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_殇染吧 关注:11贴子:430
  • 1回复贴,共1

【记梦】风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概是第三次看见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9-04 13:38
    2020-05-29 19:59 广告
    我一定曾经见过风君。
    不知是从前翻过的哪本旧籍、影片、故事或是梦里,我一定见过风君和这九鬼阵。
    今天又是在同一个地方,但并不同从前般孤身,我同姐姐一起,是两个人。
    我又见到了风君。
    他也许是我的师长,也许仅是神鬼——也许并不是我的师长,注视的人也并非我。我只是个观梦者。
    我记得这时该做什么。
    又也许并不记得了。过了桌鬼的阵仅依稀有些印象,是有人提醒的我。
    “……我来借伞啊……你难不成忘了?外头的风雨那么大,风君说他搞不好还会在百金雀的阵里出来玩玩……”
    是了,下一阵该是风君。
    一袭落了梅的雪色长衫披在清瘦肩头——我曾疑心过他为何不叫梅君,大概是屋外猛然肆虐起的风雨解答了这个问题。再者,记忆中,我是见过他身着淡青的,像无阳的清晨,云层压低了些,清风拂面。
    大抵如风君这般的君长总要有些傲气。
    待风雨将歇,握了伞,站在这个熟悉却又叫不上名头的屋子里。脚下的木地吱呀响了声,随后剧烈摇晃起来,如船行海上遇到风浪时一般,端正摆好的物件散落一地,人也险些稳不住。晃了的神再平定后,风君已出现在眼前。他坐在实木旧椅上头,足不触地,一手撑着半边颊,盯着这边,目光桀骜。
    我不太记得他是否说了什么。
    眼前的画面变幻得混乱,一会儿是漫山桃花开遍,一会儿是踏雪红梅点枝。风君有时同落在木椅无二地落在青石之上,有时是站着,手懒散地抱着臂,或是伸了手指卷了一丝风。
    我不太记得他是否说了什么。
    但我知道,他是师长,无非教些术法或是为人之道——也许是为仙、为鬼之道。
    我依稀记得风君的耐性非常不好。
    最后一步。
    姐姐听着我记忆中的步骤,将手伸向那团紫色火焰。焰中笼着一张狰狞的鬼面,尖牙利角,锈迹斑斑。
    在从前我一个人过阵的时候,曾有过没有迅速将手伸至鬼面火焰中的经历。风君的面色明显能看出不耐——他却不会按着你的手逼着你快些,他有非一般的报复方式。
    那时的我忐忑不安地将手伸了出去,迎接我的不是阵法结束,而是无尽恐怖的梦魇。我记不太清了,留在印象中的只剩了恐惧。而后结束,重来一次,若仍是偏慢则复魇,如此反复直到他满意为止。
    风君是丝毫不会留情的——或者说,他看起来挺喜欢这样恶作剧一般的行为。
    这大致就是此次过阵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悚然的原因吧。

    第三阵风君阵散。
    下一阵不知何时,梦已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9-04 1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