟是联军所有头领合作叛变。
    叶凫记得很清楚,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联军从不显山露水地成立了两年有余,处于云淡风轻的状态。谁也没把他们当回事。
    之后的日子里,她所在的国家就毫无征兆对被联军连番轰炸,西南海岸彻底沦陷,战火一路北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内城这个极小的海岛竟会如此早地成为联军的目标。
    牙关紧咬。叶凫想,她到死都会记得那次网络转播的战地记者实时连线。人高马大的青年记者握着话筒站在黄沙漫天的镜头里,一枪穿破他的头颅,身后的难民站被掀翻了天,凄厉的哭喊声不绝于耳。镜头猛地摇晃了一下,她听见人体倒下沉闷的声音,桀桀的笑声,随后静止不动,清晰地、完整地将单方面杀戮的画面录下。
    她看到了。叶凫打了个寒颤,闭上眼,脑海中满是转播强行中断前最后一秒,身着陌生军装的士兵靠近镜头,露出森然的笑。


    回复
    3楼2017-08-13 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