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画吧 关注:97,964贴子:4,406,703
  • 67回复贴,共1

【韶画莫负】仙剑奇缘之花千骨(基版)又名:陌尘缘起 【画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上界的上神,一次阴差阳错,我来到一个小世界,那里没有神的存在,可我却感觉到还剩下一个,从此我踏上寻神之路。
然而,自我初遇桃花树下的那个他时,便注定了我此生此世只为他一人沉醉。
(最近画霓CP写多了,就心血来潮想写个爱而不得的短篇文章调节一下,高虐,慎入,不拆画骨CP)




回复
1楼2017-08-19 20:22
    随着异象突变,我阴差阳错之下来到了一个小世界,附身到一个孕妇的胎儿身上,那胎儿还没化形便被我占据,从此她的道路,我帮她走。


    据说,我出生那年,天生异象,漫天彩霞,我便被赐名“霓漫天”,只是因为我是男儿身的缘故,在我三岁母亲去世那年,改名“陌尘”,没有冠上“霓”的姓氏。


    二十岁弱冠之年,我成为了众人口中的“修仙天才”,是那个世界第一个修炼成神的人,只是,我该怎么解释我生来便是上神的事呢?


    我被那个世界的人称为“神尊”,这个尊称我很喜欢,在上界的时候,我便被其余众神这么称呼了,这让我感到了一种熟悉感,仿佛我依旧在上界,做那个四处留情的浪子神尊。


    我喜欢美人,更喜欢游历山水,无牵无挂,如同我的名字,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直到那天,我遇到了他,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他清冷孤寂到让人心疼,每日就站在那临风台前仰望众生……


    我望着那个单薄而又消瘦的背影,左胸那块地方隐隐作痛,六界苍生的责任就这样生生压在他瘦弱的肩头,而我身为神,即便是在上界,也没做到如此,我做的远远不及他,无论是在上界还是这个小世界的我,都只愿按照自己的心而活。


    而在那一刻,我希望自己可以陪着他,与他站在一起。


    回复
    2楼2017-08-19 20:24
      我上前,长在悬崖边的桃树被风拂过,他回眸一眼,惊艳了我整个人生,那是一张怎样的脸?这世上再没有一幅画可以装得下他的仙姿,他的容貌,他的风采,他的气质……他是那样的清冷傲岸,那样的让人不敢亵渎半分。


      风扬起他的衣袂,拂过我脸颊,我们就这样两两相望,他却不经意地笑了,而我就这样沉醉在他的笑里,从此,生为君生,死为君死,无怨无悔。


      “长留上仙白子画,风霜一剑,心系六界……”


      “神尊。”他收敛了扬起的唇角,又变成了往日那个清冷孤傲的长留上仙,他做辑,在斜阳下他变得缥缈,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只是那样的让人心生向往,而又不敢靠近。


      “上仙不必多礼,今日吾来此,不过是求得几分清净。”我勾起唇角,却失了往日的那三分邪魅,多了三分敬意,他是值得钦佩的,一人便可保仙界百年安宁。


      “神尊且随意。”白子画垂眸转身,继续俯视着人间。


      我上前站在他身后,风很凌厉,打在脸上有丝丝疼意,扬起我身着的黑衣,突得就很想将眼前男子搂入怀,对他言:以后,有我在。


      “神尊看到了什么?”


      “吾之天下,山河安逸,百姓和乐,却少了一人与吾携手相望,”我试图用观微从他眼中看出什么,而他眼中却什么都没有,只是那样的淡漠如水,没有半分思绪的波动,难道他就听不出来我话中的意思么?还是说不想回复,所以故装听不懂?我不知道,他,我不敢轻易亵渎,“上仙日复日,年复年,凝望这世间百态,却不想亲身下凡看看么?”


      “不曾。”他的声音犹如零落的雨点,字字打在我心间,传来丝丝疼意。


      “吾带你去看看罢。”我试探地搂住他的腰身,带他一跃而下,前往繁华人间,他的腰很细,纤瘦的身子被我搂在怀里,他不曾抵抗挣扎半分,只是依旧是那样的淡漠,鼻尖传来淡淡的香味,那是他身上的味道,他独有的体香以及他的发香……


      回复
      3楼2017-08-19 20:26
        很快便到了人间繁华之都,我带着些眷恋,放开搂着他的手,他望着人来人往的街市,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转瞬即逝,却被我捕捉在眼底:“今日是七月七,凡间的桃花节,每逢夜晚会更加热闹。”


        他轻轻颔首,不予言语,走在凡间的喧嚣之地,却仍是显得清冷,依旧是那么孤单,那么寂寥……我快步上前,跟上他的脚步,突见前有猜字谜,“子画,一起去看看吧。”


        说着我便上前,“老人家,是不是猜对字谜,就可以得到那对玉佩?”


        老人家点点头,“公子可以自行选择,只要猜对六个,这对玉佩就是公子的了。”闻言,我笑了笑,对身后的白子画道:“你想要吗?”


        他淡淡看了我一眼,不语。我心生落寞:“不管你想不想要,本尊送的,你就必须收着,还得随身带着!”


        我挑着摘下一盏灯笼,上面写了一个谜语:桃园李下,我答:“老人家,这个谜底是‘子’,我猜对了么?”


        老人家笑了笑:“李下是为‘子’,公子要继续猜么?”


        “当然,”我回道,顺着右手边走去,锁定了一个灯谜,谜语是:一上田中山下树,“这个谜底是‘画’,一在最上面,中间是田,‘树’有同音字‘竖’,山去一竖,与一,田合起来便是‘画’。”


        “公子好生聪慧,又猜对了。”老人家不由赞许道,我回头看了眼白子画,他眸中依旧淡漠,即使身在尘世,却又与尘世格格不入。


        我又来到下一个灯谜位置,摘下那张纸条:“蚕蛾虫无变蝴蝶,这个谜底是‘我’。”


        老人家笑眯眯看着我,“许久没遇见那么聪明的公子哥了。”


        “这一题,落叶翻飞惹相思,谜底是‘喜’。”


        “这一题,两边对歌乐陶陶,谜底是‘欢’。”


        “这一题,佳人缠绵尔有情,谜底是‘你’。”


        我一口气猜完了三个谜底,得到了那对玉佩,玉佩周身晶莹透体,是块上等的好玉,在我端详之际,老人家在我耳边道:“公子,这是对姻缘佩。”


        “谢谢老人家了。”我笑着道谢,将玉佩中注入神力,一块自己别在腰间,一块则紧紧拽在手中走向白子画。


        “子画,我的心意,你明白了么?”我不等他回答,就将玉佩扣在他腰间,小施法术让玉佩不得离开白子画之身,随即便转身向放花灯那边走去,我不等他回答,因为他现在的答案,不是我要的。


        方才花灯字谜谜底连起来是:子画我喜欢你。


        收起回复
        4楼2017-08-19 20:27
          配上这首歌看后面的内容可以达到高虐顶峰,这是催泪的耽美,很早以前就想写了,但对于耽美我算是新人,所以可能文章写的是要小白一点,没有肉,最后是画骨CP。这篇文主要记载陌尘为白子画的默默付出,爱而不得,求之不得。


          收起回复
          5楼2017-08-19 20:31
            他那么聪明,应当是知道了,我向卖花灯的商贩买了两个花灯,另一个不是给白子画准备的,而是我想要许两个愿望,然后很久很久以后,可能是天道认为我太过贪心了吧,我的两个愿望都没有实现。


            我将花灯放到水中,学着一旁的人一般,十指相合:“凡人祈求神仙实现自己的愿望,而我身为神灵,可否有人实现我的愿望?”


            这时,白子画也托着一盏花灯放在了水边,我问:“子画,你许了什么愿?”


            他目光淡然的直视那盏越飘越远的花灯:“我没有愿望,但求六界安好,此间再无战争,再无掠夺。”


            我抿了抿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世上不可能没有战争,没有掠夺,所谓正邪两派,从上古起便不两立,而神只是站在中间的位置上,亦正亦邪,一念世间安好,一念毁天灭地。


            他起身,我亦是,走在喧嚣的街上,他很安静,我也很安静,只是我就这样静静地望着他,然后心中似乎多出了一方净土,而那方净土就是他白子画,他其实很单纯。正因为单纯地为天下,为六界,为苍生操心着,更让人感觉可怜。


            不过他以后有我,他守着世间万物,那么我便守着他,从今往后,我抛弃所有,只为一个他。


            想着,我便勾起了唇角:“难得来一次人间,子画去不去看看人间烟火?”


            白子画淡淡看了我一眼,我对视到他的视线时,心中一片空白,他的眼中没有我,也没有其他人,有的只是对这个世界的慈悲与关怀。


            “随你意。”他薄唇一张一合,我强压下心中的悸动,携他之手一齐跳到以前来人间最好观烟火的高处凉亭,夜风萧瑟,白影立在亭前,我望着他的背影,扯了扯嘴角,从墟鼎取出一罐上好的女儿红就与月对饮,与往常那般,约摸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烟火徐徐上升,在空中绽放出最美的光芒。


            “虽只是短暂的一瞬,却在人的心中留下了最美好的一刻。”我举杯走至白子画身边,望着他无暇的侧脸,竟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惊艳。


            回复
            6楼2017-08-19 21:11
              顶顶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19 21:13
                我发现楼楼开了新坑,不错,是我喜欢的,楼楼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8-19 22:41
                  我有些迷离,只听他一言:“短暂而又美好,烟火人间,人间烟火,不该是我流恋的。”


                  闻言,我有些生气,气他为何分明喜欢着,却不敢去流恋,气他为何要因为所谓的大道而放弃属于每个人的七情六欲,气他为何连喜欢一个事物都没能力做到。


                  “子画,喜欢就要说出来,即便是你刻意想要隐藏你对烟火的喜欢,我还是能看得出,喜欢一件事物或者人,没有错。”白子画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被他隐藏起来,后来目光深邃,似是在回味我刚刚说的话,我也没有插嘴,只是就这样静静看着他。


                  后来他似是想明白了什么,勾起一抹浅笑,我晃了晃神,总感觉若是能这样陪伴着他,我就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我的人生里若他不是过客,该有多好?


                  后来,雨淅沥的落下,窗外的雨让我想起了刚刚放的花灯,望向那片河,这样花灯就到不了对岸了,是不是方才许下的愿望也不会实现?


                  但我总归是喜欢雨的,恰好落的雨,与君恰好在一处。


                  再后来,雨停了,我们也就散了……


                  可若雨再下得久一点,我们后来的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如同我的一个愿望:子画会喜欢我,我们会在一起,永远……


                  回复
                  9楼2017-08-20 06:41
                    因为蛮荒有些动乱需要我去处理,那一次前去便是一年半载,归来时,我便听说子画已经收徒,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子画待她是不同的,我看得出来,我又嫉妒又羡慕,嫉妒她为什么可以得到子画的目光,羡慕她可以成为子画的徒弟。


                    我主动请缨到长留授课,只因为在那里,至少可以多看几眼他,他对我还是老样子,清冷淡漠的眼神与一年半前丝毫没有变过。


                    可是,他却在他徒弟到来之后有了人的喜怒,虽只有一点,但子画待她终究是不同的。


                    那天我上绝情殿看这个小女孩,她天真浪漫,虽天资一般,但肯努力学习仙术,是个不错的苗子,练剑的小女孩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到来,她走向我,我却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她就是我要找的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神。


                    “你是神尊大人?”小女孩有些发怯,我扬唇一笑,带着魅惑,“是,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花千骨……”花千骨是个单纯的孩子,和她的师父一样,但她对于我来说却不只只是爱人的徒弟,而是一种归属,在异乡找到唯一的同类。


                    “我的名字是陌尘,你可以唤我阿尘,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好么?”我弯下腰,伸出小指,花千骨不怕生,反而是很高兴,她兴奋地将指尖与我的缠绕,她垂下头:“真好,我又交到一个朋友了!阿尘,我们真的是朋友了么?”


                    我点头,她与她的师父真像,只是她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而白子画却是将清冷包裹着自己柔软的内心:“我会保护你的。”


                    后来我用我的余生去保护她和我爱的人,本来一切都是按照风平浪静而发展的,却不想我一次误算,子画中了卜元鼎的毒,危在旦夕。


                    回复
                    10楼2017-08-20 07:18
                      我赶到绝情殿的时候,他已是强弩之末,苍白的脸颊毫无生机,左胸那块地方在隐隐作痛,我愧疚,为什么我没有保护好他?


                      他说:“毒已入骨,待我坐化九重天时,还请神尊帮忙教导小骨这孩子。”


                      我问:“难道你在乎的就只有小骨一人么?那么我算什么?”


                      他眼神有些闪躲:“神尊自然只是小仙尊敬的神尊。”


                      白子画的话就像一把刀子,一字一句刺在我心底,窒息的痛传至全身,我感觉此刻的我一定没有以前的洒脱从容:“可本尊不想让你死。”


                      他没有说话,眸中还是一贯的清冷孤傲,该如何形容呢?他就像泥菩萨过河,但还但着别人,而自身已经不保。


                      “本尊不会让你死的。”即便万劫不复,请让我自私一回,妖神出世如何?大不了同归于尽,白子画,天塌下来,本尊帮你扛着,你只需要好好活着。


                      何为错?何为对?只有他是我唯一的底线,对于我来说,白子画是爱人,是我的光,而花千骨是我的同类,我的影,光与影,我都要保全,因为没了光,我也会失去影。


                      我与花千骨合计偷盗神器,但到了最后一步,我却将花千骨打晕了,她对于白子画来说是不同的,我看得出她喜欢他,日后你就代替我好好照顾他吧。


                      炎水玉归位,天地异象,白子画赶来了,就看到这样的我,虽是遥遥相望,我却笑了,我用口唇无声的道出三个字:对不起。


                      炎水玉我用来解了白子画身上卜元鼎的毒,随便对他施了迷魂香,够他睡上一年了:“子画,好好休息,醒来后你会忘了我,仙界也还是原来的样子。”


                      可我没想到的是花千骨醒的那么快,她望着我,我笑了,笑着笑着便落泪了:“带着子画走吧,余生帮我照顾好他。”


                      “阿尘……”花千骨的声音有些嘶哑,带着不舍,但终究还是和白子画离开了。


                      收起回复
                      11楼2017-08-20 07:47
                        dd,这篇真的是超级好看啊,文笔也好,比你那篇《溺爱》档次高很多,继续继续,加油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12楼2017-08-20 07:57
                          在暮风中,我一袭黑衣飘摇,十方神器环绕着我,众仙陆陆续续赶来后就见这样的我,我回头,望见的是不归途,众仙的指责,凡人的唾弃,这些都不再重要了,只要他好好的就好了。


                          我也不会毁坏仙界安宁,那一天我几乎用尽全部神力,用十方神器再次封印洪荒之力现世,他们都以为是我悔过了,但直至我神力耗尽而昏迷,丝毫没有一丝悔意,有的只是遗憾,若是我还活着,定要问问他这一世有没有一点点的喜欢我?


                          我不贪求,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这样我这辈子就是得到了最大的圆满,可是我知道他不会记得我了,即便我活着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要知道他好好活着,背负骂名如何?


                          然而这次我没有死,我被他们绑在诛仙台上,对面立着的人是他,真好,死在他手里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只是我望向一旁憔悴的霓千丈,苍白的唇轻启,无声道出一串话语:对不起,爹,阿尘终究是给你丢脸了。


                          九九八十一根销魂钉,生生穿透我的身体,我固执地望着他,那个我穷尽所有护住的男子,他的眼中有的只是一片清冽,是的,他彻彻底底忘了我。


                          我知道放妖神出世是死罪,但看在我力挽狂澜,没有酿成大错,刑法就成了九九八十一根销魂钉,我也知道,我本不该刑法如此轻,想必是花千骨替我求了情。


                          刻骨铭心的痛,似是要将我融入骨髓,现在我悔了么?在上界何曾受过如此屈辱?回答是:不悔,我不悔,若是再次重来,我的选择还是这样,只要他好好的,我怎样都行。


                          销魂钉一根根入体穿透,血染我的黑袍,又添了几分妖娆,我笑了,邪魅的笑声萦绕在诛仙台,我听见血肉撕裂的声音,九九八八十一根销魂钉的刑法,让本来就耗尽神力的我丢了半条命,我感觉得到我神魂的消逝,至少是少了一半。


                          我被放下,麻木的身体狠狠摔在地面,恍惚间,我看到花千骨冲上前,半扶起我,她是无泪之人,却在这一刻哭了个撕心裂肺,即便一滴泪都没有,但……也值得了不是?


                          “别怕,别怕,小伤而已,死不了……”这是我在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我合上了双眸,好累,我想睡一觉,就小憩片刻,醒来我还要去留恋人间繁华呢!醒来我还想看一眼他……


                          足够了,万念俱空,我和他还有以后一说么?


                          从此,正邪两派,他是高高在上的长留上仙,我是低到尘埃里,背负这世人骂名的邪神,我还配称作神么?是邪灵妖冥……


                          回复
                          13楼2017-08-20 08:18
                            再次醒来,是在仙牢中,我想面临我的就是发配蛮荒,发配蛮荒啊……


                            在那里,我结仇无数,以前凭着无边的神力,不怕那里,而现在,发配蛮荒,倒不如说是仙界为了体现出他们的“慈悲”,而给我的另一种死法。


                            “嘶”好疼,我躺在地上,发丝凌乱,华贵的黑衣如今变成了一块如同破布般的存在,我现在一定很狼狈,然后,我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稍稍偏过头望去,是他……白子画。


                            一袭白衣不染红尘,我慌忙地将头转向另一方,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我终究是没有力气了,我有些无力,我在他眼里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小骨求我来为你疗伤。”他清冷的声音弥漫在四周冰冷的空气中,我的心凉了几分,我到底还在祈盼什么?是自己将他的记忆抹掉的不是?


                            然后我笑了,清泪顺着脸颊往下划,即便他是记得又如何?他终究不爱我。


                            “不劳烦上仙了。”一时间,我不知哪儿来的力气起身,望着他的眼神,我想应该是倔强而又骄傲的。


                            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略施仙术定住了我的身形,然后一股暖流流过我的全身,他在渡灵力给我,后来,他解开我的定身术走了,留下一地他为我拔出的销魂钉。


                            我拾起一根销魂钉,然后又放回去,又拾起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重复这个动作,只是就这样一直重复着……


                            次日我便被丢入蛮荒,一年半前我在这里处理动乱,一年半后我成为这里的一份子。神力几乎用尽的我,被以前的仇敌抓去折磨,先是毁容,后是断经脉,但他们没有让我死去,他们说我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他们怎么折磨我都没关系,只要我活着,就终有一天可以出去,只有活着,我才能保护那个他……


                            后来我神力恢复了些许,终于是从仇敌的手里逃了出来,紧接着我就遇到了竹染,他救了我,因为我是神,只要活着,我终有一天可以从蛮荒出去,而他成为我的朋友,也可以出去。


                            约摸过了三月,我神力恢复了一两成,第一件事就是看外面发生的情况,我必须知道子画他是否安好。


                            画面中,我看到了花千骨被东方彧卿控制放出了妖神,并且拥有了妖神之力,因为放出妖神的情形比我还要严重,但因为白子画的缘故,却也只受了十七根销魂钉,一百零一剑,其余的六十四根销魂钉是白子画代为承受。


                            一看到这里,我想要落泪,可却怎么也没有泪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人到了伤心之处,是没有泪的。


                            我在这里独自临风而望,恍惚间我又想起与他一起放花灯时的情景,又想起腰间那块姻缘佩,而他已经尽数遗忘了……


                            不过没关系,我还记着就好。


                            回复
                            14楼2017-08-20 09:14
                              一年后,我恢复了所有神力,但与之前比较,却也弱了一半,这也是因为我少了近一半的神魂,但走出蛮荒也是绰绰有余。


                              蛮荒结界开启,有许多罪犯想要逃脱,我如以往一般将它们一一定住,但这是大规模的法术,少了一半神魂的我,与竹染逃出蛮荒后,自也是神力损失大半,约摸也只有一两成的样子。


                              我靠着当初注入姻缘佩的神力找到了白子画,却不想他抱着被悯生剑一剑穿心的花千骨落泪。


                              他说:“小骨,你想要什么,你说就是了,不管对的错的,我都给你。爱给你,人给你。长留覆灭与我何干?天下苍生俱亡,又干我何事?只要你活着,去那里都可以,只要你在我身边,怎样都可以。”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他,满身鲜血,双眸如血,眉间堕仙的印记若隐若现,他落泪了……


                              若是他为我落下半滴眼泪该有多好?


                              听着他对花千骨说的话,我竟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的一生是那么的好笑,为他我背负骂名,为他我受尽屈辱,为他我少了近一半的神魂,为他我被毁了容貌,不过都不重要了,他既然在乎那个女孩,他便为他留住一半神魂,不过一命抵一命罢了,至少他会一辈子记得我了……


                              我上前,他赤红的眸子就一直盯着我,紧紧抱着怀中愈来愈轻的女子不放,我靠近他,抚上他的脸颊,我本以为他会伤我,可他却没有作为,只是在那么一瞬呆愣住了。


                              “别怕,别怕,她不会死的……”我这样安慰着他,然后用尽全部神力留住了花千骨的三魄,他想要去取,却被踏着火凤的杀阡陌夺走了,而我望着他的身影笑出了眼泪,这回是真的要死了……


                              本以为他会追上去,却不想他竟回过头望了我一眼,然后似是崩溃了一般,像是一个受伤的孩子一般望着我渐渐羽化的身子,然后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神尊,我想起来了……”


                              我无力地笑笑,为他解开腰间的玉佩,后来我的手羽化了,玉佩落在地上摔个粉碎,我哭了,是右眼的泪,我记得有人告诉过我,男子右眼流泪,是最深沉的爱,是爱而不得……


                              白子画拾起残破的玉佩碎片,一片又一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切都结束了,但是后来我在一片虚空中感觉到唇间一热,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我们一起猜灯谜,一起去放花灯,一起看烟火……我们明明有那么多曾经,可我却忘了……”


                              ——我爱你,原来我爱的是你,一直都是你。


                              ……


                              我不知道这是我幻想出来的,还是真实的,只是之后我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那年,我许下了两个愿望,一个是子画爱我,和我永远在一起,一个我愿桃花朵朵,与君长留……


                              收起回复
                              15楼2017-08-20 10:03
                                全文END


                                回复
                                16楼2017-08-20 10:04
                                  写的我都落泪了,就问一句这篇文章虐到你了么?你们哭了么?


                                  回复
                                  17楼2017-08-20 10:05
                                    嘻嘻,挺好看的,但我没有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8-20 13:30
                                      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20 14:43
                                        我来趴沙发了楼楼的文字功底好好哦_(:з」∠)_好惭愧对了这么多年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21 11:39
                                          完结撒花就没人了/(ㄒoㄒ)/~~


                                          收起回复
                                          21楼2017-08-24 20:31
                                            挺感人的,但是我没有哭。
                                            自从看了《花千骨》的炼狱泪点就变高了
                                            其实看了《花千骨》之后就这样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7 17:57
                                              本鬼前来暖个帖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8-05-26 22: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6-02 12:08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08 11:49
                                                    可以来个甜一点的番外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3 17:21


                                                      回复
                                                      28楼2019-06-13 18:45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