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的异世界...吧 关注:225,954贴子:1,479,516
  • 38回复贴,共1

【转帖】【web版】第五章48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凛果~饮料~多娜茶~
波克~青椒~珐奈露~
前面那个奥托让一下


新生报告完毕,都差不多是开始军训的时候吧,明天9月10号,刚好是教师节,这里提前说声教师节快乐吧(毕竟周末放假是吧~)。
47和48记得当时mz032821,Knaxord还撞了坑来着,虽然已经翻译完毕了,但是这边贴吧47后面还有一部分没有,暂时等等了,48我就先行转载吧。
@mz032821 这里是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吧 也就是副吧 转载者清扬1155 虽然改了昵称。。。
也不记得是不是问过转载了。。。 这里还是先艾特一下了
@TOP残风落雪 记得整理的时候47原贴也加上啊 我会放在二楼楼中楼
没有合适的镇楼图 真是遗憾 一楼就这些吧


回复
1楼2017-09-09 20:32
    这里是二楼


    收起回复
    2楼2017-09-09 20:32
      48 『いつか好きになる人』
      翻译君:mz032821


      刚刚说了什么,艾米莉亚一瞬间,无法理解话语的意思。
      不自觉的屏住呼吸。然后,眼前的青年——雷古勒斯对於艾米莉亚的那个反应,微笑地轻轻举起了手。
      「啊啊,突然间这样真是抱歉了,说不定稍微被我吓到了吧,关於这点我就坦率的道歉吧。虽然说了好几次了,我是个能够道歉的人。世界上,虽然也有无法承认自己的错误而唠唠叨叨辩解的人存在着,什么错误都不承认也就意味着器量太小而令人讨厌呢。但是自己从来没搞错过,从生下来到现在为止全部都是正确的,这种想法肯定是哪里搞错了,这是多么的傲慢呢?应该要更加仔细地看看自己脚下,如果能好好的认知到和如此之大的世界相比,自己是多么渺小的存在的话,还能说的出不会犯错这类的话吗?不是有人说道歉是一个身为人的品德吗?人性是能够从小地方窥伺出来的喔!不这么认为吗?」
      「那个,懂得道歉是非常重要的呢?」
      「对,就是那样,懂得道歉是非常重要的。太好了,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那点能够互相理解的话比什么都要好呢,对於这样理所当然的事,无法相互理解的对象在世界上比想像中的多。真是讨厌呢!那么,对於夫妻间道歉的认知的相互理解看起来似乎没有问题呢。今后,能够跟你好好相处的话比什么都好。所以呢,是关於我刚刚道歉的事呢。问题在於我,虽然是稍微性急了……」
      说到这里,雷古勒斯的视线从上往下看了看艾米莉亚。身体只有一条毛巾卷着的艾米莉亚,由於那个视线而僵直了身体。
      「不,就算是夫妻间,羞耻心也是很重要的。在这方面我觉得你做得非常好。不过关於刚刚的问题,希望你不要误解了。我从世俗的观点来看,你是否为处女并非是一定要确认的事。虽然说了好几次了,我是丈夫,你是妻子。所谓的夫妇,没有强烈的爱情以及思念是无法结合的。在用以爱为名的这个长长锁链维系彼此的前提下,将全部奉献给对方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你并没有被其他男人碰过,我希望有那样的确信。」
      「没有被……其他人碰过的确信……?」
      「当然,从处女膜的有无作为确切的证据什么的,是没有意义的呢。但是作为一个试金石,我认为还是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所以我硬着头皮,即使有你或许会感到讨厌的顾虑还是这样问了。我想让你知道的是,这是因为我爱你喔,对於没有爱的对象的处女性是怎么也不想知道的。因为爱你,才想要确认」
      流畅的,雷古勒斯对於自己考虑根据的话语缓缓的持续着。被那样话语的波浪摆布着,艾米莉亚从淡泊地说着的雷古勒斯身上察觉到了些毛骨悚然的东西。
      他的样子,好像在哪里看过,的既视感连绵不断的折腾着胸口。像流掉的水那样滑落的内容是无法轻易回忆起来的记忆,但是,有一件事明白了。
      他重视着的,处女的这个单词,那是——
      「所以,我想再听一次。呐,你是处女吗?怎么样阿?」
      「那个,这个修九是什么?抱歉,我,没有听过」
      「……什么?」
      对於满心期待所发出的疑问,艾米莉亚以歉意作为回答。雷古勒斯带有那么强的执着而想知道自己是否持有的东西,艾米莉亚却不太明白。我想,大概,是跟女孩子相关的事。
      对於艾米莉亚的话语,用低沉声音反问的雷古勒斯表情罩上了一层云雾。
      他垂下了眼帘,就那样默不作声。沉思一般的样子使的不安往上涌,不过这样的沉默却意料之外的短。
      雷古勒斯的眼睛突然间睁开,并朝艾米莉亚伸出了手。然后,
      「太棒了。——你是,我理想中的少女喔」
      「那个……?」
      握住了艾米莉亚的手,雷古勒斯的脸上浮出了灿烂的笑容。
      那是和之前的笑容不同,是真正带有开心的表情。就像孩子想要的玩具,从亲人那里拿到的时候那样光辉闪耀的表情。
      雷古勒斯把刚刚握住的艾米莉亚的手上下振动,不断的点着头。
      「是这样呢,不这样就不行了呢。之前就隐隐约约的觉得,身体的处女性再怎么样,做为试金石也太不够资格了。然而,这个词在真正的意义上指的是纯洁的东西寄宿於身体之中。身体是处女是理所当然的!真正重要的是,连心中都是处女。我觉得我到达了真理。这不是很厉害嘛。你将应该已经满足的我,带来了新的想法呢。」
      「——」
      「不不,我知道了。放心吧,你将作为我的妻子而迎娶喔。而且,托你的福我发现了重要的东西。今后,迎娶新的妻子的时候,只是听闻是否为处女是不行的呢,对於处女的意义不明白的这样的人也不得不,作为判断妻子价值的最低标准。心里的通奸是不行的。是不适合作为我的妻子的。」
      从艾米莉亚那里将手放下,雷古勒斯用心满意足的样子踏出了步伐。
      对於他发言的意思,艾米莉亚连一点都没办法参透。说起来,对於丈夫啦妻子啦这样发言的本意是无法明白的。依照艾米莉亚的认知,夫妇这样的东西无论父亲或者母亲应该都只有一个人才对,但是从雷古勒斯的发言中感觉的出复数妻子的存在。
      那样夫妻的存在实在是,和艾米莉亚的常识相差太远了。像是在说同一个发音的,另外一个东西一样。
      「喔都,也不能一直都让你都是那个样子呢,马上就帮你换衣服喔。——一百八十四号,进来」
      「——」
      困惑的艾米莉亚的另一侧,雷古勒斯出乎意料的叫了一个号码,然后,从走廊的方向出现的是,之前将艾米莉亚留下后从房间出去的女性。
      带着长长金发的女性用优雅的样子走到雷古勒斯的侧边,恭敬得在那个地方行了一个礼。雷古勒斯对那样姿态的她点了点头,然后
      「帮她……七十九号换装,准备完成之后,就进行结婚仪式。你们是具有同一个立场的人,希望能好好的照料着。」
      「——」
      「嗯~没有露出笑容呢。——好孩子,是个良妻呢。」
      对於只是无言的点了点头的女性,雷古勒斯满足的如此喃喃自语道。
      在那之后他,往目前为止被放置在一旁的艾米莉亚靠近,并对这边的银发轻轻地伸出手来,抚摸着那长发。
      「那么,等会见」
      「嗯嗯……」
      不能反抗,艾米莉亚的本能是这么诉说的。
      对艾米莉亚的短短回答点了点头,雷古勒斯在那之后,踏着吵闹的步伐往走廊的方向消失而去。
      他的身影变的看不见了之后,艾米莉亚注意到自己的身体从紧张感之中解放了出来。居然无意识的,对雷古勒斯抱持着如此之大的警戒心。
      感觉只是放松的,待在那里的雷古勒斯——尽管如此那个身影散发出的异样压迫感,让艾米莉亚觉得能够匹敌面临大兔时所感受到的威胁。
      「往这里」
      对着一直朝那消失背影的方向看着的艾米莉亚,旁边的女性冷不防的叫唤了下。第一次听到的这名女性的声音,是让人想到弦乐器的那种具有穿透性的美声。可是,那个声音也和她的表情一样,冻结了所有感情地僵直着。
      「那个,不好意思。我,有很多想知道的事情……」
      「更换衣服吧」
      「虽然也需要换衣服,但是谈话也……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我,在普利斯提拉的大广场和魔女教的人……啊!真是的」
      无视了打算提问的艾米莉亚,女性快速的走了出去。一边慌乱的跟在后面,艾米莉亚一边将设法把握状况的提问一个接一个问了出来,但是那端正笔直的背却用无言的方式全部拒绝了。
      然后跟着走在前面的女性进入的是,艾米莉亚沉睡房间的隔壁,那里也是个往简朴构造的房间,硬是塞入家具的奇妙空间。
      「这里,原本是更加不一样的房间……」
      「服装用的橱柜之类的,是老爷带进来的。七十九号,请换衣服」
      「那个七十九号,是在说我的事吗?刚才的,雷古勒斯感觉也是像那个样子叫我的。你是……」
      「一百八十四号,和你一样,也是他的妻子的……」
      「和我一样是……?」
      关上门的同时,终於女性——以一百八十四号为名的女性回应了对话。
      虽然仍然是那冻结着感情的声音,不过终於有能进行对话的那种感觉了。
      「那个妻子是……虽然听过好几次了的『太太』那个意思的妻子?这样的话我,并没有成为雷古勒斯的太太之类的打算……」
      「就算你没有那个打算……他也有那个打算。然后如果他有那个样子的打算的话,你的意向是一点都不会去在意的,就是这样子」
      「这样不是很奇怪吗?要成为太太的话,应该需要和丈夫结婚吧?我,没有和雷古勒斯结婚,也没有那样做的想法喔。结婚什么的是男人和女人,互相承诺一直在一起,不是互相喜欢是不行的。我,还没有和谁有那样子的约定」
      「结婚仪式的话,接下来马上就要进行了,这么一来,就完成了喔」
      一百八十四号,丝毫没有听艾米莉亚说话的打算。对於会话好像成立了又好像没有成立的感觉,艾米莉亚的困惑越来越强了。
      与此同时,一百八十四号向艾米莉亚走近,并试着将卷着她身体的棉毯剥去。
      「呀!等等,你做什么?」
      「快点换上新娘礼服吧。幸运的是,衣服已经准备好了。为了方便你睡在床上而脱去衣服的时候,确认过大小了所以安心吧」
      「我,之所以裸身是因为你?」
      「你以为是老爷做的吗?请放心吧。他并没有擅自偷看女性身体这样的兴趣,说起来他对女性根本没有兴趣。虽然是会去确认处女什么的,但是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做喔」
      「你也,要说关於那个修久的话题吗?」
      「……真令人惊讶。不会吧,不是演技而是真的不知道吗?」
      第一次,能从一百八十四号的表情上窥视到类似感情的东西。隐约窥探到的艾米莉亚惊讶的睁圆了眼睛,然后薄博地微笑了。
      「什么嘛,你也是,会感到惊讶的呢。那样的话,如果能够笑着说话就好了。我觉得那样的话,一定非常适合你的」
      「……那并不符合老爷的期望。先忠告你一下,老爷喜欢的是你一般状态下的容貌。比起欢笑,比起悲伤,还是不要改变表情比较明智。可以的话,我觉得最好连口都不要开」
      「这个意思是不说话?为什么?」
      「什么会侵害到老爷的权利,我也不是很清楚」
      从艾米莉亚那剥去了棉毯,一百八十四号把内衣拿了出来。收下来后就这么穿上,果然是刚好的尺寸。
      对着穿着内衣活动手脚的艾米莉亚,一百八十四号突然间吐露出长长的叹息。
      「怎么了呢?」
      「……不,只是觉得太美丽了。不管是苗条的身材还是白皙的皮肤,那个长长的银发也是」
      「——?谢谢。就算只是奉承话我也很高兴。会这样说的,除了昴和安妮以外大概没有人了。」
      「昴……是男性……吗?」
      「是的,是我的骑士。我想应该,非——常担心我吧。所以,我现在身处哪里必须要早点确认才可以……」
      恐怕,是非常吓人的担心着吧。
      艾米莉亚的脑里,并没有昴被打倒这样子的烦恼。他身旁有碧翠丝跟着,说起来陷入昴濒死这样的穷途末路是艾米莉亚所无法想像的。昴的话,大概无论怎样都能做出打开局面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对於什么话都没和昴说到就被捉住的现状一点都不害怕。
      「那个叫作昴的男性的事情,绝对不要对老爷说出口」
      「欸?为什么?」
      「借用老爷的话来说的话,心的处女性会令人感到怀疑」
      「又是,修久的话题吗?」
      没有得到任何的说明,对於这就是理由感到困扰。
      没有给予嘟起嘴巴的艾米莉亚在这之上的说明,一百八十四号从衣橱里拿出了纯白的礼服,这看起来和艾米莉亚非常合身。
      闪闪发亮的外观,有着很多华丽装饰品的漂亮的礼服。
      「不过,看起来很难活动呢」
      「不满也,不要说出口比较明智。换衣服吧」
      一边歪着头地想着那样华丽的衣服,和自己是否会相称,艾米莉亚一边照着一百八十四号的指示穿过袖子,换上了礼服。
      ※※※※※※※※※※※※※※※※※※※※※※※※※※※※※※※※※※
      「——阿阿,这不是很不错吗?果然你和我想的一样,很适合白色呢」
      「……谢谢」
      看到了换好装的艾米莉亚,雷古勒斯开心得如此说道。
      他的样子,也和之前从走廊出现时不一样了。看到了艾米莉亚察觉到这件事所露出的表情,雷古勒斯将自己衣服的领子稍稍扩展开来,并说道
      「因为是重要的结婚仪式呢。虽然和平常一样没什么打扮的我也是能考虑的一个选择,但是继续那种无聊的坚持而使你难堪的事是不能做的呢。夫妻间相互为了对方,不将替对方着想视为辛苦负担的关系是最理想了。虽然没有打算让你对为你考虑这种程度的事感到这么大的重担,不过还是想让你知道,如果是为了你的话,我是个多少的变化都能够接受的男人。会场,快要可以看见了喔。」
      「会场……是在说这里对吧?」
      跟着穿着白色燕尾服的雷古勒斯转过头,艾米莉亚从自己身处的位置看了过去。


      收起回复
      3楼2017-09-09 20:37
        那是个圣堂——准确的说,是用来举行结婚典礼这样的重要仪式的圣堂。
        由一百八十四号所换装的艾米莉亚,在出到建物之外的时候才第一次发现自己刚刚是在制御塔的其中一个房间。就那样,艾米莉亚被一百八十四号从制御塔带出,直接被带到了这个圣堂来。
        有几位在圣堂忙碌穿梭的人影,在建物装进行装饰,严肃的为了结婚仪式准备。然后,在那个会场准备的人都是安静无言的处理着,并且都是精心打扮过的美丽女子们。
        「她们是我的妻子,和你同一个立场的人们喔~我的妻子总共两百九十一人……悲伤的是,因为死亡而分别的的人也是很多呢。尽管如此,现在也打算对依偎在我身旁的这些女孩子们注入平等的爱。这是当然的呢,对任何一个人偏心的这种爱,严重扭曲了一个丈夫该有的样子。我绝对不会做出那样不公不义的事喔。决定好的爱,分成固定的量,用固定的方法注入。在里面没有偏袒也没有不公平跟不平等。希望你能安心,因为我也会给予你等分的爱。」
        「你现在说的话,总觉得有些……」
        「——老爷,稍微,有话要说……」
        奇怪,当艾米莉亚打算继续这样说的时候,
        并列的一百八十四号往前踏了出去,向雷古勒斯搭了话。雷古勒斯对着那样的话语,稍微在眉毛表现出了吓一跳的样子。
        「那个阿,我现在,在和她说话是没看见吗?在那种时候插嘴的行为,不觉得是对我和她所孕育的爱之芽散布毒药的行为吗?不觉得吗?这样微小的考虑,我觉得在夫妻间是非常重要的喔。这样的言论我之前应该说过了喔。明知如此还是来打扰,是对我微薄的心愿不屑一顾的行为喔。一百八十四号,你怎么想呢?」
        「非常抱歉。但是,是非常重要的话。我知道这是多此一举,但是我也明白老爷所担心的事情。请务必批准我。」
        说话变快,危险的气息从雷古勒斯的全身溢出。但是,一百八十四号一面暴露在那样锐利的气势之下,一面不破坏掉坚决的态度而进言。
        「……可以喔。说来听听。对妻子表示出宽容,是丈夫理所当然的度量。我并非做不到这种程度的事,我不是心胸狭窄的男人」
        「非常感谢。那个,是关於之前广播的那件事……没问题吗?万一在结婚典礼的时候,出现阻碍这样的事情的话」
        「广播?阿阿,那个颤抖着,不太清楚的声音的事吗?就这样不就好了吗?别去理他也没有什么问题唷。嘟嘟囔囔的胆小鬼,没有适当的认清自己的实力就这么排山倒海而来。虽然卡佩拉,席里乌斯和那个垃圾遭遇到一起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不过,和我没关系。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的强大吗?这是做为妻子,在怀疑丈夫的能力吗?」
        「不,我相信您。有老爷在的话,我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只是希望心中的不安,能够藉由老爷的话语拭去而已。还请,原谅这个连坦率的撒娇都做不到的没用妻子」
        对於雷古勒斯的追究,一百八十四号用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回答这样回应了。将柔弱女子的言论,用无感情的表情用声音编织出来的一百八十四号。雷古勒斯对一百八十四号的言论,用收到并铭记在心的表情眨了眨眼,然后摇了摇头。
        「原来是这个样子吗?我这边的思虑也不够灵活真是抱歉了。就算没有被请求,也应该能够察觉的你心中的不安。明明就算没有说也必须要为对方着想,我之前是多么的自私阿。反省了喔」
        「我这里才是,真的是非常抱歉。老爷的话语让我得到了勇气。我也很快就要着手参与会场的装饰了。」
        「啊阿,希望你能这样做」
        ——敬了个礼,一百八十四号背向了雷古勒斯。与此同时,她用眼睛对艾米莉亚使了使眼色想传达什么事。那个很可能是对被掩盖下来的,艾米莉亚不谨慎的发言进行忠告之类的事情。
        她想说的是,雷古勒斯的危险性,肯定是被艾米莉亚轻忽了。由於那样的事情先被传达到了,艾米莉亚便能没有犹豫的下了之后的判断。
        「——危险!」
        「欸?!」
        打算前去侧边的一百八十四号,她的手腕被艾米莉亚强硬的拉到身旁。将虽然很高却很轻的身体抱入怀中,艾米莉亚大大的,往后退了一步。
        那样艾米莉亚的眼前,直到刚刚一百八十四号还站着的地方被风划过,那风将圣堂的床拔起,打坏,破坏沿着一直线穿透过去。就那个样子,无法被停止的风直击了大圣堂的门扉,将入口化为粉尘后持续向外破坏。
        「——」
        看着那压倒性破坏力的突进,艾米莉亚只能就这样抱着一百八十四号却无法出声。一百八十四号也,似乎是感觉到了背后卷起的破坏气息,她的身体,僵硬地缩的非常小
        然后对着那两个人,在破坏的起点摆着挥动右腕姿势的雷古勒斯,这么说了,
        「抱歉抱歉。忍不住就这么做了。——你们什么事都没有真是太好了。」
        「——」
        「直到时间到了为止我都会待在准备室,准备好了的话希望能叫我一下。啊啊,你也到准备室去将头发盘起来会不会比较好呢。我觉得如果那样会更加的有魅力。虽然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觉得很美丽了,但是我觉得为了更加美丽所做的努力是不可或缺的。不如说,比起维持着已经有的美貌,要怎么变得更加美丽,我觉得是对自己喜欢的对象最低限度的礼仪呢。当然,虽然我也会对於现在的环境感到满足,但是我也不打算对於付出加以限制。如果比起向我展示你的爱情,更想要往被满足的方向前进的话,我也不会从中阻止」
        刚刚的,一瞬间的破坏似乎算不了什么这样的如此说道,雷古勒斯对艾米莉亚笑了笑,然后从圣堂侧边的门消失,进入了准备室。
        艾米莉亚茫然的,看着破坏的痕迹深深的吐了口气。
        「刚刚的,是什么……?」
        「……谢谢你,救了我」
        这样说道的一百八十四号,从艾米莉亚的手臂中离开了。身体应该还很僵硬的她,整理了自己凌乱的头发,迅速的从艾米莉亚身旁离去。她走向的是,在圣堂里装饰着的女性们所在之处。
        没有看过的那些女性们,用完全不在意刚刚破坏的表情继续着工作。不止如此,还发现了在被破坏了的床和门扉的地方也陆陆续续的有几名集结起来,像是没有看到那个痕迹的样子,开始了工作。
        「等等,这样的不是很奇怪吗?你们都不觉得奇怪吗?」
        「——」
        对於像是理所当然这样的态度,艾米莉亚感到混乱而大声的喊了出来。但是,女性们对艾米莉亚的声音充耳不闻,只是默默地继续进行装潢。
        得不到任何回应,艾米莉亚只能前往唯一一个能够进行对话的一百八十四号所在之处。
        「刚刚,你差点就被杀掉了喔?我如果没有拉住你的话,身体一定会就那个样子变得支离破碎了喔!这不是很可怕吗?明明是这样,但是……」
        「但是,什么?刚刚救了我的事我已表示了感谢。在此之上,我没有任何的请求了。再继续的话,就是侵害权利了不是吗?」
        「并不是在说权利或是义务的话题喔!是更加,更加重要的话题!」
        艾米莉亚指着圣堂中,持续作业着的女性们。
        「雷古勒斯说了你们是他的妻子。大家,都是那个人的夫人?因为是夫人所以必须要服从他说的话?因为是夫人,所以就算差点被杀掉也必须要默默接受……这样的事,都不觉得异常。太奇怪了吧!」
        「这种,夫妻的形式也是存在的。变成和我们同样处境的话,你最好趁现在习惯。……习惯不了的话,就到此为止了。」
        「这样的太奇怪了……结婚说的,不是应该要是非常非常幸福的人们吗?我从你还有其他人身上完全察觉不到幸福。我,搞错了吗?」
        「是的,搞错了。不幸福也是可以结婚的。夫妇间就算没有爱的存在也是可以习惯的。一直在一起的话,就能够习惯做为丈夫跟妻子。习惯,成为夫妇」
        一百八十四号,没有否定对这个立场的不情愿。在没有否定之上,却肯定了现在的立场。那是扭曲,搞错了。
        结婚应该是,想要成为夫妇,而并非是习惯才对。
        「结婚式什么的,没有配合你们的打算喔。我,就这样出去了。」
        「——」
        对艾米莉亚的言论置若罔闻的女人们,此时对这番话抬起了头。她们注视着就这么穿着礼服,宣言抵制结婚仪式的艾米莉亚。
        暴露在无感情的视线风暴的同时,艾米莉亚却充满着自信。
        「有替我感到担心的人在,也有很多不得不去做的事等着我。所以,我是不能在这种地方被迫停下脚步的。必须尽快和大家会合,执行我不得不去做的事。」
        「这种事情,老爷是不会允许的。」
        「我,并没有成为雷古勒斯妻子的打算。因此,许可什么的是不需要的喔。和大家会合,然后……一定会来救你们的。」
        「——っ」
        「我明白你们不可能全都是忍痛和雷古勒斯在一起的。所以我,会向雷古勒斯要求解放大家。尽管如此,还想和雷古勒斯在一起的人就这么继续就好。但是,想离开的人必须让他们离开。这样强硬的结婚了,彼此间没办法感到幸福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收起回复
        4楼2017-09-09 20:39
          艾米莉亚在心中描绘的结婚,必须要是期待着结合,互相爱着的两人。
          脑中浮现的是,之前在梦中见到的芙露托娜和裘斯的身影。虽然那两个人没有结婚,也没有成功成为夫妇,但是,那样的话(指如果她们结了婚)也很不错。
          像那两个人那样,是艾米莉亚对於结婚的理想。幸福的结婚和爱着彼此的夫妇的这种关系,那样的才是应该存在的关系。
          正因如此——
          「因为喜欢而结合,却无法结成婚的人们我也是知道的。正因如此,明明结婚了却得不到幸福什么的,我讨厌这样的关系。」
          「……」
          由於艾米莉亚的宣言,动摇在无感情的女性们之中蔓延开了。但是,一百八十四号一瞬间就拔除了动摇。
          她直直的凝视着艾米莉亚和被破坏的入口。
          「你如果要出去的话,是你的自由。但是在那个情况下,老爷不会饶过我们。一定,会把我们都杀了」
          「明明是夫人……?」
          「没办法完成丈夫愿望的妻子什么的,在老爷的常识中和无法履行妻子的职责是同样的意思。你如果出去的话,我们就会死。即使这样还是要出去的话,将我们杀掉的便是你」
          「——」
          对着艾米莉亚,一百八十四号斩钉截铁的说了以自己的生命为人质的言论。
          对於她的意见,像是要表示那个极端的言论就是全体的共识似的,圣堂中的女性们像是要把艾米莉亚围住似的站着,牵制着她的行动。
          当然,战斗起来能阻止艾米莉亚的是一人也没有。他们再怎么样还是普通的女人。在普通的家庭长大,由普通的价值观养育而来,描绘着普通的幸福而生活着的,普通的女性们。
          只是因为被雷古勒斯作为妻子迎入,使的人生某处的齿轮脱落了而已。
          「——」
          对於从她们那传达过来的悲壮觉悟连一句反驳的话语都说不出来,因为艾米莉亚也亲眼目睹了雷古勒斯的凶行。
          如果是那个,只是稍微回嘴而已,就打算轻易的将她们的生命吹熄的雷古勒斯的话,实在是无法断言他不会迁怒於知道艾米莉亚逃亡的她们。
          这种事情正因为不是其他人,而是做为雷古勒斯妻子的她们才能够明白。
          「在这里的,雷古勒斯的夫人有多少人?」
          「老爷的伴侣,总共有两百九十一人。其中有两百三十八人已经因为死亡而离别了,还剩下的只有在这里的五十三人全员而已。」
          「因为死亡而别离的夫人她们……」
          「有说明的必要吗?」
          盖过了提问,彷佛是要嘲笑艾米莉亚的问题似的。
          那个答案,就算没有听到艾米莉亚也很清楚。然后那个答案,也正好委婉地回答了,艾米莉亚逃走的情况下,她们将走向的末路。
          「我如果从这里出去的话,你们就会遭遇到那样残忍的事……」
          残酷的事情,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定避不开的死亡在等待着吧。
          毫无疑问的,她们是为了对付艾米莉亚的自由意志而准备的人质。考量因为脱离这个场所而产生的被害者的话,就不应该轻举妄动才是。
          想起了圣堂外,应该在普利斯提拉担心着自己的昴他们。
          想起来的同时,艾米莉亚在心中表达了歉意。
          然后……
          「我知道了,举行……结婚仪式吧」
          ※※※※※※※※※※※※※※※※※※※※※※※※※※※※※※※※※※


          收起回复
          5楼2017-09-09 20:41
            在那之后,会场的整建高速的进行着。
            虽然是外行人,但是破坏痕迹的修复工作也已经尽可能修缮成不怎么突兀的样子。仅仅只是从那细腻的技巧中,就能察觉到她们至今为止应该都尽自己所能的为雷古勒斯无数次的发怒善后着吧。
            决定面对结婚仪式的艾米莉亚,也在准备室里由一百八十四号为首的雷古勒斯的妻子们将长发盘起来,并附加上礼服以外的装饰。
            将长长的银发汇集之后,编成辫子后,将它盘起来。
            为了不妨碍清秀的白色礼服,将称不上华美的装饰品附加上去之后,艾米莉亚的新娘礼服就这么完成了。
            「——」
            看着镜中映照出来的自己,艾米莉亚对女性们细致的技巧感到佩服。
            原来如此,和平常的自己真是大不相同。最近因为会要求自己将头发漂亮的结起来的对象不在了,无论是昴没有特别要求的时候就简单的固定起来的头发也好,或者是为了以行动方便为优先,平常并不会装饰在身上的饰品也好,现在都充分的担任了发挥女性魅力的任务。
            不管是哪个在自己身上都太浪费了,脑中不禁都是这样的想法。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请千万,不要坏了老爷的心情。」
            一百八十四号把再三注意的叮嘱传达给艾米莉亚之后,从准备室出了去。
            往圣堂的方向看去,在那里的是等待着艾米莉亚到达的列席者——全员都是作为雷古勒斯妻子的女性们,还有穿着白色燕尾服站在祭坛前的雷古勒斯。
            即使不知道仪式程序,艾米莉亚仍然走上了铺设在从入口到祭坛道路上的红地毯,往雷古勒斯等着的祭坛走去。
            等待着的雷古勒斯,看着打扮过的艾米莉亚满足的点了点头。
            「虽然只是穿着礼服看起来就已经很不一样了,打扮过后却更上一层楼了。果然,把七十九号的位子空下来是正确的。真是佩服我自己的判断呢。」
            「七十九号……为什么,那个号码变成了空位?」
            「嗯?那是因为,以前,虽然也有或许会和那个号码相称,让我一见倾心的女性,但可惜的是在迎娶前的阶段就已经判断不合格了呢。不过,最重要的外观和我的理想非常接近,所以虽然有些留恋,还是将那里作为空席了喔。不过我觉得多亏了这样才能够发现你,我想这样的过去也有了价值」
            「以前,作为了空位……」
            是什么呢?
            那个话语,强力的刺激了艾米莉亚略为褪去的违和感。
            违和感即使带有了轮廓,却仍然没办法明确地说出是什么形状。在此期间,雷古勒斯在穿着新娘礼服的艾米莉亚面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那么,让我们开始结婚仪式并结为连理如何?我觉得会是个简便的仪式,不过不介意吧?重要的是仪式要能够好好的进行,其内容的表面不过是附加的东西。虽然带上假面变身以后很帅气,内在却很朴素是像约定好的一样,但是我不会走那些愚蠢的套路呢。连那种事情的本质都没办法看穿是很可笑的呢。只看表面看的见的部分,只有上方清澈的部分就满足的家伙?那样的人就算在背后被嘲笑的像个笨蛋一样也不会察觉到的,只因为在自己心中下了结论的部分就能感到幸福呢。」
            「——」
            在雷古勒斯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的时候,一百八十四号从祭坛的另一侧走了过来。看起来她,在这场结婚仪式是担任像主持人一般的角色。
            实际上,即使是在多达五十三名的妻子之中,她也是承担着组织者那样的角色。
            那样的人物只要想要随时都能够杀掉,对雷古勒斯来说这样看不到的力量就是用来团结着妻子们的。
            就算意思是那样,我觉得他果然还是不能饶恕的对手。
            「呐,雷古勒斯。在结婚之前,我这边有一些事情想跟你说」
            因此,艾米莉亚才会在这样能够面对面的场合向雷古勒斯直接了断的这样说道。
            商谈——虽然已经没有商谈的余地了,而且总觉得艾米莉亚的发言使得一百八十四号的脸僵硬了起来。
            但是,雷古勒斯意外的对艾米莉亚的话语好意的点了点头。
            「阿阿,说的是呢。其实我这边也是,正想着,希望把各式各样在当我妻子时的一些重要事和你说呢!虽然也能够在结婚之后按部就班的教你,但是我觉得在结婚前的心理准备也是必要的。在结婚之后,做错了这个又做错了那个的,不觉得是个悲剧吗?为了不要让那样不幸的事发生,我觉得应该要好好的把两边的考量明文化以后放着。成为了夫妻之后已经是一心同体的关系了,所以,不觉得这些是非常重要的吗?」
            「嗯嗯,是呢。因为是一心同体的关系,所以很重要呢」
            「是吧?想法一致的话比什么都好。那么,虽然有些东西可能其他妻子可能也和你约定过了,不过还是让我们确认一下吧!首先,和我结婚之后,禁止你露出笑容。」
            「……?」
            皱了皱眉头,艾米莉亚表示了无法理解雷古勒斯的提案。然后,雷古勒斯竖起手指,然后随着「这个阿……」的话语继续说了下去。
            「是非常重要的事啊。我啊,喜欢你的容貌。特别的喜欢着颜型。我将妻子的外表作为挑选的依据。美丽的,可爱的或是端正具有魅力的脸作为挑选妻子的依据。成为我妻子的两百九十一人,全部都是拥有美丽脸蛋的妻子们。你的外貌也非常可爱,所以我要你当我的妻子,懂了吗?」
            「——」
            「我是这么想的,在世界上自私自利的人比我想像的还要多很多呢。不是很常听到,成为恋人或者是夫妻之后,爱情的温度就下降了的话语吗?明明应该是互相喜欢而结合的,一旦生活在一起之后就会冒出各式各样合不来的地方。料理的喜好合不来,生活习惯合不来,兴趣合不来,抽不出时间来。有着很多怀着这样自私的藉口,对於曾经喜欢的人幻灭之后,用像是垃圾的态度对待的人们。我啊,对那些无可救药的家伙打从心底感到讨厌喔。」
            雷古勒斯微笑着,非常开心地谈论着爱的形式。
            天真的,无顾虑的,流露出对於不重视爱情的人们的义愤。
            「自私什么的,每个人都会。那为什么会幻灭?喜欢的对象,对於事情上的认知只要稍微有点不同,为什么就会感到幻灭?这样愚蠢的事情可以允许它存在吗?不觉得奇怪吗?所以,我用外表选择喜欢的对象。如果是有着我喜欢外表的对象的话,不管具有那个脸蛋的是怎么样的人我都不会感到幻灭喔。因为我喜欢那个脸。以拥有那个外表为限,让爱情冷却下来什么的事绝对不会发生」
            「——」
            「就算是不整理脱下来衣服的人;就算是连孩子都能下手,什么人都杀的杀人魔;料理技术拙劣到毁灭性程度的人;将亲兄弟作为债务的抵押品卖掉之后,就跑的不见人影的人;不会将会染色的洗濯物分开的人;具有虐杀动物这种隐藏兴趣的奇怪的人;衣服的品味最差劲的人;天性有点吝啬於金钱的人;都不洗澡而散发出污物那样臭味的人;认真谈论着世界毁灭那种肤浅的事的人也好——我都不会感到讨厌」
            一个接着一个,雷古勒斯指着在场的五十三人并叫了他们。
            不知道他脱口而出的这些条件,各自对应着在场的她们之中的谁。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够断言不管是怎样的对手他都能没有分别的爱着她们的容貌。
            「曾经喜欢,像这样用过去式来说话的方式我是不会做的。我喜欢,你的容颜。因此即使你,过去是给予世上的人们最大限度的苦痛然后杀掉的魔女,我也不会感到幻灭什么的喔。只是,仅限於有着那样的容貌。」
            「……这件事和,不能露出笑容的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唷。明明在正场☆况下就已经很美丽了,但是笑了以后就变成丑女的人也是有的不是吗?我,不会允许那样子的事呢。所以,不只是笑颜而已,哭泣的表情条件也是一样的。总而言之,我厌恶会让你这非常非常可爱的脸变得不端正的可能性。所以,不能笑,不能哭,不能生气,只允许可爱的脸存在。」


            收起回复
            6楼2017-09-09 20:45
              用手指提起了艾米莉亚的下巴,雷古勒斯用低沉的声音强行要求。
              而且如果反抗了的话会变成怎么样,之前发生过的事已经证明了心中所浮现的答案了。
              无法理解的是,对於自己说『爱着你的容颜』到如此地步的妻子们,却犯下那种程度的恶行是违反了他自己的逻辑的。
              「你,虽然说着喜欢外表就不会幻灭这样子的话……既然如此,为什么刚才攻击了那个人呢?」
              「嗯嗯?」
              对於被艾米莉亚指着的一百八十四号,雷古勒斯感到疑惑的歪了歪头。
              艾米莉亚就着么指着一百八十四号,逃出了雷古勒斯提着自己下巴的手指,然后说道:
              「我刚刚如果没有拉住她的手的话,那个人一定已经死了。那个人也是,因为有着你喜欢的外表而被称作妻子的不是吗?明明是这样,为什么做出了那样的事呢?」
              「啊阿,那个也是很显而易见的喔。因为她坏了温厚的我的心情喔。明明都没有过多的期望了,不为他人着想的人却有点太多了呢。虽然我想我的妻子里面没有那样的人,但是出现了的话也没办法了。既然没办法了,不好好负起责任是不行的呢。」
              「所以,幻灭了吗?这样,跟刚刚的意见矛盾……」
              「并没有幻灭喔,我依然喜欢着她的脸,依然爱着她。所以假使她死了,我也会不变的爱着她。不是常有人这么说吗?即使爱的人死了,也会在那个人的心中活着,给予她的爱并不会变淡,而是会留下来持续着。我也,是这个样子喔。」
              雷古勒斯的歪理是,完美的。
              完美的,没有一丁点的混沌,只在他的心中就已经完成。在那里,能够让他人想法插入的余地是一点也没有,完美无缺的缺少了(他人介入的空间)。
              对着无言的艾米莉亚,雷古勒斯皱紧了眉头。
              那是因为沉默不语的艾米莉亚眼眸中,可以窥视到觉得疑惑这样的色彩。
              「虽然从刚刚就这么想了……该不会,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如果有的话,那真是有点遗憾呢!明明我已经如此的为你考虑且让步了,应该已经尽可能的为你着想才对,却还是没办法明白我的那份关心吗?那个可是啊,做为一个人是么一回事的话的呢。即使只有一点点,如果有只为了他人着想的想法的话,如果有为了对方设身处地思考的头脑的话,我想是不会有那样的反应的喔。那样微薄的关心都做不到,是因为对方没有看到那个价值。那是轻视对方的举动啊。总而言之那是,轻视我的个人行为啊。那是,无法饶恕的呢!」
              「我呢,觉得结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啊?」
              「互相喜欢的人们,将想要在一起的想法化为实体的仪式。因为喜欢是非常重大的一件事,为数众多的人们之中找到了一个人,然后那个对象也像是要回应那份喜欢一样……我觉得那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
              穿着新娘礼服的艾米莉亚将手放到了胸前,而这样被告知了的雷古勒斯则是一副胡乱的表情。在代表席列席的妻子们,还有祭坛处的一百八十四号的表情开始变的阴暗。
              那是为这样的发展感到担心,艾米莉亚在心中如此判断道。
              ——这是作为她们是善良的,会为他人着想人们的证据。
              「你为什么,用号码称呼妻子们呢?」
              「这是拘泥於称呼方式吗?那是和(刚刚提到的)假面同样的判断,因为完全不懂爱是什么呢。这是为了不让,不唠唠叨叨地装饰上那样多余的东西,就没有办法继续爱着以及没有感觉到相爱的实感,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这点上,我不会和那样浅薄的假仁假义同流合污,拘泥於称呼是没有必要的。为了平等的爱,省去不需要的要素,这样不也是没有办法的吗?」
              「……是吗?但是我,对於昴用艾米莉亚碳来称呼我,并不感到讨厌。」


              收起回复
              9楼2017-09-09 20:57
                「昴……?」
                雷古勒斯对於无法置若罔闻的那个名字,在脸上浮现了不愉快的表情。
                但是艾米莉亚,无视了眼前雷古勒斯的表情变化而继续说了下去。
                「在用艾米莉亚碳称呼我的声音里,充满着昴的心意。偶尔用艾米莉亚称呼而省略了碳字,就能马上明白这是特别的时候。我完全不觉得那会是无意义的东西。名字应该是,注入了那样的思念的东西。」
                「那个阿,虽然你擅自的把话题进展了下去,不过昴是指什么?人的名字是吧?话说回来是男生的名字吧?这是将要结婚的女孩子,在将要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面前,叫出其他男人名字什么的,再怎么样也是没有常识的一件事吧?就算是再怎么不相干的人也会伤到对方的呢。伤害着对方呢!懂吗?」
                「才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喔!昴是作为我仅此一人的骑士,说了喜欢我并且叫了我名字的人」
                「啊?!」
                由於艾米莉亚的回应,雷古勒斯的鬼气膨胀了出来。
                由於那个动作,无论是一百八十四号,或者是其他的妻子们都马上试着脱离那个场合。
                但是,
                「不准动!敢动的家伙,就把他头部以下全都削飞!」
                「——」
                「让我听听你的辩解吧。我希望你能谨言慎行,要像为了不让我误会那样尽全力的考虑。我并没有让这个结婚仪式,变成某个人的葬礼的打算。懂了吗?」
                一边哆嗦的颤抖着肩膀,雷古勒斯一边用着压抑了感情的声音说话。
                被雷古勒斯牵制着,列席者们无法动弹。然而,艾米莉亚对着那膨胀出的鬼气,用着不变的沉稳表情迎击了。
                「结婚是互相喜欢的男人跟女人才能进行的事,但是,对我来说,还完全没有那个资格。」
                「——」
                「因为我,还无法明白作为一个女性,喜欢上男孩子是怎么样的一件事。因此,明明昴都已经那样子对着我说喜欢了,对於昴所追求的回答却连肯定或者否定都无法给予。那是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昴被伤害了且困扰着我也很清楚。但是,」
                雷古勒斯陷入了沉默。然而,艾米莉亚的心并没有朝向他。
                无论是谁都能够明白的理解,艾米莉亚的眼中,并没有他的存在。
                「即使是还没有办法理解喜欢上人这件事的我,一定有一天也会喜欢上某个人。作为一个女人,喜欢上某个人。而当那个瞬间到来的时候,要喜欢上谁我也已经决定好了。所以,」
                吸了口气,然后定眼看向雷古勒斯,艾米莉亚说道:
                「——我是,不会成为你的东西的喔!」
                「——啧!啊啊,是这样啊!我也,没有将你这样自私的**娶为妻子的打算了喔!尽管后悔吧!!!」
                由於艾米莉亚的断言,雷古勒斯激动的涨红了脸。
                对着盛怒的就这么将手往前指的雷古勒斯,艾米莉亚从全身迸发出了魔力,进入了迎击态势。对於原理不明的破坏,首先最初的应对方式是——
                「——?!」
                就在两边攻击即将开始的瞬间,猛烈的声音从圣堂之中传了过来。
                声音伴随着猛烈的气势,像子弹那样被吹飞的物体直击了雷古勒斯。击中了穿着白色燕尾服的雷古勒斯全身的是,因冲击而飞散的木制门——才刚被修理好的,圣堂入口的其中一扇大门。
                那是从入口处被击飞,并袭击了雷古勒斯。
                然后,
                「我说你,明明说好要预备开始之后再踢开的,这不是完全不一样了嘛!这是怎么样的脚力啊!」
                「抱歉,不小心没有调整好力道。不过有好好的选择击中的对象,这样不就好了吗?」
                「进场救人时的帅气程度变的完全不一样了好吗?!明明我的踢击就只有把门踢开而已,你的却直接击中了敌人……」
                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出现在圣堂之中的两人影。
                那是黑发和赤发的的两名青年。
                艾米莉亚惊讶得目瞪口呆,而正面的雷古勒斯则是用像拿掉虫子那样的动作把木片取去。保持着无伤的状态,却用着不高兴的眼神看像入侵者的两人。
                「蛮横地闯入神圣的结婚仪式什么的胆子不小嘛!虽然我没有在招待客之中有男性名字的记忆,不过你们是哪里的谁又拿着什么样的祝贺品过来啊?啊?」
                听到了雷古勒斯的恫吓,入口处的两人看了看彼此的脸。
                就这么点了点头并说道,
                「搭档不在的精灵骑士,菜月·昴」
                「『剑圣』的家系,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
                报上名后,莱茵哈鲁特向前走了去。
                在他身旁的昴向艾米莉亚眨了眨眼,指着雷古勒斯如此说道,
                「我要向这场结婚仪式提出抗议——那个新娘,就让我带走了!」


                收起回复
                10楼2017-09-09 21:00
                  第五章48 完~


                  收起回复
                  11楼2017-09-09 21:0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09 22:14
                      大佬,有第60节的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9-09 22:30
                        楼楼你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9-10 00:48
                          搬运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10 05:46
                            不懂帮水路过妥妥打满十五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10 06:27
                              哦 我的昴


                              回复
                              17楼2017-09-11 19:28
                                感谢勤勉的楼主,楼楼盖的很漂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14 00:48
                                  为什么没有了。。。这个小说竟然更了几年??!!还没更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21 06:52
                                    昴:我反对这门婚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11-02 15:54
                                      强欲的p话通通略过,这人真是让人火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06 15:01
                                        这场婚礼我不同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2 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