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漫天吧 关注:12,307贴子:287,936

【漫天。雪】相思百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她是蓬莱岛掌门之女,出生时天生异象,霞云万里,自小的养尊处优,她高傲万分,因为地位显赫,容貌妖冶,天资极高,她受尽宠爱,然而却没有一个知心朋友。
在她十六岁那年,霓千丈让她前去长留,拜得长留上仙白子画为师。她想六界第一的徒儿倒也配得上自己的身份,故而欣然同意……(漫天镇楼,二楼审核图)


回复
1楼2017-08-15 19:12




    收起回复
    2楼2017-08-15 19:12
      男主白子画,在下+1


      收起回复
      3楼2017-08-15 19:13
        男主杀阡陌,在下+1


        收起回复
        4楼2017-08-15 19:13
          男主朔风,在下+1


          收起回复
          5楼2017-08-15 19:13
            男主落十一,在下+1


            收起回复
            6楼2017-08-15 19:14
              男主笙箫默,在下+1


              收起回复
              7楼2017-08-15 19:14
                男主东方彧卿,在下+1


                收起回复
                8楼2017-08-15 19:14
                  此文无原创男主,也没有欧阳少恭,古剑奇谭里的师尊乱入。


                  回复
                  9楼2017-08-15 19:15
                    艾特好友来看在此楼,下面正文


                    收起回复
                    10楼2017-08-15 19:16
                      霓千丈在霓漫天前去长留之时赠与她一剑碧落,她笑抚着碧落,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莫名觉得碧落好生熟悉,她手持此剑,正欲走向马车又回头道:“爹,女儿此去珍重。”


                      霓千丈望着霓漫天笑点头,他的女儿长大了,就得放她出去遨游一番:“天儿,长留不比蓬莱,爹爹可没法及时赶去收拾你的烂摊子,你的性子也该收敛收敛了。”


                      霓漫天颔首,她望着霓千丈鼻尖有些楚酸涩,扑到他怀中,像小时候撒娇一般,在他怀中点头:“爹,放心。”


                      语罢,她一袭红衣走向马车,还不忘回头再看一眼霓千丈,那一眼,她竟觉得爹爹已经老了,两鬓有了些许白发,不经意间,她泪眼朦胧,在心中暗暗发誓:爹,我霓漫天定要拜得尊上为师,再不会让你为我,为蓬莱的未来而发愁了。


                      一路上马车颠簸,霓漫天也没怎么休息好,只觉腰酸背痛,在半路她停了下来,说是要自行去长留,不必师兄相送。而赶车的蓬莱弟子却很是为难,霓漫天见他如此,只好道:“师兄且先回去罢,自保的能力,我霓漫天还是有的。”她露出明媚一笑,如同她出生时那万里彩霞一般艳丽。


                      她素来高傲自负,赶车的弟子拗不过霓漫天,只好离去,走时还再三叮嘱:“小姐可要好好保重,掌门他很看中您前去长留拜师学艺一事。”


                      霓漫天眨眼应允,便徒步向前走去,阳光洒在她娇嫩的脸上,她置于身后的手紧了紧:“我不会让爹爹失望,因为我是蓬莱岛的少主。”


                      她停下脚步,唤出碧落,用蓬莱御剑术捏了个法诀径直朝长留飞去,而正赶向蜀山的春秋不败他们就这样看到了红衣飞扬的霓漫天,有那么一瞬间春秋不败竟闪了闪神,这女子若是再过个两三年,长得定不会比圣君差分毫。


                      长留仙山是一个仙境般的存在,三座仙山浮在长留上空,爹爹曾跟她说过,长留三座仙山的名称与居住仙人,销魂殿住着儒尊笙箫默及他两位入室弟子,他为人潇洒不拘小节,收的徒弟也和他差不多性格。


                      贪婪殿中住着世尊摩言及他唯一的弟子落十一,世尊以严教徒,在霓漫天心中,他就是一个迂腐的老头,但修为却不可低视。


                      绝情殿里住着尊上白子画,也是她的目标师父,霓漫天望着清冷的绝情殿,这就是自己的目标,她一定要夺得仙剑大会的头筹,成为他的弟子。


                      只是望着绝情殿,霓漫天不知怎得竟生出一丝凄凉,高处不胜寒,若非为了蓬莱,为了爹爹,她更想一辈子呆在蓬莱,在霓千丈身边做一个任性的孩子。


                      但命运使然,或亦是没有一个理由,让她不长大。若是给她一个理由,好想永远不长大。


                      想着霓漫天眼神有些酸楚,视线渐渐朦胧,住在这里的仙人很孤独吧?


                      然后她渐渐想到了没有朋友的自己,扯了扯嘴角,有些事她只能往肚子里咽,她不想来长留,可这是爹爹的愿望,而爹爹是她唯一的支柱,只要他在,她什么都可以应允。


                      她从记事开始,就没有娘亲的记忆,爹爹是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


                      霓漫天闭上了凤眸,再次睁眼,那眸中满是少女的骄傲以及自信。她是霓漫天,所以她有资本骄傲,渐渐往长留大殿飞去,长留弟子光看着她完美妖冶的侧脸便痴了眼,霓漫天勾起讽刺一笑,来接待她的是一位白衣男子。


                      男子嘴角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如风沐浴了她的心灵,似乎扯到了她心中的哪一根心弦:“你是霓岛主的千金漫天师妹吧?我是世尊的弟子,落十一。”


                      “嗯。”霓漫天点头,不知怎的她听到这个声音后竟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疼,眼前的男子也越发熟悉起来,她握紧了手中的碧落,“落十一是吧?我记住了。”


                      落十一一愣,果然是刁蛮的千金小姐,但待他再次回眸看她,却不经意捕捉到了她眼底闪过的一丝萧瑟,但等他想要再看得仔细些时,那抹情绪却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骄傲。


                      “师妹跟我前去三生池水洗去凡间尘土,”落十一道,霓漫天颔首,他们徒步来到三生池边,“这是三生池水,贪婪池水洗贪,销魂池水去欲,绝情池水绝痴,下去时可能会有不同的痛楚,若是受不了也可以不洗。”


                      霓漫天看了一眼绝情池水,心中生出些胆怯,但又很快信心满满,他说的这些,她都没有,贪婪?她有爹爹就够了,欲望?保护振兴蓬莱应该不算,至于绝情池水,她向来无心,更是不怕,就怕是亲情也算。


                      “我知道了。”霓漫天淡然回答,落十一因为是男子,在这里着实不方便,闻言也退了出去:“那漫天师妹慢慢洗,我在外边等你。”


                      “好。”霓漫天说着就往三生池走去,落十一转身往回走,她看了眼放在一旁的长留女弟子服饰,不由在心中想着:全白的越看越像丧服,穿起来一定没有红衣好看。


                      想着她褪下了身上的服饰,露出曼妙的身姿,小腿没入贪婪池水,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还有些舒服,再往下走,水渐渐溢到了大腿根部,霓漫天伸手扬起水花,打在自己身上那柔和的感觉,她不由勾起了一笑,而正在绝情殿观微的白子画恰巧看到了这一幕,急忙用观微看向别处。


                      霓漫天已经走到了销魂池水,水到了她胸部,正好遮住少女的全部私处,只是她隐隐约约却感觉到了丝麻的痛感,难道想要守护蓬莱,拜尊上为师都是欲望么?


                      不知不觉间,她愣在了绝清池水处,她该过去么?脑中又想起那个白衣少年,她竟有些红了脸,白皙的手指轻轻试探,没有任何感觉,她有些失望又有些高兴,失望在她从未遇见让她动心之人,自己仿佛是无心之人,高兴在自己绝痴断欲,这样天资的她想必可入长留上仙的眼了吧?


                      收起回复
                      11楼2017-08-15 19:19
                        她毫不费力地淌过绝情池水,又在贪婪池水中泡了会儿,才上岸换上长留弟子的服饰,即便是素净的衣服穿在霓漫天身上竟也生出几分妖冶,她径直将脱落的红衣整理好放入墟鼎,随后前去大殿,落十一就在那里等着她。


                        落十一一见霓漫天来,便上前问道:“漫天师妹可有事?为何这么久才出来?”


                        “三生池水挺舒服的,便多泡了会儿,师兄可有问题?”霓漫天回答,字字句句都体现出了她自身的高傲。


                        闻言,落十一惊讶地看着她:“三生池水即便是已修成仙身的仙人都无法安然渡过,而你却觉得它舒服!”


                        霓漫天对她这个反应很满意,扬起了唇角:“有什么不对么?尊上可能安然淌过三生池水?”她突然想到了白子画,便开口询问。


                        落十一答道:“尊上绝情断欲,自是可以安然淌过三生池水。”


                        闻言,霓漫天讽刺一笑,不知为何,一句本不该属于她的话从她口中脱口而出:“是么?我还以为尊上渡不过呢。只是长留上仙这样偷听他人讲话是不是不太好?难道长留都有这个怪癖么?”


                        白子画从转角走出,他没想到霓漫天对四周观察竟如此之高,即便是他隐去了身形还是被她察觉到了,而一旁的落十一望着从转角出来的白子画有些惊讶。


                        “尊上。”落十一赶紧行礼,霓漫天也随之行礼。


                        “免礼。”


                        闻言二人起身,白子画淡淡看了一眼霓漫天问:“为何上长留?”


                        “自是拜长留上仙为师。”霓漫天毫不避讳地直视他的眼神,看到的却是一片淡漠,他的眼中没有她,也没有任何人,有的只是慈悲与宽仁。


                        “我从不收徒。”白子画的话淡淡的,随后御风而去,而霓漫天听了却不以为然,一定是尊上认为自己太弱了,配不上他的身份,于是霓漫天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她一定要让白子画看到她的努力,她会以实力成为仙剑大会的第一名,名正言顺地做他的徒弟。


                        霓漫天眼中的信心愈演愈烈,落十一看着身边的女子垂了垂眸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即又道:“漫天师妹,长留新生分为十班,依次排列分别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以师妹的资质,你看分在甲班可好?”


                        霓漫天对于自己分到甲班没什么惊奇,她天资卓越,更是蓬莱掌门之女,若是不分在甲班,倒也是奇怪了:“有劳师兄了。”


                        落十一颔首:“师妹我带你去寝室。”说着便往前走,霓漫天与他并肩走在去寝室的路上,不知为何她的心烦得很,总觉得有人在看着她。


                        绝情殿,白子画淡淡看着霓漫天,轻颦蹙眉,为什么她的命格他看不透?


                        到了寝室,霓漫天扫了一眼,虽没有她在蓬莱的豪华,却也是别具一格,想必是世尊为了与蓬莱交好而费心了,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更加笃定了尊上一定会收自己为徒。


                        “房间我很喜欢,劳世尊、师兄费心了。”霓漫天随意坐在一旁的木椅上,优雅的动作极好看的坐姿无一不体现了她良好的教养。


                        落十一取出验生石:“如此就好,这是验生石,请漫天师妹滴一滴血在此上面。”


                        霓漫天点头,用灵力在自己手上隔开一道口子,滴了一滴上去,却不想那验生石不仅没有闪烁紫色的光芒,反而还四分八裂的碎开,落十一看着这一幕完全愣了,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现象。


                        然后他又将目光转向霓漫天,复杂而又深邃,霓漫天被看得浑身不舒服,指着那块验生石便问:“验生石为什么一接触到我的血就碎了?是不是你们长留验生石的质量不好?”


                        “验生石的质量是没有问题的……”


                        霓漫天闻言不由恼火了:“这么说是我的血有问题?还是我这个人有问题?”


                        落十一急忙摆手:“我没有这个意思。”心中想着,这大小姐有些偏激啊,为什么接待她的任务师父会交到自己身上?


                        霓漫天听到他的否认,脸色有些好转,但心中总归有些不舒服,正想包扎自己流血的伤口,却不想一抬手,自己的脸色也变了,为什么手上没有一丝流血的痕迹?连伤疤都不留下一个。


                        而绝情殿上的白子画将这一幕幕都尽收眼底,霓漫天的身份更加是变得朦胧而不可参透,面对众多疑点的霓漫天,他想看来是不得不将她放在自己身边了。


                        “漫天师妹想必是要和我去见一见三尊了。”落十一这样道,而在霓漫天心中解读却是这样的:你的身份一定是有问题,我不得不将你交给三尊会审。


                        “长留待客之道便是这样的,动不动就怀疑他人的身份?”霓漫天的话咄咄逼人,落十一一时想不到怎么回到,只能否认。


                        “漫天师妹误会了,我并没有怀疑你的身份。”


                        霓漫天面对落十一的矢口否认对他的好感又下降了一个度:“验生石未闪紫光,我还不是长留弟子,本小姐何来你这师兄?”


                        正在落十一思考下一句回话时,霓漫天已经推门离开了房间,她的骄傲,她的身份不容得到他人一点侵犯,一点怀疑。落十一急忙追出去,却不想霓漫天已经来到了大殿,她就这样背对着落十一,伫立在殿门口:“你不是说要面会三尊么?下去准备啊,我倒要看看三尊认不认识我这蓬莱少主。”


                        落十一面对刁蛮的霓漫天,只得叹气去寻三尊。


                        大殿上,霓漫天站在三尊面前,高傲的头仰着,心中满是对落十一的不满与不屑,但因为白子画在场,自己也不好将这些情绪肆无忌惮地发泄出来,他可是她霓漫天认定的未来的师父,自己绝对要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小姑娘,听说验生石一接触到你的血就碎了?”笙箫默慵懒地问着,眼中满是浓浓的兴趣,许久没碰到热闹的他,一听说验生石有史以来第一次碎,不由来了兴致。


                        若不是她是蓬莱少主,注定是要当掌门师兄的徒儿,他绝对会收下她的,然而霓漫天对于这样的问话,有些无奈,正大光明的承认:“是。”


                        话一出,世尊都有些惊讶,望着放在一旁七零八碎的验生石碎片,他也是不由一阵头疼,按道理说验生石不该有这种情况才对啊。


                        收起回复
                        12楼2017-08-15 19:5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15 19:59
                            写的很好继续加油哟!嘻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15 20:04









                              收起回复
                              16楼2017-08-15 20:14
                                电脑放大看是很清晰的,前几张放大后拖一下就可以看到最后一排的文字,手机党也放大看,都可以看清,第三章有些问题,我发不出去。


                                回复
                                17楼2017-08-15 20:15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15 21:40
                                    怎么有种男主是白子画的感觉,不要啊,男主只要不是朔风和白子画都可以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15 21:5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15 22:17
                                        赞!男主是谁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15 23:32
                                          标题党的我很懵逼


                                          回复
                                          22楼2017-08-15 23:39
                                            来了ε٩(๑> ₃ <)۶ 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16 00:23
                                              很好看哦,楼主加油,要收藏了,mu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16 02:17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16 07:31
                                                  霓漫天拿起七绝谱答:“没事,方才有些走神,还望师父不要生气。”


                                                  白子画收回目光,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书,霓漫天也聚精会神的看起来。


                                                  书中所讲许多剑法的招式与心法口诀,但因为招式太过柔和,霓漫天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剑法,她要的剑法就如同她一般骄傲,霸道的剑法才是最适合她的,因此看了几页后,她有些提不起精神而昏昏欲睡。


                                                  再加上白子画身上淡淡的清香,竟趴在桌上睡着了,白子画瞥了眼身旁睡着的霓漫天,安静的她竟然让他生出岁月静好的感觉。


                                                  他将外套披在霓漫天身上,心无旁骛地继续看书,直到天边斜阳即将落下,霓漫天才迷迷糊糊的醒来,睡眼惺忪,身上的外套顺着她直起身子而有些滑落,而白子画就坐在她旁边在看书:“师父,我睡着了?”


                                                  “嗯。”回答真是不给面子,霓漫天这样想着,将身上的外套还给白子画后就觉得肚子饿,回头脸红透了耳根,自己睡觉居然口水流了满桌,她尴尬的瞥了眼白子画,他的眼神也正好转过来,霓漫天赶紧用手挡住那块湿了的地方。


                                                  “为师看到了。”白子画淡淡的回答,霓漫天脸上红晕更胜,自己的缺点就这样被刚拜师的师父发现了,任谁都会不舒服吧?


                                                  “我马上擦掉。”霓漫天说着就要去拿抹布,却被白子画叫住了。


                                                  “你试一下清洁术。”白子画此话一出,霓漫天才幡然醒悟,自己刚刚居然烧脑的去拿抹布,一个清洁术不就好了么?想着她便单手捏了个诀向桌上指去,桌上那尴尬的口水立刻就没了。


                                                  白子画垂眸继续看书,霓漫天饿得要死,赶紧退出了书房,却不想找了绝情殿一圈都没有发现半点食材,就连厨房都没有半点可以吃的东西,霓漫天郁闷地看着绝情殿养的花花草草,有那么一瞬她竟然想拔了吃掉,但这样白子画会生气的吧?


                                                  霓漫天正想下殿,却被白子画布下的结界挡住了,心里不由暗暗埋怨:有事没事布置这么多结界做什么?长留山布了个结界,连绝情殿都有结界,白子画不是六界第一么?即便不布下结界,也没人敢来打扰吧?


                                                  无奈之下,她只好回到书房:“师父。”


                                                  “何事?”白子画没有抬头看她,只是淡淡道。


                                                  霓漫天一听白子画问话,就有些尴尬,她该怎么说?直言肚子饿的话,会很没面子的吧?但除了这样,她该怎么表达?霓漫天脑中浮现出了一种种回话,但感觉都会有失面子,要是她早日修得仙身,就不会为了饭食而忧愁了。


                                                  白子画见她一直不回话,放下书本看向她:“天儿找为师有什么事么?”


                                                  霓漫天见白子画都这么问了,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回师父的话,绝情殿可有入食之物?”


                                                  “没有,你可以去亥殿吃饭。”


                                                  “哦,好,”霓漫天点了点头,抬腿就要往外走,后来又转回身子,“可师父你设了结界,我出不去啊。”


                                                  “方才为师撤掉了。”白子画的话让霓漫天一惊,方才?什么时候?她转身时么?看来自己的修为对于白子画,连万分之一都不到,想到这里,霓漫天就苦了个脸,她转身下山,一路上她脑子都乱乱的,什么时候起,自己这么渴望变强了呢?


                                                  因为只有强者可以主宰一切,包括自己的命运。


                                                  来到亥殿,霓漫天一向我行我素地端着盘子来到一处空位,然而极好的容颜却招惹来了火夕等弟子围观。


                                                  她一坐下,火夕就狗腿地跑过去,舞青萝不由瞪了她一眼,霓漫天感觉到了被人瞪,于是一个回眸,眯了眯眼,更显得妩媚万分,舞青萝也差点闪了神,只是依旧瞪着她,霓漫天勾了勾唇,这姑娘倒是有趣,而火夕以为霓漫天是在对他笑,心情不由大好。


                                                  他赶紧狗腿地跑过去:“师妹是新来的弟子么?”


                                                  霓漫天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初次见面,我是蓬莱岛掌门之女霓漫天,尊上的入室弟子。”


                                                  果然话一出,亥殿里就炸开了,尊上从不收徒,却收了蓬莱岛掌门之女为唯一的入室弟子,霓漫天看着火夕一脸惊讶的表情,心中又生出几分骄傲。


                                                  “初,初次见面,我是儒尊的入室弟子火夕,漫天,我们能交个朋友么?”火夕伸出手想与霓漫天握手,而她只是淡淡看了一眼。


                                                  “我霓漫天不需要朋友,还有,我叫霓漫天。”霓漫天语气中满满都是骄傲,即便是不可一世的眼神,却也让火夕觉得妖媚至极,但她的性格,他是不敢接近了。


                                                  火夕讪讪回到舞青萝身边,却被舞青萝扭了下耳朵,疼得他嗷嗷叫唤,“你轻点……”


                                                  “你还知道疼啊,活该!”说着,舞青萝便端起盘子到另一处吃饭,独留火夕一人在原位咀之嚼蜡的吃饭。


                                                  霓漫天淡淡扫了一遍四周,那些男子们慌忙将眼神收了回来,而有一位却不同,他居然光明正大地看她,只是目光冷的和白子画有的一拼。


                                                  在他打量她的同时,霓漫天也在打量他,长相:带着面具,不知道,性子:估计就是块木头,虽然比白子画冰块好些,武功:暂时不知道,属性:应该是木属性。


                                                  霓漫天确定这些信息后,便转过头去,自己为什么要为了无关紧要的人花费时间?自己当是吃完饭赶紧去背七绝谱才是正事,只是……她又看了眼男子,为什么感觉那么熟悉?


                                                  突然间,一个名字浮现在自己脑海,她喊了出来:“朔风?”


                                                  收起回复
                                                  26楼2017-08-16 09:31
                                                    有一万字是以前码好了的,喜欢杀霓党的大概第七、八两章就可以放糖了。


                                                    回复
                                                    27楼2017-08-16 09:33
                                                      要更文艾特的下面回复,我尽量艾特全


                                                      回复
                                                      28楼2017-08-16 09:46
                                                        这是@米粉范 大大帮忙做的封面,尔等膜拜



                                                        回复
                                                        29楼2017-08-16 09:48
                                                          楼楼,加油!喜欢你的文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16 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