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吧 关注:39,937贴子:1,411,969

【帝九天长】〖美文〗荼蘼花开,身似琉璃,心似菩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言
从追《三生三世》开始,一直被东凤吸引着,爱着,亦心疼着。一直想为他们续上一段美好的未来,怎奈何一直时间不允许,就这么拖着,拖着,吧里的美文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多到我已经不再敢写东凤了。所以,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写一段后续的后续,也就是关于他们后代的成长,主角,应该是凤九和东华的女儿,也不知这个想法可否,还请大家给个意见
楼楼没有看过枕上书,所以估计很多背景和名字还有细节,都是不一样的,大家都权当做一个新的故事看吧,谢谢啦~
时间主线,故事发生在凤九登基五万年之后,楼楼会在今晚或者明天发一份人物关系表,现在实在太困,要去补觉了,么么哒


回复
1楼2017-08-14 05:08
    第一章
    青丘炎华洞中,凤九无力的靠在白浅怀里,神情没落,白浅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凤九的头发,眼睛却是看着那青石床上躺着的人。终于,白浅轻轻唤到“小九,我们青丘的姑娘啊,生来就是高高在上的,尊贵的血统,强大的背景,深厚的灵力,还有……这绝美的容颜”说着,白浅低头,用食指挑起凤九的下巴“看看,这张小脸儿啊,姑姑在你面前,已经是不够瞧咯”凤九听着白浅的话,不由得笑了,她往白浅的怀里又使劲的钻了钻,闷声到“姑姑可是这四海八荒第一角色,万万年都不会变的”白浅爱怜的抚着凤九的头发“姑姑只想让你好起来”凤九沉默了一小会,从白浅怀里出来,坐直了身体,眼睛便也望向青石床上的人。半晌,低低的开口,似在和白浅说话,又似在自言自语“姑姑想说的话,小九都懂,这些话,小九小时候就听四叔说过,我们青丘啊,情路都太过顺畅,所以这情劫,便落在姑姑一人身上,再后来,姑姑和天君姑父终于美满,这情劫,便是我了”白浅轻叹一口气“我知道,你呀,道理都懂,可又有谁能够看得清,就算看清了,又有谁能控制的了自己的心”凤九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眼泪像断线珠子似的,转头望向白浅“可是姑姑,不管是什么劫难,小九不怕,可为什么,偏偏这劫难,要落在我女儿的身上。犯错的是我,该受天罚,遭惩戒的是我呀,为什么?为什么不用天雷打我,多少道我都能受,只求……只求能让我的女儿能好起来”凤九说到最后,已是哽咽。白浅心疼的抱着她,眼下,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让她哭吧,别的事情做不了,哭,总还是可以由着自己的。
    一盏茶的时间,凤九情绪也渐渐平复了,这时,迷谷的声音在洞外想起“姑姑,殿下,小殿下回来了”凤九敛去眼泪,整理了一下,便对着洞外道“滚滚,进来吧”


    回复
    2楼2017-08-14 05:10
      已收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8-14 08:19
        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14 20:35
          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14 20:44
            第二章
            片刻,从洞外走进一白衣少年,约有五万岁光景(估计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年纪小小,已是带着一种让人畏惧的强大气场。只见少年进入洞中之后,右手拇指与食指相扣,手腕利落的做了个腕花,霎时,只见少年原本的墨发颜色消失,现出一头银发,额间凤尾花由淡及深。白衣少年抬手施礼“儿子给娘亲请安,给姑祖母请安”看着眼前这绝美少年,白浅还是觉得很欣慰的,她拍了拍凤九的肩膀,无奈道“折颜的这些个看家本事啊,我看滚滚是学的差不多了”白浅说着,抬眼瞟向少年“小子,我说你这是想让那老凤凰彻底隐居吧”少年抱拳,微微冲着白浅弯腰施礼“姑祖母可是说笑了,滚滚这也就是些小儿科的伎俩,不足以说明什么”
            没错,这个少年,就是凤九东华的长子,取名“白倾煜”,意喻“多彩明亮”,凤九希望这个从她怀孕开始就不被祝福的孩子,能够不受到她和东华的牵连,能够平安长大,不求他成大器,只要他能快乐健康。当然,这样一个诗意唯美的名字,是滚滚在七百岁的时候才得到的,至于七百岁之前,呃…当然,七百岁之前,他一直都是叫“白滚滚”的。当然,他不能让母亲知道,其实,他很嫌弃这个自带笑点的名字。所以,在他七百岁那年,母亲带着他回到了母亲的家乡——青丘。他只看了一眼,便就知道,那个温润儒雅的桃林主人,肯定是个等级超级高的神仙。终于在某一天,趁着凤九和白浅回东荒,便偷偷和折颜还有四爷爷白真倾吐了自己的烦恼。滚滚发誓,他当时是真的极力的掩饰了,可四爷爷还是没忍住,把嘴里的茶喷到了折颜那件风骚粉色的外衫上。滚滚哀怨的看着他们,委屈的问道“真的很明显么”白真擦了擦嘴,也不顾折颜那无奈又宠溺的眼神,摸着滚滚的头“不能再明显了”折颜看着滚滚“呃……其实,滚滚这名字,嗯!呃,其实,其实还,还可以,还可以,是吧真真,还可以,嗯,还可以”滚滚瞟了一眼折颜,闷声道“上神,如果你的话能把你自己说服,我相信你说的会更连贯一些”这下,白真笑的更疯了,折颜成功被怼,“这孩子,也不知道这张嘴是随了谁了”折颜话一出口,便发觉自己说错了话,白真也收了笑脸,用喝茶掩饰较为尴尬的局面。怎料,滚滚却是不以为然的答道“九九说,是像我父君了”白真有些惊讶“滚滚,你……”滚滚像是知道白真要问什么,自顾自的回答“是的,我知道,九九从未隐瞒过,我是有父君的,我父君,是东华帝君,是那个世人爱戴,万民敬仰的东华帝君,是那个平四海,战八荒,统一天地,神魔共敬的……东华帝君,是那个,除了我们,什么都要的,东华帝君”滚滚的声音越来越小,虽然他仍然是尽力掩饰,但还是被那二人看到了落寞,和哀伤。折颜轻叹一口气道“怕是小九这丫头,把毕生的褒义词,都用在了东华身上”白真则是无奈的摇摇头,他心疼啊。心疼那个丫头,还有眼前这个像极了那个人的小东西。滚滚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趴在桌上发呆。折颜的心,微微的刺痛了一下,他朝着滚滚的头弹了个叠指“好啦,臭小子,答应你就是了,等你娘亲回来,我就和她商量给你改名字的事情”滚滚眼神亮了“真的?”折颜拿出折扇,一脸嘚瑟的表情“那是当然,更何况,也该给你找个师父,学学本事了。这入了师门,你可就是男子汉了,当然不能只有一个乳名,你可是我这走出去的,不能给我丢脸”“看吧,你也觉得这个名字丢脸是不是”折颜一脸黑“我说什么了”,再一看,哪还有滚滚的影子,早就蹿出竹屋玩去了。折颜摇了几下扇子“真真,我刚刚,是不是被这小子套路了”白真一脸嫌弃“你当初不也经常被他老子套路么”折颜猛灌了一口茶“有其父必有其子”
            晚饭之后,大家开了个庄重严肃的家庭会议。(折颜:咳咳,家庭会议?用词是否不当?楼楼:怎么着,难道你还有二心?转身看向另一边的白真,真真,和你说个事。某颜一脸黑:没有没有,您老说什么是什么?楼楼:呸,你才老)
            会议进行的十分顺利,主要两件事情,一件是滚滚改名字的事情,正如之前所说,折颜按着凤九的心意,给滚滚取了这个名字。滚滚很是喜欢。至于学艺,折颜和白浅都一致认为,还是墨渊最合适。而此时昆仑虚的墨渊,猛地打了几个喷嚏,真是,一定是昨晚睡觉的时候,绾绾又偷着开了窗户……(对,没错,我们的师父,终于嫁给师母了。唉?好像哪里不对,算了,不管了,知道意思就行了。)


            收起回复
            8楼2017-08-15 01:56
              第三章
              一大段的回忆之后,视角再次转回炎华洞中,滚滚和凤九白浅一边说着话,一边一手幻化出一朵荼蘼花。在床边的石桌上,摆放着一个琉璃瓶,里面开着一朵和滚滚手里一样的荼蘼,只是时间有些久了,已然开始凋谢。滚滚正在小心的换上那朵新鲜的,他动作很轻,生怕扰了那个熟睡的人,可是滚滚又希望能够给她扰醒。换完了花,滚滚便轻轻坐在床边,抬手轻轻抚向那个床上的人的额头,因为那里,也有一朵鲜红的凤尾花。白浅看着,也是有些难过“滚滚,好像自从你去昆仑虚学艺开始,每次回来都会带一株荼蘼,这是为何”滚滚眼睛不曾离开的看着青石床上的人,只是轻声回到“佛理课上说,荼蘼,佛家又叫“佛见笑”,佛语说,见此花者,恶意尽消,是天降的吉兆呢”凤九和白浅对视了一下,两个人出了炎华洞。“小九,这滚滚如今,也才五万岁,怎就这么个老成的性子”凤九眼睛无神的望着远方“怕是承了东华的性子吧,又是这般的身世,再加上倾络的事情,唉……”白浅拍了拍凤九肩膀,“络络肯定会醒过来的,你看我师父和夜华”凤九不敢奢望,白浅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小九,下个月初八,我要和夜华去一趟天外天”“天外天?”凤九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光亮“是的,当年在若水之滨与擎苍的一场大战,虽然夜华及时的用元神祭了东皇钟,但是红莲业火还是折损了不少部族,听说一向在六界之外的“玄界”,都是元气大伤”凤九听的是一愣一愣的,看出凤九的疑惑,白浅继续说到“此次我和夜华便是承了女娲娘娘的神旨,前去商讨关于玄界之事,借此,我便可向女娲娘娘咨询一下关于倾络的事情”凤九这才知道,原来,即使自己和东华没有在一起时,仍然还是有战争,有伤亡,想到此,不由得嘴角嵌出一抹自嘲的弧度。
              炎华洞中,滚滚宠溺的看着床上的人,“络络,你何时才会醒来?哥哥已经学了好多本事,我可以保护你和娘亲了,我还要更强大,要替我们娘亲守护着青丘,到时候,娘亲就没有那么多顾虑,她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滚滚自顾自的说着,他坚信,倾络是肯定能听的他讲话的。他看着那张与母亲及其相似的脸,思绪又回到了五万年前……
              滚滚看着眼前这个忙进忙出的女人,不禁嫌弃的在心里狂吐槽“这个女人如此笨,怎么会是自己的娘亲,你看你看,盛个汤,都能把手烫伤,唉”正想到这,抬眼便看到一团什么东西毛茸茸的,从自己眼前就那么圆润的滚过去。这时,就听见他那“笨蛋娘亲”说话了“络络,滚滚,娘亲今天该给你们讲到第几回了,哦,对了,是东华帝君大战魔族庆姜,话说,在……”“唉……又开始了,这个女人,从自己一睁眼那天,就不断的讲这个叫东华帝君的人,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唉?不对,我好像没有耳朵。是啊,我没有耳朵,事实上,我什么都没有,因为,我就是一块石头,虽然娘亲说,我是个名贵的石头,叫啥来着,好像叫什么紫玉晶石。这不是废话么,再名贵能咋的,不还是个石头。不过,听娘亲说,那个她经常挂在嘴边的,听上去就吊炸天的东华帝君,也是块石头。诚然,据说这个厉害人物,就是我父君。这样想一下,貌似我是块石头也是合情合理的。唉,等下,不对啊,谁能告诉我,既然我父君是石头,我也是石头,那我眼前这个碍眼的红毛球是个啥?我和她,可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美其名曰“双生子”,好嘛,谁见过这样的双生子,一块石头+红毛球=双生子???”滚滚在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这个数学题,算了,这题目太难了。滚滚还是决定,眯一会吧。


              回复
              10楼2017-08-15 04:47
                本来吧,想整理一份人物关系表,但是今天想了一下,还是算了,还是后续逐渐在文中出现吧,楼楼觉觉去啦,大家么么哒


                回复
                11楼2017-08-15 04:49
                  这东华帝君是闭关了吗?还是?孩子这么大了,也不知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8-15 08:22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8-15 11:40
                      东华在哪,儿子都那么大了,他竟然不知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8-15 11:41
                        占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15 12:50
                          哈哈,亲爱的们都比较关心东华在哪,后续马上会交代,但是,其实,楼楼有私心的啦,因为太心疼凤九啦,看剧的时候就有好多人说凤九不懂事,不识大体,她也不过就是个懵懂的小女孩,她有什么错,所以,本次想把凤九塑造的无私一点,东华嘛,虽然他也很苦,但是,我还是要虐他一小下下,各位没意见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15 14:13
                            第四章
                            滚滚不止一次的质疑自己的身份,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何他和红毛球,是不一样的。没办法,谁让他是块石头,他没有办法像红毛球那样跑来跑去,也没办法开口说话。每天日落之后,娘亲都会带着他和红毛球到院子里看星星。给他们讲一个叫做“青丘”的地方,娘亲说,那是我们的家,那里的水,甘甜清冽,声如佩环,那里的树,参差翠蔓,蒙络摇缀……妹妹的名字“络络”,便是取自这个络字。好嘛,合着她有这么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没法开口说话,真的很想问问娘亲,当初给自己取名字的时候,到底发生了啥?同时,也很想问问,既然那么想家,为什么我们不回家。
                            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平淡的过,在娘亲那里,滚滚知道了,原来,我们生来就是仙,仙都是有原身的,自己是像了自己的父亲,是石头,而妹妹则是像了母亲,原身是九尾狐。更是继母亲之后,这四海八荒的又一只九尾红狐。他还知道,他们是要称呼父亲为父君的,因为他是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他是霸主,是这天地间唯一的另所有的人,神,妖,魔都惧怕和敬畏的人。滚滚心中,隐隐有了一丝好奇,和疑惑。那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经过长时间的深入思考,滚滚得出了一个很深刻的答案——他是一个,活在娘亲故事里的人。对,没错。滚滚被自己的聪明折服。就这样,日子一天天平凡的过,平凡的让滚滚以为,不会有任何波澜。多年之后,滚滚每每忆起这段日子,都会想,如果那天,“义母”没有来,如果那天,络络没有听到义母和娘亲的谈话,这一切,又是什么样子?


                            回复
                            17楼2017-08-15 21:34
                              第五章
                              滚滚清晰的记得,那天天气特别好。娘亲还说,等一下她干完了手里的家务活,就带我们俩出去转一转,真好,还从未见识过这里以外的地方。正在兴奋的时候,滚滚突然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未有过,说不上来是什么,隐隐约约,滚滚好似感觉自己的意识中,有一丝微弱的,并不属于自己的感觉。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开心?兴奋?奇怪啊,明明自己感应到了,但是却又觉得不那么真实。纳闷之际,眼前略过一道红光,滚滚虽然没有娘亲一样的眼睛,但是也是可以用神识去感知的。他感应到那是络络的身影,而络络的出现,正好和自己的那一丝若有似无的意识重合。突然滚滚听到一个稚嫩的童声“真好,今天可以出去玩,开心”滚滚脑中飞速思考眼前的情况,这声音说,今天出去玩,这里除了自己和娘亲,那便只剩下络络了。这是什么情况?滚滚努力的平复了一下,重新去感应那个意识,他试着,在心里叫了一声“络络?”没有回答,他又叫了一声“络络?是你吗?”还是没有声音,正在滚滚思考是哪里出现了问题的时候,突然那个声音再次出现“谁在叫我?”老天,真的是络络,这是什么情况,我们都无法开口说话,而我们俩,却是可以感应对方。滚滚再次开口“络络?是我,我是哥哥,我是滚滚”这次很快得到回复“我的天,这是什么情况,我们居然可以对话”这一发现让滚滚和络络都陷入疯狂的兴奋中,从出生到现在,彼此第一次感觉到对方,老天,这种感觉,不要太好。络络更是开心到上蹿下跳。而滚滚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竟是这般渴望能够自由,哪怕像络络一样,能够跑跳,至少,可以和她一起疯闹。
                              兄妹俩还在为解锁的新技能开心,屋外响起了一道好听的女人的声音“小狐狸,有贵客到访哟,还不出来速速迎客”


                              回复
                              18楼2017-08-15 21:36
                                再考虑要不要微博也同步更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16 14:11
                                  只要更新哪都好


                                  收起回复
                                  20楼2017-08-16 14:36
                                    加油^0^~,继续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16 14:37
                                      楼楼,努力,我来顶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16 14:37
                                        楼楼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16 20:16
                                          第六章
                                          不用问,能这样称呼娘亲的,除了义母就没有其他人了。果然娘亲听到声音,便急忙放下手里的碗盘,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上的水,一边急匆匆迎了出去。“绾姐姐”听的出,对于义母的到来,娘亲很开心。“我说小狐狸,你可有想我?”“当然,这还用问?绾姐姐你快进来坐”没错,来人正是少绾。还记得凤九和少绾刚认识那会,凤九是叫少绾前辈的,怎知少绾不高兴了,“叫什么前辈,我又不老,我说小狐狸,我也不比你大几岁好嘛,叫我姐姐吧”凤九笑死了,眼前这个人,美的摄人心魄,她是墨渊的爱人,东华的知己,折颜的损友,这样一个美好的人,凤九真是打心底里喜欢,于是便顺了她,叫了一声“绾姐姐”,二人的友谊,就此结下。少绾的到来,凤九很是开心,拉着少绾要进屋,少绾拉住凤九“我有事情与你说”凤九感觉到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于是转身对着兄妹俩交待了一句,便和少绾来到离房子不远的后山,那里平时较为清净,罕有人来。屋子里,络络瞬间觉得失望极了,耷拉着小脑袋,趴在自己的小床上。滚滚虽然也有些失望,但是看着络络的神情,从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保护欲。“小丫头。怎么啦?不高兴了?”“哼!不开心”听着那嫩生生的似撒娇一样的声音,滚滚只觉得,心都要化了。之前怎么不知道,原来自己居然是个妹妹奴,唉。过了一会,小丫头还是不开心。“小丫头,不要不开心,娘亲又没说不带我们去”“可是都已经好久了,娘亲还没有回来,一会天就黑了”“乖丫头,你想想,至少,你还能自己出去逛逛,你看哥哥,都动不了”这话果然有效,就看络络抬起小脑袋“哥哥,以后你要是想出去,我带你出去啊”“好啊,到时候,就靠你了”说着,小丫头应该又是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的又低下了头,唉,这个丫头,真是一刻也闲不住。“丫头,实在无聊,就出去散散心吧”“哥哥和我一起去么”“哥哥不去了,要是娘亲回来看不到我们,会担心的”小丫头想了想“那~哥哥,那我就出去附近转转”“去吧,早些回来”望着小丫头欢脱的背影,滚滚觉得,就这样吧,只要这两个人都在自己身边,就算自己永远不能动,那又何妨。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滚滚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沉闷,奇怪,怎么回事。正诧异间,看到络络回来了。果然,这沉闷的情绪来自小丫头,“丫头,你可是不高兴了?”络络思索片刻“哥哥,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回复
                                          24楼2017-08-16 21:40
                                            第七章
                                            “什么事情,还如此郑重”络络看了看滚滚,思绪被拉回刚刚在后山,没错,刚刚她本是想出去散散心,结果出门转了转,便想去找娘亲,想看看她们怎么还不回来,她来到后山脚下的小溪边,就看到少绾和凤九二人在说着什么,神情很是凝重。她好奇,便悄悄跟了上去,许是二人都有所疏忽,竟都没有发现不远处草丛里的那一团红。络络竖起小耳朵,心想,你们不带我出去玩,倒要看看你们到底聊些什么重要的事情。“小狐狸,这么久了,你可有考虑清楚,我可是听墨渊说,东华就快回来了”“他的伤~可是好的差不多了?”“我呸!小狐狸,也就你信他是去养伤”看着凤九一脸疑惑,少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就他那个修为,那点伤还不是分分钟就解决了。你当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一直隐在碧海沧灵,明着是闭关修养,实际上谁不知道,还不就是躲起来暗自伤神去了”听到此话,凤九竟不知,自己是该怨,还是喜。少绾继续道“不过话说回来,当年若不是你突然失踪,东华也不会翻天覆地的找你,也就不会无意间竟然找到了父神留下的魔晶叶,我也就不会苏醒”“听说那魔晶叶只对有缘人才会现世,这也是绾姐姐自己的福分”“可能父神早就知道我们会遇到这些劫难,那魔晶叶,竟是在昆仑虚找到的”“是啊,如果绾姐姐没有醒过来,那我在分娩那日,怕是我们母子三人,早就殒命了”“所以啊,这冥冥之中,老天早就做好了安排,纵然我们有无边的法力,无尽的生命,却也改变不了什么。就像东华,虽然他抹了名字,可是他的软肋还是出现了,而且,还是致命的软肋”少绾叹了口气,“墨渊说,当年擎苍死了之后,没几年你就登基了,却在登基不足一月就突然消失了,白家人找了好久,没有一点消息,实在没办法,便去找了东华。谁也没有料想到,东华一开始还是镇静的四处寻你的消息,可谁知,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东华的情绪便越来越暴躁无常。我醒过来最想见的,除了墨渊,就是他和折颜,于是便约了折颜,去看他。谁知当我们到太晨宫的时候,发现红光冲天,那些个上神上仙根本靠不了前,我们认出那是魔族的显像,怕是东华要走火入魔,于是我们三个合力暂时控制住了他的心脉,我万没有想到,我印象里那个从来对任何女人都不屑一顾的石头,居然为了一只小狐狸,差点走火入魔”凤九满眼的心疼“我从未怨过他,只是不想一次次的连累他,自从他认识我之后,为我闯妖塔,损修为,历情劫,失法力,我感动,却也心疼。所以,才求你为我在此地设下这个结界,至少现在,我万不能让他知道这两个孩子”凤九眼睛飘向远方,似在沉思“当年发现自己有了身孕,真的很无助,不敢让家人知道,因为这是东华的孩子,拼死我也要生下来。因为身孕,我没有了法力,与凡人无异,借此我隐在凡世,自是找不到我的。我想着,何不就此离开吧,让我最后自私一次,这一次忘了青丘,忘了责任,就让我为了自己和孩子,最后任性一次。东华是那么自律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没有了我,他也会为了苍生而坚强下去”“也就是说,若不是因着分娩时,两个孩子显出魔族血统,让我感应到,你会一直藏下去?”“也许是吧,我没有想到是双生子,也没有想到,两个孩子居然承了东华的半魔体质。当时我以为我们母子三人必死无疑了,谁知绾姐姐你从天而降,用你魔族秘术救了我们”“天意如此吧,我与两个孩子也是有缘”说到孩子,凤九的眼神暗了下去,少绾看着她“母神当年亦无法同时让墨渊和夜华健康降生,何况是你,更何况,只有在孩子刚降生时,由父亲用灵力封锁一个孩子的神识,另一个才会正常长大,滚滚和络络现在这种情况,已然无法这样去做,而现在,两个孩子神识不足,体内修为又过于强大,随时都会又危险,虽然暂时封印,可谁也不保证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少绾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之前我在墨渊的书房看到过一本上古残本,里面到是记载了一个方法,只是方法过于冒险,至今也无人试过”


                                            回复
                                            25楼2017-08-16 21:41
                                              小白也是可怜人~2个孩子受罪了~帝君赶紧来解救吧~


                                              回复
                                              26楼2017-08-16 21:48
                                                还想看呀,看不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16 21:55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16 23:27
                                                    楼楼加油,文笔很好 求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7-08-17 10:31
                                                      第八章
                                                      “绾姐姐你快说,什么方法?”“双生子是心灵互通的,而且,两个人必有一个体质强一些,另一个弱一些,则是由弱的一方,通过父母亲共用过的一件物件作为媒介,把自己的元神渡到强者一方,届时,接受元神的孩子稍加修整之后,便可恢复人型,与正常仙胎的孩子无异”凤九听的有些害怕“那……祭出元神的孩子,会怎样?”“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另一个孩子会陷入昏睡,因为父母共用之物,是有灵性的,认主的,会护住献祭者的心脉,虽是祭出元神,但也只是神识过度,不会伤及本体,所以也只是昏睡,到时找仙泽纯净之地修养,万年后可苏醒,其实,和墨渊夜华,也算是异曲同工了”凤九岂是那愚昧之人,若事情真的这么简单,怕是少绾早就告诉她了,还用等到现在?“绾姐姐,事情应该不只这么简单,是不是”少绾无奈的笑了“此方法,需用青丘九尾狐心头血为引”看凤九还是不太明白,少绾继续到“那作为媒介的物件,必须淋上九尾狐的心头血,九尾狐心头血的作用,你比我清楚。”凤九思考了一下“如果真的用此方法,那必然是络络是献祭者”“问题就出在这,滚滚承的是东华,自然强势,所以,断不能让滚滚献祭,否则络络必死无疑”“那……如果络络献祭,可络络本就是九尾狐,可否用我的心头血?”“不可。那残本明确记载,若献祭者本身为九尾狐的话,必须用自己的心头血”凤九顿时觉得自己的头像是炸开一样的难受“剜心头血,祭元神,那还有活的可能么?”凤九眼泪已决堤涌出“不可以,不可以,我把他们带到这个世上,却无法让他们健康的活着,我已经是对不起两个孩子,如今让我舍去一个,我宁可用我自己的命去换。”凤九泪眼婆娑的望向少绾“绾姐姐,凤九原来任性,不懂事,爱闯祸,从来都是想着自己,爱上帝君之后,为了和他在一起,不惜断尾,可如今想来,若我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置帝君于无情无义,届时我的父母,姑姑,所有疼我的人都会悲痛不已”凤九深吸一口气“原来的我,竟是这般混账”少绾不知怎么劝,此时到是明白这个小狐狸为何能同时收了她这几个上古的老友,东华不必说,折颜也是疼她,那墨渊,每每提到凤九的时候,竟也难得的露出几分慈爱的宠溺。“小狐狸,你没有做错什么,这一切都是天命”少绾握住凤九的手,或许这样也能给她一些支撑。“绾姐姐,我真的从未如此惧怕过,这竟然是一道死题,渡了元神,络络存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她那么小,怎么可能同时承受剜心之痛和献祭元神,如果不用此法,两个孩子体内的灵力一旦觉醒,后果也是……”凤九哽咽的说不下去,可是,少绾又怎会不明白。“小九,要不,我回去再和墨渊找找其他办法,你先别急,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救两个孩子,毕竟是你和东华的骨肉,将来的太晨宫,碧海沧灵,青丘,都是要他们继承的……”凤九突然觉得身后隐隐的窸窣声响,她疑惑的回头扫视了周围,并未看到什么。“怎么了?” “没什么,刚刚好像听到什么,可能听错了” “好啦,你洗把脸,把眼睛消消肿,我们就回去”


                                                      回复
                                                      32楼2017-08-17 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