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sasas437吧 关注:4贴子:159
  • 15回复贴,共1

【帖子设定】君临埃尔斯兰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梦回中原大陆的妄想家。
歌颂子虚乌有的宏伟精致。
无穷广阔廖野外兽亲族吟游诗人歌颂着诸山之巅的巨龙,世界屋脊的料峭飘雪谅你不敢惊扰它的宁静。树荫萋萋伴随清风闪过精灵德鲁伊敏捷轻快的身影,熔岩奔腾的溶洞中传来矮人铿锵作响的锻造声。艾德海姆的巫师高举法杖为你点亮不灭的明灯,蜿蜒精致的道路指引着真理的寻求者步入最为辉煌的殿堂。放眼瓦尔高地的穹顶让那绚丽的星光伴随着微风擦过面颊,那预言中的万尼族救世之子朝你伸出友谊的手。
破碎而癫狂的妄想被文字编制成细密的网络,跃然于字里行间的生命溢出二维的束缚。跳动而无意义的星辉串联起属于你我的全新世界。无论是否会被忘却于浩如烟海的电子栏目当中,至少我自己还牢记着这份堪称虚妄的美梦。


回复
1楼2017-09-09 21:44
    万尼族——世界屋脊的冰雪铁骑
    “每个万尼族都是天生的战士,守卫着飘雪高地的安宁与圣洁。”
    ——依波恩·卡尔德著 《世界种族-万尼族》序言
    比起人类略显粗糙的五官,仍未退化的尾部,还有那比起瓦尔族也丝毫不逊色的高大身材。这些都是万尼族人们最为基本的特征。
    关于万尼族这个种族的来历目前早已不可考,他们貌似是中土世界当中最早出现的种族。而来自于环境最为恶劣的飘雪高地的万尼族人们天生就具备着发达的毛发以抵御高地那足以致命的恐怖低温。出于对于新生儿的锻炼,他们并未离开自己生存的高地去寻找山下更为温暖与舒适的地方生存而是停留在众山之巅以最为坚韧的态度磨练着自己这个种族的铁骑。
    不过也多亏于这样的锻炼方式,万尼族战士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单兵战士,这一点不仅仅体现在他们的身体素质,同时也囊括了战斗技巧与意志在内。当万尼族人们挥舞着自己堪比瓦尔族的坚韧在金戈铁马直接搏杀的时候,他们会让所有与之为敌的家伙体验来自寒风的洗礼,让所有敢于拦路的敌人的心脏停跳永埋在皑皑的白雪之下。
    提到万尼族的战斗,也就不得不提他们凌驾于其他种族之上的一点。
    他们具备着对于寒冷元素最大的亲和性。他们的剑刃就是为高地的恩赐而挥舞。每个初生的万尼族孩子都能够得到高地的眷顾而具备着为自己手头的武器附加刺骨寒冷的能力。当裹杂着堪比飞刃般锋利的冰片伴随着剑气绽出时,很难让人决断到底是抵御哪一个。而不少在经过锻炼与开发自己能力的万尼族甚至可以释放出不同于八大元素当中任何一者的全新元素用于爆发更为强大的攻击。
    虽说万尼族人有着如此强大的战斗能力,但是他们却是个崇尚文武共同发展的种族。岁月的累积的沉淀让万尼族人们具备着完善的教育方式与文字体系。以类似村落作为单位的万尼族依旧保持着城邦制。统领者也极其特殊地以一夫一妻作为首领。两者在互补的同时也平起平坐处理着万尼族的国事。
    虽说万尼族人看起来并不是太和善。但是在不战斗的情况下,万尼族人们是十分友好且温和地欢迎着远道而来的旅人,为他们接洗攀爬高山的疲倦。


    收起回复
    2楼2017-09-09 21:45
      龙种——连绵山峦的无冕帝王
      “我的利爪像长矛,我的龙息像烈焰,我的鳞甲像城墙。”
      ——格里塔·法尔汀著《硫磺与火焰》,巨龙法夫纳的念白。
      龙种,存在时长仅仅略低于万尼族的种族。他们用自己的力量修改着历史长河的轨迹,为自己留下最难以抹除的辉煌痕迹。然而龙种并不仅限于在吟游诗人歌谣中那张开遮天蔽日龙翼的巨龙。事实上,龙种们都具备着锋锐的爪牙,充满力量的龙息,以及带着破魔效果的龙鳞。这些战斗的天赋伴随着他们在悠长到足以存活万年之久的生命力而使得龙族成为最令人惧怕的空中死神。
      虽说龙种之间有如此之多的相似。但是却在体型上分为龙人与飞龙两种。更有些学者将其分划为从鳞甲的颜色分出他们的种类,这种以颜色划分的方式适合所有龙种并且极其准确。它将龙种划分为五色龙与金属龙还有极其罕见的宝石龙三种类型。
      所谓五色龙,就是最为人所知晓的红,黑,蓝,绿,白五种龙类。它们由于自己在历史上的恶名而被中土世界的人们所记忆,只不过现在趋于和平的现象让五色龙种不得不放低自己高高在上的姿态以弥补自己的恶名。简而言之,红龙贪婪且自信,龙息为火焰,对应元素为火焰。黑龙奸诈且暴躁,龙息为酸液,对应元素为死亡。蓝龙领地意识强且善于掘地,龙息为闪电,对应元素为闪电。绿龙极其易怒且好斗,龙息为毒液,对应元素为生命。白龙凶猛且略微愚钝,龙息为冻气,对应元素为寒冷。以上龙种虽然个性都不易接近但是目前都有着改观。
      而金属龙则是友善的龙族们,他们乐于与冒险者交谈或是与他们开几个玩笑,是最容易接近的龙种。银龙乐于帮助善良之人且不喜欢争斗。多以人类形体出现且与人类交友。青铜龙好奇且善于游泳,往往将巢穴建立在水下。黄铜龙健谈且喜欢用宝物交换消息。赤铜龙热爱恶作剧,笑话与为冒险者设下谜题。金龙头脑灵活且嫉恶如仇。他们往往是龙种对外交流的先锋人物。
      至于宝石龙?尚未有文献记载这种龙种,它们仅仅存在于口耳相传的故事里。
      说完了飞龙,剩下的也就是龙人。
      龙人拥有更为接近人类的身体结构,样式类似用双足站立的人类,只不过具备着覆盖在皮肤表面的龙鳞,以及身后的龙尾。并且样貌上更接近飞龙而非人类。他们与飞龙的关系是伙伴与好友,往往是由他们进行耕作,锻造,而飞龙则用于建筑,挖掘等等。
      龙种虽然有着如此多的强大之处,但是它们的缺点也极其明显。所有龙种的生殖能力不到人类的三分之一,一对龙一生只会产下一窝龙蛋,而且每一世代的龙的数量也少得可怜。以及龙种虽然具备元素力量,但是永远也不会出现掌握多个元素的龙种,他们只能够掌握部分或者单个元素的力量,并且尽力将其发挥出多重效果。历史上掌握着元素最多的也只不过是掌握三个元素的龙族罢了。
      在本章末请务必牢记,龙永远属于它自己。任何试图驯服,挑衅龙种的人,早都在龙息下化作齑粉。他们不愿意用通用语和你交流不代表他们并未开化,只是认为你不值得交流。同理,不要问一头龙为何要用本体而不是人形出现,他们根本懒得回答你。


      收起回复
      3楼2017-09-10 12:26
        巫师——埃德海姆的真理教徒
        “我不禁想象着元素簇穿过那无尽虚空的模样,火焰,死亡,雷霆....我无数次在莫测的幻梦中触碰那不可名状的智慧...我的目光终将越过癫狂山脉那丑陋的物质层面,看破那地狱结节之外的世界...我能听到那轻浮似魅魔的魔能搏动的跳跃声...未来注定是属于巫师的新时代...”
        ——格林姆瑞·达威尔著《魔网虚实》
        脱身于凡尘,受洗自元素。
        这十字就是巫师最好的概括,事实上巫师并无法被计算为独立的种族。因为这“种族”的定义即是“掌握八大元素的智能生命体”。他们是自己那种族当中最为杰出的幸运儿,能够凭借着机遇与努力在后天接受完八大元素的洗礼而蜕变为巫师。无论原本来自于任何种族,当成为巫师之后的人们绝对会登门拜访那在大陆东南方向的埃德海姆巫师城堡。那远古与现代结合的魔能据点,是所有渴求以法术探知世间万物以致得到真理的人们最渴望抵达的地方。从那其中脱颖而出的巫师无不在历史中留下自己的赫赫大名。
        巫师存在的历史是极其长的,历史上首位巫师是大名鼎鼎的梅林。相传他是人类与恶魔的子裔,天生就具备着八大元素的力量。而他也由于自己的壮举而成为了巫师心目当中的神明,就连一句“我的神啊”,在巫师的口中都将叫做“梅林在上啊”,他最有象征性的星空黑底长袍也一度成为巫师们欢迎的款式。至于将目光放得更远,在历史的壁画与雕文当中,那带着兜帽不见面容的长袍客挥舞法杖与长剑的描述是巫师很有代表性的模样。在巫师们还未形成埃德海姆的组织前他们都是被人畏惧的存在,为王国南征北战。是最令人畏惧的杀戮机器。直到另外一位标杆般的人物,依波恩·卡尔德,贤明的灰巫。
        依波恩作为庶出凭借着自己的毅力在没有他人帮助下成为巫师,然后深知巫师无法再这样下去的他一手成立埃德海姆,并且为其奔走游说。直到自己成为银发飘飘的耄耋老者时终于能够看着自己建立起的辉煌城堡而含泪而笑。他的存在使得魔法一时间高速发展并且提高了生产力与军事实力,因此他老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灰色长袍和尖顶的巫师帽也一度占据了彩绘的主角。
        然而有过辉煌也就会有破败。
        在巫师势力飞速扩张,埃德海姆的声名传遍整个大陆之后,越来越多的有学之士经过越来越严苛的测试成为埃德海姆的一员,而其他种族的巫师也在号召下来到这里将学问分享。可惜在这些人当中也存在着某些动机不纯的家伙。他们一手挑起多种族间巫师的矛盾,然后那场令所有世人只是提起名讳就会叹气,巨龙只是回想起就会沉默的战阵打响了。
        巫师之战。
        数不尽的魔能被转化成从天而降的火雨亦或是暴戾的死亡射线,蓝紫色的电弧划破天际,来自高地的冰雹旋风席卷被生命元素流经的荒芜土地。那个时候整个世界才首次见识到所有巫师不遗余力的情况下到底会有多么可怕。可以说自从巫师之战打向,整个世界就从未再正常过。天空中永远是混杂的天气控制魔能互相碾压,土地由于死亡与生命的双重爆发而寸草不生几乎沙化,就连唯一能够仰仗的海洋都蛰伏着被召唤来的使魔控制着。整个世界乱套了,魔能的本质—魔力原也收到了莫大的打击。
        这场战斗好似永远没有尽头,虽然它仅仅持续了一年。
        一年之后,整个世界都好似改变了模样。残余的巫师只能不甘地看向埃德海姆远处宏伟的破败废墟离开大陆。那天,所有的剩余巫师以极其迅速且无声的速度携带着两个被魔能死死守着的东西兵分两路,一个迅速朝着大陆西北角荒无人烟的癫狂山脉推进,另外一部分则乘船消失在了海岸线弥漫着的雾霭当中。
        巫师似乎从此永远销声匿迹了。
        千年之后,整个大陆由于没有了巫师的干扰变得无比和平而昌盛,整个艾尔斯兰达看起来欣欣向荣。各大种族虽然仍旧偶尔有些火花,但是还算是和平。被摧毁与战争当中的埃德海姆的废墟被围起来以作为警戒凡人魔能的危险,以魔能作为基础的魔造工业在矮人的手中开始被开发,能够放出子弹的火枪与大炮也渐渐出现。看起来部分工业取代了魔能,正在这看起来更为稳定的生产方式在普及时,巫师回来了。
        毫无预兆地,承载着众多巫师的船只抵达了南部的海岸。
        不过海关当局貌似非常了解地让他们进了港。巫师们还是带着一个被死死锁着的东西上了岸并且将埃德海姆翻修一新。但是这次巫师们显得十分保守,从未透露过外界自己的行动,甚至主动修筑起二十四重复合元素结节将埃德海姆死死隔绝在外。虽然这件事情让百姓有些惊讶外,贵族们貌似都对此毫无感慨。而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在巫师们销声匿迹千余年之后再次归来的故事开始。


        收起回复
        7楼2017-09-10 19:20


          回复
          9楼2017-09-10 19:41
            兽亲——漂泊无根的自然子民
            “那厚毛的胸膛下,跳动着人类的心脏。”
            ——莱姆斯·科瑞福特著《兽亲,野兽还是智人?》
            兽亲族,在整个艾尔斯兰达的历史当中所占据的时长最短暂的种族,虽然比起历史悠久的其余种族兽亲肯定是不占文化优势的,但是这个种族却是诞生于自然当中的那些动物们。他们在某种不知名的影响下成为了如今的兽亲族。他们是生命元素的宠儿,无论是多么重的伤口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能够自然恢复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问题。虽然种族的问题限制了他们注定无法掌握太多种的魔能但是却同样能用自己出众的体术与身体素质与其它种族一较高低。羊头族兽亲的高空落矛就连飞龙的鳞甲也能刺破。
            此种族的外观为类人状的双足站立野兽。往往具备着自己原型那种生物的部分特征。譬如说狼族兽亲就具备着能够夜视的双眸与卓越的听力。部分经过后天控制的兽亲能够让自己在人类,全兽,半兽状态下转换以使得自己的战术更为多变且强悍。不过虽然听起来他们就像是具备着野兽能力的人类,但是实际上在某些学者看来他们接近野兽更甚于人类。毕竟某些兽亲失控后大肆杀戮的例子还是有的。
            兽亲在种族的分划伤也是个有趣的情况。因为诞生时间较为短暂的缘故,兽亲尚未形成自己的势力组织,因此他们都以类似部落的分散状态分布在大陆的四处。而他们大体可以分化为“阿蒙”与“伊西斯”两大部族。阿蒙族即是被人们向来所唾弃的狼族,虎族,豹族等较为凶残的食肉动物,而伊西斯族则是性情较为温和的,如盘羊族,猫族,鹿族等等。这两大部族之间存在着不太友善的关系,因此阿蒙族主要分布在瓦尔族占据的瓦尔平原以多个小部落围着大部落的游牧方式生存着,而伊西斯族则在精灵族所在的维格若斯森林当中以团结为一个大体而生存着。无论何种兽亲,他们都是令人畏惧的天生战士。
            全民皆兵的兽亲族文化较为落后,也没有过于成型的社会体系,只是保持着最强者为首领的原则在生存着。他们的教育与文化更是非常稀少,出现很多不识字的兽亲族恐怕也是意料之类的,毕竟出生在那种情况下的他们最好的老师莫过于自然,是自然教导着一代又一代的兽亲族成为天生的战士并且将这股令人畏惧的力量展现到整个大陆。可以说兽亲族的威名即是以他们的铁血铸成。


            收起回复
            10楼2017-09-13 21:01