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吧 关注:381,299贴子:11,159,786
  • 45回复贴,共1

【夏季征文·告別】《時光祭》新人拜吧 | F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W兩個世界
願你走在一條被花鋪滿的路途上。
Ps:原帖因為排版問題所以這裡重發,祝食用愉快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09-01 18:06
    祭時光的驚濤駭浪將我們推向生與死的邊界。
            ——題記
    Origin.
             “從喧*囂凝固的瞳孔中,伽桑狄念舊的粒子光興致昂揚地跳躍起舞——是卡爾波式張狂且毫無修飾的舞姿。待舞停歇,殘存的罅隙是羅丹碾壓破碎的刺耳沉默和泰戈爾用筆尖殺死的一隻白色飛鳥。”
            毛利蘭從未想過自己有生之年也能看見一隻死掉的飛鳥在眼球裡打轉,尤其是獨影逆*行於時光張*狂翻*騰的驚濤破碎處,亡*魂的軀體飄渺零散似是融進了丁達爾光最黢黑的抑鬱深淵,卒至沉淪。這不是它自身心甘和情願的,是被人拿著利器如按壓碾碎般嵌入頸部而死的。她哀慟低喃著像是在桑納托斯腳邊吟誦一齣悲慘的莎士比亞。
             道爾頓的自轉牽引著風沿著比雷埃夫斯漫延伸展至波德星系核心的大熊心臟內,沿途划破的小行星帶以最輕柔的姿態驟碎成數萬條如細絲般的蒲公英棉絮,飄落錯雜的弧度恰好勾畫出一座聖潔無暇的純白甬道。此刻她的耳畔正低吟淺唱的是蒲公英最純粹的孤寂——兜兜轉轉於人世卻終將逝去的愛情。
           
             眼眶內的初雪正欲罷不能地吸*吮*著狂*妄襲捲而至的熱浪——那是對死者獻上的至高無上的敬意儀式。她緩緩抬起沾染蒲公英繁密棉絮的裸*露步伐,輕如不可聞的清冷嘆息般將腳尖拂觸舖滿整座甬道的鵝黃磁磚——似是巴甫洛娃婀娜輕盈的踮腳漫舞,身著的素色長裙直至纖細骨*感的腳踝,裙襬隨著輕柔的步伐流轉吟唱,隨後接踵而來的便是腳跟下放的低沉迂迴。
             踏過被軟柔絨球編織而成的長型甬道,凋落的絨球是繆塞對露西的至死方休,美麗動人直至死亡奏響的剎那驟然破碎為數萬光年外的星際塵埃。
             待舞停歇。
             蘭駐足於那隻橫死在地上、已被詠嘆成腥紅輓歌的白色飛鳥……。她俯身用顫動的雙手捧起牠,像白玫瑰簇擁著的薩拉的最後嘆息,底心裡掩上的窗扉頓時陷入久違的撕心肺裂。她把牠緊緊擁入懷中,疼到狠不得用槌子狠勁地砸進自己的心臟。
             “你什麼錯都沒有,你只是錯在太義無反顧。”
             不知過了多少宇宙星系的誕生與消*亡,飛鳥的身影逐漸融*進夕陽燃燒殆盡下的焦炭骨骸。蘭用哭腫的雙眼注視著牠生前最後眷戀塵囂的瞳孔——她並未看見自己的倒影和被抵住頸脖時的驚懼神情。她只感受到飛鳥對摯愛的海枯石爛,那即便是亙古長存的歲月也無法縫進的蔚藍彼方。
             倏忽,甬道內的光線分化重組消融進黑黢的帷幕,蘭從微瞇的縫隙中看見狩獵之神黛安娜——一位四體百駭均耀焜著潔淨不貲的氣宇,佩戴的弓劍也閃爍著綺麗的光輝。視線回放在女神的身後,是方才她懷中的那隻已殞落的飛鳥,只不過現在的它已恢復成能展翅翱翔的英姿。飛鳥朝著蘭眨了眨眼,神情裡盡是連拜倫也描摹不出的無盡感激,蘭也欣慰地衝著它露*出如遲陽般那溫煦怡人的微笑。
             ”願你在上帝的接納擁懷下一切安好。”
             飛鳥在離去前低垂著頭表示崇高的敬意,以此象徵著願意服從於神所有至高無上的旨意。黛安娜引領著它走向甬道的盡頭,沿途經過之地綻開許多恣*意盛放的洋甘菊——那是神對愛情執著的證明,抑是對於誓死守護摯愛的動物們而奏響的讚禮。
             光漸弱至無,甬道內再度急遽膨脹在肆意喧*囂的拿破崙的自負裡,這只不過是一個粗鄙之人極度荒謬可笑的想法。黛安娜離去的淡漠尚未消失殆盡,便被一隻縹緲靈動的孔雀硬是扯回了荷馬史詩裡的驚艷與懾服。朱諾女神,孔雀的主人和掌握著女性一生的神。蘭勉強扯開一抹淺淡微笑,如蒼穹外那遙不可及的霞蔚般令人理不出情緒。
            「願上帝給妳一條光*明的路,我親愛的女孩。」朱諾女神以沉穩內斂的語調訴說著神無從體驗的生死終焉。是神的旨意,我必須服從。蘭嘗試說服自己,並逼*迫自己吞*噬即將呼出愈之的吶喊。她突然覺得喉嚨一陣乾澀,像是竭盡全力在嘶啞著一曲妄誕般令人厭惡。
             她篡緊顫抖不已的手,突如其來的一張顛倒的詭譎笑容蔓延投射進她的瞳孔裡——顛倒的笑在戲*弄著顛倒的二十一世紀,佛洛伊德的解析再也不是一灘歪斜詭譎的夢、韋格納的大陸再也不是會破碎漂移的地球,而毛利蘭也不再是一個會等待的情人。哪怕這次所謂的等待,只是一場時光摧枯拉朽下無止境的沉痛輪迴。
           
             「別向神誠心祈求,因為神是沒有耳朵的。」笑容依然顛倒著是非,以極度狂*妄的姿態試圖捏碎著一顆堅不可摧的啟明星。
            「不要說了!」蘭扯開喉嚨放聲尖*叫,指尖因憤慨而更加深沉地嵌進掌心肉裡。她不想面對也不想承認所有已成定局的事——在有限的生命線軸上總是藏存著許多的將就,但在躑躇地等待與摸索下終須撒手凡塵俗世,而那些將就就變成一生中再也彌補不全的罅隙。
             但是,總有位早已深陷進他的溫柔中無法自拔的人,你不想讓他成為將就,蘭也如此——
             她痛恨等待的每一個漫漫長夜,她厭惡歲月將思念縫進她觸及不及的蔚藍彼方,她底心極度壓抑的窗扉在撕扯著瑤光星與天樞星生發的無謂嘆息下瘋狂尖*叫著——我很渴望,我渴望能再次貪婪吸*吮*著陽光所勾勒出的他的身影,哪怕這是最後一次,也依然瘋狂渴望著。
             直到朱諾女神再次提高音量重複方才的宣讀,她才緩緩抽離笑容紛擾的狂亂情緒,藉著吸*吮著氧氣試圖平復心情,隨後俯身懾服於神的威儀,用從未有過的鏗鏘聲調誠心祈求。
            「哪怕只有一次,請祢讓我再次見他,見見那個我義無反顧深愛著的他,
             而我願意用我來生的幸福償還。」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9-01 18:26
      Memory.
               “念想化作面容上兩道無止境的委蛇,撕扯黎明與夕舂生發的無謂嘆息。”
               毛利蘭驚醒在一陣昏亂翻騰中,疼痛的源頭啃*咬著她僅存的感覺神經,她疼的縮了縮脖子不舒服地皺起了好看的眉間。強忍著痛處的襲捲遍佈,她吃力地睜開沉重的雙眼。
               瞬間的黑*暗讓她有些昏*厥,原先記憶裡令人撕心肺裂的丁達爾光早已淡出了她視線所及之處,銷聲匿跡於黢黑的帷幕末梢。請原諒我的任性。她雙手放置胸前做了個祈禱的動作,輕聲的默念似在詠嘆著一曲星輝滿載的蔚藍多瑙河。
                適應完全的黑*暗後疼痛感也逐漸消退,模糊的視野頓時被簾子翻動時竄入的光線熾燃的清晰透徹。瞬間投射進眼簾的景象著實令她的瞳孔驚蟄驟縮——她看見了兒時尚未被撒旦玷汙的自己,小小的手在臉上倔強的抹了抹,依然故我的埋頭於隱約的微光下,小心翼翼地將指腹滑過記憶的摺痕。
              「也給我做一個吧。」
               突兀傳來的男孩子尚未變聲時的青澀聲響,驅使著毛利蘭將淚眼婆娑的視線移轉至聲音來源。仰望的瞬間眼眸頓時陷入花火般激昂時的陸離斑斕,彷彿是她親手堆砌的痛創城市裡綻放的最耀眼奪目的北斗星宿——男孩微微抬舉的下顎顯露著超出其年齡的桀驁,傲視的眼眸格外的冷峻深邃。
              「那個是櫻花吧。」
               男孩再次打破半響的沉默。蘭抽離原先失神的意識,心頭一顫地想著明明自己還尚未將折紙攤開成櫻花的形狀,眼前的男孩怎麼能如此斷定是他腦海浮現的圖案,便啟著唇*瓣詢問道:「是沒錯,」她將身*子挪移出被單,神色略為詫異,「不過你是怎麼知道的?」
               只見男孩面不改色地彎下腰與她平視,以近乎要貼近臉頰的距離凝視著她白*皙透亮的臉頰,「還問我為什麼,你當我是笨·蛋嗎?」
                之後的場面就這麼被男孩高明精湛的推理給著實震撼住,雖然在一片喝采如雷貫耳下蘭不滿他說自己是“愛哭鬼”而雙方起了些小爭執,但這也讓五歲的蘭順勢偷偷地將「櫻花班的工藤新一」放在心中盡情地勾勒描摹。
               就算揮別今生也依然虔敬地勾畫著。
               毛利蘭悲痛欲絕,如潮水湧現的是一段被晚鐘與星辰埋藏的久遠記憶,蘭屏住氣息凝視著斑駁的星屑所描繪出的曾經——清淺的櫻花香攀附繚繞的堇色窗簾、布告欄上吟詠著孩童用雙手引吭的一曲純真、素色的水泥牆為了覆蓋孩子們的淘氣而來回洗刷的道道紋痕——揚起的光景恍如昨日般的怦然心動,那是一段她奮不顧身也要守護的歲月。
               她緩行於被斑駁的碎片拼湊的昔日,欲伸手輕柔撫摸幼小的自己和新一,想貪婪吸*吮著純淨所包裹的童稚情懷,可惜她正立足於生與死的臨界邊上,只能徒手擁抱那些心臟狂亂跳動的餘韻。
               這根本就是神給與的最慘絕人寰的懲罰。她摀住面容後扯開著嗓子嚎啕痛哭,她絲毫不在意是否會打擾孩子們安穩舒適的夢,不在意是否會驚醒窗櫺邊緣沉眠的野薑花叢,因為亡者是不容許與生者四目相及,抑無法相互感受。早就,聽不見了呢……。
               伴隨沙塵卷起的光怪陸離,她已毫無防備地任憑逆時光的浪潮將她的四體百駭融入進最悸動的韶華——是神高談闊論的宿命,是流光與幕夜沉寂的臨界,而她是多麼渴求地希冀時間能永遠停留於此。
               神啊,請饒恕我過度的貪戀與渴求。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9-01 18:27
        Farewell.
                 “心臟被穿透的剎那短暫的彌留是贈予亡者最後的慰藉。”
                 再次睜開眼簾時已是月落西沉。濃厚的血*腥味夾帶著刺鼻的硝煙味竄入鼻腔,肆意燒灼著靈魂殘破不堪的軀殼和那僅存的一絲理智。她遽然想起甬道裡的白色飛鳥——是泰戈爾用筆尖殺死的那隻,想知曉牠死亡時心臟停滯凝固的瞬間、想明瞭牠犧牲時刻骨銘心的遺憾。
                 毛利蘭凝息著餘暉的氤氳靉靆,執意陷落進被腥紅腐蝕崩壞而模糊不清的記憶罅隙。
                 那是一個被不規則的黑塗抹的夜幕低垂,毛利蘭隻身行走在被鵝黃色的亮光照耀輝煌的紅磚路上,踏著輕快步伐,手上拎著的素色學生包隨意擺盪,心情愉悅地思量著今*晚餐桌上應該要裝點什麼好料給父親和柯南品嚐。正當離回家的距離不遠時——幾乎只剩轉過下個街角就能回到父親開得有聲有色的偵探事務所,倏地藏在暗巷的黑影猛地一個上前,迅速地掏出外套內裡早已準備好的沾染過量迷藥的手帕,一個粗*暴的伸手用*力地摀住蘭的口鼻。蘭反射性的拼命掙扎,卻依然抵擋不住逐漸襲捲的沉重暈眩,半響後手無力地垂掛在昏沉的黑魆裡,失去意識倒在黑衣男子的臂彎裡。
                 ——離別是進行曲奏畢的嘆惋,如同捍衛蘇格蘭的榮譽世胄期待麥克白迫在眉睫的潰滅。他們的目光顯得黯淡,無聲地看著它熄滅了窗臺最後的一盞油燈,熄滅了她燦爛奪目的生命。無力挽回,他們在最後都選擇喧囂的沉默。
                「新一……你來得太晚了呢……」毛利蘭想伸手觸摸著來人的臉龐,但從距離心臟不遠處綻開的罌粟花沾染怵目驚心的鮮紅,迫使他渾身的力氣被劇毒的烈性狂*妄吞噬,懸在半空的手再也碰觸不到她朝思暮想的男孩——彷彿是朝露永遠無法相識天際外那抹令人傾心的晚霞般創痛。
                工藤新一將蒼白的指間攀附縈繞在她近乎失去血色無力下垂的手,無聲地垂首似在向神懺悔他所有深重的罪孽,抑是向死神桑納托斯慟哭懇求他的寬饒。「蘭……是我對不起妳。」他將晚霞贈予朝露,引領著愛慕之人將指腹拂上了他憔悴不堪的面容。
                 剎那間的溫暖流動進她的血液裡,竄流逆*行於全身,似記憶裡窗臺上的那盞古老油燈倔強地頑強抵*抗幾近明滅的燈火。
                 神請祢不要賜與我短暫花火的繽紛,如果重逢後依然被*迫再度分離,那我寧願選擇有他在的黑*暗。
                 漸息的心跳參雜著神賜與未亡者的短暫彌留——那是一個櫻花盛開的玄冬裡,毛利蘭與友人表明著自己其實挺討厭初次邂逅時的新一,討厭他不請自來的無理要求、討厭他一副高高在上的顧盼睥睨、討厭他把手插進褲袋裡所張揚的執拗性*情,最令她難以忍受的是:她討厭被別人說自己是愛哭鬼,尤其這種被鄙視的屈辱竟然來自從未謀面又乖劣頑強的小*鬼。
                 抱怨完後便抬頭試圖穿透層層雲霓,賞新一那推理笨·蛋一個完美的致命側踢。其實敘述過程並無不妥,但那只是隨著年齡增長而在憶起時逐漸產生的負面情緒——為了就是掩飾自己當時狂亂的愛慕傾心。
                 回溯當時蘭抬頭瞧見的眼神,只被他一番滔滔不絕的推理迷的無法自拔,眼裡散溢的盡是如同花火併射時點綴夜空的火樹銀花,絲毫不忌諱對方方才對自己不禮貌的高傲態度。而那時在工藤新一幼小的心靈下所滋養的欲罷不能地想證明自我的旺*盛企圖,的確憑著高人一等的推論言辭擄獲旁人稱羨的目光,但原先暗地裡的沾沾自喜卻在瞥見蘭捧著做好的櫻花名牌笑的眉眼彎成月牙後,被層層的悸動淹沒在一碧萬頃的湛藍裡。
                 也許就是這種純粹的爛漫使得毛利蘭與工藤新一之間游*移的曖昧不清的地帶裡,隨著時光的逆流而行滋長萌芽成怦然心動的真摯情愫。
                 可惜神早已註定這是一場無法廝守永恆的愛情,是歲月摧枯拉朽下無情的犧牲品。
               
                 “啪呲”,燈火滅了。
                 所有的一切瞬間歸於沉寂。
               
                 亡者的毛利蘭褪去自己陷溺進的灰色記憶夾縫,顫巍巍地摀著僅剩空虛氣息的左胸膛——那是一個能證明自己曾經為了心上人狂亂跳動的地方。牽動的淚水突如其來的在面容上化作兩道無止境的委蛇。
                 但是,我依然再見到你了呢,新一。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7-09-01 18:31
          Eternal.
                 
                   “神曾環上我的頸脖親吻著我的耳際,「死亡的存在是為了讓生命更加燦爛。所以我的好女孩,請不要悲傷。」祂輕柔低吟。”
                   工藤新一總是在想念蘭想到連呼吸都覺得疼時,跑去曾經待上數年的幼稚園——是他們邂逅的初始,他總能在這找到昔日遺留的美好痕跡,找到屬於他的工藤蘭殘存的味道然後盡情地放在心底貪婪回味。
                   那一天午後,她確實在等待他的來臨,用她向朱諾女神祈求的僅剩不多的時間,只是他們隔著一道虛無縹緲的薄紗,是神無情地在相愛的兩人間築起的一道高聳藩籬。
                   蘭手微微顫抖地捏著裙擺的摺痕處,慌亂地在無人的教室裡打轉,神色盡是難掩等待和盼望時的緊張。她依靠在牆邊,深吸口氣後抿了抿唇示意自己保持鎮定,倏地門把被順時鐘地轉動半圈,她頓時覺得吐出的氣息凝結了周遭的無數個空氣分子。
                  她像生前一樣地勾勒描摹著他的身軀。他消瘦不少。她看著他因思念即過度操勞而逐漸消瘦的形體,鼻子莫名一陣酸楚。我也是晝夜不停地想著你呢,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愛我的你。
                  她將拳頭倚靠在左胸膛,著實地勾勒出心臟近乎跳動的弧度。請原諒我,身為亡者的我不該妄想心臟會再次搏動,但是,這是那個男人賦予我強烈的、瘋狂的貪戀,我不後悔讓這個想法滿溢著我,
                   因為他是工藤新一,
                   是我用璀璨奪目的青春歲月在等待著的男人。
                   她上前環抱上他的身體,擁抱著那些曾經心跳狂亂不已的悸動。因為可能再也沒有機會,所以這次她抱得很沉、很沉,沉到她彷彿融進了他的身體成為他的一部分,與他呼吸著同一份氤氳。
                   「想哭的話就哭吧,我不會說你是愛哭鬼的。」她重複低喃著兒時的新一想安慰自己,卻因羞澀而微微撇開稚嫩臉頰時,耍了一番帥氣告訴她的話。其實新一你也是愛哭鬼呢。她溫柔輕吟。
                   蘭最後一次將面容悲慟地埋進新一的頸脖裡,直至黎明的曙光將她吞噬殆盡。
                   時光的浪潮將我們推向生與死的邊界,但我們廝守的牽掛終將劃過數萬光年的距離,烙印在彼此的心坎裡,直到神能奪去我們埋藏的執拗歲月。
          FIN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9-01 18:53
            *後記
            首先这裡自我介绍一下,这裡玹熙(如果有眼熟我或者想方便记得的可以称我奶茶;湾家人;沉迷于韩剧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 )ノ
            是一枚不择不扣的新人,其实关注贵吧是五年多前的事情了,只是常驻夏露吧(就是那个明是官方cp结局却不生娃的妖精尾巴),等级什麽的都是靠全部签到得来的,完全没有在贵吧发帖是我的遗憾。
            其实这篇文不是我擅长的文风,但我觉得是最难写的,光第一章我就反复修改数次之多(重点还一直吞!!!),是运用意识流手法,但是我真心觉得我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因为沉迷学习所以后面一章是压线赶出的,各种草率还望见谅。
            拜读许多大触的文章,自叹不如呢,尤其对随笔社的文章赞叹不已,觉得高攀不起但是有机会的话挺想尝试看看的哈……如果有牵到线的话m(._.)m
            总之呢欢迎各位长评我会虚心受教,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吧亲,弥补我五年来都是透明的遗憾qwq
            最重要的,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作品中有完结的...(大概是第二篇吧哈哈简直被戏称坑王,希望各位能耐心看我给予我评价,我会很感激的!
            不过我自认为这不是一篇be,毕竟生离死别只是为了让生命更加灿烂,没有死亡何谈有灿烂的活过?(鬼怪裡挺精典的句子
            但是是建立在死亡的架构上写的,不过一点都感觉不到虐吧~
            好啦说了那麽多,希望有人肯帮我和谐一下,如果有我会重新开帖的qwq
            爱你们∪・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9-01 19:00
              自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9-01 19:21
                先码住收藏后细看;)楼主征文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9-01 20:08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月老
                  每对新人结婚成功的那一刻,送礼最多的吧友可以获得本次求婚的“月老”称号和成就,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13楼2017-09-01 20:19
                    有没有简体版的 繁体真心累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9-02 12:10
                      有没有简体版的 繁体真心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9-02 12:10
                        啊啊啊啊繁体字看得好累。。不过写得好好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02 16:08
                          貼子還看的到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08 22:59
                            顶顶,加油
                            说得不得当的地方很抱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17 14:29
                              _(:з」∠)_可以麻烦妹子再尝试一下 或者用什么转换器把简体文章再发一遍吗……这样真的很耽误审文效率……毕竟近30篇文章看过来真的有点疲惫……然后这篇也不是很短_(:з」∠)_


                              收起回复
                              19楼2017-09-23 23:16
                                祭时光的惊涛骇浪将我们推向生与死的边界。
                                  ——题记
                                Origin。
                                  “从喧*嚣凝固的瞳孔中,伽桑狄念旧的粒子光兴致昂扬地跳跃起舞——是卡尔波式张狂且毫无修饰的舞姿。待舞停歇,残存的罅隙是罗丹碾压破碎的刺耳沉默和泰戈尔用笔尖杀死的一隻白色飞鸟。”
                                  毛利兰从未想过自己有生之年也能看见一隻死掉的飞鸟在眼球裡打转,尤其是独影逆*行於时光张*狂翻*腾的惊涛破碎处,亡*魂的躯体飘渺零散似是融进了丁达尔光最黢黑的抑鬱深渊,卒至沉沦。这不是它自身心甘和情愿的,是被人拿著利器如按压碾碎般嵌入颈部而死的。她哀慟低喃著像是在桑纳托斯脚边吟诵一齣悲惨的莎士比亚。
                                  道尔顿的自转牵引著风沿著比雷埃夫斯漫延伸展至波德星系核心的大熊心臟内,沿途划破的小行星带以最轻柔的姿态骤碎成数万条如细丝般的蒲公英棉絮,飘落错杂的弧度恰好勾画出一座圣洁无暇的纯白甬道。此刻她的耳畔正低吟浅唱的是蒲公英最纯粹的孤寂——兜兜转转於人世却终将逝去的爱情。
                                        
                                  眼眶内的初雪正欲罢不能地吸*吮*著狂*妄袭捲而至的热浪——那是对死者献上的至高无上的敬意仪式。她缓缓抬起沾染蒲公英繁密棉絮的裸*露步伐,轻如不可闻的清冷嘆息般将脚尖拂触舖满整座甬道的鹅黄磁砖——似是巴甫洛娃婀娜轻盈的踮脚漫舞,身著的素色长裙直至纤细骨*感的脚踝,裙襬随著轻柔的步伐流转吟唱,随后接踵而来的便是脚跟下放的低沉迂迴。
                                  踏过被软柔绒球编织而成的长型甬道,凋落的绒球是繆塞对露西的至死方休,美丽动人直至死亡奏响的剎那骤然破碎為数万光年外的星际尘埃。
                                  待舞停歇。
                                  兰驻足於那隻横死在地上、已被咏嘆成腥红輓歌的白色飞鸟……。她俯身用颤动的双手捧起牠,像白玫瑰簇拥著的萨拉的最后嘆息,底心裡掩上的窗扉顿时陷入久违的撕心肺裂。她把牠紧紧拥入怀中,疼到狠不得用槌子狠劲地砸进自己的心臟。
                                  “你什麼错都没有,你只是错在太义无反顾。”
                                  不知过了多少宇宙星系的诞生与消*亡,飞鸟的身影逐渐融*进夕阳燃烧殆尽下的焦炭骨骸。兰用哭肿的双眼注视著牠生前最后眷恋尘嚣的瞳孔——她并未看见自己的倒影和被抵住颈脖时的惊惧神情。她只感受到飞鸟对挚爱的海枯石烂,那即便是亙古长存的岁月也无法缝进的蔚蓝彼方。
                                  倏忽,甬道内的光线分化重组消融进黑黢的帷幕,兰从微瞇的缝隙中看见狩猎之神黛安娜——一位四体百骇均耀焜著洁净不貲的气宇,佩戴的弓剑也闪烁著綺丽的光辉。视线回放在女神的身后,是方才她怀中的那隻已殞落的飞鸟,只不过现在的它已恢復成能展翅翱翔的英姿。飞鸟朝著兰眨了眨眼,神情裡尽是连拜伦也描摹不出的无尽感激,兰也欣慰地衝著它露*出如迟阳般那温煦怡人的微笑。
                                  ”愿你在上帝的接纳拥怀下一切安好。”
                                  飞鸟在离去前低垂著头表示崇高的敬意,以此象徵著愿意服从於神所有至高无上的旨意。黛安娜引领著它走向甬道的尽头,沿途经过之地绽开许多恣*意盛放的洋甘菊——那是神对爱情执著的证明,抑是对於誓死守护挚爱的动物们而奏响的讚礼。
                                  光渐弱至无,甬道内再度急遽膨胀在肆意喧*嚣的拿破崙的自负裡,这只不过是一个粗鄙之人极度荒谬可笑的想法。黛安娜离去的淡漠尚未消失殆尽,便被一隻縹緲灵动的孔雀硬是扯回了荷马史诗裡的惊艷与慑服。朱诺女神,孔雀的主人和掌握著女性一生的神。兰勉强扯开一抹浅淡微笑,如苍穹外那遥不可及的霞蔚般令人理不出情绪。
                                  「愿上帝给妳一条光*明的路,我亲爱的女孩。」朱诺女神以沉稳内敛的语调诉说著神无从体验的生死终焉。是神的旨意,我必须服从。兰尝试说服自己,并逼*迫自己吞*噬即将呼出愈之的吶喊。她突然觉得喉咙一阵乾涩,像是竭尽全力在嘶哑著一曲妄诞般令人厌恶。
                                  她篡紧颤抖不已的手,突如其来的一张颠倒的诡譎笑容蔓延投射进她的瞳孔裡——颠倒的笑在戏*弄著颠倒的二十一世纪,佛洛伊德的解析再也不是一滩歪斜诡譎的梦、韦格纳的大陆再也不是会破碎漂移的地球,而毛利兰也不再是一个会等待的情人。哪怕这次所谓的等待,只是一场时光摧枯拉朽下无止境的沉痛轮迴。
                                        
                                  「别向神诚心祈求,因為神是没有耳朵的。」笑容依然颠倒著是非,以极度狂*妄的姿态试图捏碎著一颗坚不可摧的啟明星。
                                  「不要说了!」兰扯开喉咙放声尖*叫,指尖因愤慨而更加深沉地嵌进掌心肉裡。她不想面对也不想承认所有已成定局的事——在有限的生命线轴上总是藏存著许多的将就,但在躑躇地等待与摸索下终须撒手凡尘俗世,而那些将就就变成一生中再也弥补不全的罅隙。
                                  但是,总有位早已深陷进他的温柔中无法自拔的人,你不想让他成為将就,兰也如此——
                                  她痛恨等待的每一个漫漫长夜,她厌恶岁月将思念缝进她触及不及的蔚蓝彼方,她底心极度压抑的窗扉在撕扯著瑶光星与天枢星生发的无谓嘆息下疯狂尖*叫著——我很渴望,我渴望能再次贪婪吸*吮*著阳光所勾勒出的他的身影,哪怕这是最后一次,也依然疯狂渴望著。
                                  直到朱诺女神再次提高音量重复方才的宣读,她才缓缓抽离笑容纷扰的狂乱情绪,藉著吸*吮著氧气试图平復心情,随后俯身慑服於神的威仪,用从未有过的鏗鏘声调诚心祈求。
                                 「哪怕只有一次,请祢让我再次见他,见见那个我义无反顾深爱著的他,
                                  而我愿意用我来生的幸福偿还。」


                                回复
                                20楼2017-09-24 15:05
                                  Memory。
                                    “念想化作面容上两道无止境的委蛇,撕扯黎明与夕舂生发的无谓嘆息。”
                                    毛利兰惊醒在一阵昏乱翻腾中,疼痛的源头啃*咬著她仅存的感觉神经,她疼的缩了缩脖子不舒服地皱起了好看的眉间。强忍著痛处的袭捲遍佈,她吃力地睁开沉重的双眼。
                                    瞬间的黑*暗让她有些昏*厥,原先记忆裡令人撕心肺裂的丁达尔光早已淡出了她视线所及之处,销声匿跡於黢黑的帷幕末梢。请原谅我的任性。她双手放置胸前做了个祈祷的动作,轻声的默念似在咏嘆著一曲星辉满载的蔚蓝多瑙河。
                                    适应完全的黑*暗后疼痛感也逐渐消退,模糊的视野顿时被帘子翻动时窜入的光线炽燃的清晰透彻。瞬间投射进眼帘的景象著实令她的瞳孔惊蛰骤缩——她看见了儿时尚未被撒旦玷污的自己,小小的手在脸上倔强的抹了抹,依然故我的埋头於隐约的微光下,小心翼翼地将指腹滑过记忆的摺痕。
                                   「也给我做一个吧。」
                                    突兀传来的男孩子尚未变声时的青涩声响,驱使著毛利兰将泪眼婆娑的视线移转至声音来源。仰望的瞬间眼眸顿时陷入花火般激昂时的陆离斑斕,彷彿是她亲手堆砌的痛创城市裡绽放的最耀眼夺目的北斗星宿——男孩微微抬举的下顎显露著超出其年龄的桀驁,傲视的眼眸格外的冷峻深邃。
                                   「那个是樱花吧。」
                                    男孩再次打破半响的沉默。兰抽离原先失神的意识,心头一颤地想著明明自己还尚未将折纸摊开成樱花的形状,眼前的男孩怎麼能如此断定是他脑海浮现的图案,便啟著唇*瓣询问道:「是没错,」她将身*子挪移出被单,神色略為诧异,「不过你是怎麼知道的?」
                                    只见男孩面不改色地弯下腰与她平视,以近乎要贴近脸颊的距离凝视著她白*皙透亮的脸颊,「还问我為什麼,你当我是笨·蛋吗?」
                                    之后的场面就这麼被男孩高明精湛的推理给著实震撼住,虽然在一片喝采如雷贯耳下兰不满他说自己是“爱哭鬼”而双方起了些小争执,但这也让五岁的兰顺势偷偷地将「樱花班的工藤新一」放在心中尽情地勾勒描摹。
                                    就算挥别今生也依然虔敬地勾画著。
                                    毛利兰悲痛欲绝,如潮水涌现的是一段被晚鐘与星辰埋藏的久远记忆,兰屏住气息凝视著斑驳的星屑所描绘出的曾经——清浅的樱花香攀附繚绕的堇色窗帘、布告栏上吟咏著孩童用双手引吭的一曲纯真、素色的水泥墙為了覆盖孩子们的淘气而来回洗刷的道道纹痕——扬起的光景恍如昨日般的怦然心动,那是一段她奋不顾身也要守护的岁月。
                                    她缓行於被斑驳的碎片拼凑的昔日,欲伸手轻柔抚摸幼小的自己和新一,想贪婪吸*吮著纯净所包裹的童稚情怀,可惜她正立足於生与死的临界边上,只能徒手拥抱那些心臟狂乱跳动的餘韵。
                                    这根本就是神给与的最惨绝人寰的惩罚。她摀住面容后扯开著嗓子嚎啕痛哭,她丝毫不在意是否会打扰孩子们安稳舒适的梦,不在意是否会惊醒窗櫺边缘沉眠的野薑花丛,因為亡者是不容许与生者四目相及,抑无法相互感受。早就,听不见了呢……。
                                    伴随沙尘卷起的光怪陆离,她已毫无防备地任凭逆时光的浪潮将她的四体百骇融入进最悸动的韶华——是神高谈阔论的宿命,是流光与幕夜沉寂的临界,而她是多麼渴求地希冀时间能永远停留於此。
                                    神啊,请饶恕我过度的贪恋与渴求。


                                  回复
                                  21楼2017-09-24 15:05
                                    Farewell。
                                      “心臟被穿透的剎那短暂的弥留是赠予亡者最后的慰藉。”
                                      再次睁开眼帘时已是月落西沉。浓厚的血*腥味夹带著刺鼻的硝烟味窜入鼻腔,肆意烧灼著灵魂残破不堪的躯壳和那仅存的一丝理智。她遽然想起甬道裡的白色飞鸟——是泰戈尔用笔尖杀死的那隻,想知晓牠死亡时心臟停滞凝固的瞬间、想明瞭牠牺牲时刻骨铭心的遗憾。
                                      毛利兰凝息著餘暉的氤氳靉靆,执意陷落进被腥红腐蚀崩坏而模糊不清的记忆罅隙。
                                      那是一个被不规则的黑涂抹的夜幕低垂,毛利兰隻身行走在被鹅黄色的亮光照耀辉煌的红砖路上,踏著轻快步伐,手上拎著的素色学生包随意摆盪,心情愉悦地思量著今*晚餐桌上应该要装点什麼好料给父亲和柯南品嚐。正当离回家的距离不远时——几乎只剩转过下个街角就能回到父亲开得有声有色的侦探事务所,倏地藏在暗巷的黑影猛地一个上前,迅速地掏出外套内裡早已準备好的沾染过量迷药的手帕,一个粗*暴的伸手用*力地摀住兰的口鼻。兰反射性的拼命挣扎,却依然抵挡不住逐渐袭捲的沉重晕眩,半响后手无力地垂掛在昏沉的黑魆裡,失去意识倒在黑衣男子的臂弯裡。
                                      ——离别是进行曲奏毕的嘆惋,如同捍卫苏格兰的荣誉世胄期待麦克白迫在眉睫的溃灭。他们的目光显得黯淡,无声地看著它熄灭了窗臺最后的一盏油灯,熄灭了她灿烂夺目的生命。无力挽回,他们在最后都选择喧嚣的沉默。
                                     「新一……你来得太晚了呢……」毛利兰想伸手触摸著来人的脸庞,但从距离心臟不远处绽开的罌粟花沾染怵目惊心的鲜红,迫使他浑身的力气被剧毒的烈性狂*妄吞噬,悬在半空的手再也碰触不到她朝思暮想的男孩——彷彿是朝露永远无法相识天际外那抹令人倾心的晚霞般创痛。
                                     工藤新一将苍白的指间攀附縈绕在她近乎失去血色无力下垂的手,无声地垂首似在向神懺悔他所有深重的罪孽,抑是向死神桑纳托斯慟哭恳求他的宽饶。「兰……是我对不起妳。」他将晚霞赠予朝露,引领著爱慕之人将指腹拂上了他憔悴不堪的面容。
                                      剎那间的温暖流动进她的血液裡,窜流逆*行於全身,似记忆裡窗臺上的那盏古老油灯倔强地顽强抵*抗几近明灭的灯火。
                                      神请祢不要赐与我短暂花火的繽纷,如果重逢后依然被*迫再度分离,那我寧愿选择有他在的黑*暗。
                                      渐息的心跳参杂著神赐与未亡者的短暂弥留——那是一个樱花盛开的玄冬裡,毛利兰与友人表明著自己其实挺讨厌初次邂逅时的新一,讨厌他不请自来的无理要求、讨厌他一副高高在上的顾盼睥睨、讨厌他把手插进裤袋裡所张扬的执拗性*情,最令她难以忍受的是:她讨厌被别人说自己是爱哭鬼,尤其这种被鄙视的屈辱竟然来自从未谋面又乖劣顽强的小*鬼。
                                      抱怨完后便抬头试图穿透层层云霓,赏新一那推理笨·蛋一个完美的致命侧踢。其实叙述过程并无不妥,但那只是随著年龄增长而在忆起时逐渐產生的负面情绪——為了就是掩饰自己当时狂乱的爱慕倾心。
                                      回溯当时兰抬头瞧见的眼神,只被他一番滔滔不绝的推理迷的无法自拔,眼裡散溢的尽是如同花火併射时点缀夜空的火树银花,丝毫不忌讳对方方才对自己不礼貌的高傲态度。而那时在工藤新一幼小的心灵下所滋养的欲罢不能地想证明自我的旺*盛企图,的确凭著高人一等的推论言辞掳获旁人称羡的目光,但原先暗地裡的沾沾自喜却在瞥见兰捧著做好的樱花名牌笑的眉眼弯成月牙后,被层层的悸动淹没在一碧万顷的湛蓝裡。
                                      也许就是这种纯粹的烂漫使得毛利兰与工藤新一之间游*移的曖昧不清的地带裡,随著时光的逆流而行滋长萌芽成怦然心动的真挚情愫。
                                      可惜神早已註定这是一场无法廝守永恆的爱情,是岁月摧枯拉朽下无情的牺牲品。
                                            
                                      “啪呲”,灯火灭了。
                                      所有的一切瞬间归於沉寂。
                                            
                                      亡者的毛利兰褪去自己陷溺进的灰色记忆夹缝,颤巍巍地摀著仅剩空虚气息的左胸膛——那是一个能证明自己曾经為了心上人狂乱跳动的地方。牵动的泪水突如其来的在面容上化作两道无止境的委蛇。
                                      但是,我依然再见到你了呢,新一。


                                    回复
                                    22楼2017-09-24 15:06
                                      Eternal。
                                              
                                        “神曾环上我的颈脖亲吻著我的耳际,「死亡的存在是為了让生命更加灿烂。所以我的好女孩,请不要悲伤。」祂轻柔低吟。”
                                        工藤新一总是在想念兰想到连呼吸都觉得疼时,跑去曾经待上数年的幼稚园——是他们邂逅的初始,他总能在这找到昔日遗留的美好痕跡,找到属於他的工藤兰残存的味道然后尽情地放在心底贪婪回味。
                                        那一天午后,她确实在等待他的来临,用她向朱诺女神祈求的仅剩不多的时间,只是他们隔著一道虚无縹緲的薄纱,是神无情地在相爱的两人间筑起的一道高耸藩篱。
                                        兰手微微颤抖地捏著裙摆的摺痕处,慌乱地在无人的教室裡打转,神色尽是难掩等待和盼望时的紧张。她依靠在墙边,深吸口气后抿了抿唇示意自己保持镇定,倏地门把被顺时鐘地转动半圈,她顿时觉得吐出的气息凝结了周遭的无数个空气分子。
                                        她像生前一样地勾勒描摹著他的身躯。他消瘦不少。她看著他因思念即过度操劳而逐渐消瘦的形体,鼻子莫名一阵酸楚。我也是昼夜不停地想著你呢,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我的你。
                                        她将拳头倚靠在左胸膛,著实地勾勒出心臟近乎跳动的弧度。请原谅我,身為亡者的我不该妄想心臟会再次搏动,但是,这是那个男人赋予我强烈的、疯狂的贪恋,我不后悔让这个想法满溢著我,
                                        因為他是工藤新一,
                                        是我用璀璨夺目的青春岁月在等待著的男人。
                                        她上前环抱上他的身体,拥抱著那些曾经心跳狂乱不已的悸动。因為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所以这次她抱得很沉、很沉,沉到她彷彿融进了他的身体成為他的一部分,与他呼吸著同一份氤氳。
                                        「想哭的话就哭吧,我不会说你是爱哭鬼的。」她重复低喃著儿时的新一想安慰自己,却因羞涩而微微撇开稚嫩脸颊时,耍了一番帅气告诉她的话。其实新一你也是爱哭鬼呢。她温柔轻吟。
                                        兰最后一次将面容悲慟地埋进新一的颈脖裡,直至黎明的曙光将她吞噬殆尽。
                                        时光的浪潮将我们推向生与死的边界,但我们廝守的牵掛终将划过数万光年的距离,烙印在彼此的心坎裡,直到神能夺去我们埋藏的执拗岁月。
                                      FIN


                                      回复
                                      23楼2017-09-24 15:07
                                        @天使あ小樱

                                        已重發


                                        回复
                                        24楼2017-09-24 15:08
                                          玹熙酱好嘿嘿嘿文笔不错哦这里竹,可以交个好友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27 13:13
                                            虽然说对繁体很熟悉但这样看文还是太累了楼主要不在二楼标明后面x楼开始有简体,后面的排版好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9-28 00:32
                                              【征文文评】


                                              首先代表文评组谢谢gn参加这次征文活动,并且贡献了质量相当高的同人!我是文评组的老浅,这次也参与了打分,然后过来简单地谈一谈我对这篇文章的想法quq

                                              文笔上看得出作者已经能够充分的运用各种描写手法,也能够调用许多宗教、天文等等方面的知识来充实自己的文章,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棒的!但是如果说有什么可以进步的地方的话,我觉得总体来说过于繁复佶屈的描写,对于情节和文章理解有一些负面的影响。虽然这些描写确实很大程度上把这篇文章整体的阴郁基调立住了,但是很多描写无助于对于兰的内心描写或者对于情节的推动。就塑造人物和情节推动来说,通常语言和动作描写更加有力,景物描写则大部分还是辅助作用,偶尔有画龙点睛之笔。虽然说写作风格有华丽的也有白描的,属于个人风格的问题。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我个人来说觉得描写最重要的在于有目的表达——我觉得个人觉得对于讲一个故事来说,下一步可以适当的由繁到简。

                                              情节线还是比较简单的,但是因为前因后果交代的并不全面,所以总体来说显得比较像是一个片段。单纯就情节来说没什么硬伤,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在这种比较暗黑、极端的情节下人物的把握还是比较困难的,这方面其实感觉做的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动作和语言描写,包括情节上的发展其实更有助于塑造丰满的人物,尤其是这个人物所处的环境和我们所熟知的原作世界有较大差别的情况下。所以在这篇文章中,我觉得人物塑造还是可以变得更加丰满一些。

                                              最后还是要说非常感谢gn参加活动!这是一篇很不错的作品,我的文评说到底还是一己之见啦,而且很久没有写文评了说真的有点生疏也不算完全有把握。如果有哪里理解不对或者是有进一步讨论的想法,一定要来找我哦!咱们来一场彻夜不眠之畅谈quq


                                              回复
                                              28楼2017-12-31 11:14
                                                找到奶茶的文了!开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1-24 1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