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霓吧 关注:2,305贴子:23,573

【画霓。纯】简单粗暴 《白白我来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篇宠文,简介:
长留上仙白子画下凡历练时竟变成了一只猫?
然后还被刁蛮小姐霓漫天捡到了?
刁蛮小姐居然是个猫控?
第一高冷被第一傲娇逗弄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最近想写一点振奋人心的东西来缓解一下新文虐白白的压力,当然我肯定是选择画霓吧来发文啦,毕竟画霓吧只发过一篇,霓漫天吧已经发过两篇了。(依旧白白镇楼)


回复
1楼2017-08-22 10:26
    加油,期待ing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8-22 11:14
      Chapter 1
      “小姐,小姐你快来看啊,这里有一只白猫。”
      霓漫天一听,眼睛都亮了,十六岁蓬莱第一傲娇的她完全就是个猫控:“行了,行了,本小姐看到了,你下去罢。”
      待侍女走后,霓漫天又四处凝望有木有人经过,见是没人才走出蓬莱结界,抱起白猫,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猫控,霓漫天抱着有些反抗的白猫,顺着它的毛,眼底满是笑意,可表面还是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有名字吗?”话一出,霓漫天便觉得自己有些傻,猫怎么会说话?于是轻咳一声,“本小姐看你浑身雪白,一尘不染,便唤你‘白白’好了。”
      话音刚落,霓漫天总觉得背后一凉,周身的空气都变得冰冷,一望白猫,它竟翻了个白眼给她?霓漫天眨眨眼睛,她这是被嫌弃了?未等她反应过来,白白就从她怀中跳出,安然无恙地走出蓬莱结界。
      霓漫天一见此状就火了,连忙又走出蓬莱结界将白白给抱了回来,只是她生气之余却没有想到为何白白没有受到结界的阻拦,只是抱着白白慢悠悠回了房间。
      一开寝殿的门,霓漫天就有些崩溃,为什么她早上换下的衣服还在她房间里乱摊着?侍女到底有没有收拾她的房间?
      而被霓漫天抱在怀中的白白,扫了四周一眼,最终是因为看到霓漫天还摊在床上的肚兜,有些神情不自然,没想到他堂堂长留上仙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分割线————————
      “白白吃鱼。”
      当霓漫天双手抓着活蹦乱跳的小鱼递到他面前的时候,白子画已经崩溃了,腥味散发在整间寝殿,白子画稍稍往后移动身子,霓漫天的鱼就往前递上几分。
      他抽了抽嘴角,却不想被霓漫天误会成了要吃鱼,于是长留上仙千百年来第一次被人塞着吃了一条生鱼。
      “白白你要乖啊,本小姐不过就是想看看你是公是母而已,别跑啊。”霓漫天眼中满是宠溺,却不想这在白子画眼中却成了恐怖,在他脑中已经自动将这句话解释成了这样……
      “白白你要乖,快给我看看你的下 体。”
      白子画闪躲着霓漫天“邪恶”的双手,但最终还是被霓漫天扑在了床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头竟埋在了霓漫天胸前的沟里,既气愤又害羞,随后就被霓漫天强制性地看了……
      “白白你是公的啊!”
      其实白子画听到这就话的时候,真的很想揍人,千百年来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羞愤地生气了。
      但霓漫天其他时候待他是极好的,除了晚上睡觉时,她喜欢抱着他睡,少女独有的体香萦绕在白子画鼻尖,他就算绝情断欲,但也是个正常男子好吧?
      每到晚上这个时候,白子画本以为自己会整夜睡不着,可事实却恰恰相反,他居然在她怀中不过一炷香就睡着了?再然后他就养成了每天晚上都有霓漫天在一旁抱着的习惯,不抱就睡不着,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的白子画还是很抵制霓漫天这种行为的。
      ————————分割线————————
      那天霓漫天抱着白子画被霓千丈叫(召唤)到了书房,一到书房,霓漫天就觉得气氛不对,为毛线霓千丈神情那么严肃啊?但她还是没有多想,向以往一样甜甜地喊着“爹爹”就往他怀里钻。
      霓千丈哪承受得住女儿这般撒娇,脸色稍稍柔和了几分,而白子画在霓漫天怀里就不怎么好受了,霓千丈抚了抚自家女儿的发髻:“女儿,今年你已经十六了,爹有心将你送到长留拜师学艺,一来对于你以后继承蓬莱更有信服力,二来洪荒之力即将现世,蓬莱还要多多仰仗长留。”
      霓漫天一听就不乐意了,小脸皱成了苦瓜,连忙向霓千丈撒娇:“不嘛,女儿想一辈子呆在蓬莱,一直和爹爹在一起,还有白白,它肯定也是不乐意的。”
      怀中的白子画云淡风轻地趴在她怀里,霓漫天使劲摇他,他都不应声,这让霓漫天很下不来台,于是霓漫天就在霓千丈千言万语,“连哄带骗”的同意了去长留一事。
      白子画自是很乐意去长留,所以他也有史以来第一次和霓漫天说了一句话:“霓漫天,带我我长留。”
      霓漫天正在收拾明天去长留时所带的行礼,却不想突然听到了白子画的话,着实吓了她一跳,她望向桌上的白子画:“你会说话?”
      Chapter 1 完


      收起回复
      3楼2017-08-22 11:51
        dd
        加油等更
        记得更文时@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8-22 12:04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2 12:59
            我发现你的文儿写的特别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22 13:39
              加油↖(^ω^)↗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2 13:49
                我感觉像白子画这么闷骚的冰冷男可能也就是需要漫天来收服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2 14:19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2 14:33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2 14:33
                      楼楼 很好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22 15:08
                        继续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8-22 15:17
                          我希望更多一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2 15:20
                            大大加油么么哒(*≧з)(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22 15:23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2 16:52
                                ✺◟(∗❛ั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22 19:36
                                  加油


                                  收起回复
                                  17楼2017-08-22 19:47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8-22 20:1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23 08:26
                                        Chapter 2
                                        次日霓漫天就抱着白子画踏上了去长留的路途,但在此之前,霓千丈要她先前去异朽阁拜访异朽君,于是霓漫天就这样一袭红衣怀中抱着一只雪白的猫咪后面跟着一大群蓬莱弟子的出发了。
                                        ————————分割线————————
                                        当然让白子画忘不了的就是霓漫天早上居然当着他的面脱衣服,于是他一醒来就看到少女玲珑有致的胴体就这样毫无遮掩的映入他眼中,白子画表示再也不想呆在这里了,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于是一大早的白子画就有了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霓漫天自顾自换好红衣,勾眉画花钿,一番打扮后,她就来抱床上的白子画:“白白,你主人我好看吗?”
                                        白子画闻言,干脆就不理她了,霓漫天嘟了嘟唇,有些小委屈,自从昨日他跟她说了一句话后,就再没有说过了,有时候霓漫天就在想是不是她昨晚听错了:“白白,你别不理我啊,我从小就没有朋友……”说到这里霓漫天的语气就有些酸涩,但她却峰回路转,“不对,我堂堂蓬莱掌门之女,不需要什么朋友!”
                                        眼中的固执让白子画见了有些联想到自己,他们是一类人,既希望有人陪伴倾听,有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些俗世中的东西,但他总比她好些,至少还是结交了些朋友的,只是三百年前就散了罢。
                                        “很好看。”想着白子画就回了那么一句,这么一回,也导致了霓漫天揉搓了他好久,他被摸得很不自在,她若是知道她现在是在摸男子,恐怕是也和自己一样生无可恋吧?
                                        作为猫的长留上仙,身上一丝不挂,虽有雪白的毛遮着,但他还是感觉身体有了一丝异样。
                                        ————————分割线————————
                                        回忆完早上所发生的一切,白子画又将精力放在了异朽阁中,他眯了眯眼,阳光有些刺眼,三百年前,他们五上仙就是来过这里不久后就解散了,无垢回了莲城,紫薰又回去调香炼药,东华失踪,檀梵隐居。
                                        而自己则一直呆在绝情殿仰望着众生,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次掌门接任历练到了最后几天,竟被一股力量吸进了蛮荒,紧接着他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猫身在蓬莱结界边上,然后就各种被霓漫天逗弄(调戏)。
                                        一位绿衣女子就站在异朽阁门口手萝卜,她就这样走过去,而白子画的目光却落在了男装打扮的花千骨身上,心中想着:她怎么会来异朽阁?
                                        “喂,那个绿衣丫鬟你听好了,本小姐代表蓬莱来给异朽君送来蓬莱一些珍宝,只为见异朽君一面问个问题。”霓漫天趾高气昂地蔑视着绿鞘。
                                        绿鞘看了这个刁蛮小姐一眼,只道:“今日阁主只收萝卜。”
                                        霓漫天闻言自是不服,一人抱着白子画就闯进了异朽阁。
                                        ————————分割线————————
                                        而绿鞘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检查着萝卜,到花千骨时,她还在望着那一袭红衣出神,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精致的女子?
                                        “小姑娘到你了。”直到花千骨身后一位中年妇人不耐烦地提醒,花千骨才回过神来将萝卜递了上去,绿鞘检查完满意地点头:“大家都散了吧,你可以进去了。”
                                        “真的吗?谢谢绿鞘姐姐!”花千骨道谢着,绿鞘脸上浮现一丝柔和,这个小姑娘倒是比刚刚闯进去的那位刁蛮小姐好多了,不知道阁主他是要如何对刚刚闯入的霓大小姐呢?
                                        她这样想着,按阁主以往的性子当是一点不怜香惜玉地扔出去,只是她怀中抱着的那只白猫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呢!似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了。
                                        花千骨望着绿鞘眨了眨眼睛,想要再次确认:“绿鞘姐姐,小骨真的可以进去了吗?”
                                        绿鞘颔首:“可以了。”
                                        得到绿鞘的再次允许,花千骨才安心地推开门进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霓漫天一闯进去就是一道机关术,白子画在她怀里终是无奈开口了:“我们还是出去罢,今天是见不到异朽君了。”
                                        霓漫天闻言,冷哼一声:“本小姐就不信这一道小小的机关术能奈我何!”她的话传到异朽君耳中,鹦鹉面具下的他这几年来第一次笑了,笑她的不自量力,以及她怀中的白子画,所以既然她要见便见吧。
                                        瞬间,机关术瞬间撤消,霓漫天明媚一笑,不知晃了暗中谁的心神:“哼,就算是机关术也被本小姐绝世容貌折服了,白白你说是不是?”
                                        白子画没有说话,异朽君此举倒是允许霓漫天进去了,但霓漫天见白子画不说话,也不打算放过他:“白白,你早上还说本小姐很好看呢,再说一遍好不好?”
                                        暗中的异朽君看着白子画这个样子,不由觉得好笑,原来堂堂长留上仙,也会落得如此地步,但究竟是因为什么变成白猫的呢?他也不清楚,总之白子画如此,不是出自他之手。
                                        然而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霓漫天逗弄白子画的动作:“姐姐,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找异朽君么?”
                                        Chapter 2 完


                                        回复
                                        21楼2017-08-23 09:17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3 09:29
                                            很形象的音乐,感觉和我这篇文有一点点的契合感 喵~


                                            回复
                                            23楼2017-08-23 09:5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23 11:54
                                                继续更新呀,写的真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7-08-23 15:53
                                                  顶,楼主脑洞不错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23 21:43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24 06:41
                                                      加油


                                                      收起回复
                                                      30楼2017-08-24 08:21
                                                        Chapter 3
                                                        霓漫天闻言,不耐烦地望向声音的源头,只见是一个身材干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正想拒绝,可怀中的白子画却道:“你带上她吧。”
                                                        霓漫天“哼”了声,抚了抚白子画洁白的毛,最终是让花千骨跟上了,谁让她是猫控呢?
                                                        至于花千骨倒是有些发怯,这猫咪怎么会说话呢?而且,总感觉漂亮姐姐抱着的那只猫有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着花千骨就给自己壮了壮胆子,她上前小心翼翼地问:“姐姐,我可不可以抱抱猫猫啊?”
                                                        “不行,他是我一个人的。”霓漫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白白是她家的,谁都不准碰!我的白白只能是我一个人抱,只能喜欢我一个人,只可以认我一个主人。
                                                        花千骨有些委屈,但也没有多说话,倒是怀中的白子画有些反感霓漫天的刁蛮跋扈,只是听到她拒绝花千骨时说的话居然会觉得有些开心?这一定是错觉。
                                                        ————————分割线————————
                                                        兜兜转转,二人来到了一扇诡异的门前,花千骨躲在霓漫天身后不敢开门,霓漫天心中虽然也有些怕,但因为怀中抱着白子画,作为主人的她不想在自家“宠物”面前丢脸,只好用灵力开了门。
                                                        谁知一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漫天吊着的舌头,花千骨跟在她身后瑟瑟发抖,而霓漫天身为蓬莱少主,自是不能丢了蓬莱的面子,只能装作不害怕的样子向前走。
                                                        一个戴着鹦鹉螺面的男子负手背对霓漫天,这态度让她很是不满意:“喂,听说你什么都知道?本小姐倒是要知道知道你到底有多神通,或者说是一个江湖神棍!”
                                                        东方彧卿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是江湖神棍,不免有些不悦也有些好笑,但还是默认了她无礼的态度,自顾自道:“这些舌头很听话,有时要浇浇水,有时要晒晒太阳,本君看霓大小姐的舌头就很不错。”
                                                        说着他便转过身来,霓漫天往后退了一步,这死神棍居然要自己的舌头!
                                                        “霓大小姐这是怕了?”异朽君笑道,然后对她怀中的白子画道,“没想到堂堂长留上仙,竟成了一只猫,趴在比你小一千多岁的小姑娘身上,寻求主人关爱?”
                                                        “有什么办法变回来?”白子画淡淡问着,自动过滤了异朽君的嘲讽,而得知这个消息的霓漫天脑子有些浑浊,自己怀中抱着的是长留上仙白子画?是她一直想拜的师父?
                                                        自己还给自家未来师父喂了生鱼,还看了他的下 体,每天还抱着他睡觉,今早好像还在他面前脱了衣服,这还要不要活了?霓漫天满脸羞红,节操碎了满地,可不可以倒回去重新来过?她一定在白子画面前好好表现。
                                                        “自然是有的,就是霓大小姐肯不肯用蓬莱的五毒丹来换。”东方彧卿笑的像一只狡猾的狐狸,霓漫天没有多想,直接从墟鼎取出一颗五毒丹抛给他。(五毒丹既可为解药,以毒攻毒,又可为毒药,让人五脏六腑腐烂而亡)
                                                        东方彧卿不知从哪儿取来了一枚丹药:“它的药性比较慢,可能是一天变成人形,也有可能是一年变成人形。”
                                                        霓漫天接过,随即轮到了花千骨,因为白子画说要她和她同路,于是霓漫天只好在一旁等着她。
                                                        ————————分割线————————
                                                        长留山上,衍道等了许久白子画,却仍不见他到来,摩言在一旁也很是着急,只有笙箫默慢悠悠的晃着扇子毫不在意,口中还打趣着:“师父,可能是二师兄他比较留恋凡间生活,不必如此担心。”
                                                        衍道看了笙箫默一眼,依旧是皱着眉头:“摩言,你用观微看看子画在哪里。”
                                                        摩言点头,于是师徒三人就看到自家师弟变成了一只猫,还被霓漫天抱在怀里,摩言一见如此便有些动怒:“子画幻化成一只猫儿呆在一个凡间女子身旁,莫不是动情了?”
                                                        笙箫默不在意地看了一眼:“师兄,这不是什么凡间女子,是蓬莱掌门之女霓漫天,要是师兄真喜欢,我们还是不要棒打鸳鸯了。”他自顾自笑着,毫不在意衍道的在场。
                                                        “真是胡闹!师父,我去将子画寻回来。”摩言看着自家师父一直不予,有些急了。
                                                        衍道伸手拦住了要动身去人间的摩言:“罢了,为师算得子画命中有一情劫,由他去吧,长留掌门需得绝情断欲,如此便由摩言你接任,可有异议?”
                                                        “弟子无异议。”摩言做辑,衍道将他扶起,直接将掌门宫羽授给了他,“为师大限将至,等不及你再下凡历练了,从今以后你就是长留第一百二十六任掌门。”
                                                        Chapter 3 完


                                                        收起回复
                                                        31楼2017-08-24 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