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之证击倒吧 关注:1,698贴子:26,353
  • 11回复贴,共1

【原创】余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旧坑重启,延续未完成的梦。
1L给度娘。
2L看前须知。
3L楔子。
4L正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27 09:52
    看前须知.

    本文cp击幕,拟人文自取世界观,糖刀肉皆有,含肉体关系,无细描写,避雷自慎.
    关于人设.私设烟幕大二在校学生,二十岁.击倒二十五岁,职业暂不透露.
    lz弃坑多半年重又回来.这篇文前前后后历经两年,至今重启.
    过去塑造的形象脱离原设,虽然同人之作不免ooc,但lz不否认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的私心,导致人设崩得厉害,希望重新写能避免这种问题.
    lz高中狗,更文龟速,自取世界观不是很能驾驭得了,有些科普知识欠缺,虽然会尽自己所能在这方面不出漏洞但是或许难免有bug,如果看到请指出,乐意受教。
    最后祝看文愉快,催文的话希望能叫我一声阿闲。
    谨以此文献给Knockout.Smokescreen。

    以上.笔者.竹七闲.2017.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27 09:53
      楔子

      面前的男人半边脸湮在阴影中,唇角些微下撇显得冷峻而严苛,他锋锐目光扫过桌上型号异同的工具,多半不知用途为何——至少那模样看起来就骇人。
      半晌他转过脸来,烟幕瞳孔骤缩,身体不自主绷紧。男人另半边脸爬满扭曲的线路,黑的蓝的,混驳交错在机械框架之中。他僵硬地牵了牵唇试图勾出笑容,硬生生却勾出个可怖的效果。

      “小少爷。1028诚挚问候您,请问您喜欢哪一种方式?”

      滢色眸子暗了暗,烟幕垂下眼睑心中只感讥讽。
      还不如一枪毙了我。




      击倒僵直原地,眼看着缓缓闭合的大门,他此刻才感到有些后悔。窒息感如层生的藤蔓,从脚至上蔓延,扼他脖颈,让他肺内浊劣气体难以呼出,目眩几乎站不稳。
      “舍不得么?”
      戏谑声音将他拉回现实,他偏头瞥了一眼男人,浅浅蹙眉冷淡地转身拉开车门。
      “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27 09:54
        Chapter.1
        这本来不是个太糟糕的日子。
        在教授布置了那篇他连课题都看不懂的论文之前,烟幕是这样认为的。
        好吧,得承认的是。我们的小少爷并不热衷于学习,相比而下——显然他更乐于踩着滑板在大街上所有人瞩目下,一闪而过。留下一个自认为帅气无比的背影给他们,甚至没人看得清这张狂胆大的少年长什么样子。
        “你得给我好好完成这篇论文,不然学期末别想让我给你合格。”
        这大概是那碎嘴老头的最后通牒吧?梅林的裤子,谁会在意。不过…就算是为了弄个D以上的评分,他还是找一趟大黄蜂比较好。

        这本来不是个太糟糕的日子。
        碰到那辆夺人眼球红色喷漆的跑车之前,烟幕仍然是这样认为的。
        红灯还有一秒,烟幕有足够的自信在那些排队等候的车发动之前冲过马路,至少按他以往的经验是这样子的。风声卷过耳边夹着刺耳的急刹车,可惜大概是惯性所致,烟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与红色跑车贴近,碰撞。他似乎听到了一声闷响,从身体内部传出来。
        滑板被甩飞出去,它在半空中打了个旋,其上花里胡哨的涂鸦因为逆光无法辨识,然后边沿挨地重重地摔在柏油路面。
        “喀嚓。”
        清晰可见表面一条裂缝,还有不断延伸的趋势。
        见鬼,我一周前刚换的滑板…烟幕浑浑噩噩地想。然后眼皮垂下,眸中不再倒映灰蒙蒙的天空。

        滴答、滴答……
        白色天花板。
        倒流的水瓶…不,是点滴。
        红发男人在看报纸。
        哪里不对…等等,我为什么会在医院?这男的谁?
        烟幕猛的瞪大眼睛,意识从混沌中剥离出来。
        路上车祸。
        他似乎清醒些了。
        男人从报纸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站起身走出了病房。应该是去叫医生了…这有些混乱,我需要理清思路。烟幕望着天花板,也就仅仅是望着而已,眼神根本没有聚焦。
        “我们的建议是…没有致命性…住院观察…”
        那边的谈话断断续续被捕捉,烟幕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显然有些三心二意。
        他讨厌医院。
        没由来的。
        总觉得是与记忆中什么地方重叠,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算了吧,别自己折腾自己了。
        他如是想,然后遵从身体的意愿闭眼又睡了过去。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7 10:02
          感觉不错,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29 16:59
            加油,后天就要开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30 20:52
              Chapter.2

              烟幕的期末学业水平测试又被醒目鲜红的颜色大大打了个E,原因是他不但论文写的不称老头意,实践报告也没做。
              虽然他后来拿着住院证明去向老头解释,但是就目前而言,拿不到合格下个学期他得把这门选课重修。
              其实这并不是最难以忍受的——
              炉渣的他假期一半时间都浪费在了医院,虽然他一再声明自己已经可以出院不会扭到胳膊腿就算扭到了也不会让其他人来承担任何过错,那肇事司机还是硬生生把他摁在医院将近一个月。
              大好时光都浪费了…
              他郁闷地歪着脑袋,手肘撑在膝上拖着脸颊,百无聊赖地凝望窗边的盆栽,那大概是这病房里唯一一点绿色。

              十二点了。
              以往这时候Knockout应该已经推门而入来给他送饭,今天怎么没到。
              烟幕斜眼瞟墙上的挂钟,过五分了。

              这个肇事司机把他养的不错。
              他浅略眯眼,睑缝中所见不远处正午阳光都被柔和开,倾洒在为数不多的绿叶植物上。
              他被撞的事情并没给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汇报,一是免不了母亲絮絮叨叨在电话里讲他两个小时,二来,知道了也只会让他们担心。
              何况他其实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于是顺其自然地接受了Knockout的一条龙服务。

              “中午好,Smoky.”
              “都说了不要那样叫我。”
              “不好吗?”
              “当然。”
              烟幕伸手接过饭盒,不打算与他纠结称谓的问题,翻翻白眼懒得理会男人挑眉嬉笑着说好听。
              “今天怎么来晚了?”
              他本来只是随口问问,久不见人回应才奇怪地抬头望向击倒,Knockout没多解释什么,脸上是一贯懒懒散散不上心的笑。
              “我又不是全职保姆,有点小事耽搁也不为过吧?”
              烟幕哼了声没有意义的鼻音,缄口埋头吃饭,虽然他觉得有什么不对。

              击倒舒展了下有些僵硬的面部,敛去假笑他略无奈地看着少年吃饭。
              有事耽搁是不假,不过这个事暂时还不能让Smokey知道。

              击倒是故意的。
              从看似意外的车祸到后面他仿佛是愧疚于心而主动承担了烟幕的治疗费用和一段日子的伙食。
              他在刻意接近烟幕。
              虽然他自己也是奉命行事不清楚原由。

              不过…谁会在意那么多呢。

              他捉了少年搁在自己眼前晃的手摁下去,一霎想到了什么事一般的忽然笑起来,灿烂的烟幕垂目吃饭不想去思考这家伙又犯什么神经。

              Well,他只是在想,工作之余有个小玩具其实也很不错。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03 12:23
                修正倒数第二段。 少年大约是瞧他发愣伸手搁他眼前晃晃却反被摁回去,击倒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抿唇敛出笑。那笑容灿烂到烟幕只能垂目吃饭不想去思考这家伙又犯什么神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04 13:19
                  顶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26 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