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剑理想乡吧 关注:7,014贴子:230,247

(正儿八经的同人) Fate Again...XI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的话:
哈哈,真的是自己第一次写同人。1级的小萌新,虽然在Saber吧里靠签到水到了11级,但怎么说...看过哪儿各种各样的同人,也终于开始(认真的)想要写一篇属于自己的东西了,正好几天前时隔七年认真的过了一遍FSN的Fate线,仍旧觉得感慨良多、终于下定决心要写一篇了!!然而Saber吧里的隐藏黑太多,实在招架不住,就来到正经的士剑吧写故事好了。(误)
当然,如果有人看的话。(莫名悲观)
尽量二天一更,当然也可能周更...(懒死)
总之欢迎各位评论咯,顺带一提,本文的前面部分推荐读者伴着光宗信吉的《悲しい结末》来看,很应景哦。
不多说了,先上一小段。
P.S.不要问我性别,我会炸毛的。


回复
1楼2017-08-27 20:36
    结束了,


    结束了,一切都。


    名为卫宫士郎的少年,那次第五次圣杯战争之旅。


    名叫阿尔托莉雅的王,那场短促而悠远的、甜蜜梦境。


    一切都结束了。


    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柳洞寺回到家中的,


    只是,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


    一如既往的时间,五点半,一如既往的灰白色、冬日里的阳光。


    唯独,无论这次怎样期盼,再度拉开隔壁间拉门的卫宫士郎、永远也无法再看到那个身影了。


    怅然若失。


    仿佛,心底的某些东西瞬间都被掏空了一般。


    这里没有别人,凛回到自己家了、也还没到樱来的时候。


    所以,至少,展现一下自己的脆弱和痛苦,也无可厚非吧?


    啊啊 ... 张了张嘴,他才发觉自己的声音都是那么的颤抖,根本就、无法再用一个平常心吐出那个名字。


    Saber。


    卫宫瘫坐在地上,他甚至已经悲伤到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


    真是的,明明都...明明都若无其事的和她好好告别了不是吗!!


    明明都在心底告诉自己不要在伤心了不是吗!!


    可是...


    可是...


    为什么还是这么的...如无言般的惆怅呢?


    就仿佛她还在那样,那一瞬名叫卫宫士郎的少年、幻听到了像往常那样的沉静的声音,


    “你起来了吗,士郎。”


    “Saber !”


    脱口而出,没有任何犹豫。


    但有有什么意义呢?收纳自己目光的,只有隔壁空无一人的榻榻米罢了。


    他看着那个放在视线尽头的,那个狮子玩偶,就好像在向他挥手微笑一样。


    然后,他捂住嘴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的————


    泪如雨下。


    收起回复
    2楼2017-08-27 20:3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27 20:54
        算了,收起你那廉价的泪水吧、卫宫士郎。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自己只能确信着这点,然后活下去,活下去、将那个追逐不到的星星深深埋藏在自己的心中,永远。


        努力压下自己的心情,拭干眼角的泪痕。卫宫站了起来、走向客厅。


        樱还没来,已经这个时间了吗...


        也对呢,毕竟慎二失忆了之后,她还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哥哥才行。


        那就自己做饭吧。


        在做饭前,也要锻炼下才行,不能让身体变迟钝了。跑去到场做了几组俯卧撑和仰卧起坐,让自己的身体热起来,卫宫就又回到了客厅里、开始炒菜。


        没什么心情,手上炒的菜也是相当简单的菜色。就这样草草的做完,端到桌上、随手打开一旁的电饭煲。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


        是习惯吗?


        他煲了两人份的饭。


        “Sa...”


        下一秒,察觉到自己要说出什么的卫宫,猛地按住了嘴。


        不可以,不能说出口。


        只是提起那个名字,自己就无法再平静下来,无法不去感到悲伤。


        深深地呼吸了几次,他冷静的开始为自己盛饭。然后默默地咀嚼着,不出所料————


        什么味道都没有。


        于是他开始发愣。


        就这么呆呆的用过了早饭,机械的刷完盘子收好,然后机械的拿出书包、换上制服走出家门。


        在玄关里,他慢慢俯下身,坐在地板上开始换鞋子。


        这几天天气开始稍稍短暂的转暖了,要换一双薄一点的才行啊。


        放在玄关的,只有两双鞋。


        一双是他自己穿的,稍显陈旧的旅游鞋,另一双则稍小、是女式的褐色鞋子。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吧。


        卫宫张了张嘴,还是没能发出任何声音,他只是低下头珍重的、像守护着什么宝物那样拿起那双鞋子,将它静静的放在一尘不染的鞋柜里。


        然后拉开门,应着明媚的春光走出去。


        只是飘忽的风,不知从哪卷过了一句话,


        “我出门了,Saber。”


        收起回复
        4楼2017-08-27 20:56
          很喜欢楼主的风格,更新求@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8-27 21:04
            那是早春的阳光了,一切都充满了生机啊,他周围的人,周围的事。只有他自己还浑浑噩噩的,算是虚度了一上午吧。就连中午一成过来要和他一起去生徒会室吃便当,都让他给回绝了。要说为什么的话,只是自己整整一上午都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根本不觉得有什么所谓的‘饥饿’的感觉吧?


            没错,一定是这样。


            卫宫这么在心底确认着。早上遇见了远坂,说了些过去和未来的话,自己努力的装出沉着样子,也不知她发现了没有。他忽然有些后怕,万一被她发现的话,大概放学后又免不了一顿说教吧?搞不好倔强的自己还要吃上几发咒弹才能让她消气。


            唉,算了吧,不要再想这些事了。


            卫宫这么对自己说着,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不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的话,自己又该做什么?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他莫名的开始觉得烦躁,


            突然好想射箭。


            唯有再射箭的时候,专注的自己才能忘掉四周和心里的一切,才能感受到平静、安心。


            那就去吧,反正慎二也不在。只要再放学后悄悄的拜访一下,应该不会被人发现的吧?


            放学,黄昏之时。


            卫宫到了学园里那个巨大的弓道场。


            很安静,相当安静。由于前阵子冬木市里发生的各种奇怪事件,这个时候留在学校做社团活动的人也不是很多,只不过走到门前他才发现门没锁。


            是忘了锁吗?真是粗心的学弟们啊。


            不知为何,他欣慰的笑了。


            然后这时他听见了身后那个总是会及时出现打破气氛的可靠的女声,


            “卫宫同学,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么?”


            “啊...远坂,我只是想再试一下弓道而已。顺便替学弟把门锁好,很快的。”他又一次装出了自己完全平静的声音,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女声则带着一股似怒非怒的感觉:“哼,你想再尝试弓道的话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过呢,这次可不要再被卷入到什么奇怪的事件里去哦!”


            说罢,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卫宫莫名的放心,看样子她还没察觉到自己的什么异常吧。虽然不想用这种虚伪的态度欺骗她,可是自己也实在想不出什么维持平静关系的好办法,就只能如此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那个气冲冲走出门外的少女,噙着泪咬牙挤出的声音:


            “那个笨蛋... ...”


            收起回复
            6楼2017-08-27 21:21
              还要继续多久呢?


              还要拉弓多久呢?


              就算是卫宫有过好好锻炼的结实身体,也是已经汗如雨下的程度。


              深呼吸着,平稳而有力的射出最后一箭,他又一次正中靶心。是的,又一次。道场里所有的靶子上的红心都插满了箭头,刚刚的那一箭、是这里最后能塞下的地方。


              身体真切实际的感受到了疲惫,燥热、还有酸痛。他放下弓,脱掉上衣找来毛巾擦干自己上身的汗珠,然后脱力般的坐下来,不知该想些什么。


              也没什么可想的。


              只是,无论如何,就算是连续的、聚精会神的射箭都无法再平复他的心境了。


              每一箭都无比认真的射出,每一箭都倾注了他最高的技艺。


              然而就是这样,自己心里那个想要拼命抹去的少女身影,却更加明晰着。像炼成的罪孽般,反复鞭笞着他的灵魂。越是拼命不去想,那想法便越是明了、越是深刻的存在。


              好想见她。


              可是,做不到。


              狠狠地摇头,想把这想法、这愿景驱赶出脑海。


              “回家吧。”


              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道场,锁好大门后再摇摇晃晃的走出学园。


              像行尸走肉般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什么都不去想。


              “你这家伙,还要孩子气到什么时候啊!!?”


              伴随着愤怒的声音而来的是,一枚疾风般的鲜红咒弹、狠狠地砸在了卫宫的脊梁上。


              **了,一瞬间,卫宫的下肢和腰部就失去了知觉。不用想这一下远坂也是用了全力的。于是他立刻面露苦色的跪在了地上,但还是艰难的抬起脸,向她投去一个空洞的表情。


              “那是...什么表情!”气冲冲的少女跑来,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我认识的卫宫不见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无论是藤村、樱和我,就连Saber她看到了也一定会难过吧!”


              卫宫直视着她浅蓝色的眼睛,好久才吐出一句话,


              “是啊,一定会很难过吧。”


              丝毫没有悔改的,空洞的表情。


              “既然都知道了为什么还...”少女更加怒视着他。


              “我不知道啊。”


              “哎?”她愣住了。


              “我说,我不知道啊!究竟要怎样才能不去想啊!我只是...想继续扮演自己的角色而已,你和其他人就不能也若无其事的、像平常一样打招呼吗!!?”


              不知不觉的,就吼出来了。


              之后,又是好久。


              吹来的风已经开始觉得寒冷的时候,对面的少女转过身去,


              “我不要再管你了,无可救药的家伙。”


              就留下这么一句话,她逃走了。


              卫宫呆呆的站着,看着她的身影渐渐隐没在远方的夜幕之中,消失不见。


              心中有什么翻涌着,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向着她逃去的地方留下了一句话后、也转身就这么形单影只的走回家。


              “对不起,凛。”


              收起回复
              7楼2017-08-27 22:03
                不错,更新求艾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8-27 22:08
                  喜欢的盆友们可以收藏一下。谢谢。


                  收起回复
                  9楼2017-08-27 22:19
                    z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7 22:39
                      啊啊,今天也是眼光明媚的一天呢。


                      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向日历才发现现在已经快要到9月了吗。


                      真快啊,时间。


                      窗缝间,清晨的寒气不断渗入,带来丝丝凉意。卫宫缩在被窝里,竟罕见的不想起床。


                      不过,隐约传来的玄关里的电话声很合时宜的打断了他再躺一会儿的妄想。


                      手忙脚乱的起身,狂奔到玄关抓向电话。


                      啊啊,这种时候打过来的,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吧。


                      果不其然,拿起电话的瞬间那边就传来了如老虎般的咆哮声:


                      “士郎同学是不是不打算来学校了呢今天虽然是修学旅行前的最后一天可我还有课要讲呢不是吗现在已经只剩5分钟就要算你今天迟到了哦要是不能及时赶到的话就算是我的情面也要让***场上...”


                      “啊!藤姐,抱歉!我马上就到!刚刚骑车摔倒了...”


                      赶紧挂断电话,回到客厅看着挂钟、冷汗便流下来了。


                      会死。


                      迟到的话一定会死。


                      没时间做早饭了,就在便利店买个咖喱包算了。


                      匆忙的抄起书包披上外套,只来得及洗洗脸便冲出了家门。


                      谁让昨晚锻炼魔术的时候消耗魔力太多,到三点的时候才睡下,这下可好自己居然起的这么晚,偏偏闹钟又坏了、唉....


                      本来魔力就还没恢复还要强化双腿、又加上这么剧烈的有氧运动,令全速跑到校门口的卫宫累的几乎背过气去。


                      没时间调整呼吸,还要继续全力的冲向教室才行,总算是在上课铃响起的前一秒扑在了座位上。


                      啊,好险。


                      艰难的做出阳光笑脸,向坐在右侧的一成问好,“早啊,一成。”


                      “啊,早啊卫宫,今天居然差点迟到了呢,真是稀奇。”一成还是老样子,淡漠的回了他一句就开始认真听课。


                      啊,我可是差点就死掉了。


                      看着讲台上不怀好意的老虎,卫宫开始翻找着自己的课本,扯出一丝微笑开始木讷的听课。


                      几乎已经忘了藤姐都讲了些什么,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只听见她在说修学旅行的注意事项了。


                      对了,修学旅行是...去哪来着?


                      箱根吧?温泉很不错呢。


                      然后下课铃响了起来。


                      对了,这是今天最后一节课吧,该回家了。


                      这么想着,他收拾了书包,起身和朋友们微笑着一个个道别,然后走出教室。


                      眼神一凝。


                      有人在等他。


                      在走廊的拐角处,名叫远坂凛的少女靠在墙壁旁,一动不动。


                      于是他走了过去,像往常一样打招呼:“远坂同学不回去吗?”


                      本来就打算这么走过的,谁知她问了那句话呢。


                      “修学旅行,你会去吗?”


                      于是他站住了。


                      卫宫不知道,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自己的真实想法、决意。


                      所以,只能,


                      “抱歉,修学旅行的话,还要再考虑一下,我打电话给你。”


                      “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这么应了一声,便走开了。


                      夕阳西下。


                      回到了家。


                      推开沉重的大门,


                      这儿仍空无一人。


                      随便将书包扔在玄关,卫宫脱掉外套,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客厅的地板上。


                      七个月了。


                      好累。


                      真的好累。


                      每天就这样戴着虚假的笑颜面具、活在朋友之间,维持着这些平衡的关系,真的好累好累。


                      他已经厌倦了。


                      所以说,当一种执念到达顶峰的时候,往往也是它开始急转直下的崩溃之时吧,就像现在的他一样。


                      已经不想,不想再这么无意义的活着了。


                      他沉沉的睡去,渴望能忘掉这一切。


                      而后,入夜。


                      醒来依旧沉浸在这炼狱之中,得不到丝毫解脱。


                      从冰箱里拿出些便利食物吃掉,便打算看下新闻、做些魔力训练便睡觉。至于修学旅行,他根本不打算去想这个问题。


                      然后,关掉客厅的灯,走到廊前拉开自己房间的门。


                      忽然间,卫宫注意到了什么。


                      回过头,从屋檐上显现的是,从乌云中露出她羞怯身影的洁白月光。


                      是啊,和她相见的那个晚上、也是这样子的吧。


                      不行了,


                      已经...无法再忍受这种思念了。


                      我要见她。


                      无论怎样,


                      我要见她。


                      本来就已经决定了的不是吗?只是自己还傻傻的欺骗着自己,迟迟不做出决定罢了。


                      没错,他要投影阿瓦隆,再一次。


                      能做到吗?


                      卫宫不敢肯定,但他不得不做。就算只有一丝希望,他也不想放弃;就算这么做会烧毁他全身的魔术回路、就算这么做会死,


                      如果这就是再见到她的代价的话,


                      不值一提。


                      喝口冰水润润喉咙,拍拍脸颊打起精神,卫宫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了仓库。


                      只是做出了这个决定,自己仿佛就瞬间回到了最佳状态一样,全身的魔术回路都活动了起来。


                      接下来,不容半分差池。


                      “————投影,
                      开始。


                      鉴定创造理念


                      魔力开始发动,全身的回路都震颤着。


                      想定基本骨架


                      思考力几乎将脑壳都烧尽了一般啊真是,不过不能停下!


                      复制构成材质


                      魔力像水一样流出,感觉脊椎都要被抽空了一样,剧烈的虚脱感。


                      模仿制作技术


                      从双手开始了,这痛觉。


                      共感成长经验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重现累积年月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凌驾、完成诸多工程———


                      真的能行吗?神啊,请保佑我。


                      就在此时此刻、完成那聚集了的幻想————”


                      他看见了圣杯,黄金之杯,圣血之杯。


                      却又有堵看不见的墙,隔在他和圣杯之间。


                      “啊咳...”下一秒,他的双眼、双耳、鼻孔与嘴唇同时流出了殷红鲜血。


                      “Ava..lon...”


                      就算如此祈求着,光芒最终还是在眼前消失了。


                      而卫宫、也伴随着这光失去了意识。


                      收起回复
                      11楼2017-08-27 23:25
                        睡前一张图,晚安Saber。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8-27 23:38
                          好棒已收藏,希望不要弃坑,最好把一个坑填完再开坑(本人因为开了太多坑而且事情也很多导致无限拖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8 00:10
                            支持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28 03:40
                              支持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8 08:59
                                不行了,我这废手写的几段差点把自己虐哭(自恋狂)
                                还是快更吧(王毒晚期重症监护患者+1)


                                回复
                                16楼2017-08-28 10:42
                                  一片黑暗,连一丁点光都不见的、如浓密翻腾般的流水黑暗。


                                  透不过气。


                                  胸口好沉。


                                  自己这是死了吧?卫宫自嘲的想着。


                                  眼前什么也没有。


                                  他想挤出一丝笑容,可还是没能做到。


                                  他想哭,却也哭不出来。


                                  难道自己死后,也无法见到Saber么?


                                  对啊,本来他也不是那种死后就能之上天堂的大贤者、大英雄嘛。


                                  ...哈哈。


                                  终于他苦笑了起来。


                                  好像终于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他的意识就这么坠向万丈深渊、渐渐崩解。


                                  又好像是因为在死前,所有的感官都敏锐起来了的关系,


                                  这一次他无比确信,他所听到的绝不是幻听:


                                  “士郎!振作点!士郎!”


                                  清冽、却又满含焦急的声音。


                                  是她,


                                  一定是她。


                                  她就在他身边吧。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这样对自己说着,至少,要拼尽全力睁开眼睛、再看看她的姣好面容才行。


                                  动起来!


                                  动起来啊!


                                  拼命的催动自己全身如短路般暴乱的魔术回路,内脏都随着他的举动而翻江倒海了起来。


                                  好,至少能感到痛觉了。


                                  疼痛没什么,只要忍忍就好。


                                  唯有你,不想再看到你痛苦的表情。


                                  就这样一口气将全身的魔术回路开动到极限,将自己本身留存的‘小源’魔力全部释放到‘大源’之中去!


                                  然后,卫宫终于猛地睁开了布满血丝的双眼。


                                  “呃...啊...!!”


                                  全身都像一团烂泥一样,几乎散架了一般。


                                  双手,双脚好像骨折了几百次,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可是,胸腔内心跳声却如此真实的提醒着他。


                                  ‘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


                                  “是吗,原来我失败了啊。”卫宫自嘲的闭上眼睛。


                                  什么啊,投影那种程度的宝具自己一开始根本就没可能吧。


                                  Avalon的感觉,只有在上次圣杯战争期间Saber用出的瞬间才勉勉强强做了出来,效果也和‘覆盖炽天的七重圆环’一样不过只有刹那而已。


                                  自己果然还只是个半吊子呢。


                                  深沉的困意不断袭来,又想睡了。


                                  啊...这样下去,自己又该怎么办?


                                  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难道他和Saber注定要从此永远在绝望的时间两端,再不可能相见吗?


                                  不。


                                  会有方法的。


                                  凛曾经说过,这世上还有‘五大魔法’的奇迹存在。


                                  只要有奇迹,那么自己就选择相信它。


                                  只要追寻奇迹的话,总会有那么一天。


                                  金色的草海,就像骑士驰骋过的地方。


                                  他莫名的,刹那间看到了那景象。


                                  是的。


                                  能做到的。


                                  只要赌上自己一生的话,


                                  总有一天。


                                  ... ...


                                  手脚有些知觉了,几十分钟间卫宫都一动不动。身体正切切实实的恢复着。


                                  他费力的翻身,右手支撑着地面勉强站了起来。


                                  呕吐感被压下,他走到了玄关处、拿起电话。


                                  犹豫了几秒,还是拨出了那串号码。


                                  并不是多长时间的等待,电话那头就出现了不耐烦的女声。


                                  “远坂家。喂喂?”


                                  “远坂,是我。”


                                  啊啊,声音好嘶哑。


                                  “哦?卫宫同学,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吗?”电话那端,还是那个小恶魔一样的语气。


                                  “嗯,远坂,这次的修学旅行果然还是算了吧。”


                                  他顿了顿,继续道:


                                  “我要去英国。”


                                  “英国?你要去计时塔么?还是...”疑惑的声音。


                                  “不是计时塔。只是,想着要再多了解Saber的事情。”


                                  心境平复后,至少也能将那个名字不带过多悲伤的吐出口了。


                                  “... ...”


                                  电话那端,无故的沉默。


                                  远坂她,是不是已经挂断了呢?


                                  就在开始这样想的时候,


                                  “啊~~士郎真是个大笨蛋。”


                                  突如其来,没有边际的玩笑般讽刺的话,令卫宫一愣。


                                  “真是的,终于也有点干劲了嘛。放心好了,机票就交给我、收拾好行李明天新都见咯。”


                                  “啊...嗯。”呆然的挂断电话,远坂她,变得还真快呢。


                                  回复
                                  17楼2017-08-28 11:28
                                    勤奋的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28 11: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28 12:37
                                        祝吧里的各位大佬和萌新七夕节快乐!(我才发现今天是七夕,日子过糊涂了已经)
                                        唉,既然是节日就不得不发点糖了。
                                        大约再来两段之后吧?
                                        @Saber


                                        回复
                                        20楼2017-08-28 13:36
                                          马上开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28 14:50
                                            这就是,自己现在唯一能做得到的事了。


                                            就这么探寻着她留下的踪迹,可能会是永远。


                                            走下去,他只能走下去,顺着这条几乎没有尽头的路途,无尽的旅程一直一直走下去,期望着奇迹的出现,追寻着奇迹本身。


                                            唉,好痛。


                                            无论是身,还是心。


                                            卫宫扶着墙回到卧室里,铺好床一把躺了下来。


                                            要清空杂念。


                                            不要想那些杂乱无章的事。


                                            就这么睡着吧、迎接新的一天吧。


                                            明天,会是什么样呢?


                                            卫宫他带着这样的、小小的期待,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他起得很早。


                                            连五点都没到的时候,莫名的寒气令他睁开了双眼。


                                            看了看表,还想再睡一会儿,可就是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他起床走进道场开始往常的锻炼。


                                            一边想着手机上远坂发来的时间,一边做好早饭。


                                            草草的吃过,洗好碗筷便开始收拾行李。要带的东西很多:换洗的衣服,洗漱用品... ...等等,光是找全要带的东西就用了一个小时之久,谁让卫宫宅那么大呢,很多东西都放在不同的隔间里。看了看表,离和凛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左右,就再检查下有没有什么没带的东西吧。


                                            这么想着,卫宫拉开了房门。


                                            呃,他搞错了,这间是Saber的房间。


                                            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他眼神一暗,打算关上房门,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桌上的那个狮子玩偶还静静的躺在那里。


                                            注视良久。


                                            于是他轻声走进了房间,将那个玩偶包好放在了旅行箱里。


                                            这样就没有什么落下的了。


                                            走吧。


                                            去新都找凛。


                                            走到屋外街道上,转身锁好大门。


                                            不知为何,那句‘我出门了’却还是没能说出口。可能只是因为,他觉得她在这世界上的某个地方等他吧,既然这样,还是会回来的。


                                            何况,他也不想再经历一次像七个月前那样的离别了。


                                            头也不回的离开。


                                            走过交叉口,走过大桥,走过摩天大厦... ...


                                            啊...河边的咖啡店,凛她还真会选地方啊。


                                            卫宫注意到了站在咖啡店旁,打着哈欠的红衣少女的身影,于是赶紧走上前去问好。


                                            “哎~~太慢了卫宫同学!”远坂埋怨着他。


                                            卫宫挠了挠头发,“我可是还提前了十分钟到啊,呃...算了,你的行李呢?”看着双手空空的少女,他不由得发问道。


                                            “行李?你不会以为我要和你一起去吧?”远坂愣道,随即便换上一副搞笑的表情“我可是品学兼优的完美学生!可不会像你连修学旅行都要翘掉。”


                                            “呃...!”卫宫语塞。


                                            “不说废话了,喏,这是你的机票,今晚上飞机、十二个半小时就到伦敦。”说着她不知从哪拿出机票递了过来。


                                            双手接过,“谢谢你,远坂。”话是这么说,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于是卫宫一边看着机票一边问道,“嗯...刚刚远坂说的今晚上飞机是什么意思,不是现在走的吗...哎!?哎哎!!??这上面...东京-伦敦??”


                                            手忙脚乱的指着机票上的字,又看了一遍,没错的确是‘东京-伦敦’。


                                            “对啊,怎么可能有冬木直达伦敦的飞机嘛,当然是要先到东京在上飞机。”远坂笑着,“嗯哼,顺带一提你现在去买本日到东京的火车票大概还来得及...嗯...来不来得及呢??”她装作一副思讨的样子。


                                            啊,真是恶魔。


                                            “糟糕...!”这不就是来不及了吗!飞快的收好机票,拎起放在地上的行李。


                                            远坂摆摆手,带着恶魔般的微笑和他道别:


                                            “祝旅途愉快!”


                                            跑吧,强化开始。


                                            魔术回路躁动着,向双腿充入能量。


                                            “下地狱吧,远坂。”


                                            卫宫留下这么句话,扭头冲向他来时方向的火车站。


                                            收起回复
                                            22楼2017-08-28 15:08
                                              下地狱吧,mast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28 15:39
                                                接下来这一段推荐伴听Fate原声碟《孤独的巡礼》,
                                                糖马上到,可能不甜,见谅。


                                                收起回复
                                                24楼2017-08-28 17:00
                                                  又是经历了不少奔波,总算在傍晚时分到达了东京。


                                                  下一个地点是羽田国际机场,晚上八点的飞机,招手拦了出租车就这么直奔过去。


                                                  应该还来得及。


                                                  十二个半小时啊,说实话自己还没有飞机经验,也不知能不能睡得着。


                                                  一路上堵了几次车,不过还是幸运的及时赶到、过了安检登上飞机、因为是落地签的关系,现在可以稍稍放松下了。


                                                  毕竟也算是疲惫了一天,坐在座位上的卫宫忽然开始觉得有些对不起远坂。毕竟她还要应付老虎那关吧,真是非常抱歉呢。


                                                  拿出手机编辑短讯,写了十几个字忽然又觉得没什么意义,这样发送过去反倒又可能被她讽刺回来吧。


                                                  还是算了。


                                                  于是关上手机喝了口水后,就这么一直盯着窗外。


                                                  起飞了。


                                                  这才发现,自己忽视了的,现在这个第一次来东京的日子。


                                                  灯火通明的东京夜晚很美。


                                                  只是自己没心情欣赏罢了。


                                                  不知不觉间,那些灯火在他眼中也只成了一个隐约的小点。下面只有漆黑的太平洋面,头顶依旧阴云密布、连星星也看不到。


                                                  无意识的,脑里一片混沌、他渐渐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降落的震颤让他的意识清醒。


                                                  现在是明天了。


                                                  走下飞机,在安检处收好行李、又办了一堆手续,这才走出了希斯罗机场的大门。


                                                  空气中泛着清凉。


                                                  地面湿湿的,似乎才刚下过一场小雨。


                                                  远处的天空尽头挂着一道忽明忽暗的彩虹,近处的人们则是繁忙的川流不息着。


                                                  唯有卫宫他站在机场大门口,不知所措。


                                                  我该去哪儿来着?


                                                  实话讲,自己只是想要来这里,便冲动的一口气来到了这儿。至于到达之后该做些什么,该去哪里,则是完全没想好的状态。


                                                  总之先找些资料吧。他这么想着,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打开雅虎日本、输入‘英国’、‘亚瑟王’、‘景点’这三个关键词,然后找了个长椅坐下研读起来。


                                                  “嗯,决定了。”


                                                  不多时,他便起身离开。


                                                  因为已经找到了要去的地方。


                                                  首先,乘坐火车去布里斯托,近两个小时的车程,竟也是一眨眼就结束了。


                                                  没时间看沿途的景色,下了火车然后就在布里斯托市内四处寻找376路公交车站,又是费了一番功夫,毕竟卫宫的英语也不大好,只能用手机词典和路人对话,有时还要加上手语才行。不过,最后总算是找到了地方,上了车。


                                                  又是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说快不快。


                                                  只是,到了格拉斯顿柏里的时候,他才发现刚下飞机时略显激动的心情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平静。


                                                  漫步在市中央,买了份到修道院的地图,然后踱步过去。


                                                  在入口处寄存了行李,他就这么走进了修道院的门。


                                                  准确说,这里应该是遗迹才对。


                                                  残存的柱廊,草地、建筑与湖泊;天然的构成了这个遗址公园。


                                                  是啊,这里被人们认为是——亚瑟王最后的安息之地。


                                                  下雨了。


                                                  今天是正式工作日的时候,整个公园里也不见几个游人。何况还在下雨。


                                                  头顶的是阴云,雨并不大。但是很冷。


                                                  站在亚瑟王陵园残垣断壁般、古朴空荡的大门前,这时卫宫士郎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个事实,它是那么残酷、那么撕心裂肺:


                                                  ‘Saber已经死了。’


                                                  是啊,毁掉了圣杯的她,终于可以回到了自己的时间线中、作为一个王在剑栏之丘死去,最后被葬在这里、灵魂则孤单的飘向远方那个虚无飘渺的妖精乡。


                                                  一千年?


                                                  两千年?


                                                  时间就这么将他们二人绝望的隔开。


                                                  起风了。


                                                  微风卷起雨滴,拍打在他的脸上。


                                                  他任由雨滴在脸上滑落,一言不发的向里走去。


                                                  在圣母教堂侧面,有一块修剪的很平整的草地。那上面,有一个木牌。木牌下是一小块被石条围着的干净草地。


                                                  很小很小的一块草地。


                                                  就像那位金发少女的身体一样长。


                                                  他不觉得悲伤。


                                                  他直到最后都没有选择去玷污那位少女作为一个王的誓言和愿望。那是值得他同样用生命去守护的愿望;那时他觉得不能因自己卑微的私欲而扭曲她;那时他觉得她希望自己理解她,让她贯彻理想到最后;那是是他自己成全了她的骑士之道。


                                                  可现在他想觉得悲伤。


                                                  但现在站在这里的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卫宫不知道。


                                                  不,


                                                  他想说的很多很多,就像夜空中的繁星那么多那么多。


                                                  只是千言万语如鲠在喉,终究是不知从何开始出口。


                                                  雨停了。


                                                  太阳出现,很快地面上的湿气便开始消失。


                                                  这是金色的草地,就像骑士驰骋过的地方。就像王安眠的地方。


                                                  卫宫只是呆呆的站在千年后爱人的坟墓前,撑着伞、良久的站立着。


                                                  结果,都到了这里自己还是像个半吊子的家伙一样吗。


                                                  对了,不知道说什么的话,就这么开口吧、像往常一样就好。


                                                  只是,这声音中包含了太多的五味杂陈:


                                                  “我回来了。Saber。”


                                                  收起回复
                                                  25楼2017-08-28 17:03
                                                    加油啊,结局是到阿瓦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28 18:48
                                                      看一波权游在更,大概八九点吧。
                                                      附上自己的第二女皇(第一女皇Saber酱无误)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8-28 19:06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28 21:01
                                                          大概就是这样吧?


                                                          感情这种东西,一旦存在一个突破口的话,就再也无法阻止它奔涌而出了。


                                                          就像现在的卫宫士郎一样。


                                                          一旦开始说出了心里的第一句话,随之而来的第二句、第三句,也会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吧。


                                                          他只是想说出来,虽然这儿没有任何人能倾听他的话,可他就是想说出来。


                                                          哪怕这种心情再也无法传达到她身边。


                                                          于是那个叫卫宫士郎的男孩子,放下了伞,像个真正的墓地探望者那样单膝跪地、开始了他的独白。


                                                          “...该从哪儿开始呢?”男孩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像阔别多年的亲人那样缓缓开口:


                                                          “不怕你笑话我呢...Saber。就是现在,我也还清楚地记得我们相遇的那个夜晚。”


                                                          “你应该...也记得很清楚吧?月亮很亮,还是个蛮冷的时候。”


                                                          他停住了。


                                                          又深深了口气,他继续道:


                                                          “不说这些了,我给你带来了好东西哦。”


                                                          说着,他从包里拿出那个狮子玩偶、放在胸前摆弄着,


                                                          “好看吗?我记得你说过,你很喜欢这个呢。当时给你买下这玩偶的时候,你的表情真是...”


                                                          不行了,


                                                          真的、真的不行了。


                                                          他明明想笑的,可是笑声却和哭声一样。


                                                          捂住嘴不想发出这种声音,可眼泪啪嗒啪嗒的却夺眶而出。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知道你是王,可还是...还是...”


                                                          颤抖的手将玩偶放在那块草地上。


                                                          “身为王、身为骑士,守护国家、守护人民。你的誓言和人格是多么的高洁...那时的我,就算明明知道会再也见不到你,可还是让你贯彻了理想不是吗。”


                                                          “可我现在真的好后悔。”


                                                          “只有在这时,你永远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能说出当时真正的想法吧。”


                                                          “对不起...对不起...”


                                                          哭着,


                                                          哭着,


                                                          泣不成声。


                                                          “对不起啊...Saber,我做不到啊。没有你的生活。究竟要怎样才能不再想着你,究竟要怎样才能不再为你的离去而悲伤,究竟要怎样过着没有你的生活,我实在是...做不到啊。”


                                                          “明明不该这样想的,明明过去是不可以改变的。”


                                                          “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就算用令咒也不想让你离开的啊!!!”


                                                          喊了出来。


                                                          “原谅我,Saber,恳求你原谅这样的我吧...卫宫士郎就是个大笨蛋。”


                                                          “我好想再见到你啊,Saber。”


                                                          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我好想你,Saber。”


                                                          伸手遮住哭泣的表情,低头。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已经无法再承受下去了。”


                                                          “呐,Saber,如果忘不掉的话、我可以这样爱着你吗?”


                                                          孤单的少年,这样静静的在这个对于他而言就如同世界尽头般的地方诉说着。


                                                          一厢情愿的希望她能听见。


                                                          而后,少年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够了,”


                                                          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冷冽,熟悉的沉静、却带着颤抖。


                                                          “已经够了吧,士郎。不要再说下去了...”


                                                          抬起头,就好像在梦中一样。


                                                          雨过天晴,


                                                          风和日丽。


                                                          日思夜想的金发少女身着青衣,伸手珍重的拾起放在草地上的玩偶、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我也是,从未忘记你。想要见到你,一直想见你。”


                                                          那一刻,卫宫觉得无论理想乡在哪、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再不会去追寻那个‘奇迹’。


                                                          他的Avalon就在这里。


                                                          收起回复
                                                          30楼2017-08-28 21:57
                                                            补图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8-28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