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吧 关注:245,937贴子:6,907,231

【原创】卡卡西,说好的负责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女主,可能中短篇,本来想做出橙光游戏,后来觉得太麻烦就放弃了……
新开贴,明天更。
卡卡西bg,HE,放心食用,每日一更或多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8-24 02:59
    顶,希望好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8-24 03:19
      顶顶 楼主什么时候发文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24 08:26
        楼主大大请开始你的表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24 08:37
            暖暖暖   暖暖暖
           暖暖暖暖暖 暖暖暖暖暖 
            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
            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
             暖暖暖暖暖暖暖
              暖暖暖暖暖
               暖暖暖
                  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4 08:44
            第一章 第一次任务
            回想起那一天,心中总会有些后悔,如果……一切没有发生的话……


            身为暗烬的忍者,皆以完成暗杀任务为生,你也不例外。
            如果要说唯一不同的,那就是自己身上的血继限界——宏之血。宏之血虽说是血继限界,但却比世上任何一种血继限界来得弱些。若只是单纯体内拥有宏之血的人,他们最多只是得到了强大的查克拉而已,但若是拥有纯正宏之血的话,除了给拥有者带来强大而巨量的查克拉和感知能力以外,还能通过血液,唾沫等体(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液治疗他人,同时拥有纯正宏之血的女性甚至能将这个能力完美的继承给自己的下一代。也因此,拥有存在宏之血的女性基本都是各个村子各个国家争夺的对象,将其献给各种头目或者其他拥有秘术或血继限界的家族,使其成为哺育强大下一代的工具。
            而你,正好就是那个拥有纯正宏之血的女性。
            本来如此身份的你,是不需要离开村子干活或者为村子出使任务的,只需按照村里的安排,等时机成熟后跟村内长老的儿孙结婚生子就可以了。可是这次的任务是例外,因为罡琦哥哥他在任务中受伤了,身为他预定的未婚妻,你被村长派去为他疗伤并协助他完成任务。
            罡琦哥哥是一个很好的人,他虽然是大长老的孙子,但是却一点架子都没有,对你也是十分亲和,只要你想要的,他都会满足你。这次他因为任务而受伤,你心里还是很不安的,这样想着,你便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向长老所说的地点跑去。
            说起来,罡琦哥哥这次的任务只是刺杀某个小国的大名罢了,听闻这个大名整日不务正业,贪图美色,除了流连于花柳之地以外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没想到这样的人竟然会成为别人暗杀的目标。
            你疑惑地想着,估计他……抢了别人的女人?
            突然间,你的脑海中有个大胆的想法。
            你身为罡琦哥哥的未婚妻,自小就和罡琦哥哥一起训练各种暗杀技巧和能力,抛开你的血继限界不说,你无疑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暗烬忍者了,但村里怕你身上的秘密被其他人知道,基本不让你出村,这一次若不是距离村子不远,再加上对象是罡琦哥哥的话,估计那些长老们肯定不会让你出来。
            身为忍者,你曾也是那么的渴望任务,如果这一次……你能帮罡琦哥哥完成任务的话,说不定,那些老家伙对你的想法也会改观了呢!!
            想象自己现在已经16岁了,难保再过一两年就要和被安排和罡琦哥哥结婚了,到时候如果还想出来的话……那已经是痴心妄想了。
            对,这一次!就这一次!
            这样想着,你突然扭开了原先的路线,反而向这任务中所说的大名所在的城池跑去。


            一切都如同训练一般的顺利,你潜伏在大名房内屋顶的暗层里兴奋地想着。对于第一次任务,没有恐惧,没有慌张,只有满满的激动。
            终于……可以证明自己了。
            突然,一股查克拉的气息从屋外快速窜入,一瞬间便来到了你的身边。若不是因为血继限界带来的强大的感知能力,可能你还没这么快反应过来呢。
            叮档!
            两只苦无相互对峙着,因为暗层的狭窄使得你们二人除了这般对峙并无法做出太大的动作。
            眼前的不速之客似乎也没料到这里竟然有人,反应也是微微慢了半拍呢。
            他是这个大名派来的守卫吗……还是……
            你脑中飞快地思索着,对于突发状况,你显然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不该来的吗……
            这时候,对方似乎看到了你面具上暗烬的标志,便出声道:“我只要他的卷轴。”
            是一个青年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点稚气但却意外有磁性。
            不对!你在想些什么啊!
            “你……不是守卫?”你出声试探着。
            “你拿人头,我拿卷轴。”他说道,手中对峙的苦无的力度似乎弱了一些。
            “好,成交。”你收回苦无,心中偷偷松了一口,幸好不是敌人,不然面对同样是忍者的敌人,你还是有些不安的,虽然你对自己的实力时很有信心啦……
            两个人达成协议后,便各自观察着四周。
            你对于同样是来执行任务的其他村子的忍者有些好奇,毕竟……长这么大,除了村里的人,你还没见过其他人呢。
            对方身穿着便于行动的忍者服,背上背着一把太刀,全身除了头,就只有两边上臂是露出来的。
            为什么这样设计呢,是为了让别人看到他手臂上印记吗,譬如……村子的印记?让敌人知道他们得罪的是哪个村子?
            还有脸上的面具,是狐狸呢……
            村子确实都有规定出使见不得光的任务时必须佩戴面具,但是好像每个村子的面具都不一样呢。
            “你是新人吧。”对方突然开口。
            “唔……”被说中的你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这么想。”
            “在任务中还能分心的,也只有新人。”对方继续说道,“再这样,你会死的。”
            你的心突然提了起来,对方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过来看你,可是他却能敏锐地感受到你的想法和目光。
            他,是真的在警惕着一切。
            此刻,你终于正视了自己的任务。眼前现在的这一切,已经不单单是为了证明自己而已了,也是……为了在这个任务里活下去!
            罡琦哥哥并不弱,能伤了他,对方确实不能小看呢。
            这时,房间的拉门被拉开了,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没有想象中的那副令人恶心的模样,反而是一个看起来挺正经的人。但是从下人们对他的称呼,不难猜出他就是那个所谓的好色的大名。
            就在拉门关上,下人退下的那一刻,便是你准备行动的时候了。
            你握紧腰间的小太刀,脑中突然快速复习起村子里所教的所有一击毙命的招式。
            啪!
            拉门关上了!
            你猛地冲了出去!
            “别……”
            冲出去的那一刻,你似乎听到了身旁传来的微弱的声音,那个跟你一起埋伏的人,似乎说了什么。
            不管了!现在只要杀了这个人就够了!你眼神中染上一层杀意,小太刀快速出鞘,往那个尚未反应过来的大名的后颈抹去。
            “呵……没想到竟然是个女的。”
            这是那个大名突然说出的话,轻轻的一句话,也足以让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瞪大了双眼,这才反应了过来。
            太迟了……要死了吧……
            在你的太刀未伤到大名之前,他突然在眼前消失了,你的感知能力无时不刻告诉着自己,他此刻正在你背后。
            要活下去!抱着这个念头,你立即回过头。
            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你的面前,挡下了本该落在你身上的攻击。
            是狐狸面具……他……为什么要救我,明明只是不相干的人而已。
            狐狸面具与大名对峙着,彼此不分上下。
            那个人不是大名!一个贪图美色的大名哪里有这种能耐!也是……你根本就没有看过委托书上的一切,只是淡村地凭借罡琦哥哥说过的几句话便跑过来做任务……你真的是……
            心中苦涩着,但是你很清楚现在不是低沉的时刻,必须帮助他……
            “哟,是木叶的忍者啊,竟然和暗烬联手起来,不过……你们也太瞧不起目标了吧,竟然派了个新人过来,而且还是女人。”假大名笑着说道,似乎对杀掉你们二人志在必得。
            狐狸面具并没有理会他,只是你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查克拉突然暴涨了一下。
            “写轮眼……”假大名收起了笑意,“看来有必要早点结束了。”
            说着,他将手伸到了自己的里衣内,似乎要掏出什么。
            不能成为累赘,要上去帮他。
            这样想着,我重新振作起来,准备帮忙挡下他的下一发攻击。
            咦?
            你刚准备挥刀挡下攻击的那一刻,只觉得漫天的粉末扑面而来。
            这……这是什么啊……
            “糟了!”狐狸面具暗叹一声,转身刚准备撤退,扭头又看到了微愣神的你,便一手将你抱了起来。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你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人便已经被狐狸面具一同破窗而出,带离了城池。
            假大名看着逃走的二人,笑道:“看来今天也只能这样子了,写轮眼啊……需要重新部署一下才行。”
            说罢,看了地上残留的粉末,“没想到那个色鬼大名的药也能帮上用场啊,说起来自己也沾了一些,需要去找那个老色鬼帮忙安排个人解解毒了呢。”


            我到底在干什么……
            昏迷前你这样想着,眼角似乎还有泪水。


            好热……是不是那个毒药发作了,糟糕……不过没事,只要……能咬破自己的嘴唇,什么毒药都……不成问题……
            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的乏力呢……
            眼前为什么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我……会死吗……
            好像有谁在,他正低着头看我,一会靠近一会又远离着……他,似乎在挣扎什么……
            碰触到了!他的手,碰到了我的脸,好凉快……还请,继续这样抚摸着我……
            突然眼前的人渐渐明朗,好像是一个熟悉的人,是……罡琦哥哥!
            “罡琦哥哥……”你无力地开口着,“救我……”
            没事的,如果是罡琦哥哥的话……他……一定会就我的……
            这样想着,你再次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回复
            6楼2017-08-24 10:36
              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4 11: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4 11:21
                  超级喜欢镇楼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4 11:59
                    第二章 真一
                    唔……头晕……身子好酸痛……
                    你微微睁开了眼睛,周围似乎有些陌生。
                    这是哪儿啊……我……还活着吗
                    这是你醒来后的第一个想法,你环顾着四周,发现自己似乎身处在一个山洞内。正在你打算坐起身看个仔细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身子一阵乏力,甚至腹部还有些微微疼痛。
                    受伤了吗……我记得当时,我好像被狐狸面具救了,两人从城池里逃了出来,是那时候受的伤吗?
                    不过没关系,你只需要咬一口自己……你这样想着,张口往自己手臂咬去,意料中的治愈感并没有到来,你有些疑惑。
                    等等!难道说……
                    你试图运行自己的查克拉,却发现身为纯正宏之血的你,竟然会发生查克拉不足的现象。这种现象是第一次出现,你开始有些不安,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用尽全身力气坐起身,突然后背一凉,是突然接触到空气的那种凉意。这时你猜意识到自己竟然……身上没有穿任何的衣物,只是单纯用一件衣服盖着而已。
                    一个很可怕的想法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不安、恐惧、悲伤各种心情涌上了心头。
                    是啊,自己会查克拉不足……只能是有人曾经通过体(哔——)液交换过度吸取了你的查克拉的缘故……你怎么会……没想到呢……
                    怎么办……
                    泪水一颗一颗地落了下来,你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崩溃了一般。
                    回不去啊……连村子都……回不去啊,如果让长老们知道,如果让罡琦哥哥知道……我……会死的。
                    你掩面痛哭着,似乎所有的心情都喷泄了出来。
                    你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甚至哭哑了嗓子,才渐渐缓过神。
                    以后……该怎么办……
                    脑中一片空白。
                    难道就……死在这里吗……
                    突然一种轻生的念头在你脑中浮现,但是很快又被你打消掉了。
                    不行……我要活下去,至少……我要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然后……杀了那个男的!
                    你如同在黑暗中抓到一丝希望的光线一般,将所有的过错以及活下去的欲望推到了杀了那个让自己变成这样的人身上。
                    对……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这样……
                    是那个狐狸面具干的吗……又或者……附近的村民……
                    要不然……全部都杀了吧……
                    越来越黑暗的想法在你脑海中浮现,连你都开始感到奇怪了。
                    “首先,我要先活下来。”你对自己说道,伸手捡起了掉在一旁的衣服,为自己一件件穿上。
                    “然后……找到狐狸面具,他是最后见到我的人,他……一定知道什么。”


                    是的,当时的你甚至做好拼死一搏的准备了,可是天意总是爱捉弄别人……


                    譬如,五年后的今天……


                    天野幸,我现在的名字,21岁,女,有一个……4岁的儿子。


                    “喂!臭小子,我让你去帮松原婆婆搬东西,不是让你跑来跟她们家孙子玩的啊!”你一手揪起眼前这个四岁大的白发小子的耳朵,将其拖出了松原婆婆家的后院。
                    “疼!疼!”他一边喊着痛,一边快速跟上了你的脚步,生怕慢一步耳朵上的痛感就要加强一分。
                    “还有!”你松开了手,弯下身子看着他膝盖处已经愈合的伤口,“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能在别人面前使用能力吗!”
                    “又没关系,他们又不懂什么是忍术什么是血……”
                    你突然正视他的眼睛,严肃地看着他,“如果想活下来,就必须隐藏。”
                    “……”他默默闭上了嘴,低下了头。
                    “答应我,好吗……真一。”
                    真一看见你严肃的模样,最后还是妥协了,“我知道了。”
                    “这就对了。”你一下子将他拢入自己怀中,开心地笑开。
                    “放开我,丢脸死了。”真一抱怨着,却不抗拒。


                    真一并不清楚,他出生前,他的母亲究竟经历了什么,只是听松原婆婆说过,四年前的雨夜,妈妈突然来到了这个村子,当时的她已经接近临盆了,腹痛不已,苦苦哀求松原婆婆帮她,她愿意留下来帮她们做任何事情。
                    松原婆婆时常说,一个未婚便有了孩子的女人都十分辛苦,松原婆婆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可是当他想亲口问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爸爸是谁时,妈妈总是阴沉了脸,样子甚至有些让人害怕,可是目光再次回到他身上的时候,又会突然明朗起来,她总是说,过去如何不重要,真一只要活好自己就好了。
                    妈妈说,是松原婆婆告诉了她新的活下去的希望,让她走出了仇恨的深渊,而自己……正是她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说起来,妈妈……松原婆婆说,我们要离开了?”真一鼓起勇气,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恩,真一也长大了,而且我们身上的秘密迟早有一天会被其他人发现的……到那时候我们可能会连累了村子里的其他人,所以……我们需要去寻找一个庇护所,一个强大的庇护所。”你出乎意料的没有丝毫隐瞒地告诉了自己的儿子。
                    “去哪儿?”
                    “火之国,木叶。”
                    在这个小村落的几年里,不乏有行走的商人路过,他们都会带来一些这个世界的消息,火之国的木叶便是其中之一。去木叶的目的也十分明确,一是因为它的强大,二则是为了让真一接收到正确的忍者知识。自己以前学的,往往都是杀人的技巧与暗杀的理论知识,对于真一的成长并无太大的帮助……所以,木叶的忍者学校,也是你此番决定去木叶的目标之一。
                    光有庇护所是不行的,真一自己也要强大起来……
                    三……是为了找到那个狐狸面具……得知当年的真相。
                    想到这里,你的眼色似乎又蒙上了一股不知名的情感,曾经的你想要与世界为敌,甚至死去都无所畏惧。但是真一的到来,让你感受到了血亲的伟大,想要他活下去,想保护他,明明他那么的弱小却努力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也许,这就是母爱吧。
                    总之,你也放下了仇恨,但是……真一长大了迟早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到时候……你也需要给他一个交代啊。
                    “你在听吗?妈妈?”真一挥动着他的手,将你拉回神。
                    “啊?你说什么?”
                    “不是吧……又走神,妈妈你总是这样……”真一抱怨着,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小大人模样,“我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
                    “差不多……这几日吧……”你喃喃着。
                    让你想要离开的第二个契机是因为,前几日,你在出去拾柴火的山里,发现了暗烬的面具。面具上那个暗红色的暗烬标志,你此生都不会忘记。
                    你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附近,也不知道当时他们对你的失踪是作为死亡还是叛逃来处理,如果让他们发现了你,别说真一了,就连整个村子里的所有人,都会被杀了的。
                    当日你战战兢兢地回到了村子,便将离开的消息告诉了松原婆婆。好在松原婆婆深知你是忍者,你有你自己的生存之道,便没有过多挽留。你心里对于她的救命之恩,还是很感激的。
                    “又走神?”真一露出了他那死鱼眼的表情,说起来这个表情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突然间他就经常摆出这种表情,让人看着……好想打他。
                    “哇!干嘛打我啊!”
                    哎呀,貌似手一不小心就不由自主地冻起来了呢。
                    你没有解释任何话,只是笑着往家里走去。


                    回复
                    10楼2017-08-24 12:31
                      楼主别放弃,支持你(⊙o⊙)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24 13:42
                        已收藏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4 21:32
                          楼主是现代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5 10:10
                            第三章 木叶
                            真一一脸不悦地走在你的跟前,而你,只能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木叶村已经近在眼前了,终于要到了呢。
                            “如果不是妈妈你走错了路,也不至于原本只需要4个月就能到的路程竟然走了半年!”真一再次抱怨着,加快了步伐,生怕这近在眼前的木叶村又会因为你的迷路而离你们而去。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啊……你从出生就在暗烬村内,一直从未离开过村子,更别说认识路了。有生以来走的最远的一次就是这一次了……
                            当然,这些话你是没办法告诉真一的,毕竟……那些不好的过去,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


                            你们来到了木叶村大门的跟前,刚准备进村便被一旁的两个忍者叫住。
                            “喂,那边的两个人,进村要过来登记下。”其中一个忍者朝你们招了招手。
                            你们闻言走了过去,那个忍者在登记簿上写了几笔,便抬起头来看着你们,“来木叶村是干嘛的?”
                            “恩……我们想移居到木叶村来住。”你如实回答道。
                            “移居?之前是住哪儿的?”
                            “一座山里的村子。”
                            说罢,那个忍者抬起头上下打量着你。这时,另一个忍者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用手肘撞了撞正在打量你的忍者,指着真一笑道:“喂,你看这个小子,像不像那个人。”
                            “什么?”那个被撞的忍者有些不耐烦地看过去,看到真一的一瞬间,便也愣住了,“哎,不说的话还没发现,这么一看……还真像那个人小时候的样子,只要把嘴巴和鼻子那边遮住……”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遮了一下,随后便激动地叫了起来,“简直一模一样啊!!”
                            “对吧对吧!”
                            看着眼前二人激动的模样,你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对啊……那个狐狸面具……是木叶的忍者。
                            难道说……
                            一股无名的怒火突然燃了起来,你伸手抓住那个忍者的手臂,激动地问道:“你们说的那个人是谁!叫什么!”
                            那个忍者显然被你的态度吓了一跳,“啊……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是他的孩子呢……”
                            “所以他到底叫什么!”
                            “卡卡西!”
                            突然,另一个声音在你身后传来,一道绿色的身影一下子扑到了真一跟前,直接抱住了真一。
                            “哇!我一生的对手啊!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变小了!!”他抱着真一,突然痛哭起来,看得在场的所有人不禁一愣。
                            “放开我!你这个粗眉毛!”真一挣扎着,“啊!别把眼泪和鼻涕弄到我身上啊!”
                            “果然连凯也这么认为吧……”那个被你抓住手臂的人说道,你松开了他的手臂,转而走到那个身穿绿色紧身衣的粗眉毛跟前,一下子将真一从他怀中解救了出来。
                            “你刚才说了什么名字?”你盯着这个仍在擤鼻涕的粗眉毛,问道。
                            “卡卡西,旗木卡卡西啊,我一生的对手!”
                            突然间,粗眉毛摆出了一副热血的姿态,让你不禁抖了下身子。
                            “不过,话说回来……你是忍者吧?”那个刚才被你抓着手臂的忍者说道,他挽起自己的衣袖,露出了被你抓红了的手臂,“这种力道……还有刚才无意间流露出的查克拉,你……是忍者吧?”
                            虽然你早就知道能在这边守着木叶大门的忍者肯定都是感知型的忍者,可还是微微一愣,最终点了点头。
                            “忍者要移居这可就不好办了……”他挠了挠自己后脑勺,“你以前是在那个忍村的,有这么强大的查克拉,应该是接受过一定的训练吧。”
                            你犹豫着,不知是否要将暗烬的事情说出来,可是……真一也在场。
                            “这样吧,我带你去见火影大人吧,由他来定夺好了。”那个忍者叹了一口气,说着便站起身作势要在前面带路。
                            “那个粗眉毛不见了。”真一突然说道。
                            这时你才发现,刚才还在热血痛哭的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踪影。
                            “哦,你说他啊,他说要去找卡卡西了。”另一个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忍者回答道。
                            你点头感谢后,便跟上了前面忍者的步伐,往所谓的火影大楼赶去。


                            “以上……”听着眼前忍者的报告,三代目火影略微思索地点了点头。
                            原来这就是三代目火影啊……你如此想着,打量着眼前的人,虽然看起来是个和蔼的老爷爷模样,但是审视你的时候的眼神,却异常的犀利呢,毕竟……是关乎家人的安全啊。
                            “你之前是哪个忍村的忍者呢?”三代目问着和那个忍者同样的问题。
                            你为难地看了一眼真一,转头又看向了三代目。
                            三代目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向一旁的忍者示意了一下,让他带着真一先出去了。
                            “这下可以放心说了吧。”三代目再次将目光回到你的身上。
                            “我是暗烬的忍者,准确的说……也不算忍者……”你低下头,眼神略微忧伤,“因为,我是血继限界——纯正的宏之血的拥有者。”
                            “纯正宏之血……”三代目皱起了眉头。
                            你并不害怕这个事实让三代目知道,因为……你的能力早已转移到了真一的身上,现在你体内的宏之血,除了治疗和提供强大的查克拉以外,并没有任何作用了。
                            “我记得宏之血……是漩涡一族先祖辈时,能力的叫法吧……”三代目思索着,“现在已经没有这种血继限界了,在很早之前,宏之血的人们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村落,那就是漩涡一族,当今能留下的拥有纯正血液的漩涡一族已经很少见到了。”
                            “漩涡……一族?”你迷茫地看着三代目,这还是你第一次听到这种陌生的称呼。
                            “恩,在木叶村尚未建立之前,那时候漩涡一族还被称为宏之血一族,但是后来,漩涡一族同初代火影合作共同建立木叶村之后,便改名为漩涡一族了。”三代目解释道,“暗烬身处大陆深处,除了暗杀任务,基本不与外人沟通,也难怪你不知道,怕是你从一出生起,就被带到暗烬了吧。”
                            你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暗烬出生,甚至自己的父母也是暗烬的忍者……因为,长老之前是这么说的……你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
                            看到你震惊的模样,三代目已经对真相略知一二了。
                            “不过你也是可怜……漩涡一族早在几十年前……因为一次意外,被灭族了,所以趁乱掳走一个婴孩也并不意外。”三代目说着,站起了身,“我会安排山中一族帮忙调查下你的记忆,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你……应该能理解吧。”
                            调查……记忆吗……
                            你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了。
                            三代目招手唤来了一个忍者,你仔细一打量,发现那个忍者脸上也戴着个狐狸面具。
                            这么说……木叶处理黑暗任务的忍者,都是这个面具吗……那唯一的线索,只有大家都说和真一长得相像的那个人了——旗木卡卡西。
                            咚咚咚,敲门声。
                            “三代目,你找我?”一个淡黄色头发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她就拜托你了。”三代目示意了一下你。
                            “是。”那个人转头看向我,“我是山中亥一,来,跟我走吧。”
                            山中……一族吗?似乎是可以窥探记忆的能力。
                            你点了点头,便随他离开了火影办公室。


                            回复
                            14楼2017-08-25 11:33
                              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5 19:46
                                第四章
                                咚咚咚,火影办公室的门再次敲起。
                                “进来。”三代目抬头瞟了一眼,看到了来人,笑道,“我刚好要找你过来呢,没想到你自己就来了……”
                                “嘛……毕竟……”那个人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无奈地笑道。
                                “真是你做的?”三代目突然温柔地笑开,抽起了烟斗。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回想起自己曾经唯一一次犯过的错……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
                                进来的是山中亥一。
                                “结果怎样。”三代目问道。
                                “如她所说一般,只是被灌输了技巧,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经验,而且……”亥一暧昧不明地看了眼房内的那个人。
                                “真的是吗……”那个人头疼般地用手揉了揉额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恭喜了,卡卡西……那个,儿子都这么大了。”三代目打趣他一般,再次抽了口烟。
                                亥一走到那个名叫卡卡西的忍者身边,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语重心长道:“作为一个男人,好好负责啊。”
                                “当时没有想到那个药效那么强烈……”卡卡西懊悔道,他不是没有忍住,他甚至用疼痛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是……把持不住的又不止他一个……
                                “不论怎样,人家都找到木叶来了,肯定是有打算的,等等好好跟人家谈一谈吧。”三代目抽完最后一口,将烟斗放下,“如何安置……就你去安排吧。”
                                “是。”卡卡西垂下眼眸,似乎下定了决心。


                                从询问室出来的你揉了揉还有些发胀感的脑袋,抬头便看到了正一脸死鱼眼看着你的真一。
                                “干嘛这幅表情……”你突然不爽地问道。
                                “他们说的那个叫卡卡西的忍者……”真一直接的说出了他的想法。
                                不过回想起来到木叶后大家见到真一的种种,最终你还是选择了点头默认。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在一起。”真一再次问道。
                                “恩……因为是忍者啊……”你随意乱掐了个借口,但是你万万没想到,真一却接受了。
                                “这样啊……那,你不想见他吗?”
                                “因为有你啊。”你温柔地笑着。
                                如果没有你,我见到他可能就会直接杀了他呢。
                                你温柔地微笑着,心里却默念着可怕的想法。


                                卡卡西站在拐角处,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那个红发女子身上。
                                是她……虽然样貌似乎变了一些,但是可以感觉到,就是她……
                                那一天有任务在身,所以走的急……没来得及向她解释,是不是已经被误会了啊……
                                卡卡西再次无奈地挠了挠脑袋,真的是……后悔当初啊……


                                “那个……”一个声音自身后传来,你回过头,撞见眼前的便是那一头白发。
                                “你好……”那个人似乎感受到了你的目光,样子有些尴尬。
                                跟那个时候变化还是挺大的,有种记忆中的少年突然间变成了大叔的感觉……
                                你深呼吸,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勉强地挂起了微笑,“好久不见,旗木……君?”
                                “旗木君?”真一疑惑地看着我们。
                                啊……称呼错了吗……
                                “那个……卡卡西……君?”你换了个称呼,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叫我卡卡西就好了。”卡卡西为你解围着,将目光转移到了真一身上,“啊……还真像啊……”
                                废话!这不是你的孩子吗!
                                你在心中抱怨着,再次强行挂起微笑。
                                “那个……卡卡西……额,就是,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你走上前,挡住了真一的视线,用口型暗示着卡卡西跟你出去一下。
                                “啊,好……”卡卡西愣愣地应了下来,跟着你走了出去。
                                真一看着你们二人离去的身影,叹了一口气。


                                “那个!虽然很唐突,但是有件事情要拜托你一下!”你急切地开口道。
                                “嘛……如果是我能帮到的话。”卡卡西看着你,回答道。
                                “就是……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假扮是曾经的情侣!”你避开了他的眼神,说实话……若不是为了真一,你真的不想对眼前的人说出这种话。
                                “诶?”卡卡西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你会这样拜托。
                                “因为……我不希望真一知道,自己是在那种情况下出生的……那种不被爱着的情况下……”你说着说着,突然眼神暗淡了下来,准确的说,你是希望真一不会像你一样……在一个没有爱的童年里成长……
                                “好的,我明白了,我答应你。”卡卡西爽快地应了下来,“毕竟……我也有责任,我也希望,他能够更好的成长。”
                                “谢谢。”你弯下腰,十分诚恳地表示着感谢,“但是,撇开真一的事情不说……过去的事,我可不会原谅你的。”
                                说完后,你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头也不回地便走回了房间。
                                “哇……果然还是在怨恨我呢。”卡卡西无奈地叹口气,随后也跟着走进了房间。


                                收起回复
                                16楼2017-08-26 02:24
                                  还不错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26 08:34
                                    新文?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26 09:37
                                      新来的,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26 18:58
                                        第五章 父子
                                        你将最后的东西摆好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我们的新家总算整理完毕了。”你抹去额间的汗水,回头对真一说道。
                                        真一并没有如同你一般兴奋,自从到木叶后,真一就变得闷闷不乐的了。
                                        你叹了一口气,在真一身边坐了下来。
                                        “想问什么就问吧。”
                                        真一听到你的话,眼神一亮,问道:“妈妈怎么知道……”
                                        你伸手往他头上一敲,笑道:“因为你是我儿子啊。”
                                        真一看到你的笑容,眼神渐渐柔和起来,这才开口道:“妈妈……那天那个叫卡卡西的忍者……”
                                        “是你的父亲哦。”你坦白道。
                                        那一天在火影办公室的时候,三代目曾派人取了真一的头发和血样去,便也告诉了你结果。
                                        真一瞪大了眼睛,并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快便应了下来,“那……妈妈……以前是怎么认识……他的?”
                                        “因为任务,当时是他救了我。”你倒了一杯茶,缓缓说道。
                                        “所以就相爱了?”真一的眼神发光着。
                                        “你妈妈我像是那么好泡的女人吗?”你无奈地笑道,“那只是认识,后来还发生了许多事情,久而久之,就相爱了,然后就有了你。”
                                        “那为什么分开呢?”真一不解地看着你。
                                        “因为我们都是忍者,我们有各自的村子。”你说完后,便站了起身,“就是这样,然后妈妈因为怀了你被之前的村子驱逐,因为妈妈的村子是一个非常封闭的村子,像妈妈这种怀了其他村子的孩子的人,自然是要被驱逐的。”
                                        “那……爸……额,那个叫卡卡西的忍者,为什么不来接你去他的村子呢!”真一急切道。
                                        “因为他不知道,我有了你。”你开始为真一准备起晚餐。
                                        “所以你们后来就这样分开再也没见面了?”真一乖巧地帮忙摆着碗筷。
                                        “所以你是想了解他还是想了解我啊?”你无奈地摇摇头,该不清这孩子想知道的到底是什么。
                                        “嗯……我想知道,他怎么看待我们过来木叶的……”真一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你。
                                        “我们来木叶又不是为了找他,只是……妈妈以前的仇人似乎在松原婆婆家附近活动,所以,我们如果继续呆下去怕是要连累松原婆婆了。”你不以为然。
                                        “这样啊……”真一若有所思。
                                        “来木叶的第二个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接受更好的教育,明天开始就去忍者学院报道吧。”
                                        “嗯……”真一看着你将晚餐端出来,点了点头。
                                        虽然欺骗了真一,但是……现在的他或许需要这样的一个故事,你是这样认为的。

                                        翌日
                                        “忍者学院的地址知道在哪里吗?”你担忧地看着真一。
                                        “真是的,我又不是像老妈你一样的路痴。”真一又摆出了那副死鱼眼一般的表情。
                                        咚!
                                        你往真一头上一敲,生气道:“不准再说我路痴啦!臭小子!”
                                        “呀~真热闹啊。”
                                        一个讨厌的声音突然出现。
                                        “卡卡西……”你楞楞地看着站在自己家门口的卡卡西,有些意外。
                                        “我带他去忍者学院吧。”卡卡西笑着说道。
                                        虽然你很不想跟他有牵扯,但是为了真一却不得不摆出一副曾经恋人一般的关系。
                                        “那就麻烦你了,希望这孩子在学校能交到不错的朋友。”你叮嘱着,看着真一和卡卡西一起走远。
                                        不得不说,长的……真不是一般的像,难怪其他人会认错……

                                        卡卡西和一个长得跟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孩子走在街上,遇到同僚们,难免有些许窃窃私语。
                                        卡卡西叹了一口,却没法辩解什么。
                                        “给你带来困扰了吗?”那个孩子问道。
                                        卡卡西这才低下头看向他,“你叫真一对吧……名字是妈妈取的吗?”
                                        “她希望我能一直保持自我,不被任何东西束缚,做真实的自己。”真一回答道。
                                        “是一个好名字。”卡卡西微笑着,抬头看着天上的白云,一切都和平常时没什么区别。
                                        “谢谢。”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终于到了忍者学校,真一站在门口,打量着学校的全部。
                                        “没事的,里面教的东西都很简单,我五岁的时候就从学校毕业升为下忍了,你的话一定没问题。”卡卡西笑着鼓励着真一。
                                        “但是我不是你……”真一回答道,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还是传入了卡卡西的耳中。
                                        卡卡西眼神微微一暗,他有些迷茫,不知该如何跟这个孩子交流。
                                        或许……下次让鸣人他们来跟他沟通沟通会更好?卡卡西这般想着。
                                        想到前不久自己手下的三个学生刚通过了自己的试炼,目前而言,他对他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今天谢谢你。”真一回过头,鞠躬道谢后便转身走进了学院。
                                        已经拜托伊鲁卡他们多多照顾了,应该没问题吧……
                                        卡卡西这般想着。
                                        这个孩子对他,感觉似乎有这什么隔阂,不过也是,虽然他身为父亲,但也只是见过两面……况且,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快成为一个父亲,也没有任何经验……
                                        “唉……”卡卡西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跟鸣人他们约定的时间似乎已经迟到了好久,不过……没关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8-28 01:4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8 11:04
                                            第六章 去路
                                            “我回来了。”门口传来真一的呼喊声。
                                            你刚好准备好晚饭,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学校感觉怎样?”
                                            “没意思。”真一又摆出了那副死鱼眼的不爽表情,“里面教的查克拉的控制啊,分身术啊,手里剑苦无的投掷什么的,这些也太小儿科了吧。”
                                            你略微皱眉,也是……真一自小跟着你一起修炼,本意是为了让他学会控制查克拉并且保护自己,一直以为他拥有着血统优势,学习快是自然的,没想到和其他同龄的孩子相差这么多……
                                            也许,该让他和其他忍者学一学?
                                            这般想着,你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那张和真一十分相似脸庞。
                                            你立即甩甩头,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不行不行,这种事还是再看看再说吧。


                                            火影大楼,办公室。
                                            三代目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看着资料的奈良鹿久,问道:“怎样?”
                                            “拥有强大的查克拉和治愈能力,经过暗烬特别培训过的过人的体术但却不会忍术……对忍术等一些基础知识了解少之过少,没有实战经验……”鹿久紧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他放下手中的资料,“这种能力,跟村子里的下忍有什么区别……”
                                            “嗯……果然如此吗……”三代目抽起了烟斗,缓缓吐出烟雾。
                                            “唯一能考虑的便是作为小组队的医疗忍者,撇去她自身的治愈能力不说,强大的查克拉和感知能力作为辅助型忍者还是很不错的,小组队行动,曾经的体术也能给她一些自保能力。”鹿久继续分析道。
                                            “那么就让她有空去医院学些医疗忍术吧。”三代目如此下结论。
                                            “至于那个孩子……潜力之大,可能会超越卡卡西。”鹿久笑着说道,一想到昨夜喝酒时卡卡西那副悲哀的脸,就忍不住想笑。
                                            “毕竟从母亲那边继承了血继限界啊。”
                                            “不过听说今天在学校,他似乎对那些基础的东西都掌握了,我觉得……学校里已经没办法交给他什么了,不如让他跟着卡卡西学学?毕竟是他的儿子,上一届忍校毕业生也刚毕业不久,上忍们基本都有了自己的小队和学生,这时候也没办法给他腾个人出来。”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三代目点点头,“父子都是5岁从忍校毕业,哈哈哈,有趣。”
                                            “也正因为如此,也只有卡卡西能教导他了。”鹿久也跟着笑着,看向了窗外的蓝天。
                                            这就是……木叶的新生力量吗……


                                            “所以……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卡卡西将上级的通知告诉了你,虽然你正有此意,但是没想木叶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
                                            “学校不用去了吗?”真一没有自信听你和卡卡西说了什么,但是大致明白了意思。
                                            “嗯,以后真一就跟我学习忍术吧。”卡卡西微笑着揉了揉真一的脑袋,却被真一一个侧身给躲开,最后只能尴尬地将手停在了半空中。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看着这对父子,似乎也明白真一的心情,只能笑着打圆场,“那……真一就拜托你了。”
                                            卡卡西叹了一口气,收回了手。
                                            当父亲什么的对于他而言果然还是不行啊,明明连同伴都守不住,孩子就……
                                            卡卡西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时候回忆起过去的事,立即收住了神。
                                            “那……明天早上我会来接你的。”卡卡西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
                                            你并没有过多去关注卡卡西情绪的变化,反而担忧地看着真一。
                                            希望突然出现的父亲角色,不要反而给他带来了不好的影响,那就糟糕了。
                                            “妈妈明天不也要去医院工作了吗,老想着我不如想想自己。”真一叹了一口气,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我是大人,你自然不用操心。”你对着真一摆了个鬼脸。
                                            “哼,你这大人还不如我呢……”真一嘀咕着,转身走了房间。
                                            “喂!别以为我没听到啊,臭小子,晚饭你别吃了!”


                                            回复
                                            23楼2017-08-29 07:45
                                              楼楼,第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29 07:50
                                                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31 21:33
                                                  镇楼图是官方图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9-01 11:43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9-01 12:19
                                                      楼主,坐等更新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9-01 20:25
                                                        楼主求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9-02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