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荣耀吧 关注:54,847贴子:618,484

我写了部《檀木记》有兴趣的可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写了部《檀木记》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写的不是很好。
第一章:假死

   李倓得知了林致为什么会被遇害的真相,在街上边走边拿着酒喝,心中很是气愤,愤怒,外加了一些自责,越想越气,摔了酒壶,拿着剑怒气冲天的闯入了蓬莱殿,此时的皇后看着自己的儿子呆呆的,皇后已得知珍珠和李俶已知李佋并非龙种,李俶,珍珠已设好了计,带父皇来蓬莱殿原想揭穿皇后。
 这时李倓拿剑架在皇后脖子上,道:
   “张氏林致是那么的善良,她做错了什么,你为何如此的对她”
 张皇后,道:
   “倓儿你不要这样,不要逼我”

没想到皇后为了自保亲手唔死了自己的儿子之后嫁祸给了李倓。
   随后李倓就被陛下软禁起来了,直到陛下圣旨到,陛下决定赐死李倓,李俶为了给李倓求情,他不相信自己的父皇会效仿太上皇一日杀三子,但李俶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暗中派风生衣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救出李倓。
   【回到昨晚】
  李总管带着陛下的圣旨来到了建宁王府,手底下还带了几个人。
 李总管打开圣旨,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8-22 18:1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8-23 12:4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25 11:25
        第二章:
        离开

        【广平王府内】
          李俶还在昏迷中,珍珠没日没夜了照顾着,李俶有些起色了,在昏迷中叫着倓儿,倓儿,倓儿不要啊,李俶惊醒了,
         珍珠见李俶醒了,道:
           “冬郎你醒了,感觉身体怎样有没有不适”
         李俶看了看珍珠,忘记了李倓并没死,心中惦记着李倓,为李倓伤心难过,道:
           “珍珠你为什么救我,让我与倓儿黄泉路上做个伴”
         珍珠听了流下了泪,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8-30 19:35
          第三章:振作
             李俶回到了府中,因刚没看到李倓,不相信任何人的一句话,每天郁郁寡欢,借酒消愁,珍珠一直在向李俶,道:
             “冬郎,李倓真的没死,别在这样折磨自己了,好吗”
           李俶看了看珍珠,道:
             “珍珠你说倓儿没死,可他人呢”
           珍珠也不知他们的行踪,道:
             “冬郎你要相信我,李倓真的还活着”
           李俶只要没见到李倓就不相信李倓还活着,心烦,道:
             “出去,出去”
            珍珠说的话李俶一句也没听进去,珍珠对李俶一点办法也没有,长叹了一口气,刚出房门没多久,碰上了独孤靖瑶。
           独孤靖瑶,道:
             “珍珠殿下怎么样了”
           珍珠叹了口气,道:
             “哎,你去看看吧,帮忙劝劝殿下”
           独孤靖瑶进来了,看到李俶这样的折磨自己,道:
             “殿下别喝了,你再这么消沉下去,恐怕最得意的就是张皇后了,我虽不知道建宁王是否还在世,如果真的在世看到自己的兄长这样,该有多伤心呀”


           李俶伤心难过流下了泪,道:
             “是我害了倓弟,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没用,没有保护好他”
           独孤靖瑶,道:
             “张皇后之所以能赢,因为她知道只有保全了自己,才有资格谈以后,为了辅助殿下成就大业,靖瑶愿嫁入广平王府,哪怕是身为妾室”
           李俶看了眼独孤靖瑶,道:
             “独孤将军的好意本王心领了,可本王不能负了珍珠,又辜负了你,独孤将军请回吧”
           独孤靖瑶出来了,看到珍珠在门口等着,道:
             “殿下怎么样了”
           独孤靖瑶,道:
             “殿下已无大碍,只是心病难医啊”
           珍珠,道:
             “有劳姐姐挂心日日来看望殿下”
           独孤靖瑶,道:
             “想必妹妹已知我心意,何来劳烦一说”
           独孤靖瑶向珍珠行了个礼,道:
             “靖瑶告辞”
            离开了广平王府。
            独孤靖瑶的这番话说动了李俶,李俶决定重新振作起来与张皇后做战到底。
             【第二天】
            李俶打起了精神,重新振作起来,上朝去了。
             【朝堂之上】
           李亨,道:
             “建宁王李倓因一时糊涂,朕念他曾为朕排忧解难的份上,准许厚葬,个位爱卿可还有事吗?若无事,退朝”
           准备退朝时,突然有人来报,道:
             “恭喜陛下,史思明带着将士归唐了”
           李亨,道:
             “好,好,即刻降旨命史思明火速回京加受封赏”
           李俶听了,心中担心,道:
             “父皇史思明野心勃勃,还需加以观查”
           李亨,道:
             “广平王你是在教朕如何做皇帝吗”
           李俶,道:
             “儿臣不敢”
             退了下去。


          退了朝,广平王回到了府中,珍珠见李俶心事重重,道:
             “冬郎你怎么了,有心事吗?可以说来听听”
           李俶只是叹了口气,道:
             “珍珠我没事,不说这个了,对了珍珠适儿怎么样了”
           珍珠,道:
             “冬郎适儿挺好的”
            李俶看了看李适,对珍珠淡然一笑,道:
             “珍珠你看我们的儿子多可爱”
          珍珠,道:
             “冬郎你看我们的儿子长的多像你呀”
             时间不早了,休息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9-10 20:07
            加油


            回复
            7楼2017-09-10 20:19
              第四章:散心
                独孤靖瑶担心李俶又来到广平王府内看李俶,此时的李俶已振作了起来。独孤靖瑶看了看李俶离开了,这时崔彩屏出现了,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他并不认识独孤靖瑶,误把她当刺客。
               崔彩屏看了看独孤靖瑶,道:
                 “你是谁呀,你怎么进来的”
               独孤靖瑶知道崔彩屏蛮恨无礼,想避开她,道:
                 “崔儒人告辞”
               崔彩屏拉住了独孤靖瑶,道:
                 “想走,把话说清楚再走”
               珍珠过来了,看到崔彩屏和独孤靖瑶在纠缠不清,上前,道:
                 “你们是在干什么”
               珍珠看着崔彩屏拉着独孤靖瑶不放,道:
                 “崔姐姐快放了独孤靖瑶,她是我们的客人”
               崔彩屏气冲冲,道:
                 “沈珍珠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来命令我”
               珍珠平和,道:
                 “崔姐姐松手吧,别惊动了殿下”
                崔彩屏听了听,也是,独孤靖瑶在崔彩屏分神吋离开了。
                皇后一直想板倒李俶,依然让何灵依密切监视着广平王府的一举一动,广平王听了独孤靖瑶的话,已想开了许多,不管是为了珍珠还是为了大唐定不能让皇后有可乘之机,将王府内的事封锁了起来,何灵依在外监视了多时日,还没见一点动静。
                 【三个月后】
               崔彩屏在府中寂寞,想出去走走,找到了殿下,道:
                 “殿下你看你天天在府中繁忙,也该出去散散心吧”
               李俶,道:
                 “屏儿本王真的没空,你自己出去走走吧”
               崔彩屏撒娇,道:
                 “臣妾知道殿下繁忙,可也要注意身体呀,我们出去走走吧”
               李俶想了想珍珠也好久没出府了,答应了,道:
                 “好吧”
               崔彩屏心中高兴,给李俶行了个礼,道:
                 “谢殿下体恤屏儿,殿下我们这就走吧”
              李俶,道:
                 “等等我去叫珍珠” 
               崔彩屏吃醋,道:
                 “殿下”
                没叫住李俶,李俶叫出了珍珠,三人一起出了府去散心,何灵依看李俶带着崔氏沈氏出了府,便暗自跟踪着,何灵依的跟踪无人发觉,刚走没多远安庆绪看到了李俶带着珍珠出来,心中甚是不安,怕珍珠再次受意外,暗自跟着,李俶看珍珠有些累了看到前面有个亭子,带着珍珠,彩屏前去休息,这个亭子正是当年珍珠落水,兄弟一起散心的亭子。
                李俶坐在亭子里不由的想起和倓儿在这的事,这事仿佛就在眼前不由的发起了呆。
               崔彩屏见李俶自来到这后一句话也没说,发起了呆,道:
                 “殿下,殿下”
               李俶回过神来,道:
                 “怎么了屏儿”
               崔彩屏,道:
                 “殿下你怎么了,从你进来后就一句也不说光发呆”
               李俶,道:
                 “屏儿本王没事”
               崔彩屏,道:
                 “殿下没事就好”


               珍珠猜出了李俶是有感而发才发起了呆,道:
                 “冬郎一切都会好的”
                李俶看了看珍珠淡然一笑,崔彩屏看到李俶对沈珍珠笑的那么甜蜜,心中不服,醋味更大了,靠在了李俶身边,道:
                 “殿下是有什么烦恼或心事吗?不妨说说屏儿也为你分忧”
               李俶,道:
                 “没事,没事本王会有什么烦恼,要是有那也是朝堂上之事,与你们无关”
                李俶一句话就把崔彩屏说的无语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9-10 20:22
                好看


                收起回复
                9楼2017-09-10 20:34
                  第五章:
                  珍珠失踪
                    李俶仿佛看到了李倓,不由的起身了,珍珠看李俶起来了,道:
                     “冬郎你这是要去哪”
                   李俶看了看珍珠,道:
                     “珍珠我去看看,一会就回来了”
                   崔彩屏撒娇,道:
                     “殿下你这是要去哪?臣妾也要去”
                   李俶,道:
                     “你去干嘛”
                   崔彩屏,道:
                     “殿下你就带臣妾去嘛”
                    李俶随便说了个由头
                   崔彩屏,道:
                     “殿下你可要快去快回,不然屏儿会担心的”
                    其实李倓根本就没出现,这一切都是何灵依布的局,只为抓住沈珍珠好要挟李俶,何灵依见李俶走远了,看到沈珍珠和崔彩屏在亭子里等待,何灵依再次用了迷香准备迷晕沈珍珠,沈珍珠查觉到了有人提高警惕,沈珍珠转身一看是一个蒙面人,想把沈珍珠迷晕,沈珍珠没被迷晕却把崔彩屏迷晕了,何灵依带的迷香用完了,将沈珍珠打昏带走,这时安庆绪赶到了,看到了这一幕,道:
                     “你是谁,快放了珍珠”
                   何灵依,道:
                     “放了她,不可能”
                    安庆绪为了救珍珠跟何灵依大打出手,何灵依不是安庆绪的对手,将一根毒针扎进,还好安庆绪反应快,躲了过去,安庆绪把何灵依打伤,同时也揭开了面纱,居然是何灵依,何灵依见机不妙连忙带伤离开了。
                   此时李俶找李倓,大声的,道:
                     “倓弟,倓弟,倓儿”
                    再无踪迹, 突然想起这是不是调虎离山之计赶忙回到了亭子,看到亭子里有个昏迷不醒的崔彩屏,而珍珠已不知所踪,李俶看了看四周,明显是有打斗过的痕迹,李俶担心珍珠,心想只有把崔彩屏弄醒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时风生衣到了,看到这,道:
                     “参见殿下”
                   李俶,道:
                     “风生衣快来看看崔儒人,怎么叫也叫不醒”
                   风生衣看了看崔彩屏,道:
                     “殿下崔儒人这是中了迷香”
                   李俶,道:
                     “可能解”
                   风生衣,道:
                     “殿下只要让崔儒人休息休息这香自然就解了”
                   李俶心中担心珍珠,道:
                     “风生衣带人快去寻找珍珠”
                   风生衣,道:
                     “是,属下告退”
                    一天一夜过去了,崔彩屏醒了,银娥看崔彩屏醒了,道:
                     “小姐你醒了”
                   崔彩屏迷迷糊糊,道:
                     “这是哪啊”?
                   银娥,道:
                     “这是广平王府啊”
                   崔彩屏一下惊了想起了那天的事,道:
                     “殿下,殿下,殿下呢”
                   银娥,道:
                     “小姐殿下没事”
                   崔彩屏,道:
                     “不行,不行,我要见殿下”
                    李俶听到崔彩屏醒了前来看看,也问问当时发生了什么
                   李俶来到了琉璃阁,看到了崔彩屏,道:
                     “屏儿那天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珍珠呢”
                   崔彩屏抱着李俶,道:
                     “殿下屏儿以为会再也见不到你了”
                   李俶拉开了崔彩屏,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
                   崔彩屏,道:
                     “殿下就在那天你离开没一会,来了个蒙面人将我迷晕了,珍珠妹妹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劫走了”
                   李俶,道:
                     “你可知是什么人”
                   崔彩屏,道:
                     “不知道,不过隐隐听到一男一女的对话与打斗”
                   李俶看看崔彩屏,道:
                     “好好休息”
                    李俶离开了琉璃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9-14 22:03
                    珍珠不会有事吧


                    收起回复
                    11楼2017-09-14 22:16
                      支持!顶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15 21:13
                        第六章:珍珠苏醒
                         安庆绪把沈珍珠抱入了府中,为她治疗,照顾着,沈珍珠身体本就虚再接着何灵依的一掌,身体再加的虚了,安庆绪没日没夜的照顾着,守在跟前,昏迷着可还是没见什么起色,李俶派人还在寻找中。何灵依被安庆绪打伤后,找到了一个落角处养伤。
                         【二天后】
                          何灵依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赶回了宫。
                          【蓬莱殿内】
                         张皇后感觉何灵依回来了,就在身后,道:
                           “回来了,事情办的怎样”
                         何灵依行了个礼,道:
                           “属下办事不利请娘娘恕罪”
                         张皇后有些怒,道:
                           “一个小小的沈珍珠都搞不定,本宫养你有何用”
                         何灵依,道:
                           “娘娘属下暗中监视着,沈珍珠终于出府了,没想到是跟李俶,崔彩屏一起出来,属下一路跟踪可李俶寸步不离着守着,属下费了好大功夫才引开了李俶,属下已迷晕了她们准备带走时,谁知安庆绪居然来了,打伤了属下劫走了沈珍珠”
                         张皇后,道:
                           “罢了,罢了,先下去养伤吧”
                         何灵依行礼,道:
                           “属下告退”
                          张皇后得知沈珍珠是被安庆绪劫走的,想利用这件事做文章,假意去看看陛下。
                           【殿内】
                         张皇后行礼,道:
                           “臣妾参见陛下”
                         李亨放下手中折子,道:
                           “皇后你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9-15 23:39
                          第七章:寻回珍珠

                            李俶猜出了沈珍珠可能是被安庆绪劫走的,这时安庆绪正在大街上为珍珠买药还有些补品好让珍珠康复。
                           李俶暗自跟踪着安庆绪,安庆绪其实早已发觉被人跟踪了,道: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跟踪我”
                           李俶出来了,道:
                             “安庆绪你既然知道是我在跟踪你,你应知道目的吧”
                           安庆绪,道:
                             “不错珍珠是在我这”
                           李俶,道:
                             “把人交出来”
                           安庆绪笑笑,道:
                             “我为什么要交给你,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保护不了珍珠不由让我来”
                           李俶有些怒,道:
                             “安庆绪当初是我没保护好珍珠,但珍珠是我的妃子与你无关,快把人交出来”
                           安庆绪,道:
                             “我若是不交呢”
                           李俶更加怒了,道:
                             “安庆绪你不要敬不吃吃罚酒”
                           安庆绪阴笑,道:
                             “李俶你这是要打起来呀,好啊,我才不怕你呢,来啊”
                            这时沈珍珠来了,看到李俶和安庆绪像是准备打起来的样子
                           沈珍珠,道:
                             “住手”
                            李俶,安庆绪看到了沈珍珠停下了。
                           安庆绪走到沈珍珠跟前,道:
                             “珍珠你怎么来了,你还很虚快回去”
                           沈珍珠看到李俶心中高兴,道:
                             “冬郎,冬郎”
                           沈珍珠到李俶身边,道:
                             “冬郎你们别打了”
                           李俶看看珍珠,道:
                             “珍珠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沈珍珠虚弱,道:
                             “我没事”
                           转头看了看安庆绪,道:
                             “安二哥谢谢你,不过我终归是冬郎的女人,我祝你找到自己的幸福”
                            说完后李俶带着珍珠离开了安府,和李俶回到了广平王府,刚到府外珍珠终于撑不住了晕倒在地,李俶见珍珠晕倒心中急切,担心,道:
                             “珍珠,珍珠,来人快去请太医,快去呀”
                            李俶抱着珍珠往文锦阁走去,把珍珠抱回了文锦阁,崔彩屏得知李俶找到了沈珍珠,心中妒忌,前来看珍珠,李俶刚从文锦阁出来看到了崔彩屏在往近走,道:
                             “屏儿你这是要去哪”
                           崔彩屏淡然一笑,道:
                             “殿下臣妾听说找到珍珠妹妹了,前去看看”
                           李俶猜出崔彩屏的心思,道:
                             “屏儿珍珠需要休息,还是别前去打扰了”
                           崔彩屏,道:
                             “好吧,对了殿下这几天你为寻找珍珠妹妹定累了吧,让屏儿伺候你吧”
                           李俶,道:
                             “有劳屏儿了”
                           话还未完,崔彩屏打断了,道:
                             “那殿下我们”
                           李俶看看崔彩屏,道:
                             “屏儿本王不累,你还是早些回去安歇吧”
                            崔彩屏顿时无语了,离开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9-21 20:31
                            顶顶顶顶加油


                            收起回复
                            16楼2017-09-21 22:15
                              第八章:珍珠落水
                              【一个月后】
                                沈珍珠经过精心的调养,身体已逐渐的康复了,出了房子在小桥上看景。
                               崔彩屏看到沈珍珠出来了,走过去讽刺了一番,道:
                                 “妹妹身体可好了,别又让殿下为你担心了,你一出事殿下没日没夜的守着你,什么也不管了,我看妹妹还是回去休息吧”
                               沈珍珠,道:
                                 “有劳姐姐挂心,珍珠知道道了,珍珠已无碍了”
                               崔彩屏,道:
                                 “妹妹知道就好”
                               独孤靖瑶这时来到了广平王府,看到沈珍珠和崔彩屏在小桥上,走上前去,道:
                                 “珍珠妹妹殿下可在”
                               沈珍珠,道:
                                 “殿下在书房呢”
                               独孤靖瑶,道:
                                 “谢谢” 
                                崔彩屏看独孤靖瑶眼熟仿佛在哪见过,接着独孤靖瑶并没向崔彩屏行礼,让崔彩屏气的是一来就找李俶。
                               崔彩屏吃醋了,拉住独孤靖瑶,道:
                                 “你找殿下干嘛,你是不是与殿下”
                               独孤靖瑶看了眼崔彩屏,道:
                                 “放手,我找殿下有事”
                               崔彩屏,道:
                                 “呵,呵你找殿下有何事”
                               独孤靖瑶,道:
                                 “与你无关”
                               崔彩屏醋味越大了,道:
                                 “我看你是来勾引殿下的”
                               独孤靖瑶,道:
                                 “崔儒人请你说话放尊重些,崔儒人麻烦你放手”
                               崔彩屏怒,道:
                                 “让我放手好让你勾引殿下”
                               沈珍珠在一旁,道:
                                 “崔姐姐放手吧,独孤将军找殿下也许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放手”
                               崔彩屏推了沈珍珠一下,道:
                                 “沈珍珠你算什么东西,敢来”…
                               话音未落,李俶过来了,道:
                                 “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
                                谁知珍珠脚底一滑,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李俶看到沈珍珠掉入了水里,自己二话不说也跳了下去,崔彩屏见李俶跳进了水里,心慌了,道:
                                 “殿下,殿下”
                                李俶救出了沈珍珠,抱着沈珍珠往文锦阁走去,临走前狠狠的看了崔彩屏一眼,独孤靖瑶看今天是说不成了,离开了广平王府。还好李俶救的及时,沈珍珠无碍。
                                【文锦阁内】
                               李俶照顾着沈珍珠,道:
                                 “珍珠你才刚康复,不是不让你乱走的嘛”
                               沈珍珠,道:
                                 “冬郎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我也是闲屋里有点闷没想到会”…
                               李俶担忧的看着珍珠,道:
                                 “我说珍珠你”…
                               话音未完,深深叹了口气,道:
                                 “哎”
                               沈珍珠猜出了李俶的心思,道:
                                 “冬郎是不是我又让你担心了”
                               李俶,道:
                                 “你说呢,珍珠你以后别再”…
                               沈珍珠淡然一笑,道:
                                 “知道了,冬郎”
                               李俶看珍珠笑,道:
                                 “珍珠你还有心笑,你可知道我”…
                               沈珍珠,道:
                                 “冬郎你刚这样子好可爱呦”
                               沈珍珠不由的又笑了,李俶也笑了,道:
                                 “珍珠你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9-26 22:16
                                加油


                                回复
                                19楼2017-09-26 22:31
                                  第九章:救治可汗
                                     李倓和林致离开京后终于实现了当初的誓言,两人走南闯北,云游四海的行医,日子过的无忧无虑,林致的医术是越来越好了。
                                   【二年后】
                                    两人在釆药的路上走着,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群人。
                                   李倓打算走上前去,林致拉住了他,道:
                                     “阿丑我们还是别引人注目了”
                                   李倓心中好奇,道:
                                     “媳妇我去去就回,你在这等着”
                                    林致没拦住,放下药篮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李倓过去一看一群人在打一个人,而这个人眼里被洒了石灰。
                                   李倓二话不说,道: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一群人打一个人算什么好汉”
                                    杀手,道:
                                     “我们干什么与你有关吗,怎么还想逞英雄吗”
                                   这个人正是默延啜,默延啜被石灰伤了眼,看不到人,道:
                                     “这位少侠此事于你无关,快走”
                                    李倓看不过,上前与他们并肩做战,可敌强我弱,李倓见情况不妙从袖子里取出了迷药,在与他们打斗时往敌方一撒,趁机救出了默延啜。
                                    将默延啜救出后,李倓和林致把默延啜带进了一个小屋,李倓和林致目前还不知道此人是默延啜,林致拿着药箱为默延啜诊治,李倓按照林致开的方子为默延啜熬药,林致给默延啜清洗了眼,再敷上药用纱布包起来。
                                   李倓熬了好久的药,终于熬好了,李倓把药端来,道:
                                     “请公子喝了这碗药”
                                   默延啜,道:
                                     “谢谢你们这样的帮助我,等我好后定报达答你们”
                                   林致,道:
                                     “少侠客气了,行医乃份内之事,天下医者父母心,何来报答一说”
                                   李倓,道:
                                     “媳妇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吧,让公子好好休息”
                                   林致,道:
                                     “公子我们先走了,明早给你换药”
                                   默延啜想知道他们是谁,道:
                                     “等等,能告诉我你们是谁吗”
                                   李倓,道:
                                     “悬壶济世,何必留名”
                                    李倓林致离开了。
                                     【第二天】
                                    李倓和林致来看默延啜,给他换药。
                                   默延啜听到有动静,道:
                                     “谁”
                                   林致,道:
                                     “公子是我,我来给你换药”
                                   林致慢慢揭开纱布看了看,道:
                                     “公子你已无大碍,可以睁开眼试试”
                                    默延啜慢慢睁开看看一个是带面具的一位公子,另一个是位姑娘。
                                   默延啜,道:
                                    “谢谢两位的救命之恩”
                                   默延啜看了看林致,道:
                                     “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等等让我想想”
                                   默延啜回想起了,道:
                                     “我想起来了你是建宁王妃”
                                   林致淡然一笑,道:
                                     “公子说笑了,如今建宁王已被赐死,世上已再无建宁王妃了”
                                   李倓认出了此人是默延啜,道:
                                     “这位公子感觉身体如何了”
                                   默延啜,道:
                                     “好多了,辛苦两位了,在下默延啜,可以称我默延大哥,对了两位该如何称呼”
                                   林致,道:
                                     “若要称呼那就称呼我舒姑娘吧”
                                   林致拉了拉李倓,道:
                                     “这是我相公阿丑”
                                    默延啜听到这名字心中有些纳闷,并没再问。
                                   默延啜,道:
                                     “好吧,舒姑娘你们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李倓,道:
                                     “云游四海,悬壶济世”
                                   默延啜,道:
                                     “哦,实不相瞒在下有位夫人身体一直不好,这次出来是为寻求名医的,没想到半路上居碰到了刺客,还好遇上了两位,劳烦两位帮忙”
                                   林致,道:
                                     “请问默延大哥你的夫人现在何处”
                                   默延啜,道:
                                     “在回纥”
                                   林致,道:
                                     “那我们走吧,带我去看看”
                                   默延啜,道:
                                     “好”
                                    三人一起去往了回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0-01 22:45
                                    加油


                                    回复
                                    21楼2017-10-02 00:25
                                      催更


                                      回复
                                      22楼2017-10-03 10:11
                                        第十章:医治李婼
                                          默延啜带着李倓,林致来到了回纥。
                                           【回纥宫殿内】
                                          默延啜把李倓,林致带回了宫殿里,并安排了他们的住所。
                                          哲米依听到外面有声音,出去看看,原来是默延啜而且还带了二个陌生人,李倓和林致也不知道李婼已远嫁回纥了。
                                         哲米依给默延啜行了个礼,道:
                                           “可汗”
                                         默延啜,道:
                                           “哲米依夫人怎么样了”
                                         哲米依无奈,道:
                                           “可汗,夫人她,她”…
                                         默延啜担心,道:
                                           “夫人是不是又”…
                                         林致看默延啜如此担忧,道:
                                           “默延大哥让我看看你的夫人”
                                         哲米依看了看李倓,林致,道:
                                           “可汗他们是”…
                                         默延啜,道:
                                           “他们是我请来给夫人看病的”
                                         默延啜,道:
                                           “舒姑娘请吧”
                                         李倓准备跟进去被默延啜拦住了,道:
                                           “公子留步,毕竟是闺房”
                                          林致转头淡然一笑,进去了而李倓在外等待
                                         默延啜带林致进了夫人的闺房,道:
                                           “舒姑娘这就是我夫人”
                                         林致一看顿时吓一跳,但她并没表现出来惊讶,给李婼把了把脉,李婼身体较虚也没认出此人是林致,道:
                                           “默延大哥你夫人之前是不是受过剑伤”
                                         默延啜,道:
                                           “不错”
                                         林致,道:
                                           “那这就说的通了”
                                         默延啜隐约明白了,道:
                                           “听舒姑娘这么说,难道这跟剑伤有关”
                                         林致,道:
                                           “不瞒默延大哥你夫人的病是和这剑伤有关,应该是当初中剑后没及时治疗导致的后遗症”
                                         默延啜,道:
                                           “舒姑娘可能救治”
                                         林致,道:
                                           “我尽力吧”
                                         默延啜,道
                                           “有劳舒姑娘了”
                                         林致,道:
                                           “我先开几服活血散瘀消肿止痛方面的药,明天再来看”
                                         李倓等了好久,李倓看到林致出来了,连忙跑过去,拍拍林致,道:
                                           “媳妇辛不辛苦,累不累”
                                         林致给李倓使了个眼色,李倓看出了端倪,小声,道:
                                           “媳妇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林致默默的点了点头。
                                         李倓看到默延啜,道:
                                           “默延大哥我们先告辞了”
                                         哲米依行了个礼,道:
                                           “舒姑娘,公子请”
                                          哲米依把李倓,林致带入了住所。
                                         哲米依,道:
                                           “二位先在这儿住下歇息吧”
                                         李倓,道:
                                           “有劳姑娘了,谢谢”
                                         哲米依,道:
                                           “舒姑娘,公子好好歇息一下,告辞了”
                                          哲米依离开了。
                                         李倓见哲米依走远了,关上了门,道:
                                           “媳妇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林致看看李倓,道:
                                           “阿丑你可知我今医治的是谁吗”
                                         李倓笑了笑,道:
                                           “不就是默延大哥的夫人嘛,有什么可奇怪的”
                                         林致,道:
                                           “不是,你可知道默延大哥的夫人是谁吗”
                                         李倓,道:
                                           “这个还真不知道”
                                         林致严肃的看着李倓,道:
                                           “今天我医治的是德宁郡主,你的妹妹李婼”
                                         李倓顿时一惊站了起来,大声,道:
                                           “什么,是婼儿”
                                         林致让李倓坐下,道:
                                           “嘘,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李倓平静下,道:
                                           “媳妇婼儿她怎么了,有没有危险”
                                         林致,道:
                                           “阿丑放心,已无大碍”
                                         李倓,道:
                                           “我去见见婼儿”
                                         林致,道:
                                           “你看现在天色已晚,下次再见也不迟”
                                         李倓淡然一笑,道:
                                           “好,都听媳妇的”
                                          李倓,林致歇息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10-03 14:05
                                          加油


                                          收起回复
                                          24楼2017-10-03 15:22
                                            顶顶


                                            回复
                                            25楼2017-10-07 17:23
                                              第十一章:伤的由来
                                               【第二天】
                                                李倓和林致来给李婼把脉,李倓依然是没有进去看一眼婼儿,林致给李婼把了把脉,出来了。
                                               默延啜,道:
                                                 “夫人怎样了”
                                               林致,道:
                                                 “目前已无大碍,不过这还需观察”
                                               默延啜,道:
                                                 “嗯”
                                                默延啜,林致,李倓在路上走着。
                                               林致,道:
                                                 “默延大哥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告诉小女你夫人的剑伤是从何而来”
                                               默延啜叹了口气,道:
                                                 “哎,这要从三年前说起,就是建宁王殿下赐死后,徳宁郡主为了救珍珠也就是广平王妃嫁给了我,我们生活的还不错,有一天我和徳宁郡主出去走走,还没走多远突然冲出了几个杀手,德宁郡主突然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
                                                (回忆)
                                               李婼看到了李倓,心中很是高兴,道:
                                                 “三皇兄真的是你吗”
                                               李倓淡然一笑,道:
                                                 “傻婼儿,当然是我呀”
                                               李婼,道:
                                                 “三皇兄婼儿好想你,别再离开婼儿了好吗”
                                               李倓摸了摸李婼,道:
                                                 “婼儿我从来就没离开过你呀”
                                                这时来了几个蒙面杀手要用剑刺向建宁王。
                                               李婼看到了,道:
                                                 “三皇兄小心”
                                               默延啜,道:
                                                 “德宁郡主是产生幻觉奋不顾身的救了一个并非建宁王的人,就这样中了一剑”
                                                李倓听了这么一番,不由的流泪了,默延啜看到阿丑伤佛流泪了,道:
                                                “阿丑你是哭了吗”?
                                               李倓擦了擦眼泪,道:
                                                 “是沙子迷了眼”
                                               默延啜也未多想,道:
                                                 “哦”
                                               默延啜,道:
                                                 “你们在这散散步我先走了” 
                                                默延啜离开了,李倓和林致坐在一个亭子里休息。
                                               李倓心中感觉有些对不起婼儿,林致看出了李倓的心事,道:
                                                 “阿丑我明白你心里的感觉,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治好婼儿”
                                               李倓看了看林致,道:
                                                 “媳妇说的是”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一个月后】
                                              这天可汗刚好不在,宫殿里静悄悄,李倓帮林致提着药箱往李婼房中走去。
                                                【房内】
                                                李倓看到熟睡的李婼,不由的走上前去,林致拦住了,李倓明白了,林致给李婼把了把脉,道:
                                                 “阿丑放心吧,婼儿没事了,再休息几天便可康复”
                                                李倓松了口气,道:
                                                 “那真的是太好了”
                                                李倓想了想,道:
                                                 “媳妇你先回去休息吧”
                                               林致看看李倓,开完笑,道:
                                                 “你想干嘛”
                                               李倓,道:
                                                 “媳妇,你懂的”
                                               林致,道:
                                                 “好了不开完笑了,小心点”
                                                林致离开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10-08 18:25
                                                加油


                                                收起回复
                                                27楼2017-10-08 22:20
                                                  第十二章:相见却不能相认
                                                    李倓静静地刚坐在李婼床前照顾着准备给李婼说话,李倓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说了,道:
                                                     “婼儿是皇兄对不起你,没想到你竟这么的关心我,不过婼儿你一定要好起来,这样皇兄才能放心,只是皇兄还不能与你相认,希望你不要恨皇兄,以后要听话不要再那么任性了”
                                                    这时默延啜带着李俶在往宫殿里走。
                                                   李俶,道:
                                                     “大哥婼儿真的有好转了吗”
                                                   默延啜笑笑,道:
                                                     “我说贤弟呀为兄怎么会骗你呢?其实德宁郡主能有所好转全靠了一位姑娘”
                                                   李俶心中有些好奇,道:
                                                     “姑娘”
                                                   默延啜,道:
                                                     “是啊,德宁郡主能这么快好转多亏了一位姑娘”
                                                   李俶,道:
                                                     “大哥你快带我去见见那位姑娘吧”
                                                   默延啜行了礼,道:
                                                     “好,贤弟请” 
                                                   林致总感觉不安,在默延啜和李俶还未来时进了李婼的房中,看到李倓正跟李婼说话,道:
                                                     “阿丑我总感觉不安,我们还是走吧”
                                                   默延啜带李俶来到了林致的房门口,叫了叫,敲了敲门,里面无音,道:
                                                     “舒姑娘,舒姑娘”
                                                   李俶,道:
                                                     “大哥你所说的舒姑娘好像不在,让我先去看看婼儿吧”
                                                   默延啜,道:
                                                     “也好,舒姑娘也许在德宁郡主房里”
                                                    默延啜和李俶正在慢慢地接近婼儿的房门,林致听到了动静,道:
                                                     “阿丑你先出去”
                                                    李倓也感觉到了,便出了婼儿的房门,在听外等候着林致。
                                                   默延啜和李俶来了,默延啜看李倓在外侯着,道:
                                                     “阿丑德宁郡主怎么样了”
                                                   李倓看了看李俶,默延啜,道:
                                                     “阿丑这位是广平王也就是德宁郡主的哥哥”
                                                   李倓知道此人是李俶,装做不认识,行了礼,道:
                                                     “草民阿丑参见广平王殿下”
                                                   默延啜看到林致出来了,道:
                                                     “舒姑娘德宁郡主怎么样了”
                                                   林致,道:
                                                     “默延大哥放心吧,德宁郡主休息几天就可康复了”
                                                   李俶听了,道:
                                                     “舒姑娘太感谢你了”
                                                   林致看了看李俶,也装做不认识,道:
                                                     “默延大哥请问这位是”…
                                                   默延啜,道:
                                                     “舒姑娘这位就是广平王”
                                                   林致连忙行礼,道:
                                                     “草民参见广平王殿下”
                                                   李俶急忙把林致扶起,道:
                                                     “舒姑娘客气了,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李俶预备给林致行礼,林致有些紧张,道:
                                                     “不敢当,行医乃我份内之事”
                                                    因李倓带着面具,林致用面纱遮住了脸,李俶并没认出来他们。
                                                   默延啜淡然一笑,道:
                                                     “好了我们也别这么谢来谢去了我已备好了酒席,我们一起去吧”
                                                   李倓林致怕被暴露,林致,道:
                                                     “默延大哥的心意我们心领了,治病救人本就是我的职责徳宁郡主既已无恙,我们打扰多日,告辞了”
                                                   默延啜,道:
                                                     “舒姑娘瞧说的,是你救了我的夫人怎有不报一说,来吧,你若不来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林致看默延啜一直在挽留,也不好再拒绝了,道:
                                                     “好吧”
                                                   【傍晚】
                                                    默延啜准备了一桌酒席,大家坐在一起吃,李婼好的也差不多了,也来了。
                                                   李俶看了看李婼,道:
                                                     “婼儿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不舒服”
                                                   李婼,道:
                                                     “大皇兄我好多了,对了皇兄你一个人来留嫂嫂一人没事吧”
                                                   李俶,道:
                                                     “婼儿放心,珍珠没事”
                                                   李婼看了看李倓,道:
                                                     “这位公子为何要带面具呢”
                                                   李倓叹了口气,道:
                                                     “草民脸受伤了,不好见人,以免吓着大家”
                                                   李婼,道:
                                                     “对不起了公子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李倓淡然一笑,道:
                                                     “没事我已习惯了”
                                                    李倓在吃的时候。
                                                   李俶发了声感慨,道:
                                                     “婼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我已失去了倓儿不能再失去你了”
                                                   李婼有些伤感,叹了口气,道:
                                                     “大皇兄你说三皇兄在天上过的可好,三皇兄离我们已有三年多了,我好想他啊”
                                                   李俶,道:
                                                     “我又何尝不是呀。倓儿就这样被冤死我一定会为他讨回公道的”
                                                   李婼,道:
                                                     “这才是我的大皇兄嘛”
                                                   默延啜,道:
                                                     “日后贤弟需要大哥的时候尽管说,大哥定为你办到”
                                                    李倓听了他们的谈话,好想告诉李俶我没死,可又想想现在还不是时候,不由的流下了泪。
                                                   林致发觉李倓有些不对劲,小声,道:
                                                     “阿丑,阿丑注意”
                                                   李倓明白了,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11-02 19:32
                                                    加油


                                                    收起回复
                                                    29楼2017-11-02 22:14
                                                      顶顶


                                                      回复
                                                      30楼2017-11-04 19:58
                                                        我改了作品名 现在叫《大唐荣耀之皇家传》有兴趣的上汤圆上看 目前已更到100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11-04 20:35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这本小说我是在书旗小说上看的,感觉蛮不错的,作者森林鹿把小说中的人物细节都写非常好,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而且情节跌宕起伏,特别能吸引人,现在一直再追这部小说,真是值得一看的小说哦。


                                                          回复
                                                          32楼2017-11-04 21:23
                                                            加油


                                                            回复
                                                            33楼2017-11-04 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