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文章吧 关注:10,890贴子:57,645
  • 11回复贴,共1

【原创】《故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书生卷】
一行青苔爬上石阶,一丛花影漫上轩窗。木屋里书声朗朗,伴着月光,少年深入古人的小巷;古人的雕花扇;古人的青瓷杯盏。月色起舞,与窗外花影携手,演绎另一个世界的悲喜。年华十载漫如水,涤荡了少年的心事闲愁。背上行囊,一身素衣,步出清润的小巷,告别依旧摇曳的花影。雁塔名三甲夺首,春风长安游,马蹄都急走,来往庭前踏落花。大鹏一日因风起,功名扶摇,谈笑间流年转山河绕。满袖尘埃推不去,梦里,鸡声淡月,桃花十里,朗朗书生。梦醒,只余月色依旧起舞,只是花影已残。忆起,旧巷中黛瓦又生愁怨,与丁香在雨中迷离。阶上青苔又爬了几里,像时光的印记,未曾忘记过去,只是可惜,当年桑梓再回不去。岁月已苍老了步履,年华困住往昔,不是不愿归去,只怕归去,乡音已改鬓已衰,村前童子笑问客从何处来。微雨湿了青苔,岁月迷了双眼,乱入丛中再不见。罢了,趁月色尚余,再燃一炉旧时光,温一床花月纵横,盼故梦温凉。


回复
1楼2017-08-18 19:12
    美人卷
    清明的风吹绿了胡同,雨像个不速之客,惊起沉眠的回忆后扬长而去,只余青苔微润,门庭深冷,谁人倚门再次回首,隔着流年的再回首,却无青梅再嗅。合眼,心里浮上的都是岁月的眉眼。抬手,想抓住向前奔跑的流年。睁眼,空荡荡一片。心叹,如何能染指流年,不过一场花月幻觉。儿时玩伴都已嫁了,往年相约赏花,斗草,泛舟,同游采桑的女伴已挽起了妇人的发髻,双眉斗画长,褪去了少女的青涩。而她的眉等谁来描画,发髻待谁来绾。望去,庭前的芭蕉犹怯春寒,把自己紧紧环抱。花瓣被雨打湿,泪眼婆娑瑟瑟发抖。檐角的铜铃与风起舞,响起清脆的声音。井水映着云影天光,波澜不惊。刚睡醒的猫睡眼迷蒙,懒懒的趴在它的小窝里,栀子的叶湿了,透着凉意的绿自顾自的漫到人的眼中,不忍再看,她转身回屋,裙摆旋成了一朵落花,执着而又落寞。镜前,她一人描眉画眼,不去管残酷的时间,心中执念婉然芳树,已亭亭如盖。身后,小巷湿润,响起了哒哒的马蹄。


    回复
    2楼2017-08-19 14:19
      2333333,蕉鹿


      回复
      3楼2017-09-10 14:42
        原创吗,好厉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18 22:30
          琴师卷
          城在雨里,人在故事里,故事在记忆里。他捂着心口,轻抚琴弦,弦像是用雨丝连成的一般,凉到了心里。隔岸送来一曲清越的箫声,无意扣紧按在琴弦的指节。那年最爱凤求凰,指间流淌出曼妙的哀伤。而如今,却不愿再弹,不愿让哀怨的琴声扼住咽喉,蚀了白骨,碰了心脏。极目处,一带长江在雨里,楼阁在雨里。雨落在江上,伞上,花上,小舟上,蓑衣上,青石板上,碎成了开在心上的花朵。忆起当年丝竹萦梁,俯瞰人间飞花流红千种,未央宫中少年笑容明朗。流光把人抛了又抛,岁月几载沉浮,樱桃红得像老女人脸上的胭脂,芭蕉的惨绿令人不忍细瞧。而他手中只余一把桐木琴,伴他在浮世流离了半生。斑驳的清漆朱门,残破的雕花窗户,摇曳的寂寞红烛,古老的织锦绸缎,落魄的俗世过客。他是凤凰,栖于梧桐的凤凰,伴着琴声的凤凰,眠于尘世的凤凰。这小小紫禁城凤凰怎能屈居,天地浩大,他负琴一人步出城门,别了这喧嚣京华,成了一只能奏出琴音天地一沙鸥。


          回复
          5楼2017-10-01 08:54
            伶人卷
            红烛前,轩窗人影乱;乍眼看,原是孤人怨。帷幕已拉开,戏子将登台。胭脂涂于脸,莫问素裙成华衣,客官,可愿饮一杯花间酒,听一曲人空瘦,水自流?水袖抛起,唱腔一起,梦回当年,无论睁眼闭眼,都像置身那个杏花烟雨的江南,随着悠悠的歌声步入忧愁的小巷。剧中虞姬在战火中起舞,台上伶人红裙盛开,灿若火中莲,魅若火中妖;剧中虞姬对霸王勾唇浅笑,台上伶人眉眼弯弯,红唇挑起一个又一个绮梦;剧中虞姬笑着拔剑自刎,血染红了天边的晚霞,恍若天地都在为她送葬,用她最爱的赤色祝这美好的女子归去安康。台上伶人潇洒拔剑,重重倒在黑衣霸王的怀里,浅笑安然,似是倦了累了,她合上眼眸,乐音戛然而止,灯火亮起,帷幕缓缓拉上,这一刻,虞姬死了。但当一幕起,她又会借不同伶人的身体重生。台上一片黑暗,台下寂静无声,下一刹,掌声雷动。伶人在帷幕后鞠躬微笑,待宾客散去,水袖再次扬起,这一次,没有掌声,没有观众,没有灯火,只为自己而唱,让儿时的梦在今时今日醒来,就算霸王已解甲归田,虞姬依旧在帐内清歌,舞动千里狂沙。


            回复
            6楼2017-10-02 13:13
              将军卷
              一声令下,一阵鼓响,三军战士守土开疆,二行清泪,二卷军旗,万千哀愁浴血沙场。铁打的汉子,血筑的边城!角楼上,他负手而立,浮云笑生死,河山万里不过是王侯将相们的一场棋局,胜者败,败者胜,高低同样是浪潮,谁又会记起他在风沙中,磨砺出棱角的面庞。歌尽桃花扇底又飞沙,城下又走过几匹马,月色一杯倾落天涯,羌笛都喑哑,谁又吹起芦管,惹得征人又望乡,长沟流月早已流走过往,再不见长安红楼画舫金漆雕栏,再不见朱门庭前快绿怡红,再不见画堂铜镜妆奁红颜,再不见了,那月灯马球的轻狂,杏园探花的风流,雀楼登高的热血,只剩下了乌衣巷别的忧愁,以及,不再年少的他。天边落霞燃起,似疯狂的火焰,把他放在天上的旧时光燃起,四处弥漫着硝烟的味道。遥想当年侯爷七出汉关,又是哪一位名将惹得胡马都不敢度阴山,又是哪位公子饥餐匈奴肉,渴饮匈奴血,大叫着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只是,再甜的葡萄酒,再美的夜光杯,也撒在了那片荒凉之地,也碎在了心中,角声又起,飞身上马,万里赴戎机,他是将,一旦执起干戈,归路已茫茫。


              回复
              7楼2017-10-03 14:14
                楼主大大~请问可以抱走做广播稿吗~用于学校电台不商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21 17:29
                  楼主大大 我可以抱走 做节目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30 11:23
                    画师卷
                    宣纸铺开,执起狼毫,在徽墨上一转三旋,提笔,墨色在纸上蜿蜒,深描浅勾,泼墨绵延,不多时,她在画中看着他,而他亦深深凝视,将手中之笔放下,又拿起画笔,手拿彩墨,笔下,金钗朱翠为她增富贵之气,玲珑锦缎衬得她国色天香环在腰间的丝绸似是能触摸到细腻的针脚,又勾得她的纤腰不堪一握。最后,他在她的唇上用朱笔轻轻一点,像是丈夫在帮妻子点唇一般,他的眼中,藏着深深的爱恋。手中之笔突然落下,画中之人在昏黄灯光的照耀下,笑得醉人,笑得温婉。他曾许诺,这一生,只画想画之人,他的出众才华都落入了天子眼中,高官厚禄,唾手可得,可自从她去后,他的笔下,便只有寂静的春山,独飞的孤鸟,无声的清泉,沉默的天地。他的心死了,所以他的画也死了。那个将杏花插满头,娇笑着说要嫁他为妻的姑娘,已笑着慢慢远去,在没人为他推砚洗笔,平铺素宣;再没人为他整理画稿,巧笑嫣然。再铺素宣今夜,月长明,灯不寐,人不眠,纸上两情又相见,窗外杏花又开,他独守她笑颜。


                    回复
                    11楼2018-01-28 18:12
                      帝王卷
                      金龙爬上黄袍,手中西域进贡的九龙杯里,红的葡萄酒液似是在燃烧。今日,没有如山的奏折,没了朝堂上的勾心斗角。养心殿向来没有花花草草,春天的到来,与他无关,夏天的归去,与他无关,至于冬秋,来不来竟也都一样。他是万岁,却并不想万岁,要这万年的孤寂岁月有何用?已经厌了征伐,妃子们的嬉笑如美好的面纱,揭开了,不过一具腐臭的美人骨罢了。他没有家,他不需要家。纵然四方臣服,他身边竟无一个可信之人,想最初,他只是一个受宠的皇子,有着美好的少年时光,许是他真的对任何人构不成威胁。春天他可以和太傅的公子去斗草,夏天可以和尚书的孩子游湖,秋天可以悄悄爬到柿子树上摘熟透的果子,即便在寂寥的冬天,他也可以踏着一路风雪,去寻梅花仙子·的踪迹,可谁也不曾想到,当初贪玩瘦弱的少年,竟成了主宰天下的皇帝。这天下如今已是太平,可谁又知,这盛世的背后,是他力撑起的湛蓝天空。月光照在辉煌的琉璃瓦上,养心殿里灯火通明,月光将吻的影子拖得很长,殿内灯火在他手上摇晃,今夜,就这样睡去,回到那段被风吹的时光,做回那个少年,朝钟响起,他又是帝王。


                      回复
                      12楼2018-01-28 1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